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七十章 定情一吻

  作者:手枪

  话一说完,亚芠手中的青色龙卷风已经壮大到成为一个人高,亚芠清吒一声,龙卷风离手而出,直扑洪伯身前。

  这两道龙卷风一离开亚芠的手之后,马上以着极为惊人的速度吸收了空间中属于风的能量,同时相互吸引般的倚着自相回绕,兜着圈子的往洪伯飞去,当来到洪伯面前时,这两道龙卷风已经壮大成为足有五公尺高的小型龙卷风,而且最叫人吃惊的是,因为它们彼此兜着圈子的缘故,所以更又在两道龙风外唯有形成了一到更大的大型龙卷风,变成了外一内二的奇特型态,其威力不用说,光看着洪伯自现身以来第一次的出现了凝重的脸色就知道他已经是对着奇形的龙卷风有了十二万分的戒备了。

  龙卷风来到洪伯面前,众人立见洪伯双手握拳,大喝一声:“神拳第一式-拳定江山!”

  说着,所有人马上看到洪伯的右手立即出现了一团足有脸盆大小的黄色光团,然后,洪伯右拳一屈一弹,以着一种聚集了万千气势的威力般,极为凝重的往那飞快朝着他飞来的一体三柱的龙卷风打去。

  当洪伯将右拳完全的伸直之时,亚芠所发出的龙卷风已经是来到了他面前不到三十公分处,洪伯几乎已经能感受到龙卷风所刮起的强劲风势刮的他的脸隐隐生疼,但是,当洪伯大喝一声:“破!”凝结在他右拳上的黄光立即爆出了强烈的光芒,强横的力量随着黄光的突然爆裂而由洪伯强行伸入龙卷风的右拳为轴心,在龙卷风的内部往四面八方冲开。

  下一瞬间,洪伯面前那几乎将它给吞噬掉的龙卷风立即在洪伯那惊人的力量之下,消失殆尽,徒留一些虽威力犹存却再也不足对洪伯造成伤害的乱流强风。

  破去亚芠这一招风的龙卷的洪伯还来不及得意,马上就已经是脸色大变,因为,漂浮在半空中的亚芠又有了动作了。

  在洪伯的眼中,只见到亚芠正半低着头,虽然没办法看见亚芠的真正眼睛,但是洪伯很轻易的就能感觉的出来,亚芠正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看着他的双手,这由亚芠双手上的动作能够很轻易的就看出来。

  在他眼中,浑身散出蒙蒙银光的亚芠正慢慢的以手掌向上,好似捧着一捧水一样的感觉的动作,慢慢的由他的小腹处,双手以合并的姿态,逐渐的升到胸前,事实上,众人虽没看见,但是,身为魔法师,专擅冰系魔法,对水魔法同样有相当成就的夜月当场脸色大变,因为它感应到在亚芠看似轻柔的动作中,以亚芠合并的双手为中心,一股股强大的水魔法能量波动正不断的朝着亚芠的双手处集中,而在亚芠面前的洪伯更是明确的看到,亚芠原本空无一物的双手在亚芠由小腹处升到胸前之时,手中已经突然的出现一团荡漾不止的蓝光,在一片银芒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点的蓝,实在是极为醒目,乍看之下就像亚芠正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捧水一般。

  等亚芠的手慢慢的越过了胸前、脖子、下巴、到达了头顶上,亚芠忽然以着极为温柔的声音道:“生命奇迹之流水年华!”众人可以想像,此刻,隐藏在面具下的亚芠脸上一定也同时流露出十分温柔的神情吧!

  不过,洪伯可没那个闲情逸致想像亚芠此时的表情如何!因为,当亚芠双手高举过头之后,手指变的微微的分了开来,而在他手中的那团蓝光竟也真的跟水一样,当亚芠的手指间露出缝隙时,立即像水般由亚芠的指缝之间流泄出来,惟一不同的是,这些水并不像一般的水一般,直直的朝亚芠的头上落下,而是略带斜下的,往洪伯处倾下。

  尤其,离开亚芠的手时虽然只是不起眼的一点点,但是,这些水状的蓝光却也如刚刚的龙卷风般,越往洪伯处就越变越大,到洪伯前方时,已经像是一条浮在半空中,水势极为强劲的河流般了。

  洪伯不敢大意,双手尽出,朝着这条魔法水流飞快的连续击出了数百拳,口中同时喝道:“神拳第五式-拳倾天下!”

