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九章 生命奇迹

  作者:手枪

  身在激斗中的两个人并未能听到两个少女-妃雅及夜月所说出来的话声,激斗的声音及强烈的光芒掩盖了两个人的五感。

  白光闪过之后两个人像一对正在对峙的斗鸡般,彼此相距五公尺,全神贯注在彼此身上,那被妃雅称呼为洪伯的魁武巨人身上一如刚刚出现时一样,而亚芠却已经完全的转了一个的样子。

  一身银光闪闪的流线型盔甲,一如往常全身性的铠甲如今却整个转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以往贪狼之铠的头部狼型铠甲外型不见了,换成为一头的银色及地茂密类似长发的组织,随意的披在亚芠的肩后,随风而舞,面部的铠甲,不再是以往的平板,而是明显的刻画出了亚芠的面貌外型,血红的眼部晶体依旧是闪闪发光,更是增添了数分的生气,身上的铠甲,不再是以前的淡银色,而是恢复成了初次铠化时的烂银光彩,仔细一瞧,银色的铠甲上,竟然有着一道道看似发丝般的细长光丝镶崁在上,由亚芠身上的五颗大小原本是透明,现在却不停的散发出白色光霞的魔晶以及小腹处的那颗鸡蛋大的蓝色神之钻为中心,串联成一个复杂的图案,涵盖了亚芠的全身,而且在亚芠的身外约五寸处,光丝透射出蒙蒙的光影,映照出一个宛如依照亚芠全身比例略为放大的朦胧银色人型笼罩着亚芠的全身,感觉上好像是亚芠被保护在这人型等身光影之中,又似亚芠铠化后的身形被放大了一般。

  一旁的盖赤等人惊讶的都合不拢嘴了,熟知亚芠铠化后形象的他们,对于亚芠那独一无二全身铠,兽魔特点共存的贪狼之铠是印象无比的深刻,但是……亚芠此时的形像却完全跟以往的完全不一样了,这到底是……。?

  却不知道,贪狼星身为上古幻兽,本身与亚芠就有着精神及肉体上的双重联系,因此,当亚芠的精神异力终于大成之时,贪狼星也连带着有了变化,加上,贪狼星又有着从未在幻兽上出现奇特第二隐藏异能——“进化”!

  因而,当亚芠因为被洪伯这大力神王痛扁一顿而心生怒火,渴求可以与洪伯对抗的力量,再加上精神异力大成的刺激,以及亚芠无意中触发的,属于贪狼星的幻兽能力-太古魔导法,使的贪狼星在这一次的铠化中,再度自我突破,,融合了新萌发的能力-太古魔导法,因而“进化”成为现有的这样子。

  现场中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一旁观战中的众人没有呼出口的惊讶,彼此锁定着对方的眼睛,寻求彼此的破绽,其精神灌注的程度,专注到身为贪狼之铠产生异变的亚芠都未能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贪狼星铠化以跟以往都不一样了,可见到专注的程度,只因为,亚芠及洪伯都知道对方是他们此生难得一见的高明对手,稍有不慎,可能会在瞬间便被对方化成为一堆碎肉,所以他们那敢再移神他处?

  就再众人为之惊讶之时,原本静立不动的亚芠及洪伯忽然在同一瞬间动了起来。

  洪伯大脚一蹬,一跨步竟然就这么跨越了他与亚芠之间的五公尺距离,斗大的右拳带起了一阵刮人生疼的劲风,往亚芠的胸前打去,一瞬间,竟然穿透了亚芠的胸口,几乎令旁边的众人几乎惊叫出声,但是情况却是急转直下,那被洪伯一拳穿透胸口的亚芠却忽然消失了,而消失的亚芠却又忽然出现在洪伯的前方五公尺处,距离与刚刚一样,原来亚芠以着丝毫不输给洪伯的速度后退,洪伯所穿透的是亚芠因为速度太快而留在众人眼中的虚影。

  再度拉开距离的亚芠,这时忽然伸手一展,一颗约十公分大的水蓝色的水魔法弹瞬间在他的手中,亚芠伸手一展,水魔法弹以着一种难得一见的速度往洪伯射去,速度之快,令众人眼中彷佛看到水魔法弹被拉长成为一到蓝色的光箭般,正中洪伯的胸前。

  不!洪伯及时以左手挡下了亚芠的这一颗魔法弹的轰炸,爆出了一阵荧量的蓝色光辉,及一声的巨响,令人不难想像这颗魔法弹的威力。

  挡下了亚芠这一击的洪伯大吼一声,再度一跨步的往亚芠冲去,但是,亚芠却依旧不给洪伯机会,再度一个闪身,躲过了洪伯的拳击,再度杨手,又是一颗水魔法弹出手,但是却被洪伯给闪过了,接下来,众人就见到亚芠及洪伯在方圆十公尺内的范围中,宛如捉迷藏般,你来我往,已着极快的速度在移动着。

