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四章 开启虎门

  作者:手枪

  六大势力的人马聚集在这一个小山谷中长达七天,每天,各势力都派出人到山区周边的各个地区,一方面继续查探是否还有其他的异状,一方面,却也想看看能不能碰上其他剩下了两家奇特城与圣魔导佣兵团的代表,只是,连续一周的侦查结果,却完全没有发现到异像,失踪的人员已经统计出高达上万人了,不但这些人就像是化成空气消失一般,令亚芠等人所派出的人完全没办法侦测他们的下落,连奇特城及圣魔导的代表竟然也跟消失一样,完全的没有察觉出他们的踪迹。

  再这段时间中,亚芠带着妃雅亲自到虎王坡去查看地形,也将历代约会的地方给查探出来。

  说起来,虎王坡的地形实在是十分的奇特,与其说它是一个坡,还不如说他是一个大的比较特殊的山堐平台。

  东面是一座高达数公千尺以上直入云霄的笔直山峰,又直又滑的山峰,远远望去,还真的很像是一把耸立在大地上的巨剑,这山峰本来没有名字,但是因为几百年来八大势力皆在此约会,所以为了方便记住及称呼,便称这座笔直独峰为巨剑峰,而虎王坡就像是巨剑峰这把耸立在大地上亿万年代的古老巨剑仅存一边的剑锷般,位在于巨剑峰的西面的半山腰上,是人类攀登巨剑峰所能达到的最高处,也是整座巨剑峰唯一的一处可以让人活动的地方。

  整个虎王坡东临笔直无法攀爬的巨剑峰,西滨高达不知几千公尺的深渊,深渊里,终日烟雾袅袅,无法看轻到底有多深有多高,底下又是什么?

  而且,要上虎王坡,只能依靠一条仅足供三人齐头并进的小路蜿蜒而上,在坡上,镇日吹抚着强烈的山风,如此险恶的地形下,这也难怪八大势力的首脑不敢独自一人上来,因为只要有其中一人心生不轨,不需要派人攻击,只要暗中派人上来堵住那一条小道的话,那么,与会的人不是饿死在坡上就是只有被寒冷刺骨的山风冻毙的份了,要不,也只能跳下那深不可测的深渊,去寻那万分之一的可能生存机会了。

  除此外,虎王坡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大,不可思议的大,足足有近三公里平方大小的三角形面积,可以容纳十万人以上在这里作活动还措措有余。

  众人在那不知名的小山谷中等了七天,在等待着这七天中,发生了一点的小插曲,冰血楼的现任楼主,鲁西的父亲升日。泰忽然来信,将大地骑士瑟洛忽然调了回去,临阵换将,事出必有因,引的鲁西心里一阵的不安。

  直到最后一天晚上,奇特城与圣魔导的人终究是没有出现,第二天一大早,在距离第一线阳光出现上有几个小时前,所有人,已经摸黑的前往了巨剑峰的虎王坡。

  由于众人皆是千挑万选出来,个个不是万中选一就是精英中的精英,黑暗与沿途上的崎岖山路,不但没有造成众人的障碍,反而还成为了众人比试的项目,每一个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务必求在此时即压过其他人,一时之间,各种神功奇艺竞相出笼,白光红光蓝光绿光,五光十色,由众人的身上发了出来,天上飞地上跑离地浮的,各种方式无一不奇,人人争的是第一个到达虎王坡的荣耀,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大会已经开始了,而这便是它的热身。

  因此,原本估计需要半天的时间才能够到达的虎王坡,却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所有人都已经到达了。

  当第一线阳光出现在虎王坡上时,六大家的人却已经都是出现在虎王坡上了,按照位置排列,第一的是吉尔大公一群人,第二是鲁西的冰雪楼人马,第三是凯琳师姊妹,第四是迦岚的祭司团,第五,也是最后的,却是亚芠及妃雅以及一半死神小队一群代表第二大城第二大武力的集团,而且还距离第四的迦岚一群人有相当的距离。

