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八章 誓永不离

  作者:手枪

  疯狂的人、疯狂的魔,还有化身为疯狂之兽的恶魔,一场完全没有理智的交战,拳打脚踢,爪撕牙咬,无所不用其极,人在此,尽是只凭着本能再战斗而已。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战斗始终却未能结束,阵阵的大雨由大至小,直到消失,象征光明的阳光再度的照耀着大地,在空中,厚厚的云层此时以尽数的散去,在空中,只存在这那三只漂浮在半空中的三个不知名怪物,静静的留在原地,在下方的血腥似乎完全的影响不了它们的存在。

  但是,当人与魔,在完全无法抵挡燃烧着生命,散发出疯狂之焰的恶魔之兽时,终于,它们有变化了,开始有所行动了。

  毫无预兆的,当陷入狂的亚芠将一个被他抓在手上的人给撕成两半时,在他头顶上的一个怪物忽然在它的腹部处一闪,一道闪光直闪而下,一瞬间,打中了亚芠.

  冷不防的亚芠被这道白光击中后,惨嚎一声,被白光打的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妃雅她们面前的坚固结界的能量外壁,强劲的冲击力量,弄得结界一阵的震荡,当亚芠再站起来时,妃雅等人已经忍不住的惊呼出声了,亚芠身上已经一半以上变成了焦黑,被白光直接击中的右大腿更是留下了一个焦黑的碗大伤口,还隐隐的冒起了斯斯的白烟。

  一跛一跛的,亚芠忽然往前又走了几步,仰首对着那发出白光伤害她的那三个怪物发出了一声的咆啸声,似是怒极。

  但是,当众人看到怪物的腹部又再度的发出了一道闪光时,却又忍不住的惊呼一声,深知,人类之身的亚芠如何要可以与这怪物对抗?光看体型的大小,亚芠就如它们的一根毛发般,微不足道。

  就在白光射出的同时,一阵的狼嚎、鹰鸣、熊咆、虎啸、狮吼、狐嘶齐声传来,一瞬间,一道水蓝色的巨大身影及时的冲到亚芠的面前,替他挡下了那道接下来可能会让他致命,直对他的头部而来的可怕不知名白光。

  蓝白的光芒在亚芠的面前激烈的闪耀,一阵阵痛苦的鹰鸣声啾啾啾的直叫着,替亚芠挡下这道白光的不正是巨大化的雷羽是谁?

  然后,银光一闪,贪狼星、烈芒、猛炎、暴王、九尾也随之的出现在亚芠的面前,仰首对半空中的大怪物各自的发出了一到冲击炮,冲击炮来到一半时,以贪狼星的冲击炮为首,集合成一颗更大上十余倍的大型冲击炮,直接而猛烈的撞击在那大怪物的腹部处。

  难以想像,贪狼星等五只幻兽合力所发出的冲击炮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一撞击之下,竟然在那怪物的身上留下了一个不知道有多深的深洞,一阵浓绿色的气体,由怪物身上的伤口处冒了出来,引的怪物一阵的蠕动,将这个伤口补起来。

  而这时,以贪狼星为首的众六幻兽,正倚着亚芠呜呜呜的撒着娇,原来,它们被亚芠丢出去之后,并未如亚芠所说的离开,反而躲在一旁,看着亚芠,直到亚芠不敌空中的那群怪物,它们才又跑出来,就了亚芠的一条小命。

  只是,此时全无理制的亚芠并不领情,反而毫不留情的攻击着依靠在他身边的贪狼星,当贪狼星的背部被亚芠一手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时,六幻兽终于知道现在的亚芠并不是它们平常所认知的亚芠了。

  贪狼星长嚎一声,此时感到自己与亚芠的心灵感应已经完全的断了联系之后,第一次自发性的,在没有亚芠的命令下,贪狼星硬是要铠化在亚芠的身上。

  只是,平常轻而易举的事,现在在没有亚芠的精神回应下,贪狼星竟然无法顺利的在亚芠的身上铠化出全身铠来。

  由外人的眼中看来,此时的贪狼星只是在亚芠身上形成了一团不断的蠕动变形的组织,完全没有平常的威武形象。

  但是,由于贪狼星这自发性的铠化,它的精神强制的介入了亚芠的精神中,受到贪狼星那熟悉道几乎与自己没有任何分别的精神介入所影响,亚芠竟奇迹般的在神化剂的作用下,还恢复了一部分的神志。

  感应着贪狼星的精神,亚芠艰苦的维持了自己的一部分神志,痛苦道:“小星,帮我,我好痛苦!”

