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六十章 游子归乡

  作者:手枪

  黑夜来临,亚芠在经过了忙碌的一天之后,替医院中的所有人看了一遍,顺便帮他们治疗一下,这医院中的病患远比亚芠所想像的要多,导致当亚芠一趟治疗完之下,饶是亚芠的功力通神,依旧是大喊吃不消,使的亚芠十分疲惫。

  现在的亚芠也很难以去论定自己的心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心态。明知道目前他们还是身在危机之中,但是亚芠还是不顾一切的耗用真气及精神异力,帮这些受疾病之苦的人治病,也许是无法拒绝灵儿的乞求眼光,也许是不忍心看到这么多人受到疾病之苦,更也许是受到了纳肯的刺激,也许都有那么一点的成分吧!

  但是不容否认的,当亚芠见到每一个病患在接受他的治疗之后,用他们那真挚而温馨的感谢笑容向他表示出谢意之时,亚芠只觉得他那一颗生冷的心中流过了一阵阵的热流,让他几乎忘记了疲惫。

  不过,病人再多也有治完的时候,当亚芠将最后一个病人治疗好了之后,天色已经是暗了下来,入夜了。

  在这一段时间之中,纳肯出奇的竟没有派人来攻击这一间长生堂,让亚芠得以安心的治病,而死神小队在经过整天的休息之后,也显的精神焕发,个个摩拳擦掌的,要再大干一番。

  亚芠略做休息一番之后,便在大厅之中招集了所有的小队队员,对着所有人,亚芠说道:“各位队员,相信现在的情况各位已经很了解了,以目前的局势来说,我们唯一的出路就只有硬行途围的份了,凯特,在半个小时之后,我要你将所有人排定三角队形,准备突围。”众人应诺一声,随即在凯特的指挥之下,往另一边移动。

  见到小队成员们离开,蒙德·坎司,那一个年轻的医生牵着灵儿的手来到亚芠的前面,在经过了一天的相处之后,他们似乎已经有点辽解亚芠的个性,知道他不如外表那般的骇人,对于亚芠也不再像白天时的那一般害怕。

  蒙德道:“队长(他还不知道亚芠的名字),你们想要出去了吗?”蒙德凝重的看着亚芠.

  亚芠轻叹一口气道:“医生,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不过,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们是不可能就这样子束手就擒的。”

  在经过了一整天的相处之后,亚芠同样的也了解到这一个年轻医生心中的古道热肠,只可惜他跟他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不然他会很愿意与他这样一个热心的人相处结交的。

  想了想,亚芠忽然从怀中拿出了一本书,递给蒙德,蒙德本能的接过来,疑问道:“队长,你这是?”

  亚芠微微一笑道:“这是一篇利用真气或魔力来治疗各种伤病的奇书,这本书没有名字,我叫它做无名医经,我今天所用的方法都是从当中学来的,送给你,姑且充当我对这一次造成原曙城中混乱人民的 一番心意。”

  “我知道我没什么资格说这些,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在学成这本书中的东西之后,用以造福人民,算是我的一番赎罪吧!”亚芠他已经看出蒙德有归还之意,所以说出了这一番话来,一听到亚芠这样子一讲,蒙德反倒没办法再说什么,毕竟这么一顶帮助人民的大帽子扣下来,加上他早已对亚芠的手法极为羡慕,所以他也不矫情的就收下了。

  半响,蒙德才想到他来的目的,突开口道:“队长,你们真的要硬闯?”

