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一章 金龙圣铠

  作者:手枪

  在清蓝之境的小湖畔,斯达克一家人全聚集在这里,这是亚华等人要向亚芠证明自己已经非比寻常,绝对不会危险,好让他们这一个爱操心的四弟放心。

  只见到亚华、亚旭、亚若三人一字排开,面对着湖水,齐声喝呼道:“炎龙!”“风龙!”“水龙!”

  话声一落,亚芠力见到三道金光由湖水中冲出,速度之快,连亚芠都看不清楚,金光冲至亚华三人身边之后,现出了三条宛如传说的的龙一般的幻兽。

  长有三公尺,粗约半尺的身躯,霞光闪耀的金色鳞片,头形如牛,眼大如铃,嘴生长须,顶有双角,颈生红、青、蓝各色长鬃,背生长翼,腹有四爪,活脱脱的是三只传说中的金色小龙。

  亚芠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三知不知道哪里来的金色龙状的幻兽,不知道三个哥哥是从哪里弄来的?

  亚旭含笑解释了一番,亚芠才知道,原来再他离开清蓝之境不到一个月之后,白金角蟒忽然生下了四颗兽卵,他们将这些兽卵取来之后,正在讨论之时,亚若无意间用真气往兽卵一贯,想要测一下兽卵里面到底是什么,谁知道这一测之下,他手中的那一颗白金角蟒的幻兽卵竟然受到刺激而孵化出来。

  孵化出出来的小幻兽几乎在同一瞬间,竟认亚若为主,同时成长到第三阶段,我们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亚若就让这只小幻兽给依附在身上了。

  “当时我们可以为是遇到了什么怪物了呢!”亚旭笑着解释道,“我们作梦也没想到,这出生的小幻兽在依附到亚若的身上之后马上就开始吸收大量的能量。”

  亚若边回忆边补充道:“那时候我都快吓死了,才短短的不到十秒钟,我整个人就几乎快虚脱了,后来总算当时我随身携带着我那一颗神之钻,藉由神之钻的庞大能源,我总算是没有被这只水龙给吸成人乾。”

  亚华接道:“后来我们想起了,你曾说过你的贪狼星偶而也会一口气吸乾你的能量,我们想,这白金角蟒本来就是九阶幻兽,搞不好跟你的贪狼星有相同的等级,所以亚若乾脆也不将这只幻兽给唤离开身体,就让它一直依附在身上,任由它吸收身体的能量,直到它吸饱为止,结果你猜怎么着?”亚华得意的对亚芠问出了这一个问题,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笃定亚芠是绝对猜不出来的样子。

  而亚芠的确也真的是猜不出来,忙问道:“后来怎么了?”

  亚旭微笑道:“这一只幻兽足足依附在你三哥的身上一个月,时时刻刻的在吸收你三哥的能量,害的你三哥整天抱着神之钻,钻不离手的猛练气,总算让你三哥给撑过来了。”

  亚若笑道:“想起了那一个月可真的叫我不寒而栗,翼龙吸收我的能量真的是又快又急,我整天除了吸纳神之钻的能量练气外,几乎连吃饭跟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不过总算一个月之后,水龙顺利的经过了成长期,而进入了变态期,我们没想到水龙的成长速度竟然这么快,不过,托水龙的福,在这一个月中,我因为每天废寝忘食的练破魔真气,再加上神之钻的能量协助,竟然让我的破魔真气成长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连身上的余毒也在我强大的真气逼迫之下,现在早已经是逼个精光,甚至,以前腿上的旧伤也全好了,真可谓因祸得福。”

  亚芠一听,高兴道:“所以……”

  亚华点点头,也跟着笑道:“没错,既然你三哥没有事,而且还意外的因祸得福,所以我跟你二哥当然也没不会放过这一个好机会了,也个自选了一颗白金角蟒的兽卵,运气将之促生,以获得了与你三哥同样的成就。”

  亚旭更道:“除此之外,我们更惊讶的发现道一件事,这件事与亚芠你也很有关系。”

  亚芠一愣,急问道是什么关系?

