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八章 魔导之光

  作者:手枪

  妃雅诸人在进到会议室中之后,看到盖赤坐在正首上之后,妃雅显的十分的高兴道:“团长,您的病已经好了吗?”

  盖赤对妃雅一点头道:“这次全多亏了亚芠的帮忙,我的病才会好的那么快。”妃雅已在长生堂中见过亚芠的本事了,因此倒也不显的特别的惊讶!

  一旁的凯特三人则是先兴奋的对盖赤道贺一番,然后再对亚芠回报一下亚芠所交代的事情办的如何!

  亚芠倒也没想到,他原本要他们在入夜之后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如今,天尚未近黄昏,他们却也都已经达成了任务了。

  凯特回报说他现在已将各种的装备及物品补给全部都集中在总部而且打包好了,力奥也回报说他已经四十六匹铁羽集中回总部了,就带亚芠一声令下即可昇空出发。

  亚芠点点头,对着盖赤道:“伯父!请你先见谅一下,因为这一次的时间太过于紧迫,所以我本来想说先提醒你一下在东塔崙山上可能遭遇到的危机之后,就要抢先驾着铁羽赶到东靼崙山去佈置一下,避免临时遭到意外,所以我未经您的许可就先将这些铁羽给拉来,又擅自叫凯特去拿一些补给品,请您原谅!”

  盖赤不在意的笑道:“咱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个东西?况且,这群铁羽本来就是你的战利品了,你要使用他们又何须经过我的同意?”

  “依照我们团里的奖励规定,若破获盗贼团,则盗贼团的各项物资除非有原主人来认领,不然皆属于击破盗贼团的功臣的,这是我们团里行之已经数百年的奖励有功人员惯例,我们也只不过是替你先将这一群铁羽养起来而已!”特格在一旁替盖赤补充了说明。

  亚芠倒也一愣,他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要不是这一次因为时间太过于急迫,加上路途太远的话,他也不至于会想起在城里的这一群他在疾风剧盗手里获得的战利品。

  虽说铁羽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代步工具,具有高度的机动力,而且又因为其极为稀有,物以稀为贵之下,所以一向甚少人养的起,但是亚芠倒也还不放在眼里,只是这次为了赶路着想,所以才想起它们!

  要知道,在这世上,虽然修炼有成之士,如水妖王等十大高手之流,可以凭着自己本身强大的修为,排气凌空而飞,但是那总是十分罕见的超级高手才有这等实力,但是,真正的高手,即使能凌空而飞还是很少人会使用这种方式来移动的,一方面是因为在怎么说,凌空飞行总有那么一点点炫耀的感觉,而且又会耗损大量的真气或是神、魔之力,令一方面,如果修炼到有能力来做凌空飞行的人,就算他不用飞的,在地上一动的速度也绝对不会慢到哪去,所以,真正会做这惊世骇俗的凌空飞行的人反到很少,甚至也甚少人借由幻兽来代步,大部分的人都是习惯于用自己的双脚来移动。

  而亚芠这一次因为东靼崙山是位在奇楼兰联盟东北方与斯达帝国的国境分界处的山脉,距离丰原城用一般的脚程来计算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亚芠虽然有自信他手底下的死神小队可以在十天之内赶到,但是,一定会叫死神小队精疲力尽的,更别说到那里之后马上就要应付那些早在一个月前救出发的各城、各佣兵团的人马了,甚至还要加上不知何时会冒出来的章鱼怪们或是一些另外获知白虎卵存在而意图不良,企图掠夺的傢伙们,因此,亚芠才会决定藉着首底下所能运用的力量,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 ,早做筹备。

  而若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目的地,则最好是用飞的,但是如果真的是要用飞的,死神小队现在根本就尚未有这能力,而亚芠虽自信他应该有足够能力来飞行,但是一方面他并不觉得有必要那么花力气,二方面,亚芠现在几乎所有的修为都是自己体悟而来,对于飞行,那可是很抱歉!他可是欠学!也没人去教他。

  所以!亚芠才会把主意打到铁羽的身上,那都是他早已决定考量到的了!