  亚芠一边检查自己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一边不经意的点点头,忽然他又听到蒙德轻声道:“呃!我知道一条地下秘密道路,如果你信任我的话,那…我可以帮你们带路。”

  一听到这,亚芠的动作不由的一顿,抬头直直看着蒙德,蒙德被亚芠这一看,看的心里直发毛,忽然,亚芠微微一笑,高声道:“凯特,计划有变,你过来。”

  接着又对蒙德微笑道:“我当然信任你。”

  蒙德微微的激动起来,他实在只是不愿再看到血肉横飞的现象,再加上亚芠今天为那么多的病患治病,令他心中对亚芠产生了极度的好感,不想让亚芠跟他最敬仰的纳肯发生冲突,而且刚好他知道这么一条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通道,所以姑且一试,心里实在没多大的把握亚芠会相信她这么一个外人的,只是他没想到亚芠竟然二话不说的就信任了他的提议,令他心中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半响,在蒙德的解释之下,亚芠等人才知道,原来在原曙城下有着一个极为复杂的水道设施,蒙德以前曾干过下水道的清洁员,所以他知道一条直接由长生堂可以通到城外护城河的捷径,亚芠沉思一下,马上又在招集众人,说明计画更改,然后由蒙德带队,找到了长生堂中的厨房里的下水道入口,由蒙德带路,众人亦步亦驱的跟在他身后,慢慢的潜出了原曙城。

  在下水道中,没有人发出一底说话的声音,众人心中虽然充满了疑问,为何亚芠会忽然转变他的行事作风,前一天还一副若不报仇是不罢休的神态,今天却宁愿钻下水道也不愿与那些近卫兵决一生死,尽管敌势强大,但是他们也非泛泛之辈呀!不过众人却也没人会对亚芠的决定发出疑问的,一方面是这下水道的气味着实难闻,二方面是众人对亚芠的命令是绝对的遵从的。

  亚芠不是不知道死神小队队员心中的困惑,只是现在并不是解释的好时机,加上他自己也很难说出他现在的心态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所以亚芠也就注定了他这一次的报仇之举是要虎头蛇尾收场了。

  在这寂静的下水道里,除了众人行进之间所发出的踏水声之外,别无其他的声音,亚芠这时候想了很多,真的是很多很多,多到即将影响到整个东大陆的局势发展,甚至整个世界未来的局势,都在亚芠身处下水道行进时,开始注定将有一番孑然不同的走向了。

  好不容易,众人终于在经过了快一个小时的跋涉,穿过了重重的下水道,终于来到了护城河的出口处。

  蒙德对亚芠点头一示意,他只能送到这里了,亚芠点点头,就看到蒙德又转身往原路回去,而这时,亚芠经过精神感应,知道在城中长生堂外,纳肯现在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了,对着亚芠为了掩人耳目而特意留下的雷羽及暴王发动了强烈的猛攻了,看来他是不将他们消灭不罢休了。

  知道时间紧迫,亚芠忙招呼所有人赶快去沿着护城河阴暗的角落,脱离原曙城的势力范围。

  临走之际,亚芠再一次转头看一下这一座他自小成长的城市,亚芠以着只有自己才能听清楚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原曙城,我会再回来的,纳肯,到时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真心在为人民着想还是在伪善,哼哼……”

  接着,亚芠带着死神小队九十九位成员以及妃雅头也不回的往国境的方向离去,同时发出了一道的心灵通讯,招回雷羽及暴王。

  在城中长生堂之前,正与禁卫兵们交战中的两小幻兽,一接获到亚芠的心流通讯之后,各自长鸣一声,它们那庞大的魔法能量身躯立即暴涨,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将周围数十人炸伤,同时更激起了满天的灰尘,掩盖了所有人的视线,而在烟雾弥漫中,没人能看到有两道银光向天际流窜而去,正是雷羽夹带着暴王,飞空而去,徒留下了一脸惊愕的众人,直到现在,他们还搞不清楚到底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是哪里来的。

  亚芠带着所有人连夜赶路,一夜之间,所有人赶了将尽快两百里的路程,直到天亮,亚芠才下令休息,毕竟,如果在大白天的一百多人在大路上赶路的话,一定是极为显目,搞不好还会引来敌人,所以亚芠乾脆昼伏夜出。