  幕然间,感觉到亚芠的求助,铠化在亚芠身上的贪狼星忽然并发出强烈的光芒,为了自己的主人,贪狼星这次是真的是使尽了全力,连以往它都小心翼翼的催发自己身上的神之钻那庞大的力量,以免神之钻那太过于庞大的能量伤害到自己的顾忌都完全的不顾了。

  由身上并发出了强烈的蓝光,贪狼星把自己当成一个桥梁,直接的提出神之钻的能量,灌入了亚芠那经过连番的战斗,一再的脱力,再被神化剂强行逼出最后的力量,导致现在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中。

  再贪狼星的引导下,神之钻那强大的能量先是将亚芠身上所有的神化剂给逼出来,弄得亚芠连连的呕吐,吐出了一滩滩腥臭难闻的墨绿汁液。

  但是,未待神化剂完全的逼出,位在他们头上的那三个怪物及亚芠刚刚杀剩下的那千多个人及魔,又再度的发动了攻势,一道道,几乎是完全没有间断的白光,由那三个怪物的下腹部处不断的朝亚芠及贪狼星射来,急于帮助亚芠的贪狼星现在尚未完全的铠化在亚芠的身上,身体的组织完全的裸露在亚芠的身体外部,当然也没有任何的自我保护作用,加上那群魔的侵蚀性绿液不断的喷到他们的身上,亚芠及贪狼星更是遭受到双重的打击,不但亚芠发出了痛苦的叫声,连贪狼星身上的组织也不断的做着颤抖的动作,显示出他们正遭受到无比的伤害。

  幕然,原本散发出蓝光的贪狼星终于在本能的作用之下,招来了在外围拼命阻挡那三个怪物所发出来的白光及人跟魔靠近的五小幻兽。

  当五小幻兽一靠近,立即猛的一冲,冲入了包住亚芠的贪狼星的组织中,没入不见了,同时,贪狼星也在一瞬间改变了自己的身体组织的结构。

  远远的望去,彷佛在那一瞬间,贪狼星与五小幻兽协力的在亚芠的身周,形成了一个闪烁着淡淡银芒与蓝光的茧状物,将亚芠彻彻底底的包围在其中。

  这一个新形成的茧状物看来似乎是十分的坚硬,任由怪物的白光一再的射击,魔的腐蚀性绿液喷洒,人的刀剑嘴爪齐用,它完全的不为所动,银白的光辉与淡淡的蓝光依旧闪烁。

  看到这,身在亚芠所创下的结界中的妃雅众人不由的暗暗的祈祷着,看过亚芠与贪狼星联手之下开创出多次不可思议的神迹的众人,此时更是衷心的期望着,贪狼星能再度的创下奇迹,保护他们所尊敬,所爱的人。

  一次又一次的白光不断的射击着,连远在十公尺外的众人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白光射击到亚芠时,透过亚芠传到地面的那股深深的震动,让众人知道,这看似好看的白光,是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当众人一等再等,而变成茧状物的亚芠、贪狼星、五小幻兽却还是未能出现他们所期望的奇迹时,众人终于忍不住了。

  凯特忽然将凝聚着一道强大真气的一刀,狠狠的砍在亚芠所设下的结界上,弄得结界外层不断的震动着。

  看到凯特这出奇不意的一刀,众人接被他吓了一跳,早已回复自由的力奥问道:“凯特,你干么?”

  凯特再度的劈出一刀,狠声道:“我看不下去了,没有理由让头儿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承受着生命危险,而我却躲在这里眼睁睁的期望头儿能再一次的创出奇迹,胜利归来,没有理由,这一次,换我为头儿创出奇迹了,就算要我死,我也要跟头儿死在一块。”

  听到凯特的话,众人不由的一愣,但是,力奥却忽然大笑道:“凯特,你知道我一向很佩服你那颗不知道比我不知道聪明了多少的脑袋,但是,我也向来不是很服气,可是,今天我服了,怎么你已经想到了,而我却还没想到,我总算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你说的对,而且是该死的对极了,就算要死,也要跟头儿死在一起,怎么我就是没想到?”

  说完,力奥也像凯特般开始对亚芠所设下的结界攻击,凯特也回给力奥一个笑容,继续的全力往这个结界攻击。

  忽然,在他们的身后,竟也传来了一句:“我们也要跟头儿死在一起。”说完,忽然数十道的力量由他们的背后扑来,直接的击中结界。

  凯特与力奥转头一看,却是全部的死神小队都聚集在他们的身后,妃雅、夜月则是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夜月笑中含泪道:“不只你们,我们也宁愿跟大哥一起死在一块。”

  凯特及力奥先是互望一眼,随即力奥忽然大喝一声道:“好样的,真不愧是死神镰刀小队!我们绝不能堕了头儿的名声,就让我们一起陪头儿下地狱再扬威吧!哈哈哈哈……”

  说完,所有人也齐声大笑,一时之间,豪壮的笑声充斥着这个结界中,接着,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往这魔法结界全力攻击。

  一旁的吉尔、鲁西、凯琳诸人虽有心想要阻止,但是却被他们那誓死追随亚芠的豪气所摄,完全说不出任何的话来,心里只能感慨的想着,他们的身边是否有这种好部下呢?连死也愿意跟他们在一起的部下?