  如今一听到盖赤不反对他将铁羽拉出来用,亚芠是正中下怀,现在,要到东靼崙山的人选已经决定了,交通工具也有了,食物等补给也有了,就差亚芠说一声出发就能够出发了,但是,亚芠还是很担心现在城里的情况,他想在尽最后一分力。

  亚芠道:“妃雅,你现在城里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吗?”亚芠转头对坐在他旁边的妃雅问道。

  妃雅焉然一笑道:“虽然还没完全处理好!但是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我能绝对信任的人先暂时替我顶替一下我的责任,等我们由东塔崙山回来之后,我再处理就行了!”

  “城主,目前城里的状况那么糟糕!你的那一个代理人能够信任吗?”特格忧心冲冲的说道,他虽明知道亚芠及妃雅在东塔崙山的白虎之约十分的重要,甚至关系到全人类的生死,但是那毕竟是很久以后了,远不如现在丰原城及铁血团的危机给他的忧虑,再加上这段日子以来,他实在是受够了泽宗对他的处处杯葛的行为,所以当他听到亚芠及妃雅现在说话有那种没事的话他们马上就要离开了的味道时,他还是忍不住问一下。

  妃雅微笑道:“副团长您放心!我找的这一个代理人如果连他的无法胜任的话,那天下间就再也没有人能信任了。”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在想办法解决我们城里目前的窘境了。”妃雅神秘兮兮的笑道:“其实他团长及副团长都认识,我找的管家洪伯,这下副团长你可以放心了吧!”

  盖赤及特格一楞,洪伯他们是认识没错,但是在他们的记亿中,洪伯一直是一个很尽责的管家,对于他的印象,特格及盖仅止于此而已,因此一听到妃雅忽然说将他城主的权责全权委託给洪伯时,立即显的十分的惊讶,反倒是亚芠因为根本就不认识那一个洪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所以他反而是在场众人中最平静的那一个。

  看到众人不一的神态,妃雅神秘一笑道:“团长,你们跟我来就知道了。”

  说着招招手,起身往屋外走去,亚芠、盖赤等人不知道妃雅的行动用意为何,好奇之余,众人也跟在妃雅的身后走了出来。

  妃雅一路走来,慢慢的带着众人走出了铁血团的总部,沿着大街慢慢的走着,沿途中的丰原城人看到已经昏迷好几天不知人事的铁血团团长忽然会出现在大街上,还有传言中已经失踪好久的城主在一起,众人心中的讶异那是不言而知了,但是尽管讶异,众人新欣喜之意却也大大的掩盖过了惊讶之情,毕竟,再这紧张的时刻,能看到主导丰原城的两个首领的出现,精神象征,安定民心的意义远大于他们本身所能增加对抗困境实力的考量。

  而妃雅似乎也故意的要造成这种振奋民心的局势,带着众人一路绕遍了大街小巷,沿途对着丰原城里争着出来看他们风采的挥手致意,引的他们所到之处尽是鼎盛的欢呼声,而众人似乎也察觉到妃雅正尽情的运用着这无意间造成的激励局势,虽心里头都充满了疑问,但是也不忍将这似乎能够一举提振城民彽到谷底的士气之举,因而也默默的配合着妃雅的举动,他们这一走,便一直走到了华灯初上的入夜时分,最后在妃雅的带领之下,不知不觉的躲开了人潮,转进一个无人的阴暗小巷子,这才停了下来。

  转过身来,妃雅忽然一反她一贯给人冷艳的感觉,像个小女孩般对众人吐吐舌头,略带歉意道:“团长,各位,真是抱歉了,我刚刚因为注意到我们的出现似乎给城民一种很好的鼓舞作用,所以一时忘形之下,我忘记了时间,害的各位跟我白白的绕了一大段的冤枉路,真是对不住!”