  连续七天的急行赶路,亚芠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奇华森林之处,这一路上,亚芠一直百思不解,到底那两个怪物是什么东西?只是他想了想,心里一直没有答案,他便想找人来问,在加上,这时候已经是来到了奇华森林之处,在森林外围,亚芠一方面这一个问题梗在心里难受,二方面,他这时又想起了在森林里的家人,心中实在难忍对家人的思念之情,乾脆,亚芠就带着死神小队,心里为自己找个藉口,说想问一下见多识广的家人之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就这么往奇华森林深处的情蓝之境去了。

  在奇华森林中,众人经过了大半个月的穿梭,虽然不知道亚芠带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但是光看亚芠脸上那不经意流漏出来的急切神态,就知道这件事对亚芠十分的重要,因此倒也没有人问出心中的疑问,终于,在经过了十多天的艰苦跋涉,亚芠带着死神小队的所有人来到了清蓝之境的入口处了。

  看到亚芠脸上的那一种宛如游子归乡的急切神态,妃雅走上前,忍不住将她这憋在心中已经半个月的疑问问出来:“亚芠,这里是哪里?”同时眼光也随着亚芠看向同一地方,那是由三颗树组成的树丛。

  亚芠看一下妃雅,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日夜相处之下,亚芠知道自己跟妃雅之间的感情似乎是一日千里,他看的出来妃亚正不断的努力改变自己,好成为他心中的伴侣,而他自己何尝也不是在妃雅的影响之下,变的开朗许多,而他们之间的情况,所有小队的成员都是看在眼里,也为他们觉得高兴。

  因此亚芠一听到妃雅的疑问,忍不住轻柔一笑道:“这里是我的家!”

  妃雅一愣,还没回过神来,就以见到亚芠已经招呼其他人,往三颗树之间的一个隐藏在杂草中的一个隐密树洞中钻了进去。

  妃雅一愣,也不敢落后,急忙随着亚芠的身后钻了进去,妃雅及死神小队的成员在亚芠身后跟了许久,妃雅才阿的一声,这时她才会意起亚芠的意思,亚芠的意思不就表示这里是他的家,而他的家人不就都在这里?

  答案很快就已经揭晓了,众人在亚芠的带领之下,很快的就已经来到一处美的不像话的地方,所有人不由的为这地方的美丽而深深的震撼着。

  正当众人迷醉的同时,亚文同样难掩心中的激动,虽然离开家才不过几个月,但是在他的心中却感觉到好像是离开这里已经几十年一样,忽然,亚芠感觉到一声十分熟悉的暴喝声传来:“什么人?”同时,一道锐利至极的劲风袭来。

  不加思索的,亚芠扬手一挥,跟着发出了一道掌劲,将来袭的劲风抵销,接着,他就看到来人,来人是一个魁武的大汉,不是他大哥亚华是谁?

  亚华显然也认出了亚芠,兄弟俩不顾还有其他在场,惊喜的大呼一声,热切的互拥起来,而其他人则显的十分奇怪,为什么亚芠会忽然跟着那一偷袭他的人这么亲切的拥抱?只有妃雅大略猜的出来。

  过了约三四分钟,亚芠及亚华才分开来,亚芠仔细的看一下多月不见的大哥,只见到亚华现在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身材又恢复成以前那魁武宛如巨山般的雄壮,而且双目之间精神亦亦隐有精芒闪过,宛如恢复了在公国被称为雷火猛狮时代的哥哥一样,看来哥哥亚华不但是身中的剧毒已经完全的去除了,而且在个人修为上,还有着惊人的突破。

  而亚华也察觉出亚芠这一趟出去外面在回来之后,显然有了极大的改变,他说不出来是那里有着变化,但是就是知道亚芠真的是变的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了,似乎让他这个作大哥的感觉到亚芠更加深不可测了。

