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七章 泣血恶魔

  作者:手枪

  走出了结界的亚芠,不再的顾虑到在她身后无声饮泣的妃雅,此刻的他,已经将自己再度的化身为银月恶魔的型态,对天仰首长啸一声。

  大喝道:“就让你们知道,银月恶魔的血腥手段是怎样的一个地狱光景,现在,你们已经再也没有退路了。”

  一声的长啸,一句的大喝,那群心神丧失的人与魔,立即被亚芠给引了过来。

  亚芠大喝一声,双手银光一闪,两把的白金剑立即由贪狼星拟化出来,出现在亚芠的双手上,这是亚芠头一次的双手出现武器。

  风的身法全力的加速,一阵几乎无法瞧清的银色影子在庞沱大雨中,往人群冲了过去,鲜红色的鲜血顿时将清澈的雨水给染红了,仿若,上天也在为这身不由己的杀戮而落下了鲜红的血泪。

  悲惨的杀戮,就在这庞沱的大雨中无声无息,而又无比的惨列的展开了,一场一比一万的必死战役。

  在这种场合,所有人皆为敌人,完全的没有后顾之忧下,所有人,这才真正的看到了何为恶魔称号的由来。

  那浑身浴血的身影,轻易的就夺走了一条条的生命,不管这一条生命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在恶魔的眼前,他们都是一样的,只是一个个企图要对他不利的敌人,对于敌人,恶魔的手段,即是杀·无·赦!

  那沾满了疯狂的身影,混在人群中忽隐忽现,鲜血在雨水的冲刷之下,在这个虎王坡上,恍若形成了一个由血所积成的湖泊,鲜红的血水,每一滴,都代表着一条条的人命葬身在亚芠手中的双剑上,每一道金光闪过,所伴随着的全是一连串的惨叫声,又是数条的人命消失了。

  但是,恶魔这一次所碰到的对手却跟以往完全的不同,虽然,在他的眼中,除了力气大些,疯狂些之外,跟他所认知的一般人没两样,但是,这些敌人并不懂得什么叫畏惧,即使他杀再多人,即使地面上已经被一具具七凌八落的尸首掩盖住了原本的青绿地面,即使鲜血已经染红了大地,但是,敌人还是完全没有畏惧的迹象,蜂涌的往他杀过来。

  恶魔会痛,他是人,所以当然会痛,当魔的光刃一次又一次的斩在恶魔的身上,再坚硬的盔甲也抵不过那一次次的伤害,终于,魔的光刃有机会伤害到恶魔的身体了,光刃的伤害带给了恶魔双倍的疼痛,但是,这双倍的疼痛在现在的这一个时候,却只是更激起了恶魔的怒火,让他麻痹的神经在一次的舒活了出来,然后,榨乾自己的每一分力量,在恶魔的反击之下,魔并竟也只是魔而已,怎么也比不上真正的恶魔,没有魔有任何的机会将手上的光刃第二次的触碰到恶魔的身上,伤害到恶魔的身体,触怒到恶魔的唯一下场便是,一场粉身碎骨的葬礼在等着魔。

  最后,那些人偶,那些魔,那些失去了自己意识的人,终于也会怕了,有关恶魔的杀戮,有关鲜血的染眼,有关呼吸的停止,太多有关的有关了,那阵代表死亡化身的银色恶魔的身影,那被恶魔带来降临于世间的死亡气息,终于让这些已经没有思考能力的人,学会了如何用本能去体会,如何的用本能去记下,那是一种在身体的最最深处的,任何的东西或药物也无法剥夺的本能的畏惧,那有关于死亡的银色身影所代表的意义!

  人也好!魔也罢!终于学会了死亡的代表,就是那银色的身影,飘扬在银影背后的银白长发所代表的就是死亡的巨大身影,但是,已经太晚了,那是他们牺牲了一半的同伴才获得的本能共识。

  但是,在他们的本能并未感知到的是,恶魔再怎样的凶残,毕竟,他还是一个人,死神的镰刀再利,在沾染了太多的鲜血之后,也会变的驽钝了,死亡的气息再快,背负了太多的生命之后,依旧会变的沉重,于是,恶魔终究还是一个人!

