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二章 冰雪佣兵

  作者:手枪

  时间往前前推七天,在借助了铁羽快捷的速度,花了三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东靼伦山的山脚上的一个村落,只是,这一个村落却也发现了一件的怪事。

  在亚芠等人在村前的一处空地落下的后,凯特对亚芠道:“头儿,这个村落是进去东靼伦山之前的最后一个较大的人类的村落,同时这里也是我们的情报组织凡铁的一个据点,我们可以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同时将铁羽寄放在这里,明天在上山,依照我们的脚程,半天就能够到达团长所指示的白虎卵的所在地及历年来比武的所在地。”

  亚芠点点头,将手中铁羽的缰绳交给旁边的一个队员,带着贪狼星,举步就往村子的入口走去,众人牵着自己的铁羽跟在亚芠的身后,慢慢的前进。

  自从再一次发现到贪狼星又有异变后,亚芠就发现到,贪狼星似乎不再依附在他的身上了,第二型态的变化能力似乎已经在贪狼星身上消失了,贪狼星要吗不是以第一型态跟在他身边,就是完全的第三型态铠化在他身上,甚至就算是他下令,贪狼星也不拟化出第二型态,亚芠虽莫名其妙,但是一想到贪狼星那些古怪的能力,他也就坦然。

  只是与贪狼星相处到现在,亚芠对于贪狼星的来历到也是头一次的感到怀疑,虽然里昂小舅说贪狼星的各种迹象显示出他是一只上古幻兽,他以前也这么相信的,但是从贪狼星出生以来,历次以来,所展现的异像异能,他就没听说过那只幻兽会的。

  比如说,没有幻兽一出生就只是纯粹的吃能量,没有幻兽会没有任何的属性的,没有幻兽在第二型态时会具再在一次拟化武器或是发出冲击炮的,进入最终的成熟期所需要的能量庞大到不可思议,而且,就算是在最终型态中,还能够针对自己的缺点,加以进化,甚至连外观都会加以改变,这对进入成熟期时就注定了组织结构已经固定的状态的幻兽而言,能够再加以变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依照贪狼星对能量超乎想像的需求,要说它是像其他一般幻兽般,因为神之钻的影响而有这样的变化,亚芠实在是无法相信,何况贪狼星在没有获得神之钻前,就已经展现出它的第一特殊能力“融合”了。

  亚芠甚至也在怀疑,这一般人所认定的幻兽生理期的五个阶段中,这最后的阶段成熟期,真的是贪狼星的最终阶段吗?

  沿途,亚芠心中已经有所决定,当他将他的事情全部都完成后,他要去那一个发现贪狼星的卵的古代遗迹,查查看,到底贪狼星是怎样的一个幻兽?

  而就在走到村子的入口之前,亚芠忽然停下了脚步,身边的贪狼星对着村子里面发出了发怒前的低吼声,亚芠扬声道:“是谁?”一声长笑传出,数条白色的影子由村子的阴暗处、屋子的背后飞掠出来。

  死神小队的人立即动了起来,抛开了自己的铁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瞬间移位到亚芠的面前,摆出了警戒及战斗的态势,就待对方有任何不善的举动就会一举发动攻势将对方毁灭于他们强大的攻势下。

  亚芠一举手,将死神小队的举动暂时的按奈下来,他慢慢的走到死神小队警戒线外,面对这一群不知道身分不知道来意的人。

  这时对方也再亚芠的面前摆开了警戒的态势亚芠逐一的望过去,对方共有二十人,可以看出来是以当中的两个站在中央处的人为首。

  亚芠仔细的看着中央的两人,右边的那一个是一个看来约二十来岁的青年人,有着一头的细细金色卷发,长相不但英俊,而且极负个人特色,从他那略为傲踞及身上与这个偏远小村完全不搭调的纯白色的华贵服装可以看出他的出身绝对非一般的寻常人。

  而站在他的左侧方的那一个则另亚芠感到非常的惊讶,看到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人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一个非常难得一见的强者!

