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刀传说 卷四(空梦残月)

第十七章

  作者:香醉忘忧

  明月依旧在。可今夜过后,自己是否依然能够看见这纯净无暇清辉淡洒的月光?自己是否依然能看见思楚绝世的风情绰约的风姿?

  鹰刀淡淡一笑,徐徐地将目光从卓思楚绝世无双的脸上收回。对于他来说,只要明白了思楚真正的心意,即便今夜战死在岳阳楼也是无憾了。直至此刻,他才深深了解到原来自己是如此深爱着思楚,这种爱早已根植在自己的心灵最深处,和自己的灵魂紧紧纠缠在一起,无分彼此。

  尽管鹰刀此刻等于陷身在绝境之中,动辄便是丧身当场的格局,但是他却觉得隐隐有着一股强烈的斗志和信心在支撑着自己,此时的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的自己都要强大,胸中澎湃着前所未有的盎然生机。

  刹那间,鹰刀的气势攀上了颠峰,充满自信的微笑,坦然无惧的眼神,高傲不屈的头颅,这一切都显示出他要以手中的大厦龙雀刀来作奋力一搏的决心。

  卓夫人见鹰刀断然拒绝归顺血剑盟的提议,她不由眉头一皱,看了看身旁委顿在地的卓思楚,再看看鹰刀,心中甚是担心鹰刀在女儿身上另外做有什么手脚,如下毒、种蛊什么的,否则这鹰刀岂能如此好心将女儿轻易便还给自己?黑道中人的手段千变万化诡异非常,莫要着了他的道也不知道。而且,眼前的鹰刀在前一刻还是疯疯癫癫缩手缩脚,此刻却好像吃了什么大力丸兴奋剂一般,精神百倍神清气爽一派一流高手风范,和刚才不可同日而语,莫非他果然练有什么古怪的魔功不成?看来,还是要小心提防着这小子,免得在阴沟里翻了船,惹人笑话。

  她在心中暗暗狐疑,脸上却冷冷一笑道:“鹰刀,你究竟想怎样?难道你不怕死吗?”

  鹰刀嘻嘻一笑,道:“我当然怕死。老实说,如果你们有诚意一点,来个三顾茅庐什么的,说不定我马马虎虎地也就加入你们血剑盟了。但是我只要一想到加入你们血剑盟之后,便要和你这种年纪一大把了,还自以为年轻漂亮卖弄风骚的老妖婆一同共事,只怕我天天都要做恶梦……要我过这种日子,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他既然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抛却了一切的负担和牵挂,昔日嘻笑怒骂肆无忌惮的无赖性格便又重回身上。这些日子以来,鹰刀一直心事重重郁闷不堪,一是无法把握和蒙彩衣合作的前途所带来的迷惘,二是伤害楚灵所带来的歉疚和不安。这两件事如同两块巨大的石头重重地压在他的心上,使得他食不知味夜不安寝。可如今,事情的发展已经证实了自己的预感,蒙彩衣果然出卖了自己和候赢,大错已经铸就,他反而放下了心中的负担。因为现在并不是后悔的时候,自己真正应该做的是应付眼前的危机。

  大堂之中俱是江南白道武林中的大豪、精英,卓夫人更是超一流高手,如果想从这种强敌四伺的绝境中逃出生天,不但要有敏捷的身手、顽强的斗志、超人的智慧,更要有死中求活悍不畏死的勇气和命运女神对自己的眷顾。世间的事往往很奇妙,怕死的人也许死的更快,将自己置之死地有时反而能继续生存下去,这是鹰刀在经历过无数次危难绝境之后所得来的最宝贵的经验。当然,不怕死并不是指傻乎乎地去送死,只有运用自己的智慧,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条件,才是正确的策略。鹰刀之所以讥刺卓夫人正是为了将卓夫人这最大的强敌激怒,一个愤怒的人往往是最容易犯错误的。

  卓夫人怒极反笑,她脸若寒霜,笑声之中的寒冷残忍之意使得坐在她身旁的卓思楚心凉似水,如坐冰窖。鹰哥哥,你为何要激怒我娘?难道还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卓思楚痴痴地望着鹰刀,眼中柔情万丈悲苦无限,眼角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

  卓夫人冷冷笑道:“鹰刀,我见你是个人才,故而不忍心杀你,希望你能弃暗投明,彻底与黑道势力决裂,加入我方阵营。谁知你不但执迷不悟自甘堕落,还出口伤人。嘿嘿……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她话音未落,右手一挥,灌注全身真气的长袖已笔直地袭向鹰刀的面目,正是她的绝技“流云飞袖”。

  卓夫人这一招是含怒出手,澎湃的真气犹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断地涌将过来,衣袖尚在一丈开外,螺旋型的真气已如利刀一般切割至鹰刀脸上的肌肤,而鹰刀周遭的空气也似乎在这一瞬间被卓夫人流云飞袖所蕴涵的阴寒的真气抽空,使得他呼吸顿时一滞。

