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七章 大力神王

  作者:手枪

  站在妃雅的房间外等了快一个小时的洪伯、夜月等人,虽然心里极度的好奇到底泽宗与妃雅说了什么?但是因为泽宗一进去的再妃雅的房间外布下了一道魔法的隔音罩,又命他们在屋外二十公尺处的围墙外待命,没有命令部的擅进,害的他们想偷听都没办法。

  终于,在他们急切的等待之下,泽宗走出了妃雅的房间,看到他们,泽宗不由露出一个冷笑,走出了妃雅的庭院,只留下一阵令他们费解的笑声。

  泽宗走出去之后,众人忙往妃雅的房间内走去,一敲门,没有回应?又敲了几次,还是没有回应,最后,夜月忍不住了,推开门,与洪伯走了进去。

  进到妃雅的房间之后,他们俩个看到妃雅坐在原位上,正望着窗外,脸上的神色百变,似愤怒,似不甘,似无奈,根本没看到他们进来。

  夜月连唤了好几声,妃雅依旧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完全没发觉,夜月忍不住的轻轻一推妃雅的肩膀,问道:“妃雅,到底泽宗那家伙对你说了什么?怎么看你这一副失神的样子?”

  被夜月一推,妃雅一惊,如梦初醒,转头一看,看到夜月及洪伯,忙问道:“夜月、洪伯?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夜月一愣,知道妃雅刚刚根本就是发呆发的太严重了,不但没看到她们进来,而且连她刚刚的问话也都没有听进去,苦笑一声,又把刚刚的话问了一遍。

  妃雅沉默一下,彷佛下定了决心,忽然转头对洪伯问道:“洪伯,侄女第一次求您,能不能请您帮我?”对于夜月的问题,妃雅避而不答。

  洪伯被妃雅这一问,一愣,随即道:“城主,有什么需要您进管说出来,只要我这把老骨头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

  妃雅摇摇头道:“我不是需要‘洪伯’帮助我!”妃雅刻意的加重洪伯两字的语气。

  一边的夜月听的满头雾水,要洪伯帮忙又不要洪伯帮忙?妃雅到底在说些什么?她真的是完全听不懂,但是,答案很快的就出现了。

  只听到妃雅又一字一顿的道:“洪伯,你的力量不能帮助我,我需要的是——当世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派克。洪前辈的力量!”

  “什么!”夜月惊呼一声,引的洪伯及妃雅的侧目,她怎么也没想到妃雅竟然会说出这句话。

  妃雅及洪伯除了夜月在惊呼时看了她一眼外,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的盯着彼此的眼睛看着。

  妃雅一脸坚毅,眼中尽是决不屈服的神色,而洪伯的脸上,慈祥的笑意消失不见了,也是以着一种十分严肃的神情看着妃雅。

  不知过了多久,一旁的夜月几乎以为已经过了好几天的感觉,她以为洪伯及夜月会这么直直互望直到不知那年那月,忽而,洪伯脸上的严肃神色消失不见了,又恢复成他原先的慈祥神色。

  洪伯慈祥一笑道:“妃雅,你真的是长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一个不知世事,以为世界是绕着你转的千金大小姐,我可以从你的眼中看到你的心中充满了以前的所没有的坚毅及从来缺少的红莲之焰,那是一种对自己的坚持绝不会退却的美丽火焰呀!你真是越来越像你祖母了!”洪伯说着忽然感叹起来了。

  妃雅静静的不答话,一旁的夜月则是脑袋里直直转着,从她“师傅”的口中,她获知了,十大高手是每百年会重新排列一次,上一次是再七十年前,重新排列中,有六人是连任,分别是血兽皇、圣灵魔导师、水妖王、飞云道君、圣日祭司、冰炎魔龙使,四人是新的十大高手之一,而他们是大力神王、六灵魔女、幻梦宗、九天飞凤等一男三女。

  而在当时,新出炉的十大高手中,因为血兽皇等六人是连任,所以其风采远不如取代前次四人而晋升为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等四个新人,加上这一次又是有史以来头一次一口气有三个女性上榜,所以这唯一的一个新任男性的十大高手-大力神王更是叫人侧目。

  但是,大力神王却也是四人中最神秘的一个,尤其是当新的十大高手名单由最神秘的情报组织-北斗公布出来之后,大力神王就宛如由世间消失一般,从来没有人在看过他,只留下他那被人所称赞,一夜之间移平斯达帝国一万铁骑,将斯达帝国与奇兰楼联盟东边交界处的东靼仑山楼门峡谷给破坏殆尽,因而获得了大力神王的美名的那一次战役。