  从此时起,死神小队除了被冠以杀手、死亡、凶残等等骇人听闻的名声之外,又多出了一项,被视为最高荣誉、最叫人难以置信,又极度艳羡的另一个名字,那就是-忠诚,死神小队的同义词,日后,人人皆说,就算用全世界的财富权势去换,也换不来死神小队中的任何人的一根寒毛背叛银月恶魔,因为,他们是一群连死都要跟银月恶魔在一起死的可怕队伍。

  就在凯特等人努力的想要破坏这一层魔法结界时,鲁西忽然大声道:“等等,你们看!”手指着亚芠所在的那一个茧状物,大声的叫着。

  死神小队的众人停下了攻击的动作,顺着鲁西的手指,往亚芠的方向望去,这一看,众人不由的都呆住了。

  只见,不知何时,头顶上的那三个怪物停止了发射白光,那群包围着亚芠的茧状物攻击的人跟魔竟然化成了一具具的焦尸。

  遍布在四周的现场中,除了头顶上的那三个庞大的怪物,身在结界中的他们,在茧状物中的亚芠之外,就只有……一只浑身腾着金黄烈焰,高达五公尺的巨大金焰狮子,正站在亚芠的茧状物面前,对天咆啸着。

  当中有人已经忍不住的惊呼出声道:“这是白虎?”

  鲁西摇摇头道:“不是,白虎没这么小,而且,顾名思义,白虎是一只浑身雪白的飞虎,眼前这一只怎么看都是一只狮子,一只燃烧金色火焰的狮子。”

  听到了鲁西的反驳,众人心中皆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个疑问,这只金焰狮子是从哪里来的?是它杀了其他的人跟魔还有阻止那怪物对亚芠攻击的吗?

  忽然,鲁西又再度的惊呼道:“大家快看亚芠!”声音中难掩一阵的惊喜的味道。

  立即的,所有人将自己的眼光由那只神秘的金焰狮子的身上收回,转而看向亚芠所在的茧状物。

  这时,原本静静的躺在地上,任由怪物他们攻击的亚芠及贪狼星与五小幻兽所形成的茧状物,忽然在这时候慢慢的在它闪耀银光及蓝芒的坚硬表面组织上出现了金光。

  一条条的金光细线开始的布满了茧状物的表面,不久,金光的细线开始慢慢的变粗变大,露出了里面银色的物体,就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茧状物终于完全的打了开来,一个银色的身影只手撑地,半蹲跪在地上,打开来的茧状物的外侧组织变成了这个人影背后的一对超乎寻常的银色的巨大羽翼,在那人影的背后轻快而潇洒的拍动了几下,带起了风雨的旋涡后,又慢慢的缩小,融入那人影的背后,直到消失不见,然后,那人慢慢的站了起来。

  众人几乎是屏息的看着那个银色的人影,幕然间,妃雅一声极度欢喜的叫道:“亚芠,他没事!”

  众人一看,当那人影完全的站起来时,一头银白色的及腰发状组织在他的背后随风飘散,给人一种飘逸出尘的感觉。

  胸前,五颗白红青蓝黄不同颜色,姆指大的奇异圆形晶体分别由身上的金线串连出了一个约拳头大的五芒星,在亚芠的胸口闪耀着璀璨的光华,浑身是银的盔甲上,一条条的金碧色的线条,分布在亚芠的全身,彼此组合著各种的奇特图形,恍若是一种神秘的刺青般,布满了他的全身,让他在飘逸出尘中,更是增添了一种庄严的恢弘气象。

  脸上虽然没有面甲遮住他的真面目,但是,额头上,一根细长的尖锐银角,闪耀着一种彷佛连天都可刺穿的锐利光芒。

  在那银角下,是那张众人熟悉无比的冷厉面孔,正是他们最挂念的人,亚芠!

