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二二章

  作者:冰&炎

三支劲箭离弦而出,以闪电般的速度奔向雅克,但是却诡异地没有带出任何风声,造成这种情况的正是笼罩整个斗技场的沉默结界。同样受到沉默结界影响的雅克对于迎面而来的箭毫无应对的方法,只能连滚带爬地狼狈闪开。

  闪过了普叶拉的箭后,雅克站在场边,对着休息区的我嘴巴动个不停。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从他的表情和那比手划脚的样子,我大概也能猜到他是在叫我想想办法。

  “真的没办法了吗?”我向爱玛问道。

  “没办法,没办法!”爱玛用力地摇着头。“我看趁着还没受伤,你赶快叫他弃权吧。

  对了,别忘记他那里也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听了爱玛的话,我看向雅克,双手一摊,做出个无奈的表情,并打出手势示意他弃权。

  雅克一看,马上不断地摇头,看来他还是不想弃权。可是,以现在场上的局面,根本就由不得他,又闪过普叶拉的三箭后,雅克只能乖乖地跳出场外认输。

  “玛那队的雅克选手掉出场外,这一场阿鲁克队获胜。”裁判站在斗技场中央大声说道,这时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普叶拉已经把沉默结界收了回去。“休息十五分钟后,继续进行第四场比赛。”

  这时,雅克已经走了回来,看他那沮丧的样子,简直就像斗败了的公鸡,无精打采。

  “呜,爱玛,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念不了咒文了?”哭丧着脸,雅克带着哭腔向爱玛问道。

  简单地向雅克解释了之后,爱玛拍拍雅克的头,接着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竟然会在斗技场上遇上这种对手,你也真是有够倒霉的了。”

  “什么意思?”我在一旁可听糊涂了,爱玛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说如果不是在斗技场上,雅克就会赢一样。

  “其实沉默结界这个能力,在精灵召唤术里是一个十分不实用的魔法。它被精灵召唤术天生的特性和自身的弱点所束缚,在实战中,它所能发挥的作用几乎等于零。”

  “怎么会呢?”我真是越听头越大,再看看雅克、雪丽和欧安瑞斯,他们三个的表情也差不多:“雅克不是就输在这个魔法上了吗?”

  “那全怪那个斗技场,谁让他是在进行比赛呢?”看了看我们四个人一副满头雾水的表情,爱玛无奈地摇摇头。“算了,我详细地给你们说一下好了。”

  “首先就要提到精灵召唤术,你们大概也知道,精灵召唤术和魔法中的精灵魔法不同,它可以直接召唤出各系的精灵在战斗中提供攻击或是援助。其中主要的就是地、水、火、风四个基本系,在这四个基本系之外还有许多的衍生系,像冰系和雷系就是衍生系。”

  “这些我也知道呀。”雅克就像正在听课的学生一样,举手发言。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东西,你知道也是应该的。我接下来要说的才是重点,雅克你别打岔。”清了清喉咙,爱玛接着说道:“精灵召唤术不止能控制一个精灵,能力强的人还能同时操纵复数的精灵,像妈妈同时就能操纵四大基本系的高级精灵。可是,虽然精灵召唤术很强,但却有一个天生的特性,不能在某种精灵无法存在或是活动十分少的环境里召唤该精灵。举个例子来说,在一座冰窖里,你根本无法召唤出火系的精灵,因为在那里根本没有火系精灵。风系也差不多,在空气不顺畅,也就是风无法自由流通的地方,比如说建筑物内部或洞穴里面,都不能召唤风之精灵。”

  “也就是说,在这些地方,这个沉默结界都是无效的啰?”雪丽也被引起了兴趣,向爱玛问道。

  “差不多了,另外,在树林这类会防碍风流动的地形上,也会有些困难。”爱玛点点头说道:“所以,想用这个沉默结界,必须在开阔的地形上使用。但是,沉默结界自身又有个弱点,放置了以后是无法移动的,除非你收回结界并再次放置,但那是很费力的。可是,在实战里,敌人可不会傻呆在结界里不走,只要敌人离开了结界的影响范围,结界就等于是摆设了。就因为这些原因,沉默结界实在是个没什么实用性的能力,所以我才一时想不起来,哈哈哈。”说到最后,爱玛也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

  “也就是说,要不是因为这里是斗技场,出场就算输的话,我根本就不会被打败了?”

