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五章 兽王真相

  作者:手枪

  当亚芠等人在能量石的光辉照耀下,走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穿过了彷佛远无止境的漆黑地道后,终于来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了。

  众人虽然都是头一次来到这里,但是,每个人的祖先都详细的记载了这一个白虎卵的所在地的样子,因此,当众人看到漆黑的地道开始在前端出现了一抹的嫣红之后,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因为,让他们期盼已久的地方终于到了。

  来到了嫣红处,众人这才知道,这是一个大的不可思议的空间,在他们个人前几代的记载中,他们知道这个白虎卵所在的空间是一个方圆半径五十公尺大的立体半圆形,但是,当他们真正的踏进去时,才真正的感受到前几代未能诉诸于字行间的震撼。

  光华的可以鉴人的圆顶及地面,清晰的照耀出了众人的身影,访若无穷的红光反射,将整个空间照耀的无比的红亮,令他们无法清楚的看清了这个洞窟的界线,反而给众人一种这个洞窟的宽广是无穷大的感觉。

  一方面震撼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一方面,众人的眼光却也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这个空间的中心处,那个红色光源的来源处。

  众人来到那光源处一看,那是一个悬在五公尺高的半空中,一颗直径约五十公分大的红色的团状东西,由地下及圆顶上,分别的延伸出了一根白色的丝状物,密密麻麻的将这颗五十公分大的东西给包围住了。

  那一上一下的白色光丝,深入岩石中,偶有红光闪过消失在那团状物中,立即引起了团状物的轻微收缩,彷佛当中有什么东西在动一样,众人立即知道,那东西一定就是白虎卵了。

  众人赞叹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毫不犹豫的往前的走到这白虎卵的面前,仰头仔细的看着这一颗白虎卵。

  同时,众人的心中同时的泛起了一阵的犹豫,在座的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了一件的事实,那就是,不管是谁,只要他拥有了这颗卵中的东西所孵化出来的东西,那就代表他就具有了称雄整个大陆,甚至是整的世界的雄厚实力,不管是谁!

  好半响,就在众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人你望我我望你的,所有人的心同时的考虑到一件事。

  在历代的记载中,重复的说明了一件事,在对白虎卵输入精神力量之后,人也随之的陷入昏迷不醒中,在这一个身边的同伴都是敌人的环境中,谁也没有那个把握说,在自己昏迷之后,旁边的敌人不会对自己不利的。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自己没有受到伤害,那万一在自己昏迷之后,刚好白虎醒来了之后,那自己岂不是让别人白白的得到?

  所幸,前几代中已经找出了方法,吉尔大公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布袋来,及一堆的纸来,道:“那么,按照以前的惯例,我这里准备了一个小布袋及一些纸条,上面书写了一到八个号码,待会,我将这纸条放进带子中,由我开始,每个人都抽出了一个纸条,上面的号码即是这次每个人轮流的输进精神力量的顺序。”

  “当然,如果有人不信任我的话,那么,你们也可以过来检查这八张纸条,或是拿出自己准备的东西也可以。”吉尔大公又补充道。

  一旁的鲁西道:“大公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信任您了,只是,万一这白虎真的在我们这次的聚会中孵化出来,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要像祖先们前几次的协议那样,先等所有昏迷中的人醒过来后再协议到底这白虎是落谁家。”

  吉尔大公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也是这样了,不然,在这里我们就先自相残杀了,又何必说要这样决定先后顺序?”其他人也点头附和着。

  当然,所有人的心中也都是雪亮的,如果白虎真的孵化出来了,那么,真正到最后谁是赢家那还说不一定呢!要不然,众人带人来是带假的吗?