  洪伯见到自己不能再像刚刚那样,捉住了机会,与亚芠来一场痛快的互殴,反而让亚芠不断的拉开了彼此的距离,甚至亚芠还光明正大的在两手上个握着一颗水漾漾的拳大水蓝色水魔法弹,一碰到机会就向洪伯他发了出来,卓时让洪伯他吃了好几记的重击,虽然对他没有造成伤害,但是却完全的激怒了洪伯的怒气,气的洪伯边努力捕捉亚芠,边怒吼连连,但是却完全拿亚芠没办法。

  一旁的众人看着亚芠及洪伯的战斗,因为两人气势的相互纠缠,使的他们完全没办法阻止这一场不应该有的战斗,因而既担心又怕他们会彼此两败俱伤,因而显的忧心冲冲的众人终于发现到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紧张而小手彼此相互紧握的夜月及妃雅不由自主的互望一眼,妃雅干涩道:“夜月,你发现了吗!”

  夜月点点头,以着同样因为过度紧张而显的比平常沙哑的声音道:“妃雅,你也发现到了吗!”

  两女互望一眼,皆点点头,一旁,凯特插嘴道:“你们也发现了吗?头儿现在的战斗方式与以前不太一样了!”

  另一边的力奥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接着凯特的话道:“头儿这一次的战斗真是奇怪,以往,头儿的战斗都是以武为主,对于敌人,头儿往往都是一剑杀了了事,但是这一次,头儿却从头至尾都没有拿出武器来,也不与那人(除了妃雅与夜月外,其他人都不太清楚洪伯的身分,虽则他们都听到了妃雅的惊呼声)作正面的交锋,反而一在的拉开彼此的距离,遇有空隙时,就是用魔法弹猛轰,根本与以前的以武为主,魔法为辅的战法完全两样,这简直是……”

  说到这,四个年轻人有志一同的互望一眼,异口同声道:“魔法师的战法!”

  听到旁边的四个年轻人的讨论,盖赤及特格心头一阵,他们从刚刚亚芠铠化之后,直到现在的战斗,他们总觉得那边怪怪的,但是那边怪又说不上来,如今一听到四人的话,均心头大悟,仔细想想亚芠从刚刚到现在的行动,真的是像极了一个在战斗中会拉开敌我距离,让自己保持冷静,想办法让敌人乱了思绪,然后趁敌人疏忽而趁机给敌人施予致命一击的“纯粹”魔法师的行动。

  暗叹一声,两人心中不由的兴起了一股长江后浪推前浪,时代已是新一带的年轻人的,而他们已老的感叹,毕竟,他们从刚刚虽觉得奇怪却一直没发现到这件事,但是眼前这四个年轻人却一眼就看出,使的盖赤及特格一方面既欣慰新一带的成就,却又感叹时不予我的怀古情怀。

  而凯特等四人却压根没想到盖赤及特格的想法,他们只是紧张的注视着洪伯及亚芠的战斗,同时绞尽脑汁的想进办法想要阻止他们之间的这一场不该发生的,让他们完全无法插上手的高层次战斗。

  事实上,盖赤及特格道也真的是高估了妃雅等人,低估了自己,事实上,他们不像妃雅等人跟再亚芠的身边已经有一段的时间了,因此,亚芠略有异状时,他们才能够立即的察觉出来。

  且不管盖赤等人心中的所思所想,战斗中的亚芠及洪伯目前的战斗已经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这时候的洪伯不再是盲目的追着亚芠跑,反而站在原地,看到亚芠及对着亚芠发出了一道道蕴含着金黄色气劲的拳劲,如此一来,反而让亚芠陷入了被动的局面,逼的他不能停下移动的身形,更没办法发出手中的水魔法弹,他被洪伯反客为主了,而这对于魔法师可以说是一种极为不利的战法。

  可是,亚芠并竟不是真的只有纯粹修练魔法的魔法师,就算现在亚芠用的是魔法师惯常的战法,施展的也是魔法,但是还是可以轻易的察觉出亚芠与一般魔法师不同的地方。

  魔法师的动作不会像亚芠这么快,魔法师的施术不会像亚芠这么连接不断,即使亚芠现在用的是魔法师施法中,基本中的基本的,基础的聚集魔力而形成一颗魔力集合体,用以攻击敌人的魔法弹,魔法师也不能像亚芠这般,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已着肉眼几乎难辨的极高速不停运动着,因为,亚芠是一个魔武双修的人,有着超逾常人数十倍,能够引发一切不可思议奇迹精神力的人。