  亚旭立即说出了第一次,有关人类对超越九阶以上的圣幻兽的推论,在他们都完成了白金角蟒兽卵的孵化及成长之后,他们也同样的注意到有关于小白金角蟒与他们的母亲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外形,活脱脱的是一条小金龙,因此,为这原因,他们想了很久,最后推测出,白金角蟒之所以会忽然生下这四颗兽卵大概是与一年前它所吞下神之钻有关系,众所皆知的,神之钻具有强大的能量,能够将幻兽的等级一再的提升,当时,白金角蟒虽然因为身受几乎致命的重伤而吞下神之钻,但是,这些神之钻在治疗好白金角蟒的重伤之后,却还有强大的能源,这些能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能量不够将白金角蟒巨大的身躯再作一提升,或是某些其他未知的原因,总之,这些能源一就是存在白金角蟒的体中,无处宣泄。

  而白金角蟒在这一年当中,因为这些能量的刺激,竟使的它本能了利用生产来消耗这些多余的能量,所以才会一口气生下了四颗兽卵。

  这四颗兽卵在白金角蟒的体内吸收了那些神之钻强大的能量之后,因而产生了阶的提升,因为白金角蟒本身就已经市最高阶的九阶帝王级幻兽,因此,再一提升之下,这些小幻兽就成为了十阶以上的圣幻兽阶级。

  这些兽卵本来是要靠自己吸收足够的能量之后才能孵化,但是偏偏碰到了亚若,而亚若有着神之钻,因而,让这些兽卵提早孵化,而且还透过亚若吸收了足供它成长所需的能量,所以让它在极短的一个月之间,成长完毕。

  亚芠听到这,感觉到好像很熟悉,这不就与贪狼星的成长历程很像吗?差别就再于他当时无力提供贪狼星足够的能量,所让贪狼星成长的很慢,而亚旭见到亚芠的神色之后,知道亚芠已经想起了贪狼星的事情笑问道:“与贪狼星的成长历程很像吧!”

  亚芠点点头,又听到亚旭续道:“既然我们获得了这一个结论,这就表示,我们是第一批成为传说中的圣幻兽的主人的人,这又怎能不叫我们欣喜欲狂,本来我们在三个月前就想要出去找你,但是,又有另外的发现,而延迟了我们的行动。”

  “这个发现就是,我在这白金龙进入成熟期之后,我们竟也发觉到,这白金龙应然也跟你的贪狼星一样,是没有属性的,正确来讲,应该是因为它们具有每一种属性,每一种属性都很平均,所以乍看之下,就好像与你的贪狼星一样是无属性的,但是,当我们铠化之后,却又发现到,他们这种具有各种属性的特性,在随着它们不断的吸收我们的能量之后,这种各项属性均衡之势开始被打破了,如你所知,大哥属火,我属风,而你三哥属水,所以,当这些幻兽随着吸收我们的能量之后,便也开始慢慢的展露出了偏向于我们本身所属的属性了,这又跟你的贪狼星自始至终都是无属性不一样,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所以为了探究这个原因,我们也被延迟下来了,直到你回来。”

  “不过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贪狼星绝对是与我们这些超越九阶的白金龙是属于同等级以上的圣幻兽。”亚华也补充道。

  亚芠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作梦也没想到,贪狼星竟然也是属于传说中的圣幻兽级数的幻兽?

  一个念动,金光一闪,贪狼星从他身上分离出来,亚芠对着贪狼星说道:“小星,你听见没,大哥说你是圣幻兽呢!”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原本一直缠绕再亚华等人身上的那三只白金龙在见到贪狼星出现之时,忽然齐声的发出了一声震天的龙吟,离开的亚华等人的身上,对着贪狼星鸣叫连连,发出了一连串在即使亚芠等人也听的出来,充满了敌意的叫声。

  亚华、亚旭、亚若正待喝止之时,贪狼星已经看了亚芠一眼,然后对着三只白金龙发出了一声怒吼,原本状似凶猛的三只白金龙被贪狼星这一吼,竟然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顿时将整个长长的身躯缩成了一团,头平贴着地面,身躯还微微的颤抖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三只看来比贪狼星还大上一倍有余的白金龙圣幻兽竟然会惧怕贪狼星这简单的一吼。

  而贪狼星竟然也好像是一个帝王般睥睨着它的臣民般看着这三只白金龙,亚芠甚至还能从贪狼星的眼中读出这几个小子竟然不自量力的想挑战它的权威的意思,而亚华等人也同样的从他们自己的白金龙心中读出了一种不由自主的畏惧,来自本能中最深的恐惧,以及一种臣服,绝不敢起异心的的强烈感觉,一时之间,亚芠兄弟四人竟只能呆呆的看着三白金龙圣幻兽臣服于地,以及天狼星那种威风凛凛,睥睨天下帝王般的雄姿。

  兄弟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半响,亚华忽然爆出大笑声,说道:“哈哈哈……更正更正,贪狼星比我们这几只超越九阶的圣幻兽还要高出一大段呀!”

