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五章 内忧外患

  作者:手枪

  位在于丰原城地理位置的正中央处,那是一座占地绝不会比铁血团团总部小,甚至还要大上许多的一间豪宅,雕梁画柱不足以形其美,金墙玉瓦不够言其富,山水庭院,华屋丽宅,是它的写照,它正是这丰原城第一首富,丰原城主妃雅。兰妮的城主府邸,名之为丰原府。

  在夜月等人的陪伴之下,妃雅终于要回到了她的家,自从她有记忆以来,这是她第一次离家这么久,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两个月,但是,妃雅却有种宛如隔世一般的感觉,在这一个月当中,她的为人处世、性情、观点,都有了一个天翻地覆的改变,再见到这间以往被她自己排斥的家的时候,妃雅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回想这一个月以来,陪着亚芠东奔西跑的,经历过了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经历,原曙城的杀戮,清蓝之境的奇遇,最重要的是,在她的努力不懈之下,改变了以往自己的缺点,终于让她自己焕然一新,且还如愿以偿的获得了一个心目中的理想伴侣。

  虽然他从未开口说爱她,虽然他们之间从未有任何的盟约存在,但是她却无比的确信着,他们一定会是最幸福的一对,只要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就可以了,她是一直这么告诉自己的,因为,她爱的就是这么一个不平凡的人。

  远远的,妃雅一看到丰原府时,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明悟,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一个娇蛮的人了,她有种想要告诉全世界的喜悦。

  来到丰原府的前的大马路上,妃雅忽然看到在金碧辉煌的门前,除了四个它私人的卫兵之外,还有一个看来约七十多岁,穿着一身青绿色长袍,有着一头灰白交杂头发,满脸皱纹的老者站在门前正四下张望。

  妃雅看到老者,老者也看到了妃雅,忽然,老者脸上浮出了一抹惊喜至极的笑容,慌慌张张的往妃雅这个方向跑过来,妃雅心中不由的一阵温暖,老人家是她的管家,从她祖母开始,一直到她母亲,到她为止,共三代的人,可以说是打小就看着她长大的,取代了妃雅她心中缺乏父爱的某一部份渴望,后来她长大了,慢慢的觉得老人家有点罗唆,开始逐渐的远离他。

  如今,一看到老管家,回想到以前她总是在他耳边唠叨的话,以前总觉得是在与她作对,让她难堪的话语,现在在经过了这近两个月的历练之后,她发现,老管家所说的话全都是金玉良言,只是她自己不懂得听进去吧了。

  如今,再看到老管家,看到他一见到她,竟等不及的就跑过来迎接她,妃雅的心中不禁一阵感动,忙也跑过去,来到老管家的面前,听到老管家已惊喜的话声道:“城主真的是你,这两个月你到底到哪去了?基列少城主在一个月前回来时,说要带人去帮你,谁知道当她将人带过去之后,你却失踪了,真叫我担心极了。”

  耳边听着老管家那看似唠叨的连珠问话,妃雅心中却暖暖的,因为老管家真的是在关心他所以才会这么唠叨,忽然,她听到基列这一个名字,心中一惊,她都忘记这号表哥级的人物存在了,忙问道:“洪伯,您说激烈表哥还在府里?”

  老管家洪伯一睨妃雅,没好气道:“早走啦!我就已经跟你说过了,那个基列根本就不是好东西,你早点离她远远的越好,你看,这一次咱们城里有难,他跑的比谁都快,洪伯这双老眼老归老,看人可是雪亮的很,绝不会骗你的,听洪伯的劝,离那小子远一点,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眼看洪伯还要继续念下去,妃雅不由的一阵又好气又好笑不由的发起了娇嗔:“洪伯你好了没?跟你说,人家已经交了一个男朋友了,改天再带来给你看,你在念下去的话,我的朋友都要笑话我了。”果如妃雅所言,马上一阵清脆的笑声传来。

  洪伯这才注意到在妃雅的背后站了夜月等一女六男的七个人,此刻正看着妃雅难得表现出来的小女儿娇嗔的神态,六个小队员脸上满是笑容,但是碍于妃雅的身分,不敢笑太大声,而夜月可没这个顾忌,身为妃雅的好友,又是未来预定的小姑,她可是不客气的发出了一连串的清脆笑声来嘲笑妃雅难得矮人一截的吃鳖,看到妃雅及洪伯转头看她,她就越是笑的更大声。

  妃雅一阵的脸红,他这才想起了刚刚她为了堵住洪伯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她说了什么!