  就在一阵的假意推托及推让中,所有人一一的伸手到袋子里抽出了签,结果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最先提议的吉尔大公竟然是第一个,接着是凯琳,第三是贾济,亚芠排在第四,在他之后是迦岚,第六是鲁西,第七是基列,最后则是妃雅。

  在众人紧张的注目下,吉尔大公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走到那根由地面上往上延伸连接白虎卵的下方的那一根雪白近乎透明的拇指粗光丝前,慢慢的将自己的右手伸出,望了众人一眼后,一咬牙,用力的握了下去。

  当吉尔大公将这根光丝握住之后,所有人立即的看到了光丝随即的闪过了一丝丝的红光,迅速的沿着吉尔大公的手往吉尔大公的身上潜入,吉尔大公轻哼一声,身上先是被着阵阵的红光弄得浑身一阵火红,好像吉尔大公被这红光给包围住了。

  随之,红光消失在吉尔大公的身体里,不久,吉尔大公似乎感觉到非常的痛苦,大叫一声:“头,我的头!”

  随即,在吉尔大公的额头上浮出了一阵强烈的银光,银光一出现即化成一道银色的光柱,投往半空中的白虎卵上。

  随着银光的消失在白虎卵上,白虎卵开始的一连串的激烈的震动。

  吉尔大公的头上的银光足足的投射了快两分钟之后,银光最后才消失,在这短短的两分钟之间,众人不由的看的一阵的胆战心惊,浑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众人中,亚芠倒是若又所思,对这光景,他一点也不会觉的陌生,因为,这与他家传的回生诀实在是太过于相似了,差别只在于,他以前对贪狼星所施展的回生诀,当中所有转嫁给贪狼星的力量全部都是他依自己本身的意愿,透过回生诀的特殊运劲方法,将自己的全部能量半强迫的逼出,转嫁到贪狼星的身上,但是,这白虎在吸收精神力量好像是透过那红光的作用,强制的将人的精神力量逼出让它吸收的。

  亚芠仔细的看着吉尔大公,当吉尔大公头上的银光即将消失之际,亚芠立即的往前的一跨步,在众人的惊讶瞪视下,伸手往吉尔大公的背后一托,刚好接住了吉尔大公松开握住光丝的手后变的软弱无力的身子。

  随即右手一到吉尔大公的额头上,银光一闪,众人齐惊呼一声,当中的鲁西及凯琳甚至喝问道:“亚芠你在干什么?”

  但是,原本在众人的观念里应该已经因为精神力量丧失而陷入昏迷中的吉尔大公却忽然的举起手来,阻止了众人的靠近,同时道:“隆客卿,多谢你的帮助,我已经好多了,你不用在浪费力量了。”说着,吉尔大公忽然的站了起来,只是脸上显的比较没有精神多了。

  亚芠一向寒气甚浓的脸上浮出了一抹笑容,道:“我猜的果然没错,这白虎要的是人类的精神能量,但是因为它所用的方式太过于霸道与激烈,所以会造成提供力量给它的人因为一时之间丧失过多的精神力量,因而导致大脑一时间承受不住,因此而导致昏眩,甚至昏迷。”

  “大公,刚刚我已经用我的精神力量刺激你的脑部,现在,你的脑部应该已经慢慢的在恢复了,至不济,只要好好的修养大半年,你就可以恢复了,而且,因为大公你是专门修练真气的高手,所以这对你完全没有影响,顶多是让你的精神比较无法集中而已,至于专门修练魔法的,那可能会比较惨,因为精神力量正是魔法的力量来源,因此,精神力量被白虎所吸收的话,那就无法再短时间内复原,但是因为修练魔法的人对于锻炼精神力方面都是各有一套本事,所以恢复的反而会比大公你快多了。”说到一半,亚芠若有所指的望了贾济一眼。

  吉尔大公及贾济听到亚芠这么一说,感激的对着亚芠露出了感激的一笑,亚芠的解释不由的释去了他们心中的那快的大石,尤其吉尔大公身受亚芠的帮助,更是万分的感激,起码,亚芠已经让他维持的清醒的状态,而且也让他知道自己还有自保的能力,这等于是对他有着与救命相同的恩情。

