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三章 威势逼人

  作者:手枪

  在日落前,其他已经到达这东靼仑山范围内的其他势力终于回来了,在鲁西自告奋勇的介绍下,亚芠及妃雅这才认识了其他的人。

  尔峊擎烈的城主吉尔大公是一个看来约四十上下的中年人,面目方正而朴拙,嘴上留着两撇修饰整齐的小胡子,但是光由他那一双充斥着奇异碧光的双眼及自信满满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他必定是学有奇功绝艺,不可小看,而他的五个结义兄弟,号称五行神使,专门擅长运用古老威力强大的五行神术,与魔法有着相彷的效果,但是却几乎不需要吟诵咒语比需要吟诵咒语的魔法还来的令人防不胜防

  迦阗汐城的少城主凯琳,她是一个约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有着一头火焰般的红色大卷发,身穿由红色不知名材质构成的轻便盔甲,擅用双剑,而且还是一个有着丝毫不输给妃雅美貌的女子,一个与冰般冷艳的妃雅截然不同的火焰般炽热的美丽女子,她的三十个师姊妹,来自于奇楼兰联盟内,最大的专收女子的武术门派-飞云门,每一个皆是飞云门中排名在前五十之内的高手,是一群火辣辣的辣娘子军团。

  逆十字团的迦岚少祭司,是一个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的俊逸年轻人,在传说中,逆十字团的开创团长来自于与奇武大陆以西靼仑山脉相隔的中央大陆(亚人大陆)的某一个武力教团-逆十字教中的传教者,来此宣扬教威,所以开创了逆十字佣兵团,而在逆十字团中,除了现任总掌逆十字团的团祭司及继任者的少祭司是在本地土生土长的人外,其他的祭司皆来自中央大陆的逆十字总教中,负责协助历代的团长,因此,并非是逆十字团中的人。

  当然,代表铁血团的亚芠也非属于铁血团中的人,而他的死神小队,早已划归为他所管辖,所以也不算是铁血团中的人。

  而妃雅更是干脆,她只有孤身的一个人随着亚芠等人来这,因此,在此六大势力的与会人,皆没有带他们组合势力的部下过来,所有人都符合当初与白虎圣兽的誓约。

  如今,在这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八天的时间,在奇兰楼联盟中的八大势力里,只剩下距此最远也是势力最大的奇特城的代表及最近的尔峊擎烈城中的佣兵团,由清一色的魔法师为核心,加上外围的武士所组成的圣魔导佣兵团两个势力的代表尚未来临。

  经过了鲁西的一番介绍之后,其他四个势力的所有人都对亚芠及妃雅注目的看着他们,看看他们这两个将来竞争白虎卵的对手。

  当然,带头的眼睛中雷电交加,在他们身边的那些人当然也开始彼此的打量起来,暗暗揣测对手的实力。

  眼看眼前的情势越来越紧张,各势力的敌对意识越来越高张,让人几乎以为,百年之约会在此时就开始正式上演,所幸,能被派出来的不是各大势力的指定继承人就是头头,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所以大家很快的就意识到,现在还有两方的代表尚未前来,开干起来只是徒惹人笑话,利了其他的两方势力,再加上来到这里后发现到自己甚至是其他势力或无关的人全都无缘无故消失的怪事,所以很快的,现场的头头都露出了笑容,因为,现在还不是歼灭对手势力的时候,减消了可能会发生的一场风暴。

  紧张的气息降温之后,众人总算是可以坐下来说说自己去查探的结果。

  待所有人都说过了之后,统计起来,在这东靼仑山中,以虎王坡为中心,方圆近百里的人,不管大人小孩都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初步估计,失踪的人大约在五千人上下,而这还只是他们查探过的地方的统计而已,其他在百里之外,事不是有人也同样的失踪了,那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么庞大的失踪人口的数字,众人一方面奇怪为什么他们都未接获消息回报,以致于深入东靼仑山中后亲眼看到才知道,二方面又不解,这些人为什么失踪?若是被人给掳走,这对方掳走这么多人又有什么用意?

