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六章 异力大成

  作者:手枪

  当妃雅踏进丰原府之时,也同样是亚芠走进铁血团总部的同时。

  亚芠打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到,现在充盈在他体内的精神异力似乎有一种怪异的骚动,他不会形容,只是隐隐约约之间,他感觉到,好像跟精神异力突变的那一夜一般,现在他那几乎枯竭的天心真气被完全的压制在丹田处,而在体内四处流动的精神异力却慢慢的,似乎脱离了他的意志管辖,缓慢的在全身的流动着。

  即使体内产生了这种怪异的变化,一路上走来,亚芠还是不经意的发觉,现在在这铁血团总部中的成员个个都是一副愁眉苦脸,大祸临头,忧心忡忡的样子,就算是白痴也知道,铁血团正面临着一个事关存亡的的重要关头。

  亚芠站在走道之间,停了下来,微微的皱起眉头来,他回到丰原城来主要是想跟盖赤说说有关白虎之约中所可能隐藏的风险,以及那群怪物的状况,顺便要他在这一次前往之时,能多带些人手,以防不测。

  但是看到现在总部的样子,他心中升起了一阵不祥的感觉,觉得丰原城的危机似乎是超乎他的想像,而且,他敏锐的听力更由形色冲冲的总部人员交谈中,获知了一个讯息,似乎团长目前的身体微恙,昏迷不醒,而且好像几天的情况更加的恶劣了,连医生没把握他是不是能够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亚芠眼中的银色光芒一闪,一个转身,往铁血小楼赶了过去,凭着他手上的客卿证明-血灵石的戒指,再加上亚芠一脸阴沉的脸色,更是令人怯而止步,所有人在一看到亚芠之时,就宛如触电般,更像见鬼似的,僵立着不敢动,任由亚芠一路通行无阻的直达铁血楼外。

  亚芠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觉间,精神异力因为他最近经常的使用魔法,而且一用就是让他的精神一利几乎欲超乎极限,几次下来,他的精神异力在不知不觉中又有了成长,如今,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散发出一股由强大的精神异力所产生的压迫感,令人往之生畏。

  铁血楼门外站着四个卫兵,那彪悍的冷凝神情说明正是直属盖赤的精兵队,他们看到亚芠之时虽然一样面露惊疑的眼色,但是却还是依旧大喝道:“站住!来人通名!”显示出他们的实力不弱,才能在现在的亚芠面前说的出话来。

  亚芠冷冷的向他们一瞥,伸出右手来,无名指上的血灵石戒在阳光下闪耀着妖异的血红光芒,看到血灵石戒,精兵队的卫兵看到了亚芠的戒指,看出了亚芠的身分,忙施礼致敬,让亚芠进到房间里。

  走进房间里,亚芠看到盖赤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着,原本健壮粗豪的面目如今已经变成了皮包骨,甚为憔悴,亚芠走到床边,伸手仔细的看一下盖赤的状况,发觉盖赤所中的毒是一种极为阴险的剧毒,与他家人所中的灭混香有异曲同工之效,一样会耗损中毒人的身体机能,虽不知道是不是跟灭魂香一样又伤害幻兽的能力,但是,光看这种不知名毒物发作起来竟是如此的猛烈就知道其霸道的威力绝对不亚于灭魂香了。

  亚芠怒哼一声,首次,他在身处于精神异力支配的状况之下生出了属于人类才有的愤怒的感情,却不知道,在亚芠的心目中,盖赤已经取代了亚芠的父亲御莱的形象,再加上由于亚芠藉着精神异力取得了父亲的记忆,如今,再看到了盖赤受伤,挑起了亚芠潜意识里对于父亲死亡时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愤怒、悲愤的情绪,让亚芠的精神异力不知不觉中开始有了异变,心理的一角崩塌了,霸道的精神异力不再是抑制他人性的力量,反而更是激起了他性格阴暗的另一面。

  亚芠走到盖赤旁边,手往盖赤的额际一贴,冰冷的精神异力慢慢的透过他的掌心,渡进了盖赤的额头。

  在亚芠技巧的运用之下,源源不绝的精神异力开始逼迫着盖赤体内正不断作怪的剧毒,由头顶开始,将这些剧毒往盖赤的脚部下逼,不知过了多久,盖赤的全身几乎充斥着亚芠度进他体内的精神异力的银色光芒,但是唯独两个脚掌却无法将精神异力逼近,亚芠几乎是全身的精神异力总动员了。

  这逼毒之法亚芠虽然是在无名医经上看过,说起来它的理念也不难,但是却难在于力量要恰到好处的控在在刚刚好,太大,中毒受伤的人身体无法承受,太小,却又无法完全的逼出体内的剧毒。

  正当亚芠无以为继之时,忽然有一个人影冲过来,伸手并指在盖赤的脚底上分别一点,霎时,受到亚芠精神异力的逼迫之下,盖赤体内的毒素全都化成为一丝的乌黑毒血,由盖赤的脚底喷出。

  半响,毒血喷尽,亚芠这才将自己输入盖赤体内的精神异力完全的收回,不过,盖赤经历亚芠这一逼毒之举之后,算是因祸得福,因为亚芠精神异力游走她全身来替他逼毒,同时也将盖赤的全身经脉给扩充了三成,令盖赤的功力当场增厚了三成,怎能不说是因祸得福呢!

