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三章 清疆战术

  作者:手枪

  在经过了连番的战斗之后,亚芠又再度派出雷羽,查看过这附近周围二十公里内,确定除了他们之外,已经再无其他的人类了,确定没有敌人之后,所有人这才回到清蓝之境中。

  在小湖畔,死神小队的人再刚刚看过亚华三人的战斗之后,心中对于斯达克这传奇的一家真的是崇敬到最高点,他们本来以为亚芠是最奇特的,但是没想到其他的三个哥哥也不会逊色到哪里去,面对着他们,个个心中都兴起了一股雄勋壮志,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们那般的神勇盖世,所以不待亚芠说话,他们都纷纷的要求要去做自我的锻炼,但是亚芠却把凯特、力奥、夜月三人留下,并且正式将夜月介绍给家人认识,说明夜月是他新认的义妹。

  等到所有人皆坐定位之后,亚华三人这才想起,他们三人到现在还忘记解除铠化的圣龙铠,忙各自喊一声“解除铠化!”霎时,三人身上的圣龙铠马上就消失不见了,三白金龙化成了第二型态依附在亚华三人身上。

  解除铠化之后的亚华三人正待坐下,但是却不知怎么搞的,不约而同的同时一晃,差点摔倒,亚芠急忙伸手一抚,一道柔和的金色光劲发出,将三个哥哥托住,没让他们跌倒,同时翰罗也急问道:“亚华,你们怎么了?”

  亚华三人摇摇头,显的一阵的昏眩,顺着亚芠发出的气劲坐了下来,半响,亚华苦笑道:“刚刚不知怎么搞的,一解除铠化之后,忽然就一阵虚弱的感觉传遍全身,差点连站都站不住,多亏了亚芠,我们才没出糗。”

  亚芠听到亚华所说的话,凝眉沉思半响,忽道声:“不好!哥哥,你们快拿出神之钻来练气,我替你们护法。”

  众人虽莫名其妙,但是出于对亚芠的绝对信任,亚华三人也不管还有影等外人在场,马上依亚芠的话,拿出了神之钻,各自置于丹田处,合掌练起功来了,只见到三人身上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柔和的白光,不过,仔细瞧一下,还是可以看出三人身上的白光之中还是各自参杂了些许的红、青、蓝的光华。

  亚芠皱着眉头看一下打坐练功的亚华三人,耳中听到了翰罗急问到:“亚芠,你哥哥他们是怎么回事?”

  亚芠皱着眉头回道:“我们都忘记了,对于一个人类而言,圣幻兽所需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依照我以前的经验,在没获得神之钻之前,我平常光是要维持贪狼星活动所需的能量,对于我而言,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负荷了,更别说再战斗中更是需要花费平常所需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能量,况且当时我的贪狼星还未成长到铠化的阶段就已经是如此了,如今哥哥他们大概今天是第一次铠化兼全力出手,所以不知道这件事,刚刚与圣龙铠结合时,因为两者之间的能量浑然成为一体,所以他们没有特别的感觉,可是当他们解除铠化之后,这后遗症就出现了。”

  亚芠看到众人依旧以着一种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表情在看着他,他只好在解释道:“我打个比方说吧!假设一般人与幻兽在结合之后,其所发挥出来的能力为十的话,当中主人的能量为五或更少一点,幻兽的能量为五或更多一点,总之不会相差太多,差不多都是一个均衡的局势,而耗损得能量也是由双方面均分,因此,当战斗结束后,当主人与幻兽分离之后,就算主人觉得能量耗损过多但是因为幻兽所耗损的也差不多,所以相较之下,两者之间一方消耗多少令一方也是跟着消耗多少,所以不会产生问题,但是,以哥哥他们的情况来说,白金龙圣幻兽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在他们与圣幻兽铠化之后,其力量可能达到一百,但是在这一百之中,哥哥他们所占的比例可能才十甚至更少,因此,虽然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是耗损的能量也是相对的极为庞大,但是这些能量对于与白金龙圣幻兽结合后的哥哥们而言可能才占了一百中的十或二十而已,但是,如果解除铠化之后,这些耗损的能量平均分摊到哥哥及白金龙圣幻兽身上之后,对于白金龙圣幻兽而言,只是无伤大雅的一点点小意思,但是对哥哥他们而言,却可能是他们身上的全部能量呀!”

