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八章 危机初显

  作者:手枪

  一间看来宽广的足以当富有人家的大厅,内有无数藏书,摆设十分华丽的房间,却只是一个人的书房,其主人现在正独自坐在这间书房中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他是一个看来约有六十几岁的老者,实际年龄已近八十,但因保养得宜,所以看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

  老者面貌有凌有角,岁月并未削减他的风采,反而更具一股骇人的气势,身上的衣饰虽只是简简单单的素黄色,但精美的剪裁,高超的绣功,细致的布料,在在都显示它不凡的身价,也衬托出它主人非比平常的身分。

  老者合上手中的奏折,怒斥:“真是一派胡言,竟敢要本王停止对泰龙帝国用兵,也不想想今日他是托谁的福气才能身居高官,虚,你在吗?”

  彷佛回应老者的呼唤,一个全身幽黑的人影自房间的黑暗角落浮现出来,一个躬身:“王,你叫我?”

  “明天我要麦塔金议员的狗头,让其他人知道我德野王虽决定要退休,可一样不许别人怀疑我的决定。”老者霸气十足的道。

  什么,原来此人竟是华那邦公国的帝王-德野王。

  虚再度一躬身,道:“全依王你的吩咐。”

  德野王点点头道:“去吧!”

  虚的身影彷佛融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彷佛在那从未有任何东西存在过。

  德野王想了想,突又道:“影!”

  一道身影如刚才一般,从另一黑暗角落浮现出来。

  看来他(她)是影了。

  影一躬身,就听到德野王道:“影,最近老虎一家有什么动静?”

  影躬身答道:“禀告王上,老虎一家都在家中,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

  声音既脆又清,原来她是个女的。

  德野王本来一听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显得很不高兴,但在一听还有下文急忙示意影继续说下去。

  影迟疑道:“前天隆家的独子来访,理由是探亲,已于昨天离去。”

  德野王喜道:“泰龙帝国的隆家?”

  影点头道:“没错,另外还有线报,说来访当日深夜他曾跟现在的当家虎有过谈话,不过线报不是很可靠。”

  德野王喜道:“没关系,叫线民来见我,另外通知右相,叫他明天来见我。”

  影暗叹一声,躬身道:“遵命。”

  身形又融入黑暗之中。

  德野王大笑道:“翰罗,你这只掉了牙的老虎,我看这次你能跑到哪去?”

  两个月后,距离德野王退位还有一个月。

  这两个月之中,公国中发生了许多的大事,包括反战联盟大老麦塔金议员家中无故遭火灾,全家人无一生还;泰龙帝国送上停战协议;海军总指挥-喀滨.赛连-突然辞官。

  但这些都与亚芠无关。

  这两个月之中,除了每天勤于练气外,就是与家人同享为曾有过的天伦之乐。

  世仇泰龙帝国停止攻击,公国之中有了难得一见的和平景象。

  身为公国支柱的斯达克家中的所有人理所当然的在家中度过了罕见的和平的两个月。

  家人陪伴在侧,加上又获知议会已判定前几次败战之罪不在家人身上,使的亚芠在这两个月中过的比前十五年中所有的快乐加起来还快乐。

  这一天,亚芠一如往常,在练武厅中加强体能训练,忽然,一阵话声由门口传来:“亚芠,你在练什么?”

  亚芠转头一看,原来三位哥哥都来了,问话的正是大哥亚华。

  亚芠停下训练,欣喜的跑到三位哥哥的旁边,道:“哥哥你们怎么都来了?我是在练习体能。”

  亚华笑道:“你怎么会想练体能呢?我听管家说,你这两个月来练的很勤呢!”

  亚华不好意思道:“没有啦!我是依里昂舅舅教我的方法在练气及加强体能。”

  三哥亚若笑道:“没想到咱们的小弟也会练气,真了不起。”

  亚华怀疑道:“三哥你说“也”,难道你们也会气?”

  亚旭敲一下亚华的头笑骂道:“这么瞧不起哥哥?你以为哥哥们的盛名是凭空掉下来的?告诉你,不但哥哥们会,连爷爷跟爸爸都有练气,而且还比哥哥们强。”

  亚芠一听不由暗吐舌头,他还以为全家只有他会练气而沾沾自喜呢!

  再一想,突感到不对,兴师问罪道:“好呀,哥,你们都瞒着我自己偷偷的练,不让我知道。”

  亚华三人互看一眼,由亚华道:“这可不关我们的事,当初是小妈一直对我们讲,说在你二十岁之前不可以让你接触到气,所以父亲才没教你练气,我们还很奇怪你为什么会练气了呢?”

  亚芠暗暗纳闷:“妈说在二十岁之前不可以让我练气,难道,是因为我的精神异力的关系?那我现在练气不知有没有关系?”

  “算了,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许没关系吧!”下个结论后,亚芠不再想那么多。

  亚若问他道:“亚芠,你现在是练什么气?”

  亚芠回答:“三哥,我现在只是照里昂小舅所教的,只是在筑基,他说等我有一个程度之后,才再继续尽一步的修练。”

  当下亚芠又把里昂教他的东西再一次重复一次给三位哥哥听。

  三人听完后,亚旭道:“里昂这样教你是没错,但他有没有说要等你练到什么程度后才能再近一步?”

  亚芠摇摇头:“小舅没讲,不过根据他所说的,我可能还要练个一两年才算是有所成就。”

  亚华问:“亚芠,你现在练气有什么感觉吗?”

  亚芠偏着头,道:“我现在练气时,都能感觉到一股极冷的气顺着小舅教我的练气路线迅速循环,而且当我把这些气囤积再体内丹田时,只觉一团冷气在那盘旋,当我练体能时,这一股冷气会分出一部份回绕我的全身,令我全身清凉,练起来也没那么辛苦,哥哥,我这样视算是到什么程度了?”

