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六章 义无反顾

  作者:手枪

  亚芠一路的追赶着基列的踪迹,但是他也暗暗的觉得奇怪,以他前几个月见过基列的修为,他不该有这么快的动作呀,虽然他受到了迦岚的阻挡而浪费了一点的时间,但是,凭他的速度,到现在追了这么久也该已经追上基列了呀,可是,在这暗无一丝光亮的狭长地道中,他却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基列的形迹,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一想到这,雅闻记得了刚刚基列夺取白虎时所发出了那两道白光,对于那白光,他可是记亿犹新,因为,他曾在原曙城中看过的那两个怪物及中央魔域中看过魔的手中发出,再想及基列突然出现的可疑迹象与凯特的推论,难道……

  亚芠心中不寒而栗,如果说他的猜想正确的话,基列必定与那群怪物有所挂勾,这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暗骂一声:“该死的东西!”亚芠身上的金光猛然的一放,全力施展风的身法,急速的往前进,果然有如一股暴风过境般的迅捷。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远的,亚芠看到了出现了出口的阳光了,同时,也瞧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很快的由出口处窜出,不是基列是谁?

  再加快速度,亚芠很快的就来到了出口,但是,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却叫他一向平静的脸上也失去了平静的表情。

  现在在宽广的虎王坡上,不知何时,竟然站了满满的人,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的人头,少说也也上万人,而且,最可怕的是,现在在虎王坡的上空约将近三十公尺处,竟然有三个看不出到底有多大的怪东西像云一般的漂浮在上空处。

  这怪东西说来也真怪,没头没尾的,通体成绿色,表面无比的光华,概略的成两端尖中间圆的橄榄形,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所造的,而且还会像生物一般的在表面上微微的收缩蠕动着,看来就像是一个生物一样,而且,它们也大的太夸张了,整个虎王坡竟然全都拢罩在它们的阴影下,令人无法想像这么大的东西到底是如何的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浮在空中。

  而在虎王坡的这一个白虎洞的四周,可以看到寺方都有各大势力的人正竭尽全力的再阻挡这一群密密麻麻的人往这地洞靠近。

  亚芠先是关切的看着在他右手方的凯特等人,发现到,凯特等人正结成了他所传授的十绝阵,一方面相互支援以求自保,一方面对抗着密密麻麻的敌人,众人身上虽然都带点伤,但是暂时还无大碍。

  再看看其他的人,亚芠不意外的看到了现场只有四方的人马在抵抗,基列所带来的人,迦岚的同伴,贾济的人马全都已经不见了。

  现场只有在他东面的凯琳的师姊妹,西面冰雪楼的十八雪卫,南面的他的死神小队,北面的吉尔大公的五个结义兄弟五行使者,刚好一边一个势力在抵抗。

  而当中,损失最严重的要算是凯琳的师姊妹了,三十几个人,现在已剩下十来个,正苦苦的支撑着,随时有被突破的迹象,其他人都是多少受到一点轻重伤而已,还都能够支撑一会。

  而面前在场中的敌人,一望即知道,正是那群他们遍寻不着,离奇失踪的老百姓,因为他们个个男女年龄身分服装都不一样,而且一看就是不知道被人用了什么方法,令他们变的完全不畏死,而且力大无穷,一但被他们缠上,拳打脚踢牙咬都来,下场便是死无完尸,他们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脸上毫无表情,甚至连刀剑砍在身上都不能让他们露出痛苦的神情,这令亚芠联想到那群怪物的表情。

  这一群老中青幼的人,老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幼到牙牙学语的幼童后面的源源不绝的像向里推挤,前面的则和不畏死的往众人的刀剑里冲杀,甚至亚芠还正好看到一个抱着孩子不畏死的冲向他前方的凯琳的师姊妹的一个妇人,当然,首当其冲的那个人不忍心的向后一让,似乎不想要伤害妇人及她怀中的孩子,当然,代价就是东面的防守线又向后退了几公尺,以及十几个师姊妹现场又少了三个。

  亚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但是想也知道,一定跟头上的那三个巨大的怪东西及那群怪物脱不了关系。

  长啸一声,死神小队那边立即传来一阵的惊喜的暴喝声:“太好了!头儿回来了!”