  当洪伯使运用这一个战术,虽然使的亚芠陷入了不利的局面之下,但是亚芠却的更冷静的仔细的闪躲着洪伯所发出来的拳劲。

  而,当亚芠不断的闪躲着洪伯的拳劲之时,阵阵因为他身形移动,洪伯拳劲引起的劲风在他身边不停的吹着,再这个应该要全神灌注的时候,亚芠却不由自主的去感觉到,在他的四周有着风。

  不管是强劲而狂暴的拳风或是因为身形移动而带起的微风,在这一个时刻,亚芠用的是精神异力来推动他的身形快速移动的时候,对于这他第一个领悟体会而得到的风之心、风的型态、风的身法,亚芠他似乎是觉得有点不太一样了。

  在这全身充盈着精神异力的时候,亚芠无法去忽略到,关于现在自己到底是如何的使用精神异力来维持自己活动的能力?

  刚刚,他只是自然而然的将精神异力运到全身,然后他便能够又快又准确的移动了,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的,身体就自然的动了起来了,但是,现在当他注意到“风”的时候他发觉了跟以前决定性的不同了。

  以前,当他运用着风之心,仗着天心真气推动自己的身体随心所欲的行动的时候,他从没注意到,他的力量都是来自于他的本身,先由身体内产生力量,再转移到外界,藉着外界受到他力量作用的时候所产生的反作用力而移动自己的身形,因此,他出多大的力,他就能动的多快。

  但是如今,亚芠发现不一样了,如今的他,若是想往右移动的话,他并不是因为身体内的力量而移动的,而是在他“想”的时候,体内的精神异力便起了骚动,然后,外面就相应的产生了一种力量,将他的身体移往右边。

  那么,到底这力量是哪来的?为什么会这么顺应着他的心意而将他推动?

  亚芠百思不解,他无法形容此时他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态,不过,他自认他绝对不是分心,他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若他能够想出这身体外的力量到底是如何产生的,那么,他就会获得他想要的力量!

  可是,为此,亚芠还是付出了代价,心里不承认是分神,但是,他确实是分神了,在这面对着洪伯发出来,一击重逾一击的可怕拳劲局面之下,亚芠还是被洪伯击中了一拳,虽是只有一拳,但是,这世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面对着十大高手之一,已神力着名的大力神王的一击是可以小看的。

  即使亚芠被打中胸口的是洪伯的拳劲,若非此时贪狼星已再度的进化,盔甲的防护力已经大幅度的上升的话,恐怕亚芠在这一击之下就已经是不支倒地了,但是就算是贪狼星的防护力提升,就算并非是被实拳所打中,但亚芠还是觉得,宛如被一颗万斤巨岩当胸撞击,强横的撞击力,使的亚芠还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一时之间,无法在像刚刚那样已入眼几乎不可辨的的高速移位了,同时,亚芠更是觉得一阵头昏眼花,耳朵里嗡嗡嗡的不停着鸣叫着,亚芠心里不由的暗自庆幸,只是被洪伯的拳风所打中,而不是被洪伯结结实实的打中一拳,不然,他是绝对受不了的。

  等等!“拳风”?

  亚芠先是一愣,接着,他看到了地面上,因为洪伯的拳风而刮起了地上的尘土,卷起了一个不到半秒的小漩涡,然后消逝于无形,彷佛在像他显露什么似的,随及,亚芠心头一震,忽然仰头哈哈大笑,得意欣喜之情溢表于外,任何人都能听出亚芠心中藉由笑声所表达出来的欣喜之情,洪伯本欲趁亚芠这时候被他打中一拳而无法行动自如时,将他解决,但是,一听到亚芠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得意笑声时,反倒使他停下了攻击的动作,因为亚芠此时的笑声彷佛在说,他才是那一个占了上风,稳操胜算的人,而不是刚刚才被洪伯他废去了仗着以高速移动的武器,无法再用机动力躲避洪伯神力重击的人。

  洪伯狂吼一声道:“小子!你在笑什么?”巨大的声音又再一次的刚好掩盖了妃雅好不容易趁他们停下打斗的瞬间,发出来的叫停声。

  就在妃雅众人心急,却又不敢贸然插入他们之间战斗阻止他们,洪伯怒吼,亚芠哈哈大笑不止的时候,在亚芠的身周,开始产生了异像。

  慢慢的一道微风吹抚过亚芠那一头银白的长发,随即,微风消逝,旋风代起,旋风消逝,强风、狂风、暴风……最后,一道已亚芠为中心的龙卷风圈绕在亚芠的身边一公尺处,这期间不到一秒,但是,众人却有着一种奇异的感受,彷佛着一秒之间,在亚芠的身边已经让众人看遍了无数风的型态。

  众人无比的惊讶,连怒吼中的洪伯也不由的露出了惊异的神色看着亚芠,在那一瞬间,无比的短暂的一瞬间,众人却能够深刻而清楚的感受到,那本该无影无形的风在他们面前,展露出了无比的姿态,就好像……“生命”那般,无比短暂而动人,绚丽而无常,那是……生命……的感觉!