  经过亚芠的这一番解释之后,翰罗等人都听懂了,但是也不由着急起来,如果照着亚芠这样一说,那圣幻兽对亚华他们岂不是是祸非福了!翰罗喃喃念道:“这岂不是一把危险的双面刃?”

  妃雅及夜月更是急的同声问道:“亚芠(大哥),那你……?”

  亚芠摇摇头,苦笑道:“我刚刚也才察觉出来,原来我以前在战斗中,我跟贪狼星在潜意识中都是以贪狼星身上的神之钻所提供的能量来取代我的那一部分,难怪我以前一直都觉得奇怪,在战斗中虽然感觉到会疲倦,但是似乎都是贪狼星比较累,这也难怪了,与神之钻那几乎无穷的能量比起来,圣幻兽的能量再大也是不够看。”

  众人一听可真的是大吃一惊,翰罗喜道:“那如果将亚华他们的神之钻与白金龙合一不就成了?”

  亚芠苦笑道:“那是不可能了,首先先不谈白金龙不知道有没有跟贪狼星一样的融合能力,贪狼星与我是经过了三次的精神融合之下,我们除了个体不同之外,在精神上几乎是同为一体的,所以才能够用神之钻取代我的一部分而不会有问题,而我本身也是因为精神异力的关系,据我自己所估计,说句较自大的话,自经过源数成了那一段奇异的遭遇之后,我便已经发现我的能量与贪狼星比较之下,绝对不差到哪去,只是我的身体似乎尚未完全的适应这些突如其来的能量而无法完全的发挥,但是也因为我本身与贪狼星的力量一致,加上精神融合的原因,所以在铠化之后,我才能站在主脑的位置上,而不是贪狼星站在主脑,而哥哥他们若真的让白金龙获得了神之钻的无穷能量,我怕到时候,轻则白金龙说离哥哥他们的控制,重则……主客异位,变成哥哥他们被圣幻兽所制………”

  众人听到亚芠一说出这么严重的后果之后,不由的感到不寒而栗,亚芠一看到众人的脸色,知道自己已经吓到他们了,遂换了个语气道:“不过我们也不用太担心,毕竟这些白金龙出生到现在还算是年幼,到底这都是我的猜测,它们有没有这个能力也还未知,更何况,他们是因为哥哥的真气所催生,最少目前还十分需要哥哥他们的力量,而且,哥哥他们拥有神之钻,进步的空间还很大,只有哥哥他们与白金龙的能力不要差太远,白金龙绝对是不会背叛的,所以目前哥哥他们最需要的是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力量,已收到完全制住白金龙及解决能量耗损迫切问题。”

  这时亚华他们已经收功醒来,容光焕发的看着众人,见到众人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三人,亚旭奇道:“怎么了?我们有什么不对吗?你们怎么都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们?”

  亚芠叹了口气,将刚刚那一番话在重复了一遍,亚华三人听了脸色微微一变,忽然亚华呵呵一笑道:“这也没什么,就当作我们要获得强大力量的代价好了,何况这也是一个激励我们进步的很好的原动力呀!让我们不会因为强大力量而自满。”亚旭及亚若也是笑着点点头。

  看到亚华他们三人想的这么开,亚芠等人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颗石头,既然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只要加强自己的实力,他们所担心的事也不会出现在亚华他们身上了。

  忽然,亚芠看到了夜月,心中一动,喜道:“我建议哥哥你们可以先向夜月学魔法,我也可以把自己体会的心得告诉哥哥你们。”

  夜月看到亚芠忽然把眼光望向他,又说道要亚华他们向他学魔法,不由一愣,亚芠见状解释道:“我想真气及魔法力都是一种能量的表现方式,而魔法力却可以藉由外界的各种魔法元素来补充,再加上我个人的体会所得,一定可以再最短的时间将哥哥他们体内的能量提升,以达到跟白金龙相互比较的地步。”

  夜月理解的点点头,亚芠见到夜月点头同意之后,他这才转头对一直沉默的影说道:“影姑娘,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关于秘密是什么了吧?”