  彷佛是听到了妃雅的叫声,亚芠忽然的转头往这个方向一看,然后一笑,接着,众人又看到,就在亚芠一笑之后,他脸上两侧的盔甲部分,忽然的往中央延伸靠拢,出现的,正是他们所熟悉的,亚芠那带着淡淡冷酷笑容的面甲的形象,亚芠的整个人又再度的被贪狼之铠所包围。

  接着,所有人又看到,亚芠忽然对那一只金焰狮子一朝手,金焰狮子随即往亚芠一靠,只见到,当亚芠伸手一指空中的那三只怪物时,金焰狮子忽然的仰天发出了一声得大吼,众人虽然听不见,但是,光看金焰狮子那股威风凛凛的神态也叫众人为之心折。

  幕然,亚芠背后的那对不可思议的美丽的银色羽翅又再度的出现,轻轻的一拍,亚芠飞向空中,金焰狮子也跟在亚芠的身边,往天上的那三只怪物飞了过去。

  众人看的几乎是合不拢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亚芠在刚刚事发生了什么事?

  却不知,再刚刚,贪狼星为了替亚芠治疗伤势及驱出神化剂的成分,无法承受攻击,贪狼星发现到自己身体的组织在怪物的白光及人与魔的连番攻击下,以及体内那横行的神之钻的能量破坏下,已经造成了许多组织的损坏了。

  为了专心的治疗亚芠,贪狼星本能的发出了指令,要收回位在五小幻兽身上的组织部份以及分裂出去的神之钻,如此一来,五小幻兽虽然回应贪狼星的指令,回归到它的身上,但是,因为它们身上的组织除了属于一部分是贪狼星的之外,另外的尚有属于它们自己本身的组织部分。

  这些部分随着贪狼星的指令招唤,也跟着进入了贪狼星的体内,这些与贪狼星的身体格格不入的组织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被贪狼星给“吃掉”,一个是与贪狼星“同化”。

  紧记着当初亚芠极力不让这五小幻兽死掉的贪狼星,再这重要的时刻,主动的选择了让五小幻兽可以活下来的那一条路,让它们与它自身融合。

  藉由长期存在它们体内的组织为媒介,贪狼星让五小幻兽的身体组织均匀的分布在它的身体中,藉此,贪狼星意外的获得了五小幻兽所分别具备的光、风、火、水、土五项新的能力,让贪狼星的力量一度的大增。

  但是贪狼星也因为五小幻兽的加入,使的它再一次的进化成功,因此,花了相当多的时间,一面改变自己的身体组织,一方面,它却又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挽救亚芠那濒临崩溃的身体与意志,因此,也就造成了众人以为亚芠已经绝望的错觉。

  当贪狼星进化的最后阶段时,因为亚芠受到神化剂所伤害的,除了他的身体之外,还包括了他的脑神经,而脑神经既然受到伤害,那就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恢复的,因为自我意识处于十分模糊阶段的亚芠的影响,再加上当时,亚芠的心中还残留有疯狂之焰的火焰之心。

  所以,当贪狼星一恢复战斗的能力之后便受到亚芠意志的影响,释放出与它结为一体,同样受到它的影响而跟随贪狼星进化而成的金焰圣狮-猛炎。

  完全与贪狼星结为一体的猛炎,再这时候,借住亚芠的意志,贪狼星的力量,神之钻的能量,形成了一个拥有着自我意识的能量体,一只火焰之狮,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而原本五小幻兽体中代表光风水火土的五颗幻兽结晶则在贪狼星化成为盔甲之后,构成了亚芠胸前五芒的五颗晶体,。

  面对拥有强大力量及能量的火焰之狮猛炎,早已经被亚芠杀的七凌八落的那群丧失自我意志的人跟魔,当然不是猛炎的对手,稍一接近猛炎的身边,便被猛炎所散发出来的高热金焰给化成了焦炭,终于让最后仅存的人跟魔,再这一场战役中,完全的消失殆尽。

  至于亚芠脱茧而出之后, 因为在他现在尚没有完全恢复的脑中,只存在着对于空中及地面上人与魔的敌意,因为人与魔皆已丧生于猛炎的烈焰之下,所以,一醒来之后的亚芠,招来猛炎,便往他最后的敌人,空中的那三只巨大的庞然怪物飞去,他要趁他还有一点战斗力的时候,将它们给消灭。

  可以说,现在的亚芠只是依靠着自己的战斗本能在行动着,刚刚对于妃雅、死神小队的那一笑,也只不过是挂念他们的下意识作为,事实上,现在的亚芠已经完全无视于他们的存在了。

  来到空中之后的亚芠及猛炎,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三个怪物中间那个最大的忽然由它的前端处,发出了一道远比刚刚下腹处所发出还又强烈上百倍的白光,狠狠的击中亚芠.

