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四章 魔兽牛怪

  作者:手枪

  力奥暗自惊心,看来传说中暗属性的幻兽具有将敌人力量中和的能力不假,同时更激起了力奥的雄心,既然远攻不成,那就来个近战好了!

  毫不犹豫的,力奥手中刀又是由右下到左上一挥,声势之威,绝不会让人怀疑可一一刀断头,口中同时喝道:“碧落!”

  红色长刀带着一阵激烈的刀气往雷麦的颈部砍了上去,雷麦偏头一闪,闪过了力奥这一招后,正待还击,谁知道力奥这一招外表看似一去不回的重招忽然来一个大转弯,反身由左上往右下以比刚刚还要猛烈一倍以上的威势向雷麦的胸部斩下,这正是此招名之为碧落的精髓。

  利用反常的由下到上蓄力的一刀,让敌人掉以轻心误以为闪过之后,再相反的发挥出真正的招意来,让因闪躲而重心不稳的敌人措手不及,无法挡下这必杀的一招。

  而雷麦也真的是如力奥所预测的,眼看着刀已快到胸前,却无法闪躲的窘境中,只是力奥没想到八阶暗属的兽幻锴的防护力会如此的坚硬,眼看闪不过去,雷麦竟然用右手臂徒手的硬生生的磕往力奥落下的大刀,同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金铁交名声。

  强大的反震力量让力奥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消去力量,往雷麦望去,却只见到在他的右臂上出现破碎的裂痕,但是在八阶锴强大的恢复力作用之下,裂痕正慢慢的消失。

  雷麦看一下自己的手臂怒笑道:“好小子!竟然有办法震破我的护铠,换你也接我一招试试看!”

  说着,雷麦双手各划一个半圆,然后胸前合掌,又握拳,往力奥的方向一推,一道黑色的气劲呼呼有声的往力奥发了过去。

  力奥脸色凝重的看着这道气劲,光看它的声势就之不得了了,若再加上暗属的那种会消磨敌人力量的特性,那可不说也知道这一招不好接,虽然力奥他不知道气劲是否也有相同的特性!

  力奥大喝一声,握住大刀的右手忽然突兀的发出了蓝光,然后蓝光猛然一张,罩住了整把刀子,赤红刀身蓝色刀芒,红蓝相间,煞是好看,这是力奥所发现的,当他把气劲灌入亚芠请醉大师所造的裂灵指套时,会激发出一种蓝色的光芒,在这蓝色光芒的协助之下,他出招的威力会成倍数增加,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是因为他激起了镶在指套中的神之钻能量反应所致,不过这也够他高兴的了,如今见到雷麦这一招非同小可,所以才会用出这压箱底的一招。

  力奥左手搭上刀背,两手用力,将刀直竖在身体的正中央处,刀随身动,往雷麦,也就是气劲的方向之处给飞冲过去。

  当蓝色的刀芒与黑色的气劲接触之后,立即碰出了刺眼的蓝黑色光芒,同时加上力奥的吼声,更令人觉得拼斗的激烈,总算,雷麦的气劲倒底比不上神之钻加上力奥的力量,被力奥这一拼,给拼散了。

  解决雷麦气劲之后的力奥不再让雷麦有出重招的机会,立即顺着冲力,来到雷麦面前,已快打快,不让雷麦有喘息的机会,霎时,就见到黑色红色气劲满天飞,人影呼喝,一个是初生之犊不畏虎,一个沙场老将经验丰富,打个势均力敌。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亚芠已经听到了夜月的叫声道:“大哥,我们已经都进城了,换你们了。”

  亚芠转头一看,真的全部的人都进城了,只剩下凯特及夜月站在小门旁边等他,亚芠做个手势要他们两个先进去,然后再对交战中的力奥十一个人高声道:“快点将他们解决好进城了!”

