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一章 解除危机

  作者:手枪

  站在铁血团总部,铁血楼前面的草皮上,一大堆人拉拉杂杂的前来送行。

  自昨晚起,当亚芠与妃雅终于情话绵绵完了之后,众人马上进入了严肃的会议,针对目前的状况,作出了以下的决议:

  其一:由亚芠及妃雅为首,率领凯特等死神小队为首的四十多人,前往东塔伦山务必要阻止那些章鱼怪的阴谋,当然,如果白虎卵孵化的话,能将它夺到手是最佳不过的。

  其二:现在丰原城的危机由洪伯为首,盖赤为副,对外放出洪伯这大力神王在此的消息,用以震摄民心安定,并且给于敌方钛京佣兵团压力。

  其三:对于其他诸城势力,发出明暗两种信函,明函中公开妃雅所带回来的瑟吉耐城明年提供陶土的供货订单副本,已将本城断人生路的谣言攻破,并且谴责钛京佣兵团先违反停战合约,并同时将钛京及东帝佣兵团当时的协定副本同样用魔法拓印一份,分送其他势力:暗函中则送给现时各势力的留守主脑,暗用百年之约来威胁,若不肯协助丰原城,则半个月之后的百年之约,丰原城主妃雅及铁血团长盖赤将无法如期赴约,那众人终将完全丧失获得白虎的机会。

  如此,内外明暗手段俱使出,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丰原城现在的困境,让这些内部的敌人丧失他们兴风作浪的机会。

  同时,亚芠更慷慨的将他如何解除盖赤团长体内毒素的方法写下,以求铁血团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铁血团该有的战力,以应付各种状况。

  同时,亚芠更应妃雅之要求,放出五小幻兽,侦查出位在城外包围的全部的敌人的位子,尤其是以那些魔兽牛怪的所在位置最为重要。

  然后与洪伯约定好,当亚芠他们出发之后,洪伯才施展他的独门“武器”流星,这种他为自己这只善于近战的大力神王,专门独力研究出来,攻击半径达五千公尺,威力强大的远攻武器,一举歼灭那群牛怪,同时昭告所有人,大力神王重出江湖,以增色他的威信。

  在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参与会议的众人中,凯特及力奥在见识过刚刚那场亚芠与洪伯的大战之后,对于洪伯的凛凛威势感到万分的钦佩,因而求教于洪伯。

  洪伯看到两人根骨极佳,又已经有了近一流高手的功力,加上他们的态度极为诚恳,又是亚芠身边的人,所以竟不惜大出血的,将自己压箱绝招-神拳及流星,这两种绝技花了半夜的时间传授给他们,连在一旁的亚芠及盖赤等人也获益非浅。

  而两人中,凯特为人机警冷静,善于运用智慧,因此对于洪伯所传的流星有着相当的体悟,而力奥无论在体格上或是性格上,皆类似洪伯年轻时候,所以对于洪伯所传授的神拳有着不亚于凯特对流星的领悟,令洪伯在事后感叹道:“要不是这两个小子(凯特及力奥)因为本身的属性不合的话,无法学习我本身的帝(地)王真气,我的一身所学就真的是找到了两个好传人了!”

  不过现时当然没有人知道,在几年后,凯特及立奥凭的洪伯他所传授的绝技,加上亚芠的教导,各自练出了一套绝学,成为在十大高手之外,独树一帜的三圣之二,几乎是要超越了十大高手的名头,同时因为他们俩的成就,让洪伯这大力神王及曾教导过他们的水妖王被后世评论为历代十大高手中,最伟大的指导者之一,这也算是洪伯想像不到的。

  所以,众人虽然一夜未睡,个个还是显的精神焕发的,对于目前的问题已经有了全盘的解决计画及应变措施,足以令所有人的精神大振,因而一大早,亚芠就已经命凯特招集了其他的死神小队的成员,将前一天所准备好的各项物资及铁羽拉来,整装待发。

