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十七章

  作者:冰&炎

  “噹!”清脆的兵刃交击声一响即停。

  互相行礼后,我和斯科尔的战斗正式开始。但是在第一击上,双方都只是试探对手的虚实罢了,并没有拿出真功夫。

  再次回到对视的局面,我摆出正段的架式严阵以待,准备迎接斯科尔真正的攻击。

  果然,斯科尔长枪一挥,一记由上而下的正面直击向我袭来。

  想要硬拼吗?我微微一笑,雷欧纳横扫,悍然迎上了斯科尔的枪。一时间,两件武器架在一起,我和斯科尔各自使出全力想要压倒对方。

  “有两下子!”加力向我逼来,斯科尔低声说道。

  “你也不错!”同样低声回答,我也加强了雷欧纳上的力量。

  相持一会后,我们同时发现无法在力量上压倒对方。不约而同的,我们两人一齐收力后跃,准备下一轮攻击。

  依然是斯科尔先出手,长枪一个旋转,幻出无数枪影向我刺来。尽管看上去威势惊人,但我却毫不畏惧,雷欧纳猛地探入枪影中,准确无误地劈中了快速移动中的枪头,漫天枪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招得手,我毫不停歇,雷欧纳贴着斯科尔的枪杆直削上去,如果斯科尔不收招后退的话,势必将保不住他的手指。无可奈何下,斯科尔长枪一抖,震开雷欧纳的贴附,同时抽身后退。我没有放过任何机会,雷欧纳如影附形,跟着斯科尔后退的步伐直斩了过去。

  雷欧纳和长枪再次交击,但斯科尔的长枪上却似乎毫无力量一般,随着我的剑势转了起来。

  “咦?”正当我奇怪的时候,手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拉力,雷欧纳被旋转的长枪搅乱了方向,正随着长枪而转动,差点就要脱手而飞了。

  “枪技。秋风落叶!”

  斯科尔一面说,一面加快了长枪的旋转,想要把雷欧纳从我手中转飞。

  “做梦!”我手上加力,猛地把雷欧纳从长枪的旋转中拔出,正想出剑反击时……

  “枪技。连袭乱舞!”

  斯科尔手中的长枪在一瞬间停止了转动,而是变成了千百个向我突刺而来的枪头,每一个枪头上都闪着寒光,令人触目惊心。

  我大吃一惊,连忙以雷欧纳为盾牌,挡开了最要命的几枪,同时加速后退,脱出斯科尔长枪的笼罩范围。就算如此,我还是没能完成避过斯科尔的枪技。连袭乱舞,枪尖所带出的锐利气流在我身上划出了十来道浅浅的伤口,衣服也被划得破破烂烂。

  “厉害,在连袭乱舞下只是被擦了几下,你果然有点实力。”用枪尖遥指着我,斯科尔沉声说道。

  “哪里,你的枪技才真是高明,杀得我只能抱头鼠窜。”我自嘲地说道。

  “不要再耍嘴皮子了!拿出真功夫来吧!”斯科尔长枪又是一举,看样子又有绝招要使出了。只见他将枪尖放在地面上,以高速向我冲来,拖在地面上的枪尖顿时拉出一道长长的尘土。突然,斯科尔的长枪猛然往上一扬,一道击地波沿着地面向我直袭了过来。

  “枪技。天地双绝!”

  在放出击地波的同时,斯科尔跃上半空,随着他的叫声,长枪脱手飞出,一边飞行,一边还在不停地作螺旋转动,从空中向我杀来。

  面对斯科尔的绝招,天空和地面的双重威胁,我也不由得吃惊。雷欧纳同样在地面上一拖,一扬,发出一道击地波向斯科尔的击地波迎去。而从空中飞来的长枪我就无暇顾及了,情急之下只能将雷欧纳横放,以剑身抵住了长枪。

  以高速旋转的长枪去势未尽,犹如钻头一般在雷欧纳上钻出了一连串的火星后才弹飞。正好被从空中落下的斯科尔伸手接回。

  被斯科尔连续用绝招攻击,我也有些恼火,决定要还以颜色了。

  “剑技。裂空连舞剑!”

  雷欧纳连续挥动,一张真空刃交织而成的大网向着斯科尔罩了过去,这一招在复赛第一场中雅克的对手艾萨斯。卡裘亚曾经用过,我现在只不过是照画葫芦罢了。

  面对我的反击,斯科尔丝毫没有紧张,长枪一摆,来到面前,快速地旋转了起来。

  “枪技。秋风落叶!”