  影点点头,慢慢的说出了那令她逃出原曙城,遭到暗魔部队及魔追杀的重大秘密,众人随着影的叙述而显的脸色亦发的凝重,因为影的秘密正好印证了亚旭的推论。

  原来,影在暗魔部队中,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她与其他三十多人是专门负责华那邦公国中各个权贵的私秘探查,将探查所得的秘密直接向陛下禀告,以预防所属各大臣有无不臣之心,以早预防,而她所负责的正是斯达克家。

  三年前,斯达克一家逃离了原曙城之后,影她立即被尚未退位的德野王派出追踪斯达克一家,当时的她花费了相当的心力之后,在循着种种的迹象一直追到奇华森林外围处,但是,当时她却失去了斯达克一家的踪迹(当时亚芠一家已经躲进了清蓝之境),而未能完成任务的她不敢回去,又在这奇华森林外耗了快一年的时间,终于,她确认自己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只得回原曙城复命。

  谁知道,当她回到原曙城中之后,却发现她找不到德野王好覆命,同时她还感觉到宫廷之中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气氛,秘探的本能令她回去之后利用自己的技能潜藏起来,不敢轻易的露面,暗暗的观察到底她离开这两年之中,宫廷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终于,再她潜藏暗查了三个月之后,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发现到,以公国右相海格为首的,有好几十人意图操控华那邦公国发起一场跨越整个奇武大陆的大型战争,但是在他们的计画里,竟然没有一个是赢家的,好奇之余,影她便针对右相予以监视,凭着她的专业技能,她很快的发现到,右相海格竟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像章鱼一般的奇怪生物穿着一种他们自称为生化装甲的东西假装成人类,目的是要颠覆人类整个种族,让人类自己毁灭自己,而其他的一些大臣已经被他们所洗脑,同时他们更藉由某种影所不知道的方法,将一些影的暗魔同伴给改造成一种怪物-魔。

  发现到这一个秘密之后的影不敢在留在原曙城中,急忙逃出原曙城,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却让海格他们发觉影的存在,因而派出暗魔跟魔来追杀她,直到她逃到奇华森林中遇到亚芠一家为止。

  亚芠等人听完影的叙述之后,都感到心里凉飕飕的,亚旭的推论虽然可怕,但至少还没有证据确认,他们心里都是抱着一分保留的余地,但是,影所带来的消息却真的将他们给打入了深渊中,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一种怪物对人类抱持着极大的恶意呀!

  那照影的叙述,现在最重要的是决不能让海格他们得逞,经过了一整天的商量,最后,终于达成了决议,一家人分成两路,一路由翰罗为首,带着亚华三兄弟,影及一半的死神小队,赶回去原曙城去,目的藉由各种手段及翰罗的威望,阻止海格的计画。

  另一路则是由亚芠为首,带着妃雅及铠特等人及另外一半的人马,尽速的赶到白虎卵所在的东塔伦山,目的让海格的计画落空,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想办法让白虎卵孵化出来,让白虎来打击海格这一群怪物。

  经过了十天的整备,及细节推敲,所有人终于分成了两边走出了清蓝之境,但是,谁也没想到,斯达克一家这一次短暂的相聚之后,再次团聚已经是数年之后了。

  离开了清蓝之境之后,亚芠一行人知道时间紧迫,距离白虎的百年之约已经不到一个月了,众人一路上马不停蹄的急赶,终于在十天之后,回到了丰原城。

  奇怪!亚芠等人走在大路上,心中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丰原城明明已经在望了,再过半天就可以进到丰原城的外围市镇上了,但是众人却都不由的感觉到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奇怪!怎么那么安静?”夜月边四下望着边喃喃自语:“而且都没看到半个人?”