  漫天铺地的拳影果然有着那种似乎连天空都能够击破、掩盖的味道,可惜,亚芠这一记魔法-流水年华,是吸收了空间中无所不在,同时也是他目前为止认知最深、最擅长、也是他第一个掌握的魔法元素能量-水魔法元素能量。

  源源不绝的水魔法能量,构成了一条宛如无止尽的流水长江,那源源不绝的强劲水流,往洪伯激烈的不断冲击着,远远不是刚刚他出体会到的风元素能量所构成的龙卷风那般的好易与。

  当洪伯不知道已经打出了第几百几千拳的时候,发现到自己的错误,他的拳虽未慢未弱,但是,亚芠手中所发出的流水又何尝有变弱的趋势?于是,他知道,若没有先将亚芠这源头给止住,到最后,他将会因为一昧的防守而陷入被动,导致因为气弱而被淹没在这滚滚的洪流中。

  洪伯一咬牙,拼着撤掉身前防守的拳势,一时之间,被亚芠所发出的滚滚洪流给淹没,一时之间,引的妃雅、夜月两个少女发出了惊呼声,随及,被淹没在蓝色流水中的洪伯传来一声的暴喝:“第八式-拳霸人间!”

  霎时,蓝色的水流立即被一股强横的力量给分出了一个两公尺宽的空间来,空间中,洪伯浑身冒出了腾腾的黄色气焰,然后,只见洪伯往半空中的亚芠凭空一挥拳,一道结结实实,宛若实质般的黄色拳影脱手而出,集中了正专注于施法的亚芠,将亚芠给一拳击落了。

  看到亚芠被洪伯这一拳给打的落下了地面,众人难免又在度的发出了一声的惊呼声,但见到亚芠跌下地面后,又像个没事人般的站了起来,众人在总算将那颗已经提到口中的心在放回原位。

  这一战由刚刚打到现在,众人的心大起大落了好几次,总算众人的心脏够强,不然早受不了了,但是,妃雅却也再也忍不住了,双方都是她最关心的人,她怎能容忍双方因为这莫名其妙,甚至连理由都没有的一战而受到伤害?提脚想硬插入他们俩人之间阻止他们的战斗,却发现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受到了外界,应该是亚芠及洪伯所发出的战斗气势无意间的禁固,动弹不得,甚至连张嘴说话的动作都办不到,而在他面前的盖赤及特格却还是行动自如,不断的发出因为亚芠及洪伯之间的战斗的惊叹声,妃雅悚然一惊,她知道自己没什么力量,向来很弱,比不上亚芠,比不上死神小队中的队员,比不上很多很多的人,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弱到甚至连在自己心中最亲的两人彼此战斗时,连发出声音的资格都没有!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自己的“弱”过!

  妃雅心中虽然愤恨不止,但是她还是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亚芠与洪伯继续的战斗,在这时候,妃雅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了,她有了一个以前绝对不会甚至连想都不会想的想法!

  这时候,亚芠与洪伯微微的相互对峙一下后,洪伯大喊一声:“小子!接下来决胜负吧!”

  亚芠几不可辨的点点头,同意了洪伯的说法,下一击,不管是胜是败,都是最后一击了。

  只见到洪伯全身忽然微微的颤抖起来,黄色的光芒大胜然后转换成为金黄色的光芒,表示洪伯在接下来的这一击将会全力以赴,而亚芠的全身也是银色光芒覆盖了全身,一金一银两种光彩相互辉映,强烈的光芒叫众人几乎睁不开眼,也没办法再看清身在光芒中心点的两人的身影,两个人尚未出招久以竟是发出了这等的气势,众人皆知道接下来将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洪伯的手由原先的区肘在腰,慢慢的往两侧一伸,直到手必完全伸直之后,忽然一个转拳向上,原本紧握的拳头慢慢的松了开来,等到手掌完全的张开之后,众人可以看见到,洪伯全身的光芒在那一瞬间似乎已经集中在他的掌心处,两颗拳头大,绽放出强烈光芒的金色光团慢慢的由洪伯的手上飘起来,随即在洪伯的头顶上三十公分处不短的盘旋飞翔,煞是好看。