  亚芠不由的仔细的观察着他,这人是一个看来约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长的面红齿白,斯斯文文的完全不像练武人的样子,但是他却穿着一身的内紧外宽的黄色的衣袍,做着武者的打扮,除此外,在他的背后更是斜背着一把看来比他一百七十公分还高的巨大紫色晶莹巨剑,又长又宽的巨剑看来好似是一体成型的巨大剑型紫晶体,大部分都在那人的肩上及背后露出来。

  剑身连柄超过两百公分,无韒剑身裸露,剑身通体幽紫,而且紫的十分的异常,几乎让人感觉到那把大的异常的巨剑是会将任何光芒皆吸入的那种妖异的幽紫,而且更令人感觉到对方的剑上有着一种的奇异力量,好像让人在对方的剑上可以感觉到好像是大地一般的沉稳感觉,另亚芠不由的一再的看着那把剑,同时,盖赤曾对他说过的一个名字由他的脑中浮现出来,大地骑士——瑟洛·喀吉沙。

  而除了这两个为首的人之外,其他旁边的人清一色的纯白色滚金边的制式制服,看来年龄都差不多约再四十上下,一看就知是护卫之流,可是他们脸上那种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那种杀气腾腾的彪悍神态,及他们现在正值练武之人黄金时代的年龄,令人一望即知他们的不好惹。

  十八个护卫中区分为两组,一左一右的分成两边各自站立于为首两人的两侧,一边是手持武器,眼中精光四射,一边虽是空手,但是稍有点魔法修为的人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这些人身边不停流动着的魔法元素能源,令人不敢小觑。

  而由着那个应该是斯文人背后的那一把大的异常,给人特别的宛如大地般沉稳的感觉的奇异紫幽长剑,以及这一群人都是身着白色制服,完全符合了他所知道但是未曾谋过面的某一组织的特征,亚芠几乎可以肯定的猜出对方的身分。

  “你们是冰雪楼佣兵团的人!”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亚芠道出了对方的身分。

  对方显然是没想到未曾谋面的亚芠一行人当中,有人能够一语道出他们的身分,所以每个人都愣了一下,看到他们的反应,亚芠就更是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亚芠往后一挥手,死神小队的人马上将自己的武器给收起来,而妃雅及凯特、力奥、夜月也都来到亚芠的身后了,听到亚芠道破对方的身分,妃雅这丰原城城主显然也不是干假的,她也很快的就认出了对方的身分,走到亚芠的身边,说道:“请问是不是冰雪楼的少楼主——鲁西·泰?请问您旁边的那一位是不是享誉已久的大地骑士——瑟洛·喀吉沙。”

  “你好!我是丰原城的妃雅·兰妮,我旁边的是本城的铁血团代表客卿亚芠,我们一起来参加这一次的聚会的。”妃雅继续的替自己的这一方作介绍。

  当妃雅说出了对方的身分之后凯特凑近亚芠的耳边,轻声道:“头儿,对方身边的那十八个护卫应该就是冰雪楼最为著名的十八雪卫,由冰雪楼的每一任的楼主一手培养起来,与冰雪楼楼主有着师徒的关系,但是不属于冰雪楼佣兵团组织,只有楼主或是重要人物外出时才会随身担任护卫之流,看他们年龄的样子,他们应该是现任楼主升日。泰的贴身雪卫了,最近在团里有人说过了,我们死神小队的实力应该已经可以追上十八雪卫了,合我们百人之力,却还是被认为只能堪堪与这十八雪卫相较,可见到他们的彪悍。”

  亚芠评估的看着对方的实力,同时注意到,当那个名叫鲁西的少楼主及大地骑士瑟洛再见到妃雅时,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惊艳神色。

  基于对竞争对手的敌意,以及身为一个男人的本能反应,亚芠实在是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差透了,差点就想在这把对方全部干掉,管他是什么第一佣兵团的代表!开玩笑,他银月恶魔的女朋友也容的了别人觊觎?

  当然,有此想法的亚芠很难给对方好脸色看,不过,依照亚芠一惯冷酷的形象,就算给对方好脸色看,想必对方能领受的也是极为有限吧!

  一边的亚芠冷着脸,另外一边的鲁西及瑟洛倒是很热情,尤其是在妃雅的大美女的面前,一说开了彼此的身分,虽不至于显的很热络,但是至少,在百年之约开始前,彼此倒也还勉强算是同伴,因此倒也与妃雅说说笑笑的。

  妃雅问道:“少楼主,你们来很久了吗?我记得这里这个小村不是还有好几户人家在这,为什么我们一路走来,却不见半个人影?”