  亚芠闻言一震,对了,一路上走来,竟然都没看到半个人,尽是一股压迫人的寂静围绕在四周,叫人几乎喘不过气来,这与丰原城这一向商业鼎盛,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截然不同,难怪他们会觉得怪异。

  亚芠叫所有人停下来,妃雅等人也都已经发觉了这种异像,众人找了路边的一个小树林一边休息,一边商量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亚芠站在树林外,身上的外袍一张,将藏身在他衣袍中的五小幻兽尽数放出,往四下查看,然后才走进树林中与妃雅、凯特、力奥、夜月等人聚在一起,而其他的小队成员也感觉到这怪异的冷清现象,不由得都查看自己武器,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不到十分钟,五小幻兽已在方圆十里内巡视过一遍回来覆命,亚芠沉思半响之后,道:“这附近十里之内都没有人,连我们右边三里处的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子里都没人,这是怎么回事?”

  妃雅等人一听亚芠将五小幻兽的侦查结果说出来之后,竟然激动的站了起来,异口同声道:“清疆战术?”

  亚芠一挑眉,清疆战术?看到亚芠的疑问眼神,凯特苦笑道:“所谓的清疆战术是指当丰原城在遇见灭城之危机时,而却又无法力敌,会将丰原城附近百里之内的人家给收聚在城中,苦守城内,等待其他地方的支援来到,是一种不到生死关头不会用的战术,记忆中好像都是一直是备案而没用过的战术,看来那怪物已经将魔手伸到丰原城来了。”凯特颓丧地说道。

  妃雅点点头,亚芠眉头皱的紧紧的安慰道:“别太武断,我知道你们因为那怪异生物的关系精神绷的太过紧张了,什么事难免都会紧张过度,直往坏的方面去想,放轻松一点,想想看,那些怪物对丰原城不利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的目的是白虎,关丰原城什么事?”

  众人一听到亚芠的分析之后,深觉有理,再想到自己自从听到这种怪物的存在之后便一直紧张兮兮的,现在这一想到真是自己太过神经了,虽然还是对这不知道是不是清疆战术的现象感到紧张,但也不像刚刚那么惊慌了。

  而亚芠依旧是皱着眉头,他虽然感觉到这与那些怪物应该是没关系,但是他还是觉得情况不太妙,刚刚他没说,他藉由精神联系,从小幻兽的眼中察觉到,这现象应该已经持续好一镇子了,因为一些人家中已经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看来最少已经半个多月没人住了,他不讲是怕再引起了其他人的惊慌。

  不管怎样,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亚芠立即吆喝所有人准备出发,不管怎样,先回到丰原城再讲。

  当所有人听到亚芠的命令,立即由静止的休息状态蹦起来,依照亚芠的命令,将战力最弱的的妃雅护在当中,以亚芠为首,发挥出十成的脚力,往丰原城的方向赶了过去。

  将五小幻兽再度的放出,亚芠仔细的看一下周围,沿路再所经过之处果然没有任何的人迹,越走众人越是心里沉甸甸的,也越是确定这是清疆战术的现象,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丰原城用出清疆战术?同时对丰原城的安危也越加担心!

  众人一路上不再有人讲话,但是从越来越加快的速度可以看出,众人心中的着急程度,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亚芠一行人竟然毫无阻碍的一路畅通无比的赶到丰原城外。

  来到丰原城外,众人发觉丰原城那高大的城门竟然史无前例的紧紧的关闭起来,众人虽然觉得吃惊,倒还不觉得太意外,毕竟,若真的施用起清疆战术,城门关起来倒也无可厚非。

  “叫门!”看到了紧闭的城门,亚芠清喝一声:“凯特、夜月,你们保护妃雅进城,力奥,你与十个人留下来,有敌人!”同时,亚芠竟然铠化起来。

  一听到亚芠忽然说出有敌人的话,所有人原本就已经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更是将敏锐提制最高点,不由分说,凯特伸手由自己的行李中拿出了一个东西,往天空信手一抖,一颗血红色的光球朝丰原城的天空射了出去,时值正午,但是血红色的光球依旧十分显目,正是铁血团用来联络求援用的信号。

  血红光球一打出,城中立即传来吵杂的声音,凯特气纳丹田,大喝道:“城主回城,还不快开门迎接!”

