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三章

  作者:冰&炎

  雪丽和希罗对着天空大叫,用力的挥动双手,试图引起那只银龙的注意。但这么做似乎是徒劳的,那只银龙根本没有发觉我们。

  我想了一下,念动咒语,扬手对准正上方放出了一个火球。在火球上升到一定高度后,我猛地释放了咒语。“砰”的一声,火球在半空中爆开,化成火焰四下散开。

  这一着果然有效,那只银龙终于注意到了我们。改变了飞行方向,向我们而来。

  随着银龙越飞越近,我和希罗都不由自主地低声说了一句话:“天哪!”

  银龙的飞行姿势实在是完美无暇,每一下翅膀的挥动都充满力量感,巨大的身躯在空中显得灵活异常。而在他降落在我们面前后,我和希罗更加被震撼得目瞪口呆。

  停在我们面前的银龙就象一座小山一般,近三十米高的躯体上覆盖着一层闪耀着银光的鳞片。整只银龙就好象用一块硕大无比的白银所雕出的艺术品,周身都散发着高贵感。

  虽然我和希罗都讶异不已,但是雪丽却是若无其事。跳着跑近了那只银龙,大声叫着:“法兰叔叔,是你吗?”

  那只银龙听见了雪丽的叫声后,缓缓地低下头,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是雪丽啊,你总算回来了。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那两个人类又是怎么回事?”

  “我的头发是用魔法变的色,他们两是我的朋友,哎呀,法兰叔叔你不要问那么多了。先带我们回白银之谷吧,我有事要告诉我父亲。”雪丽急急忙忙的说。

  “那好吧,你们都上来,我带你们去白银之谷。”话音刚落,一只龙爪就伸到了我们面前。雪丽马上就跳了上去,而我和希罗则是小心异异的爬上了那只巨大的龙爪。

  在所有人都坐稳之后,银龙的翅膀开始了挥动,在四周卷起了剧烈的气流。随着翅膀挥动频率的加快,气流也不断的加强,银龙的身体也渐渐升上了半空。一声龙啸后,乘着气流在空中滑翔前进。

  虽然在空中飞行对我而言已不是第一次,但我还是和希罗一样兴奋,因为坐在银龙上飞真是一个全新的体验。风迎面扑来,大地在脚下飞快地掠过,那种速度感是使用飞行魔法时感觉不到的。

  就在我和希罗正在享受这奇妙的行程时,四下张望的希罗突然发现了奇怪的现象。

  “雪丽,杰克,你们看前面天上是什么?”

  我仔细看去,在我们正前方的高空,一个暗红色的球体,正在以高速下落。

  我心中一震,那不是陨星吗?

  “那是陨星,而且还很大,落点大概在,”我朝预计的落点一指,“在那,雪丽,那是什么地方?”

  雪丽的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并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我:“那里就……就是……是,白银之谷。”

  “什么?白银之谷?”我和希罗同时惊呼出声。

  就在我们乱成一团时,白银之谷中飞出了十二只银龙。他们在白银之谷上空盘旋了几圈后,排成了一个大圈停在空中,接着就传出了连续不断的龙啸。伴随着一声声龙啸,一个巨大的泛着七色彩光的半圆形薄膜渐渐浮现了出来。

  “那是什么?”我转身问雪丽,我知道她应该能够给我答案。

  “那是龙语魔法里最强的防护魔法,虹色天幕。”

  在雪丽替我说明的时候,那颗陨星已经重重地砸上了虹色天幕。那七彩的薄膜马上陷了下去,但却没有破裂,就这样将陨星托在了半空中。

  大家一看,都松了一口气。可是事情却还没有结束,从白银之谷附近的森林中,冲出了成百上千的魔物,张牙舞爪地杀向白银之谷。而白银之谷则出现了大约五十只银龙,随着一声整齐的龙啸,就毫无惧意地迎上了魔物大军。

  银龙的战斗力果然强劲,近身时,他们的尖牙利爪可以轻易地将敌人撕成碎片,而由他们口中喷出的银色烈焰,更是只有高等魔物才能抵挡得住。尽管如此,魔物的数量也实在太多了,而森林中也不断冲出新的魔物,银龙们的防卫线渐渐地缩小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决定出手了。我转身对雪丽和希罗说:“我下去帮忙,你们就呆在这里。应该会比较安全。”

  不待他们反驳,我马上又对那只被雪丽叫做法兰的银龙说道:“法兰大叔,他们就拜托你了。”

  “什么时候我让你叫我大叔了?”他一面和我说话,一面还不忘对下方的魔物吐出一发银色烈焰。“雪丽我当然会好好保护,至于那个人类小子,只要他乖乖和雪丽待在一起就不会有事。倒是你,下去想送死吗?”