  兄弟俩互望许久之后,皆察觉出了对方的成长,不由的相视而大笑一场,豪迈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清蓝之境,而在亚芠及亚华身后的死神小队队员则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亚芠这一个可以一口气杀上个千百人而不眨眼的银月恶魔竟然会信一个普通人一样的大笑,而且还笑的这么开心、开怀,当中已经有不少人忍不住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至今,除了妃雅之外,其他人还不知道眼前这一个人到底是谁?而亚芠带着他们到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不过,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还真的是叫他们又是吃惊又是万分欣喜的。

  不久,亚芠及亚华的笑声已经引来的其他人的注意,很快的,在小队其他人眼光还来不及注意到的时候,又已经有了数道人影以超越常人眼睛的速度来到亚芠及亚华的身边,凯特最先注意到,大喝道:“是谁?”正要抽出腰际的大刀之时,却看到在他心中跟神几乎是同等级的的亚芠竟然对着当中的一个黑影双腿一曲,跪了下去,同时叫道:“爷爷,不肖孙儿回来看您了!”

  众人当中,除了妃雅有心理准备之外,其他人,包括将刀子抽到一半的凯特都不禁脑袋一轰,亚芠竟然对着那人叫爷爷?那…··那眼前这些人岂不是……··斯达克一家人?

  众人心中这时几乎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晓得呆呆的看这眼前的这一群人,包括那白发苍苍却掩盖不住令人心折威严气度的光荣虎王翰罗,身材魁武,宛如雄狮在世的雷火猛狮亚华,温文儒雅却智若狡狐的魔鬼风狐亚旭,俊美的脸颊上有一道刀疤,但却没有减损其俊秀,反而更增添几分邪异魅力,在战场上被称为死亡之鹰的亚若。

  斯达克家族,只要是曾上过战场的人绝对不会没听过的一家人,一家之中,任何一个都被称为不败的战场之神,所有与他们敌对过的人就算败了都还是会忍不住称赞他们的一家的英雄神话人物,是大陆上任何一个立志扬名立万的年轻人心中的偶像,即使在被当成通缉犯的今日,还是有不少的国家想要招揽他们,因为任谁都知道,有了他们的存在,那比多百万大军还好用,而且人人也都知道,他们一家之所以会被当成背叛者,那是因为华纳帮公国忌讳他们功高震主之故,这是国际上的一个公开的秘密,第一强国泰龙帝国甚至宣称,要为他们一家向华那邦公国讨回公道,因而与华那邦公国爆发了不少次的战争。

  而现在,这一群传说中的人物竟然就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怎能不叫死神小队所有人心中激动万分,尤其是,他们虽知道亚芠也是斯达克一家的人,但是毕竟亚芠未曾在战场上竖立了强大的名声,在加上亚芠一直未谈论家人的情况,因此他们皆猜测亚芠可能是斯达克一家唯一幸存的人,如今,在他们心中应该已经死去的人竟然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又怎能叫他们不激动呢?

  这边,死神小队成员因为见到了他们心中的偶像而激动万分,那边,家人久别重逢的斯达克一家子激动之情丝毫不亚于他们,甚至还有过之。

  汉罗见到亚芠之后,差点老泪纵横,伸手扶起亚芠,哑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爷爷看看,这段日子你瘦了。”

  短短的一句话以足以将心中的亲情完全的宣泄出来,尤其是由翰罗这一个英雄一世的老人口中说出来,更是刻骨铭心,亚芠一听忍不住鼻头一酸,差点也掉下眼泪来,尽管他在别人眼中是如何的神秘,如何的冷酷,在家人的眼中,他永远是那一个被受家人呵护的么子,永远让家人无法放心的孩子!

  他的几个哥哥,亚华、亚旭、亚若也忍不住过来对着亚芠嘘寒问暖一番,他们也跟亚芠有着同样的感觉,才几个月不见,却像是几十年没见一样的思念呀!

