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岚月影 第一部(皇国阴影)

第十三章

  作者:冰&炎

  可以容纳五千人的皇宫斗技场中座无虚席,经过了前面几场决斗观众的情绪也被激发到了最高点。裁判适时地走上了斗技场中央,宣布准备开始下一场比赛。

  “现在我要向大家介绍这次出场的双方,在我左手边的,是六○三队,他们在小组赛中只是先锋艾萨斯。卡裘亚出场就获得了全胜的战果,这次第一个出场的依然是先锋艾萨斯。卡裘亚,他是否还能以一人之力获胜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后,裁判也有点喘不过气来了,听了一会后他才接着说道:“而在我右手边的,正是他们的对手七二一队,这支队伍是本次大赛中最奇怪的队伍,一共只有四人,其中还有两名女性,并且还是美女,裁判我倒是挺支持他们的。但是这次他们的先锋却是一位男性,他能打破对手艾萨斯。卡裘亚的不败记录吗?真是难以预料呀!”

  裁判是越说越兴奋,我倒是越听越火大,这个裁判倒底在搞什么鬼,越说越离谱。

  还好裁判的胡说八道并没有持续很久,他很快就叫道:“好了,现在就请双方的先锋入场。”

  雅克闻言,马上便起身想进入场中,我叫住了他,并说道:“小心!

  你这次的对手是剑士,要注意保持距离,不要轻易被他靠近身边。“

  雅克一笑,手一挥,大大咧咧地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打得他跪地求饶的,好了,我上场了。”就在雅克要上场的时候,场上却发生了变化。

  “裁判先生,我记得大会规定中有一条,是说进入了复赛的队伍可以自行选择一个队名,不用使用参赛号码作队名,对不对?”不知何时艾萨斯已经站在了台上,并向裁判问道。

  “这……,的确是有这么一条规定,怎么?你想换队名吗?”裁判挠了挠头,反问道。

  “没错,我要把队名换为沃尔夫队。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那么,六○三队更名为沃尔夫队,七二一队,你们要不要换队名?”裁判回答了艾萨斯后,转头又问向了我们。

  立刻,雅克,爱玛和雪丽的眼光都看向了我,显然是要我作决定。队名是当然要换的,总是被叫做七二一队感觉真是太奇怪了,可是到底叫什么队名好呢?

  仿佛看出了我的难处,雅克开口了:“杰克,你看我们叫玛那队怎么样?”

  “玛那队?”

  “对呀,玛那这个词在古代语中的意思是魔力,刚好我们四个人都会使用魔法,我觉得挺合适的。”

  “你们怎么看?”我转头向爱玛和雪丽问道。

  “我觉得还不错呀。”爱玛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没意见。”雪丽还是笑着回答我。

  “那好,我们就决定叫‘玛那队’了。”雅克转身上场,对裁判说道:“我们的队名是‘玛那队’。”

  “很好,七二一队更名为玛那队。现在请沃尔夫队和玛那队的先锋各自站到开始位置上。”裁判指示着雅克和艾萨斯。

  在两人站好后,裁判又接着说道:“刚才其他队比赛时,你们两队好象都没在场边观看,所以我有必要再说一遍注意事项,听好了。这次的复赛由于是在皇宫内部进行的,而且还有许多观众,所以为了安全,大会特地从魔导公会请了八名导师来,在赛场周围布下了强力结界,赛场中无论是攻击还是魔法,都不会波及场外,你们可以放手战斗,不用顾忌。主要就是这个了,其他规定和小组赛一样。好了,沃尔夫队对玛那队,先锋战,开始!”

  就在裁判叫“开始”的一瞬间,雅克和艾萨斯已经开始了攻击,纯属试探性质的风刃与真空刃猛然相撞,同时被抵消。交战的双方立刻发动了下一轮的攻势。

  先出手的是艾萨斯,身为剑士的他速度还是快过雅克的。

  “剑技。裂空连舞剑!”艾萨斯高声叫出了自己技巧的名字。

  长剑在空气中挥舞着,发出了尖锐的风声,一个真空刃应手而出。但长剑并没有停止,反而挥动的更为迅速,真空刃划破大气的尖啸连续响起,一个由真空刃织成的大网向雅克罩了过去,从范围与速度来看,雅克是避无可避了。

  面对艾萨斯的凌厉攻击,雅克却是毫不慌乱,依然镇定地念着咒语。

  “冰之女王希娃,显现你的力量吧!在我身前筑起一面坚固的盾牌,阻隔一切来自敌人的攻击!”