  一听到亚芠的声音,最先结束战局的是那四个组成十绝阵的小队员,他们的对手本来就已经比较弱,再加上四个人一听到亚芠的命令之后,立即各自大开杀戒,要命的招式不断出笼,不到片刻,十几个北风佣兵就被他们给杀的完全无还手余地了,被他们给逐一解决。

  再来,这四个小队员在解决完自己的敌人之后不待亚芠命令,又立刻转身过去帮忙自己的同伴,有了他们的帮助,其他人也跟着很快的将自己的敌人给解决,倒是亚芠一直注意的那一个明显功力较深厚的人看到自己的团员在被小队员屠杀之际,反倒抽身而退,反手扬起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在亚芠眼中,那是一根长约十公分上面有五六个孔,类似笛子的东西。

  只见他将那笛子往空中一抛,一道尖锐刺耳的呼啸声马上由笛子发了出来,那人嘿嘿奸笑道:“你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听到这阵呼啸声之后,雷麦立刻无心与力奥纠缠在一块,马上抽身而出,反正他的功力的确比力奥高上两筹不只,只是因为力奥的悍勇而一时被缠住,现在他摸透了力奥的战法之后,才正想反击,谁知听到这一呼啸声,使的他无心应战,抽身而出,怒叫道:“杜塞,你想害死我们吗?为什么发出兽笛?”

  被称为杜塞的黄衣中年马脸人,听到了雷麦的叫声,无谓道:“怕什么?我有带兽香来,牛怪不会与我们为敌的。”

  “该死!你有带兽香来怎么不早点说?你看你害我损失这么多人!”雷麦掠身到杜塞旁边,怒气冲冲的责问道。

  杜塞则回给雷麦一个阴恻恻的阴笑道:“那你的人太不经打了!”

  雷麦气极,却说不出话来,摆在眼前的事实,四比一的情况下被人杀的落花流水的,雷麦脸皮再厚也无话可说。

  这时,受到那刺耳笛音的影响,这时候双方人马皆已停止战斗,各自回到自己的首领旁边,只是,雷麦这边已经少了近一半的人,而亚芠这边除了一两个身受轻伤的人之外,一个也没少。

  听到了雷麦及杜塞的交谈之后,亚芠对他们口中的那个什么牛怪的东西倒是充满了好奇心,为何连自己人都要靠什么兽香的东西,不然说什么会害死自己?

  亚芠打个手势,力奥等人立即转身走向小门,只剩下亚芠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地,看到这样子,雷麦怒道:“该死!别让他们跑了!”

  正想飞身过去拦住力奥他们时,一旁的杜塞却伸手拉住他道:“来了!别离开我身边五公尺。”同时由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的东西,打开来。

  亚芠离的稍远,所以没闻到,但是在杜塞旁边的人却不约而同的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其他的北风团员在杜塞拿出这小瓶子之后,立即紧紧的靠在他身边,没有一个人敢超出五公尺外,同时每一个人脸上都浮出了紧张恐惧交杂的神情。

  这时,亚芠隐隐间也感觉到地面上传来一阵阵的震荡,感觉上好像是有什么一大群笨重的东西在奔跑,耳边也听到一声声怪异的吼声,心想,这大概是他们所谓的牛怪了吧!

  而已经走到小门旁边的力奥等人也感觉到这异状,停下脚步来,转身对着亚芠的方向看过去,而一个在城内的守门卫兵忽然惊慌道:“完了!那群怪物又出现了,力奥队长,你们快进来呀,外面很危险。”同时更身手在腰际拿起了一个牛角,就嘴吹出一连串的警号。

  力奥暗自心惊,到底什么怪物要来?怎么会让这铁血团的卫兵吓成这样,还吹动紧急声号?

  站在最前边的亚芠也不敢大意,深吸一口气,身上隐泛金光,他的天心真气已经全数动员起来,以应不时之需。

  这时候,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在正前方处扬起了一阵的尘烟,而怪异的吼声也越来越大,而且还可以听见无数林木被硬行推倒的声音。

  忽然,亚芠怒叫一声:“原来是那种怪物,原来你们是背后的主使人!”