  雅克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问道。

  “哈哈哈,的确如此。”

  听完了爱玛的解释后,雅克立刻变得更加垂头丧气,孤伶伶地蹲在角落里,一边捶着凳子一边在口中小声嘟囔着:“呜,可恶的斗技场。呜,我恨斗技场。呜,我恨……”

  “……”哭笑不得地看着雅克的举动,我决定不去理他。转身看向爱玛,我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爱玛,你刚才说的真是头头是道耶,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那当然,你以为我这三年是白混日子吗?下一个我上场,那个沉默结界对我可没有作用。”听到有人夸奖,爱玛得意洋洋地说道。

  “没有作用?但精灵召唤术也要吟唱咒文不是吗?”

  “是有咒文没错,但并不是必要的过程。精灵召唤主要是以心灵感应和精灵交流,吟唱咒文只是会比较省力和快捷,念不出咒文一样可以召唤。”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

  “休息时间已过。两队选手请上场。”随着裁判的叫声,普叶拉缓缓从阿鲁克队的休息区走出,跳上了斗技场。

  “好,我上场了!”爱玛挥挥手,几个踪跃便上了斗技场。

  “阿鲁克队对玛那队,第四场比赛,开始!”

  “事先声明,你的沉默结界对我可是没有作用的。”爱玛慢慢地从腰上抽出了她的那把细身剑,这种细身剑几乎没有剑刃,主要的攻击方式就是刺击,所以又被称为刺突剑,由于重量很轻,大多都是女性在使用这种剑。

  猛然用剑尖指向对手,爱玛气势十足地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

  仿佛是在回应爱玛的挑战,普叶拉也举起了手中的长弓,并说道:“乐意奉陪!”

  “哼!”毫无预兆地,爱玛发动了攻击,只在一眨眼的瞬间,爱玛已经从原地消失,而在下一瞬间,爱玛又出现在普叶拉的面前,手中的刺突剑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着普叶拉刺去。

  爱玛的剑准确地刺中了目标,但却穿了过去。不知什么时候,普叶拉已经往后退开了,留在原地的只不过是一个残像罢了。

  从背后的箭壶中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普叶拉说道:“的确有两下子,但是……”用力将弓拉满,闪着寒光的箭头正对着爱玛。“想要击败我,那也是不够的!”

  “够不够,战斗结束后才能够明白。”话音刚落,爱玛就已经再次从原地消失了。

  这次我可看清了,爱玛并不是消失了,她只是正在以高速向右移动。但是,能看清爱玛的行动的似乎不止我一个,普叶拉的箭一直都随着爱玛的移动而变换方向,箭尖所指的始终是爱玛的位置。

  弓弦一响,普叶拉已射出了弦上的利箭,扯出呼啸风声的箭轻易地穿透了爱玛的身体。

  我全身一震,猛然站了起来,但是当我仔细看时,我才发现那并不是爱玛,被穿透的,只不过是爱玛突然改变移动方向时留下的残像。

  “残像吗?哼,就看你能躲得了多少箭!”随着普叶拉的冷哼,发箭声连珠响起,普叶拉在一瞬间就以连鐶手法发出了十二支箭。

  锐利的破空声不断响过,在斗技场上一时出现了十二个影子,十二个爱玛的影子,十二个动作各异,正在作出奔跑姿势的爱玛的残影。普叶拉的箭全部都射中了爱玛的残影,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

  好……好可怕的速度!我顿时看得目瞪口呆,和爱玛比起来,和我交手的兽人米卡兹简直就像一个刚学会跑步的小孩,速度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早知道就让你第一个上场,那个米卡兹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么。就在我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爱玛已经再次出现在普叶拉的面前,刺突剑一举,一样的动作,一样的情况。不同的就是,爱玛的这一剑比上一次更快,更凌厉,令人更难躲开。