  亚芠定一下自己损耗过多的精神异力,这才睁开眼一看,不知何时,盖赤这房间中已经是充满了无数人了,人人都以一种惊异,钦佩的目光注视着他。

  站在他旁边的副团长水月刀特格,同时亚闻也认出是特格在他无以为继之时,助他一臂之力,在盖赤团长的脚底开出两个小伤口,让他得以将盖赤团长的毒顺利逼出体外的。

  一旁的医生在亚芠逼毒完毕之后,立刻上前替盖赤团长把脉,同时又翻开团长的眼睑检查,最后,医生面露喜色道:“团长的毒都已经去尽了,剩下的只要在经过几天的疗养,团长就能够恢复健康了。”房内众人一听,不由的齐声欢呼起来。

  特格哈哈一笑道:“亚芠,好小子,我才一听见你回来,你就马上立了大功,把团长的毒给去掉了,真不错,团长果然没有看错你,呵呵呵呵………”

  亚芠淡淡一笑,如今的他,精神异力回归本源,他又恢复成那一个外冷内热的个性了,听到特格的话,他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特格一愣忽然道:“亚芠,你看起来怎么不太一样了,出去这一趟,你好像变的比较有人味了?”

  亚芠一听,不由的啼笑皆非,露出来的笑容一敛,又恢复成以前那样子,对于任何人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看到他这样子,特格摇摇头道:“嗯!又变成以前的样子了,不过我还是比较习惯你这样子,嘿嘿!”

  盖赤团长的平安无事,使的特格那心头的重担大大的减轻了许多,一时忘形之下,让他忍不住用开亚芠玩笑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兴奋,而亚芠也只能够苦笑在心了。

  亚芠趁着特格停嘴的那一刹那,忙问起成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团长又为什么会中毒?城外又为什么又有那些敌人及怪兽在?

  特格叹了一口气,将其他人赶出铁血小楼,独留几个医生来替盖赤再作进一步的诊断后,拉着亚芠到会议室里,将铁血团与钛京佣兵团之间所发生的恩怨、丰原城及铁血团如今的处境,全对亚芠说个清楚。

  亚芠听完之后,低着头,沉默了半响,特格以为亚芠在为团长盖赤担心,正想出口安慰他,忽然,特格滴滴的打了个冷颤,一瞬间,他几乎错觉会议室内的温度似乎降到冰点以下,使的他这多年修练出来的深厚功力也经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不!不是错觉,特格看着桌子上那一盏用来装饰用的琉璃莲花火灯,在莲花状的琉璃表层内,原本足有五公分高,燃烧出阵阵香气的金黄小火焰,竟在这一瞬间,暴缩成不到零点五公分,几乎跟米粒般同样大小的小火星,而且颜色也由原来的金色光焰变成为青碧色的诡异颜色,映着亚芠低垂的头,饶是特格见多识广,他还是几乎是忍不住惊叫出来。

  只见,亚芠原本低垂的头慢慢的抬起来,速度未必有多慢,但是在特格的眼中,却觉得亚芠这一个抬头的动作彷佛是经过了千百年之久,而且,他更心生一种无边的恐惧,他几乎要出声叫亚芠不要抬头,可是,却发现到他根本无法出声。

  终于,彷佛再经过了千万年之久之后,亚芠将头给抬起来了,看到亚芠的面貌,特格瞬间全身一湿,冷汗像水般的流了出来,此刻,他多么希望他没有看到亚芠的脸,或是,坐在这里看着亚芠的不是他,是别人。

  该怎么说?特格在心中呻吟着,在他眼中,亚芠还是亚芠,亚芠的面貌跟十秒钟之前也是一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的发抖,他就是忍不住的恐惧起来,亚芠虽然没有作任何的动作,甚至连表情也是跟刚刚一样的平静,他也知道亚芠对他并没恶意,但是,特格就是忍不住的哀嚎出声,因为,他感觉到,此时的亚芠似乎不再是一个人,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亚芠.