  队伍中的力奥刚开始时看着前面的那群人在竞速,不觉心痒难耐,好想也上前去插一脚,他自信,以他的能力,绝对不输给他们,事实上,不止是他,死神小队队伍中大半的人都有此想法。

  但是,只要一想及,在出发前,他们的头儿亚芠说的好,他们此行纯粹是要阻止那群怪物的阴谋得逞,不让人类遭遇大难,目的不在白虎,因此,保存实力精力最重要,比起前面那一群至今还不知道,被自己的首脑瞒在鼓里,还单纯的以为是要去争取八大势力未来百年利益分配大祭,而眼巴巴的赶着去送死的他们,众人就觉得他们幸福多了,最起码,亚芠一点都不瞒他们,不但将所有的事情老实的对他们说,而且还不讳言的告诉他们此行危险异常,甚至可能有九死一生的危机而任由他们自行选择来或不来,当然了,所有人全都毫无异议的真诚跟着亚芠来。

  然后,再看到走在他们面前的亚芠,虽然亚芠一手揽着妃雅的小蛮腰,让妃雅几乎是双脚离地的被亚芠带着走,在如此多负担一个人的重量之下,亚芠却依旧是一副轻松愉快的神情,双脚不曾离地,一步一跨的前进着,也不见他特别的做势,身上也没有散发出他们所熟悉的金光,似乎完全不用力的情况下,姿态优美的不带一丝火气,恍若他已化身成为了山风的同伴,随风优雅自在的前进,迎面而来的山风完全的不对他造成影响,反观他们,顶着强烈的山风,非得将自己的真气发出体外,形成一层可以隔开山风的气罩,这才能够顺利的跟上亚芠那好似完全不用力,动作也不快的优雅身形,众人不由的赞叹在心,同时渴望着,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达到亚芠这样的修为,看着亚芠的背影前进,似乎变成了一种的享受了,心中的那股争雄之心,也被亚芠这优雅怡然自得,完全不带一丝火气的美妙身法给慢慢的消除了。

  当第一线阳光将整个虎王坡照亮之后,众人赫然发觉,原来他们并不是第一个登上虎王坡的,早在虎王坡上的中心处,那块开启白虎洞穴关键的白色巨严旁,已经有十多人站在那了,走近一看,不是前几天遍寻不着的奇特城及圣魔导佣兵团的代表是谁?

  亚芠一看,奇特城的代表是老相识了,正是妃雅的表哥基列,在他的身边跟了一群人,应该是他的朋友之类的人,而在他的对面,透过凯特的介绍,亚芠知道了那个站在最前面,身上穿着一套以黑色为底色,上面用各种颜色绣出了无数奇形怪状符号,长的几乎拖地的宽大长袍,手里拿着一跟黑色不知名东西作成的法杖,有着一头白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下巴满是白胡子,面露苦涩的老人是圣魔导佣兵团的团长,号称魔法贤者的贾济。央喀尔,在他身后的那十个身穿与他类似黑袍的长袍的老年人,只是年纪不像贾济那么老,衣服上的符号也没有贾济那么多,应该就是圣魔导里最著名的十大圣使了,十大圣使可是每一代团长上任时,对外召来的魔法高手,地位与铁血团的客卿相当的类似,看来这次贾济是把所有的血本全都投下了,不但自己团里魔法最高的十人都派来,连他自己都亲自出马,而不是要他的继承人,他的大弟子罗连出来代表。

  亚芠直觉的不喜欢眼前的情况,前几天找都找不到的两方人马竟然这么毫无预警的就出现在这里,事前却连一点迹象都没有,尤其是在他们搜遍了这方圆的百里内,却还是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但是他们却突然的出现在这里,这令他感觉到不舒服。

  再来就是圣魔导的团长贾济及他身后十个圣使脸上的苦涩表情,今天是头一次见面,以前也不曾见过他们,但是,照凯特所说的,他们应该是对此次的约会有势在必得的决心,所以才会不惜的派出最强的十一个人来,但是亚芠在他们的脸上却完全的找不到这种决心,反而是只有苦涩而已,彷佛来这里实非他们所愿,如果说这十一个人本来的表情就是刚好都是这个样子那倒也还罢了,如果不是,那……