  背对着魔法的结界,恶魔,银月的恶魔终究又恢复了人的身分了,疲惫的身心已经让他的双手发软,枯竭的力量也让他再也提不起脚步,但是,他也已经教会了人及魔,所谓的恶魔又是什么了,因此,人与魔只能在他的面前,在他的背后,争着一双双无意识的双眼或是不忍的眼睛,望着他,维持着十公尺的距离,没有人或魔能够超越这只要两秒就可以通过的短暂距离,因为,不管是人或魔,都已经知道,那就是生与死的距离,看来虽小,但却是生死之间那无法,也不可以跨越的鸿沟。

  但是,主掌人与魔的怪物却已经等不及了,没有感情的怪物并未能够体会出那弥漫再人与魔之间的深深的畏惧,它只是一再的催促着,催促着魔与人,再去向那已经筋疲力尽的恶魔在一次的挑战,当人与魔再一次的像恶魔踏出他们戒慎的脚步。

  掀起了腥风血雨的恶魔,终于也不知的倒下了,但是他仍再度的挣扎的站了起来,面对着一群又一群的人与魔,恶魔终于在这个时候回过头来了,忍不住的一回头,看一下,曾在他杀戮生涯中,带给了他人与人之间信赖的同伴,教会他何谓情爱的女友,这一望,终于,恶魔也忍不住的堕泪了。

  一丝丝,鲜红的血泪,不知由何而来,也许真是恶魔的血泪,慢慢的由恶魔的脸形面甲上,由他的头,落入了他由鲜红的晶石镶崁的双眼,在眼框里打个滚,然后,在他的冷硬脸庞上,留下了两条的鲜红。

  看到这一景象,恶魔的同伴们终于忍不住的落泪了,粗豪如力奥,捶胸顿足的大嚎道:“头儿,快回来,头儿,已经够了,让我们帮你,已经够了。”雄壮的身躯不断的撞击着那似无形,但却坚硬无比的隔开了他与恶魔之间的结界,爆起了层层的闪光。

  冷静如凯特,自从跟在恶魔的身边之后,便一直的致力于修习恶魔所教会他的第一课,冷静,而他也确实做到了,但是,此刻,他却也怎么都冷静不了,悲叫道:“头儿,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头一次的见面,那场杀戮,我会感觉到悲哀了,因为,头儿你是人,不是真正的恶魔,所以会哭会笑,只是,你将笑给了我们,而泪,却在一场又一场的违反你心意的杀戮中,尽情了流下,那飞扬的鲜血就是头儿你所留的泪呀,那么鲜红,那么的多,那样的悲哀,头儿,不要再流泪了,你的泪就让我来代替你流吧,请你不要再悲伤了,回来吧!”

  活泼如夜月,此时,取代了活泼的笑容的是一阵又一阵的悲伤大哭,泪!是她唯一所能说的出口的,阵阵的大哥的呼唤,宛如稚子呼亲,令人不忍闻之。

  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小队,此时,却只是一群又一群抱头痛哭的悲伤的人。

  而曾对恶魔许心相爱的妃雅呢?趴在离恶魔最近的结界处,一次又一次的,口中喃喃的念道:“亚芠,你回来呀!快回到我的身边来,我有好多的话想要对你说,我好想好想对你说,拜托你,给我机会好不好,我真的好想让你听听我怎么说,好不好,亚芠,你快回来好不好!”

  一声声的呼唤,宛如杜鹃泣血,令人闻之落泪,她,无泪!因为,泪在流出眼框之前,已经让心底那悲伤的火焰蒸干了,所以,她,无泪!因为,她已经无泪了!

  但是,在这时,有人出声了:“你们到底在哭什么?不是已经知道了,白虎会来,到时候,我们都有活命的机会,既然他能做出这么结实的结界,呆在结界里直到白虎来不是很好吗?是他自己喜欢杀人,所以他才会出去杀人的。”

  “既然喜欢杀人,那么,总有一天会让人杀死是一定的,现在只是他的报应来了,你们又何必替他哭?这杀人凶手,连小孩子也能下的了手,你们真当他是个大英雄吗?”