  当然,其他人在听到亚芠的解说之后,也同样的放下了心头的大石。

  待吉尔大公退到一边之后,凯琳也跟着上来,亚芠干脆就站在光丝的旁边,等待等一下救护凯琳。

  事实上,刚刚亚芠的动作是纯粹的出自一股直觉,他总是觉得再虎王坡上的气氛十分不妙,等一下万一白虎没有孵化的话,那等到他们所有人都清醒过来之后再回到虎王坡,却又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光景,所以,他想,越早回去总是越好的,更何况,那些怪物若真有什么意图的话,多一个高手总是多一分的保障。

  所以他才会与他一贯的做法不同,出手助人,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这无心之举,已经为他赢得了众多实力强大的盟友了。

  不久,凯琳也输完她的精神力量了,只是,虽然同样是练武之人,并未向魔法师那样刻意的锻炼自己的精神力量,但是,毕竟吉尔大公修练较久,功力较为深厚,因此,无形中,吉尔大公的精神力量也比凯琳大上许多,刚刚吉尔大公足足两分钟,但是,凯琳却连一分钟不到就已经宣告力竭,被亚芠扶下救援,无形中,高下立见。

  接着,轮到贾济了,贾济不愧是专修魔法的高手,又是圣魔导的团长,果然与众不同,贾济一直的支撑了快十多分钟,这才将自己的精神力量给完全的输给了白虎,但是,他也最惨的,亚芠光是要让他维持清醒就足足的花了快一分钟,而不是像吉尔大公与凯琳那样,几秒钟就解决了,而且,贾济也只是维持清醒而已,他根本几乎连站的力量也没有,瞧的一旁同样专修魔法的迦岚一阵心惊胆跳,尤其是迦岚又是排在亚芠的后面,亚芠在输完精神力量之后,肯定连自保都成问题,别说要来支援他了。

  不经意的,迦岚的眼光扫过基列,却看到基列正定定的望着他,然后像是不经意的抓抓脖子,迦岚的脸色顿时一变,两眼立即的往亚芠的方向看去,只是,众人现在正万分注意的往着现场唯一一个有能力支援其他人的亚芠,现在亚芠正要开始输送他的精神力量,因此,谁也没有注意到基列及迦岚的小动作。

  亚芠慢慢的将自己的手给握上那根光丝,如同前几次,红色光芒开始入侵亚芠的身体,亚芠可以感觉到,这些光芒的力量先是在他的全身游走,然后在一口气的往他的头部冲过去,亚芠本能反应的动员他全身的精神力量,对抗这红光的力量。

  只是,这些红光似乎是无止尽的往他的体内冲入,而且力量又奇大,逼的亚芠动员了他全身的精神力量要将这红光给逼出体外,而他也正慢慢的做到了,但是,就在亚芠要将这些红光给逼出体外之际,却又忽然的感觉到红光的力量又增大了许多,几乎让他快要支撑不了。

  亚芠先是心中一急,随即又想到,他是要将他自己的精神力量给提供给白虎,而不是要与白虎相对抗,这么一想,他便放松自己,任由这些红光了力量将他的精神力量逼出。

  只是他没想到,他这一放松,除了在头部的精神力量之外,其他他习惯散布在周身经脉中的那三成的精神力量却反而安然的返回自己的经脉中继续潜伏,而红光却也不理这些散布在周身的经脉,全数往他的头部,逼出那七成的精神力量,看来,这红光会逼出人的精神力量并非是有人在操纵,而只是一种白虎的本能反应,收集它成长所需的能量而已。

  而这厢亚芠安心的任由红光逼出他的精神力量,那厢,妃雅等人却看的心惊胆跳的。

  在他们的眼中,刚开始时,亚芠跟前面的三个人一样,伸手握住光丝让红光入体,但是,接下来,所有人却看到,就在红光侵入亚芠体内不久之后,亚芠忽然的全身绽放出强烈的银光来,完全的与刚刚的三人不同,随即,就在亚芠身上的银光要将红光逼出之际,却又看到光丝忽然的又充满了红光,几乎将整跟原来透白的光丝变成深红,然后红光开始大盛,紧接着,在红光大盛之后,亚芠身上的银光却又反常的忽然收敛无踪,任由红光透体而入,进而逼出了亚芠精神力量的银色光柱,往白虎卵射去。