  “嘶”地一声轻响,爱玛闪电般的一击竟然再次落空,和上一次一样,普叶拉从原地消失,爱玛击中的只是一个残像。

  “结束了!”普叶拉从爱玛的右后方出现,不知何时,她已经搭上了箭,拉满了弓,一支箭便向着爱玛毫无防备的背部袭去。更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普叶拉的箭居然再次穿过了爱玛。不,应该说是爱玛的残像才对。

  发现情况不对后,普叶拉几乎是出于反射性地向前跃起,但还是慢了一步,出现在她身后的爱玛已经挥出了剑。细长的刺突剑在普叶拉的背上划出了一条不浅的伤痕,并且把她背在背上的箭壶的带子割断了。

  互相拉开一段距离后,爱玛和普叶拉一边喘着气一边紧盯着对手。

  我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缓缓坐了下来。刚才的一连串激烈的战斗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普通人大概只能看见晃动着的影子吧?我虽然知道妖精族的速度是各族中最快的,但却也没想过竟然有这么可怕,简直就像是在地面上飘动一样,完全不像是在使用双腿在奔跑。

  要不是妖精的体力不太好,耐力比较差,可能没有多少种族是他们的对手。但这样一来,目前的局面就对爱玛十分有利了,毕竟对于身为人类和妖精混血儿的爱玛来说,她的体力比一般的纯血统妖精要更胜一筹。

  抬脚将地上的箭壶踢得老远,爱玛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开口说道:“这回连箭都没有了,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伎俩。”

  “没有箭就能难倒我吗?你别忘了,我可是妖精族的精灵箭手!”就有如要证明自己的话一样,普叶拉将手中的长弓再次拉满,可是她的弓弦上依然是空无一物。但令人不解的就是,爱玛面对着这样的局面,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凝重神情。

  弓弦声响过,普叶拉放开了没有箭的弓弦,在同一时刻,爱玛突然向右跃出。可是,爱玛那飘起的长发却奇怪地断了一缕,缓缓地落到了地面。

  “风箭!”躲过了普叶拉的攻击后,爱玛突然说道:“以风之精灵化为箭矢,你背上的那些箭只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说的没错。”这次换普叶拉露出笑容了,“风箭不仅比普通的箭更快,而且根本无法看见,你还能躲过吗?”

  对于普叶拉的问题,爱玛并没有答话,她以行动做出了回应。身体微俯,爱玛已经冲了出去,如同阳光一般的金色长发飘起,仿佛化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一样,向着普叶拉激射而至。

  弓弦弹动声再度响起,不知道又是多少发风箭向着爱玛迎去,可是爱玛奔跑着的身影一阵急速晃动,普叶拉的迎击全数落空,只是令爱玛前进的步伐稍稍放缓了一下罢了。

  普叶拉要的正是这一瞬间的空隙,双手高举,普叶拉大声地吟唱着咒文。

  “自由的风之王沙拉斯,请随着无处不在的风来到我的身边,倾听我的声音,将您那无可抗拒的力量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吧!”

  “出来吧!风之王沙拉斯!”

  随着普叶拉的咒文,上一场比赛中的情景重现,旋风中的巨人再一次出现在斗技场上。

  一阵急促的狂风不知从何处出现,迎面对着爱玛猛烈地吹拂着。

  在狂风的侵袭下,爱玛也无法再保持快速而灵活的动作了,由于妖精族较轻的体重,爱玛必须将大部份力量放在与风的对抗上,要不然十分容易被风带着吹飞。

  “在这种大风下,你能站稳就不错了,我的风箭你没办法躲过了吧?”拉着满弓对准了爱玛,普叶拉大声向风中的爱玛叫道:“认输吧,免得受了伤反而不好。”

  “你既然想以精灵战斗,我也乐意奉陪!”用力将剑插入地面,借此站稳脚跟,爱玛左手一挥,同样开始了精灵召唤咒文的吟唱。

  “醒来吧!蜃伏在深渊的大地魔兽贝希摩斯啊!借助我的力量,履行你我之间的契约吧!”