  这招果然有效,我发出的真空刃全部被旋转的长枪所带起的气流卷飞,就有如被秋风吹得到处飘飞的落叶一般。

  可是,久防必失。虽然斯科尔的防御异常严密,但还是漏了一个真空刃没能防住,右臂上被划出了一个伤口。突然受伤,斯科尔猛然一震,手中长枪的旋转也不自觉的放慢了。顿时又是四五个真空刃飞进了他的防御圈,在他的身上再添了好几道伤痕。

  “可恶!”斯科尔一声怒吼,长枪一个大旋转,向正上方猛地一带,将剩余的真空刃全部吹飞。

  “你……!”狠狠地盯着我,斯科尔的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你果然还没使出全力!怎么了?你以为这样很有趣吗?”斯科尔大声地叫道:“这是我最强的绝招!如果你不认真应付,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将长枪高高举过头顶,斯科尔仰望天空,以一种虔诚的语调喃喃说道:“掌管正义与勇气的火神依露米尼斯啊,在你光芒的指引下,我吟唱着你的神名,向你请求战斗的力量!”

  一道光芒从斯科尔的长枪上闪过,整支长枪顿时被熊熊的烈火所包裹,但斯科尔的双手在火中却毫无损伤,依旧稳稳地拿着长枪,并且从斯科尔的身上,开始泛出一种淡淡的红色光芒。

  据说圣骑士可以向自己所信仰的神祈祷,并利用神的力量来使出超强的绝招。看着面前的绮丽的景象,我不禁紧张了起来,要对付这招,看起来没那么简单啊。

  “来吧,见识一下我最强的绝招吧!”斯科尔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持着长枪的中间部份,高高地举起,作出投掷的姿势。

  “圣枪技。豪炎破魔枪!”

  长枪上的火焰似乎被斯科尔高昂的战意所感染,在一瞬间更加猛烈。

  就在这个时候,斯科尔掷出了那杆火焰之枪,带着耀眼的豪炎,长枪化为了一道拖曳着疾射而至的流星,以令人无法闪避的速度向我袭来。

  在这强横无比的圣战技,如果刚才我是紧张,那么现在就是冷汗直冒了。用普通的招式应付连自保都有问题,不得已,我也必须出绝招了!

  斗气猛然催起,蓝色的雷光如灵蛇般在雷欧纳上翻腾。我举剑就是一记凌厉的横斩,一道雷光顿时从雷欧纳上飞出,形成一道弧形的雷光之刃向着火焰之枪迎去。

  这一招并没有就这样结束,紧随着雷光之刃,我也疾冲上前。在雷光之刃与火焰之枪接触的一刹那,我又是从上而下一剑劈下。一时间,两道雷光合成一个巨大的十字,与火焰之枪拼在了一起。

  “雷神剑。雷光双破斩!”

  自从得到雷欧纳之后,我就一直在思索着能够配合雷欧纳的雷电使出的绝招,而这招雷光双破斩正是我自创的雷神剑中的一招。

  这时,场中雷与炎的较量似乎终于结束了,最后还是不分胜负。在雷光之刃消失的同时,火焰之枪也变回了一把普普通通的长枪,从空中落了下来。

  “够了,就这样结束吧。”看看躺在地上的长枪,我平静地对目瞪口呆的斯科尔说道。

  “不…不可能,不可能!”一阵静默后,斯科尔突然放声大叫,并抽出了腰上的长剑,“我还没有输!我不可能输!”伴随着大吼,斯科尔纵身上前,一剑向我挥来。

  “哼!冥顽不灵!”我冷哼一声,决定给这个任性的家伙一点教训。

  雷欧纳上再一次闪现出缭绕的雷光,迎上了斯科尔的长剑。

  猛然受到雷电的袭击,斯科尔全身一震,现出了疲惫的神态,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长剑。

  “我……我输了!”缓缓地低下头,斯科尔艰难地说道,但随即他又看着我,以一种微弱的声音向我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以你的剑术,我不相信你只是个无名剑士。”

  同样是微弱的声音,我在斯科尔的耳边说道:“我的名字是杰克。史都尔特,我手中的剑叫做雷欧纳,雷之神剑。雷欧纳。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

  看着斯科尔那充满惊讶的眼神,我拍拍他的肩膀,用力扶起他,一起走下了武斗场。

  ※※※

  穿着向斯科尔借来的礼服,我和斯科尔并肩走进了王宫的宴会厅。

  “人还真不少呀。”灯火通明的大厅中人声鼎沸,我看着眼前的热闹场面,向身边的斯科尔说道。

  “没错。”穿着一套圣骑士专用的纯白色宴会礼服,斯科尔笑着回答我:“国王陛下对这次的武斗大会十分看重,所以才会在决赛前安排这样一个宴会,并让两支决赛队伍在宫中留宿,都是为了增进感情。”

  “可是国王似乎还没来呀?”我四下张望,寻找着哈蒙王的踪影。

  “别找了,陛下没这么早到场,还要一阵子呢。”斯科尔边说边把我往人群中拉,“你的同伴应该早就到了,还是先找到他们吧。”