  鹰刀早有准备。他长笑一声,天魔气在体内高速运转涌动如潮,脚尖在地上一点踢向卓夫人攻来的一袖,两股劲气相撞,发出一声闷响。却见鹰刀怪叫一声,身子如利箭一般向后飞悼u茈h.原来他并未和卓夫人硬拚,而是使个巧劲,借助卓夫人流云飞袖一击之力向后飞退。他在飞行的途中,手中长刀猛然一刀划向身旁支撑岳阳楼的长柱,口中狂叫道:“老妖婆,今日我鹰刀落在你的手中必然是有死无生,既然如此,我就毁了这岳阳楼,大家同归于尽罢!哈哈……”

  大厦龙雀刀斩金削玉锋利无匹,当日连天魔宫禁地厚达几尺的石门也能攻破,更何况岳阳楼中一人合抱木质结构的长柱?只听得一声轰然巨响,朱红色的粗大柱子已被鹰刀一刀断为两截颓然倒下,将柱子旁边的几桌酒菜压在柱下,一时间桌椅支离破碎,盏盘酒菜俱都摔落在地上,狼藉一片。所幸当时在座的均是武林好手,一见事情不妙纷纷跃离座位躲避这飞来横祸,但在措手不及之下也闹了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臭小子,你疯了?要死就好好去死,干嘛拉我们下水?……”

  “小王八蛋,老子不将你大卸八块,老子就不姓周……他妈的,居然把老子五十两银子一件的长袍都弄脏了。来来来,有种的就不要象猴子一样跳来跳去,下来跟老子大战三百回合……”

  “早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还要下流,临死还想拉个垫背的!这小子这么下流,大伙儿也别讲什么江湖规矩了,一人一刀将他剐了算了!来呀,大伙一齐上呀……”

  “龟儿子的,大爷还没有喝够哩,就哭着喊着要大爷送你上路……他娘的,大家也别客气了,一起上去一人一指头把他捏死算了,也省得大爷看到他的苦瓜脸就生气……”

  就在群雄错愕愤怒的一瞬间,鹰刀身若鬼魅忽闪忽现,手中长刀已接连砍断了四根长柱。好在这岳阳楼构造精奇鬼斧神工,更兼支撑楼顶的长柱有四五十根之多,砍断四根并不能导致整幢楼顶坍塌,但是四根长柱所支撑之处的天花板摇摇欲坠尘土飞扬却是难免。

  对于鹰刀的无耻行径,大堂内群雄愤怒之极,人人口沫四溅义愤填膺,动作快的,已经取出兵刃冲上前去攻击鹰刀。而卓夫人一击不成之后,不意鹰刀竟然有如此疯狂之举,微微一怔之后,待要再度追击鹰刀,却见眼前人头涌涌满是群雄愤怒的身影,哪里还有鹰刀的存在?

  鹰刀心内暗暗得意,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自己功力稍逊卓夫人一筹,若是和她单打独斗,时间一长必无幸理。所以,自己要想避开这最大的强敌,必须要将整个局面搅混。激怒卓夫人的目的就是要卓夫人含恨出手,一击而出不留任何余地,自己只要躲过这一招,卓夫人在后继无力之下,必然无法将自己缠住。而后砍柱子激怒群雄来攻击自己,看似是凶险万分,实则却要比和卓夫人单打独斗安全许多。因为群雄分属各门各派,短时间内定然无法组织好阵型做到攻守兼备,联手夹击自己,反而会乱成一团,互相制肘互相牵制,减低攻击的效率,最妙的还是能将卓夫人挡在外边,使她在群雄的阻扰之下难以攻击自己。

  鹰刀展开天罗刀法在群雄包围之中腾挪闪躲轻松自如。天罗刀法本就是一门以守为攻适合于混战的刀法,是无双府鬼王晁功绰特别为门下弟子所创,有利于弟子们在黑道势力互相倾轧的混战中保命争雄,往往能够以一当十。这天罗刀法鹰刀自幼便已练得纯熟无比,一招一式顺手拈来,再加上他手中大夏龙雀刀锋利无匹,体内天魔气纯正雄浑,攻敌或许不足,但凝气护体不让群雄的真气伤害己身却是绰绰有余。如此一来,群雄的兵刃一递近他的身前,便被他随手一刀削断,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竟然无法伤他半根毫毛。因此,尽管群雄人势众多,但鹰刀在人群之中左冲右突指东打西如入无人之境,轻松写意挥洒自如,居然无人能攫其锋芒。

  相反的,群雄这一方面却被鹰刀牵着鼻子走。鹰刀出现在何方,群雄便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围聚在何方,看上去刀光剑影拳打脚踢热闹非常,实质上却没有半丝效果。由于人群太过拥挤,手脚受缚无法施展,功力差些的,难免会错手伤及自己人,故而常常会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此起彼伏——

  “哎哟!……他妈的,是哪个王八蛋不长眼在我后背上砍了一刀?