  盖赤呵呵一笑道:“城主你这是那的话,没有你这么出乎意料之外的一绕,城里的人不知道会士气丧失到什么程度呢?你看刚刚,经你这么一绕街,我看那些城民的信心又回来了,只要我们全体能继续维持这样的信心,对于解决本城目前的困境我就更有相当的信心了,呵呵……”

  特格更是略带跨张的呵呵笑道:“城主,我到也要多谢你这神来之举,让我这老傢伙终于知道,原来我的魅力还不输给你们这群年轻人呀!”说着大家一想到刚刚在大街上那疯狂的情景,众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连亚芠也极为难得的开怀大笑。

  蜂拥而来的人群,激烈的高声呼叫,近乎暴动的激动人潮,让大家为了闯过那层层的人群几乎都需要运功护身了,当然,当中群众呼声最高的还是盖赤这铁血团团长、妃雅这丰原城城主、以及特格这铁血团副团长,至于亚芠及力奥等四人,因为一来认识的人少,二来远不如盖赤等人在丰原城中的声威,所以反而倒是被人认为是盖赤及妃雅身边的护卫之流,反而不引人注意。

  最后,等众人笑够了之后,盖赤总算是自制力足够,他含笑道:“城主,城我们也都绕了遍了,可不可以请问一下,到底你带我们来这里要干什么?老实说,刚刚虽然很高兴,但是我到真的是觉得有点经不起了。”众人见盖赤问出了众人心中的谜,同时也这才注意到盖赤的脸色现在已经是有点苍白了,不由的暗怪自己,忘记了盖赤中毒初癒,没有经过修养又跟他们出来逛了快两个小时,难怪他会受不了了。

  亚芠及凯特不约而同的走到盖赤的身边,伸出手来要扶盖赤,同时听到妃雅歉然道:“哎!我真糊涂,团长您没事吧!我都忘记您身体还没完全好了呢!”盖赤轻轻推开亚芠及特格伸出来的手微笑道:“呵呵,别把我瞧的那么扁,这点裸还没放在眼里呢!”

  亚芠及凯特知道盖赤无恙之后,便也同时的收回手,后退一步,但是仍在盖赤的左右不敢离的太远,忽然,亚闻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

  半响,亚芠忽然疑道:“妃雅,这是里……?”

  “这里是丰原城里作为座标标示的东、西、南、北、中,五座高塔之中的中央塔旁的一处角落!”回答着亚芠的话,妃雅在夜色掩饰下的俏脸忽然微微的一红,但众人皆是修炼有成之士,对于妃雅的脸色道也一目了然,但是,令众人更奇怪的是,当妃雅的话一出,一向七情不动的亚芠竟也跟妃雅般,脸上有着一种古怪的神色,不用说,他们都想起了他们在中高塔中初见面时的景象了。

  而在两人的脸色相互对照之下,众人之中,不是年轻聪明就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年轻的不说,老的两个早在亚芠及妃雅之间互相直呼名字的相处情形察觉出他们之间若有似无的情意了,立知这座中高塔对亚芠及妃雅一定有着一种奇妙的联系,于是,所有人的脸上不由的冒出了古怪的笑意,笑的亚芠及妃雅不由的暗窘。

  不过总算众人识趣,没让他们太难堪,盖赤含笑道:“城主,你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边说,盖赤边打量着未再他们前方三十多公尺处那座全城最高的五座建筑物其中之一的巨大漆黑的阴影,同时亦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妃雅强耐着脸上的躁热,伸手指着中央塔道:“洪伯说他需要好好的想一下如何解决我城里的困境,所以我们约好了在这里会面。”

  盖赤点点头,道:“那好!我们就赶快去见见洪伯吧!我还真希望洪伯能想出如何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说着,盖赤呼一马当先的走向中央塔。

  众人立即随在盖赤的身后走向中央塔,来到中央塔前,盖赤正想推开中央塔的大门,忽然,盖赤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冰冷的气息,几乎叫他心脏为之骤缩,浑身冷颤不已。

  转头一看,却见到亚芠正一脸平静的站再他身后约五步之处,眼中瞳孔已经完全的变化成为银色的颜色,但是,亚芠的脸上即使如此的平静,盖赤还是差点叫了出来,几乎忍不住的要拔出武器来自卫,对象就是亚芠,但是他的心里却丝毫完全感觉不到亚芠对他有任何的杀意、恶意,甚至他能感觉到亚芠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但是他就是无法自主的作出他这几乎失控的动作。

  而显然妃雅、特格等人比她更早发现到亚芠的异状,各各不由自主的拉开了与亚芠之间的距离,神态极为古怪,甚至近乎骇然着注视着亚芠.