  “妃雅城主,你叫我鲁西就可以了。”鲁西脸上漾着英俊的媚惑笑容对着妃雅笑道,浑然不觉得他已经引起了某人的不悦,随即又正色道:“城主你们也发现到这里的异状了吗?”

  “其实不止这里不见人影,我们比你们早来半个月,但是,一来到这里,我们就发现到我们一个设在这里的据点中,所有的人全都离奇的失踪了,后来,我们又遇上了迦阗汐城的少城主-凯琳及她的师门的三十个师姊妹、尔峊擎烈城主-吉尔大公与他的五个结义兄弟、逆十字团的迦岚少祭司与他的十五个祭司同伴,我们一商量之下,有偶无独的,他们设在这里的据点上的人也都离奇的失踪了,我们怀疑这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其中弄鬼,所以我们协议在大会开始前,先分头去找寻线索。”

  妃雅一听,眉头不由的也皱起来,担忧道:“那糟了,我记得我丰原城在距这三十里外,也有设一个据点,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

  一旁的大地骑士瑟洛不甘风采都被鲁西抢去,抢在鲁西前发言,凝重道:“城主你不用去看了,我们刚刚才由那边过来,那里也跟我们的据点一样,人都完全的消失了,而且不只你我的据点这样,据我们一路走来的观察结果,连那些非属于我们八方势力的一般山里的百姓也都一样的消失不见了,似乎在这东靼伦山方圆百里内的人全都消失了。”只是他的声音与他俊秀外表完全不相合,反而像他身后的那把巨剑般,浑厚、低沉、而且还是个大嗓门。

  “我记得在我们的资料中,这地方似乎是属于铁血团的据点吧?”鲁西看着妃雅,但是口中的话却好像是再对着站在妃雅身后三步处的亚芠说道。

  亚芠神色一沉,手一挥,霎时,在他身后四十几个死神小队员,一瞬间,用着极快的速度,绕过前面的鲁西众人,分头往村中钻了进去,众人还可以看见凯特不断的伸手连连打着手势。

  鲁西凉凉道:“亚芠客卿,你不用查了,这地方我们已经完全的看过了,人也都已经完全的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不用再看了。”

  亚芠定定的看了鲁西一眼,不语,把一个鲁西看的心里毛毛的,正想发作,一旁的妃雅似乎察觉到亚芠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正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刚刚散去的死神小队的人于又从四面八方回来了,恢复刚刚的队形,站在亚芠的身后。

  亚芠一颔首,轻轻道:“报!”

  随即听到队伍中,一人道:“东面村子共计十户人家,判断约有四十五人,当中二十八个大人十七个小孩,消失无任何异状。”

  一人接道:“西面村子共计八户人家,判断约有三十七人,当中二十个大人十七个小孩,消失无任何异状。”

  又有人接道:“南面村子共计十一户人家,判断约有四十三人,当中二十七个大人十六个小孩,消失无任何异状。”

  又传出声音续道:“北面村子共计六户人家,判断约有二十一人,当中十四的大人七个小孩,消失无任何异状。”

  然后,站在队伍前面的力奥道:“村子内外,没有任何的打斗迹象,村外小径上的草也没有折损的旧痕迹,表示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照凯特所说去看,所有日常生活用品完全的跟像是有人在一样,摆在应该在的位置位子上。”

  夜月接道:“村子内外完全没有任何的魔法波动,除了冰雪楼雪卫大哥们身上所带的之外,也无任何的魔法战斗过的痕迹,也没有任何施展过魔法的迹象,另外,依凯特的要求,观察出村外的菜田里的菜已完全的枯萎焦黄。”

  最后,凯特总结道:“头儿,依照刚刚兄弟们所观察的结果,这全村三十五户人家,一百四十六人,九十六个大人,五十个小孩,在完全没有携带任何的东西的情况下,也未受到任何迫害的离开此地。”

  “依照观察结果,其屋内的灰尘积厚及村外的菜田枯萎程度,研判必须经过四十五天至四十七天的时间,而且,在这些屋子里,九成以上皆以摆上餐碗盘,而且为数较多,表示离开时正是村人在吃或还未吃一天中最丰盛的一餐之间,故推论,全村的人是再四十五天至四十七天前的傍晚晚餐时间,因受到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使他们再同一时间离开村子推测应该是受到某些类似催眠之类的魔法所致,而疑点在于,一百多个大人小孩,不可能再离开时完全的不留痕迹也不由小径上离开,唯一可能是,对方有某种可以一次搭载百人以上的飞行物体,由空中离开,这一点我由在村中的一颗大树顶端,发现到一只小孩子所穿衣服的腰带得到证实。”说完,凯特由背后拿出一只布满灰尘的长形小布条,递给亚芠。

  亚芠伸手接过来,一看,上面有绣着长命百岁的字样,的确是像小孩子会用的东西。

  亚芠将腰带递给鲁西,淡淡道:“完全不留任何迹象也可以说是到处都是迹象,鲁西少楼主,不知您是否知道有那一种东西可以一次搭在百人飞空的?又是谁有这种东西?”