  但是,死神小队谁也没敢回过头来,反而个个更加聚精会神的对眼前的敌人展开攻势,但是,获知亚芠的回归,令他们彷佛是吃下了定心丸一般,不但又在这群密密麻麻的敌人手中又抢回了一大块的地盘,而且还有余力的分出了人手,支援凯琳的师姊妹,保住了摇摇欲墬的东面防线。

  不过,众人没想到的是,亚芠这一声的长啸似乎是具有莫大的威力,在他们头顶上的怪物忽然冒出了一阵的墨绿光芒,然后那群不知被什么东西迷失心智的失踪老百姓忽然的宛如潮水般的停止了他们的攻势,远远的退到一百公尺外,以地洞的入口为中心,将亚芠等人团团围住。

  这群人的攻势一停止,众人立即如释重负的迅速的回到了亚芠的身边。

  霎时,亚芠的耳边充满了无数的声音,一会凯特问他有没有事,一下子其他人问亚芠还在洞内的他们的首领怎么了,一会夜月脸色极为难看的对亚芠说道这群人太可怕了,和不畏死的往他们冲过来,一会,一边凯琳的师姊妹又泪流满面的哭叫道她再撑不下去了,面对妇人小孩,她们真的下不了手。

  闹的亚芠心烦意乱的,烦不胜烦大喝道:“都给我住口,各家的人听着,你们的头领还在里面,他们没事,等一下就会出来了,凯特,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摄于亚芠的大喝声,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凯特精要的说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亚芠才知道,原来在他们进去地道不到半个小时,头上这三个怪东西就突然的由云层中现身,一看到这三个怪物之后,圣魔导的十圣使就忽然像是发疯似的大叫道:“怪物,怪物来了,快逃!”

  接着,十个人不约而同的往虎王坡的那个对外小道冲去,但是,他们快,那三个大怪物也不慢,由当中最大的那一个突然的射出了一道白光,然后,十圣使最后留在世上的便是一团焦黑的痕迹,而他们连一声惨叫都未来的及发出。

  当所有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呆的时候,左边的那一个大怪物忽然很快的落到地上,接着,黑压压一大群的人影由那怪物的肚子处出现,然后,那怪物又回到我们的头上,但是,那群人忽然的往他们杀过来。

  正当众人再惊疑中戒备的时候,逆十字团的十五个祭司及奇特城的人竟然忽然的窝里反,杀伤了不少人,然后在这群人中消失不见踪影,死神小队中也有人受了伤,最后,四方的人分成四面,与他们这群人相将持着。

  可是,他们很快的就发现到,这群人应该只是一般人,只是,不知为何,他们的变的很疯狂,又力大无穷,而且还悍不畏死。

  虽然没有一人是他们的一合之敌,但是,众多的人数,却叫他们杀到手都软了,如果说对方是敌人的话那他们还好下煞手,但是,偏偏他们都看出对方本来就是老百姓,当中还多的是小孩子,妇人,几个女孩子根本就下不了手,但是也因此而失去了不少人。

  接着亚芠也将自己在洞中发生的事情也说出来,众人一方面气愤基列、迦岚及贾济的叛变,一方面,除了小队中的人员外,其他人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要争夺传说中的白虎圣兽的分身,而不是他们所知的要争取八大家的未来百年的利益分配问题,令他们对于自己首领的欺骗感到万分的气愤,尤其是在牺牲的么多人候,他们却才由一个外人的口中获知到真相。

  想了一下子,亚芠伸手轻抚一下现在已经来到他身边,浑身浴血的贪狼星,沉思道:“那么,凯特,你看,他们现在退到那么远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不知道,也许是想困死我们吧!”凯特苦笑道,然后,他忽然的盯着一个方向道:“更也许,他们是想要试试看怎样才能更快更有效的将我们给解决掉吧。”

  众人忙往凯特看的方向望去,却见到一对大约三十来个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小孩子,手里拿着简陋的木棒及镰刀之类的工具刀,面目呆滞的往他们走来,在他们身后约十公尺处同样人数的一队的妇人也往这走着,而另外一队的老人及一队的青年人也正在聚合著。

  众人中几个女孩子已经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叫道:“天呀!他们竟然派出老弱妇孺来,不行,我下不了手。”

  亚芠看着自己一方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的夜月,及那群已经泪流满面的凯琳的师姊妹一眼,冷笑着深沉道:“看来,对方深知我们这里不忍心对老弱妇孺下手的软心肠呀!”听到亚芠那略带讽刺的声音,几个女孩子已经人不住的哭的更大声,毕竟,她们都是些年轻的少女呀!