  经过了前几次的经验,众人已经知道,这银光便是人的精神力量的具体化的光芒,只是,众人没想到亚雯的精神力量竟然会大到可以将他整个人给填满,而不像其他人一样只有在头部发光而已。

  但是,旁观的人吃惊,身自在其中的亚芠却更吃惊,因为,当他额头所发出的精神力量的光柱一接触到白虎卵时,他立即感觉到一阵奇异的意念顺着他的精神力量,逆向而回,将意念投入他的脑海中,那种感觉好像他平常在与贪狼星作心灵沟通时一样。

  当这股意念投诸在亚芠的脑海中时,化成了一阵非男非女的奇特声音在亚芠的脑海中回响着:“吾乃西方白虎,‘太初’我藉着分身感应到你的能源在流入我的分身中,‘太初’原来你还活着,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枯萎而亡了呢!”

  亚芠一愣,太初?什么太初?这个自称西方白虎的奇异意念的声音为何会说他是太初,还说他的精神力量是太初的能源?

  亚芠试着在自己的精神力量内加入了自己的意念,问道:“太初是谁?为何又会说我的精神力量是太初的能量?你真的是白虎?”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亚芠就接获到回应了:“人类?你是人类?为何人类的你会让我感觉到太初的精神波动?”

  又道:“太初乃吾等生化兽,亦即你们人类所说的幻兽的最终司令塔-‘兽王’的两个半身之一的未完成的那一个,而兽王是统领所有生化兽协助人类参与银河大战,是生化兽中的王者,太初之名及谓最初的生化兽之意,另一半身名之为太始。”

  “吾乃兽王之四方兽灵,现为与其他三灵共同守护太阳系,为负责西方宙域的白虎,亦即你们人类口中的四方守护圣兽中的西方圣兽白虎。”

  听到这白虎的解释,亚芠一时之间,几乎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事,虽则当中他有很多的名词无法理解,但是,重要的部分他却听的一清二楚,他终于知道,不但白虎是真的存在,就连其他的圣兽青龙、朱雀、玄武,也是真的存在,而且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守护圣兽,共同守护着什么太阳系的四周。

  而且,在四圣兽之上,还有着一个叫做兽王的家伙统领着它们,不,不但是统领着它们而已,照白虎的话来说,是统领着所有的生化兽,也就是幻兽。

  但是,最重要的是,白虎还没有解释为什么它会将他误认为那个什么未完成的兽王半身的太初?

  将这意念传出去给白虎,白虎回应道:“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人类,为什么人类的你会有太初的精神波动,因而让我误认你是太初?”

  亚芠心中一动,忙问道:“白虎,你所说的太初长什么样子?是不是一只狼?”

  白虎很干脆的答道:“不知道,当初,我们诞生之后,负责守护的太始接着诞生,但是攻击的太初却在完成一半的时候,就遭遇了那场毁灭性的灾难,结果,我们基于本能的带着无法移动的太始逃出来后,在太始的指挥下,负起了保卫太阳系的使命,因此,对于太初的印象只在于它的精神波动,最后一次见到它时,它还在培养槽里,还未成型。”

  亚芠一听即知,所谓的毁灭性灾难必定是指大破灭,而培养槽,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一听就知道一定是指那类可以培养幻兽的东西,大概像个槽状吧,所以才会称为培养槽。

  又听到白虎说道:“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们的创造者曾说过,要将太初培养成狼般敏捷及攻击性的生物,所以太初如果有完成的话,是狼型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听到这,亚芠心中顿时了然,因为,贪狼星就正好是一只沃夫(狼)系的幻兽,而且,因为他曾三次的在贪狼星身上施出了回生诀,所以造成了他现在跟贪狼星在精神上几乎是融为一体,完全没有丝毫的分别,也唯有如此,他才能够解释贪狼星那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才可以解释出为何那三只白金龙会伏首称臣!