  当天晚上,亚芠与妃雅一同的参加了与其他四个四方首领的聚会,因为亚芠是突然冒出来的,几乎没人知道他的身分来历,所有人唯一知道的是他再几个月前被铁血团请为客卿,以及他曾在华纳帮公国边境外歼灭了公国的一队军队,获得了银月恶魔的称号外,其他的一切都是一个谜,一切显着很神秘,因此,所有人对他的注意力及好奇心显然比远比亚芠对他们的注意力还来的大。

  即使亚芠只是静静的坐在妃雅的身边,不说半句话,但是,自他来到这堆营火的旁边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却不由的直往他身上飘。

  一边的妃雅则在亚芠的授意下,慢慢的对其他四人说出了亚芠的经历,包括了那群异形怪物的发现,它们来意的猜测,对于白虎的野心及意图不良等等,不过,当然是隐去了当中某些不宜让他们知道的部分,比如亚芠的真正身分,进入公国的真正意图等等。

  众人半信半疑的听完了妃雅的描述,老实说,妃雅所说的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因此,他们实在是有点不太相信。

  迦阗汐城的少城主凯琳在听完之后,先是对亚芠深深的望了一眼,然后不客气道:“妃雅城主,恕我放肆了,我想,在座的都是各大势力的代表,因此,我也不必拐弯抹角的,直接就讲了,在我迦阗汐城中的秘闻记载里,白虎降世到现在为止,应该已经已有五百年了,也就是说,我们这一次聚会已经是历代以来的第六次了,相信各位一定也跟我家一样,历代的先祖都一再的强调,要我们这些后世子孙绝对的严守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了白虎的存在。”

  “因为白虎的关系,所以五百多年来,我们八家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是也永远不可能是敌人,原因就在于,我们每个人都想要获得白虎,所以面对竞争的对手,当然也不可能是朋友,但是,我们想要获得白虎前提便是在于白虎可以孵化,而要让白虎孵化就需要八家的后人齐心协力才可以,也因此,我们当然也不能成为敌人,在这非敌非友,似敌似友的微妙情况下,我们最好的办法便是一方面保持这微妙的关系,一方面却又团结的守住这秘密,避免再增加除了我们八家以外的其他竞争对手。”

  “老实说,因为我刚好面对可以参加这次的聚会,因此,在家父的刻意示意下,我到现在现在连一只幻兽都没有,目的就是为了这次的在这一次的聚会中,如果白虎刚好孵化的话,我可以保留全部的力量来获得白虎以及提供能量给它,相信其他人也一样。”事实上,现场六家中,除了尔峊擎烈的城主吉尔大公因为年纪的关系及被临危受命的亚芠外,其他的四个人,包含妃雅在内,的确都是没有幻兽的。

  凯琳少城主又续道:“在我们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获得白虎幻兽的策划之下,现在妃雅城主你却告诉我们说,白虎的秘密不再是属于我们八家所有了,现在连远在华那邦公国的人都知道,而且也想要分一杯羹,而散布消息的却是一群非人的怪物,这叫我们要如何的接受?以及相信你呢?”

  妃雅冷艳的脸上微微的一笑道:“我知道要各位相信我所说的话,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且我也没有证据可以说服你们,但是,你们不觉得为何就偏偏在这次的聚会前,为何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就在白虎之约的前几日,在这山里的人会忽然都奇异的消失不见了是件很奇怪的是吗?这不是显示出异像来了吗?”

  凯琳微微的一滞,这件是的确是她无法解释的。

  “我可以证明这件事的真实性,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再由我告诉妃雅的。”亚芠头一次发言,打断了两个美丽女人的针锋相对,再道:“我想,这件人口失踪的事情,应该也是它们干的,既然它们可以轻易的假扮成人类,混进人群中,那么,拥有可以飞天的交通工具,轻易的掳获人类,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消失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不知道它们的目的到底是要做什么?是要清除附近的阻碍还是说另有大用?但是无论如何,对于我们这次的聚会,我想一定有着无法臆测的变数,这就是我的推论,信与不信,随便你们。”

  亚芠的声音一贯的冷酷平淡,甚至摆出了一副他只是来通知他们有件事情而已,信与不信,他完全不在乎,也与他无关的样子。

  但是亚芠越是这样子,众人就越是不敢轻忽亚芠及妃雅所提出来的警告,一时之间,不由的各自都低下头,仔细的想着刚刚亚芠及妃雅所说的话来,营火旁,顿时陷入了一阵的沉寂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迦岚抬起头来,微笑道:“亚芠兄,固然你说的有理,但是,我想要请教一下,这一次来,我看你与妃雅城主一个鼻孔出气,而且你们之间的神态似乎也过于亲密了些,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们又怎知道你们不是串通起来遍我们的,好独得白虎?”

