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章 武道新知

  作者:手枪

  亚芠看里昂那样子,不禁打个哈哈:“小舅,你别这样子嘛,就像爷爷所说的,在公国中,大概是没有人敢动我们斯达克家,这只是我们的猜测,也许情况并没有这么糟。”

  里昂苦笑在心,情况可比亚芠能想像的糟多了,当然,他可不会那么多事,讲出来给亚芠担心。

  眼光瞄到亚芠的右手,想起了他那只上古幻兽-贪狼星,想到它的特性,心中一动,也许他可以利用其他方式来帮助亚芠.

  想到这,他马上转移话题:“算了,亚芠,我们别说这些令人烦心的事了,走,我们到凉亭去谈。”

  说着一马当先,走向不远处的五角凉亭,当先坐在一张椅子上,亚芠也跟着进来,作在里昂对面。

  里昂整理一下思绪,想好开场白后,他道:“刚才我听到你要去练武,你练的是什么武?”

  亚芠一愣,小舅的话题怎么突然转到练武来?

  不过他仍道:“没什么,只是学校教的一些武技。”

  里昂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噢!是什么样的武技?”

  亚芠道:“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几套兽凌拳、幻武技、冲击炮等,其中除了冲击炮外,兽凌拳及幻武技全都要等贪狼星成长为铠时才能练习。”

  里昂插嘴道:“亚芠,你决定把贪狼星培养成兽幻铠了吗?这又和那什么兽凌拳及幻武技有什么关系?”

  亚芠不好意思道:“因为我们家的人都是使用兽幻铠,所以我也想把贪狼星培养成兽幻铠,至于那两套武技,因为兽凌拳是练习如何把幻兽的力量发挥出来,幻武技则是兽幻铠的专用技,专门来练习将兽幻铠形成武器用的,所以必须等贪狼星成为兽幻铠后我才能练习。”

  “听老师说,这两套武技如果练习有成的话,可以将兽幻铠的能力发挥到百分之一百二十,亦可同时拟化出三种武器以上,可惜要等到自己的幻兽进入成熟期才有可能练。”

  里昂越听越不对:“我是说你本身是练什么武技?不是练这些幻兽格斗技。”

  亚芠一愣,莫名其妙道:“就是这几套武技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里昂一拍自己的额头,呼道:“惨了,这叫我怎么讲才好?”

  “算了算了。”里昂喃喃道:“从头教起好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

  亚芠听不清楚,疑道:“小舅你怎么了?”

  里昂不答,问道:“亚芠你可以告诉我,幻兽的能量是从哪来的?我是说成熟期以后。”

  亚芠不由皱眉道:“小舅,你是怎么了,这三岁小孩都知道是靠主人提供的呀!”

  里昂不理亚芠又道:“那主人的能量又是从哪来的?”

  亚芠不耐道:“当然是自己产生的!小舅你…….”

  里昂不让亚芠说完又追问道:“主人又是如何产生这些能量的?”

  亚芠更是莫名妙,答道:“当然是…是….是………”

  亚芠是个老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里昂替他回答说:“是不是靠平时吃东西所累积的能量?”

  亚芠忙点点头:“没错,没错。”

  里昂摇摇头,叹口气:“这个答案并不算完全对,亚芠,你要知道,人身体可是十分奥妙的,能量的产生不只靠吃东西补充,还有很多的途径,最明显的莫过于阳光了,长久不曾照射到阳光的人,身体容易生病,这是因为阳光富含热量,接受阳光的照射,可以使人的身体暖和,驱除身体内在的阴气,全赖身体直接吸收阳光热的能量。”

  亚芠听的似懂非懂,又听里昂续道:“论起来,最主要的能量来源当然是靠吃东西消化而来的,其他来源所占的比例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这些主要及次要能量综合起来,扣除本身身体所需外,多余的能量就是我们所说至主人能提供幻兽的能量。”

  亚芠至此才知小舅在说什么东西,但仍不清楚他说这些要做什么?

  里昂微微一笑:“把这些多余的能量提供给幻兽也算是物尽其用,而没有幻兽的人呢?不是把这些能量浪费掉就是化成脂肪存在身体中,变成胖子。”

  “亚芠,你说这样子是不是太浪费这些能量了?”