  凯特忐忑不安道:“头儿,要不要我们去……”

  话未说完,亚芠已经一伸手道:“我去!”声音斩钉截铁,而且充满了一种极度冷酷的味道。

  凯特耸然一惊,在他感觉上,他好像又感觉到,亚芠又变回了当初他们初见他时的,那一个在公国境外一举屠杀上百人,获的恶魔称号的银月恶魔的那一个人了。

  欲言又止的,看着亚芠慢慢的往那群小孩子迎去,一旁的夜月已经紧张的不自觉的握着凯特的手,怯生生的与凯特望着亚芠的冷厉背影,一句大哥含在口中未能出口。

  所有人很快的就已经看到,当亚芠一与那群小孩子接触,霎时,血肉横飞,亚芠似乎比平常更加的凶残,所有死在他手中的小孩子没有一个是完好的,最好的情况也是身首分离,最惨的更是被亚芠震成血肉粉屑,几个女孩子口中惊叫连连,根本已经不敢看了,口里直叫着恶魔,他果然是恶魔。

  接着,小孩子身后的妇孺队,老人队,同样的一样的悲惨下场,倒是最后的青壮队,亚芠显然的花费了更多的时间,而且手上也被留下了一道的伤口,直到亚芠带着满身的血迹回来,所有人,包括死神小队没人说的出一句话来,实在是,亚芠此时手段之凶残,远远超出任何人的想像,连他最亲近的死神小队都一样。

  横目扫了一下被他凶残手段镇摄的众人,包含自己的死神小队,还有刚刚由地道中出来的妃雅等人,亚芠冷冷的一笑,动手替自己左臂上的小伤口治疗一下,很快的,他又恢复如初了。

  看到亚芠动手替自己治伤,妃雅这才如梦初醒,抛下了昏迷中的迦岚,急忙跑过来道:“亚芠,你受伤了?”

  死神小队中的人这时也才回过神来,急忙的围到亚芠的身边慰问,但是,亚芠却将他们给推开道:“没事,我死不了,有时间就赶快运功恢复精力,他们又再靠近了。”

  看到亚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妃雅,死神小队都不由的一愣,妃雅更是幽幽道:“亚芠,你……”

  但是亚芠截口道:“快准备,他们来了,所有人等一下跟着我,这次我们真的要拼死突围了!”

  亚芠摸摸身边的贪狼星,忽然的大喝一声:“所有人跟我来,小星,你殿后,保护妃雅,我们走!”

  说完,亚芠已经一马当先的往虎王坡上的那条小路的方向冲去,其他人见状,不及再说什么,只能随着亚芠的身后,往那群又再度的往他们聚集过来的群众,冲杀过去。

  霎时间,所有人有战成了一团,这次,所有人经过亚芠的刺激,同时也知道,不动手的话,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因此,所有人都竭尽全力,随在亚芠的身后往前冲杀。

  霎时,整个虎王坡上杀声震天,血肉横飞,每个人似乎都杀红了眼,只知道全力以赴,而堆积在虎王坡上的百姓尸体都已经快铺满了亚芠等人所经之处,但是,那些人却向是无穷无尽一般,对他们蜂涌而至,将他们几乎困在原地,那小道,似乎就在那遥远的天边那样的遥远。

  幕然,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映入亚芠的眼中,亚芠急大声喝道:“所有人退!”领着所有人往后退,同时,队伍中也在各处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声。

  亚芠盲目的阻挡着黑色的身影,掩护所有人撤退,慌不择路下,待亚芠发觉时,他们已经被困在虎王坡三角形最前端的那一角,后面是面临着深不可知的深渊,而在他们前方,是一排排的一身灰暗色,布满尖刺,将整个人包的紧紧只留下面孔外露的不知名铠甲,而且让人恶心的是,这些铠甲上的尖刺竟然像是活物般,不断的伸缩蠕动着,在来就是他们背后那明显突出,甚至前端还超出他们头部,宛如龟壳模样的部位,然后,就是那一张一脸呆滞,而且竟然还不断流口水的青白死鱼脸,以及脸上的那双看不到眼珠,整只青碧碧眼球,不管怎样看,这群不请自来的人就是亚芠他们在奇华森林中遇到的魔,而且,看其人数,最少有上百个,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熟知魔的力量的妃雅及死神小队,不由的绝望道:“魔,是魔,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下子,我们真的是完了。”

  其他人虽然是头一次看到魔,但是那诡异的形象,加上刚刚,就是他们伤了他们身边的同伴,而且,再凑上死神小队的绝望叫声,所有人的心情也不由的跌到谷底,一股绝望的气氛弥漫在众人之间。