  偏偏洪伯还笑咪咪的看着夜月及六个小队员,说道:“好个灵慧的小姑娘,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很聪明,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聪明的小姑娘,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老人家一下,咱们小姐的男朋友是谁呀?是不是你后面的这六位的其中一位,嗯,这六位年轻人眼清眸正的,英气内敛,都是不可多得的英杰,任合一个都比那个基列少城主要好的多了,城主你可要仔细的选择呀,虽然六个都很不错,不过还事先告诉我你的男朋友到底是哪一个才好,千万可不要是七角恋爱呀!那可是很麻烦的,毕竟这六个都很不错!”洪伯忽然转头对着妃雅说着,还边渍渍的称赞六个小队员优秀。

  夜月听到洪伯的话,更是笑的乐不可支,而被洪伯“钦定”为妃雅男朋友,目前正在发展七角关系的六个小队员,不由的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忍笑道:“老人家,您误会了,城主的男朋友不是我们,是我们的头儿,我们是奉头儿的命令保护城主回来的,您可别误会了,千万别害我们呀!”

  洪伯一听,不由的尴尬一笑,搞了半天,原来是他自己弄错了,还误会人家,原来是人家的顶头上司呀,他不由尴尬的笑道:“呵呵!那更好!能成为你们上司的人一定更优秀,咱们城主这次真的是有眼光,呵呵……”边说边尴尬的笑着,而妃雅此刻已经是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汁来,真恨不得此刻地上刚好有一个洞,好让她钻进去。

  一跺脚,妃雅嗔道:“洪伯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边说着,妃雅红着脸不管早已经笑叉了气的夜月及六小队员,还有尴尬的笑着的洪伯,自己一个人跺着脚往大门走去了。

  看到妃雅羞的往大门走去,洪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忙叫道:“城主,你先等一下,我有点事要告诉你。”这时妃雅已经走到大门前,卫兵一看到她忙对妃雅行个礼,同时把大门给打开来。

  听到洪伯的话,妃雅一个转头看向洪伯,却见洪伯脸色一变,原本笑咪咪的神色变的有点僵,同时妃雅更听到一阵阴恻恻的声音道:“妃雅,我的好侄女,你总算是回来了,伯父等你好久了。”转头一看,由大门里,一个身穿一身金色衣袍,身上挂满各种珠宝装饰的中年人,长的是面目阴沉,偏偏又生就一对蛇般的三角眼,让人觉得他看来就像是一条披了人衣的毒蛇般,令人一望生厌,此时正由大门里被一群人拥促着走了出来,此时他正由那对三角眼中发出一道阴寒的目光,注视着妃雅道。

  妃雅一看到他,脸色立即变的寒若冰霜,冷冷道:“大伯原来是你呀!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侄女一下,好让侄女欢迎你!”口里说是欢迎,不过妃雅的语气却是叫人听了就知道说的是反话,表示出绝对不欢迎的意思。

  中年人,妃雅的大伯-泽宗。蕾丽丝(妃雅祖母的名字),听到了妃雅那冷冰冰的话,却丝毫不以为意,笑道:“侄女你一去就是两个月,没有一点讯息,咱们府里蛇无头不行,所以为伯的只好勉为其难的出来替你扛一阵子责任了,好了,如今你也回来了,那我也要回去了。”

  妃雅一愣,真真正正的一愣,心里暗暗寻思,这与她这一个伯父的一向作风完全迥异,她知道,她这伯父其实是最具有野心的,手段也是极高,要不是她祖训女人当家的话,说不定在以前就轮不到她母亲当家了。

  而今,所有反对她的势力也是以她这伯父为首,当初,她母亲忽然亡故,她因为祖训而接下了城主之位之时,反对她最激烈的就是她这个伯父了,只是她因为身边有着像洪伯这类对她母亲忠心耿耿,而且位居要职的人在,所以得以让她在小小年纪坐稳城主的位子,加上她自上任以来,致力发展商机,成效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才会让这伯父无机可趁。

  但是就算是这样,她这伯父还是打着利用她年幼的弱点,进行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主意,只是幸好没让他得逞,后来她在一年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利用了他一个无意间犯下的小过错,小题大作的将他给派遣去掌理陶土的相关事业,算是变相的流放边疆。

  而这次的瑟吉耐城不愿供给陶土的危机,她已经是在暗暗的怀疑是她这伯父搞的鬼,行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偏偏她又不得不去,所以这次回来,会看到她这伯父出现,妃雅实在也是不会太吃惊。

  只是,妃雅怎么也想不到,她这伯父会一看到她回来竟然就这么乾脆的说要回去?凭他的手段,她不在的这两个月,丰原城中再也没有人能够押的住他,她启不是大有可为,为何会这么乾脆?