  声音一落,城门旁的一个小门上立即有一个人头探出,往凯特及妃雅处一看,大喜道:“城主,真的是城主,来人,快开门!”

  这时,在城外,已经有数十个人由城外树林隐秘之处出现在亚芠他们的面前,而亚芠这方,除了在小门前等待开门的妃雅等人之外,以亚芠在中,力奥在右,其余十人分别横列在众人之外,成一个半弧形的队形,将其他人护在其中。

  出现在亚芠等人面前的,是一群身穿杂色衣物,各式各样,男女老少皆有的一群人,当中一个看来应该是为首的黄衫老者忽呵呵笑道:“呵呵,赶到早不如赶的巧,我还正在叹气今天又是白费劲呢!没想到马上就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个大功劳,呵呵。”

  “城主阁下,遇到我雷迈。兹契算你运气不好,乖乖的跟我走吧!”老者说道。

  亚芠面无表情(就算有也因为隐藏在面具下别人看不见),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一旁的力奥倒是被吓了一跳,这雷麦。兹契是奇兰楼联盟中一个出了名的北风佣兵团团长,他所率领的北风佣兵团是一个实力相当坚强的流浪佣兵团,专作一些保镖之类的工作,偶而会打击一些占山为寨的盗匪,获取资金,而据说雷麦他个人的实力并不在四大佣兵团的团长之下,加上他为人又是一个出了名的老狐狸,标准的墙头草,专门在各大势力的狭缝中求生存,是一个很难缠的人,怎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势还充满敌意?

  看着他,众人不敢大意,而这时,小门已经开放了,雷麦见状大急,不想让自己到手的功劳飞走,大喝一声:“小子们,将城主拿下,其他人任你们处置。”

  霎时,其他随着雷卖现身的北风佣兵团团员在雷麦的命令之下,立即纷纷铠化起来,亚芠等人一看,不由暗暗点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光看北风佣兵团现在现身的一般团员中,五、六阶铠的占了七成,当中也有一些是七阶铠的,就知道他们的实力不弱,不过……跟他们比起来差远了!

  力奥傲然一笑,不待亚芠发出命令,他已先轻喝一声:“铠化!”!

  一瞬间,在力奥的背后出现了一只赤红色,火焰般的巨大雄狮,同时,力奥身上也出现的一具红色的兽幻铠。

  赤红色的兽幻铠显示出力奥如今的修为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使他也拥有了一个武人的自傲、自信心,所以再面对这一群强敌之时,力奥不但不显的怯弱,反而更显的信心十足,连带的表现在外的那一股凌厉的气势也令人刮目相看。

  而随着力奥的铠化,站在亚芠及力奥两边的十个死神小队员也同时在背后绽放出了光芒,一时之间,青、蓝、绿诸色纷呈,马牛虎蛇,型态不一,唯一确认的是,全都是八阶铠,连力奥在内,十一个人构成了一个气势强大的阵行,让一向目无余子的雷麦等人不由脸色大变。

  力奥转头对亚芠道:“头儿,这一场就交给我们兄弟们表现了,您用不着动手了。”

  亚芠点点头,他可以感受到立奥等人所散发出来的强大自信心,因而也放心的让力奥为所欲为了。

  获得了亚芠的授权,力奥大贺一声:“兄弟们,轮到咱们出力了,大伙不用客气,尽量给我往狠里宰!”

  其余十个小队员听到力奥的话之后,轰然应声诺,在力奥的带领之下,以人字型的队势,往雷麦等人冲了过去。

  雷麦冷哼一声:“哼!凭你们几个就想与我们为敌?就算有八阶铠又怎样?”

  “来人呀!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给我杀了!”随着雷麦的一声令下,北风佣兵团的众人也跟着穿上了兽幻铠,往力奥等人冲了过去。

  霎时,两方的人马混在一块,战成了一团,在混乱之中,只见力奥伸手一挥,一把长达一公尺半的红色大刀出现在他的手上,力奥大喝一声:“拔山斩第一式-破山!”