  亚芠戒慎的看着这群魔成半圆形的将他们困在这个绝望之角,并未再采取任何行动,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一下他身后的众人,发现到,因为刚刚他承受了大部分的压力,所以,这一次众人运气出奇的好,竟无一阵亡的,只是不少人在魔的偷袭下,身受重伤,连死神小队也不能幸免。

  亚芠把握机会,先是替死神小队的人处理一下伤势,让他们恢复了一点的战力,起码的在等一下的混战中,能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当他要向凯琳诸女治伤时,却遭到凯琳的拒绝,说什么,她们也被肯让亚芠这连小孩子也都下的了如此凶残手段的人治疗,其他的鲁西、吉尔大公也是苦笑的拒绝,只是,他们倒不像凯琳那样口出恶言,只是,刚刚亚芠那凶残的手段,看来也同样的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心中。

  亚芠无所谓的转头的回过来死神小队这一边,他可还没有伟大到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会想要帮他们治伤也只不过是本着多一个人即多一分战力的想法,在这时候,能多保留一分的真气便是多一分的战力呀!

  回到死神小队的这边,亚芠刚好听到妃雅疑惑道:“奇怪,他们现在既不动手,但是又包围在我们前面到底是要干什么?”

  亚芠顺口答道:“在等,他们在等,在等他们的幕后主使人出现与我们谈判。”语气中的讽刺味道是掩不住的。

  听到亚芠忽然的出声,妃雅吓了一跳,看到亚芠就在他的身边,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看来,刚刚亚芠的手段不只在鲁西等人的心中留下,而且也在妃雅及死神小队的心中也留下了。

  亚芠定定的深深看了妃雅一眼,问道:“妃雅,你……没事吧?”

  妃雅被亚芠看的一阵心慌,慌乱的点点头。

  看到妃雅没事,亚芠这也才点点头,转身走到贪狼星的身边,但是,妃雅还是敏锐的在亚芠转过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亚芠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一抹淡淡的惆怅。

  “亚芠!”妃雅忍不住的脱口而出,但是,叫出了亚芠的名字后,她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而亚芠听到妃雅叫他,似乎一顿,好像是在等着下文,但是,妃雅终究未能说出来,而让亚芠再度的举步往贪狼星走去,但是,亚芠的背影却有种说不来的寂寥。

  而不久之后,妃雅将知道,她这现在未说出来的话,将差点再也没机会说了,那将是她痛苦好久,好久,好久以后的事了,直到……

  来到贪狼星处,亚芠爱怜的替贪狼星割除它替妃雅档下的那一剂由魔所喷出的腐蚀性绿液的部分,将自己的天心真气输入贪狼星的身体,帮助它恢复。

  不久,待亚芠将贪狼星给治好之后,包围住他们的人群及魔已经让开了一条路,路的尽头,一个他刻骨铭心的人出现了。

  “纳肯”,口中不自觉的念出了这个名字,亚芠眼中露出了露骨的仇恨,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群人当中,站在中间第二个的一个英姿勃勃的年轻人。

  亚芠迎了上去,其他的妃雅、鲁西、吉尔、凯琳也都分别的来到亚芠的两侧面对这一群人,而这一群五个人中,三个是他们所熟知的,正是最右方,精神萎靡的迦岚及贾济,最左方的基列,基列的怀中还抱着一只看来像小狗般大,背上有着一对可爱翅翼,浑身晶莹雪白的小老虎,现在正不安分的在基列怀中挣扎不休,那定是圣兽白虎的分身-小白虎了。

  而中间是一个看来面貌极为普通,普通到即使现在面对面,众人还是无法看轻他到底是长成什么样子,在他跟基列之间,即是纳肯。

  众人一方面对基列三人怒目而视,一方面,却也暗自的揣测那站在中间的那两人到底是谁?看他们所站的位置,应该是主导人才是。

  亚芠是众人唯一知道他们真正身分的,除了纳肯是他想忘也忘不了的之外,中间那人,即使亚芠他并未见过,但是,因为他的普通平凡便是他最大的特征,所以,亚芠几乎一眼就确认出,他就是那个他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取代扈伊成为公国右相,权倾朝野的海格。泰坦,同时,真正的身分也是那群意图对全人类不利的怪物中的一员。