  但是,就在众人还来不及停止惊呼声前,却已看到,白光过后,亚芠背后的那对张开来足有进五公尺宽的巨大羽翼却已先在他的面前合拢,挡下了这一道强烈的白光对他的攻击,翅膀再张,银色羽翼上慢慢的飘起了一道的轻烟,但是亚芠的本体却完全的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霎时,众人的惊呼声变成了欢呼声。

  再来,位于亚芠背后地面的妃雅等人没有看到的是,在亚芠的胸前代表五小幻兽的五芒星中,碧水雷鹰进化体雷霆神鹰雷羽的蓝色幻兽结晶,大地之熊进化体撼地熊王暴王的黄色幻兽结晶,疾风之狐进化体风雷狂狐九尾的青色幻兽结晶具发出了闪耀的各色光芒,一瞬间,亚芠背后的银翼一挥,深蓝色,浑身裹在阵阵电蛇中的雷霆神鹰雷羽,垄罩在一阵无形强风中的风雷狂狐九尾,浑身绽出金黄色光芒,宛如高山般雄伟的撼地熊王暴王,以不亚于金焰圣狮猛炎巨大尺寸的能量体,出现在亚芠的身边。

  当然,在亚芠的胸前,那颗属于金焰圣狮猛炎的幻兽结晶始终都是散发出晶莹的红色光芒。

  四只幻兽在亚芠对敌意识的催发下,纷纷以能量体的方式现身,然后,分头的往前面不远处的那三个怪物打击过去。

  一道道,蓝白色的雷电,无比强烈的由雷羽的身上,往最右边的那只怪物袭击,搭配上猛炎口中的烈火狂喷,雷火交加之下,那只怪物庞大的身体表面立即泛起了一处又一处的的焦黑痕迹。

  当力量象征的暴王,贴近到左边的那只怪物的身体表面,一掌又一掌的熊掌,加上口中所发出来的黄色光团贴身近击,配合著站在远处,一道道无影无形的真空风镰猛往怪物身上直轰的九尾,左边的怪物不再具有它体型庞大的优势了。

  最后,中间的那只怪物,当它碰到了杀气鼎盛,无限杀机的亚芠时,它只能在它自己的身体表面上够出一层层不知什么原理所形成的绿光罩子,抵抗一次又一次,来自亚芠的双手,一道道,远比亚芠自己的体型还要大上数十倍的X形超大型歼爆断月斩。

  X形的金色气劲,一次次的撞击在怪物的绿光罩子上,并列出强烈的金光绿芒,而它们本身所具有的强大武力,全因为亚芠及四小幻兽的近身搏斗,及体型相差太过悬殊之故,只能苦苦的挨打,而无法还击。

  但是,它们庞大的体积却也是它们最大的优势,亚芠及风火水土四幻兽威力强大的攻击,直到现在,却是还都在它们的表层上作文章,对于它们的本体,根本就没有用。

  但是,打久了,还是会有作用的,当亚芠本能的感觉到这三只怪物开始由原本的静止变的向后退时,战斗的本能让亚芠继续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它们,因为,他的本能告诉他自己,绝对不可以让这三个怪物脱离他们的攻击范围,不管它们是要撤退还是要重整旗鼓都一样,错过了这次的机会,下次,他便不再会有这种可以近身的机会了。

  一方面庞大的怪物开始以着一种令人无法置信速度飞快的往巨剑锋的西面远离,而亚芠与四小幻兽则对他们纠缠不休。

  幕然,一道光华灿烂的白光,由天空中忽然已着肉眼几乎无法辨别的极快速度,往下俯冲,光烈的光华叫人无法睁开眼睛。

  强烈的光华在俯冲之际,在人眼几乎无法辨别之下,微微的改变了它俯冲的角度,只见到光华一闪,这小太阳般的强烈光团在一瞬间,由上空,竟然硬生生的冲进了亚芠正在与之纠缠的中间那个最为巨大的怪物的体内。

  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当白光冲入时,那巨大的怪物忽然严重的扭曲起来。

  幕然轰的一声,整个怪物乎在在全身绽放出了强烈的白光,这些白色的光柱,宛如透体而出般,穿破了怪物厚重的身躯。

  一声骇人听闻的虎啸声,由轻到重,由细到大,一波波的虎啸声浪,由怪物的体中,透体而出。

  紧接着,怪物巨大的身躯却像是一个大的不可思议般的烟花般,重重的炸出了绿色的烟火,强大的震波,不但将植入云霄的巨健峰给轰成了碎片,虎王坡上,受到亚芠魔法力量所保护的众人也惊讶的发现到,亚芠那厚实到让死神小队所有人同时攻击仍不为所动的结界,在这巨大的强悍震波的力量下,竟然也像张薄纸般的不堪一击,被震波轻轻的一掽,变化为虚无。