  一旁的凯琳略带酸溜溜的语气说道:“这还用说,光看他们的样子,以及妃雅城主敢不带一个属于她的本系人马随着亚芠客卿前来参加聚会,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言而明了。”

  总归一句话,他们就是不太相信这件事情,而且更怕会受到亚芠及妃雅的联手欺骗。

  不过,关于这问题,妃雅显然是早已有所准备,落落大方的回答道:“的确,我跟亚芠之间的关系,正如各位所见的,他是我好不容易追上的男朋友,这点,我不能亦不会否认。”边说,妃雅边转头对亚芠甜甜的一笑,充分的显露出热恋少女中的情怀,连脸上的冰霜都不复见了。

  众人听到妃雅亲口承认她跟亚芠之间的关系到真的是吃了一惊,猜测总不如亲耳证实来的吃惊,而且还亲口说出是她好不容易才追上的,到底亚芠这一个铁血团突然冒出来的客卿有什么魅力,能够让这堂堂的一城之主,千亿富婆,又是如此冷艳的美丽女子倒追他?

  又听到妃雅续道:“不过,为何我到底不带任何自己本系的人马来各位倒是误会了,这是因为,众所皆知的,再我们出发时,本城正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所以我才特意的不带任何人来,一方面是想让本城里多一个人即多一分的留守力量,二方面是,想藉此表示出我并没有想欺骗各位的意思,就连亚芠所带的这四十几人来,也没有想要与各位争夺白虎的意思,我们的目标是想要阻止那群怪物的逞而已。”

  吉尔大公嘿嘿的,不怀好意的发言道:“若照城主你这么说来,城主你是表明完全不想要白虎了哟!”

  妃雅看了一眼吉尔大公,摇摇头,道:“若说对白虎完全没有获取的野心是骗人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也想要白虎,但是一切随缘,我们最主要目的是要阻止那群怪物,至于白虎,先不讲白虎能不能再这次的聚会中孵化还不一定,如果能孵化的话,那么获之我幸,不获之我命,顺其自然吧了。”

  一旁的鲁西插嘴道:“妃雅城主,你自始至终都只提到自己,而隆客卿则未提半句,焉知亚芠客卿又是否与你的想法相同?还是隆客卿是存着势在必得的心理也不一定!”

  听到鲁西将话题转到自己的身上,亚芠先是深深的看一下鲁西,随即也出声了。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随你!”误以为亚芠会辩解的鲁西听到亚芠这完全不加辩解的话,不由的一愣,其实不只是他,连其他人也是一愣,完全想不到亚芠会这么说。

  忽然,亚芠站起来,妃雅忙问道:“亚芠,你要做什么?”

  亚芠淡淡道:“话不投机半句多,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说完,不理其他人的反应,直接就转头走掉。

  因为亚芠的无理反应,众人不由的勃然色变,妃雅急忙歉然道:“各位真是对不起了,他为人比较不擅于交际,请各位原谅他的无理。”

  美人说项,众人只好忍下了心中的那口气,只有凯琳狠很的盯了亚芠离去的雄伟背影一眼。

  所有人又听到妃雅幽幽道:“其实对白虎圣兽最没野心的是亚芠了。”

  众人一愣,眼中明显的露出此话何讲的意思,妃雅又道:“先不讲他,请各位原谅我隐瞒了他的真正身分,实在是因为他的身分非同小可,所以我无法告诉各位,但是我唯一可以跟各位说的,就是,在他上面还有三位的兄长,我曾看过他的三位兄长发威,那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天下间绝对没人可以抵档的了他的三位兄长合力的全力一击,没有任何人,包含了传说中的十大高手。”

  “而他,是他们四兄弟中最可怕的一位,修为之深厚,到现在我还无法知道他的底限,在我们出发前,他曾经与十大高手中的大力神王单打独斗,而且还占了上风。”

  “而他的三个哥哥所用的幻兽,是由九阶的白金角蟒所进化而成的白金龙,是超越九阶的圣幻兽,其威力,令人无法想像,但是他三位哥哥所用的白金龙圣幻兽,在看到他的幻兽贪狼星时,却只有低头伏首的份,连丝毫的反抗都不敢,所以说,对于白虎他根本一点也不想要,只因为白虎的力量是否可以超越他的幻兽还是在一个未知之数。”

  为了让他们相信,妃雅不惜的说出了亚芠一家子的恐怖力量,而且因为她的语气态度极为诚恳及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味道极浓,竟使的众人无法去怀疑妃雅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假的,而直觉的相信了妃雅所说的,但是这样一来,却也听的其他人心惊胆跳的,不敢置信的望向正逐渐远走的亚芠的背影。