  亚华三人惊奇的互望一眼,亚华又问道:“亚芠,你说你开始练气是由里昂教你的?哪道现在你练气也不过是二个月不到?”

  亚芠点点头。

  亚华惊讶道:“真是不可思议,亚芠,你知道你这样的程度是真气已稳固的情况,而且是已达到“内敛外放”的程度了,这实在是太惊人了,要不是我确定你以前从未练气,你又是我弟弟的话,讲出这一番话我可是不相信的,要知道这是一般练气人花上五、六年都不太容易能到达的程度,我也是花上四年才达到你现在的进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

  亚旭、亚若也是一副心有同感的点点头。

  亚芠一听三位哥哥的肯定,心中不禁十分高兴,笑道:“我只是想妈妈教我的天心诀中药我一次练三十六循环,我就想小舅教我的练气法也没说要练几次循环,所以我就干脆也一样练三十六次循环,只是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亚华大叫:“一口气练三十六循环?”

  亚若也跟着叫道:“天心诀?”

  只有亚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喃喃道:“这就难怪了,这就难怪了。”

  亚芠莫名其妙道:“有什么问题吗?”

  亚华三人互看一眼,移到一边,在亚芠听不到的角落理,不知在说些什么,过了一会,三人才又到亚芠面前。

  由亚旭发言道:“亚芠,你不介意让我们知道天心诀是怎么回事吗?三十六次是怎么来的?如果介意的话也没关系,这毕竟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亚芠回道:“这有什么关系呢?”

  说着,他就把母亲的遗书这件事说给三位哥哥听,同时也把天心诀拿出来给他们看。

  亚华三人看完天心诀之后,又是经过一番讨论,依旧推举亚旭代言。

  亚旭把天心诀还给亚芠后,郑重道:“亚芠,这一本天心诀你要保管好,我们不知小妈是从哪找来的,在我们眼中,天心诀根本是一本不亚于我们家传“破魔真气”的一本练气学,不,应该是说它比“破魔真气”要略高一筹。”

  “也许小妈及你皆不懂气的关系,所以只注意到它关于训练精神力的部分,但关于练气的部分却忽略了,这也难怪你练气的进度如此惊人,毕竟,你虽只有练习精神力锻炼的基本部分,但不知不觉中,还是为你将来的练气打下相当深厚的基础。”

  亚华插口道:“亚芠,你现在可以不必再练习基本口诀了,你的气已经固定了,再来就是如何精练气了。”

  说着,亚华又拿过亚芠手中的天心诀,打开来,指着其中一些地方道:“小妈再翻译时,大概是因为不懂气的缘故,或是因为注重精神力锻炼的关系,这一些部分有违练气的原则,应该做一些修改,这也是为何你练了十一年,光只有增加精神力而气一无所成的原因,现在你只要加以修改练气的循环路线的话,相信不出几年你一定会比哥哥们好。”

  说完亚华把须修改的部分一一指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当五心循环后,亚芠必须把气集中在丹田处,不然这些辛辛苦苦练出来的气又成为精神力了。

  讲完后亚华把天心诀还给亚芠,但亚芠却拒而不收道:“大哥,既然这天心绝笔破魔真气好,大哥何不把它留下,跟二哥及三哥一起练呢!”

  亚若笑道:“傻弟弟,虽然这天心诀比破魔诀好,但就如小妈所说的,他根本是专为你这种具有特异精神异力体质得人而设的,哥哥们先不讲体质不适合练它,练了也无法有像你那么好的效果,单就哥哥们练“破魔真气”已有十多年的基础,要我们放弃“破魔真气”而从头练天心诀,那根本是划不来的事。”

  说完又呵呵笑道:“我们练破魔诀而得“破魔真气”,那亚芠你练天心诀而得的真气不就要叫“天心真气”了。”

  亚华及亚旭点头笑称:“是呀!是呀。”

  从此,亚芠独门的真气总算是有了正式的名称。

  亚旭笑了一阵子后,,突皱眉道:“大哥,我觉得有点不妥,小妈本意是要叫亚芠藉由天心诀来控制他的精神异力,但现在大哥这么一改,天心诀变成练气诀,这不是有失本意吗?”

  亚华一听也觉得不妥,但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

  干脆道:“既然这样,亚芠,你就一半的时间用来练气,一半的时间用来练精神力好了,这样既不必放弃任何一项,又能同时锻炼到,算是一种变相的解决方法了,等到一年后,你的精神力成长缓慢后,你再来专心练气好了。”

  亚芠想想也是只有这办法了,便也同意了。

  但他有个问题:“大哥,那我是不是每次一样都要练习三十六个循环吗?”

  亚华皱眉道:“一口气练三十六次循环,这我可没听过,因为我们每次一练气都只有练一次循环便停了,不过既然小妈说练三十六次效果较好,那你就练三十六次好了,我也想试试破魔诀是不是也可以一口气练三十六次循环,看看效果是不是会有如神助般好。”

  亚芠点点头表示了解,如果真是如此,那任谁也都想试试。

  亚若突不怀好意道道:“好了!好了!解说讨论就到此为止了。”

  “亚芠,来来,三哥试试你的天心真气练到什么程度了,战场上老是打那些小兵兵都不过瘾,难得你有这么一门绝学,三哥从刚才就浑身发痒,咱们试试。”

  亚华笑骂道:“好了,你这家伙,武痴发作到自己的小弟的身上去,来来,真发痒的话,大哥我替你止止痒吧!”

  亚若大喜道:“真的吗大哥?自三年前我们动过一次手后,我们一直没机会动手了,今天可要好好的试试!”

  “我也想知道这三年来你的“破魔真气”练的如何?”亚华也是跃跃欲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