  传说中,大力神王具有无比的神力,又拥有一套很可怕,被称为“流星”的武器,能将一座山头移为平地,而且师傅也曾说过,大力神王是一个魁武巨人,身高在两百五十公分之上,具有一种霸王之威势,任何人看了都会不自觉的气弱三分,当初他登上十大高手之时,他才不过三十多岁,是十大高手中最年轻的一个。

  夜月一边思索着她师傅跟她所说的话,一边若由所思的望着洪伯,她记得师傅告诉过她,大力神王的名字的确是叫做派克。洪,如果赵妃雅的语意,大力神王那个“洪”似乎就是洪伯的这个“洪”!那岂不是说,洪伯就是……

  但是,夜月来是想不通,以大力神王的身分,怎么可能会屈就一个小小的管家,而且,洪伯也不高,看来差不多才一百七左右,与二百五十公分差那么多?而且洪伯任她横竖怎么看,也看不出他到底哪里会让人觉得具有霸王的威势,他只是一个看来很和蔼的老人家而已呀!

  心里越想不通,夜越月是注意的看着洪伯及妃雅,她知道,谜底就快出来了。

  终于,洪伯又再度的看了一下妃雅后,忽然微笑道:“你该知道的,不管如何,我永远都不可能会拒绝你的要求的,不管是哪一个我都是一样!”

  妃雅闻言狂喜道:“洪伯你的意思是……”

  忽然之间,妃雅的话未说完,原本慈祥的洪伯身上猛地散出一股威严的姿态,脸上虽然还是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但是妃雅及夜月都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这时候的洪伯已经不再是洪伯了,而是大力神王的真正面目了。

  洪伯笑道:“如果你需要,洪伯我随时可以提供你大力神王的力量。”

  妃雅大喜,忍不住的朝洪伯的脸颊轻轻一吻,道:“谢谢你洪伯,我就知道您最疼人家了。”洪伯呵呵一笑,摸摸妃雅的头道:“傻女孩,洪伯不疼你疼谁?”

  妃雅兴奋道:“那好!时间无多,洪伯,我们快走吧!”

  洪伯微笑道:“等等!总该让洪伯我准备一下吧!给洪伯半个小时,我再来找你!”说完,洪伯一起身,走出妃雅的房间,自始至终,他未曾问过妃雅到底要他帮什么忙?充分的显现出他对妃雅的宠溺及信任。

  洪伯走出房间之后,夜月这才有机会开口,不可思议道:“真没想到,传说中的十大高手最神秘的大力神王竟然会是洪伯?真是令人想不到!”

  妃雅幽幽道:“其实我知道,洪柏他老人家早在七十多年前就已经发誓,绝对不再当回大力神王,原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好像跟我的祖母有关,详细的情形及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洪伯既然发是说他绝不再当回大力神王了,一定有他的苦处,当我在要求他再度回复大力神王的真面目之时,对洪伯而言一定不是怎么好受的事情。”

  “可是,我实在没办法了,这件事必须由我亲自来解决,但是我又没有足够的力量,所以,没办法之下,我不得不求助于洪伯,因为我知道,他绝对不会拒绝我的请求的,正如他不会拒绝我的祖母及母亲的请求一般。”

  夜月默然,隐隐约约之间,她察觉到洪伯必定是与妃雅的祖母之间牵扯到一些关系,甚至是情爱纠纷,不然,以一个修为几至神人的大力神王,又是在盛年的三十多岁,为何说消失就消失,而且还屈就一个小小的管家?

  只是,对于前人的事情,她不好意思再去追根究底,所以也不再问这件事。

  忽然,夜月想起来了,她忍不住问道:“妃雅,刚刚你那伯父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又要洪伯帮你什么呢?”这件是从头至尾,夜月看的是糊里糊涂的,听的是满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妃雅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所以忍不住问了出来。

  听到夜月问她,妃雅的脸色一沉,半响,她才道:“刚刚,泽宗跟我说了目前丰原城各商会的决议,他们认为,这一次的危机全都是因为我的失踪及未能对陶土危机做出最好的处理所造成的,我必须要对此事负责,他们限定我要在十五天之内,解决被围城的危机及陶土的危机,并且赔偿他们的损失,要不然,他就要我退位,把城主的位子让给别人做,当然,那个别人是谁,你我都是知道的。”

  “然后,他又提出一个意见,说他已跟奇特城说好了,奇特城基本上是愿意帮我们解决这一危机的,但是他们的条件是,要我在危机解除之后嫁给少城主基列。”

  “当然,我是一口回绝他的条件了,虽然我对城主的这一个位子一点都不留念,但是好歹这都是我们家一脉相传的绩业,基本上,就算是交给泽宗那家伙也算是名正言顺的,但是,如今泽宗他竟然发动这么大的阴谋,甚至我还怀疑钛京佣兵团那边甚至也是他去通风报信的,不然哪有这么巧,就在团长到达时,他们就立即发动攻势,如此一来,我又怎么放心交给他呢?”