  但是,也因为这强大结界的庇佑,所以尽管众人被震波震的东倒西歪,但是,他们却只奇迹般的受到了轻伤而已,但是,眼前的巨健峰在这震波的力量影响之下,却被震成粉碎,不停的落下了巨石。

  眼看众人就算没死在那怪物爆炸下的震波下,也将死于那几乎漫天铺地的巨石下时,忽然那爆炸的中心处射出了一到白光,白光化成了一层厚的不可思议的能量层,将巨剑峰落下来的巨岩弹开。

  接着,又是一声的绵长虎啸声传出,巨大的白色身影飞下,伴随着震撼人心的虎啸声,叫人由心的感到一种无法言语的震撼感动。

  在这宛如天崩地烈的浩劫下受到白色影子力量的保护下,惊魂未定的众人终于看轻了那白影的样子,吉尔大公受到极大的震撼,忍不住的念出了一段流传了数千年的字句:“龙吟天下惊、虎啸震千里、凤鸣动九州、龟吼九渊醒”

  “白虎一啸,千里震魂,先祖诚然不欺我,如此力量,如此威风,如此神威,天下间又有谁能与之匹敌?好个白虎,好的圣兽!”

  一只巨大的白色飞虎就在众人艳羡的注视下,翩翩然的由空中慢慢的落到了他们面前的地面上,那一身莹亮光彩夺目的纯白毛发,在阳光下闪耀着无边的光芒,背后那对宽广鹏大的巨翼灵活的轻轻的拍动了几下,带起了阵阵的旋风后,收敛于它的背部。

  一双粉红色的美丽巨眼在一一的扫视过一干浩劫余生后的众人之后,忽然,一道非男非女的浑厚声音在众人的脑中响起:“吾乃西方白虎,人类们,拥有太初精神波动的人类,你在哪里?”

  众人一愣,彼此的相视一眼,又听到白虎的声音响起道:“与我沟通的人类呀!为何我感觉到此处有着你的精神波动了力量,但是却完全的没有本源的感应?”

  众人再度的面面相觑,吉尔大公壮着胆子,问道:“尊贵的圣兽白虎,请问你是在与我们说话吗?”

  白虎睁着一双巨眼,看着吉尔大公,然后声音又响起道:“人类,我感应到你是这次催生吾分身有功的人类之一,我在找与你一起催生无分身,将他强大的能量提供给吾分身,催生吾分身孵化的那最后一人,那能够与吾沟通的最后一人。”

  众人虽听不太懂,但是白虎一提及供应能量给白虎卵的最后一人,曾进到白虎洞中的吉尔大公、凯琳、鲁西、妃雅立即知道,白虎所说的是亚芠.

  一想到亚芠,妃雅忍不住的惊呼一声:“亚芠!亚芠呢?他人怎么不见了?”

  众人随着妃雅的惊呼声,纷纷往头上一看,不知何时,再他们经历那场恍若毁天灭地的爆炸时,空中的那三个怪物除了最大的那一个被白虎给破坏之外,其他两个怪物不知何时竟然也消失不见了,而且,空中到处空荡荡的,亚芠的身影也消失不见了。

  一想到刚刚场巨爆,连距离如此远的巨剑峰都承受不起的,变成了以后只能称之为断剑峰的样子,那么,在那场巨爆中,与那怪物贴身相靠的亚芠不就也……

  一想到这,众人的心不由的一凉,死神小队所有人的眼泪不禁又再度的流出来,望着天空,找寻那已经无法看见的银色身影。

  看到了众人的样子,白虎知意的长啸一声,巨翅一展,又再度的飞往空中,连续的绕着现在该改名称之为断剑峰的巨剑峰,飞快的绕过了三次,然后再降到众人面前,它道:“空中没有任何人影,也没有任何的迹象,所有的生命都在那一场的爆炸中被毁灭了。”

  听到白虎这么一说,众人这下真的是感觉到绝望了,妃雅从刚刚一直未能落下的泪水终于也落下了,无声的饮泣让妃雅一度的承受不了而昏厥过去。

  这下死神小队的众人也不由的了手脚,顾不得心中的悲痛,七手八脚的将妃雅给救醒过来,而醒来之后的妃雅却只是面目呆滞,不言不语的坐在地上,眼中的泪水不停的由她的双眼中流下,布满了她的清丽脸庞,显示出她哀漠大于心死的悲伤。

  白虎问到这道底是怎么回事?