  鲁西俊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刚刚对亚芠信誓旦旦的说完没有任何迹象证明村人如何消失的,随即亚芠的手下又马上的反驳了他的话,不但从村子中找出了村人离开的可能真相,甚至连时间及如何离开,都有了结论,那等于是当众重重的打了他一巴掌,让他下不了台。

  同时心中暗骇,亚芠身后这数十人小队,看来虽都不出二十岁,但是,光从亚芠一个动作,他们由分散队形到集合的动作,已经可以看出十分的严整,最可怕的是,这些人年纪虽轻,但是心思显的很细密,能够再这极短的时间,由村人家里的状况,判断出每户人家的人数,大人小孩的数目,而且每一个地方的小细节都不放过,显示出这一百人个个都可以独当一面,而不纯粹是只会听命行事而已。

  最可怕的是站在外边的那两男一女,先是一武一魔针对专业的领域作出判断,然后,更可怕的是,最后总结的那人,在最短的时间不但可以指挥同伴达到他的要求目的,更可以由同伴的观察结果中获得正确的结论及推测,而且心思极为细腻,那菜团他在进村时他走过,但是他却望也不望一眼,村子里的房子他进去过,但是他只嫌霉味太重,灰尘太厚,很脏,那颗大树,村里的惟一一棵,就在村子中唯一的一口水井旁,他还在下面乘过凉,休息过,为何他就是想不到要到那高达十公尺的树顶上去看看,就是想不到他所想到的!

  “这人叫做凯特是吧!”鲁西注意的看一下站在亚芠身后的凯特,心里暗暗的念道,这名字,他已经记起来了。

  同时更想到,能够统领这么一群训练严谨,个个都有大将之风的优秀人才所组成的小队,而且,光由凯特在回报给亚芠知道侦查结果时,注视亚芠时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崇敬眼色便骗不了人,他对于亚芠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铁血团客卿是绝对的心悦诚服,连他都如此了,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煞那间,鲁西对这一个一眼即能叫破他们的身分,而且面目阴沉的客卿,亚芠·隆心中产生了莫测高深的揣测。

  而在他身边的瑟洛就没想那么多了,他只是看到死神小队的身法功力表现,连带着想到亚芠这领头人一定更不错,至少他是少数让他无法让他看出他的深度的人之一,因此,对于即将来到的大会,他有着一个期待的冀希,他想要挑战亚芠!

  而另外一边,十八个雪卫,基于对死神小队是属于同等级、身分的认知,对于死神小队可以看出来,而他们却看不出来这些线索一事,他们只是感到极为不服的心理,基于此心理,他们生出了一较长短的心态,目露精光的看着死神小队一群人。

  现场,心思最单纯的便要算是妃雅了,对于这隐藏在这表面下的心理波涛,她并未完全的察觉,她只是觉得气氛在忽然间变的有点的奇怪,她还以为是因为亚芠的问题让鲁西答不出来所致,基于想要打破的气氛的想法,妃雅出声道:“亚芠,据我所知,在这是上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一口气搭载百人以上在空中飞行的,我们何不如跟蒙西少楼主去问问其他人是否知道?”

  既然美人城主给了一个好台阶,鲁西也不辜负美人城主的一番心意,顺势下台,哈哈笑道:“这我也不敢确定,不如我们就到我跟其他人约定的会合处,去问问其他人吧!”

  说着,伸手比个请的的手势,鲁西领着瑟洛及十八雪卫,一马当先的往西边走去,走出了村外。

  亚芠扯了个看不出来的微笑,一挥手朗声道:“死神小队,将铁羽留在这,所有人随少楼主一块走!”