  对于法兰的问题,我的回答是一跃而下,任由自己不断地加速掉往地面。在落地的一瞬间,我猛地挥出了剑。借助着下落的冲势,我的剑发出了切裂大气的尖锐风声,一个巨大的真空刃应手而出,十来只魔物被卷入其中,轻易的失去了生命。

  才刚刚站稳脚跟,我就已经遭到了来自身后的袭击,一只巨魔挥动着手中的大棒向我砸来。

  做梦!我心中暗笑,一个闪身躲过,长剑隔空一斩,一道真空刃飞出,在那只巨魔的喉咙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

  双脚在敌人的尸体上一借力,我再一次跳上半空,长剑挟着全力劈下,又一个巨魔被我从左肩到右腹一刀两断。这些从森林中出现的魔物虽然多,但却大多是食人鬼或巨魔,要对付这些头脑简单的家伙并不算很难。

  一连劈倒了好几只巨魔,敌人开始注意到我这个不速之客。十来只巨魔向我围了过来。看样子,是打算好好地“招呼”我了。

  几根木棍当头向我砸来,但想击中我可没那么容易。在攻击的间隙中我展开了反击,又是三四只巨魔被我劈翻,就在我想乘势解决其他几只时,一阵急促的风声从我身后响起,是一只巨魔的木棒正在向我砸来。

  完了!刚刚挥出一剑的我根本无从闪避,眼看那根木棒就要无情地砸在我身上的时候。

  “洪!”一阵银色的火焰闪过,从后方偷袭我的巨魔连着木棍被一并烧成了灰烬,是银龙的银色烈焰!

  我不由的精神一振,银龙们终于发现了正在帮助他们的我。他们不时喷出银色烈焰来掩护我,为我清理来自背后的偷袭。有了银龙的援助,我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奋出全力向前杀去,一只接一只的魔物倒在我的剑下。

  随着时间的过去,战斗越来越激烈,而我也越来越惊讶,森林中的魔物似乎无穷无尽。不论我与银龙打倒多少,也都不断有生力军冲出来。

  森林里面一定有问题!我一边想着,一面以森林为目标冲了过去。可是敌人又怎么会让我那么轻松地成功呢?一堵厚厚的“墙”隔在我与森林之间,所有的魔物眼露凶光,杀气腾腾地阻挡着我的前进。

  “这边!帮我冲到森林去!”我转头向银龙们大叫,我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理会我,但我认为这些聪明而强大的生物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果然,发现了我的意图,银龙们行动了。十来只银龙转向我这个方向,同时喷出银色烈焰,挡在我前方的“墙”在一瞬间就变得破烂不堪了。

  “好机会!”我大喝一声,纵身上前,猛然突进了敌群之中,阵脚大乱的魔物们根本无法拦住我,我轻易就冲过了那道“墙”,来到了森林之前。

  很显然,魔物们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我,他们中的一部份张牙舞爪地转身向我冲来,目的只有一个,阻止我进入森林。

  “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还能让你们阻止我吗!”我一边大声地说着,一边举起了左手,聚集着魔力,“火炎魔神伊夫利特!火焰的守护者,依照契约我要求你的保护,一道让我不被伤害的墙壁!”

  “爆炎障壁!”

  随着咒语的快速咏唱,我的左手一挥,所有向我冲来的魔物马上陷身于烈焰之中,只能不断地挣扎,发出痛苦的嚎叫,而其他的魔物也无法越过这道炙热的火焰之壁。

  解决了身后的魔物,我面对着森林,长剑斜斜举起,用出全力斩下,一道从右到左的真空刃飞出,森林当即被吹飞了一角,一个大型的魔法阵显露了出来,几个失去了树木掩护的法师正在慌张地四下走避。

  “想跑?”