  吉尔大公见到死神小队即妃雅所有人都已经陷入了绝顶的哀伤中,对于白虎的问话是有听没有到,便自己将刚刚所发生的事,从居民失踪的异像到现在亚芠被那场爆炸弄得粉身碎骨的是说了一遍。

  白虎听完之后,忽然仰天发出了一声的绵长虎啸,虎啸中充斥着无尽的怒气,震的所有人心神荡漾,连死神小队也被白虎这声怒啸给叫回了心神。

  啸罢,白虎怒道:“可恶!又是这群杷沙星人搞出来的祸,可恨要不是我在半路上感应到它们的战舰的能量,急于赶来的话,我也不至于会消耗太多的能量,而让它们跑掉两艘战舰,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我……”

  话未说完,白虎忽然又长啸一声,转头对着虎王坡的进出小道虎吼道:“谁在那?”

  说声一落,三道身影以着肉眼无法视清的速度横空飞翔而来,人影一落,一道粗雄的声音暴烈道:“来迟了一步吗?亚芠,亚芠你在那?”

  话声一落,三个人影也插入了白虎与众人之间现形,来人是三个身着全身性威武幻兽铠的青年,分别的垄罩在一阵的烈火、青风、雷电中的三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声音即由那个身材最为高大,浑身垄罩在烈火中的青年口中发出。

  一看到他们,夜月忍不住的悲叫一声:“亚华大哥,大哥……大哥他……他已经……”

  下一秒,夜月已经被那一个浑身罩着一团雷电,看来年纪最轻的年轻人给捉住双肩,急问道:“亚芠,亚芠他怎么了?”夜月那断断续续,泣不成声的声音,让这后来的三人,也就是亚芠三个哥哥感到一阵的不祥预感。

  夜月这下更是泣不成声,哽咽道:“亚若三哥,大哥……他……你们来迟了一步呀!”

  听出了夜月那始终不肯说出来的语意,晚来一步的亚华、亚旭、亚若三兄弟如中雷击,这怎么可能?对于他们这最小的幼弟,他们本来是深信就算在何等的绝境中,他也应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人中向来最为冷静的亚旭,这次总算不失他的理智,沉声问道:“凯特,你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清蓝之境中相处了十多天,亚旭最为欣赏凯特这与他性格最为类似的凯特,同时也深知,此情此景,也唯有凯特能够完整的将所有事情的来龙始末给交代的一清二楚。

  终于在凯特语带哭音的解说下,亚旭三人终于明白亚芠竟然是为了保护众人而壮烈牺牲的。

  听完之后,亚华已经狂怒的咆啸起来,浑身冒出了几乎要连天也为之焚毁的金黄冲天烈焰,幕然,亚华对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说话的巨大白虎怒啸道:“原来你就是白虎,好个白虎,杀我四弟的你也有份,所有伤害我四弟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就先拿你来开刀。”

  说完,亚华双手一展,两道巨大的火焰往白虎射去,众人见到这个自称亚芠大哥的人竟然连白虎也敢攻击,不由的大惊失色,纷纷发出了一声的惊呼声。

  一旁的亚旭急忙的劝说道:“大哥,这事与白虎无关,不要冲动,同时发出了一道的青绿狂风,企图将亚华所发射的火焰给拦阻下来。”

  白虎看到火焰来袭,忽然巨口一张,一道白光射出,与亚华的火焰,亚旭的狂风,同归于尽,然后白虎道:“人类,我能够体谅你的心情,只怪我太过莽撞,所以才导致此事的发生,我再此向你们致上最深的歉意,不过,我倒是不认为你们所说的那人已经死去了,如果照你们所说的,那人有如此大的力量,可应该不至于这样就死去了,你们不要伤心的太早。”

  亚旭心中一动,狂喜道:“白虎,你的意思是?”

  白虎点点它的巨头道:“刚刚,我只是纯粹的说出我刚刚在这附近观察的结果,也许,那人是因为爆炸的力量,被吹到远方去了,或是身受重伤的落到某处,可能是因为他现在的能量太过薄弱,所以我才找不到他,毕竟,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我也不希望他就这么的消失了。”

  听到白虎的话,众人的心中不由的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苗,尽管希望渺茫,但是,他们真的是希望亚芠真如白虎所说的这样就好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之后,鲁西忽然道:“白虎,我知道现在说这个并不是恰当的时机,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刚刚那些怪物到底是什么?而你的分身现在受到别人的控制但是你好像一点都不急的样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鲁西提出除了亚华三兄弟及死神小队外,所有人都十分关心的问题,所有人不由的都仔细的聆听起来。

