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二一章

  作者:冰&炎

  轰地一声巨响,我已经被丘拉索最后发出的空雷裂破击中,胸腹间一阵剧痛,接着便是一下猛烈地气爆,将我从半空中炸下,重重地跌落地面,动弹不得。

  再看看丘拉索,他先是在空中被我刺中了左肩,再从半空中落下,作为没什么体力的导师,他早就已经昏倒在场上了。

  这时裁判才慌慌张张地跑上台,仔细地确定了我和丘拉索的状态后,他这才面向观众,大声地说道:“交战双方同时失去行动能力,这一场,平手!”

  短暂的寂静后,斗技场中突然爆发出了如同雷响的叫声,喝彩声、叫骂声,各种各样的声音不绝于耳。就在这沸腾的人声中,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而雅克、雪丽和爱玛也纷纷跳上台,来到了我身边。

  “杰,你没事吧?”爱玛第一个跑到我身边,关心地向我问道。

  “没事……嗯!”我正想说两句话表示我的确没事时,左肋却一阵疼痛,使我忍不住痛呼出声,差点又倒了下去。

  “杰克!”看见我摇摇晃晃的样子,雪丽连忙凑上来,和爱玛两个人一左一右扶住我,“不要说没事了!你看上去真的不太妙耶!”

  “不,真的没事,我只是用力过度,脚有点软罢了。”我强装出微笑说道,我可不想看见爱玛和雪丽这两个小丫头紧张兮兮的样子。

  “杰克,你刚才是被空雷裂破打中的吧?还是被正面击中,你居然还能站得起来?”雅克也在一旁开了口,但是这家伙实在是不懂得看情况说话的技巧,开口就把我的真实伤势说了出来。

  “空雷裂破?”一听雅克的话,雪丽和爱玛立刻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杰,你被空雷裂破打中了,不赶快去疗伤,还在这里废什么话?”爱玛瞪着那双海蓝色的大眼睛,气势汹汹地向我问道。

  “别和杰克再废话了,直接把他架下场就好了。”比起爱玛,雪丽使用的方法更直接。

  只见两个女孩互相一点头,二话不说就架起我,往场下走去。

  对于爱玛和雪丽的行动,我只能报以苦笑,但事实上,我也没有什么余力走下台了,那一下空雷裂破真是给了我结结实实的一下,可能连肋骨都断了一两根。

  “雅克,下一场就拜托你了,小心啊!”我转过头,向呆立在原地的雅克叫道。

  “哎?我?”傻乎乎地指了指自己,雅克看上去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不是你是谁?我们队里就这么四个人,当然就是你了,还是你想背我下场吗?”实在受不了雅克这家伙的笨脑筋,我不由得有一种挫折感,我怎么会有这么单“纯”的夥伴呢?

  “啊哈哈哈哈哈哈……杰克,你放心地去吧!就看我是怎么收拾那些家伙的吧,啊哈哈哈哈……!”想了半天才明白自己可以出场了的雅克立刻就神气了起来,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实在令我哭笑不得。

  “……我又还没有死。”恨得牙痒痒地看着雅克,我好不容易才说道:“……你自己小心吧,别忘了我告诉过你的战术。”

  “行了,行了。交给我你可以完全放心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雅克摇着手说道。

  “就是交给你我才不太放心……”小声地自言自语,我在雪丽和爱玛的帮助下回到了休息区坐下,欧安瑞斯也靠了过来。

  “这点小伤没事的,我本来还以为你能搞定他们三个人呢。”

  我闭上眼睛没去理会他,这家伙真把我当超人了吗?现在我全身痛得要命,能坐着就不错了。再打一场?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好了,杰,你的伤就包在我身上了。”爱玛拍着胸口向我说道,但是我却起了不祥的预感。

  “等、等一下,不是有宫廷神官吗?为什么我的伤要包在你身上?”

  “哎呀!我信不过那些神官的回复魔法,还是我自己来比较有效。”爱玛一边说着一边已经伸出手准备念咒文了。

  “不要,我才不要!你想害死我吗?”