  我毫不留情,又是一圈真空刃击了出去,周围的树木纷纷被击倒,整个魔法阵都露了出来。眼看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原本分散在魔法阵各处的法师干脆聚集了起来。

  我看着他们,冷冷地说:“那些魔物原来是你们召唤出来的,那颗陨星不用说也是你们搞的鬼了。”

  说着说着,我身后的战斗声已经渐渐变小,直至消失。这是当然的,那些魔物怎会是银龙的对手呢?

  一个法师静静地躺在我的右侧,他是被刚才的真空刃所波及的,斗篷下露出的是不属于人类的身体与面孔。他,是一个米诺陶尔人(牛头人)

  的法师。

  “原来你们是魔物法师!哼,那可不能手下留情了。”

  我的剑,再次缓缓地举了起来。粗略地估计一下,我周围大概有三十多名魔物法师。但我却毫不畏惧。我知道它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只是在不断地积累斗气,因为我不想让它们逃走一个。

  在我的斗气积累到最高点时,我出手了,我以高速冲向对手。那些法师也不肯坐以待毙,无数的火球,冰箭向我飞来,可惜却伤不了我分毫,所有可能击中我的攻击,都被我的剑逐一击落,完全不能阻止我的冲势。

  在打下三个火球,五支冰箭,闪过一个强酸水球后,我冲入敌人中间。

  长剑直指其中最强的一个法师,正要干掉它时,一股奇异的魔力流动引起了我的注意,身体反射性地后跃。几乎在同时,一道闪电劈在了我原本的位置,那是雷神之锤,雷电系的高等法术之一。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惊讶,因为,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甚至更多道闪电已经劈下,我只能一退再退,一直退到了我在冲刺前所站的地方。

  这时,我和魔物法师们之间出现了一个黑影,一个穿着斗篷,脸部一片漆黑完全无法看清的人从里面慢慢升了上来。

  黑影中出来的神秘人一出现,所有的魔物法师马上对他躬身行礼。可是他并没有反应,缓缓环顾四周后,对着魔物法师之中的领头者说道:“失败了?”他的声音并不难听,但却毫无温度,就好似一块冰一般。

  反观那名魔物法师,在听到神秘人这句话后,立刻混身打战,显然极为害怕,老半天才鼓起勇气回答:“是的,可是……”

  “既然已经失败了,那就不用说可是了,现在你们先回去,以后再决定对你的处分。”

  话音刚落,只见他手一抬,马上就出现了一个闪亮的门户,那是转移之门。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这家伙从一出现就当我不存在一样。

  “你认为它们走得了吗?”我不禁大声地对他说道。

  他转过身面对着我,依然用那种令人极端不适的声音反问我:“你认为呢?”

  “我认为?我认为,它们一个也走不了!”

  我真的生气了,一个真空刃直取想要进入转移之门的法师。同时,再次前冲,目标正是那个神秘人。

  面对我的攻击,神秘人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他只是悄无声息地抬起了双手,左手显出蓝色的光芒,往后一挥,一个厚重的冰盾就挡住了我的真空刃。那是冰晶之镜,水系的高等防卫法术。而他的右手则显现出白色的光芒,轻轻向前伸出。我的前方立刻出现了一片由雷电交织而成的网,使我只能停止前冲。

  这个法术是雷电怒涛,和雷神之锤一样是雷电系的高等法术,与攻击一点,威力强大的雷神之锤不同的是,雷电怒涛的威力较小,但范围却很广。

  可是,使我真正吃惊的并不是他能使用这些法术,而是他竟然能同时使出两个法术,这种能力是我闻所未闻的。

  我打消了追击魔物法师的念头,隔着余威尚在的雷电怒涛与这可怕的对手对视着。

  好一阵子过去后,魔物法师全部进入了转移之门,转移之门随即消失。

  他也终于开口道:“年轻的剑士呀,你拥有很强的力量。虽然你破坏了我这次行动,但是我却很欣赏你。如何?要不要加入到我的计划中来?