  亚芠抬头朝天空一望,淡淡道:“伯父小心!有高手在!”

  亚芠这在平常不过的声音,却叫盖赤等人似乎是听见了世上最恐怖的魔音一般,克制不住的身体打了个冷颤,盖赤重演特格当初的历史,蹬蹬蹬的倒退了几步,颤声道:“亚芠……你……?”

  但是,不待他说完,忽然之间,一股宛如重于泰山,凝如实质的异样气势已经由天降到众人的头上。

  这股气势十分奇特,若说亚芠此刻的气势是一种处在于平静下令人无法发觉但却本能畏惧的杀气的话,那现在这股由天而降的气势就是一种威凌天下间,万象为我所屈,蔑神贱魔,唯我独尊的盖世霸气,令人几乎无法做第二想法的,唯有臣服在这等气势前才活路的想法,总算是众人老的修为不浅,年轻的习惯了亚芠的气势,再加上亚芠散发出来的气势隐隐间与这股霸气成了一个相互抵抗的局面,无意间保护了众人的心志,不让这股霸气所摧毁,所以众人才没当场出糗,但是,饶是如此,修为最浅的妃雅却也已经是站不住的跌坐在地了,唯一站的挺直的只有盖赤及特隔两人,凯特三人虽然是还站着,但也是两腿微颤,好似连站都站不住了。

  亚芠沉声道:“何人在此!为何扰乱我等安宁?”打从刚刚开始走近中央塔之时,亚芠每走近一步,心中那代表危险直觉的那一条线便一再的颤动着,越靠近越是感到一股危险的感觉,尤其是,当他跨近这中高塔十公尺的方圆之内时,亚芠更是明显的感觉到,在那高塔上有着一个人,一个即使已经尽力收拢其气势却还是让人没办法去忽略他那股威凌天下霸气的一个人。

  尤其是,当亚芠发觉到这一个人正给他一种感觉,一种当初与水妖王对峙时,那种宛如面对一口深不可测的深潭,自己无法看出那深潭深浅的一种虽感受不同,但一样危险的感觉时,亚芠就知道,他们碰上了一个极为难缠的人了,一个绝对是与十大高手水妖王在同一等级的超级高手。

  更甚的是,当他发现到这个不知名高手再察觉到他们侵入了他的领域时,所发出来的那种霸气十足却非处在相同地位而无法察觉的杀机时,亚芠身体内的精神异力不由自主的全速动员起来了,自水妖王之后,他第二次发现的第二个给他一种无法击倒的感觉的强敌,而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是圆是扁,这种敌暗我明的局势让我闻非常的不喜欢,加上他这时不是孤家寡人一个,而是身边有着一群他绝对重视的长辈、朋友、爱侣在侧,亚芠再度打破他一贯的习性,出言激问对方的姓名,而不是一开始就开打。

  不过亚芠虽然想探出对方的来历,但是对方显然并不想跟亚芠说话,当亚芠他问完之后,所获得的回答却是一声震破夜晚宁静的冷哼以及……忽然加剧的霸气,逼的众人不由自主的退到了中央塔周遭十公尺之外,独留亚芠一人在高塔侧与这莫名的霸气对峙。

  见到对方不答话,亚芠也不由的被对方这举动激起了心里的杀机,冷哼一声,周身原本内敛的杀气再亚芠冷哼的瞬间化平静为汹涌,银月恶魔的气势霎时达到最鼎盛,冰冷、无情的气势霎时沖销了对方的霸气,这一场无形的气势交锋,激起了阵阵激烈的旋风,垄罩着整座的中央塔,双方势均力敌。

  霸烈的气势、冰冷的杀机,在那不知名的人与亚芠之间展开了无形的斗争,而身为窦场中央的中央塔却是祸及城鱼的在两种气势下慢慢的龟裂起来。

  半响,对方似乎不耐烦了,众人忽然听到一声大喝道:“不知死活的小子!接我一拳!”