  众人也忍不住笑了出声,贪狼星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下大笑中的亚华等人,随即轻声的低吼一下,三白金龙立即如释重负斑马上回到自己的主人身边,眼光却不敢再看向贪狼星,众人见状,不由的又笑出声来。

  说笑过后,亚芠心中着实为哥哥们能够获得这一之圣幻兽而且不但余毒尽去,个人修微还更加突破而感到欢喜,但是,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亚芠不由的看向从刚刚就一直站在一旁微笑不予的爷爷翰罗,问道:“那爷爷也已经将毒完全去除了吗?”

  一听到亚芠这样一问,亚华等人脸色不由的一暗,亚芠还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意思时,一旁的翰罗见亚芠问到他的身上了,微微一笑道:“傻孩子,爷爷都已经是一大把年纪了再活也没有几年了,何必浪费这千年难得一见的圣幻兽?”

  亚芠急道:“可是……”话未说完,却被翰罗一伸手止住亚芠他的话语。

  翰罗慈祥道:“我知道你是担心爷爷体内的剧毒,这点你尽管放心,爷爷体内这点剧毒早就已经被爷爷逼的剩下一点点,就算发作了也要不了爷爷这一条老命,更何况,可不止你哥哥他们的破魔真气有长进,爷爷的破魔真气一样增加了一倍多,现在就算没有幻兽之助,爷爷一样不输你们这些年轻人,更何况爷爷身边还有一颗神之钻,这点毒要不了爷爷一条命的。”

  说着,翰罗同时由身上拿出的一个约八长大的木盒子,丢给亚芠道:“那,这是剩下的白金龙卵,爷爷就将它交给你处理了,要替它找的好主人。”

  亚芠接过这一个木盒子,爷爷既然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讲什么,但是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劝爷爷将这一只白金龙孵化出来,当然,在日后亚华偷偷告诉他之后,亚微才知道翰罗本来就是打算将这一颗白金龙卵留给他,难怪日后任他如何的劝翰罗都打定主意不肯将这一颗白金兽卵孵化出来。

  而这时,再清蓝之竟中的死神小队刚刚再听到三白金龙的长吟声后,现在都已经赶过来了,亚芠不好再说什么,便将这一个木盒暂时收下,转身面对着众人。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之后,众人显的精神亦亦的,连日来赶路的疲劳已经完全消失了,亚芠叫凯特将所有人都带回去做练习,独留下妃雅。

  全家人与妃雅席地而坐之后,亚芠这才问出了以前盖赤交代他,但是他一直找不到机会问的一件事:“妃雅,你知不知道百年之约的事情?”

  妃雅一听亚芠说出百年之约,不由瞪大了眼,亚芠一看就知道妃雅是知道的,于是,他将他们一家人讨论出来的结论,急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全都一古脑的说出来给妃雅知道。

  妃雅越听越合不拢嘴,怎么一下子会忽然由亚芠口中听到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亚芠会知道白虎圣兽的百年之约?

  只听到亚芠最后说道:“这些事情虽然只是我们推测出来的,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结合种种的迹象,我们却能确实的相信这是有可能的。”

  妃雅只觉得一阵的头昏脑胀,她一时之间实在无法消化亚芠所对她说的消息,不由的低头沉思了半响,突道:“真抱歉,我要想想,失陪一下。”说完便不待亚芠回话,她已起身走到别处。

  而亚芠等人则耐心的等着,他们皆知道妃雅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等她消化这一消息之后,他们才能与她在商量进一步的动作,毕竟,妃雅是白虎之约的八个后人之一,不过,他们还是担心一件事,就是深怕妃雅不肯相信亚芠所说的,怕她以为这是因为他们企图对白虎心怀不轨而编出来的阴谋,不过,他们倒是多虑了,妃雅对亚芠所说的是绝对的相信,只是这消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令她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过了快半个小时,正当亚芠一家人在聊一些以往趣事之时,妃雅才又回到原位坐下,吸一口气道:“好了,我已经想好了,亚芠你是说现在有一些怪物企图对我们全人类不利,而白虎生下分身是想要对付这些怪物,但是这些怪物现再却反而利用白虎卵尚未孵化之时,到处宣扬白虎卵的存在,利用各种明暗的方法想让白虎卵孵化不成?”