  在咒语完成的一瞬间,雅克的面前闪烁着蓝色的光芒,一个厚重的冰盾迅速地凝结了起来。

  是冰晶之镜,我在心中暗道。那个劳伊德。加多就是用这一招在白银之谷挡下了我的真空刃。果然,雅克的冰晶之镜发挥了效果,所有可能威胁到他的真空刃都被挡了下来,毫无损伤的雅克立刻开始了反击。

  “伟大的雷电之神卡拉特,请将你那连天空中的飞龙都能击落的巨锤借给我吧!我将用它惩罚我的敌人,我的敌人将在它的威力面前颤抖不止!”

  这次雅克用的是雷神之锤,可是他的对手——艾萨斯却是没有一点反应,带着悠闲的笑容站在原地。看着艾萨斯,我不由奇怪,他怎么会这么有歭无恐呢?难道……?

  “看招!雷神之锤!”雅克一声大喝,闪亮的雷柱应声而下。但是,就像我所担心的一样,威力十足的雷电在半空中遇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耀目的闪光后,发出一声巨响四散消失在空气中。

  那是结界,我看了看赛场的四个角落,四个身穿导师袍的人各占一角,手结法印,正在维持着结界的运行。看来这场战斗对雅克来说会很艰苦,由于结界的存在,雅克拿手的七刃光雷将无法使用,也不知道雅克是否还会其他的强力咒语。

  轻松地把剑扛在肩上,艾萨斯对着雅克发出了一连串的嘲笑。

  “明知有结界你还要用这种魔法,我真是得佩服你了。刚才那一下是余兴的焰火吗?声音倒是挺壮观的啊。啊哈哈哈哈哈……”

  听着艾萨斯的挑衅,雅克气得浑身发抖,看来他就快要失去理智了。

  “混蛋!你少在那里得意!我马上就让你叫不出来!”气疯了的雅克毫不迟疑,马上就进入了下一个咒语。

  “悠游在空气中呢喃着自由之歌的风之精灵呀!聚集在我的身旁吧,让我借助你们的力量!旋转吧!风之精灵!化为锐利的风刃与猛烈的龙卷,将我的敌人卷入龙卷之中,以风刃让他化为血肉!去!真空龙卷!”

  回应着雅克的愤怒,一个龙卷风猛地飞了出来。带着惊人的威势,向着艾萨斯冲去。

  “总算有点意思了!”看着飞速靠近的龙卷风,艾萨斯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了,“真空龙卷吗?来吧,来和我的龙卷旋风斩决一胜负吧!”话音刚落,他便已经出招了,原本放在肩上的剑几个旋转,来到了下方,再由下往上斜斜地挥出。

  “剑技。龙卷旋风斩!”

  强大的剑压形成了大气断层,一个比真空龙卷更为巨大的龙卷风应剑而出,轻易地吸收了真空龙卷后,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雅克的方向飞去。

  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眼看雅克就要被反飞回来的龙卷风击中,观众中的胆小者甚至发出了惊叫声。可是,就在雅克与龙卷接触前的一瞬间,雅克的全身被一个光球牢牢地包裹住了,龙卷风虽然猛烈,但也伤不了光球中间的雅克。

  松了一口气,我这才坐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雅克这家伙真是吓死人了,要不是他及时用出了霸邪灵盾的话,他大概已经被人抬下场了。但现在的问题是,他要怎么打败这个强得有点出人意外的艾萨斯。卡裘亚呢?

  雅克是不会去思考那么多的,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在头顶散发着光芒,他已经开始另一个咒语了。

  “站在神圣的祭坛上,我手持以大气的光雷冶炼出的七刃之剑,我以此剑命令巨雷劈下,焚烧荒野,击碎山峰。给予罪人们应得的天罚……”

  雅克大声地念着咒语,可是听着他的咒语我却差点晕倒,他居然在用七刃光雷,他当赛场上的结界是不存在的啊?

  没有时间去骂雅克了,因为他的咒语已经完成了。

  “落下吧!神的审判!七刃光雷!”