  瞬时间,所有人看到由中央塔的顶端,距地近三十公尺处,一个巨大的黑影凌空飞下,夹带着几乎可摧毁任何事务的绝顶霸气,一拳往亚芠的头上落下。

  察觉到这一拳的那种一往无退的沛然霸气,亚芠银色的瞳孔一缩,一瞬间,他以算出了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量以及由上而下的威势,绝对不是他的力量所能抵挡的,但是,他又不甘退缩,于是,亚芠作出了决定,他不退!他迎上!

  所以,亚芠他双退往地上一蹬,当场让足下所立的那块千斤石砖因亚芠这一蹬之力,给踏的粉碎,而亚芠则是借这一蹬之力,飞身往那人沖去,这看是愚蠢之举却是亚芠高明之处,因为亚芠要在对方气势未凝聚到最高点的时候,先做出对决之局。

  飞到半空中的亚芠及那人,在空中结结实实的以拳碰拳,毫无花假的以力碰力,砰!的一声轰天巨响,包括旁观的众人皆没想到,肉体的拳头相撞竟然会并出这一声几乎跟雷声一样大声的巨响,几乎下的众人的心都提到口腔里,差点没跳出来。

  而硬碰的结果是,亚芠以着比刚刚飞商而上还快的速度笔直得落回原地,膝盖以下全没入了碎裂的石块中,而那人则倒飞沖天,然后再慢慢的落下,明显的看出,亚芠的力量及局势掌握皆逊对方一筹,只因,亚芠的尾脚以怪着一丝的鲜红血迹,而那人落下之后,却宛如没事人般的站在亚芠前方七八公尺处。

  而这时,众人也才看清,那人是一个高大魁武,宛如武神再世的一个巨人,赤裸的上半身上,一件金黄色,看不出是那个阶级的铠,罩住了那人的左胸上半部,延伸至左手腕露出五指,右小臂以下,连手带指包在盔甲中,除此外,不再覆盖其他部位的兽幻铠,下半身只穿着一见但黄色的宽松长裤,头上,灰白相杂的凌乱头发代表来人的年纪不轻,应该是一个老资格的高手。

  那人忽而哈哈大笑道:“好好!七十多年来,你是第一个硬皆我八成功力而只受点的轻伤的人,真难得!真是难得!”边说,那人边大踏步的往亚芠走来,随着他每踏出一步,众人就觉得他那一步好似就踏在他们的心头上,让他们的心脏不由自主的随着那人的踏步而剧烈跳动。

  而旁观的众人都有此感受了,身在那人气势的正面目标的亚芠更别说是感受如何的深刻了,亚芠只觉得那人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气势就更增胜一分,而他的力量似乎也随之那人的踏步而一分分的消逝,到那人踏出第十步之时,亚芠要不是因为心智刚强坚逾常人许多,恐怕他已在这人的踏步中力量全失,服首称臣了。

  亚芠心知肚明,这人的踏步大有玄机,几乎每一步都踏在他心跳及呼吸之间,有意无意的将他的心跳及呼吸全打乱,让亚芠无法聚力。

  亚芠一咬牙,不待体内因刚刚那一击而沸腾的血气平息,再度的主动上前,迎向那人,那人哈哈大笑数声,盖赤等人只见亚芠忽然与那人拳肉相交的一来一往硬拼起来。

  砰!砰!砰!砰!的拳击声随着亚芠与那人的逐渐白热化的战斗慢慢的充斥着中央塔附近的区域,众人一面担心的看着亚芠与这人莫名其妙的战斗,一方面却又觉得很奇怪,为何亚芠现在的战斗方式与他一向的利用灵巧的身法,寻求敌人破绽,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的那种华丽痛快的战斗方式完全不一样?竟效法起一般武夫常用,一拳换一拳的粗野战斗方式来与这人战斗?