  力奥猛然一回头,暴怒道:“贱女人,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对着刚刚出口伤人的人,力奥不由的暴怒连连,对着她,凯琳狂吼。

  凯琳也怒道:“贱男人,要我说,我就说,还怕你不成,我说,你又何必去撞那结界,那可是你的大英雄为保护我们而设下的,万一撞破了,那我们岂不是糟了,你想死,我们可还不想死!”

  力奥这下狂怒了,爆吼着往凯琳冲去,但是,却被凯特拦住,凯特恢复冷静道:“力奥,别冲动,她说的对,我们不能辜负头儿的一番苦心。”

  力奥挣扎道:“凯特,放开我,我要活劈了这个贱女人,她竟……她竟然这样的……”

  话未说完,狂怒中的力奥已经被凯特一手制住了,动弹不得。

  凯琳见状,讽刺道:“看吧!连你自己人都因为想活下去,而制住你,不让你乱来,你知道了吧,大笨牛,那人纯粹的只是因为想杀人,所以才会搞成这样子,怨不得别人。”凯琳得意的笑声让力奥气的差点昏过去。

  凯特有礼的对着凯琳道:“凯琳少城主,感谢你提醒了我,不让力奥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坏了我们头儿的一番苦心,谢谢你。”

  凯琳得意的眼神一飘急怒中的力奥,似乎在说,看吧,她说的没错吧!

  随即,又听到凯特有礼道:“但是,你污辱了我们的头儿,等于污辱了我们心目中的神,我以银月恶魔座下死神小队小队长的身分对天发誓,错过了今天,如果我还能活着,那么,我将不顾一切的制你于死地,即使毁灭你的迦阗汐城也在所不惜。”

  听到凯特的毒誓,凯琳脸上的得意笑容也不由的一滞,接着,所有人又听到一阵整齐的声音轰然道:“以银月恶魔座下死神小队之荣誉起誓,毕生终将制你于死地。”声音之大,眼神之阴郁,杀气之盛,让凯琳这天之骄女终于被吓的坐倒在地上,心中一阵的后悔着刚刚的一时嘴快。

  忽然,夜月走过来,温柔的扶起了凯琳,凯琳以为是她的那位的师姊妹,说了声谢谢,谁知道,抬头一看,却看到了夜月脸上阴森的笑容,认出了夜月是亚芠的人,不由的一愣,还来不及反应,两个火辣辣的耳光已经让她晕头转向了。

  接着,夜月冷森森的道:“他们都是真正的英雄,是好汉子,所以他们不打女人,但是,我打,因为,我是女人。”

  “看清楚,你是因为谁而能在这里口出狂言的?凶手是吗?你的心肠很好吗?看清楚,是哪一个凶手承担起那个惨忍血腥的恶名,让敌人不再派出战力低弱的老弱妇孺,是那一个杀手让自己的双手沾满了妇女稚子的血腥,让你这好心肠的人不用再沾上妇女稚子的鲜血?”蛮横的将凯琳扭向正站在人与魔面前的亚芠,逼他看着,同时,所有人听到夜月的话,这才想起,从刚刚到现在,场中都是些壮青年,没有半个老弱妇孺稚子,他们终于想起了亚芠刚刚那极度凶残的手段,原来他是藉此让敌人知道,再派些老弱妇孺来是没用的,也体会到亚芠的隐藏在血腥下的苦心,让老弱妇孺幸免于战斗中死亡,也消除了他们的心病,但是却让自己独染上了不该有的血腥。

  将凯琳又扭回来,夜月再度的冷森道:“你不是身分极为娇贵的少城主吗?你不是一个天之娇骄女吗?你理想的梦中人不是应该是一个大仁大义的英雄吗?这个大英雄不是应该跪在地上,乞求你的赐爱吗?”