  在众人眼中,原本正在走动的亚芠忽然一驻足,高声招唤道:“小星,回去休息了。”

  接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只见到银光一闪,亚芠的身边就已经出现的一只高大威猛,充满了不可思议威仪的银色巨狼,那威风凛凛的神态,叫人不敢逼视,跟随在亚芠的身边时,那种左顾右盼的高傲神态,彷佛就是一个天生的王者,正在它的王国中巡视一般,使人无法不去想到,当其他的幻兽欲到这只幻兽时的情景,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也许,就如妃雅刚刚所说的,除了臣服以外,别无他法,因为,这是一只可以让圣幻兽也不得不去畏惧它的威仪,承认它的权威的幻兽中的王者吧!

  同时,一声的长嚎由它的口中发出,一种无法比拟的无形力量顿时拢罩在所有人的心头,那雄姿,那威仪,那无比的凛冽气势,没有人敢去怀疑潜藏在它体内的力量是何等的不可思议,这……这就是亚芠的幻兽-贪狼星?哪个足以叫传说中的圣幻兽也不得不低头伏首的神奇幻兽?

  一时之间,众人只能痴痴的望着亚芠及贪狼星的身影渐行渐远,然后隐入黑暗中,但是,亚芠那雄伟孤傲的背影,贪狼星那凛冽的银色雄姿,他们都知道,他们此生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连那妃雅也一样。

  这是她头一次,用这旁观者的眼光,来看待亚芠,同时更深深的感到一阵的欢娱,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她许心去爱的人,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呀!

  告罪一声,妃雅起身追着亚芠的身影也没入了黑夜的阴影中,而留在营火旁边的其他四人,吉尔大公、迦岚少祭司、鲁西少楼主、凯琳少城主,却还是震惊于刚刚的所见所闻,久久无法出声。

  直到最后的一根薪材并出了最后的一点火光,然后整个营火熄灭,使的这一角落陷入黑暗中之后,忽然有人出声:“也许,我们应该相信他们的话,若万一真有什么的怪物在旁窥视的话,我们也能有所准备。”

  声音柔柔的,在这黑暗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庄严味道,是迦岚少祭司所说的。

  “迦岚兄说的也不无道理,我们就多担一点心好了。”接续在迦岚之后,一阵的轻越的声音又响起来,是鲁西在附和着。

  一阵清脆,宛如烈火燃烧时所发出的火星般的声音道:“可恶,我就不相信真的有像她说的这么神奇,在我看来,那个亚芠眼中的神光平平无奇,连我那些初入门的师妹的眼光都比他还来的莹亮,就是人孤僻的紧,又是一副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我就不相信他有多利害!”这是凯琳的话。

  接着,在一片黑暗中,忽然燃起了两颗青绿色的绿火,那是吉尔大公的青碧双眼,一阵低沉沙哑声音缓缓的由他的嘴中流出:“就是这样才可怕,能够来到这边的,绝对是我们几家千挑万选的精英,连我们自己本身也都自信满满,绝对不认为我们自己会输给谁去,再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他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是绝对不可能来参加这场聚会的,更别说盖赤那家伙肯让他代表他的铁血团来这里,既然敢让他来,必有所恃!”

  “而且,刚刚我本来没注意到,但是,后来他先走了,再听到妃雅的那一番话,我才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

  “刚刚,他坐在我的右方第三个,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他面前的火势燃的特别的小,也特别的慢,我已经在我这方向添加了三次的干材了,但是,他直到走前,却连一次也没有添加,而在他离开之后,他那个方向的火焰却忽然间大了起来,你们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众人不语,但是吉尔大公彷佛可以看到众人眼中的不解,他又继续道:“在我尚未出师前,我曾听我本门师长谈过关于练气学的各种现象,本门师长曾听说过,练气的绝学在远古时代,曾经有过一次的极兴盛,但是后来又逐渐的没落了,直到我们这几千年来,才又再度的恢复过来,但是,许多的不可思议的绝学却也很遗憾的消失绝传了,在远古的那一个时代,人们修练真气绝学时,当人将真气修练到极限后,在因缘凑巧的突破了人体的极限之后,真气将进入了一种所谓超凡入圣的境地,根据本门的师长从许多古籍中推论出,进入了所谓超凡入圣的神话阶段之后,会有几个共同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便是所谓的阴极阳生,打个比方讲,原本修练的是属于阳刚型了真气,到了这个阶段之后,便将自己的真气转型,变成阳刚阴柔并存型,而且至此以后,要阴就阴,要阳就阳,随心所欲。”

  “第二个特征,没有任何的死角,将真气修练到这种神话阶段的人,不论何时,周身随时保持着绝对的警戒,任何人,如果妄想偷袭他的话,那会在接触到她身体任何一部分的那一瞬间,被这种人本能瞬间的全力反击反应击毙,而且进入这种层次的人反而会变成外表平平无奇,如眼中的神光会隐去,若不显露,根本看不出他的功力有多高,所有这超凡入圣又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叫做反璞归真。”

  “第三个特征,势!”