  而一边的亚芠也不甘示弱,当他全身的银色光彩绽放到最高点之后,在亚芠的四周地面上,一点一点的黄色光点慢慢的由地表处给浮现出来,往亚芠的身边集中,黄色的光点越来越多,附在亚芠的身周,越积越厚,在亚芠的外侧形成了一种内银外黄的奇特景象,而且这种黄色光成还给人一种十分厚重凝实的感觉,就好像是大地一般的感觉。

  一旁的特格喃喃道:“先是风,再来是水,这一次,连最为稳重难以招唤的土都给他召唤出来了,短短的几个月,亚芠竟然能够有此进步,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从刚刚开始,亚芠所施出的魔法都完全的颠覆了一般魔法的常识,不但魔法元素的招集迥异常人,连施展模式都跟一般人不一样,但是,却无法否认,亚芠刚刚施展出来的魔法虽不像一般的魔法般的光彩好看,但是其威力却是惊人的紧,而且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将每一分招唤出来的魔法力量完完全全的彻底运用呀!亚芠!我这老家伙算是真正的服了你了,你果然是一个天才,每一次的战斗,都可以明显的的感觉到你实力的提升呀!”特格不胜感叹的自言自语。

  凯特等人听到特格的自言自语,皆不由的心有同感的点点头,对于亚芠,他们早再很九以前就是完完全全的服了。

  再看场中,两人都准备好了之后,洪伯豪迈的笑道:“好小子!这还是我头一次对单独的一个人施放出我的‘武器’的,而且一次就是两颗,你好好的接着吧!接下我这一招‘流星舞空’!”

  亚芠一挥手,原本散布在他身边的黄色光团立即往他的右手处给聚集了起来,在亚芠的右手上变成了一个看来几成实质的半径一公尺大的圆形球体,悬浮在亚芠的右手上。

  忽然,原本在洪伯头上不停盘旋飞绕的两团金光忽然朝亚芠处给电射而来,快速的金光因为其极快的速度,使的众人看到时,眼中留着一个残像,乍看之下,果然就像是两颗拖着长长尾巴的金色流星,既好看又炫目,不负其流星的美名。

  面对这两颗速度既快,又是以着一种令人难以揣测其飞行方向的轨迹,看似乱飞,实则以着极快的速度往亚芠处靠近。

  众人似乎是看到他面具上的嘴角微笑了一下,没有普通笑意该有的温暖,众人不由的感到鸡皮疙瘩都浮出来了,俱觉得亚芠他这个笑好冷呀!

  凯特轻叹一声,似乎怕说话的声音太大了而惊扰到亚芠般道:“好久呀!终于又再度的看到了头儿那恶魔的微笑了!”

  果然没错,亚芠此时面具上微微上翘的嘴角,搭配上烂银的森冷光芒,叫人的心跳几乎为之停顿,这种感觉在两颗流星飞舞,接着同时黄光大盛,一化为十,十化为百,带着呼啸的声音及强烈的光芒,由亚芠了两侧先后一步之差的往亚芠飞来时,就更是明显了。

  众人似乎感觉到亚芠又再度的一笑,然后就听到亚芠一声:“生命奇迹之大地怒吼!”

  亚芠在那一瞬间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到一步之处,几乎是快要背贴着站在最前面的力奥了。

  而亚芠虽然退的很快,但是刚刚悬浮在他手上的那一颗土元素的能量球似乎并未被亚芠给随之的带了回来,而是留在原地。

  众人只能看着那颗光球慢慢的墬落下地,但是奇怪的是明明众人的眼睛看着这一颗黄色土魔法光球似乎是带着一种宛如山崩地裂的气势往下落,但是事实上,众人又确确的知道这颗光球掉下来的速度真的是极快,光看它掉下的速度与那由两颗所化成的数百颗炫目的急速流星相比,一点都不会输给那些流星,就可以知道了,偏偏这极重的震撼与极快的轻灵一结合,给了众人一种亚芠这一招魔法非同小可的感觉。