  正想对白虎解释时,忽然感到自己的精神力量已经到达了尽头,白虎又传过来一阵的意念道:“你的精神力量快没了,吾之分身也即将在你的力量下诞生,我们的联系即将断了,你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去。”

  随着白虎的意念传来,亚芠还来不及回应,他就已经感觉一阵的头昏脑胀,不由的松开了握住了光丝的右手,同时,长达快半小时的精神力量传输也终告结束。

  亚芠等不及将自己恢复过来,谨记着白虎的最后一句话,脱口而出道:“白虎即将降临……”

  不过,所有人都将亚芠那脱口说出真正的白虎即将降临的话解释成白虎卵即将诞生。

  因为在所有人的眼中,当亚芠开始输送精神力量时,他那超逾常人数十倍的庞大精神力量的银色光芒立即的让原本火红色的白虎卵转变成银光闪闪,煞是好看。

  同时,原本光滑平整的表面也露出了龟裂的痕迹,里面的白虎正挣扎的要由卵中孵化出来。

  就再此时,谁也没想到,基列及迦岚竟然会突然的起而发难,迦岚迅速的念出了一连串的咒语,双手发出了一大片的青光,往正关注的围在白虎卵四周看着即将出世的白虎的吉尔大公、鲁西、凯琳三人头上落下,一瞬间,将他们三个人给困在青光中无法动弹。

  基列则由双手冒出了白光,分别的射出了两道的白色的光芒,然后一个的用力跃起,在半空中接下了那个被两道白光同时射断连接它上下两端光丝,尚未完全的孵化出来的白虎卵。

  而亚芠则被跑过来的妃雅给扶住了,看到刚刚发生的异变,妃雅惊讶的忍不住的一声惊呼出来。

  落回地面之后,怀里搂着白虎卵,感觉到小白虎正挣扎的要从卵中出来,基列得意的大笑道:“哈哈哈哈,白虎是我的了,白虎是我的了。”

  忽然,一生冷冷的声音道:“只怕未必!”

  基列的笑声嘎然而止,转头一看,却是被妃雅撑着免强站起来的亚芠所发的。

  基列先是惊疑不定的看着亚芠,随即又注意到亚芠旁边那伸出一只手撑着亚芠那摇摇欲墬的身体的妃雅,随即轻蔑的又大笑道:“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就凭你,一个要靠女人支撑的可怜虫?”

  亚芠对妃雅一示意,妃雅微微一笑的松开了扶住了他身体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亚芠身上忽然的冒出了淡淡的银光,然后这些银光往他的头部集中。

  随即,亚芠冷冷的声音在银光中又传了出来道:“也许你不知道,我的精神力量不但足以催生白虎,而且还能够有剩余的。”

  “更何况,我也忘记告诉你们了,在我的体内共有两种的力量,一种就是你们都知道的精神力量,另外一种……是你们所不知道的-真气力量。”随着亚芠的话,他身上的银光突兀的一敛,然后,天心真气的金色光芒开始再他身上到处的流逸,强烈的金芒,叫人无法去直视他。

  看到亚芠身上的金色光芒,基列惊呼一声,大叫道:“迦岚,贾济,还不快来帮忙。”

  说完,基列一个猛转头,抱着白虎,往那通往外面的地道冲去。

  亚芠冷冷的一笑,就要追去,但是,迦岚却忽然的挡在亚芠的面前,接着,原本刚刚在一旁的贾济竟然也挣扎着他极度虚弱的身体,与迦岚一样,挡在亚芠的面前。

  妃雅见状忙道:“迦岚少祭司,贾济团长,你们为何要听基列的话?”

  迦岚歉然的对妃雅一笑道:“妃雅城主,真是抱歉,我也不想与你及亚芠兄为敌,实在是我有着苦衷,尚请亚芠兄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暂且留步,让基列他将白虎带走,事后,我再向亚芠兄道歉。”

  亚芠看一下刚刚被加岚那出奇不意所发出的青光困在其中而挣扎不休的鲁西三人,再转过头来阴郁的看一下面露苦涩的迦岚及虽然连站都站不太稳,但是仍固执的支撑在亚芠他的面前,阻挡他的去路的贾济。

  幕然,亚芠忽然冷酷道:“不管你们有任何的苦衷,阻挡我的去路就是我的敌人,与我为敌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即是‘杀·无·赦’!”