  白虎回答道:“照你们的叙述及我刚刚所见,那空中的东西不是什么怪物,而是来自你们所想像不到的遥远天际,对人类怀有强烈的报复心的杷沙星人的战舰,这一切应该是他们所为,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不必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改变什么。”

  众人听到了白虎这么一说,虽然不服气,但是光看亚芠那样的人物也无法对那三个所谓战舰的怪物造成伤害,他们也知道这是事实,无话可说。

  又听到白虎道:“当初,我之所以生下分身,本意也是要去我的分身去对付他们,不过,现在既然我的分身已经被他们所控制,加上我的感应,分身完全的与我断绝联系,表示我的分身脑部组织已经是完全的受到伤害,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件没有智慧的工具了,因此,我急也没用。”

  鲁西迟疑道:“那白虎你不怕那个什么杷沙星人会把你的分身调过头来对付你?”

  白虎大嘴一裂,应该算是在笑吧,它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因为我事先已经顾虑到这一点,已经先加了一些禁制,除了人类外,任何生物的企图控制只会引的我的分身的拼死反抗或是自毁,因此就算杷沙星人把我的分身的大脑组织破坏,他们还是无法控制我的分身的,除非杷沙星人利用人类间接来控制我的分身才能办到,,但是因为我的分身的力量乃处于最原始的状态,加上现在大脑已经被破坏,再无进一步的进化的可能,对于我这经过了数千年进化的本体,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性,它现在的力量大约与亚华他们现在身上的生化兽,也就是你们所谓的幻兽差不多,不足为虑,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听完了白虎的解释,众人这才放下了心,知道现在小白虎的威胁性不像他们想像中的那么大,他们也才不至于担心他们会调过头来对付他们了。

  一想到这,众人纷纷的想起了要赶快的将今天所发生的是回去告诉自己人,加上一直在这里面对三个亚芠的哥哥,他们也担心他们会把亚芠之死的账算到他们的头上。

  一个亚芠已经够他们心惊胆跳的了,再加上他的三个连传说中的白虎都敢斗的哥哥,众人一想到这,不津毛骨悚然起来,连忙向众人及白虎告辞,落荒而逃。

  今天的这场百年之约,他们谁也没沾到好处,但是除了凯琳之外,谁也没损失多少,总算是值得庆幸,但是,他们知道,今天的盛会,万人的屠杀,庞大的怪物战舰,白虎的神威,以及那一道银色的身影,他们是想忘也忘不了了。

  鲁西等人离开之后,白虎也跟着对众人一点头,如它来时般,又往天际飞去了,终于现场只剩下了与亚芠密切相关的人们了。

  忽然,从刚刚一直不言不语,静静坐着流泪的妃雅忽然站了起来,抹去脸上了泪痕,睁的一双现在已经变的红肿的秀丽双眼,忽然出声道:“我……要去找亚芠,我一定要找到他,我要告诉他很多很多我来不及要跟他说的话,我要去找他。”

  虽然眼中还有未干的泪痕,虽然双眼依旧红肿,虽然声音依然沙哑,但是,语气中的坚定,却让人感觉到,就算海枯石烂,就算天崩地裂,也没有任何的人或事,可以阻挡妃雅寻找亚芠的决心,以及,妃雅那瘦弱的身子里所隐藏的激昂坚定的信心,誓寻亚芠的决心。

  “这一次,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亚芠再离开我了,我要再一次的紧紧抓住他,我将‘誓·永·不·离’。”

  一字一吐,妃雅说出了她心中最坚定的决心。

  听到了妃雅的誓言,夜月忽然也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坚定道:“对!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有时间在这里哭的话,还不如赶快去找到大哥他。”

  “找到大哥之后,我要让大哥知道,我可是很会哭的唷,我会哭到让他不敢再撇下我们,我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听着夜月言语中那好像天真下所蕴含的真诚,众人不由的深深的震撼着那真诚、真挚的情感,死神小队的几个男人们不由的感到汗颜,深觉得这两个看来最柔弱的女子却远比他们要来的坚强多了。

  抹去自己脸上的泪痕,全体人员虽未说出口,但是,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都在心里发下了他们的誓言,誓寻亚芠的誓言。

  且不提随后赶到的翰罗及另外一半的死神小队再听到亚芠的恶耗时是如何的痛心悲伤,不久之后,在整个大陆,将到处的流传着一个无人能敌的集团到处寻人的事迹,一个属于死神的无敌神话,一个与恶魔的再会。

  一个真真正正,降天魔神,天魔神与他的无敌死神小队的扬威故事,一群连天在他们面前都不得不低头伏首的神奇人物的传奇。

  虽然,在场所有人没人会想到,寻人的旅程是如何的漫长与艰辛,又是如何的难熬。

  但!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