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八章

  作者:冰&炎

  “导师大人,有什么吩咐?”进来的果然是那个叫雅克的年轻术士,他一进门,马上就恭恭敬敬地向凯理老头行礼。

  “没什么大事,魔法复和使用的技巧你炼熟了吗?”还是那孩子的声音,老人的语气,但我已经习惯了一点了,不再象初听时感觉那么怪异了。

  “是的,弟子已经可以使用了。但却只能同时使用两个初级或中级魔法,高等魔法弟子就无能为力了。”依然是恭恭敬敬的口气,甚至连头都不敢抬,和在树林里比起来,现在的雅克,就好象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没关系,你能用就很难得了。好了,我们的客人想要见识一下,你就表演一下吧。”

  “我表演?可是,桑尼老师不是也会吗?为什么……”在暗之导师面前,雅克看上去显得有些紧张。

  “我说了,只是个表演而已,由你来就好了。”

  “是,明白了。”听了凯理老头的话,雅克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深吸一口气后,他开始了他的表演。在几句简单的咒文后,雅克的双手发出了红色与蓝色的光芒。手一甩,一个火球和冰箭并排着飞了出去。

  凯理老师轻轻地拍了几下手,“很好,你干得不错,雅克,你可以下去了,在外面等着。”雅克听话地走出了房间。

  “怎么样?杰,你在白银之谷看到的是这样的吗?”凯理老头转头问我。

  “是的,虽然当时那个劳伊德。加多同时使用了冰晶之镜和雷电怒涛这两个高等魔法,但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是吗?那他的身份可就奇怪了,嗯,看来有必要查清楚。”凯理老头慢慢地说着,可是,在看过了雅克的魔法表演后,我就再也控制不了心里的好奇了。

  “凯理老师,那个雅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年级轻轻就有那么强大的魔力?而且,以他的实力,也许还不够格成为导师,但成为法师却是绰绰有余,为什么他还只是个术士而已呢?”听了我一连串的发问,凯理老头一愣,随即一笑。

  “雅克啊?嗯,这件事本来不能让别人知道,但是你应该没关系。其实,雅克他,就是我!”

  虽然我想尽力装出镇静的样子,但我所听到的话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凯理老头满意地看见了我充满惊讶神色的面孔。

  “雅克,是、是你?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这就要说到那个转世的秘术了,由于我手上的古文献残缺不全,使得那个秘术的完成度不够。于是在我使用它转世时,我的记忆与魔力被分成了两份,我的记忆转世到了这个身体里,而魔力么,就在雅克的身上。

  而且通过魔力异常的加速作用,肉体的成长可以加快几倍甚至几十倍。你现在看到的我就是以双倍速度成长的。但是雅克不同于我,在我发现秘术的这个缺陷后,我马上让桑尼他们三个出去寻找承受了魔力的人。可是当他们在两周后把雅克带到我面前时,本来和转世后的我同时出生的雅克,已经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了。在他身上那失控的魔力将他的成长速度,加快到了大概一天等于一年。还好我及时为他施加了禁制,才将那异常的成长速度停止了下来。然后,我和桑尼他们只好从语言开始教育雅克,并教他控制魔力的方法,花了五年的时间,终于有了一点成果,现在的雅克大概可以掌握我留在他身上魔力的百分之三十了。这就是他魔力强大的原因。“

  只不过白分之三十吗?想着雅克的七刃光雷,我不禁有点心寒,要是百分之百的魔力的话……听完了凯理老头的话,我还是不敢相信,居然会有这么离谱的事。就在我还在消化刚才听到的消息时,凯理老师却下了一个决定。

  “杰克你这次来的正好,我早就想让雅克出去好好锻炼一下,那就这样吧,我让雅克跟着你,一方面长长见识,另一方面顺便调查那个劳伊德。

  加多的来历。“

  我一听,不由得有点犹豫,身边有一个爱玛就够麻烦了,还要加个雅克?可是,还没等我回绝,凯理老头就召了雅克进来。

  “雅克,好好听着,现在我要给你一个任务,那就是跟着杰克,尽你所能地帮助他,并且调查一个叫做劳伊德。加多的人。你完成这个任务回来时,我会破格把你提升为导师。有关这个任务的一切,桑尼会告诉你的。

  好了,你去准备一下旅行的东西吧。“

  看着听见可以升为导师而欢天喜地离开的雅克,我心知这个性急的伙伴是跟定我了。转身看看雪丽和爱玛,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这时,门又开了,这次进来的是有雷之使之称的亚德二哥。

  “老师,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说话的是亚德二哥,被称为雷之使的他长得又高又壮,像战士更多过像法师。但却没有人敢怀疑他魔力的强大,所有的雷系的魔法他都使用的得心应手。他和擅长暗黑魔法的鲁多三哥,擅长光明魔法的桑尼大哥在魔导公会中被称为魔导三使,是各国宫廷竟相招揽的对象。尽管如此,但他们三个人都不愿离开凯理老头身边,而拒绝了各国条件优厚的邀请。

  “嗯,房间已经好了吗?那么,桑尼、亚德,你们带女士们去休息吧。

  杰克,你等一会,我有事和你谈。“凯理老头再次开口了,用的还是命令的口气,这是他的老习惯了。

  桑尼大哥和亚德二哥听后,对着凯理老头一行礼,招呼雪丽和爱玛就出去了。一时间,整个房间就只有我和凯理老头两人。

  “杰克,这十几年来,我虽然说是你的魔法导师,但却没有亲自教你什么魔法。你会的那些咒语都是看书学会的。所以,这次我打算送你一样礼物,这本书是我写的,我想对你应该会有帮助的。”一边说,凯理老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书,并递了过来。

