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七章

  作者:冰&炎

  魔导之塔,这是西法尔莎大陆魔导公会总部,也是红莲圣战五英雄之一的暗之魔导师,现任魔导公会会长奥斯维德。凯理居住与授业的地方,是整个西法尔莎大陆上所有修炼魔法的人心目中的圣地。

  而我、雪丽和爱玛现在便就在离魔导之塔大约十公里的葛罗丽亚森林里,不断地向魔导之塔的方向移动。

  就在时至中午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从我们正前方的大树上,传出了一个声音。“停步!”接着一条人影从树上跳了下来。

  我眼前这个男人大概十八到二十岁的样子,肤色白净,一双黑瞳,五官尚可称英俊,但那好似永远挂在唇边的一丝微笑却使他魅力大增。他身穿术士袍,那是魔导公会的统一服装,胸口上还绣有魔导公会的标志,魔力之树玛那的徽章。

  “前面就是魔导之塔的范围了,你们不能再前进了,请报上你们的身份与来意。”从树上跳下的男人缓缓地说道。

  我不由一愣,心里想着:魔导之塔什么时候有了这个鬼规矩了?通报身份?五年没来一趟,变化还真的不小。

  “请说出你们的身份和来意,否则就请回吧。”男子又说了一遍。

  我正要开口,谁知道我身边的爱玛却先开口道:“我们从查尔斯山区来,是来这见凯理老头的,你听清了吗?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我一听,差点摔倒,凯理老头?看来又要有麻烦了!

  果然,对方一听之下大惑不解。

  “凯、凯理老头?那是谁呀?”

  就连阻止都来不及,爱玛便毫无顾忌地说:“凯理老头就是奥斯维德。

  凯理那个老头呀,还会是谁?“

  我在心里大声地哀叹,我早就知道爱玛是麻烦制造者,什么事碰上了她都会变成麻烦。

  男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声音中也出现了敌意。“竟敢直呼导师大人的名字,还有什么老头的。你们这次出言不逊我就不予计较,请你们马上离开。”

  在魔导之塔的弟子面前叫别人老师是老头,那不是找死吗?我心里暗骂,表面却不动声色,丢了个眼色给雪丽,示意她别让爱玛再乱说话后。

  我上前几步,对着男人行了一个剑士礼,并说道:“我为我同伴的失礼向阁下道歉,我们是有要事想见暗之导师大人的,还请阁下帮忙通报。”

  听了我的话,对方脸色平和了一点,同样回了一个术士礼后,说道:“很遗憾,导师大人不见任何人,你们还是请回吧。”

  “不见任何人?我们是由英雄王泰迪。史都尔特派来的,能不能请通报一下?”我听了他的话,心里一急,不由得搬出了泰迪老爹的名头。但我没想到的就是,对方一听我的话,马上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英雄王泰迪。史都尔特派来的?哼,你们竟然还敢玩这套把戏!上次差点让你们得逞了,但这次我决不会放过你们的,受死吧!”话刚说完,他就对着天空发出了一个火球,看来是正在招唤其他人来到这儿,接着又是好几个火球对着我飞了过来。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动手,我张开魔力结界硬接了所有的火球,转头对已经拔出了剑的爱玛和雪丽说道:“你们先后退,不要动手。

  我看这一定有什么误会,我要和他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这些恶徒!”男子的手放到了胸前,开始了咒语的咏唱,一连串发光的文字在他的身边飞舞着。“冰之女王希娃,显现你的力量吧!让我面前的人见识你的愤怒,无数的冰晶就是你愤怒的目光!”

  听着他念的咒语,我知道只凭魔力结界是很难抵挡住这个魔法的,我也只好使用魔法抵挡了。“火炎魔神伊夫利特啊!火焰的守护者,依照契约我要求你的保护,一道让我不被伤害的墙壁!”

  原本放在胸口的手高举过顶,男子的咒语已经完成了,大量的冰块在他双手的正上方凝结成形。“晶石风暴!”双手猛地挥下,冰块便像流星般向我冲来。

  与此同时,我也完成了我的咒语。“爆炎障壁!”一道火焰的巨墙在我身前出现了,所有飞来的冰块都在火墙之中消失得无影无纵。

  “可恶,还想垂死挣扎吗?接我这个咒语吧!”咒语被破,男子显然十分生气,他马上又进入了另一个咒语的咏唱。“伟大的雷电之神卡拉特,请将你那连天空中的飞龙都能击落的巨锤借给我吧!我将用它惩罚我的敌人,我的敌人将在它的威力面前颤抖不止!雷神之锤!”