  亚芠不知不觉的点点头。

  里昂又道:“但是亚芠,你可知道,这世上有一些人可以利用一些特别的方法将这些多余的能量以一种特别的形式存在体内。”

  “利用这些能量,可以做一些特别的事,如受伤时,将这些能量用特别的方式运道受伤的地方,加速复原,或遇有外力袭击时,可以特别的形式释放出来,抵销外袭的外力。”

  亚芠听到此,不由阿的一声叫了出来,他想到刚才里昂由双手发出一道浅蓝色的光芒,抵销了贪狼星的冲击炮,本来他很惊奇的要问里昂那到底是什么,只是后来被里昂一问他又忘了,现在他知道那就是里昂所说的,储存的多余能量。

  里昂点点头道:“没错,刚才我用来抵销冲击炮的就是那种能量。”

  “这种能量名字不一,武道家叫做“内力”、“气”等等;魔法师称为“神力”、“魔力”等,其实都是讲同样的东西,只是使用及储存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亚芠听的张大了嘴,好像在听神话一样。

  但他的疑问又来了:“小舅,如果说这种东西有那么好”用,为什么我长这么大了,今天才第一次从你身上知道这东西?”

  里昂含笑道:“傻小子,你以为气是很好练的吗?人人都可以练得的了嘛?”

  亚芠不服气道:“难道不是吗?只要知道方法每天练习就可以了。”

  “这是要讲求天资、耐力的,没有天资,练的再久一样没什么效果,没耐性,妄想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当开始练气时,其进展可以说是近乎无,但如果有一天放弃的话,那就会前功尽弃,因此耐性不佳的人根本不可能练出什么来。”里昂正色道。

  亚芠一听更加惊讶,里昂道:“现在吃惊还找的很呢!除了这些条件外,练气的人往往各成一派,每一派都有其传授条件,有的要求品行,有的要求天资,各种标准不一,因此习成气的人可说十分少,但只要身有练气之人,往往都有异能,获有大的成就,像是大陆上传闻中的十大高手就是每一个人都有气或神、魔力。”

  亚芠听的恍如在作梦般,但里昂的话他可十分相信,梦想有一天他也能学得如此奇妙的气。

  里昂含笑问道:“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练气?”

  亚芠一听不由十分兴奋,大叫道:“小舅,你要教我吗?”

  里昂摇摇头道:“戒于我师门规律,我不能随便收你为徒,传你练气法。”

  亚芠不由十分失望,但里昂却露出一丝十分狡猾的笑容,邪笑道:“我的确不能教你本门练气法,但本门门规可没规定我不能指导你如练气。”

  亚芠一愣,看到里昂的笑容,亚芠忍不住也嘻笑道:“小舅,看你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没想到你也这么狡猾!”

  里昂敲了一下亚芠的头,瞪眼道:“小鬼头,搞清楚,我这是为谁呀!”

  亚芠摸摸头谄媚道:“是!是!小舅你最聪明了,一切都是为了侄子我,辛苦你了。”

  里昂一见不由哈哈一笑。

  里昂道:“来来,小舅先帮你测一下属性,看你应该往哪一各方向修习才好。”

  亚芠百思不解问道:“小舅,人也有属性吗?”

  里昂理所当然的道:“怎么会没有呢!要知道,天地万物都有其自己的属性只是有些比较明显,如幻兽明显到只能表现其中只一种属性,有些不明显,如人类,不明显道乍看之下好像没有属性,但因为练气牵扯到人身的各项反应,所以必须慎重其事,确定所属属性,以免练气时发生体质及所练之气发生冲突。”

  亚芠哦的一声,他没想到要气还有的些的讲究,于是他照里昂的指示,双手互握,必上双目,全身放轻松。

  只觉里昂以手放在他的胸前,一股奇异的热流由里昂的手传进他的胸口,扩散到他的全身,全身都热了起来。

  渐渐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道亮光,说不出来是什么颜色的,已是越来越亮,双眼逐渐无法负荷这亮光,不由轻哼一声。

  双眼一张,眼前一片耀眼的亮光,一会儿才恢复正常,这才发现里昂不知何时已经收回他的手,正含笑的看这他。

  见他恢复正常后,他道:“怎样,亚文你看到什么颜色的光芒?”

  亚芠犹疑道:“小舅,我分辨不出来,我只知道眼前很亮,亮的我的眼睛都受不了了。”

  里昂笑道:“原来你是光属性。”

  他解释道:“刚刚我输入你身体中的能量是我的气,因为你体内从未有过如此精练的气入侵过,所以当我的气入侵后,身体的本能会排斥外来的气,因为你的双眼没有锻炼过的关系,所以当你身体的气高涨时,你将可以看到自己的气的颜色,如果是风属性的则为青绿色;火属性为红色;水属性为蓝色;土属性为黄色;暗属性为黑色;光属性则是没有颜色的亮光。”

  亚文点点头表示他懂了。

  里昂对他道:“测出属性后,再来就是决定练气方式,亚芠,你要练内家还是外家?”

  “内家和外家有什么区别?”亚芠疑道。

  里昂解释道:“所谓的内家就是专门练气而言,随着练气时日越久,练的气越深厚,一举手一投足皆有莫大的威力;外家则是练气略有成时,即转而练习外门招式,以求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而在前半段,内家的进度及威力都不如外家来的快及有威力,而后半段,外家则不如内家来的威力十足,要如何选择全看你自己。”

  亚文贪心道:“小舅,难道不能内外家一起练吗?”