  所有人目前都已在铁羽上就位好了,只剩下凯特、力奥、夜月三人还站在自己所分配到的铁羽的旁边,等待着亚芠及妃雅。

  亚芠与盖赤一方面再作最后一次的计画确认及配合方式的沟通,一方面,盖赤也忍不住的用自己身为长辈的特权,对亚芠殷殷的唠叨着。

  可以想像一个气质刚毅,面目严肃,看来正经八百的中年人对着一个看上去不像青年的青年人,以着极为严肃正经,彷佛在宣达什么法令般的态势及语气,说着要注意什么天寒要穿衣,肚子饿了要吃饭等等之类的小事。

  这就是亚芠与盖赤目前所谈论的话题,当然,也逗的在一旁旁听的其他的人不禁掩嘴偷笑,与亚芠这边两个铁汉型的男子所说的与他们外型完全不相称的话比较起来,妃雅与洪伯这一组显然是稍微比较正常了点,呃!对其中一个而言!

  散去自己神王气势,但已恢复本来面目的洪伯,虽然因为没有气势衬托而不像昨晚那般,叫人以为他是一个身高二公尺半的魁武巨汉,但是,洪伯也足足有二公尺高,今天一样与昨天相同的神王打扮,只可惜他右手腕上的那一个看来十分花俏,用鲜花及缎带装饰的竹篮子却完全的破坏了他刚硬的形像,同样的叫人难以想像。

  洪伯此时就像是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把妃雅当成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儿,殷殷切切的说着一些完全不符合现状的告诫劝说的话来,倒是妃雅表现的比较正常,在这一个众人环视的场所里,妃雅充分的将他的冷艳的城主本色表现的淋漓尽至,不管洪伯说了什么,妃雅都是一千零一号的表情,冷艳而冷静的点头答是,完全不会因为洪伯的话而影响到,只是若靠近她的话,还是能由妃雅眼中看到她偶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慕擩神色,透露出妃雅对于洪伯这关心举动的感动,虽则,不太能想像就是了。

  最后,终再长的话别也有结束的时候,亚芠终于跟盖赤说完了,或者说盖赤对亚芠说完教了,亚芠转头一看妃雅,正好看见妃雅由洪伯手中接过那只竹篮,同时听到洪伯殷殷道:“妃雅,这里面是我叫厨师作出来,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到东塔伦山后,那里冰天雪地的,也没什么东西好吃,你就先忍耐一下,回来后,我会在叫人帮你做你喜欢吃的东西!”不知情的人,听到这一番话及看到这一个动作的话,还以为现在他们是要去郊游而不是去执行一项极为危险的任务呢!

  亚芠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不过他也没资格说别人,刚刚,当他当着众人的面前正式的向盖赤拜倒,成为盖赤的义子之后,似乎盖赤的父爱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一股脑的倾往亚芠的身上,使他作梦也没想到,以盖赤这么一个身分个性的人,竟然跟一般的人一样,甚至还要唠叨,简直把他当成了三岁小孩子一样,说出了一大篇的话来,叫他哭笑不得。

  亚芠最后一次的向盖赤一拜,走到妃雅及洪伯的旁边,对着还在殷殷话别的两人说着:“洪伯、妃雅,该出发了!”

  妃雅一转头,望着亚芠,突然露出了一个叫众人为之倾倒的甜蜜笑容,走到亚芠的身边,也不羞涩,落落大方的挽着亚芠的手臂,对洪伯点点头

  打从昨夜起,亚芠正式的对他一吻定情,回应了她的苦恋之后,妃雅就完全不故众人的调笑,紧紧跟着亚芠,表现出一副亲密的姿态,所幸亚芠也是一个怪人,不怎么在意外界的眼光,一确定妃雅真的是他所要的之后,也完全的引发出他内心潜藏的热情,很快的回应着妃雅的热情,导致于今早铁血团的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天还形同陌路的两人今天一大早竟然就这么大刺刺的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亲密无间的姿态,即使亚芠还是一副冷酷的模样,但是光是从他的举止动作上,一看就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叫人几乎跌破自己的眼镜,完全不能相信。

  洪伯看着亚芠及妃雅之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亲密神态,心中暗暗的点头,对于妃雅所挑选的亚芠,他可是满意到极点了,不但有着一身可与他相抗衡的力量,而且阅人众多的洪伯更是一眼就瞧出,亚芠是那种属于内热外冷的人种,一但爱上了就决不后悔的类型,对于妃雅的眼光,他可是从昨夜称赞到今天,同时也一再的对妃雅耳提面命,要她好好的把握住亚芠这个人。

  洪伯对着亚芠说道:“亚芠,妃雅她本性善良,但是因为自小成长的环境对她造成影响,所以有点任性骄纵,所以你要多多包函,此形一去,充满危机,如果有什么危险发生,希望你能多担待一些!”