  看着眼前的的男人咏唱着咒语,我感有一点奇怪,他明明身穿术士袍,应该是个术士,但却能够毫不在意地使用法师级的咒语。虽然的确有点好奇,但我知道现在可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方的雷神之锤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高贵的水之王呀!借用你的名义,使用你的力量!赐予我一道护身的屏障吧!水幕障壁!”就在雷电落下的瞬间,我再次完成了咒语,一个由水形成的半圆形薄膜挡住了落下的雷电,并将雷电的力量四散引导到了地下。

  “什么!水幕障壁竟然能挡得住雷神之锤?这怎么可能?”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年轻的术士显然不敢置信。

  我微微一笑,说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水幕障壁虽然只是个中级魔法,但因为水对电的传导特性,使得它对雷系的魔法有特别的防御效果。

  这,就是所谓的属性相克!“

  我说的都只是一些基本的知识,每个魔法修炼者在刚入门时都要上的课,但随着修炼的加深,大部份的人都渐渐忘记了这些基本中的基本。他们不明白的就是,依照情况使用合适的咒语,比一味使用强力咒语要有用的多。

  我的话让年轻的术士若有所思,但却依然未能消除他的敌意。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是,你依旧是敌人!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接下我的真空龙卷!”

  “悠游在空气中呢喃着自由之歌的风之精灵呀!聚集在我的身旁吧,让我借助你们的力量!旋转吧!风之精灵!化为锐利的风刃与猛烈的龙卷,将我的敌人卷入龙卷之中,以风刃让他化为血肉!去!真空龙卷!”

  随着他的咒语,一个巨大的龙卷风直袭了过来。我深知这个魔法的威力,在强大的龙卷之中,还夹杂着无数的风刃,一旦被卷了进去,马上就会被风刃杀得遍体鳞伤。这个魔法已经接近于导师级的魔法了,但现在使出它人的却只是穿着术士袍罢了,我心中的好奇又再多了几分。

  虽然心里不断地在思考,但我还是对直飞过来的真空龙卷作出了反应。

  我单脚跪下,右手轻轻地按在大地上,口中咏唱着咒语:“赐给我祝福吧!慈爱的大地女神莱伊皮尔斯!我跪在你的神像前发誓,我将永远守护这丰饶的大地!我祈求的是你的祝福与保护,使我不惧外力的侵害!出来吧!巨岩障壁!”

  我的右手在咒语完成的瞬间发出了黄金色的光芒,并注入了大地。大地在一阵震动后,一块巨大的岩石破地而出,正好就在真空龙卷的前方。

  真空龙卷猛地与巨岩相撞,虽然龙卷十分猛烈,风刃极端锐利,但却只能给巨石表面造成一些伤害,而无法摧毁巨石。就这样相持了一会后,真空龙卷便渐渐消失了。

  我站起身,手掌离开了地面,突出的巨岩也缓缓缩回了大地。年轻的术士看我的目光简直就像看见了怪物一样,他的声音中的不敢置信更加强烈了。

  “你…你竟然……好,看来我非得使用我的最强咒语了,你可不要后悔呀!”

  他连退了好几步,双手互握放在胸前,同时闭上了眼睛,集中精神进入咒语,一个闪亮的魔法阵出现在他的头顶。

  “站在神圣的祭坛上,我手持以大气的光雷冶炼出的七刃之剑,我以此剑命令巨雷劈下,焚烧荒野,击碎山峰。给予罪人们应得的天罚……”

  宽阔的葛罗丽亚森林里,鸦雀无声。唯一有的,便是年轻术士那专注的咏唱声……

  ※※※

  “站在神圣的祭坛上,我手持以大气的光雷冶炼出的七刃之剑,我以此剑命令巨雷劈下,焚烧荒野,击碎山峰。给予罪人们应得的天罚……”

  年轻的术士专注地咏唱着咒语,我对他念的咒语并不陌生,当年我在修炼这个七刃光雷的魔法时可没少吃苦头。看来再使用水幕障壁防御是不可能的了,无可奈何下,我只有使用高等魔法了。

  “掌管着战斗与智慧的雷神卡拉特啊!请守护你的子民,使其免遭邪恶的侵扰吧!请将您左手那能够抵挡一切的光荣之盾赐给我吧!”

  我念的咒语是诸神魔法中的高等魔法之一,魔法防御咒文,霸邪灵盾。

  这个魔法可以防御大部份的高等魔法,而且发动速度很快,是我常用的咒语之一。

  我的咒语很快就完成了,一个圆形的光球笼罩了我的身体。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身后的爱玛与雪丽,长年的单身旅行使得我忘记了保护她们。

  可是当我转头打算让她们离远一点时,我愣住了,一个泛着七色彩光的半圆形薄膜环绕在她们身边。这,不正是在白银之谷见过的龙语魔法,虹色天幕吗?

  发现了我的注视,雪丽大声地向我叫道:“杰克,不要担心我们,我施的这个虹色天幕足以保护我和爱玛了,你专心战斗吧。”

  早说么,还害我担心的半死。我一边想一边再次将精神集中到快完成咒语的术士身上。

  “……落下吧!神的审判!七刃光雷!”

  术士的声音中充满了对这个咒语的自信,而天空中翻滚着的雷光显示着他自信的来源。猛地,一道雷电划破天际落了下来,接着又是一道,又一道!几乎在同时,七道炫目的闪电就像七把由神掷下的审判之剑一样,伴随着巨大的雷声同时冲下来,它们的目标就是,我!