  众神奇声道:“势?那是什么?”前面两个特征,他们还能够理解,但是这第三个,他们可是完全的都听不懂了。

  吉尔大公自己也以着一种疑惑不解的语气道:“所谓的势,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应该说连我的本门师长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真气超凡入圣之后,自会自然的具有这种势,这恐怕连修练到这种程度的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当一个人具有这种势的话,一但遇上这种人,他只要光是站在那里,他的敌人自己如果没有势相对抗的话,便会受到他的势的影响,进而产生了类似他是无法打倒的感觉,宛如一座高山或是深潭摆在面前而无从下手,甚至未战就已先败了,而非战斗时,这种势并未消失,只是内敛起来,但是本门师长曾说过,这种势有时强大到甚至能够影响到外在的物质,如逼水成冻,灭火无烟,只因这种势本身会给人一种如身墬九幽地狱般的阴寒,一种无法言语的似寒非寒,但主要是因为自己先被这势给逼的胆寒之故。”

  “除此外,因为阳刚或是阴柔真气所练出来的势,又有着不同的特质,阳刚的势是一种君临天下,众生莫无我敌的无敌之势,阴柔的势则是一种无声无息,摧枯拉朽,待你发现时,可能你已经连反抗的念头都起不了了。”

  久久,凯琳忽然道:“大公,那你所说的势岂不就是所谓的高手气势了。”

  吉尔大公无声的一笑道:“高手的气势与我所讲的势,虽然都有个势字,但其实层次上完全不同,高手所谓的气势是在战斗中,刻意的将自己的气放出,已造成敌人的畏惧,但是,这种超凡入圣的势则是一种非刻意的下意识动作,高手在未将他的气放出时,看来就跟普通人一样,但是具有我所说的势的人,当他与你面对面一站,即使他对你没有敌意,你还是会无法对他生出任何的不轨的意念,若是他有敌意的话,可能与你的眼神一接触时,你就被他的势给摧毁了你的心智了。”

  听到吉尔大公说的可怕,众人不由的久久不敢出声,半响凯琳再问道:“大公你的意思是?”

  吉尔大公点点头道:“绝对错不了的,刚刚那火焰在亚芠面前受到压制,那必定是亚芠的势下意识所为,而且依照刚刚我所说的,以及亚芠做了那么多的平常绝对会让我们勃然大怒的事,但是我们却在他离开后,我们才知道要发怒,那他必定是修练上古时代的某一种的神秘的属于阳刚型的真气,而且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神话阶段。”

  一听到吉尔大公这么一提,众人的确试想起了刚刚他们与平常的行事作风不太一样,这么一想,众人不由的一阵毛骨悚然,若是亚芠想要对他们不利的话,那他们起不是连反手的余地都办不到?

  半响,鲁西忽然问道:“大公,你对势这么了解,那岂不是说你也练成了势了?”

  吉尔大公在黑暗中摇摇头,遗憾道:“很遗憾,我不但没有练成势,连所谓的人体极限,我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且,不只是我没练成,连本门中的一些师长的长辈,他们也没练成。”

  迦岚好奇的问道:“能否请问一下,大公你的师门是?”

  吉尔大公淡淡道:“真是惭愧,我乃是焰灵门最差的第七十三代弟子。”

  一听到焰灵门之名,众人不由的肃然起敬,只要是练武之人,都有听过一句话,即所谓的南太乙北焰灵,太乙门与焰灵门乃是奇武大陆中渊源最是古老的两大门派,传说中,这两大门派择徒极严,非是极佳美才不收,而且,两派中,多的是绝世高人,可以说是练武人的精神象征。

  如今,众人一听到吉尔大公竟然是出自两大练武圣地之一焰灵门,怎叫众人不感到吃惊万分,而且对于吉尔大公所说的不再感到怀疑。

  但是,也因此,在不久散会之后,所有人都担着一分心事回去休息,对于亚芠的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