  我伸手接过,那是一本外表全是黑色的书,我翻开第一页,“暗之魔典”四个黑色的大字赫然映入眼中,我不由抬头看向凯理老头。随着我的注视,那张孩子的脸微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是的,这里面都是我整理出来的咒语与一些使用魔法的心得,也包括一些超强的咒语和禁咒,我想对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反正你也看惯书了么。”

  “可是你应该知道我会的大多是防御和辅助型法术,那些禁咒……”

  我迟疑地说道:“而且,你把这给我,那桑尼大哥他们……”

  “没关系,他们几个总是呆在我身边,还需要这个吗?只有你一个人会到处乱跑,所以我才把它给你的。”

  “那雅克呢?他也不需要这个吗?”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雅克。

  “你……你说雅克?”我说到了雅克,凯理老头显得有些意外,“那孩子的控制力还不够,他身上的巨大魔力还在我的封印下沉睡,如果有一天他觉醒了并且能够控制身体里魔力的话,你就把这本书交给他吧。”

  听了凯理老头的话,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了,杰,你去找桑尼他们吧,你们应该会有很多话想说,我想休息一下了。”

  我转身走出了房间,但是,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在凯理老头那张年轻的脸上出现了不应该有的疲态。看了这种情况,我缓缓地关上了门,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

  ※※※

  “还是老样子啊。”桑尼大哥端起茶,边喝边微笑着说道。

  “对,你这家伙五年不来一趟,连一点变化都没有,连个礼物都没有。”

  亚德二哥也用手掐着我的脖子,愤愤不平地说道。

  “啊哈哈,抱歉抱歉!这次时间急,没带什么好东西,下次我来,一定会带一些礼物来孝敬二哥的。”我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说道。

  “哼,这句话还差不多。”亚德二哥总算是放开了手,“好了,你和桑尼聊一下吧,我还有事得去办呢。”

  “杰,这几年你四处旅行,各地对魔导公会的评价怎么样?”桑尼大哥放下茶杯,向我问道。

  “总的来说都很不错,虽然红莲圣战使人们对法师产生了不少的成见,红莲之魔导师实在是太可怕了。但二十五年的时间还是有一定作用的,现在除了少数几个地区,大部份的国家都开始重新重视起魔法了。再加上近几年来魔导公会在几场战争中扮演了调停者的身份,显示出了强大的影响力,应该有不少国家的王族来示好吧?”我笑着回答道。

  “没错,但是由于老师的指示,魔导公会始终维持着中立的立场,只是与每个国家维持着必要程度的友好关系。”

  “是吗?但有一个国家是例外吧?”

  “你是说麦奇王国吗?”抬手为自己的杯子中加入了一块方糖,桑尼大哥接着说道:“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老师他毕竟还是麦奇王国出身的,对自己的祖国多照顾一点也是人之常情吧。”

  我也端起面前的茶杯,闻着诱人的茶香,缓缓说道:“的确,但现在只有麦奇王国拥有魔导公会派出的宫廷法师,这样一直下去,其他国家也会有怨言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样也好,至少卡登皇国就不会轻举妄动了。”

  “卡登皇国?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突然提起卡登皇国呢?”桑尼大哥惊讶地问道。

  “啊,偶然间撞上的,银龙族的公主不是跟我在一起吗?其实……”

  我将从雪丽那听来,再由自己总结出来的经过对桑尼大哥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最近总有情报说卡登和麦奇两国都在往国境附近调集兵力。”桑尼大哥搓着下巴,皱起眉头说道:“别担心,如果卡登有所行动,而麦奇抵挡不住的时候,魔导公会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必要的时候,我们三个也会出手的。”

  听了桑尼大哥的话,我笑着接道:“对,现在你们魔导三使的名字可是响遍整个西法尔莎了,三年前我刚开始旅行时,第一个听见的大消息就是你们三个联手保护拉加斯王国,使库拉、欧瑞斯和尼卡三国联军退兵,真是威风啊。”说着说着,我却觉得有点奇怪,“咦?对了,三哥在哪?

  为什么一直都没见过他?“

  提到鲁多三哥,桑尼大哥放松紧皱的眉头,笑了起来。

  “鲁多啊,他现在忙得很呢。老师变成这个样子,没办法处理公会里的大小事务,所以他现在待在麦奇王国首都迪亚多的魔导公会第一支部,从那里发布命令管理整个魔导公会。呵,他还作的有声有色的呢。”

  “真没想到,鲁多三哥还有这一手,那你们呢?你和亚德二哥最近怎么样?”

  “没什么变化,除了修业外就是抽时间出来调教一下由公会送来的有潜力的年轻人,和以前差不多。”

  “是吗?那……”

  “……”

  ※※※

  在魔导之塔休息了一晚后,我、雪丽和爱玛又出发了,当然这次还多了个雅克。也正因为多了个他,我产生了不祥的预感。一个爱玛就足以搞得天翻地覆了,再加上个性急的雅克,我几乎可以看见未来那坎坷的路途了。

  不管怎样,旅行还是得继续的。对于在魔导之塔中桑尼大哥所说的,有关卡登与麦奇两国调动兵力一事,我始终还是放不下心。于是,我们一行四人,便向着卡登皇国和麦奇王国的交界处前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