  亚芠点点头,妃雅又道:“不过我现在有几个疑问,就我所知,白虎卵的存在至今已经有五百多年了,为什么他们会现在才有动作,为何不要早一点动手?再来,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那么,你想要我做什么?”

  亚芠还未说,一旁的亚旭已先道:“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已经有过两个推论,其一,白虎是在五百年前生下卵的,可见,早在五百年前,这些怪物可能已经侵入我们人类之中,只是当时他们可能势力薄弱,无法对白虎作出动作,又或他们是在最近才知道白虎卵的存在,所以怕白虎卵孵化之后会对他们不利,所以才会急着卧出应变措施,因而露出马脚来,让我们察觉到。”

  一旁的翰罗也说道:“妃雅城主,我知道这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而且也只是我们的推论,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说服你,而且毕竟白虎圣兽的卵非同小可,你会有所疑虑那是当然的,但是不瞒你说,白虎圣兽的卵虽然不得了,但是我们还没看在眼里。”

  妃雅一听到翰罗说话,急忙一衽身道:“老爷子,您叫我妃雅就成了,我并非不相信您的话,只是……”妃雅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既然这样,那我就托个大,叫你一声妃雅好了。”翰罗见状,正色道:“妃雅,你别以为老爷子我是在说谎,事实上,我这几个孙子身上早就已经有了圣幻兽了,即使比不上白虎,但是我相信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翰罗朝着亚华等人施个眼色,妃雅就见到亚华、亚旭、亚若三人站了起来,一声:“铠化!”

  她就见到了由她旁边的湖水中,忽然窜出了三道金光,往亚华三人身上一绕,霎时,一阵耀眼到令她睁不开眼睛的金光由他们三人身上猛烈的四射出来,宛如三个人形的太阳一般的灿烂。

  好不容易,金光慢慢的消退,出现在妃雅、翰罗、亚芠面前的是三个身着一身覆盖全身,只留下双眼部位外露,金光闪闪铠甲的亚华三人。

  只见,亚华的兽幻铠最为厚实,搭配他魁武的身材,宛如战神再世,尤其是在他身体盔甲各处不断的发出了熊熊的烈火,令亚华整个人就像是包围在一团烈焰之中,令人望之生畏。

  而亚旭则与亚华相反,他的兽幻铠装甲是三人中看来最薄弱的,连亚华的一半都不到,但是在亚旭铠甲的背后却多出了一对展开来足有两公尺的金色双翼,正不断的随风而拍动,解他们还能感觉到亚旭的身颠有着一骨无影无形的风在急速流动着,而且他的双脚是离开地面三十几公分的直立在妃雅面前。

  亚若则又是另一种样子,他的兽幻铠看来不厚也不薄,但是在他身上的头、肩、肘、腕、膝等各处,皆突出了数目、长短不一的刺状尖角,全身拢罩在一阵的流转不停的蓝色光华中,看来就如身处流水之中一般,而且在个个尖角上偶有蓝白的电芒闪过。

  如此声威赫赫的兽幻铠,不但妃雅看呆了,连同样第一次见到的亚芠也看呆了。

  亚华右手一伸,掌心向上,掌心上猛然燃起了三尺的烈火,笑道:“这是我的兽幻铠,我给它取名叫金龙火圣铠,是由超越九阶的白金龙圣幻兽所拟化而成。”

  亚旭则是背后的双翼一拍,众人只觉得忽然刮起了一阵的强风,也笑道:“我的叫金龙风圣铠,也是白金龙圣幻兽所拟化而成的。”

  亚若则全身忽然放出了蓝白的闪光,激烈的电芒叫人几乎争不开眼,而他更是简单道:“金龙水圣铠,也是白金龙圣幻兽。”

  妃雅几乎看呆了,她相信这一定是圣幻兽,因为,她从没听说过那一阶的幻兽在化铠之后,会有这种形象的。只是,她不敢相信,怎么传说中的圣幻兽会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就是三个,至于亚芠的贪狼星,她更是深信不疑,毕竟,她可见过贪狼星那不可思议的能力的。

  照这样子,她心中对于亚芠刚刚所说的化更是不敢有所疑虑,因为,光凭他们兄弟四人,就已经是拥有将白虎具为己有的能力了,根本不用再骗她了,更何况,她自始至终,根本没怀疑过亚芠的用心。

  妃雅不禁道:“老爷子,我不是不相信,你们不必证明什么,我只不过是一时难以接受而已,加上我想起了我家的祖训,因此而觉得怪异起来吧了!”