  正当妃雅百思不解之时,夜月、洪伯等人已经走到她的身后,洪伯看到妃雅脸上不自觉露出来的迷惑神色,欲言又止的,最后什么也没说。

  眼角看到洪伯那奇异的神态,妃雅疑心大起,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反而娇笑道:“伯父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侄女还没感谢您这段日子来的付出,替侄女拿捏主意,怎么侄女一回来,您就说要走了,如果让外人知道的话,且不是会说侄女太不识相,竟然在伯父你帮了我那么多的忙,而我却却连一句感谢都没说,那侄女岂不是太冤枉了。”

  “伯父您还是留下来让侄女招待一下,顺便侄女也想好好跟伯父您请益一下,好吗?”妃雅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她这伯父是真心替她分忧,还是另有玄机,与其让他再躲到暗处里弄鬼,还不如将他留在自己看的到的地方好方便监视。

  而泽宗本来就是不想走,会说出那一番话也只是在作给人看的,他也算定了这话一出,妃雅绝不会让他如意的离开,所以也顺水推舟的点头道:“那好吧!伯父就再叨扰你几天了!”正是以退为进之计。

  回到自己的房间,洪伯及夜月跟着走进她的房间,而六个小队员则自动的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

  妃雅及夜月、洪伯分头坐定之后,妃雅终于问出了她的疑问:“洪伯,您快告诉我,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个人会出现在府里?他到底有什么意图?”

  洪伯眯起眼睛,点头道:“小姐,你刚刚的表现真不错,我还以为你一看到他时,会跟以前一样,冲动的坏事,没想到你竟然会克制自己,不错,看来您这一次失踪回来是大有长进呀!”

  妃雅一阵苦笑,都什么时候了,洪伯竟然会跟她说起这无关紧要的事?令她啼笑皆非,忍不住娇嗔道:“洪伯,您再不说,人家要生气了喔!”

  洪伯点点头,道:“好!好!我说!我说!免的你又对我发小姐脾气了。”妃雅一听,几乎忍不住跳起来,对于这一个打小看她长大,对她倍为关心的长辈,她可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洪伯轻嘘了口气,笑容一歛,眼中忽然并出一阵强烈的精光,一旁的夜月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一个看来满脸笑容,慈祥的长者竟然是深藏不露的一个高人,光看他眼中的精光就知道他绝不比团长盖赤差,不过他随即释然,能够在城主府里担任三代管家,被倚为重任的老人家当然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洪伯忽然叹了一口气,随即娓娓道来,妃雅及夜月这才知道这两个月来,丰原城可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且情势之危急,远远超乎她们所料。

  事情的起因可以追朔到一年前,铁血团第一次与守护六小城中的凯达斯勒城里的两大佣兵团之一的钛京佣兵团冲突开始说起。

  那一次冲突的原因说来也算是铁血团倒楣,大概的原因是因为,驻守在凯达斯勒城中本来有两大佣兵团东帝及钛京,这两大佣兵团都是拥有约近五千人编制的中型佣兵团(这是以连盟的标准来看,其他各国的佣兵团超过五百人就可称之为大型佣兵团了),这两个佣兵团数百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的共同守护着城市,但是打从五年前,太京佣兵团的现任团长迪克。杰鲁上任以来,招纳了许多的杰出的奇人异士,赋予重职任用,大力的改革太京佣兵团,很快的,两年不到的时间,钛京的声威渐渐的凌驾在东帝之上,打破了数百年来两团之间的均衡局面。

  当然,东帝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当然不甘让钛京凌驾在它之上,更别说当中牵扯到了利益分配的原因,两团之间开始展开了一连串的暗斗,后来,斗争越来越激烈,暗斗变成了明争,最后终于演变成了团与团之间的正面冲突,局势也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在斗争中,安于逸乐的东帝当然不是力图改革精进的钛京的对手,可以说,一开打,局势就是一面的倒向钛京,终于,在一年前,东帝佣兵团的团长派人向铁血团求援,基于东帝一向与铁血团派驻在另一个城市-百嘉天当中的分部交好,而且还与铁血团签有支援协定,所以盖赤团长便要求在在百嘉天城中驻守的另外一位副团长剑皇秦迈。许前往调停。