  没有任何的东西、字眼可以形容此时在特格眼中的亚芠给他的感觉,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被亚芠给碎尸万段的幻觉,彷佛,他此时面对的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形容,或者,用掌握着死亡的魔王可以勉强来形容,但是,却不足亚芠给他感觉的万分之一。

  几乎本能反应的,特格猛然暴退,几乎是完全不顾他正坐在亚芠的面前,不顾他背后就是铁血楼会议室的大门,不顾他是堂堂的副团长,不顾前一秒他才在称赞亚芠而已。

  特格几乎是连吃奶的力气全用出来了,一个用力一蹬,坐下的椅子被特格的力量给震的粉碎,他的被猛地靠上了大门,轰着一声,大门被特格背上强横的力量给震飞,特格几乎是与被震飞的大门同一时间,倒退而无比狼狈的冲出了铁血楼的大门。

  同时,特格更听到亚闻忽然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是谁?敢打我们佣兵团的主意,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声音并不险的特别的高昂或是杀气腾腾,一如平常般的说话的样子,但是再暴退中的特格却又忍不住的心中冒出了一股寒意,他觉得,钛京佣兵团似乎在亚芠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是死定了。

  而当亚芠听完了特格所说的现状之时,他忽觉得一股怒意油然而生,对钛京佣兵团的一股强烈的怒意,而且这一股怒意更是在霎时飙到最高点,几乎令亚文无法自制,同时,那原本已经被他给那回归额心之际的精神异力在这瞬间又全由额心之际,如怒潮般的涌了出来,随着冰冷的精神异力充斥着他的全身,一种难以形容的自信心在亚芠他的心中突兀的升了起来,感觉到,彷佛这世间的事情好像都是掌握再他的手中般的一种怪异的感觉。

  看到特格忽然见鬼般的倒退冲出会议室,亚芠心中暗暗奇怪,但却也无暇去理会他,因为,这时候的他正为盖赤的受伤及铁血团的损失惨重而感到愤怒,不由的脱口而出,说出了那一句令特格不寒而栗的话来。

  原来,亚芠此时的精神异力,自三年前开始急速成长之后,他虽然有意识的去控制精神异力的成长速度,但是,因为逃亡的关系,使的亚芠未能完全的依照天心诀上的方法去有效的控制住精神异力的成长,后来虽然经过了在清蓝之境的一年时间的掌控,但是也只是让精神异力的成长速度减慢,并不是让精神异力真正的成熟了,后来离开清蓝之境之后,亚芠先是学会了操控魔法,有好几次的大量耗损精神异力,让精神异力几乎为之枯竭,又在与疾风盗团的战斗中让精神异力产生了异变,之后,每次亚芠一战斗便是大量的耗损精神异力,再加上亚芠体内另外一种与精神异力同源而相克的天心真气的存在之故,处处扺压精神异力的发展,如此一来,更是延缓了精神异力的成长,刚刚,亚芠因为与牛怪的战斗,使的他体内的另一种力量-天心真气损耗异常,而使的精神异力取代了平常运行的天心真气,再加上治疗盖赤时又用了精神异力的力量,这连番的刺激,终于使的亚芠的精神异力再此时此刻真真正正的发展成熟了。

  若说以前的他,身上弥漫的那种杀气是一种外放式,让人无法遏止恐惧的气质的话,如今的亚芠在精神异力大成之后,因为太京佣兵团所激起的杀机就是一种内敛式,在冷静的表面下隐藏了无法遏止的无穷杀意,无影而无形,但是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一种直抵人心的威胁感,但是,若一般人可能还无喇体会出亚芠身上所弥漫的无形威胁,偏偏坐在他对面的特格并非是普通人,他是一个修为深厚,见多识广的高手,所以他更能体会出隐藏在亚芠表面下的那一种无形的杀机,令他无法自制的恐惧起来。

  这与功力高低无关,纯粹就是一种精神意志的形外表现,但是,就因为特格深明其理,所以他才会无法控制的本能想要离开此刻的亚芠,越远越好,今天如换作是别人的话,也许到还不至于像特格那样失态。

  半响,亚芠因为精神异力初大成,所以无意间流露在外的的气息慢慢的消失了,特格站在门外惊魂未定的看着亚芠,他的旁边,好几个统领级干部及卫兵,因为听到他撞破门之后的巨大声响,纷纷赶来,只是,当他们到达特格的身边时,亚芠已经是恢复原状了,琉璃莲花火灯内的火焰也恢复了正常,正散发出淡淡的香气来。

  亚芠站了起来,因为精神异力的成熟是一种极为自然而顺水推舟的事,除了精神异力略为稍稍的骚动之外并无其他的异状,一切就是如此的自然,所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其实也真的是不太清楚,他只知道,再他生气的时候,特格忽然像是见鬼般的冲出了门外,一脸苍白的盯着他瞧。

  亚芠摸摸自己的下巴,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特格面前,问道:“副团长,您是怎么了?”