  不过他们毕竟都是当世之雄,很快的就克制了自己的感情,待激动的情绪过后,翰罗这才呵呵一笑道:“瞧我这都老糊涂了,亚芠,后面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瞧我都光顾着与你讲话,都忘记了要招呼你的朋友了。”这时,斯达克一家所有人的眼光才往死神小队成员身上注视过来。

  被心目中的偶像注视,连力奥这等粗豪之人也不津显的紧张万分,更别说是其他人了,最后,还是妃雅因为先有了准备,所以最先回过神来,微微一施礼道:“丰原城城主妃雅·兰妮见过总指挥官及几位将军。”

  凯特等人这下子也回神了,由凯特拔出长刀,施了一个在战场上表示最尊敬的撇刀礼,宏声道:“银月恶魔座下死神镰刀小队全体成员见过总指挥官及几位将军。”在他身后的其他人也齐声道:“见过总指挥官及几位将军”声音之宏亮,激的整个清兰之境洞穴微微颤动,而且之所以会用着亚芠的绰号是因为在正式场合上,用军礼敬礼的话必须加上职位称呼,但是亚芠因为没有职位,所以凯特灵机一动,用亚芠的绰号以代替,然后在报上自己的队名全衔,这算是一种最为隆重的见礼方式,而翰罗在军队中打滚了一辈子,那有不知道之理,马上近乎本能的伸手在胸前握拳一横,然后放下,凯特这才收刀礼毕,其他人微弓的身体才站直起来。

  翰罗等人脸上透着疑问,瞧向亚芠,亚芠脸色微红道:“这几位是我在外面收下的部下,就叫做死神镰刀小队,刚刚敬礼的那一位叫作凯特,在他身后的是力奥及夜月,而银月恶魔是我在外面人家给绰号,而这位……”亚芠指着妃雅迟疑一下道:“这位是孙子的好朋友。”话说完脸上还微微的红了一下。

  亚华等人听了不由浮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亚华甚至还捶了亚芠一下,怪声道:“好小子,出去一趟就拐回来一个漂亮的‘女的’好朋友呀!”

  亚华说的语调怪里怪气的,还特别在女的这两字上加重,调侃之意极为明显,亚芠被亚华这一说,本来恢复原状的脸色不由一红,而妃雅更别说了,脸上已经红的快滴出汁来,恨不得现在有个地洞让她好钻进去,但是心里却也是甜滋滋的,这不谛说亚芠以在他最亲密的家人面前公然承认与她的关系了,这可比什么情话都要叫妃雅来的高兴。

  而翰罗听亚芠的介绍之后,心里暗暗吃惊,眼前亚芠所带来的这一堆死神小队的队员个个眼中精光闪闪,一看就知道修为不弱,都是高手,他不知道在那找来的?而这一个自称丰原城城主的女孩就更不得了了,他当然知道丰原城所代表的意义,而且看她这样子,显然是不否认与亚芠的关系,到底亚芠在这几个月中作了什么事?

  而翰罗他若知道眼前这一群高手是亚芠一手塑造出来的,而妃雅这一个女友关系是由妃雅历经千辛万苦才幻得亚芠的承认的话,他恐怕会惊讶的何不上嘴。

  寒喧一阵子之后,亚芠叫小队其他人在清兰之境中找个地方安顿一下,然后与家人到他们那一间怪屋去,妃雅体贴的知道他们一家人多日不见,必有相当多的话要说,所以没跟去。

  在屋子的大厅里,亚芠队着家人开始说出了他这几个月来的经历,从离开奇华森林迷路,道一举屠尽青衣帮,见到腐败的公国边境部队,屠杀之后获得银月恶魔的封号,到遇见铁血团团长,获知道白虎圣兽的百年秘约,参加铁血三难,训练死神镰刀小队获得客卿资格,首获父亲的死讯,前往公国报仇,废掉扈伊,然后获知父亲的真正死讯,然后再到原曙城中,接收了父亲临终前的记忆及遗留的土元素魔力,一直到侵入宫廷之中遇见1044及1043两只章鱼怪物,再到一举屠杀四千人的禁卫兵及两百多人的黑卫队,然后遇见纳肯,再由下水道脱离然后回到奇华森林为此,亚芠无一隐瞒的将此行全部告诉了家人,一直说到清蓝之境开始散发出淡蓝光华为止,说了快五六个小时。