  随着力奥的一声落下,手中的大刀立即绽放出强烈的红芒,以摧山破岳之势,由上而下,连续发出了五道刀影,力破千军的分往五个在他面前阻住他去路的人头上劈下。

  五人见到力奥这一招分袭五人的招式不由一惊,不加思索的将手中的兵器往头上一挡,一人一道,谁也没吃亏,只是这一挡之下,竟然只有两人挡住了力奥的刀芒,其他三人在力奥的刀芒照头之下,却也兵器被断,连人也被劈成两半。

  力奥一招奏效,哈哈一笑,又是伸手横挥一刀,那两个挡下力奥一击的人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就被力奥一刀横腰而断,随着他们的同伴而去。

  亚芠在后方看的点点头,力奥这几个月来进步神速,如今已经有当初他进入清蓝之境时的修为了,再加上拟似的八阶铠,现在的实力等闲之辈已经不放在他眼中了,再看下去,其他的小队的成员也没差力奥到哪去。

  只见其中一个小队员与力奥一般以一敌五,但是他却没有像力奥般一下就用上了绝招,反而以着极为灵活的动作,穿插在五个来势汹汹的敌人之间,遇到敌人有疏忽之时,手中的短剑便不客气的往他们身上招呼,几个照面下来,为敌的敌人身上都已经挂了不少的彩,看来十分的狼狈。

  另外一边,四个小队员组成了阵法,与二十多个敌人缠战,四人进退有度的,此起彼落,相互掩护,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再加上不停的抢攻之下,地上已经有几个敌人被摆平了。

  在来,还有一个与小队员单对单的敌人,看是应该是较高级的敌人,功力明显的高于那一个小队员,但是却被小队员那一种彪悍以命换命的打斗精神给逼的狼狈不堪,无法发挥其功力深厚的优点而落于下风。

  另外一边则同样是四个人一组,已着亚芠所传授的学自十绝阵的步法,将其他的敌人给圈住猛杀,令敌人几乎无还手的余地。

  现场几乎只剩下了脸色极为难看的雷麦还没参与战斗,不过这也难怪了,任谁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部下被区区的十一个人逼的几乎是无还手的余地,相信任谁也会与雷麦一般的难看,不过雷麦的悠闲也到此为止了,因为解决自己眼前的敌人之后,力奥现在已经站在雷麦的面前了。

  雷麦脸色大变道:“你们到底是谁?”

  “死神小队!”力奥傲然道:“相攀亲带故吗?打了再讲!”随即又狠戾的对雷麦下了战书。

  雷麦脸色一变,他哪里曾受过力奥这等无礼的对待,令他不由的怒气勃发:“小子找死!”

  一阵白光闪耀,一只巨大的黑色猛鹰出现在他身后,随即,一身漆黑的全身铠甲覆盖在雷麦的身上,上级八阶暗属伊格(鹰)系兽幻铠。

  力奥脸色微微一变,暗属性的兽幻铠?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光、暗属性的幻兽,本就极为稀少,而若是若要碰上比光更为神秘的暗属性幻兽,那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暗属性的幻兽有一个异点,就是必须其主人同为相同属性时,暗属性的幻兽才会认主,也才能够完全的发挥出暗属性幻兽的实力,而在这一个大陆上,光及暗属性的人本就极为稀少,有千中难逢一之称,因此具有暗属性幻兽的人更是远远就少于本就极为稀少的光属性,而且暗属性的幻兽都具有某种奇怪的力量,可以将敌人的攻击能量抵销,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没想到今天到让他碰上了这极为罕见的暗属性兽幻铠。

  随即,力奥忽然豪性大发道:“好一个暗属性的兽幻铠,就让我见识见识有多厉害?”再燕过了亚芠四兄弟的那种非人式的威力之后,如今碰上了这么一强敌,怎能不让力奥高兴万分,同时也隐隐含着测验自己的力量如今到达什么样的程度之意。

  话声未落,力奥又是一招破岳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十道刀芒,比刚刚还多出一倍,谁知雷麦不闪不避,冷哼一声,十道红色刀芒来到他面前时就见到黑光一闪,这十道刀芒立即突兀的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