  我可不怎么相信爱玛的回复魔法,记得在她十岁的时候,我为了帮她摘一朵花,从小山坡上滚了下来。当时我就是全身疼痛,动弹不得,爱玛怕被玛莎阿姨骂,便自己用回复魔法想为我治伤。但是,原本应该召唤出生命之精灵的咒文不知怎么回事,出现的居然是火炎精灵中的沙拉曼达(火蜥蜴)。那一次的结果是,我差一点就命丧她手中了。

  “别以为我还是十岁的孩子好吗?”知道我想起了当年的糗事,胆大的爱玛也不禁羞红了脸,不再多说,爱玛已经开始了咒文。

  “充满着慈悲之心的生命之精灵呀!请倾听我的呼唤,来到我的身边,使受伤的人远离痛苦吧。”

  随着咒文的吟唱,一点一点的金黄色光点开始聚集在爱玛的手中,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球,爱玛托着那颗光球,将手放到我的胸前,那颗光球立刻融入了我的身体中。就在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全身一热,全身的痛楚大减,感觉好了很多。

  “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欧安瑞斯挠着鼻子讶异地说道:“我本来还以为你们两个小丫头是用来凑数的呢,原来也有两下子呀?”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凑数的?”一听欧安瑞斯的话,爱玛当即火冒三丈,“我告诉你,在我们队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凑数的,所有人都是最重要的夥伴!你懂不懂啊?!”

  “我懂,我懂。是我一时口误,大小姐,饶了我吧……”一时被爱玛的气势盖过,说错了话的欧安瑞斯只能不断的认错,而爱玛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滔滔不绝地接着教训他。

  被爱玛缠上,欧安瑞斯也算够可怜的了。我无奈地摇摇头,无意间却发现雪丽正坐在一旁发呆。

  “怎么了?雪丽?”我凑上去,小声地问道。

  “哎?杰克?我没事呀。”虽然嘴巴上是说没事,但雪丽的表情和发呆的样子都不太对劲。

  “你有心事?”我靠着雪丽坐下,仔细地看着她,柔声说道:“告诉我好吗?就像爱玛说的一样,我们不是夥伴吗?还是,我无法让你信任呢?”

  “怎么可能?”雪丽猛地抬起头面对着我,但随即她又缓缓地垂下视线,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也许……大叔说的没错,我就是那个凑数的……”

  “什么?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真是大吃一惊,雪丽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不是吗?自从来到了卡登王城,大家一直都在很努力地战斗,你、爱玛、雅克,都尽了力去战斗。”

  都尽了力去战斗?听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爱玛和雅克猜拳决定谁先上场时的情景。尽了力?……就算是吧。

  雪丽接着说道:“但是只有我,不仅没有帮上忙,还害大家被袭击。有时候,我、我真觉得自己是大家的累赘!”

  “如果你这样想你就错了。”我淡淡地说道。

  “哎?”仰头看着天空,我依然是淡淡地说道:“爱玛虽然比较天真,而且还有点小脾气,但是她刚才那句话说的很好。雪丽,你记住,在我们队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凑数的,所有人都是最重要的夥伴,你也一样。没有人会把夥伴当做累赘,谁说你没有出力的?还记得在奇拉市我们和盗匪团的战斗吗?要是没有你,我们绝对不会那么轻松获胜的。”

  “可是,也只有那一次……”

  “谁敢说以后没有呢?”我伸手打断了雪丽的话,“我保证,我们以后的旅途中一定还会遇上危险,到时候,说不定我们所有人都要靠你呢。”

  “真的会吗?”抬起头,雪丽用一种企盼的语气问道。

  “啊,放心吧,会有机会的。”给了雪丽一个微笑,我鼓励着她。

  安慰了雪丽后,我这才看向场上。雅克已经和他的对手开始了战斗,阿鲁克队第三个上场的是风之妖精普叶拉。维德。

  手持一把长弓,背上还背着一个箭壶,普叶拉由始自终都没有向雅克发动攻击,只是轻巧地游走在雅克的魔法之中。

  “连珠炎箭!”雅克一挥手,浮在他身边的十来个火球同时化为炎箭激射而出,但普叶拉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只是轻轻一闪便晃过了所有的炎箭,并且后退到了安全距离。

  “好了,我也不想再逗你玩了,该结束了。”普叶拉一边说,一边举起了右手,并开始了咒文的吟唱。

  “自由的风之王沙拉斯,请随着无处不在的风来到我的身边,倾听我的声音,将您那无可抗拒的力量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吧!”

  “爱玛,她在干吗?”我向还在教训欧安瑞斯的爱玛问道,这种精灵方面的问题爱玛应该最清楚不过。

  果然不出我所料,爱玛看了场上一眼,马上说道:“啊,她在召唤风之王沙拉斯,大概是想使用风之王的特殊能力吧。”

  “风之王的特殊能力?”那是什么东西呀?