  众人随着亚芠所说的话而情绪起伏不止,尤其当众人由亚芠口中获知愈来的真正死因之时,更是个个泣不成声,情绪激动的难以自制,到后来听到亚芠竟一口气屠尽原数城中近五千的人时,他们也能体会到亚芠心中的感受,换作是他们自己,恐怕也跟亚芠差不多。

  当亚芠讲完之后,众人不由的深深的吸了口气,亚芠这几个月的经历的确可以说是惊心动魄,翰罗见天色已晚,便叫所有人先去休息,他们都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亚芠所带回来的消息,尤其是御莱的死讯,即使他们早已有所准备了,他们还是需要时间好好的平复心中的伤痛,于是,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众人醒来,死神小队开始了一天的训练,这是他们只要有时间就一定会作的,而妃雅依旧与死神小队在一起训练,她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最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斯达客一家则是围在圆桌旁谈话。

  经过了一夜的思索,众人虽然睡的很少,但依旧精神亦亦,翰罗看一下他的四个孙子一眼,沉声道:“昨天亚芠已经带回了这么多的消息,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亚华最是冲动,暴怒道:“那还用问,我们赶快回到公国中,杀了德野王及纳肯这两个小人,替爸报仇。”

  一边的亚若更是冷酷道:“不止他们,黑卫队及暗魔都不能放过。”

  翰罗掠过亚芠,看着亚旭,亚旭沉思一下子之后,沉声道:“我觉得父亲的仇是一定要报,但是目前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件事。”一听到亚旭这样说,亚华及亚若不由的同声叫道:“亚旭!”“二哥!”

  翰罗伸手一阻亚华及亚若的叫声,道:“亚旭,说说你的看法。”

  亚旭再度沉思一下,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道:“这次亚芠总共带回了三个消息,一个是父亲过世的事,一个是白虎圣兽的事,还有一个是那两个怪物的事。”

  “爸过世,这个仇是一定要报,但是这报仇之事需从长计议,急也急不得,毕竟我们的仇人非比寻常,况且他们也不会跑掉。”

  “倒是后面这两件事,说是两件事情,其实可以看作是一件事情来说。”

  “我记得,四方圣兽又名叫四方守护圣兽,这是因为传说中,四方圣兽专司守护全人类的安全,所以才会被称呼为守护圣兽,如今,依照亚芠所带回来的消息,加上扈伊所说的话,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

  “以往我们都是把圣兽当作是传说中的虚物,守护则是一种形容词,但是如今,亚芠说到圣兽是真有其物,而且扈伊又说那个海格知道白虎圣兽的事情,加上亚芠更证明到竟有那两个怪物,而且似乎与海格有关系。”

  “我们来假设好了,既然圣兽是真的存在,那么说他们在守护人类之事也是真的了,那又为什么要守护人类?我想一定不是光字面上的形容那么简单而已,既然需要守护,那换个角度想想,不就表示出有东西想对人类不利吗?”