  亚芠一愣,不由脱口而出,问道:“是什么祖训?”此话一出,亚芠立即感到懊悔,彼此非亲非故的,怎么好问人家的祖训是什么!

  不过妃雅倒是没想那么多,她也没注意到亚芠脸上懊恼的神色,她困惑道:“我是想起了再我的祖训里有一条,只有当家主的才会知道,那就是凡吾家子弟后人切记,白虎乃至凶至恶之物,凡吾家子弟如有机会,必须将之毁灭。”

  “只是历代以来的当家主一直沉迷于白虎圣兽那传说中的力量,而没人当它是一回事,但是现在想起来,我家的祖训却跟你们的推论根比是相反的嘛!怎不叫我奇怪。”妃雅不胜困惑的说道。

  听到这,翰罗等人还好,但是听过妃雅讲述其家族史的亚芠却不由的神色大变,他联想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性。

  亚芠急切道:“妃雅,这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

  妃雅困惑道:“这是我的第七代祖先传下来的,就是在白虎降世后的第二代祖先所说的。”

  亚芠更是急切的问道:“妃雅,你仔细的想想,当初那一个祖先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

  妃雅也是一个聪颖的人物,不然也无法统领一座城,一听到亚芠这样一问,立即知道亚芠要问的是什么,小脸不由的一阵苍白,低下头来仔细的想了想,而一边的翰罗等人虽不知道亚芠及妃雅现在说这些干什么,但是也知道这一定十分的重要,不然亚芠与妃雅的脸色不会这么凝重,终于过了快十分钟,妃雅才再度的抬起头来。

  “我想起来了,根据我族谱上的记载,我那个第七代祖先是在一次出外游历之后,回来时忽然下达了这一个训示,而且族谱尚有记载,第七代祖先在外游历时曾生了一场大病,导致她换了失忆症,很多事情都记不太起来,而且很讨厌出现在公共场和,她本来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后来第七代祖先在一次意外的山崩中丧世,才由她的妹妹继任为我的第八代祖先。”

  “本来我还觉得没什么,但是现在一想,的确是很奇怪的事,也许……”妃雅略微颤抖的说着。

  亚芠肯定的点点头,道:“你猜的没错,真的有这种可能。”

  一旁的亚华早已对亚芠及妃雅那没头没尾的对话憋了满头的疑问,这下他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问道:“亚芠,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亚芠正想说出来,突然,他一个抬头,望向清蓝之境的对外通道方向,迫切道:“不好了,外面来了敌人。”

  说着,亚芠不由分说的就化身成风,吹向对外通道之处,众人面面相觑,急忙跟了上去,亚芠等人这一行动,立即引起了死神小队的注意,马上跟了上来。

  这一段小小的距离冲刺,高下立判,亚芠不但是第一个动身,而且速度也是最快的,在他身后,以亚旭为首,他的三个哥哥紧紧在他身后不到十公尺处紧追不舍,在之后,则是翰罗老当益壮,不离不弃的尾随着,而妃雅就差远了,不但离最前头的斯达克一家人越来越远,而且还逐渐被后来的死神小队给追了过去。

  一直注意到这种情况的翰罗暗暗点头,亚芠这一队亲手训练出来的死神小对个个都是堪称精英,最难得的是,每一个的实力都极为平均,这是一队极为难得的精悍部队,以他五十年来的眼光看来,这死神小队总有一日会在这一个大陆上大放异彩,一改大陆各国每次一打仗就是千万人齐上,以人数为取决胜败的驻要关键因素的旧时观念,至于妃雅的话,翰罗暗暗摇头,还是需要加强,不过以一个娇生惯养的城主标准来看的话,她也实在不错了。

  很快的,亚芠一群人再不到十分钟之内就通过了长长的地底通道,正确来说,是抵达了隧道的入口处,亚芠已经停在入口的地方。

  在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因为隧道狭小,前面的人停下来,后面的人也不得不停下来,不过他们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位在最前面的亚华、亚旭、亚若、翰罗,以及随后挤上来的妃雅倒是看的一清二楚,只是这情况令他们觉得十分的可疑及诡异。