  别让我逮住,让我逮住的话就有你的好看……”

  “姓周的!你他妈的是不是人?前几天我只不过偷偷摸了一把你老婆的屁股,没想到你居然跟我玩阴的,趁这个时候用剑来招呼我的屁股……正所谓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哎哟!你……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不就是摸你老婆的屁股吗,你还真跟我拼命呀!……

  什么?你到今天才知道我摸你老婆的屁股……”

  “前面快让开……前面快让开,我……我收不住了!……吁!还好钱兄的身手好,闪得快,否则这一剑就要刺到你了……咦?我的剑上怎么会有血迹?哎呀,原来是李老弟,我可没想到你会躲在钱兄的后面,真……真是对不住……”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求求你们了,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我……我还没有娶媳妇呢,我们刘家祖宗八代一脉单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我如果死了就后继无人了……还推?你他妈的再推我就跟你玩命了,实话告诉你,我刘家兄弟五人号称江南五虎,太湖一带谁人不知哪个不……哎哟,不好意思,说漏嘴了……”

  鹰刀手中应付着群雄来自各方的攻击,但心神却在留意远处卓夫人的动向。他知道,片刻之后卓夫人必然会因忍受不了这等乱糟糟的场面而重新出手对付自己,所以一定要在这一段有限的时间内筹划一个逃出岳阳楼的方法,否则自己必死无疑。

  他仔细观察四周状况,心中已有定计。门窗皆非逃走的最佳路径,因为这种地方都会有重兵把守,无论守卫之人武功高低,只须略略阻挡片刻,卓夫人便能快速赶来将自己截住。要想逃离此处,唯一的方法便是甩开卓夫人这最具威胁之人,从她万万想不到的地方逃走,那就是——往楼上突围!

  人类的思维经常会出现一些死角,他们有时或许会看得清楚很远的事物,或许能将某个计划计算地非常缜密,但往往会忽略近在眼前的漏洞,而这个漏洞便是死角。就眼前而论,不设防的楼顶便是卓夫人思维的死角。整个岳阳楼的门或窗都布满了重兵以防范自己突围逃跑,可偏偏没有人在二楼设防,那是因为卓夫人的思维出现了两个错误:一,她认洛u灾v不可能在百多人的包围圈中逃脱;二,她认为被困在围墙中的狗只会转洞,却想不到逼急的狗也会跳墙。

  岳阳楼依水而建,自己只要能摆脱卓夫人冲上顶楼,然后从楼顶跃入洞庭湖,那时卓夫人就是大罗金仙也拿自己没办法,只能干瞪着眼楮目送自己和她说再见了。

  计议已定,他长笑一声,大声喝道:“不陪你们这些蠢材玩了,我鹰刀去也……凡胆敢阻挡者死!”说毕,身子忽地高高跃起,手中长刀高举过顶斜斜一刀向前劈下,体内天魔气破体狂涌而出。只见一道灿烂绚丽的刀光闪过,首当其冲的几人立时被鹰刀的刀气所伤,横七竖八摔倒在地,血流如注,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显然伤势极重。

  鹰刀这一刀刀气纵横当着披靡,强霸威猛之势尽显,使得群雄为之胆寒不已,身不由己的后退几步以避锋芒。鹰刀哈哈大笑,手中长刀又连劈几刀,继续向前攻去,身子也一步步稳稳地向前方移动。

  他选择的方向是岳阳楼的正门,因为他要给卓夫人造成一个从正门突围的假象,好将卓夫人引到自己身前。

  如果鹰刀此时立刻跃起,冲破头顶的天花板向二楼突围而去,相信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尽管这个想法极为诱惑,可鹰刀却不得不放弃。因为他知道,如果此时就向二楼突围,的确无人能够阻挡,但同样的,卓夫人也能毫无阻挡地立刻冲破天花板向二楼追去,以她的身法之快,自己未必能将她摆脱。所以,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将卓夫人诱到身前,自己才能向二楼逃逸。此时的卓夫人以洛u灾v选择的突围方向是正门,可当她逼近自己前来阻挡时,自己却骤然改向,向搂上逃跑,这肯定会让她措手不及,想也不想便会紧随着自己向楼上追来。但由于自己抢了先机先行一步,可以居高临下攻她一刀,将她逼回地面。而等她再度追来时,自己早就利用这一点点的时间差到达顶楼跃入洞庭湖远走高飞了。

  果然不出鹰刀所料,卓夫人见鹰刀手中长刀大开大合,一步步向正门攻去,口中不由冷笑一声道:“鹰刀,你以为能逃得了吗?还是乖乖地给我留下来罢!”身子轻轻一晃,如利箭一般急速向鹰刀掠来,飞行中的她长袖飞舞身姿曼妙,神态悠闲之极,似乎一点也不担心鹰刀会逃出这天罗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