  说到这,亚旭顿一下,让所有人消化一下他所说的话之后,他才又道:“想想看,我们人类在四圣兽守护之下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一直到现在才因为亚芠机缘凑巧,因为白虎卵的事情,因而获知真有圣兽存在,那么海格又凭什么知道圣兽之事?我不相信他会是那八家的后人,加上亚芠曾说过,他感觉到那个1043、1044对他似乎有着很深的敌意,再加上扈伊也说过,他觉得海格似乎对所有人都有着一种莫名的敌意。”

  “那么,搭配上亚芠所说的怪物形象,如果我说,四圣兽之所以守护我们人类就是因为有这种怪物想对我们人类不利,而当中的某一部份已经潜到我们人类社会之中,所以白虎圣兽需要分化出一个分身来对付他们,这也是为何海格会对所有人都有一种敌意,也是为何他会对白虎圣兽之事如此的清楚,因为,白虎想对付的就是他们,因为,他们就是我们全人类的共同大敌,只因我们常说最了解自己的一定是我们的敌人。”

  亚旭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声音虽不大,但是内容却十分的经世骇俗,震的全家人不寒而栗,这些结论是亚旭由亚芠所带回来的消息所作出来的推论,虽然只是推论,但是却显的那么的丝丝入扣,合情合理,也是那么的惊心动魄的,以致于当亚旭说完之后,全家人都陷入了一阵无言的沉默,谁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亚旭打破沉默道:“这些话是我经过了一夜的推敲所获得的,相信亚芠也是跟我获得了相同的结论,所以他才会白白的放弃的即将报得的大仇,甚至,连纳肯也不愿意杀,以免打草惊蛇。”

  亚芠一听不由点点头,当时他在原曙城中之时,的确有机会能够报得大仇,到最后虽然因为种种的因素而令他放弃了报仇之举,不过,他的确是有着一种冥冥中的感觉,阻止他去报仇,如今亚旭这么一说,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那两个怪物的出现的缘故。

  过了一会,翰罗这才开口道:“看来这件事是急不容缓了,亚芠,你说白虎圣兽的百年之约距今还剩下多久?”

  亚芠道:“还差不多一个半月。”

  “既然这件事情势关系到我们全人类的未来,虽然不知道那怪物想对我们人类怎样?但是想来绝不是好路的,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今天让我们知道了,我们决不能让白虎卵落入他们的手中,为了我们自己,为了全人类,就让我们贡献出自己的一分力吧!”翰罗豪气万丈的说道,这时候他真像是回到以前统领三军的光荣虎王,充满了万丈豪情。

  亚芠等人也感染到了翰罗的豪气,轰然应诺,可是,亚芠在激情之中,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皱眉头,翰罗注意到之后,马上问道:“亚芠,你觉得那边有什么问题?”

  亚芠为难道:“不!没什么!”话虽这么说,但是众人从亚芠的脸上就能看出非但不只有什么,而且还是大大的有什么。

  “我是想到了一件事情……”在家人眼光的逼视之下,亚芠终于说道:“我想到的是因为爷爷及哥哥现在的幻兽都已经死去了,而这一次我们所要面对的是那种奇怪的生物,显的是相当危险,所以我想……爷爷及哥哥还是留在这里好了。”

  其他人互看一眼,还来不及开口,就又听到亚芠又说:“本来我找回爷爷你们以前送我的幻兽卵之时,是想要将他们归还给爷爷及哥哥的,但是阴错阳差之下,这些小幻兽都已经认我为主了,所以……”

  “所以你认为我们没有自保的能力,怕我们拖累你,所以想让我们在这里养老就好了?”众人脸色古怪,似笑非笑的望着亚芠,由亚旭代表开口说道。

  “呀……!不!………我不……”亚芠听到亚旭这么一说,深怕家人误会他的意思了,偏偏这时面对自己的家人他反到显的张口结舌起来,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

  众人看到亚芠那一副不知该如何说起的紧张样,亚华不由的大笑道:“呵呵,傻亚芠,你二哥是在逗你的,我们现在可不是一年前的我们了,我们也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干吗这么急着解释?”

  亚芠一听,果然见到家人脸上并无怪罪之意,这才放下心来,又听到“如果我们真的会有危险,都是自家人,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们真的会因此而怪罪于你?”这是亚旭接在亚华后面说道。

  家人说说笑笑之间,斯达克一家终于作出了影响大陆千年的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