  亚芠身后的妃雅惊呼一声,她很清楚的知道,亚芠所谓的敌人对他而言是何种意义,那是表示亚芠出手绝对不会留情的,他绝对会做到杀无赦的。

  妃雅正想出言再劝迦岚及贾济,贾济已经喃喃道:“杀无赦吗?死了到好!”

  听到贾际的话,妃雅心中不由的一软,出声劝道:“亚芠,反正我们志不在白虎,就算让基列得去了,我们也没有关系呀!我看他们好像有什么苦衷的,你们就饶过他们好不好?”央求着亚芠手下留情,妃雅忍不住的拉拉亚芠的衣摆。

  亚芠转过头来看一下妃雅,正想说些什么,却忽然脸色一变,猛地转头一挥手,一到金光脱手而出,是断月斩,出手的断月斩正好和迦岚所发出了另一道青光撞击在一起,爆出了强烈的光芒。

  亚芠脸色一变,身形忽然像是消失在原地一般,急速的冲往了迦岚。

  察觉到亚芠身形消失的迦岚脸色微微一变的道:“好快的身法!”

  毕竟迦然是逆十字的少祭司,一身的修为非同小可,一察觉到这一个状况之后,迅速的在他自己的身体周边布下了数层的护罩,一时间,迦岚被一层层的青光所拢罩住。

  本来这种先在自己的身体周边布下防护层,隔开自己与敌人的距离,在安全的情况下在驱动更强力的魔法攻击敌人,正是魔法师最稳固的战术,而且迦岚更是一口气的布下好几层防护层,可以说是十分的小心了。

  但是,他还是太小看了亚芠,亚芠对于他身体周边的防护层恍若未见般,金光一闪,亚芠竟然将自己整个人狠狠的撞击在迦岚的防护层上,虽然为能够一口气的突破了迦岚的防护层,但是亚芠所带来的强大冲击力却也较佳岚一个不稳的跌坐在地上。

  身为一个魔法师,被敌人撞倒在地,那即意味着他已经败北了,因为敌人不会给他再度站起来施法的机会,果然,当迦岚跌坐在地之后,亚芠已经趁着这时候,一口气的攻破了迦岚的最后的一层防护层,右手已经按上了迦岚的喉咙。

  这时候,眼看迦岚即将丧生在亚芠之手时,亚芠突然的听到了妃雅的一声惊呼:“亚芠,不要!”

  亚芠手一顿,转而往迦岚的耳际一拍,迦岚闷哼一声,被亚芠这一拍给拍昏了。

  亚芠轻哼一声,再看一眼一旁虽然有心,但是,却已经是力量全无,有心无力的贾济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地道中掠去。

  虽然亚芠刚刚那一声轻哼似乎在对妃雅表示不满,而且直到离去也都不看妃雅一眼,但是,妃雅心中却是充满了欣喜之意。

  熟知亚芠对敌行事作风的妃雅,第一次看到亚芠对于出手偷袭攻击他的敌人手下留情,而且是在她的劝说下,这对妃雅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那表示,亚芠是真的将她给放在他的心中,所以才会在听到她的声音时手下留情。

  痴痴的望着亚芠消失在地道中的身影一会,妃雅转身的往被青光困住的鲁西三人处,试着往青光一拍,奇异的是,这青光看来具有极大的力量,可以将鲁西、吉尔大公、凯林等三个高手给困了老半天而无法脱困,但是却受不起妃雅轻轻的一碰,便化成了一阵的光点消失。

  看来迦岚并未想要伤害他们,只是想要将他们给困在这里而已,所以才会施出这么一个奇异的魔法来。

  脱困后的三人互望一下,刚刚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想了想,鲁西拉起贾济,吉尔大公及妃雅扶起昏迷中的迦岚,鲁西急道:“有什么事情待出去之后再说。”

  堵住了贾济张口欲言的话头,一行六个人,急急忙忙的跟在基列及亚芠之后,往虎王坡前进,离开这已失去白虎卵的洞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