  “可惜我大哥不是个大英雄,他的确是大仁大义,但是,他从不认为他是一个大英雄,而且他的双手也沾满了血腥,你的英雄应该不是哪种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人吧!可惜,他并不是你的大英雄,因为,这个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人,他不会跪在地上向你乞爱,他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他自己,他自己,包括我们在内,也从来没想到他是一个大英雄,他冷酷,他无情,他狠辣,他冷血,他高傲,但是,他还是我大哥,还是我们最尊敬的人,还是她最爱人,因为他就是他,不是你的大英雄。”

  “看清楚没,那个她,身分比你高,地位比你高,长的比你漂亮,才情比你好,她才是真正的天之娇娇女,而你,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正日梦想着你的大英雄,我大哥很具有吸引力吧,会让你看的目不转睛的吧,可是,他的眼中并没有你的存在,知道吗,被宠坏的小女孩,吃不到葡萄不要说葡萄酸,你只能恨你自己为什么不够高,让你能吃到甜美的葡萄,小女孩,以后别再乱说话了,因为,你已经惹到了两个十大高手,及一群会为你及你自己的家人带来灭亡之灾的杀手了,记得,如果过了今天,你还能够活着,那就赶快回去像你的家人哭诉,说你已经惹到不能惹的人了,一群真真正正在原曙城里,掀起了焚城烈焰,双手沾满了血腥的杀手,你已经将死神的镰刀亲自拿回去自己的家中,架在自己家人的脖子上了。”说完,夜月在给了凯林两个耳光子,然后将她扔回她的师姊妹的身上,头也不回的走回到结界的旁边。

  而众人听到了夜月的话,这也才了解到凯琳为什么会在这结骨眼上,说出了那不知轻重的话,原来是她不知不觉间被亚芠的魅力所惑,但是亚芠却自始至终完全的没将她放在眼中,所以才会让她由爱生恨的说出那一番话来,应该是存着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别想要得到的心理吧!

  只是,这事怎么会发生呢?从头自尾,亚芠与他们认识也不过是八天,在这八天中,见面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怎么凯琳会喜欢上亚芠?

  但是看到凯琳脸上那百味杂陈,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样子,却没有出言反驳夜月的话,根据他们对凯琳这娇娇女的了解,的确不可思议,也唯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吉尔与鲁西相视一眼,暗叹,真是唯有女人才足以了解女人,而凯琳,正如夜月所说的,她还未长大呀!

  这时,妃雅处忽然传来的一声的惊呼道:“亚芠,你在做什么?”

  众人忙转头一看,却见到,敌人已经来到了亚芠面前不到五步之处,亚芠却忽然的将贪狼星解除铠化,露出他的真身来,难怪妃雅会惊呼出声来,这不摆明是自找死路吗?

  但是,彷佛妃雅悲切的呼声已经透过这一道完全不透声的封锁结界,传到亚芠的耳边,亚芠忽然的转头的对妃雅一笑,笑容极为的灿烂,但是这灿烂的笑容却给了众人一种不详的预感,彷佛是死亡的微笑。

  忽然,所有人见到亚芠忽然的由怀中拿出了一个东西,往自己的左臂上一扎,将那东西里面的东西给注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众人皆不知道亚芠为何么要这么做?

  现场中,只有亚芠自己知道,这东西是他在原曙城的王宫里,在与暗魔战斗后,所拾来的战利品,神化剂,本来他只是想要查查看,这神化剂到底是什么做成的,但是没想到,却是用在自己身上。

  但是,这也是亚芠的最后一着了,他记得,当初暗魔部队在注射神化剂之后,力量突不可思议的增加,虽然因此人陷入了疯狂,也不知道最后是不是能够恢复,但是,面对这一群完全丧失人性的人,亚芠唯有也抛去自己的人性,期望这神化剂可以让他滋生出力量来,就算陷入疯狂中也不要紧,反正,他早已打定主意,要施展出他那只有施展过一次,极度危险,可能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地步的疯狂禁招-疯狂焰心了。

  疯狂,只是疯狂焰心当中必须要的一部分的基础而已!