  力奥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是一群约三四十只,约三公尺高,五公尺长的庞然大物,长的是牛身狮头,身上长满了墨绿色的鳞片,黄色的狮头上还有三根黑漆漆的弯曲锐角,充满着恐怖气息的怪物狂奔而来。

  力奥怎能忘记这怪物的长相呢?因为那是他们三人第一次见到亚芠的契机,本来是想要追出这种怪物的来源,但是后来因为亚芠关系而忘记了,没想到现在竟然一口气看到三四十只这种怪物来袭?

  曾亲手宰过其中一只的亚芠当然知道这怪物的难缠,至少这三四十只牛怪一起冲过来就不是眼前的他们这少数人能够对付的。

  亚芠回头大喝一声道:“力奥,马上带所有人进城,把门关起来,我随后会自己进去。”

  说着,白金剑立即出现在亚芠的手上,洁白的剑刃上此时已经充满了金色光华,表示亚芠已经将天心真气完全的投入了,听到亚芠的命令,马上将所有人给带入门中,然后小门立即紧紧的关闭来,这前后不到几秒钟。

  这时这一大群牛怪已经避过了雷麦一群人,已着雷霆万钧的速度往亚芠冲了过来,沿途还不段的发出那听不出来到底像什么声音的怪异咆啸声,来到亚芠面前不到十公尺处。

  亚芠舌绽春雷般的发出了一声惊天怒吼,不避反驱的往牛怪冲了过去,宛如一道离弦的金箭一般,快到在旁人眼中只留下一道金色的影子而已。

  冲到牛怪的面前之后,亚芠当头一剑,将为前边的一只牛怪的巨头一剑斩断,然后白金剑不停的往两边挥舞,沿路经过他身边的牛怪全都被他给开肠破肚。

  忽然,亚芠正前方来了一只牛怪,亚芠来不及闪避,左手一展,一道金色的薄膜出现在他面前三步之处,正是他的真气护罩,亚芠这还是第一次发出真气护身。

  金色的真气罩被牛怪大力的一撞之下,连带着亚芠也被大力的撞飞了,牛怪们发出了惊天的狂吼之后,后面的牛怪立即掉头往亚芠被撞飞的方向冲去。

  一阵的烟尘弥漫之后,雷麦等人好不容易才看清楚,亚芠此时正被牛怪圈围在中央,而亚芠手中金色的白金剑还一就是金光闪闪,显示出他并未受到伤害,雷麦等人不由一阵骇然,狂奔中的牛怪其冲击了力量有多大他们是极为清楚,任谁也不敢说他挡的下,但是亚芠竟能凭着发出体外的真气罩就这么正面硬撼那万斤的剧力而毫发无伤,这等功力令人难以想像。

  亚芠此时虽然被包围在牛怪之中,但是他却不见丝毫的惊慌,冷静的观察一下自己的处境,发现到,现在他看来虽然极为危险,但是事实上却是很安全,因为牛怪的数目虽多,但是因为它们庞大的身躯之故,真正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三只而已,其他的牛怪全被挤在后边,而且现在的空地很小,牛怪那庞大的身躯更是它们的致命伤,令它们周转不灵,无法发挥全力与他战斗。

  一想到这,亚芠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刚刚因为与牛怪正面冲突而被震的翻腾的血气,手中白金剑的金光一消,随即忽然又一强烈的绽放,强烈的金光让在他面前的牛怪眼睛受到刺激而闭起来,亚芠轻哼一声,风又吹起,死亡的血腥之风又再度的以亚芠为风眼而吹动着。