  再来,最最叫亚芠心里不舒服的,便是基列脸上的自信笑容了,以及彷佛完全不在意他的态度,照说,看到自己以前一心追求的对象,被自己以前看不起,而且还得罪过他的人,这样亲密的搂抱在一起,他会像是个没事人般,不但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而且还亲密的叫道:“唷,那不是亚芠跟表妹吗?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来了呀!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们很久了,都快被寒风给冻僵了。”

  彷佛是知道亚芠及妃雅一行人与其他四家有着心结,一听到基列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向走在最后的亚芠及妃雅打招呼,而且说的好像他们已经是先约好了这里碰面似的,当场使的其他四家纷纷对亚芠及妃雅投以不信任的一眼,七天前的心结再度的浮上心头。

  亚芠彷佛可以看出隐藏在基列笑容下的阴影,彷佛在说他为他成功的挑起了亚芠与其他人之间的心结而感到得意,令他感到极为的不愉快。

  除此外,亚芠那在生与死之间培养出来,近乎野兽般的敏锐直觉,从他上到这个虎王坡上就一直在告诉他,有人或者某种东西正在窥视着他们,虎王坡上弥漫着他最不喜欢的恶意,令他全身不自在,将自己的警觉心提到最高,而且眼光也不时的往四周望去。

  但是,在这虎王坡异常平坦,能够一眼望尽的坡面上,除了眼前的那块一公尺高两公尺宽的方形巨严及他们这一群人外,连块较大的岔眼石头都没有,这令亚芠百思不解。

  最后,亚雯感觉到那股冥冥中解释不出的恶意及窥探的感觉好像来自他们的头上,令亚芠忍不住的抬头往上一看,但是他却失望了,除了在他们后方的巨剑峰的巨大黑色身影及厚厚的遮住了蓝色天空的清晨的白色山岚外,他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是他的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了当他抬头往上看时,基列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讶与得意,亚芠暗暗的留了心,低下头来,看着众人之间尔虞我诈的虚伪欢谈。

  这时,在亚芠刚刚看的方向,在那高高的浮在半空的山岚中,有着三个巨大的不可思议的黑色身影,黑色身影里的某处,忽然传出了一阵唧唧唧的怪异叫声,黑暗中,忽然浮现出一个绿色的影子,若亚芠在此,一定会很惊讶,因为,那就是刚刚他仰头向上看的样子,一条细细长长的东西伸到这由光所组成的亚芠的影子上,唧唧唧的一连串声音又再度的响起来,另外又响起了其他的唧唧唧的声音似在附和,声音是又急又快,而且很难听。

  若将其翻译成人类的语言,意思便是说:“就是他,就是他,就是这个人类,不但打坏了1044的生化盔甲,还让1044差点窒息而死,幸亏我及时将他救回来了,不然我们就损失了重要的一员了,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不用借助任何的东西,单纯只凭他身上那具简陋的生化装备,就能够发出了与以前人类需要使用相当的设备才能够发出的光波炮,据我事后的侦测,能量值竟高达一千左右,那等同是我们及人类以前的小型战机所能发出的功率了,实在是很危险,我主张我们应该就趁现在发射能量炮,将这个人类给消灭。”

  另一个声音道:“1043别急,这时代的人类的作战方法与我们以前所认知的不同,根据我的研究,这时代好像是因为电磁风暴的关系,使的人类也如同其他的银河种族般,失去了他们的科技,退化到原始状态,不过,人类毕竟是以前曾经以单一种族掀起了银河大战的疯狂种族,虽然失去了科技,但是他们却转而研究出另外一种类似我们生化科技的技术,将自己的肉体当成了武器,搭配以前遗留下来的简陋生化兽,发展出了另外的一种力量来,他们将那种力量分成了由内而外的气与由外而内的魔法,你所说的大概就是这类的东西,假以时日,也许他们又能够像我们一样的单靠着生化科技,再度的在银河中掀起了战争,到时候,银河将不在有种族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才会主张在这时候,他们的技术上未成熟前,赶快展开行动,将他们全被消灭。”

  一旁又有个声音道:“0027,难怪我以前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要一力的主张不惜牺牲,穿过那四只怪物的保护圈,降到这星球上来,原来是这样呀!”