  亚芠听着洪伯的话,点点头,倒是妃雅自己听到洪伯对他的评语不由的发了一声不满的呢喃声,在她感觉中,彷佛眼前这两个男人都把她当成了一个不懂事的人了。

  总算经过了漫长的告别送行,亚芠及妃雅分别来到自己的铁羽旁,跨坐上去,妃雅对众人挥挥手道别,轻咋一声,四十多只的铁羽同时拍动翅膀,升空飞去。

  众人直等到亚芠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天际的那一头之后,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洪伯呵呵一笑道:“走喽!小伙子们都离开了,咱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能辜负小伙子们的期望,砸了自己的招牌,我们就先拿那些不长眼睛没有脑子的牛怪们开开刀吧!”一时之间,众人皆感染了洪伯语气中豪迈的气息,纷纷的微笑起来,这一刻,丰原城及铁血团的危机众人不再放在眼里了。

  盖赤似也因为洪伯的豪气而一扫近日来的低潮思绪,微微一笑道:“副团长,除了必备的城防人员外,马上招集城内所有能动的人来,我们要好好的出一下这几天的怨气。”

  特格一笑,马上将盖赤的命令下传,一个小时后,以洪伯、盖赤两人为首,三千多近四千个铁血团的成员聚集在东边的城墙外,其中,还包含了一千名直属盖赤,却因为中毒而没办法发挥战力,如今好不容易因为亚芠所教授的方法而将毒素驱离,如今正憋了一肚子怒火,心里直想砍人的铁血精兵团。

  盖赤及特格带着几个精兵,随着洪伯走到城墙上,一旁的精兵立即献上了丰原城周遭的地形图。

  盖赤指着其中几个被作上记号的地方,沉声道:“这几个地方是昨天亚芠侦查出来的,几个敌人隐藏的地方,这里分别有着敌人近三成的兵力及五成以上的牛怪聚集,前辈,你的流星范围可达到吗?”

  洪伯呵呵一笑道:“亚芠这孩子可真是不可思议,身上的秘密似乎层出不断,连敌人的分布,概略的数目都可以侦查的出来,一但让我知道那群王八蛋的所在位置,那就是他们倒霉的时候了,嘿嘿,这真的令我回想到当初我一个人单挑一万名斯达帝国骑兵队的壮举,今天,倒是要好好领教一下那群怪物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虽然没有正面的回答盖赤的问话,但是盖赤已经由洪伯的语气中听出,洪伯有绝对的必胜把握,再度一笑,回头传令下去,要所有人准备好,待命准备冲锋杀敌。

  再回过头一看,洪伯已经蹲起了马步,浑身发出了莹莹的黄色亮光,即使再这朝阳已经升至半空中,现时阳光普照的时候,盖赤还是觉得洪伯身上的真气光芒亮的惊人,再一次的感叹,十大高手毕竟名不虚传,光看他现在的威势,就知道外面的人已经有苦头吃了。

  等到洪伯身上的光芒增强到最高点的时候,盖赤看见了洪伯身上的光芒又开始往他的双臂集中,只是这一次,集中在双臂的光芒慢慢的离臂而起,在洪伯的头上形成一条形若实质的黄色光带,然后光带忽然逐段的碎裂,盖赤细数一下,碎烈的光带聚成了二十七颗的大如碗口的光团,慢慢的在洪伯的头上飘舞着,至此,盖赤终于相信,昨天洪伯在与亚芠对战中,果然并未出全力,不然,以他现在二十七颗的流星,也不知道亚芠是不是能接的下来,毕竟,盖赤知道这是洪伯依照外边敌人聚集的三处地方,每处九颗流星来计算的,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洪伯的底限了?