  里昂皱眉道:“内外兼修的人不是没有,但人的一生有限,练气本身又是很难有所成就,想要两者兼备实在很困难。”

  “不过,其实不管外家或内家,再奠基时都是一样,必须要有基本的气才能在求发展,所以我看你也别先急着选择,先把基础打好再来考虑。”里昂续道。

  亚文点点头表示同意后问道:“小舅,那我该如何开始练气呢?”

  里昂微笑道:“别心急,你现在要先把你的体能练好。”

  “要知道,人的身体是无时无刻都在消耗着能量的,因此如果你的体能越强,身体越习惯于激烈的活动,那平时做任何活动时,必定会比一般人减少能量的销耗,如此一来所能囤积的能量自然就多了,而且身体健壮的话,不管在练气,攻击敌人,防御方面都有莫大的好处。”

  亚芠点点头,道:“知道了。”

  里昂又道:“时间不早了,要如何增强自己的体力你自己去想,我现在先教你如何做基本的练气。”

  想了一下,里昂道:“本门将练气分为五个步骤,“养气”、“集气”、“练气”、“化气”、“引气”;养气即培养气的来源,壮大自己体内的气;集气,将这些壮大的气收集集合储存起来;练气,把这些储存的气加以练化,使其更精纯,前面这三步骤是练气的基本,可以说是三步骤等于一步骤;化气,则是把气以各种形式发挥出来,是属于应用的技巧;引气,这一步是属于个人体会,我也不知道,没办法告诉你,只知道若完成引气这一步骤的话,则具有开天辟地之能,几成人神。”

  “好了,你注意了,我先教你几句口诀,你要每天练习,直到体内气已固定为止,不然每天不得少于四小时的练气时间。”说着,里昂立即教亚芠一段口诀,然后又详细的解释,直到亚芠完全明白为止。

  第二天一早,里昂就向御莱告辞,离开了斯达克家,亚芠虽然依依不舍,但也知道里昂是要回去向外公覆命,也的让他走了。

  里昂离开之后,亚芠也就开始了他的练气。

  每天,只见亚芠背负着一个沉重的背包,在公爵府里的练武厅不断的跑步,做些体能训练,加强自己的体能。

  再做体能时,他还同时依里昂教导的特殊呼吸法,将体能训练的疲劳消除大半,同时,也把多余的能量囤积起来。

  晚上则花上六个小时来练习里昂教他的练气法,半个月下来,里昂自觉很有进步,最明显的莫过于和纳肯的一次了。

  那一天,亚芠刚从练武厅出来,刚练完体能,亚芠累的他只想要回去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然后再来练气。

  谁知灯他一出练武厅时,他就看到纳肯正在门外,好像也要进去练武厅的样子。

  亚芠不想理他,便自顾的走出去,纳肯见到亚芠似也是一楞。

  随即,他的脸上又浮现了亚芠罪讨厌的那股邪笑。

  只见他恭恭敬敬的行个礼,问道:“亚芠少爷你好,听我们府礼的人说,少爷最近每天都来练武厅,然后累嘘嘘的离开,我本来不相信的,没想到是真的,不知少爷是在练什么惊世绝学?”

  亚芠不耐道:“这不关你的事。”

  说完后,他就要离开,谁知纳肯一移身,魁武的身材立即挡在瘦弱的亚芠身前。

  他道:“亚芠少爷,你别这样,好歹我们也算是朋友嘛,透漏一下吧!”

  亚芠烦躁的伸手一推,怒道:“走开,别烦我。”

  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纳肯被亚芠一推竟然后退了两步。

  别说纳肯吃惊的样子,亚芠吃惊的程度更甚于纳肯,他自觉他并未出多少力,可是竟能把高他一个头的纳肯轻易的推动了,真教亚芠心中惊喜交加。

  但表面上,他仍淡淡的道:“滚开,别挡路。”

  说完后,不理纳肯,亚芠便自顾的离开,完全不知在他身后的纳肯露出了妒怒交加的表情。

  他完全没想到,十天前,还是任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亚芠,今日竟然能凭着一推之力把他推退两步,虽然是他不注意,真打起来亚芠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这进步的速度未免也太惊人了。

  一咬牙,暗道:“果然是在练什么东西,现在就这样了,如果真让你练成了,那我不就惨了。”

  心中隐隐一个计划成形。

  经过纳肯这件事后,亚芠对里昂教的练气法更是深具信心。

  不用说,他马上自动增加自己练习的量,原本背负三十公斤的负重增加为五十公斤,练气法由四小时增加为六小时,虽然因而一天只睡不到三小时,但因天心诀的缘故,他依旧精神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