  每次看雅克的七刃光雷,我都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闪光的巨龙在空中翻滚,隐隐还传来巨龙的吼声。伴随着雷神的战鼓,审判之剑落了下来,七把闪亮的长剑照亮整个赛场。

  被雅克咒语的威势吓住的艾萨斯这时才回过神来,他一边举起手中的长剑,一边嘲笑着雅克:“你还在用雷击的咒文?倒底要怎么说你才明白,这样做根本是毫无…意…义…”

  说着说着,艾萨斯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了令人不敢相信的事实,在赛场周围,由四名导师合力放出的结界,在连续抵挡了七刃光雷中五记雷击后,破开了一个大洞。剩下的两把雷光之剑便从这个洞中穿过,直指着他而来。

  “这…这怎么可能?”只来得及发出这样的疑问,艾萨斯就已经被击中了,虽然只剩下两道雷击,但其威力也是不可小看的,艾萨斯立刻就倒了下去。

  赛场上顿时一片寂静……

  “干的好。”不知是谁带头叫了一声,其余的观众顿时也沸腾了起来。

  “好厉害呀!用魔法的小哥!”

  “对呀!连结界都被打破了,太棒了!”

  观众的掌声与欢呼声持续不断,过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这时裁判才走出来说道:“沃尔夫队的其他成员弃权,玛那队获胜!”

  赢了!这样就赢了!我实在不敢相信这么轻易我们就获得了初战的胜利,看着台上的雅克在又一波的掌声与欢呼声中对观众摆着胜利的姿势。

  我,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

  ※※※

  轻易地取下了复赛的初胜,我们已经是大会上最受人嘱目的队伍之一了。当然,被谈论的最多的还是雅克,毕竟他一击就打破了四名导师合力构筑的结界。

  一时间,在场边观战的观众中,关于雅克的传闻满天乱飞,有人说他是麦奇王国的王子,这次是微服来参加比赛的。也有人说他就是二年前在格尔德公国与影子合力击杀了亡灵魔导师的神秘法师。这更是一个笑话,因为这件事就是我做的,而那个和我合作的法师还是一个名叫安洁雅。依莎贝尔的少女,和雅克根本就毫无关系。

  总之,像这样的谣言到处都是,但是,谣言毕竟还是谣言,对我们是没一点影响力的。我们就这样无所事事地过了两天,现在,已经是卡登武斗大会进入复赛的第三天了……

  “啊……!”

  毫无形象可言的打了一个大哈欠,走在最前面的雅克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杰克,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们都根本没看过别的队伍的比赛耶。”跟在我身后的雪丽突然问道。

  的确,自从两天前我们战胜了由艾萨斯。卡裘亚带领的沃尔夫队后,其余的时间我们全都用来观赏卡登王城中的名胜古迹,要不是明天我们还要进行第二场复赛,可能我们还会继续观赏下去。

  “不用担心了,我们应付得来的。”我安慰着雪丽同时指指雅克,“看雅克这股劲,他一个人说不定就能解决所有的对手。”

  听见了我的话,雅克转了回来,得意洋洋地说道:“没错,就看我的吧,下一场还是我做先锋,敌人现在一定只是看见我就不断地发抖了。”

  “那就未必,我看见你可没发抖。”一个声音突然接过了雅克的话。

  “谁?”自己的话被打断,还被接着话头嘲笑了一番,雅克已经生气了,他猛地转头寻找着刚才接话的人。

  就在我们的前方,五个身穿黑衣并且用黑布蒙面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

  无视于雅克杀人的目光,站在中间的黑衣人开口问道:“你们就是玛那队吗?”而就在他问话的同时,我们的身后,悄无声息地,又出现了五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还是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