  海格开口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那邦公国的右相海格,旁边这位是我的学生纳肯。”海格的声音意如他的外表般,平淡无奇,没有一点身为位高权重的人该有的霸气,一如平常人,若硬要说有一点的特色的话,便是他的声音一点抑扬顿挫都没有,令人听了十分的不舒服。

  倒是,海格说出了他的身分后,引起了众人的讶异,他们当然听过海格的大名,这个在一年之间,将华那邦公国的国力提高到已经逐渐盖过排名第三的斯达帝国,对于这么一个传奇中的人物忽然的出现在这里,而且看来,好像一切都是他所策划的,令众人不由的又惊又怒。

  海格续道:“其实,我还蛮佩服你们的,竟然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将我的一万三千四百六十个人给杀了四千三百二十四个人,令我大大的出乎意料,怎样,我很欣赏你们,要不要成为我的手下,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听到这里,众人当中不少人几乎要冲动的答应了,但是,众人皆是老奸巨猾之士,深知没有白吃的午餐,一定还有条件的,便静静的听着海格的下文,果然,海格接下来的话将一些抑制不坚的人要投降的主意完全的打消了。

  海格续道:“当然,因为我们彼此是属于敌对的势力,所以,我必须要将你们变成向他们一样的无意识才能放心,这样你们是否愿意?”

  听到海格这样一说,所有人都彻底的死心了,事情已是绝望了,要他们变成像这群老百姓一样的活死人,他们当然是宁死不肯了,纷纷的拒绝叫骂起来。

  海格听着众人的叫骂声,先是由万般不情愿,但是又不敢反抗的基列手中抱过那只一直对他表示出敌意的小白虎,忽然将小白虎掩入他的宽大衣袖中,不到三秒钟,小白虎激烈挣扎惨叫一声,接着,小白虎及然不动了。

  海格大袖一展,小白虎静静躺在他的怀中,只是,众人都可以清楚的见到,在小白虎的头上多了一个醒目的绿色的小突起,而且,小白虎原本粉红色的清澈眼睛现在也变成了绿森森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海格已经用了不知道什么么方法,将小白虎给控制了。

  抱着小白虎,海格对着所有人道:“现在,你们唯一的希望就已经在我的控制下了,看你们还有什么的方法可以对抗我,纳肯,这白虎就当你的幻兽,我刚刚已经对它下达了听你指挥的指令,现在,它只会听你一个人的命令。”不理基列勃然大变的脸色,海格轻易的将他辛苦得来的小白虎交给了纳肯。

  纳肯惊喜的由海格手中接过那已经变的极为温驯的小白虎,对海格感激的无地复加。

  将小白虎交给了纳肯之后,海格在对亚芠等人一笑,道:“那么,既然各位拒绝我的好意,那么我很遗憾的告诉各位,各位都得死在这里了。”只是,众人可完全的感觉不出他有任何的遗憾之意,他的声音依旧是这么的平板。

  说完,海格便也转身的就往人群中走进去,而基列恨恨的盯了海格的背影一眼,再看一下亚芠他们,最后又在一次的狠狠的看了抱着白虎,面露喜色的纳肯一眼,跟着迦岚、贾济,随着海格消失在人海中。

  当纳肯也要离去前,从刚刚一直未出声的亚芠突然道:“纳肯,原来你所谓的要为人民争取福利是这样的争取法的?任由手无缚鸡之力的一般百姓受到你们的操纵,来这里送死。”声音冷淡平和,不是兴师问罪,只是单纯的陈诉事实与疑问。

  纳肯显然是想不到亚芠会跟他说话,先是疑惑的看着亚芠一会,然后,疑道:“你..很像我印象中的一个人,不,你不可能是他,现在,他应该已经不知道死在哪一个地方了。”

  亚芠知道,纳肯毕竟与他相处了十多年,即使在他现在已经面貌大变的现在,他还是有隐隐约约的印象,只是无法肯定而已。

  随即,又听到纳肯微笑的对亚芠说道:“算了,不管你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你大概是在哪里听到了我的传言了吧!既然你问起,那我到要问你看看,你说,他国,甚至是一个敌国的人民会如何,又与我何干?”