  果然,当那一颗黄色的光团落到地面上,同时竟不留痕迹的隐入地表之下的时候,那些快速的流星这才来到原本该是亚芠站立的位置上空。

  这一切说来甚慢,但是从洪伯发出流星到亚芠说离原位,流星化百,土魔法光团隐入地面,这之间不到三秒的时间。

  当亚芠发出的土魔法光团隐入地面之后,不到半秒钟,洪伯忽然觉得全身一震,所有被他用真气所控制的流星在尚未发挥出原本该有的威力之前,竟然就这么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使的所有的流星完全的脱离了他的控制。

  接着,包含发出流星的洪伯及土魔法元素团的亚芠及其他的众人,马上就看到,所有的莹亮流星宛如被火所吸引的飞蛾一般,带着炫目的黄色光尾,由半空中以比刚刚还快的速度往地面俯冲,目标则是刚刚亚芠土魔法光团消逝的地面之处。

  然后,所有人都感觉到面隐隐间,传出了一连串的地鸣声,然后,开始产生了摇晃,紧接着,众人看到了不知何时,土魔法光团消失的地点忽然开了一个长达一公尺的,像极了一张大口的深洞。

  数百颗的流星全数在一瞬间投入了这张地面上的大口中消失不见了,紧接着,所有人就看到由张大口开始,往洪伯的方向开始由地表突出一根根的岩刺,锐利的岩刺越往洪伯处越是高突、锐利,而地鸣声也越来越大,几乎大到会叫听到的人耳朵发疼,同时岩刺伸展的速度也益发的快,果然真的向是亚芠所取的名字-大地怒吼,听起来还真像是大地在对像它不敬的人发出怒吼般的惊人。

  不过,洪伯并未将这些突出的岩刺看在眼里,尽管这些岩刺看来突出地面的声势是这么的惊人,尖端看来是如此的锐利,往他靠近的速度是如此的惊人,但是凭他的功力,就算是不避不闪的站着让这些岩刺撞他都不认为自己会有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洪伯还是往上高高的一跃,想要先避过这些岩刺的风头。

  但是,亚芠这招大地怒吼魔法的可怕也就在洪伯跃起的同时,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当洪伯跃起之后,受到洪伯所施展的力量的引诱,这些外表岩刺,实则内部蕴含了大量的土魔法能量的岩刺竟然连根断裂飞起,无数根大大小小的岩刺以雷霆万钧的态势,往洪伯飞冲而去。

  身在半空中的洪伯没想到这些被亚芠诱发出来的岩刺威力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可怕,光是那锐利的岩刺顶端重重的刺像洪伯就教洪伯连番的受到伤害,再加上这些岩刺一撞到洪伯之后,竟然马上的爆开,更是又加深了一层的伤害,虽说这伤害对洪伯这种修为已晋化境的超级高手来实在是没办法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这先后两道连续攻击也够洪伯受的了,不过洪伯这大力神王毕竟不是自己叫假的,他一怒之下,大喝一声:“神拳第五式-拳倾天下!”

  霎时,身在半空中的洪泊忽然被一阵阵漫天铺地的拳影给完全的遮住了他的身形。

  这下子立即展现出大力神王的威力来,只见到那些的岩刺与洪伯的拳影一交接,砰砰砰的声响响个不停,岩刺纷纷被洪伯的拳头化成为碎粉得石粉,岩刺内涵的魔法能量与洪伯拳上的能量交接之后,更是爆出了一连串的黄芒,煞是好看。

  大约过了一分钟,洪伯终于将亚芠的这一记大地怒吼的魔法能量全部耗光了,他这才落回地面上,但是众人也可以看见洪伯的额际出现了细微反光的汗珠,显示他并不轻松。

  一旁的妃雅先是被亚芠及洪伯这一次的对决给震撼住,等到洪伯全解决了她才想起来,也才发现到自己又恢复行动能力了,忙叫道:“亚芠……”可是才只说了两个字就已经被亚芠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我们不会在打了!”亚芠刚听妃雅开口便已打断了她的话,妃雅也是个聪颖的人,举一返三,立即知道亚芠已经知道对方是友非敌了,只是为何他们既然知道还是要打个你死我活的呢?