  “杰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从来没有学过精灵召唤术呀。”爱玛紧靠着雪丽坐下,把头探过来对我说道。

  “那也没办法呀,玛莎阿姨说我和精灵之间的感应力太差了,根本就不适合学精灵召唤术。”

  “啊,我知道,妈妈还为了这件事伤心了好久呢。”想起往事,爱玛掩着嘴偷笑道。

  “别说那个了,风之王的特殊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嗯,简单一点地说,所有的中级和高级精灵在被召唤出来了之后,除了可以进行攻击之外,每个精灵都有一种特殊能力,就像火焰魔神伊夫利特可以操纵火焰的燃烧,冰之女王希娃可以释放出低温冻气,风之少女希鲁芙可以卷起旋风吹飞弓箭之类的飞射攻击。就和这些能力一样,风之王沙拉斯也拥有一个特殊能力。”

  “那风之王的特殊能力是什么呢?大旋风吗?”

  “不,不是。嗯,风之王的特殊能力……让我想想……嗯,忘记了。”

  看着爱玛理直气壮地说“忘记了”的样子,我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重新把目光投向场上,也许答案很快就会出现了。

  普叶拉的咒语看上去已经结束了,原本高举的右手猛然握拳,同时大声地说道:“出来吧!风之王。沙拉斯!”

  一阵劲风刮过,雅克和普叶拉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风,在旋风的中间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巨人的身影。

  旋风的转动慢了下来,旋风中的巨人的身影也可以看清了。他大概身高十米,赤裸的上身盘结着结实的肌肉,全身上下只有一块类似布的东西包裹着下半身。逐只见他缓缓地将双手举起,随着他双手的运动,周围的空气中产生了一圈一圈的波纹,扩散到了整个斗技场。

  最后,他的双手终于互握在头顶上方,旋风再次扩大,就像他出现时一样,又是一阵劲风刮过,巨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只是这样?我正疑惑的时候,坐在雪丽身旁的爱玛却如获至宝地大叫了起来。

  “啊,对了,对了!就是这个,我想起来了!”

  “又怎么了?”我转头看向爱玛,这小丫头就是这样,一惊一咋地。

  “我想起来了,风之王的特殊能力!”爱玛兴奋地说道。

  “就是刚才那个吗?好像没什么用么。”

  “才不是呢!听我说,风之王的特殊能力是,消音!”

  “…………”

  “消音?”一阵静默后,我开口向爱玛问道。

  “对呀,消除声音呀。风之王可以做出一个结界,在结界内不管是什么都是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的。”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特殊能力还真有意思!啊哈哈哈哈。”

  “对呀,很好玩吧?但是因为这个能力不常用,所以我差点儿就忘记了。哈哈哈哈。”

  一时间,我和爱玛同时相视而笑。

  “你们还有心情笑!”我和爱玛笑得开心,但在一旁的雪丽可就不高兴了:“不能发出声音,也就不能吟唱咒文,那雅克要怎么样呢?”

  雪丽的话提醒了我,我连忙看向场上,只见雅克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正在不断地吟唱咒文,但却偏偏没有一点声音出现。这下糟了,雅克这个家伙要是不能念咒语,那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不,也许比普通人还弱都说不定。

  “爱玛,你有什么办法吗?”我转头向爱玛问道,希望她会有什么方法可以解除这种效果。

  但爱玛的回答真是令我心灰意冷,双手一摊,爱玛无奈地说道:“没办法,这个沉默结界是强制性的,除非施术者本人或是有相同力量的人操纵风之王才能解除,否则它的效果会一直持续,直到施术者的魔力耗光为止。”

  “你不能解除吗?”

  “先不谈我能不能,你要知道现在是雅克在比赛耶,我要是出手的话就是犯规了。而且,我还没有和风之王订过契约,是不能召唤他出现的。”

  “哎?不能?但是你不是能召唤出希鲁芙吗?”

  “风之少女希鲁芙只不过是风系的中级精灵啦,对精灵的感应能力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召唤她了。可是,沙拉斯不一样啦,他是高级精灵的风之王,没和他订立过召唤契约的话,他是不会回应你的呼唤的!”

  “那……我记得你不是可以召唤出伊夫利特吗?”

  “那是我去红谷的时候弗尔叔叔帮我订的契约,在地水火风四个基本系的高级精灵里,我现在只能召唤地系的大地魔兽贝希摩斯和火系的火焰魔神伊夫利特而已。”爱玛着急地对我说道,看来她也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那该怎么办呢?我顿时就傻了眼,就在这个时候,斗技场上发箭声连续响起,三支劲箭从普叶拉的长弓上飞出,直对着无法吟唱咒文,毫无反抗能力的雅克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