  你可以得到的绝对比你想像的更多。“

  “多谢你的好意,但可惜我这个人没什么想像力。而且……”我微微一笑。“我还有更重要,更想做的事。”

  “是吗?真遗憾,你是个难得的人才。这次的事我就不和你追究了,要是你改变主意,我随时欢迎你的加入。不过,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一句话,那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话才说完,他的身体便开始沉入他自己的影子里,就象他出现时一样。

  在他完全沉入影子前,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我的名字是劳伊德。加多,不要忘记了。”接着他便完全沉入了影子,而影子也跟着消失了。四周只剩下无数断折的树木,几个被雷打出的坑,一个被我破坏的巨型魔法阵,已及一大片受雷电怒涛波及的焦黑。

  我站在原地,口中喃喃自语:“劳伊德。加多吗?我会记住你的!”

  ※※※

  使用飞行魔法,我回到了白银之谷前,战斗早已结束,所有的银龙都在休息。可是那颗陨星依然被虹色天幕托在半空,那十二只银龙也还是停在那里。

  我正大惑不解时,银龙们已经发现我回来了,纷纷腾空而起,在我身边不断盘旋。同时发出一声声的龙啸,似乎是在对我表示感激之情。

  其中一只比较特别的银龙向我直飞过来,说他特别是因为他的龙角和别的银龙相比更为复杂,看上去就好象王冠一样,我猜想他应该就是银龙族族长。在他对我说话后,我就证实我的猜测了。

  “年轻的人类,你好。我是银龙族的族长,我的名字是马寇斯。我很感激你在刚才的战斗中给我们的帮助,我更感激你把雪丽送回白银之谷,银龙族永远是你的朋友!”

  说完,他向其他的银龙叫了几声,在场的银龙马上一齐长啸起来,银龙们的啸声夹杂在一起,远远传了出去,大地都好像为之震动。

  待啸声稍微小了一点后,我才高声向周围说道:“古老而高贵的银龙族呀!我帮助你们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银龙族是我的朋友,来自朋友的帮助是不需要感激的。”

  我说完后,四周一片寂静。一瞬间,银龙们再次长啸,这次的啸声更加洪大,我甚至怀疑整个法尔莎大陆都可以听到银龙们的啸声。

  银龙们的啸声再次停止时,我早已和变为人形的银龙族长马寇斯还有雪丽,希罗一起站在一只银龙的背上。变成人形的马寇斯族长是一个看上去充满智慧的老人,长至腰间的银色长须让他显得和蔼可亲。

  “年轻人,我的女儿已经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我再一次表示我的感激。”

  “马寇斯族长,我只不过帮了个小忙,并没有什么。”

  “不管怎样,银龙族会是你最好的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有一点麻烦,你能再次帮助我们吗?”

  “当然可以。”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究竟是什么事呢?”

  马寇斯族长指了指依旧在半空中的陨星,说道:“就是那颗陨星了,我们虽然有能力将它击碎,但却很难保证不会波及周围,所以想请你将它击碎。”

  我看着那颗巨大的陨星,心中把握不大,但我还是一口答应:“就交给我吧。现在就动手吗?”

  “是的,虹色天幕已经快不能支撑下去了。来,我带你上去。”马寇斯族长再次变回龙形,并把我带到了陨星的正上方。

  从上方看这颗陨星,更加觉得它的巨大,我不禁问自己:“你能击碎它吗?”

  这时,我心中传来了一个声音:“你能击碎它的,你一定能做到的!”

  是的,我能做到的!我顿时充满了信心,抽出剑,凌空跃起,正对着陨星冲了下去。在下落的途中,我不断地催发斗气。渐渐地,我全身散发出火红的斗气,连人带剑像一颗流星一样狠狠地击在陨星上了。

  我的剑深插入陨星,全身的斗气澎湃欲涨。我猛地将所有的斗气通过剑传到陨星里,剑无法如此巨大的斗气通过,“啪”地一声成了碎片,而陨星也在同时被我的斗气震碎,化成了无数的石块。

  苦苦支撑虹色天幕的十二只银龙再也顶不下去了,一齐解除了法术,随即失去平衡往下掉去,但马上就被其他银龙救起。

  而我,也耗尽了全部力量,在空中勉强支持了几分钟,就眼前一黑,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