  碍于铁血团的威势,钛京终于接受调停但是却迪克团长也提出了两个条件,扬言除非东帝办到,否则绝不会放过东帝的,就算东帝以铁血团为靠山也一样,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算定盖赤团长绝不会因为他团的原因,跟他正面冲突,以免让自己大受损失,所以他才敢口出狂言。

  而他所提出的条件,一个是要东帝让出凯达斯勒城往年所占利润的一半,等于几乎让钛京占去了近四分之三的年利润,这一个条件基于东帝是战败的一方,让出利润到也无话可说。

  但是第二个条件可惨了,钛京要求东帝必须为这一次两团之间的战争负起责任,要他们付出高达五千万连盟金币作钛京这一次战争所受到损失的赔偿。

  听到这,妃雅及夜月忍不住惊呼一声,五千万联盟金币可不是小数目,那相当于丰原城三年的全城总收入,等于铁血团十年份的收入了,对东帝这样一个五千人的中型佣兵团,虽然不是付不起,但是也会令几乎挖空了历年来的所得,变成元气大伤。

  接着,两女又听到洪伯继续说道。

  当然,这第二项条件让东帝无法接受,可是如果不接受的话,他们已经被钛京打的落花流水了,再打下去的话被钛京灭团是早晚的事情了,于是,在秦迈副团长的多方游走协商之下,最后终于敲定以三千五百万金币为赔偿条件,两团达成了和议的结果。

  但是事情并未结束,在经过了一年的养息之后,钛京在获得那三千五百万金币的巨额资金之后,加速了钛京的壮大,让它在短短一年之间,几乎让整个团壮大了一倍的势力。

  反观东帝,先是让钛京打的它的精英武力几乎灭亡,让出凯达斯勒城一半的既得利润更让它声威大减,最后所付出的三千五百万金币更是几乎要去了东帝的命,使的东帝在一年之后,人数锐减到变成了一个千余人规模的小型佣兵团。

  当然,壮大之后的钛京更是部会将东帝这个手下败将放在眼中,但是,卧褟之处岂能容人栖身,有这么一个敌人同处一城总是令人不愉快,终于在两个月前,就在小姐你们离城后的第三天,噩耗传来,东帝被钛京所灭。

  获知了这一个消息之后,最先感到震怒的便是在百嘉天城的秦迈副团长,当初两团是接受他的调停的,如今钛京竟然毁约灭掉东帝,这使的秦迈副团长感到脸上无光,同时也自觉对东帝有一番责任。

  怒急之下的秦迈副团长不及向盖赤团长通报消息及说明,便派出了一大队的千人部队前往谴责钛京的背信兼讨伐,可是,秦迈副团长钛轻忽钛京的实力了,这千人大对竟是有去无回,一千人,最后只剩下四十多人身受重伤的赶回去百嘉天城。

  这下子秦迈副团长也知道大事不好了,无缘无故的丢了一千人,就算他是副团长也扛不起这个责任,马上向盖赤团长回报,回报的消息中还包括了一件震惊的事实,就是,在钛京团派出来攻击这一千人大队的敌人当中,竟然出现了一种狮头牛身,浑身长鳞头有黑角的怪物,而且还不只一只,而是一大群的数百只。

  而那种怪物根本就是与前一阵子,大闹我们丰原城郊,专门袭击来往伤旅的怪物一模一样,如此一来,接到这一个消息的盖赤团长那有不大怒的,而且更怀疑钛京佣兵团团长,马上亲率三千多人前往百嘉天城,亲自坐镇,要求钛京的迪克给他一个解释。

  可是没想到,钛京早已知道铁血团绝不会放过他们的,而且迪克更是野心勃勃的,处心积虑的要藉这一次的机会,将铁血团打败,取代铁血团在联盟中第二号的地位。

  而盖赤团长的轻易走出丰原城更是给了他一个良机,就再盖赤团长到达百嘉天的当天晚上,迪克买通一个内奸,在铁血团分部的水井中下毒,一时不察之下,分部里所有统领级以上的干部级千多人全都中了毒,失去作战能力,而迪克更是连夜派出大量的牛怪魔兽攻击百嘉天,盖赤团长一见情况不妙,当机立断的,将所有的铁血团员,及愿意跟他们离开的百嘉天居民连夜突破重围,狼狈不堪的回到丰原来。