  却不知此时的亚芠却是心中有苦难言,在这一个莫名其妙不请自来的敌人的气势下,亚芠要以自己的气势来对付这无影无形却能夺人战斗意志的霸王般的气势,因此,他根本无力去实行他一贯的战法,只能拼着谁的力量大,谁的速度快,谁的皮厚的方式,看谁在互殴中谁先倒下?

  尤其在互殴中,亚芠被对方打的慢慢的头昏眼花起来,而对方却是一副兴致勃勃,大呼痛快的样子,要不是亚芠对自己的力量极为有信心,他几乎以为自己的拳头打在他身上根本是一个假像了。

  但是,即使亚芠的意志再坚定,这种战斗方式毕竟不是他所擅长,而对方显然是习于这种战斗方式,因此,亚芠慢慢的就感觉到,他的力量没人家大,他的速度在一连串互欧而身体受创之下慢慢的减慢了,他的体格也不像对方这样适合肉搏战,于是,亚芠慢慢的眼前发黑了。

  亚芠已经不知道自己与他互换多少拳了,是几十?还是几百?几千?但是他知道,他的神志是越来越迷乱了,但随着神志越来越迷乱,不清醒,亚芠心里的某一角开始有了异变,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开始蔓延,蔓延他的心,他的身,他的意,亚芠愤怒的想着,他打一开始就已经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对方利用种种的局势,逼使他不知不觉的用他的短处与他的长处相较,当然,他会觉得大大的吃亏了。

  这对于内心中其实相当自傲的亚芠而言其实是一种很令他愤怒的事,他竟然会再度的落入这人的计算中而陷入这种狼狈的模样?

  亚芠心中迷迷糊糊的想着,边机械式的挨拳打拳边想着,为什么他一定要与他用蛮力来硬碰硬?他的风之心,风之身法呢?他的土之心,大地之招呢?他的疯狂焰心,疯狂之招呢?都跑到那去了?都消失到那去了?还有……还有…他线再不是用着精神异力吗?他不是该用魔法攻击吗?为什么他非要这样一招换一招的如此狼狈?他的精神异力?他的魔法又死到那去了?

  一想到这,再想到他现在的状况,在感受到身上那一拳大过一拳的强横力道所带来的痛楚,亚芠就觉得憋了一股怒气无处发,再这股愤怒的力量刺激之下,一瞬间,他感觉到“某种东西醒了”!

  是那一种东西“醒”了呢?亚芠迷迷糊糊的想着,对了!亚芠想起来了,这“醒”过来的东西是一个心灵,是一个他很熟悉的心灵,是一个与他其实是一分为二,二合为一的心灵,是……贪狼星的心灵,是以第二型态依附在他身上,然后陷入沉睡中的贪狼星的心灵“醒”了。

  这一刻,在他身上“醒”来的贪狼星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好似疏离的隔阂感,又好似更加贴近的契合的一种感觉,矛盾的感觉让亚芠受到连番攻击而浑沌的脑袋不自觉的发出了一道疑问给贪狼星的心灵。

  “小星!我的魔力跑到那去了?”

  然后,来自贪狼星那似契合又似疏离的心灵回应了,于是,亚芠不知不觉的念出了一句话:“赖特!”

  然后,一阵强烈,除了强烈之外别无形容词可以形容的光芒由亚芠身上绽放出来,强烈的光芒彷彿是黑夜中的烈阳般照亮了周遭的区域,同时,也让所有人的眼睛睁不开,当然,那一个打的忘形的人也被这强光刺激的眼睛也睁不开,当然,他的拳头因为失去了眼睛指引目标而不得不停下来了。

  然后,两声激烈惊讶的少女惊呼声传了出来。

  “洪伯?是你?”

  “太古魔导法——赖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