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九章 神之一步

  作者:手枪

  在原曙城中,到处是一遍的冲天烈焰,而元凶正是亚芠所派出的死神小队,而现在,小队本来被分成为三个小组,只是现在却碍于敌势过于强大及众多,因而被迫会合在一起,现在正困守于一间长生堂(医疗中心)中。

  原本,,若依亚芠的计画,三个小组应该是半真半假的分成三个方向,往原曙城外突围而出,然后沿途同时尽量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原曙城中的禁卫兵,尽量的将这些禁卫兵们吸引的离宫廷越远越好,等到城外之后,在会合在一起,然后摆脱追兵,再到亚芠指定的一处隐密地方等候亚芠,而亚芠自己也计算过了,从三个小组出发到吸引敌人,再突围而出,这一段时间已足够亚芠行事了。

  只可惜,亚芠的所计画的毕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真正的情况却不像亚芠所计画的那么完美,不过,这并不是死神小队不愿意按照亚芠的计画实施,事实上,在计画的前半段,众人的确是完全照着亚芠的设想来做,尤其是再吸引敌人注意的这一项,更是远远超乎亚芠的预计,十分的成功,不论是凯特的焦土(放火)措施,力奥的正面战(硬碰硬),还是夜月、妃雅的暗袭计画(暗杀),全都成功的吸引了很多的禁卫兵来,可惜,也正因为太过于成功了,也注定了他们失败的命运。

  原本,在原曙城中,编员一个部负责整个原曙城及其周围百里内的安全,这一个部中,一个团队负责原曙城中的治安,一个负责百里内的治安,而最后一个团队则负责宫廷及众多王公贵族府邸的警卫工作,可以说,原曙城是不愧是华那邦公国的首都,不论是在治安或是在自保上,都有着雄厚的潜力,何况,在城中还有许多隐藏在黑暗中的潜在势力,如王公贵族富商自己私人所聘起的保镖私兵之流,或不能曝光的武力如公国皇帝所私人拥有的黑卫队、暗魔等,可以说,如不考虑其他因素,单纯以纯武力综合来计算,原曙城绝对是公国中的首位。

  而这一次,在亚芠授命之下,凯特等人竟然大刺刺的再这一座戒备如此森严的原曙城中公然的杀人放火起来,尤其是夜月、妃雅这一组竟然专挑一些大户人家放火,这等于是在对各方势力做出最严重的挑衅行为,在初期,各方势力因为措手不及,导致都吃了亏,不过,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头,而且各方势力中多的是奇人异士,很快的,各方势力不管是明的或暗的都立即的作出反应起来。

  因而,死神小队的众人再计画实施的初期虽然十分的顺利,吸引了大量禁卫兵的注意,可是,在不久之后,他们很快的就发现到,受到他们引来的敌人中,除了服装整齐的禁卫兵们之外,还参杂了许多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不名人士。

  这些来历不明的人,似乎是来自不同的单位组织,以数人为一组,人数虽不多,而且也缺乏有效的组织运作,一出现就是以个人为单位,朝他们暗袭起来,但是因为这些人中不但功力极高,而且还参杂有魔法师,死神小队个人单对单的话可能还打不赢,因而让死神小队备受困扰,不但计画严重受挫,甚至到最后他们连动都动不了,被困在原地无法前进。

  对这一个现象最先发现的是力奥这一组,因为他们这一组是真的与禁卫兵们硬碰硬正面战斗的,所以也是最先发觉到不知何时,禁卫兵们之间竟然参杂了许多服装各异,但是功力却高超的人物,而且大多数除了力奥尚有一拼之力之外,其他一般的小队成员只能仗着亚芠的阵法与之周旋,这一发现,立即使他们十分吃惊,毕竟他们自知,虽说他们的功力不见的有多高,但是起码一般的人物还没放在眼里,可是一下子忽然多出了这么多的高手来,再白痴也知道敌人开始反击了,更何况众人皆是聪明绝顶之人,那会看不出现在的情势不妙?