  我已经开始后悔了,真没想到对方在七刃光雷这个魔法上的造诣竟如此高深,看来我的霸邪灵盾很难抵挡得住了,挨几下雷击是不可避免的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奇怪的事发生了。一道由银白色光芒组成的墙出现在我的头顶,那七道雷电全部都被挡住,根本无法接近我。

  “圣光障壁?”年轻的术士再次大吃一惊,双眼直盯着我看。但是这次他可看错人了,那个圣光障壁可不是我施放的。

  “够了,雅克,住手,他们的确不是敌人。”一把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声音的主人也缓缓地从天空中降了下来,他身穿导师袍,身材颇高,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他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柔和,让人一见就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他,就是凯理老头的三大弟子之一,在魔导公会被称为光之使的桑尼。蓝洛亚,我总是叫他桑尼大哥。

  “不是敌人?可是,桑尼老师,他们又自称是英雄王泰迪。史都尔特派来的耶!刚才他还和我动手了不是吗?”被叫做雅克的年轻术士看来还是不太相信我。

  什么叫作“刚才他还和我动手了不是吗?”,刚才一直不是你自说自话地攻击我吗?我可连手都没还那!我在心里忿忿不平地想着。

  桑尼大哥叹了一口气,显然对雅克十分头痛。

  “唉,雅克,你这个急躁的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呀?刚才一直都是你在攻击,而对方只是防御不是吗?再说,你看人家身佩长剑,明显是剑士。

  如果是敌人,在你咏唱七刃光雷的时间里,冲过来一剑结果了你不就好了,那还会等你慢慢地完成咒语呢?“

  听完了桑尼大哥的话,雅克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慌慌张张地对我说道:“对,真是对不起,我错怪你了!”还不等我回答,他马上又对桑尼大哥说道:“桑尼老师,我先回塔里去了。”话音刚落,他就立刻转身向魔导之塔的方向跑去。

  “哎,等等,雅克。唉,算了,还是那个急性子。”桑尼大哥看来也拿雅克没办法。

  “杰,好久不见了。”桑尼大哥转身微笑着对我说。

  “是啊,都五年没见了。”看着桑尼大哥那微笑的脸,我好象又回到了以往进行魔法修业的时光,那与桑尼大哥,以及现在已有雷之使称号的亚德二哥,还有被叫做暗之使的鲁多三哥,他们三人一同度过的日子。虽然当时我每年只是在魔导之塔呆三个月,但桑尼大哥他们三个,对我而言就好象兄长们一样。

  “对了,凯理老、老师还好吗?还是一天到晚的作魔法实验吗?”虽然心里叫他凯理老头,但当着十分尊敬老师的桑尼大哥的面,我还是只能叫他凯理老师了。

  “这,也不能说不好了。总之,你见了他就知道了。”桑尼大哥有些欲言又止,“对了,那两个女孩是……?”他注意到了雪丽和爱玛。

  “她们呀。”我挥手示意雪丽和爱玛过来。“她们一个是泰迪老爹的女儿,还记得吗?那个小爱玛。另一个是银龙族的公主。”我向桑尼大哥解释道。

  “这样啊,那就没有问题了。好了,杰,跟我去魔导之塔吧。”等雪丽和爱玛过来后,桑尼大哥便带着我们走向了魔导之塔。

  ※※※

  我是不是在做梦呀?看着面前身穿漆黑色导师袍的十岁小孩,这是我心中唯一的想法。在我记忆中的奥斯维德。凯理是个胡子老长,头发雪白,眼神锐利的老头。怎么会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呢?要不是刚才桑尼大哥恭恭敬敬地对他行礼,并称他为“导师大人”的话,我是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孩子就是那个凯理老头的。

  “嗯,是杰呀,你总算知道来看我了。”虽然是孩子的声音,但口气却是老气横秋,像足了那个凯理老头。在这种怪异的情况下,我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哈哈,害怕吗?杰?是我呀,虽然看上去是孩子,但我还是那个凯理老头呀。”看出了我的疑惑,那个孩子马上出言安慰。

  “是吗?但,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变小了?”听了那孩子的话,我冷静了一点,发问道。

  “啊哈哈哈,没错,准确地说,我复生了。”那孩子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复生?什么意思?”我依然弄不懂眼前的一切。

  “简单一点说,我通过魔法实验,确实地掌握了转世的秘术。所以…

  …“

  转世?听见这个词的一瞬间,我心里震了一下,在记忆的深处,对这个词好象有着不一般的反应,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就像我说的那样,我就是借着这个秘术,保留了记忆转世。

  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孩子此时脸上的表情我可熟悉得很,原来每次凯理老头的魔法实验成功后,他得意洋洋地吹嘘时,都是这个表情,我已经渐渐相信他真的是凯理老头了。

  简洁地讲述了我这几年的经历后,我问起了有关那个劳伊德。加多的事。有着小孩外貌的凯理老头沉思一会后,说道:“劳伊德。加多?我不记得公会有这么一个高手呀。大概是公会外的自由法师或是为哪国皇室效力的宫廷法师吧?但是你说的那个同时使用两种魔法的技术,这两年魔导之塔已经知道如何使用了,我叫人表演一下吧。雅克!”

  我一愣,雅克?不就是森林里那个冒失的年轻术士吗?为什么会由他来表演呢?他究竟是什么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