  夜月听到妃雅这么说,若有所思道:“所以……”

  妃雅接道:“所以就算要我交出城主的位子也要在我解决这一个危机之后,再找一个可靠的人,在将城主的位子交给他,反正我对城主的权势早已毫不留念了。”

  夜月听了点点头,然后,她忽然坏坏的笑道:“然后……等你把城主的位子交出去之后,你是不是可以放心的跟着我哥,作一个夫唱妇随的小妻子是不是?”

  妃雅一愣,随及脸色忽然的红了起来,装势要打夜月,羞道:“夜月,你要死啦!怎么这样说?”

  夜月嘻嘻笑道:“难道不是吗?”声音怪里怪气的,一听就知道明显的在调侃妃雅,妃雅又羞又急,忍不住对夜月闹道:“你再说?在说的话我就要搔你的痒了。”她可知道夜月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最怕人家骚她痒的。

  说着,妃雅看到夜月那坏坏的笑容,忍不住就抢先的动起手来,于是房间内,两个少女的尖叫声及嘻笑声立即传了出来,守在门外的六个死神小队的队员彼此相望一眼,忍不住一笑,虽然他们不知道房里的那两个女人到底在笑什么!

  同一时间,在铁血团的总部,铁血楼的会议室里,盖赤,特格,亚芠三人正坐在里面会商着。

  盖赤坐在上首,他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精神倒还不错,基本上,他是因为中毒所以昏迷过去,所以刚刚体内的毒被亚芠尽数逼出之后,他没过多久也就醒了过来,除了因为昏迷过久没有进食而身体较虚弱外,其余并无其他的大碍,他一醒来,及加入了亚芠及特格的会议中。

  亚芠此时,将自己一行人到华那邦公国之行的发现,全告诉的盖赤及特格,当然,他也隐去了他的家人的事情及他跟妃雅之间的相处情况。

  听完之后,盖赤及特格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与亚芠所说,那跟全人类兴亡有关的危机比较起来,丰原城及铁血团目前的危机实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足一谈了。

  当亚芠说完他的经历及发现之后,亚芠最后说道:“这一次我会赶回来,主要是因为我想通知伯父一下,伯父这一次参加百年之约时,应该要多带一点人手,现在,白虎的秘密可说已经不再是秘密了,不但有许多人想要去争取,而且还有那些怪物们意图破坏,所以,伯父不可在拘尼于为了保守秘密而少带人手,以避免发生不测,而我现在则要先赶过去白虎所在的东鞑仑山,预先去铲除那些怪物,以免发生不测。”

  盖赤沉思一下,忽然道:“亚芠,这一次的百年之约就由你代表我去吧!我不去了!”

  亚芠及特格一听,不由的一愣,亚芠口一张,就待说话,盖赤却挥挥手道:“你别急!先听我说一下。”

  “其实,我早由前几次的百年之约中,我就已经发现了一件事,就是关于提供能量给白虎圣兽卵的人选的问题,白虎幻兽虽然说要求八家的后人前往白虎卵的所在地,提供白虎卵所需的能量,但是,我发觉,其实不管是谁,只要能凑足八个人就行了,白虎并未限定到底是要哪些人,不然的话,以我们铁血团的团长交替来说,往往都是有能力的人担任,很少说是世代相承的,因此,不论这一次我们派谁去,我去也好,你去也好,只要能够跟其他的七家凑成八人,一样能提供白虎的能量。”

  “再来,这一次的百虎之约眼看只剩下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内,我就算赶到了,也只是刚好够参加百年之约而已,但是依照目前的状况来讲,我却都走不开,于公,这些意图破坏白虎卵的怪物们依照刚刚亚芠的你的叙述,我认为除了你之外,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更别说将人类灭亡的危机给消除,于私,目前铁血团正处于存亡之际,我身为当代的团长,无论如何,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要我这个时候离开铁血团去做其他的事情,因此,于公于私,我都不适宜离开。”