  不久,洪伯慢慢的走到亚芠的面前,人未到,一阵洪亮的声音已先传来:“痛快!真是痛快!七十几年没打过这么痛快的架了,老弟,可真有你的,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我还是头一次碰到像你这样在战斗中还能提升的家伙,真是不简单!”

  说着,洪伯来到亚芠的面前重重的拍了亚芠的肩膀一下,豪爽的哈哈大笑着,似乎一恢复大力神王的真面目之后,他便也跟着恢复了大力神王该有的豪气与粗爽,一反担任管家时的韬光隐晦,截然不同与以往。

  亚芠这时也退下了铠化,恢复成他原来的样子,只是,他一退下铠化之后,却发现到贪狼星经然跟着也离开了他的身体,恢复成为它原来的第一型态,一只威风凛凛银色巨狼,站立在亚芠的旁边。

  亚芠惊奇的看一下贪狼星,显然不明白为何他并未要求贪狼星恢复成第一型态,而贪狼星却自动的恢复成第一型态?不过此时显然并非是追究的好时机。

  亚芠转过头来,对着众人道:“很抱歉了,让各位担心了,刚刚其实我们都感觉到对方有斗气而无杀气,所以知道对方其实并无恶意,后来有隐约间听到妃雅你的叫声,更是确定对方是友非敌,只是好手难寻,加上我又想要确认自己现在的实力到底是到达哪一个境界,与真正的绝世高手对决之下能撑到什么时候,又再加上我对于魔法好不容易有所突破,所以更想测验一下自己,所以才会……让大家担心了真不好意思!”

  一旁的洪伯也呵呵的笑道:“呵呵,这都要怪我这老头子,闲赋太久了,骨头都发酸,刚刚在上面等妃雅你们来时,忽然感觉到有一群高手的气逐渐的接近,一时心痒,忍不住的发出一点小气势来试试看,没想到这位老弟竟然也发出了与我不相上下的气势来对抗,一时见猎心喜,所以忍不住就想试试这位老弟的实力如何,所以便忘了要克制自己,幸好最后老弟先收手,不然我老头子可要出糗了,让你们大家担心了,真是抱歉!”

  众人一听这才恍然大悟,同时有觉得十分的冤枉,早知道他们只是在测试对方的话,同时又暗暗的乍舌,只是比试就打成这样?那如果真打起来的话?众人几乎不敢想像那会是怎样的一个光景,同时也兴起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界是何其大的感叹。

  一旁的亚芠正想接着说话时,忽然,他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非亚从他刚刚解释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眼尖的亚芠发现到妃雅前面的地上有几滴水迹,同时也察觉到妃雅削弱的双肩正不停的抽动。

  亚芠急问道:“妃雅?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话一说完,却见到妃雅忽然抬起头来,对着亚芠忽然大骂道:“混蛋!你是一个混蛋!”说完,妃雅一个转身,就往后跑。

  亚芠被妃雅骂的莫名其妙,但是,却更被妃雅那因为哭泣而显的红肿,泪汪汪的双眼所惑,彷佛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个混帐,虽则他并未觉得自己到底是哪边做错了,而让妃雅骂他混蛋。

  更甚,当他看到妃雅转身跑开时,亚芠的身体似乎脱离了自己的意志,再他还未想出个理由时,身体已经自动的飞快移位挡在妃雅的面前,让还没跑到五公尺外的妃雅,一时不察的一头撞进他的怀中。

  发现到自己撞到人了,妃雅抬头一看,正是亚芠那张令她又担心又生气的脸,妃雅再也忍不住了,抡起一双秀拳,直往亚芠肩时的胸膛轮打,口中更是不停的骂着:“混蛋,混蛋,你是一个混蛋,你真是一个大混蛋……大坏蛋,叫人担心死了,大坏蛋……”边骂,眼里的泪水像是不要钱般的往下直落,宛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般,叫人无法去忽视,一向冷艳至极的美丽脸上,此时布满了生气、愤怒、担心、恐惧混杂的神情,叫亚芠心中无法自制的想着,要用尽一切的办法为妃雅抹去这种神情。