  这一次的风中夹着金色的刃影,在这一群牛怪之中慢慢的吹了开来,金色的风,金色的影,所到之处,牛怪们无风无息的任由风流过它们巨大的狮头,然后,砰砰砰砰的,一声声重物落地声,一颗颗黑角狮头砰砰的落地,一下子,四十多只的牛怪少了一半,这下,连一向不知后退的牛怪也本能的感到害怕,虽然依旧包围住亚芠,但是它们围困的圈子已经不自觉的扩大了许多,而且还没有一只敢抢先发动攻击。

  亚芠轻哼一声,两腿一蹬,忽而一飞冲天,在空中杨手发出了一个金色的光球,猛烈的往他足下的那一群牛怪的聚集之处飞射了出去。

  藉由这一击的反震之力,亚芠借力转折,飞到高高的城墙上,落在城墙上,而这时,也正好是他用出改良过后的聚元轰天破射到牛怪群之中的时候。

  一时之间,聚元轰天破的金色光球在牛怪之中炸了开来,霎时,强烈的金光充斥着所有人的眼中,令人睁不开眼来,然后,一颗拢罩着半径十公尺的巨大金色光球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下子,光球中传出了牛怪们濒临死亡前的恐怖吼声,接这,一阵阵的强力震动混杂着破坏性的强风由光球中心向四面八方吹出,将雷麦等人刮到半空中,不知道吹到哪去了。

  金光强风过后,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方圆半径达十五公尺,被刮去一层地皮的黑色空地,强大的威力令人乍舌不已,几以为神迹,而那群令人闻声色变的牛怪连尸首都没留下。

  看到自己的成绩之后,亚芠隐藏在面具下的脸上浮出了一抹残酷的笑容,这一招聚元轰天破的威力虽然强大,但是以往一直有反应速度过慢的缺点,这是他一直想要改进的,只是一直未能成功,直到回到清蓝之境之后亚芠与的三个哥哥提出来讨论,合四人之力,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之后才想出了一个将这一招改良的方法,虽然降低了威力,但是却加快了出招的时间,刚刚那一击亚芠以三成的功力出击,威力虽然没有以前全力出击的那般强大,但是倒也解决了出招过慢的缺点了。

  亚芠看到出招效果良好之后,危机解除,他深吸一口气,贪狼星立即还原成第二型态,忽然,亚芠一晃,差点倒下,幸好这时飞亚及凯特诸人看到亚芠在城上,也已经跟着上来。

  看到亚芠的身形一晃,妃雅立即抢先的将亚芠给扶好,急问道:“亚芠,你还好吧?”

  亚芠眼睛银光一闪,整个瞳孔忽然转变成为银色的,站回原地,淡淡道:“还好!”

  这时,妃雅也才注意到亚芠的眼睛已经整个变成银色的了,忙退后一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发生那么大的爆炸?”敢情妃雅等人因为上城墙太慢了,所以没看到亚芠那一招聚元轰天破,倒是刚刚在城墙上的卫兵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亚芠,刚刚的战斗他们可是从头看到尾。

  “没事!刚刚试了一下新招,出力过猛,现在没事了!”说完,亚芠不在理会其他人的就走下了城墙。

  众人见怪不怪的跟在他后面也走下了城墙,他们早已知道,当亚芠的眼睛变成了银色之时就是六亲不认的时候,所以对亚芠忽然极为冷淡的作风已经习惯了。

  原来刚刚亚芠与牛怪的作战虽然外表看似轻松,但是实际上,牛怪无论在速度、身体的强韧、力量各方面,都是极为可怕,所以亚芠每挥出一剑,每一掌,每一个闪躲的动作,全都是全力的十成功力出手,消耗的天心真气相当的大,短短的不到十分钟的战斗变让亚芠几乎喘不过气来,再加上那最后一击的聚元轰天破,一瞬间耗去了亚芠三成的天心真气,所以当亚芠一解除铠化之后,精神异力立即取代了亚芠那已经被耗的将近枯竭的天心真气,所以亚芠又进入了无悲无喜的无情状态。