  “再说,亚芠你也知道伯父我膝下无子,早再当初第一次见到你之时,我就已经是属意要让你接下我这团长的位子,所以当初那些统领们说要考验你之时,我才会顺水推舟的说出要以铁血三难来对你施加考验,而你果然也没让我失望,顺利的通过了铁血三难的前两关,而第三关,虽然没有正式的测验,但是光看他们这几个月来的表现,死神镰刀小队的威名在凡铁的报告之下,已经是全团人尽皆知的了,所以,派你去是最适合的了,一方面能让你名正言顺的参加白虎的百年之约,堵住其他人的嘴,令一方面,我们也好分头办事,同时进行,避免在百年之约或是这里的危机中造成遗憾,毕竟不管是铁血团及丰原城的危机或是白虎卵的事,都是容不得我们疏忽的。”

  亚芠听了不由无话可说,盖赤不愧是统领一万八千人的铁血团团长,虽然才刚由昏迷中醒来,但是他已经能够很快的就完全的掌握了各种状况,一一作出最好的决定,姜果然是老的辣,令亚芠他也无话可说。

  一旁的特格也道:“亚芠,团长说的没错,这样子做是最好的安排,可以两方面兼顾。”

  “团长,原来你早已作打算了,难怪我以前就一直在奇怪,当初那些统领在反对亚芠担任客卿之时,说要提出对亚芠的考验,但是,考验有各种方法,没想到你却偏偏挑了个最难的铁血三难来考验,我本来以为你是想让大家心服口服,原来你是另有打算呀!”特格笑笑的对盖赤说道,然后又对亚芠道:“亚芠,团长如此的看中你,你可不要让团长失望呀!”

  亚芠闻言,一咬牙:“伯父!我不会让你失望了!”他知道盖赤从一见面时就对他很好,但是他没想到盖赤对他更有这么大的期望,甚至想要让他接下铁血团的团长的位子,说实在的,铁血团现今的强大力量这是他这个极力想要报仇的人最需要的,所以,基于盖赤对他的赏识关爱,基于自己的私仇,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也不会推辞的,所以便一口气答应了盖赤的打算。

  听到亚芠的回答,盖赤及特格相视一笑,盖赤马上由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类似令牌的东西,递给亚芠,说道:“这东西你先收起来。”

  亚芠接过来,疑道:“伯父,这是……”同时低头看一下,令牌约八公分大小,呈菱状,通体微红,一面浮刻铁血两字,令一面有团长令三字,看来价值不斐,亚芠更讶异的发现到,这令牌上竟然隐隐有着一种他不知道的奇异能量在上面。

  亚芠惊道:“伯父!这令牌太贵重了,我……”他从令牌上的团长令三个字中可以推测出,这令牌一定是盖赤团长的身分证明。

  果然盖赤立即说道:“这一面团长令是代表我铁血团最高地位的身分证明,上面除了构成的质地奇异之外,上面还有一种怪异的能量存在,是绝对没办法模仿的,虽说是早了点,但是,因为这块令牌也同时牵扯到是白虎卵所在地地道的开启,所以我先给你,等到了东鞑仑山的时候,与其他七家的信物配合在一起,就能够产生作用,引起白虎卵的地道开启,你要好好的保管。”

  “我自从接任铁血团团长之位以来,我自认为并未有什么建树,但是也没有什么过错,但是,这一次,与钛京佣兵团的冲突,却是因为我的警觉不够,所以造成了本团数百年来的第一次重大的损失,我实在也没什么面目再继续担任团长了,本来我一醒来之后,我就想要将团长的位子交给你,但是,因为这是我惹下的烂摊子,又听到你说的危机更是迫在眉睫,所以我决定我先把这件事解决之后,我再引咎辞职,让亚芠你担任团长之职,希望你要好好表现,我相信在你的领导之下,本团一定会更加强盛的。”盖赤又是感叹的说道。

  亚芠知道此时如果再推辞的话,那就显现的太过矫情了,所以毫不犹豫的,他点点头道:“伯父,您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而在此时,门外同时有人前来禀告道:“妃雅城主,凯特、力奥、夜月三位队长,现在以来到门外,求见团长及隆客卿。”

  亚芠及盖赤、特格互望一眼,盖赤手一挥,道:“快请他们进来。”

  不久,随着卫兵的引领,妃雅、夜月、凯特、力奥一行四人以走进了铁血楼中的会议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