  而在昨夜里,虽没有刻意去听,但是洪伯显然不介意他们知道他独门绝技流星的奥秘,因此说话的声音并未刻意的压低,所以盖赤多少也知道了一点洪伯的武器-流星的秘密。

  其实认真的说起来,流星这项武器并不能真算是武器,因为,洪伯的流星主要是利用他身上的兽幻铠,自己强行从幻兽铠上剥离出一小部份来,然后以用自己的真气,大量的灌入这被剥离的小部分组织,直到这一部分组织再也容纳不了,直到即将被洪伯那强力的真器给撑爆的临界点为止。

  然后再利用这小部分组织与本身铠的能量暂时联系及真气游离操控,实行远距离的攻击,等到将这一部分蕴含真气的组织分送到他想要攻击的目标身上后,洪伯在操控兽幻铠,以着一种类似远距离通讯的方式,透过兽幻铠,或将这部分组织给爆破,或利用强大的真气能源穿透敌人的身体,以达到攻击的目的。

  所以洪伯才会选择使用下级二阶地属提帕(貘)系的兽幻铠,一方面,是因为以他的修为来讲,铠对他的保护及增幅作用其实并无多大的作用,二方面,唯有下级幻兽,对于能量的消耗比较少,就算是因为流星是一招先自伤而后伤敌的绝招,他的铠还可以在他庞大深厚的真气提供之下,利用幻兽本身本能的快速复原功能,以最快的速度生长复原那被洪伯强行剥离的组织部分,以避免洪伯他发不了几发流星就将整个兽幻铠给分解发射出去了。

  而且,盖赤也听到洪伯说过,他这善于近身战的人之所以会选择攻击力及防护力都相当弱的提帕(貘)系的幻兽也是基于流星施展的考量,因为,提帕系的幻兽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于自己分离部分的组织有相当大的能量联系作用,是它惟一的优点,只是这项优点对于一向就算幻化成武器也不会离手的一般人并无大用,有跟没有一样,但是对于武器是“流星”的洪伯来讲,这可是关系到他流星的射程、攻击变化及威力最关键的因素,所以以一个堂堂十大高手的前辈高人,他所用的幻兽却是最为可怜的二阶幻兽,只不过,这只二阶幻兽在洪伯身上可是比什么阶级的都要来的可怕。

  盖赤一边想着洪伯流星的原理,一边注意看着洪伯的动作,当洪伯大喝一声,原本在他头上盘旋飞绕的流星忽然之间往上直直的飞上天空,直到消失不见为止。

  洪伯又在大喝一声,过不了三秒,又是二十七颗流星出现在他的身上,洪伯转头对盖赤道:“这一次我用田字型打法,等一下我第二波流星发出去时,你便叫所有人开始出动。”

  盖赤闻言点点头,他知道洪伯口中田字型打法的意思是指,专门对付大面积,敌人异常聚集时的打法,以八颗在外,排成一个正方形的落点,然后在中央处置一颗,九颗流星同时由天空落下,如以一来,当洪伯一感觉到碰到敌人时,可以立即操控流星在落地前炸裂,如此,就能将每一颗的流星发挥到最大的攻击范围,避免重复的攻击面积涵盖导致攻击力浪费,是洪伯的流星三种基本用法之一。

  其余两样中的一种是昨夜与亚芠战斗是所施出的,一化百千,百千流星,专门用来对付行动敏捷的敌人,且上面依附的真气具有循敌人能量追踪攻击的能力,也是为何昨晚的百千流星会投入亚芠施放的土魔力光团之中而未能发挥应有的威力,那是因为百千流星遭到土魔力元素的吸引所致。

  第三种最为简单,是用在直接面对面战斗中,以速度及威力取胜,跟魔法弹很像,直接朝敌人作直线形或略带弧度的曲线型的发射攻击,但是威力及速度却不是魔法弹可以比的上的。

  如今,洪伯用出了对付群敌的方式,不久,盖赤在极端注意下,终于看到由天空落下了三群的流星,在阳光的掩饰下,这三群二十七颗流星几乎是不可辨,就算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盖赤也差点没看到,紧接着,完全没察觉,也没想到,有人会由半空中落下攻击他们的钛京联合兵队,马上就被洪伯的流星给攻击的惨不忍睹,而盖赤耳边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惨叫声及流星爆炸的声音,不由的感叹道:“前辈,您的流星真的是白日奇袭的王者,根本是令人防不胜防呀!没有人会想到攻击是来自于天上的。”说的洪伯发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过,盖赤的感叹也没多久,因为,当第一波流星轰炸完之后,洪伯又是一声大喝,第二波流星发射上空。

  盖赤转头一喝道:“副团长,你跟几位统领依照刚刚的分配,往其他两处去,精兵团,随我来!”