  我和斯科尔真可谓不打不相识,一场激烈的战斗后,因为年龄相近,又互相赏识彼此的武艺,再加上长辈之间的渊源。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在知道了我没有礼服参加宴会后,斯科尔马上自告奋勇地要借礼服给我,我当然是却之不恭了。

  在人群中挤了半天,我和斯科尔总算找到了爱玛和雅克。雅克穿着一身全新的术士袍,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正在对着桌上的食物大快朵颐。而爱玛则被一大圈穿得色彩斑斓的女人围住问东问西,看上去已经头晕脑胀了。

  怎样把爱玛弄出来呢?就在我想不出办法的时候,斯科尔突然走了上去,并丢给了我一个“包在我身上”的眼神。只见他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微笑着说了几句话,原本围在爱玛身边的女人马上全部改围到了他身边。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着脸上挂着微笑,和身边女性不断交谈的斯科尔,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样子,这家伙还挺受欢迎的。

  “杰!你来了!”从女人堆中脱身,爱玛立刻发现了我。

  “嗯。”我走到她身边,但却发现似乎少了一个人,对,是雪丽!

  “爱玛,雪丽呢?怎么没看见她?”

  “雪丽姐姐怕被卡登国王认出来,所以装病没来。”

  原来如此,我这才明白过来。这时斯科尔也摆脱了那一大堆女人,走了回来。

  “杰克,你们明天的对手来了。”斯科尔指着我身后对我说道。

  我闻言转头,看见的却是滑稽的一幕。一个大概身高二百二十公分的兽人身穿一套明显小了许多的礼服,那套可怜的礼服紧紧绷在兽人壮硕的身体上,令人不由得担心什么时候它会突然解体,变回一堆破布。

  而另一个则是矮人,和他身边的兽人正好相反,那只有一百三十公分的矮人的烦恼是礼服太大了。他不得不扎起袖子和裤管才能够不被礼服所绊倒,尽管如此,那礼服依然太大了,矮人走起路来还是得小心翼翼地迈出他的步伐。

  跟在兽人和矮人之后出现的是一名人类的男子,他穿着一套剑师的宴会专用礼服。这种专用礼服只有取得了剑师资格的人才能够拥有并穿着,像我这样连剑士公会都没有加入的人更是想都别想。

  紧随在那名剑师的是一名人类导师,他身上穿着的装饰华丽的导师宴会专用礼服很好地说明了他的身份。但更让我注意的是和他并肩而行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妖精?

  “啊,这位想必是杰克。史都尔特先生吧?”我还在看着那个妖精女孩时,那名剑师却向我打上了招呼。

  “是我,请问阁下是……?”

  “我是这个阿鲁克队的队长,请叫我格来就好。”行了一个剑士礼,自称格来的剑师带着微笑说道。

  “原来是格来先生。”回了一个剑士礼,我问道:“请问有事吗?”

  “今天的比赛我全部都看在眼里,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只是我想冒昧地问一下,你的姓是史都尔特,请问你与我们神圣哈瑞王国的前任国王,英雄王泰迪。史都尔特陛下有什么关系?”

  “毫无关系,只是英雄王是我一直敬仰的英雄。”这个时候我可不能泄露和泰迪老爹的关系,否则哈蒙王一定会对我起疑心,所以我二话不说就撇了个一干二净。

  “是吗?那么在今天的战斗中,你在最后关头使出的带有雷光的剑技是怎么办到的?”

  “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一名魔法剑士,其他的是我的个人秘密,恕我不能直言。”

  “啊哈哈,看来我问了不太礼貌的问题,抱歉。那么,听说你们队只有四个人就打进了决赛,其中两位还是女士,真是难得。但是,为什么我只有见到三位呢?还有一位女士在哪呢?”

  我已经开始有点讨厌这个家伙了,一张嘴巴动个不停,问东问西的,令人厌烦。

  “她身体不太舒服,没有出席这个宴会。”

  “噢,是吗?那可真遗憾,你的队友这么‘有趣’,”格来一边说,眼睛一边盯着正在开怀大嚼的雅克,还特意加重了“有趣”二字:“还有一个队友生病,这么说来,明天又是你一个人挑大梁了,真是辛苦啊。”

  “……”看看吃得正开心的雅克,我实在无法否认格来的话,心念一转,我指着格来的身后说道:“的确如此,但格来先生的队友看来也挺‘有趣’的,不是吗?”

  “哎?”听了我的话,格来转头才发现,和他一同进来的兽人已经和雅克一样,站在桌子边上大吃特吃了,而矮人也一早就跑到放酒的桌子旁,抱着酒瓶猛灌。

  “米卡兹!劳埃尼斯!你们两个在干嘛?马上给我回来!”对着兽人和矮人怒吼了一句后,格来似乎对他们也很头疼。

  “看来我们两个队挺相似的啊,都有问题人物存在。”

  “是啊。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不约而同地,一阵不怀好意的干笑回荡在我和格来之间。

  就在这时,一阵骚动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响遍了全场。“国王陛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