  0027带点无奈道:“我也不想这样,但是,人类造出来的那四只怪物实在是太可怕了,那远远比不上我们宇宙战舰的渺小身躯中却隐藏了无穷的力量,一只可抵上我们十艘的战舰,再加上角翼族与灵思族又一力的说他们在星球上还有以前被人类捉去的族人后代在,所以又不肯让我们发射行星级毁灭炮,所以我只好用这种方法了。”

  “对了,0068,说到角翼族跟灵思族,他们潜进来的成员情况如何?”0027想起来的问道。

  0068,刚刚那个声音道:“前几个地球月有跟他们联系过,角翼族的黑角已经取得了跟你在人类王国中类似的地位了,现在正在设法让他们了解真相,反攻人类,倒是灵思族,灵思族的黯达达灵说,因为在灵思族的遗民中,还保有人类以前遗留下来的一部生化脑,所以受至于那个生化脑的影响,他们没办法进入灵思族的遗民,在这地球上被称为精灵的政治核心,现在他正在想办法。”

  0027喃喃道:“真是一群废物,都想了五百多个地球年了,还想不出办法,当初要不是他们被那个生化脑发现的话,也不会让那四只怪物知道我们已经进入地球了,还让其中一只生下分身,妄想对付我们,害我们空有威力强大的战舰却无法使用,都是那群废物害的,甚至还煽动角翼族说要来救回他们的遗民,若照我的意思,根本就不用去理会那些已经被地球人类同化的叛徒遗民,几发行星级毁灭炮不就解决了,让那群怪物去守着这颗死星就行了,根本不必这么多事,害的我还要多费手脚。”

  甩甩长须,0027道:“算了,不要去理会他们,反正约定的时间一到,他们也没有借口可以阻止我们了,对了,我的玩具到了没?”0027又对0068说道。

  0068回道:“目前的位置据此约三十里,依照他们的速度,很快就会到达了。”

  “0027,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让你的玩具这么听话?”0068问着0027。

  0027得意道:“人类这种生物是暨愚蠢又贪心,我只要藉着我的地位,让他享受到一些便利,在让他得到一点的力量当甜头,他就对你死心踏地了,然后,我在跟他说要把他们眼中的圣兽,白虎那只怪物的分身送给他,那就乖乖的带人来了,真是好玩。”

  “不过,我这玩具也跟一般的人类不太一样,他对于人类中那些所谓身分高贵的人似乎不怀好意,但是对于一般的所谓平民却是照顾有加,到现在我还想不通他的想法,不过,这样的玩具不是更有趣,更好玩?”

  “呵呵呵呵……”旁边的几个笑声传来。

  接着,0027又道:“等一下,那个白痴将人引进巢穴后,你们就将那些无意识的人类放出去,依照我对人类的观察,肯定那些人类会不忍对自己的同类下手,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被他们眼中的同类同伴给撕碎了,到时,我们也好放心的将那只白虎怪物的分身给杀掉,到时候,距离我们回家的时间就不远了。”

  接着,在黑暗中,传来一阵东西移动的声音。远远的,0027的声音又传来道:“我下去扮演我的角色,你们在上面,随时准备支援。”说着,黑暗中只剩下亚芠那仰头上望的光像,一切再无声息。