  怎么讲呢,在通道口,三株大树之前,一只闪耀蓝光的三公尺大巨形光鹰横挡在通道面前,而在亚芠的脚边却躺着一个黑衣人,亚芠正蹲下身子检查那个黑衣人。

  由于光鹰挡住视线,所以其他人都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亚华只得开口问亚芠道:“亚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亚芠随口道:“这家伙是直属于公国皇帝的影子部队暗魔中的一人,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却被他其他的同伴给追杀,所以我才叫雷羽先保护他到这来,现在外面还有着三四十个暗魔的人围在外面。”

  原来亚文在进入清蓝之境之前,已经先叫五小幻兽留在外边担任警戒,刚刚,雷羽通知他这附近有人侵入,待亚芠用心灵通讯藉由雷羽之眼查看之时,却发现到入侵的人竟然是他父亲记忆中的影子部队之一的暗魔,而且为数还不少,亚文本来以为是他们泄漏形迹而被追踪而来,谁知道在看仔细一些,才知道不是,而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而窝里反,自己人在追杀自己人,亚芠只是秉着敌人的敌人是自己朋友的心理,再加上对于为何会被追杀而感觉到十分的好奇,所以他才会叫雷羽先把这个人给救下来,然后他才赶了过来。

  亚芠对这一个黑衣人先救助一番,发现到这一个黑衣人只是因为受伤过重,加上大量失血所以陷入昏迷,暂时无性命危险,便叫个人扶他一下,然后叫雷羽让开,一伙人走出了通道,在树前列阵,然后亚芠扬声叫道:“暗魔的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会?”

  话声一完,数十道黑影立即由树上、草丛等许多的地方现身出来,一下子,就在亚芠他们面前同样的列阵。

  当中一人走出队伍之中,阴声道:“是那里来的朋友,既知我们是暗魔部队,还不赶快将你们手中的黑衣人交出来。”同时,这个黑衣人心中也是暗暗的吃惊,这是暗魔第一次未露面就被叫出身分来,而他们却不知道眼前这一伙人到底是什么人,光看那一只巨大的蓝色光鹰,以及那三个穿着不知道名字怪异铠甲的人(亚华等人尚未解除铠化),黑衣人就知道他们是不容小觑的。

  亚芠正待答话,却听见那黑衣人忽然惊呼道:“你是翰罗·斯达克公爵!!”

  亚芠一愣,现在还能一眼就认出爷爷身分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一家子经过了一年的逃亡生涯,再加上野居生活,现在外貌几乎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怎么有人能够一眼认出来?至于认他自己本身及三个哥哥情有可原,毕竟,他几乎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他到也不相信有人能认出现在的他来,而三个哥哥在铠化之后,全身就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真能认的出他们的身分那到有鬼了。

  亚芠试探的问道:“朋友,你说谁是翰罗·斯达克公爵,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到现在亚芠还拿不定对方到底是谁?凭什么认出爷爷来?所以他才会破天荒的与对方交谈起来,希望获知对方的身分,不然,照他平常的脾气,早就先杀他几个垫底了,那容他再废话!

  黑衣人冷笑道:“翰罗公爵,你瞒的了别人瞒不了我,到现在你还归缩在后面,叫这么个后辈出来说话,枉你一世英雄,临老却变成了一个老乌龟,龟缩着不肯出来,哼哼哼哼……”说完,黑衣人还发出了极其冷嘲轻蔑的笑声。

  翰罗的修养的确到家,不理黑衣人这番尖酸刻骨的嘲讽,将全权交由亚芠处理,亚芠冷笑道:“你也不是个东西,掩头盖目的不敢露出真面目来,看来,你还真的是个鼠辈,丢你暗魔的脸。”

  其实此时亚芠已经注意到,这个人很像“记忆”中的一个人,他“父亲的记忆”中的一个人,只是还不敢肯定。

  听到亚芠的嘲讽,黑衣人不由一阵气极,尤其亚芠现在的脸色已恢复了恶魔本色的阴冷,说出这等讽刺的言语来,更是冷上加冷,叫人更难以忍受,连黑衣人这等阴沉至极之人也不由的肝火上升,气的浑身发抖。

  黑衣人怒极大吼一声:“住口!我乃暗魔队长‘虚’,岂容你污蔑。”

  一听到黑衣人报出自己的名字-虚之后,亚芠的脸色当场变的极为冷酷,发出了一声完全听不出笑意的冷笑声:“好的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你受死吧!”同时,亚芠身上更飘出了冰冷至极,恍若实质般的杀气,一寸寸的侵蚀着每一个人的心神,无论敌我双方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仿若一瞬间,四周变成了冰天雪地般的寒彻心头,这一切全因为亚芠身上的杀气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