  然后,所有人就见到了,龙卷风再度的也消逝了,但是,仿若有着一股无影无形的力量托着亚芠的身体,众人就见到亚芠慢慢的浮上了半空中,直到他升高到距地约一公尺处才停下来,身后的银发不停的舞动着,彷佛藉由银发的姿态,在像众人宣告着,亚芠的身边充满着澎湃的生命奇迹一般

  在刚刚,当洪伯的一记拳风击中亚芠时,虽然为他带来了伤害,但是,这一击也同样的敲开了亚芠心中萦绕的迷雾,他想到,以前,当他隔空伤人时,现在,当他被洪伯隔空所伤时,他们都是发出了真气来达到伤人的目的,但是,真气为什么能够隔空伤人呢?

  那是因为藉由真气发出时,带动风,将力量藉由风的传导,直达敌人的身上,那与直接伤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伤人的武器由身体换成了混着真气,高度集中的风罢了。

  那么真气既然能做到这样,魔法可不可以呢?亚芠立即想到,刚刚,他之所以能够自由自再的移动身体,并不是什么莫名的力量所造成的,而是在他身边,无处不再的风响应着他的精神异力,施加力量在他的身上,让他得以不靠体内的真气而照样行动自如,所以,并不是刚刚他所想的,力量并非无形,只是他从未看到吧了!

  照这么说来,魔法的基本原理也是运用自己的力量来操控外界的力量,

  然后,他想到了,他的武技-森罗万象,追求着万事万物的本心,使得以发挥!

  “风”,他第一个领悟的森罗万象中的一个现象,他曾效法过风的型态,演化出风的身法,领悟了风之心,让自己化身为风,而刚刚,风藉由尘土,更在他面前展现出了它的姿态,有心的风、会动的风、有产生有消逝的风、有姿态有形状的风,综合起来,风便是风!

  正如人便是人!人有生命,所以人有心,所以人会跑、会走、会笑、会哭,那么风呢?

  风的生命呢?

  亚芠想着,因为风有心,所以风会动,因为风有生命,所以风才会有生有灭有姿态,在那一瞬间,亚芠懂了,他真的懂了,原来万物万象之所以有心是因为万物万象皆有生命,只是……他从去没注意而已。

  而魔法便是人用自己的力量去展现出万物万象某一瞬间的生命姿态罢了。

  然后,亚芠立即发现到,风的生命就在他的身边,他就在风的生命中,灵动自由的风一直在他的身边,对ㄊ展现着他的生命,有了这一层体悟之后,一直以来,他从未好好真真正正运用过的精神异力在这当他领悟到风也有生命的时候,全数的动了起来,霎时,亚芠立即觉得额际那久违了的精神异力之源的快速跳动又再度的重现了。

  强大的精神异力在一瞬间有体内猛烈的扩张,溢出了体外,然后再更猛烈的速度内聚、缩小,又再度的缩回了额际的眉心处的精神异力之源处,接着,亚芠立即感觉到一股充满了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灵动能源涌进了体内,充斥着他这时,天心真气枯竭未复原,精神异力回归源头,此刻完全没有半点能量的躯体,让他又再度的充满了力量,一种迥异精神异力及天心真气的力量,那是属于风的力量。

  这时,亚芠知道自己终于踏出了魔法重要的一步,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只懂得用精神异力将各种魔法能源吸收、压缩、存放、聚集、发出的初学者了,因为,在藉着对风的生命的体会,他已经知道他的目标了,那就是,追求运用魔法去创造出生命的奇迹。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亚芠那又似低吟,又似朗诵的声音,说着:“我的武技是追求着万事万物,森罗万象之心,所以我的武技名之为森罗万象;我的魔法,是追求万事万物的生命型态,生命的奇迹,所以,我的魔法就叫做-生命奇迹!”

  “我的好对手呀,为了感谢你一拳打醒了我,所以,请你接下我的魔法的第一击,生命奇迹之风的龙卷!”亚芠低着头,对着洪伯洪声的说着,然后,在他伸出的双手上,风的力量聚集,生命开始诞生,两颗小小的,若有似无的淡青色龙卷风在亚芠的手上生成。

  就在这一刻,亚芠就像是一尊由天而降的神祀,浑身充满着无比庄严的气势,几乎要叫人为之向其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