  而突围之时,铁血团近两千人及五位统领战死,其他一半的统领中毒,失去了作战能力,铁血团的损失可为极为惨重,而随后,丰原立即施行清疆战术,苦守城内,以免被那群随后追杀他们而来的魔兽给屠城,这困守的一个月当中,全仗特格副团长勉励支撑,才不至于被破城,但是,钛京的迪克似乎打定主意,藉着那群魔兽,打着要困死丰原的主意。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根据铁血团埋伏在外围的凡铁情报组织回报,在这段时间,因为团长及多位干部中毒,导致铁血团无力反抗的风声传出之后,钛京佣兵团的声威更是提升到最高点,一些游离的小型佣兵团分别前来投靠,正更令钛京的实力大增,据估计,现在钛京的实力已经不会少于两万人,实在是极为可怕。

  妃雅及夜月厅的一阵心惊,幕然,妃雅突道:“不对呀!洪伯,若照你这么说丰原城被困已经是快一个月了,”

  “那为何其他的城池及佣兵团会视如不见?”妃雅极为怀疑道。

  洪伯苦笑一声,道:“这可真的是托了陶土危机的福了!”

  妃雅疑问道:“陶土?关陶土什么事?”

  洪伯苦笑道:“今年,瑟吉耐拒绝提供我们陶土的消息不知道被哪个浑蛋给泄漏出去了,这本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今年我们少作陶艺的生意,少赚点钱也就罢了,或是另外找来源也行。”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另外找来源上了,泽宗那混蛋不知道怎么找的,竟然找上了人家凯达斯勒城的陶土来源,而且还跟对方签订了契约,把人家今年度原本要提供给凯达斯勒城的陶土给占为己有。”

  “要知道,以陶土来说,陶土只是我们丰原城的一个重要生意之一,但是对以专门锻造铁器生利的凯达斯勒城而言,那是制造铁器时作为粗胚膜的重要消耗品,没了陶土等于是断了他们的生路一样。”

  妃雅脸色一变:“真是糟糕,这件事不是明显违反商业协定吗?这断人生路的事会造成公愤的!”

  洪伯愤恨不平道:“就是这样,我真的不知道泽宗那脑袋在想什么?连这种事也作的出来,当然如此一来,凯达斯勒成立及发出了声明,严重的谴责我们丰原城的作为,使的其他的城对我们的遭遇都袖手旁观。”

  “偏偏事情发生之后,泽宗还一副寻死寻活的样子,对着城内所有的商家痛心疾首的呼喊道,说他这么作无非是为了我们丰原城着想,不愿意见到我们丰原城的商机受到伤害,他也没想到会衍生出这么严重的后果,他愿意为此事负责,被他这么一说,谁也无法怪罪他了,同时,他更藉口要为此事负责而趁城主不在时,擅自派出使者偷偷与奇特城联系,而奇特城也真的派来使者,所以他更趁此机会入主城政,城里的人见城主不在,盖赤团长又中毒无法行动,城内没有人能做主,似乎解围的希望只有泽宗及他邀来的奇特程来使,所以也没人反对,而让泽宗为所欲为。”

  “这几天,我老是看到泽宗跟那奇特城的来使关在密室里不知在说什么东西,令我十分担心,总算是盼到城主你回来了,我这也才能放心了。”洪伯口里这么说,但是他的眼中还是流露出十分担心的神色。

  妃雅听了心里真的是沉甸甸的,照洪伯所说的话,她连猜都不用猜,就能够断定这是一场设计十分细密的阴谋,不然她就不相信真的会那么凑巧,陶土危机,她的出使瑟吉耐城,城市被围,没人肯救援,几乎都是绕着陶土在转,说这件事跟她那个伯父泽宗没关系,打死她也不相信,偏偏她完全没证据,拿他不能怎样,还得担心他倒打一把,说她未能尽城主之责的失职。

  这时,房外随她来的死神小队员传出大喝声:“来人止步!”

  然后,她的伯父,泽宗的声音响起,传了进来:“混蛋!连我是谁都不认识?快让开,我是城主的伯父,有事要找她商量。”

  听到泽宗再这她都还没安顿好的时候就急急忙忙来找她,妃雅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到底泽宗找她要说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