  说完,亚芠已经一马当先的走在鲁西等人的身后,而死神小队也将铁羽的缰绳结在铁羽背上的鞍上,对它们下了要它们留在这里即自行觅食的命令,随即带上用具,跟上了亚芠。

  此时,亚芠心中其实是很痛快的,刚刚给的下马威,鲁西那群人已经确实的吃下去了,着实大大的出了他对于鲁西及瑟洛看到妃雅时,惊艳及献殷勤时心里暗生的气,而凯特等人也在后头偷笑,他们跟了亚芠那么久,那会不知道亚芠心理的想法,所以刚刚格外的卖力表现,不然,平常那有那么多的繁文儒节的,替亚芠在这新的情敌面前挣了个面子,他们也大大的露了一次脸,何乐而不为?

  只有妃雅这一次异常迟钝的一如往常般,紧紧的跟在亚芠身边走着,浑然不觉她这导火线已经提前引发了一场明争暗斗了。

  随着鲁西等人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处三面环山,内有一条小溪流过的一处风景优美的小山谷。

  沿路上,鲁西等人似乎有意讨教亚芠等人的功力深厚程度,因此,有意无意不断的加快速度,往目的地快速的前进。

  面对蒙西等人的挑战亚芠及死神小队等人不由的暗暗好笑,长距离长时间的急速运动,正是当初亚芠训练死神小队时的第一项课题,因此,面对这群人的挑战,除了妃雅需要亚芠助一臂之力外,死神小队全体人员全都不温不火,不离不弃的跟在冰雪楼众人身后十五公尺处,平稳的前进。

  来到小山谷之后,鲁西等人终于在小溪旁停下来,回身一看,亚芠轻飘飘的也几乎再同时的停在他们身后十公尺处,放开了揽住妃雅纤腰的手臂,脸上瞧不出任何的异状,倒是妃雅一路上,因为亚芠揽住的她纤腰,带着她前进,所以她几乎是足不沾地的随在众人之中前进,几乎完全不花一点力气,但是俏脸上却因为亚芠这无意间的亲密举动而红红的,叫她心理甜滋滋的。

  死神小队也一步之差的停在亚芠身后,力奥舒畅无比道:“呵,好久没有跑的这么舒服了,如果再长一点,那就真是舒服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十八雪卫脸上突变的很阴沉,一样是跑这么一段路,他们的修为照说应该是比他们高上一倍有余,但是偏偏却跑了个平手,而且看死神小队等人,虽然个个浑身大汗,但是却呼吸平稳,而且精神抖擞,一副再来上一段也行的模样,论起年纪及修为,他们跑成平手,那也就是表示他们输了,也难怪十八雪卫的脸色会如此的难看了,而凯特及夜月则是有默契的互望一眼,知道他们又赢了一个暗盘了,胜负竞争已经在暗中不知不觉的展开了。

  看到亚芠等人与他们跑成了个平手,鲁西脸色微微一变,却不说什么,抬头看看天色后,对亚芠及妃雅道:“妃雅城主,隆客卿,这地方就是我们这几天的宿营地,也是约定的会合地点,距离大会开始的地点-虎王坡,只要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算是很近了,照现在看来,其他人还未回来,城主是不是要先到我们的宿营地先休息一下?”

  妃雅摇摇头,微笑道:“不了,少楼主不用了,我与亚芠他们自己找个地方就行了。”

  听到妃雅边说,边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娇躯依畏在亚芠的身畔,鲁西心中难掩失望的情绪,到现在,再看不出妃雅跟亚芠之间的情愫的话,那他就枉为第一佣兵团的继任者了,只是他还不认输,无论他怎么想,他都觉得他比亚芠这个面目阴沉,未老先衰的白发小子还来的强的多了。

  但是现在听到妃雅这一说,为了表示风度,鲁西便风度翩翩的道:“那就请妃雅及隆客卿你们先休息一下,这附近,没有人扎营的地方,都可以在这里扎营,我先告退了。”不着痕迹的,鲁西悄悄的改对妃雅的称呼,变的更加的亲密的直接叫唤妃雅的名字。

  亚芠脸色一沉,不过未待他发怒,鲁西已经领着瑟洛及十八雪卫往他们对岸的营地走去,而他也被兴致勃勃的妃雅拉着去找他们的营地。

  找了老半天,总算是再一处背阳的溪湾处,找到了一处大的平地,可以容纳下他们四十多人的空地,动手扎营设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