  同时被妃雅这一骂,亚芠心里陡然一震,这时,他觉得自己真的如妃雅所骂的,果然是一个混蛋,而且不折不扣的是一个天大的混帐。

  因为,刚刚他只顾着自己的心情,想要测试自己的实力,却完全没有顾虑到其他人的心情,在一旁插不上手的其他人,在不明底细下会有多担心,只是他真难以想像,妃雅竟然会有这样的激烈反应,但是也更让他看清事实,妃雅果然真的是爱惨了他,所以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而他……

  从刚刚妃雅转身要跑开时,自己的身体已经诚实的反映出自己的心意了,妃雅早已在他不知不觉中,用她的热情,她的智慧,对他的爱意,悄悄的侵占了他的那一个冰冷生硬的心了,就在他不知不觉间,妃雅已经在他的心中占了一席之地,他好像……不!是已经真的爱上了她了。

  一想到这,雅芠忽然觉得他一向被自己刻意控制的冷静心情忽然冒出了一股不该有的冲动,但是,这一次,他头一次顺应着自己的冲动,完全不加思索的低下头来,接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众人中立即发出了几声的抽气声、惊呼声,有史以来,恐怕众人作梦也不会想到会看见这种情况,那可是比天塌下来,地崩裂开,海聂。崴鲁宾复生还叫他们不敢相信,亚芠竟然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前,“吻”了妃雅。

  被亚芠这突如其来的一吻的妃雅,是众人中最吃惊的,吃惊到亚芠吻着她的唇一直到吻完之后,她还是眼睛瞪的大大,小嘴微张,一副被吓呆了的模样,直到亚芠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对不起了!下次不会这样了!原谅我好吗?”妃雅听完了亚芠的话之后,这才回过神来,想到了刚刚亚芠对她所作的事情,一时之间,她只觉得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在这一个阴暗漆黑的角落里,就好像跟在天堂里一样的幸福美丽,一切彷佛都已经是完全的不一样了,同时,也令妃雅羞了满脸通红,不自觉的嘤咛一声,躲进了亚芠的胸前,不敢再看他。

  而众人刚刚是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错,现在,则是更怀疑自己的耳朵也有问题了,亚芠刚刚对妃亚所说的话,虽然很低,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并未能躲过了众人的耳目,特格悄声的问着盖赤道:“团长,刚刚……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吧?亚芠竟然当接吻妃雅城主?”

  盖赤也轻声的回道:“如果你的眼睛出问题,那我的耳朵也出问题了,因为我也幻听到恶魔会说对不起!”说着,盖赤的嘴角不由的冒出了一抹微笑。

  两人的声音虽然低,但是可逃不出亚芠的耳力,这时候亚芠对这两个为老不尊的长辈可不客气了,眼露杀气的狠狠盯了他们一眼,盖赤及特格吓了一跳,特格马上转移话题,大声道:“洪伯,你觉得我们现在丰原成的局势怎样?我们要……”边说,特格拉着莫名其妙的洪伯对着众人使个眼色,转身边走边大声的说着虽然很严肃,但是显然不怎么正经的话题,慢慢的远去,把时间、空间留给了有情人。

  听到了特格大声说话的声音,妃雅终于又抬起了头,水亮的眼睛彷佛再问发生了什么事?

  亚芠轻轻一笑,高深莫测道:“烦人的苍蝇飞走了!”

  再一次看到妃雅那羞涩中带着泪水,不自觉的幸福笑容,亚芠心中也同样有着一种喜悦,他又忍不住了,再一次的低下头来。

  而妃雅也根本来不及问亚芠底什么意思,因为,亚芠又再一次的吻上了她,幸福的感觉又再度的充盈她的心,这一次总算有了踏实的感觉了,虽然那种幸福的感觉还是像在云端一般,但是,妃雅已经顾不得其他了,也不管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了,她只知道,亚芠这一个吻,让她有种飞上了云端的不真实感,但是,就算现在是虚幻的梦境,她也是很幸福的。

  而在亚芠的热吻中,原本瞪的大大的眼睛在逐渐的合起来的时候,妃雅眼中最后一个印象是,已经走的远远的夜月转过头来,对她扮了个鬼脸,然后对她竖起了大拇指,用着夸大的嘴型,无声的告诉她,“恭喜你终于擒获了大哥的心”。

  是吗?妃雅不知道,因为,她已经迷失在亚芠这与他为人完全不一样的热情亲吻上了,被亚芠的热吻给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