  “更何况,让他们变成这样子的又不是我,何况,就算他们变成这样子再糟也算是还活着,总必杀了他们要好多了吧!你们可别忘记了,杀死他们的,是你们不是我。”

  “想要用这点让我良心不安,放你们一条生路,那我劝你,你是用错了方法了!”留下了一阵的哈哈大笑,纳肯融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听到纳肯的话,亚芠一阵的沉默,纳肯的话并没错,但是,隐隐间,亚芠却感觉到一阵的失望,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一直在找一个借口,一个可以让他抛开对仇恨执着的借口,但是,很显然的,纳肯的答案却不是他所要的,因此,他感到一阵无由来的失望。

  直到一声声的惊呼声将他唤回心神,亚芠转头一看,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魔已经慢慢的往他们的这个方向前进,而引的队伍中的一些女孩子一阵阵的惊叫声,绝望的心理已经完全的让她们几乎忘记了她们有力量在身,完全的兴不起一丝一毫的抵抗心里,不但是她们,亚芠更看到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死神小队也完全的毫无斗志了,更别说他们当中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势,而连死神小队都这样了,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当机立断,亚芠忽然高声叫道:“所有人都集中到我的身边。”

  在这么一个绝望的时刻,只有有人出来挺身疾呼,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听令行事了,所有人,将近一百个人,全都集中在亚芠的身边周围。

  亚芠喊一声:“小星,铠化。”

  一直以来,亚芠一直都未让贪狼星铠化到他的身上,如今,亚芠也不得不铠化了,霎时,一阵的狼嚎声传来,亚芠身上白光一闪,银色的长发随风飘逸,异变后的贪狼星第二次的铠化到亚芠的身上了。

  那全身性的银铠,散发出了一阵阵的威严气息,庄严着神态,叫人无法直视,这时,天上的太阳似乎也不忍心去窥探那隐藏在庞大阴影下即将发生的惨事,躲入了厚厚的乌云中,一阵的庞沱大雨宛如倾泄般的往下直落。

  当所有人全都聚集完毕之后,亚芠也完成了铠化,平板的面具面对着众人,亚芠的身上忽然的冒出了银色的光芒,双手微举到自己的胸前,轻声而温柔道:“生命奇迹-水之含苞待放!”

  一瞬间,亚芠全身的光芒全都集中到他的掌心之处,小腹处的神之钻也散发出了蓝色的光辉,一朵,小小的,水蓝色的花苞状的魔法出现在亚芠的手上的银色光辉里,完如有生命般的微微颤动,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宛如亲眼目睹了奇迹一般,果如亚芠所说的,在他的手上真的是出现了奇迹,一种生命的奇迹。

  这朵小小的,生命奇迹所产生的生命的花朵,在亚芠的掌心中慢慢的变大起来,大到将所有人全都包围在其中,远远的望去,果然像是一朵含苞未绽的花苞,而众人就位在花苞中。

  花苞中的众人感觉到,一种极为温暖的感觉充斥着他们的身心,绝望的心,疲惫的身体,似乎在逐渐的好转中,所有人不由的讶异的望着亚芠.

  但是,他们却看到,亚芠在施出了这一个魔法后,却是显的摇摇欲墬了,妃雅忙跑过去扶助亚芠,亚芠似乎很累了,连连的吸了好几口大气,才缓慢道:“这个魔法是我最后的力量了,他可以帮助你们在当中慢慢的恢复身体,而且具有抵挡外力侵入的功能,大家记着了,我们并不是绝望,我知道,传说中的白虎正往这里赶来中,我不知道它何时会到,但是,我知道,无论如何,如果我们能够支持到白虎降临,那么,你们还有希望。”

  众人一听到亚芠这么说,心中不由的又燃起了希望,如果说,白虎真的是降临的话,那么,他们真的是还有活命的希望,这么一来,所有人不由的又兴奋起来。

  但是,却只有妃雅敏感的听出来,亚芠自始至终,都说你们,而不说我们,同时,她又看到亚芠又在一次的推开了她,往魔法的外围走去,妃雅不由的尖叫道:“亚芠,你要到哪里去?”

  亚芠头也不转的说道:“这个魔法虽然可以防止外力的入侵,但并不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我要去阻止他们靠近,我已经设下了禁制,你们出不来,好好在里面修养,如果……那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妃雅望着亚芠那此客看来是无比寂寥的孤寂身影,从来没有过这样,一种越来越强烈的不详预感让妃雅不由的感觉到,亚芠此去有种一去不回的味道,尤其是那最后的一句话,使的妃雅不顾一切的往亚芠冲过去,想要将他拉回来。

  只是晚了,厚厚的魔法结界已经将她阻挡在结界内,那不足三十公分的距离,在妃雅的眼中,却像是一层永远无法越过的鸿沟般,叫她无法到达。

  眼泪,已经无法自制的不听话的流了出来,留在心中口中的,就只有亚芠的背影及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