  说完,盖赤对洪伯一揖,右手往上一挥,所有人同时哄堂大喝一声,城门大开,三千多个满腹怨气的佣兵,随着他们最高的精神指标-盖赤团长,往敌人的目的地冲去了,而这时,第三波的流星又再度的出现在洪伯的头上。

  当天晚上,盖赤、洪伯、特格、及其他铁血团重要的干部们聚在一起开会。

  今天一天下来,他们分袭了东、南、西三边包围他们的敌人,除了西边因为已获得消息,有了预先的防备,使的铁血团稍微的陷入了苦战之外,东边及南边的敌人可以说在他们尚未到达时,早已被洪伯连续三波的流星给轰的溃不成军,他们到达现场除了少数几个功力较高的干部级敌人外,几乎没有遭到任何的损伤,就连那些敌人看到大队人马来袭之后,也是不战而屈了。

  大部分的伤亡人数都是在与西面敌人交战的时候发生的,但是也顺利的将西面的敌人给逼退,总合下来,今天一天的战果,东面及南面的敌人尽数歼灭或擒获,逼退西面的敌人,连带的,北面的敌人也不攻自退,钛京佣兵团的所有人由原先的两里处的包围线直退到十里外。

  事后统计,共歼灭敌人四千多人,牛怪千多头,擒获敌人二千多人,可以说钛京的势力已经被他们一天之后去掉一半了,而铁血团也只不过死亡三百多人,千多人受伤,实在是大获全胜,当然,最大功臣还是在今天一举破了自己纪录,一天内发出了快两百发流星,而现在累的脸色苍白的大力神王-洪伯。

  之后,经过了十三天的对峙,盖赤不断的派人出城与钛京交战,虽然没办法像第一天反击那般,拥有了极为丰硕的成果,但是,临时聚合大量人员的钛京在这还来不及整合完成的时候,与训练精良,士气如虹的铁血团一比,简直是乌合之众,再加上,洪伯的大力神王威名在盖赤的有意操作之下,藉由城内某些人的嘴泄漏出去了,同时更夸大了第一天的战果,说都是大力神王一人之力所完成的。

  如此一来,钛京佣兵团中的佣兵一听到十大高手中的大力神王公然站在丰原城及铁血团这边,而且单凭一几之力就解决了他们一半的人数及仗以为长城的摩兽牛怪将近一半的数目,这下还有谁有斗志?到后面,只要一看到传说中,霸气无敌的魁武巨人大力神王的出现,马上成鸟兽散,无胆为敌了。

  这使的钛京佣兵团的势力逐渐的缩小,再也无力去包围丰原城了,而且就在这时,当初发出去的明暗双函终于也发生作用了。

  各大势力分别来函谴责钛京佣兵团的作为,同时还威胁,钛京如再不退兵,则各势力将会派员前来支援丰原城及铁血团,终于使的钛京知道自己想要取代铁血团的梦想成为幻影,还要接受铁血团往后的报复,就在第十四天的时候,黯然的退回了自己的根据地,解除了丰原城的危机,同时也保住了妃雅的城主之位,在十五天的期限内,解除了一切的危机。

  而就在钛京退兵之后的当天,第一批旅客终于在丰原城被围两个多月之后,造访了丰原城,那是一群由约五十多人组成的团体,以着一名八十多岁,充满着刚毅气质的威武白发老者及三个一看就知道是人中龙凤的年轻人为首的神秘团体。

  进城之后的他们直接拜访了铁血团,而且还让铁血团盖赤团长亲自出迎的一群旅者。

  只是,见过这一群神秘旅者的人都说,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股十分焦虑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