  “我们当然就是玛那队了,怎么了,你难道是我们的拥护者,来要签名的吗?”没发现后方的危险,雅克依然站在最前面说着话。

  “是就好办了,不过你们还真是麻烦,别的队伍都在观看比赛,只有你们在整个王城里到处乱跑,硬是让我浪费了两天才找到你们,唉,真是…

  …“回答着雅克的问话,最中间的黑衣人一边摇着头一边用略带遗憾的语气说道。

  “那你现在找到我们了,你想怎么样呢?”毫无危机感可言,神经线超级粗的雅克不但没有后退,而且还更上前了几步。

  “我们也并不想怎样,我们只是想……”中间的黑衣人话音未落,他身边的四人就冲了出来,两把长剑直向雅克挥去,而另外两人则直奔雪丽和爱玛而来。

  而我也没有闲着,雷欧纳在第一时间出鞘,硬是将后方的五名黑衣人挡下了三人,剩余的两个也是将目标锁定了雪丽和爱玛。

  一时间,我、雅克、雪丽和爱玛都被黑衣人围攻,不擅长近身战斗的雅克被逼得左闪右避,但还不至于有危险。我虽然对付三人是游刃有余,但在三人的拼死攻击下我要想收拾他们也得费一番功夫。而爱玛由于措手不及,连武器都来不及拔出,就只能在对方的攻击中不断闪避了。倒是雪丽几个闪身后,全身龙斗气猛然暴发,银光一闪,围攻她的两个黑衣人只能后退,银色的烈焰腾起,银焰剑出鞘,只听“叮、叮”两声,两个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同时被削断。

  就在我看着雪丽击退敌人,正想叫一声“好”的时候,更奇怪的事却发生了。一道闪光飞来,从正面击中了雪丽。

  “糟了!”我在心中暗叫,发出这道闪光的正是那个带头的黑衣人,我实在是大意,竟然忘记了这个头目。反观雪丽,在被闪光打中后,一直双目紧闭,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我心中一急,雷欧纳猛地将敌人逼开,跳到雪丽身边,伸手扶住了雪丽。

  “没事吧?雪丽。”我问道。

  “我没事,已经好了。”雪丽睁开了眼睛,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

  看见雪丽没事,我这才放了心。

  雪丽没事了,但黑衣人的首领却是惊讶无比,只见他自言自语道:“没……没变化?这怎么会?难道弄错了?”他用力地跺了一下地面,接着又大声叫道:“可恶!又白跑了,撤退!”

  一听见首领大叫撤退,所有的黑衣人马上各自摆脱了对手,跃上屋顶后高速逃遁。

  虽然黑衣人们离开的动作敏捷无比,但一直被压着打的雅克却不会放过这报仇的机会,两个火球飞出,准确地击中了围攻他的两名黑衣人的后心,只见这两名黑衣人身体一顿,显然已经受伤,但还是坚持着逃走了。

  我看着在屋顶上飞快离开的黑衣人,心中满是疑问。

  这群不速之客到底是什么人呢?

  ※※※

  “雪丽,你的身体没事吧?”一回到我们住的旅馆,我马上向雪丽问道。

  虽然一路上雪丽都很正常,但是那一道闪光和雪丽当时的表情还是让我不太放心。

  “我很好,什么事都没有呀。”雪丽笑着回答道。

  “可是你当时的表情好象很吃力的模样……”

  “是呀,当时我感觉有股力量在抵消我变身的法术,然后我便用全力去对抗那种力量。就在我快撑不住时,我的项练突然发出了奇妙的能量将那股力量完全消除,所以现在我一点事都没有。”

  “项练?你的项练?”

  “对,就是这条。”

  看这雪丽拿出来的项练,我想起了马寇斯族长在把项练交给雪丽时说过的话:“这个项练你带着,它能防止你在无意中变回龙形。”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这时,在旁边的爱玛与雅克则正在谈那些黑衣人。

  “那些家伙真是可恶。”爱玛捏着拳头,愤愤不平地说道。这倒难怪,从头到尾连剑都没有拔出来对方就跑了,难怪爱玛火大。

  “对呀,也不知道是从哪跑出来的,话没说两句就动手,打没几下又跑,下次再碰上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们。”雅克也是一个样子,但我看他只是没打过瘾,很不爽罢了。

  “对,一定要教训一下他们。可是,雅克,你要怎么分辨他们呢?”

  “简单,他们有两个人被我的火球打中,背上肯定受了伤,我们只要找背上受伤的人就好了。”

  雅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其实他说的却是个笨方法。卡登王城里那么多人,他怎么知道别人背上有没有受伤呢?而且就算别人背上有伤,也不能肯定就是那些黑衣人呀。

  我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理那两个搞怪二人组,自接回房休息。而在我身后,无意义的问答还在继续中。

  “雅克,你要怎么知道哪些人背上有伤呢?”

  “………………”

  “雅克,你要怎么确定那些人背上的伤是你的火球造成的呢?”

  “…………………………”

  “雅克,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