  而身在地面的亚芠等人并不知道在他们的头上隐藏着可怕得敌人,现在的他们正为了百年之约的如何履行而伤透脑筋。

  一边的人主张要依照先祖留下来的程序,先用个借口,将自己所带来的人遣开,然后对他们说,利益的分配是看谁的力量最大,实力最坚强,先将八家分成两队,然后城对城,团对团,决定出先后顺序后,在论出城与团之间的高下,然后让他们自己去打,而他们则用要去拿出证明的借口,开启了白虎洞的门户,然后进去输送能量给白虎,顺便看看白虎到底是孵化了没,如果孵化的话,当然是自己先在内打一场,再叫其他人进来帮衬,如果没有孵化的话,等他们输送完能量,依据先祖的记载昏迷后,再出来时,他们也一定都死光了。

  但是,对于这已经用过五次的法子,第一个不同意的就是亚芠及妃雅,他们本意就不在于白虎,当然,也不想要让自己的死神小队因为这种事,导致自己内部掀起内哄,因而糊里糊涂的送命,更何况,他们还要对付那些不知道何时会忽然冒出来的怪物,再加上,妃雅连一个人都没带来,这方法根本是行不通。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基列竟然也反对这个法子,甚至提出不如先进去白虎的洞中,然后输完能量之后,再看白虎有没有孵化,如果有孵化的话,各人再凭自己所带来的力量,决定白虎的归向,若没孵化的话,那干脆就真的办一场利益划分大会,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而随着基列提出的意见,圣魔导的贾济竟然也同意,于是,八家便分成了两边对抗,最后,鲁西一方终于妥协,反正只要不让他们进到洞中,他们也不知道洞中白虎卵的存在,也不用怕秘密外泄,更何况,再缺少了四个信物下,也不可能开启的了白虎的地道,所以他们只有妥协。

  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势力面前,先对自己所带来的人说明,他们要先去拿出这次大会的信物,要他们固守在原地,同时监视器他人不要让他们进到他们要去的地方,当然,除了亚芠之外,其他人都各有一番的说辞,结束之后,八大家的带头人又聚集到巨严旁,分别取出代表自己所属的信物。

  分别是奇特城的城主令、丰原城的商印、迦阗汐城的城章、尔峊擎烈城的最高权杖、冰雪楼的楼主令、铁血团的团长令、逆十字团的逆十字信符、圣魔导的法杖等八项信物。

  待所有人将自己所带过来的信物给放置在那块巨严的最顶端之后,亚芠等人退到巨严的东南方,密切的注意看着巨严上的八个信物的变化。

  不久,白虎当初附着于信物上的力量开始发挥了,一阵阵柔和的白光同时的由八个信物上慢慢的发了出来,就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白光有小而变强,而底下的巨严也随之呼应的也发出了白光,过不到三分钟,立即见到整座巨严被它那由内而外所发出的白光照映的彷佛便成了一个白玉般晶莹的玉石。

  随之,一阵阵的地鸣声由脚底下传来,众人彷佛可以感觉到一阵的天摇地动,巨严所在的位置慢慢的向上垄起了,一个足有两人高,可供三人并行的地道出现了,森幽的阴暗地道,往下而盘旋,不到十公尺处,就已经被一片的黑暗给掩盖住了,使人无法看见尽头,但是却又奇异的给人一种彷若直达地心的感受。

  所有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的盼望,力量的泉源,就尽在此洞中了,此去,可能会获得了可以称雄世界的力量,也可能会失望而回,也有可能什么也不会发生,怀着复杂而又期盼的心情,所有人互看一眼,同时的往洞中慢慢的举步。

  待其他人都进去之后,亚芠及妃雅相视一眼,亚芠交代贪狼星留在外面以防万一,自己与凯特打个招呼后,也与妃雅一同的进到地道中,消失在黑暗中。

  看着自己的首领进到这个以著令他们惊异万分的方式出现的深洞中,留在虎王坡上的七个团体,不约而同的,分别在以这个地洞为中心,在十公尺外分别占据了一块地盘,谨慎的戒备着,一方面警戒是否有外力入侵,一方面却又小心的注意着不要让眼前这些似敌似友的人闯入了洞中,而时间就在这这彼此戒备的情况下,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一切彷佛显的很安静,但是,这份宁静要即将因为三个位在空中的庞大身影逐渐靠近而即将宣告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