  感觉到神化剂那不知道什么做成的成分在体内不断的流窜着,身体不可思议兼不正常发起热来,一点一滴的力量开始在体内滋生着,感觉到体内那不正常的高温,正不断的侵蚀着他的意志,亚芠唯一怕的是现在如果人跟魔对他发动突袭的话,那么,他就完全无还手余地的含恨而死,所幸,他刚刚的表现深入这群人与魔的心中,再加上亚芠那反常的解除铠化,让人跟魔反而不敢轻易的对亚芠发动攻势,只在措手可得的范围中,包围着亚芠,但是却没有人敢动手。

  亚芠见状心中稍微的安心,趁着自己还有一点的理智,亚芠爱怜的摸摸贪狼星那一身沾染了鲜红的漂亮长毛,辛苦的笑道:“小星,这段日子里,真是辛苦你了,让你陪我吃了这么多的苦,我真的是对不起你,知道吗?白虎说你是兽王的两个半身之一的太初喔,是统领着天下所有幻兽的幻兽之王,是幻兽中最尊贵的存在,连四圣兽也是你的手下,你不该陪我这没出息的人一起死的,去吧小星,身为兽王太初的你,就算没有我也一定可以活下去,更何况,现在的你也已经有了神之钻提供你能量及五小幻兽当你的护卫,去吧,你没必要陪我一起死,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将来有一天,成为真正兽王太初的你,如果还记的有我这么一个没出息的朋友的话,那么,就请你跟五小幻兽回来这里看看我好了,我是说如果……”

  似懂非懂的贪狼星虽然不是很了解亚芠在说些什么,及他现在正慢慢的变成浑沌的脑中在想些什么,但是,它还是很轻易的就可以感觉到亚芠心中的那股极度的不舍,及迫切的要它带着五小幻兽离开他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的矛盾情感,贪狼星呜呜咿咿的绕着亚芠直转圈,不时的将自己的大头企图要钻进亚芠的怀中,连自异变以来,平常就一直藏在它长毛中,铠化后也隐藏在它厚实的盔甲中不离身的五小幻兽这时感觉到亚芠及贪狼星的异状,也纷纷的由贪狼星的长毛中钻了出来,随着贪狼星,咿咿呀呀绕着亚芠一阵的转圈乱飞,但是,如同贪狼星一般,被亚芠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了它们平常的习以为常的撒娇举动。

  不久,人跟魔终于再也耐不住他们身后的意志的催动,纷纷的发出了一声的怒吼,开始往亚芠扑来。

  亚芠脸色一变,忽然大吼一声道:“小星,叫你走没听到吗?”说完,亚芠忽然狠狠的抓起贪狼星庞大的身躯,往外猛的一丢,连五小幻兽也无一幸免,望着贪狼星级五小幻兽的去向,亚芠喃喃道:“小星,别了!”

  说完,亚芠再度的转头看向妃雅、夜月、力奥、凯特,及每一个随他来的死神小队队员那热泪盈框的样子,深深的将他们记在脑中,同时,妃雅等人也看见了亚芠眼中那赤裸裸的诀别眼神,当下,每一个人都哭的更大声了。

  亚芠喃喃道:“再杀最后一场,凯特他们应该是可以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妃雅一起逃生天了!”

  直到他被失去理智的人群淹没,亚芠的眼光始终未离妃雅等人,最后的念头是,不知道爷爷会不会怪我不孝?大哥可能会想狠狠的揍我一顿吧!二哥也许会骂我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吧!三哥可能又会怪自己了吧,不过,三哥,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可不要怪自己呀!还有,另外一半的死神小队,来不及跟你们诀别了……

  当最后的一点意识消失后,在蠢动不休的人群中,忽然的传出了一阵震天的非人吼声,然后,随着这一声怪异的吼声,一道冒着红烟,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着了火的人型野兽,由人群中脱身而出,然后,又是一声的怒吼,调头扑进人群中,鲜血的庞沱大雨又再度的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