  特格惊魂未定的看着亚芠,脸上的神情青白交掺,一副活生生白日见鬼般的样子,其他赶到现场的人看到了特格的样子,一时之间,所有人虽莫名其妙,但是,却也感觉到不对劲,自然而然的,所有人都以为特格与亚芠发生的争执,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拔出了兵器或是铠化起来,对亚芠怒目而视。

  毕竟,亚芠虽然是贵为客卿,但是他入团的时间远远比不上特格,又不像特格般具有莫大的威望,加上眼前这情况,亚芠若无其事而特格却是一副惊骇的样子,因此,所有人哪有不对亚芠露出敌意的?

  看到所有人杀气腾腾的对着他,亚芠一方面感到不解,一方面,却又是觉得一股怒气勃发,一瞬间,特格又感到亚芠又再度的出现了那种令他觉得无比惊骇的神情。

  尤其这一次,亚芠又是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怒气对着所有对他展露敌意的人,所有人只觉得好似连空气都因为亚芠所释放出来的杀气而凝结了,叫他们连动都几乎动不了,重温刚刚特格的经历,这种状况在亚芠抬起手的时候就更是明显了,连一些修为较低下,无法体会出亚芠此刻的可怕的一些卫兵们也都感觉出来了。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到抽一口气,一些胆子较小的人甚至被亚芠那毫无感情的目光一扫,竟然吓的连手中的兵器都捰握不住了,锵锵掉了一地。

  总算特格功力深厚,又见过了一次,特格忙喝道:“你们是在干什么?还不快把兵器给我收起来,是不是想造反了?”特格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大,事实上却比平常说话的音量大不了多少,但是在这一个没人敢出声的时候,却以足够了,所有人忙兵器收回,但却没人敢向亚芠望上一眼。

  特格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而亚芠身上腾出的杀机也因为特格的话击中人收下兵器而慢慢的消退了。

  众人虽然觉得很疑惑,但是因为是特格的命令,所以他们也只好带着满腔的不解,调头往外走了过去,而这时,有人还是忍不住的微一转头往亚芠望去,却发现,亚芠这时有跟他们印像中一样了,只是好像更“冷”一些。

  特格看一下亚芠,见到亚芠不若刚刚那般的恐怖了,叹了口气,对亚芠招招手,自己又跨过被他撞散的门板碎片,走进会议室中。

  亚芠看着特格走进会议室里,他这个引起这种状况却也是所有人当中最搞不清楚状况的元凶忍不住疑惑的看一下那群已经慢慢的走到十公尺外,却还愈来愈多人频频回头看他,刚刚还露出一副想把他吃了模样的那些铁血团精英干部们,事实上,他觉得他是最无辜的一个,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作了什么以至于会让特格如此失态,那群人无此敌视他?

  随着特格走进会议室中之后,特格与亚芠再度分头坐定,特格睁着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直直盯着亚芠他瞧,半响,特格才叹道:“亚芠,以后千万不要让我在看见你那副面孔,我老人家今年虽然已经七十多了,但还想多活几年,刚刚,你可把我老人家吓掉半条命了,寿命缩了好几年!”

  亚芠一愣,他这下真的是完全听不懂特格在说些什么,什么面孔?什么吓走半条命的?亚芠忙问其详,将过了特格解释了刚刚他的感觉之后,亚芠这下可真的是暗惊在心,他并不觉得他做了什么呀?顶多也只不过是稍微发点怒而已呀?

  忽而,亚芠终于察觉什么不对了,他自刚刚起,因为替盖赤团长治疗,加上与特格说话的缘故,所以一直没有分心来注意自己体内的状况,如今听到特格这一说,他下意识的查一下自己的体内状况,这一查,亚芠可是被自己吓了好大一跳。

  他直到这时才注意到,自己体内的精神异力不知道何时起,竟然变成以着一种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的极快速度在自己的体内运行,以前运行一次的时间,现在几乎是运行了快十多遍了,因为太快了,所以,亚芠竟然会一时错觉的感觉到体内的精神异力好似停留在一种静止不动的状态之下,令他几乎无法感觉到精神意力的运行,而出奇的,他身体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即使是精神意力在周身经脉中运行的速度块的叫人吃惊,但是亚芠还是一无所觉,彷佛这是天经地义般的自然。

  面对自己体内精神异力在成熟之后的这种不知是好是坏的变异,亚芠现在虽然吃惊但也无可奈何,只能顺其自然,但是,他却不知道,在日后,因为他这运转急速的精神异力,使的他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又杀了多少人了。

  而这时,也正好是泽宗进入妃雅的房间中,屏除了其他的任何人,与妃雅经过了近半个小时的秘密谈话后,带着得意的笑容,在洪伯、夜月等人担忧的眼光下,得意洋洋的由妃雅的房间中走出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