  走到城下,亚芠忽然转身对妃雅道:“妃雅,回去你的城主府,看看这丰原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尽快的将所有事情处理完之后在明天中午之前道铁血团总队来,我们出发到东塔伦山。”

  妃雅点点头,温驯的转头就走,对于亚芠的话她是绝对的遵从,更何况她也知道此时的亚芠是不容任何人对他的话有任何的怀疑的,马上乾脆的转身往她的府邸走去,这一来,又看的其他的卫兵们惊讶的合不拢嘴,他们怎么也想不透,一像以骄蛮着称的城主大人怎么被人家用命令的口气说话而不会发脾气,难不成出去一趟,失踪一段时间之后,她会整个人都变性了?

  亚芠不理其他惊讶的以为自己见鬼的铁血团的卫兵,右转头对夜月道:“夜月,你带几个人陪妃雅回去!明天中午一块的到总部报到。”夜月点点头,点了六个小队的成员追上妃雅,消失在街角处。

  妃雅及夜月离开之后,亚芠又转头对凯特道:“凯特!你带十个人去,我给你半天的时间,将所有人到东塔伦山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全部都给我准备好。”看一下天上正悬挂在高空中的太阳,现在的时间是正午,又道:“傍晚前将所有的东西搬到总部,我在那等你。”

  凯特点点头,立即也点了十个人,飞快的往城内跑去。

  亚芠这才转过头对立奥道:“我记得上一次捕获的铁羽好像就养在城里,力奥,你跟其他人马上去给我找出来,一样带回到总部。”

  力奥点点头,大喝道:“兄弟们,跟我来!”

  一下子,亚芠带回来的五十几个人在亚芠的分配之下,一下子走个精光,墙角处只留下银瞳的亚芠及几个呆住的卫兵。

  “好好的看着外面,现在应该暂时不会有敌人入侵,如果有什么状况,你们最好先给我回报上头。”亚芠对着卫兵说道。

  卫兵们一愣一愣的,他们到现在根本还搞不清楚亚芠的身分到底是什么,因为亚芠来到丰原城之后一向深居浅出的,加上大部分时间又都是留在城外训练死神小队,因此除了一些铁血团的高级干部之外,其他的一般居民或一般的铁血团的成员根本不知道亚芠是他们地位直比副团长,唯一的客卿,银月恶魔。

  他们本来以为亚芠只是城主的护卫,谁知道城主竟然还要听他的话,而且连那三个小队长也对他言听计从的,令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如今亚芠更是对他们训话,更令他们觉得怪异,但是当他们的眼光一接触到亚芠那银色的瞳孔之时,心中立即衍生出一种畏惧的感觉,对于亚芠的吩咐再没人敢在心中嘀咕,纷纷认真无比的应声,不敢违背。

  亚芠点点头,这才转身的走向丰原城里的北边方向,他的目标是铁血团总部,这丰原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他的心中充满了无数的问号,所以要去弄个清楚。

  等到亚芠的背影消失不见之后,卫兵们这才由亚芠的银瞳畏惧中回过神来,同时想到,依照亚芠的表现,亚芠应该是团里的重要干部,地位一定不低,但是却又为何在进城之后,却不知道无论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应该都是要先回到总部像总部回报任务执行结果之后,这才去办其他的事情,但是亚芠却在前脚刚进门,后脚马上将所有人全都分配下去做事,这与团里的规矩不合呀?是严重的违纪事件!

  却不知道,亚芠一方面是不知道有这规矩,令一方面,却是他现在这种状况下的特点,抛去一切的拘束,唯有达成目标,甚至可以不择手段,而亚芠目前心中最重要的就是他要阻止那些怪物去破坏白虎卵的孵化,所以其他的事情都不放在他的眼中,现在就算丰原城陷入了灭城的危机亚芠一样会先办完白虎卵这件事之后才会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这群守门的卫兵当然是不知道的,因此他们此能对亚芠所言所行的行径,在心中存了一个极大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