  爱玛猛然蹲下,将左手按在斗技场的地上。“出来吧!大地魔兽贝希摩斯!”

  一阵剧烈的地震后,爱玛身前的地面开始龟裂,一个由岩石形成的怪物冲破地面,缓缓地爬了出来。

  “杰克,那是什么呀?看上去好吓人!”拉拉我的袖子,雪丽小声地向我问道。

  “大地魔兽贝希摩斯!地系的高级精灵,他的身体都是由岩石组成的,但是他还有一个特殊能力,他可以不用挖洞而在土壤中自由穿行。你看他出现的那个洞,只是表面的石头地板被破坏了,地板下的土壤是不是依然完好无损?”

  贝希摩斯是我唯一一个了解的比较多的精灵,因为原来玛莎阿姨曾经在我面前召唤贝希摩斯,并且向我详细讲解过。

  完全来到地面的贝希摩斯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比例失调的大猩猩一样,棱角分明的大头,近八米高的身躯虽比风之王沙拉斯稍矮,但配上那四米多宽的身体后,却更具气势,而他那前臂异常鼓起的双臂又令人觉得格外的危险。

  “嗷!”仰天一声大吼后,贝希摩斯迈着沉重的步伐前进了,他的每一步都引起了地面一阵轻微的震动,至于迎面而来风之王颳起的狂风,对他似乎就毫无影响了。

  站在贝希摩斯的身后,爱玛悠闲地向着普叶拉冷言冷语道:“虽然贝希摩斯的速度是慢了点,但是以构成他的岩石的重量,要是你的风之王还能将他吹飞,我就真的只好乖乖认输了。”

  这时,风之王颳起的风已经越来越急促了,而在风中还夹带着数不清的风刃。但是,不论是狂风还是风刃都无法阻止贝希摩斯的脚步,他依旧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地前进,风刃也只能在他身体的表面刮下一些碎屑罢了。

  站在贝希摩斯的身后,狂风和风刃都无法接触到爱玛,她还是悠悠闲闲地说道:“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要是我召唤的是火焰魔神伊夫利特或是水之女王拉克西的话,你的风之王也许还有一拼之力,但是大地魔兽贝希摩斯正好是克制风的,风之王是奈何不了他的。”

  脸上挂着微笑,爱玛向普叶拉说道:“对了,刚才你对我说过的话,我现在就还给你好了。‘认输吧,免得受了伤反而不好。’”

  就在爱玛说话的时候,贝希摩斯和沙拉斯已经互相接触了,两个巨人发出吼声争斗着。

  尽管风之王极力反抗,但是他始终还是无法在力量上与贝希摩斯相抗衡,被贝希摩斯重重的一拳击倒在地,近十米高的身躯引起了地面的一阵震动,接着便慢慢地变淡直至消失了。

  击败了风之王的贝希摩斯并没有就此停下,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普叶拉,可怕的脚步声逐渐地逼向了普叶拉。可是,即使是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普叶拉依然没有一丝一毫认输的表示,她只是抿紧了嘴唇,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贝希摩斯的不断逼近。

  就在贝希摩斯举起巨拳,准备捶落时,从场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等一下!”我寻声看去,原来是格来,只见他站在场边,满脸焦急的神色,高举右手,大声地叫道:“快住手!这一场我们认输,不要伤害她!”

  贝希摩斯的巨拳停在了半空,爱玛转头看向格来,忽然一笑,伸出右手潇洒地打了个响指。贝希摩斯立刻收回巨拳,后退两步,喉咙中发出微弱的吼声,和风之王一样,慢慢地变淡直至消失在空气中。

  裁判再次走上斗技场的中央,大声地向四周叫道:“由于阿鲁克队这一场认输,所以玛那队获胜。十五分钟后,我们继续进行……”

  裁判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继续了!这场比赛,该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