  力奥当机立断,朝众人打个暗号,一马当先,摆脱他面前的敌人,往回路冲杀而去,众人呼啸的随着力奥的身后,随之反头回去,这一下子大出一干敌人的意料之外,没想到刚刚还依附拼命的想要向外冲出去的力奥一行人竟然现在会走回头路,急呼一声,也跟在力奥他们背后追杀而去。

  而另一边的凯特这一组则是见机的早,在敌势尚未壮大之时,他已经先敌一步,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弯弯曲曲的前进,企图以这一种方式混淆敌人的视线,好方便他们脱离,不过凯特他还是忘记了一件事情,就是这地方的地形街道敌人远比他要熟的多,在大量的禁卫兵及一些功力高绝之士的封锁之下,凯特他们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被逼的往回头路而去。

  不过处境最危险的要算是夜月及妃雅这一组了,当她们发觉之时,他们已经身陷在一群身分不明的人的包围之中,光看到这群包围他们的人那一副杀气腾腾,就已知道情况不妙了,所幸众人在齐心合力之下,再敌人的阵势还未完全形成包围之时,一举冲杀出重围,慌不择路的逃出。

  死神小队三组人马就再近万名的禁卫兵及一些不知道那里来的不明人士的围捕之下,经过了近三个小时的追逐之下,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了一些轻重不一的伤口,所幸还没有人伤亡,也还好亚芠在入魔之前曾对小幻兽下了一道命令,所以凯特他们在小幻兽的引导之下,会合在一起,一时之间,实力大增,虽然还是被困在长生堂中,不过禁卫兵们到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他们也无力脱出险境,一时之间,到变成了一种胶着的情况,虽无性命之危不过也不会很好过就是了,这是亚芠在回过神来之后所见到的现象。

  亚芠在解除了贪狼之铠后,随便的将左近的一名被他杀死的禁卫兵的衣服扒下,穿在自己的身上,同时假称要传达右相的命令,果然这样一来,亚芠一路上毫无阻碍的穿过了阵阵的封锁线,不费吹毫之力的就来到了死神小队困守长生堂之外。

  看着眼前的情况,亚芠不由的一阵皱眉,眼前的情况是他最不喜欢的情况,长生堂周围的建筑物全都被人给清除了,而禁卫兵则一圈又一圈的围在长生堂周围三十公尺外,长生堂的门窗紧闭,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是好是坏。

  亚芠混在队伍中,听了许久,这才知道,原来凯特他们被困在这一间的长生堂中已经快三个小时,由于这一间长生堂是原曙城中最大的一间,所以里面的病人也最多,而如今这一间长生堂被凯特等人当场据点之后,不用说,里面的病人全都变成了人质,令在外面包围的禁卫兵们投鼠忌器,不敢强攻,只能在外面包围着。

  而亚芠一听完这一个前因后果之后,心中暗暗苦笑着,这下可遭了,杀人放火、挟持病人当人质,这下子他们一行人就真的是变成了一群万恶不赦的人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亚芠的头不由又痛起来了!

  摇摇头,亚芠心中将这一些杂念排出脑海里,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混进长生堂中,然后将这死神小队的人员想办法给带出这危机重重的原曙城。

  正当亚芠在头痛不知道该如何的混进去之时,忽然他看到了一个人越众而出,亚芠一看到他,呼吸不由加重起来,心头一阵杀机上涌,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间接造成他家破人亡的元凶-‘纳肯’,同时也是现在负责原曙城的安全的团队之首的万骑长。

  一看到他,亚芠一时之间仇恨之火狂涌上心头,真想要这么的上前杀了他,一报家仇。

  但是,亚芠一想到现在的情况,周围有上万名的禁卫兵在虎视眈眈,死神小队里的同伴在长生堂中被困着,而他刚刚经过了连番的大战,现在的精力已经损耗了大半,他没有把握在杀了纳肯之后,还能带领其他人逃出这重重的包围,一想到这,亚芠不由强压下心中的仇火,现在不是他冲动的时候。

  亚芠死命的盯着纳肯,看看他现在到底想干嘛?

  只见到纳肯一走出来,随极大声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现在已经被我禁卫兵给重重包围住了,你们在也没有逃脱的机会,乖乖放下武器,放开人质,出来投降吧!我在这里保证,我一定会将你们从轻发落的,如果你们在执迷不悟,你们的下场一定会很悲惨的!”

  “记住!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的机会了!”纳肯又说道,不过纳肯说完之后,等了近十分钟,回升堂中还是不见有回应,纳肯一皱眉,一挥手道:“既然你们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声一落,就见到两三队伍百多人开始在纳肯的指挥之下,慢慢的前进,亚芠见机不可失,抛开了对纳肯的仇恨,混入了这一群人中,慢慢的靠近了长生堂。

  等亚芠在靠近到长生堂大门处不到十公尺之处,就见到大门被人用力推开,一群人猛虎般的冲了出来,正是亚芠的死神小队,而领头的正是凯特。

  凯特本来带着人想要对付这一群人,谁知道他一眼竟看到了身穿禁卫兵服装的亚芠,惊喜的他一度想要叫出来,谁知道亚芠一个眼色,凯特知意的忍下了狂喜的心情,带着其他人冲杀了一阵子,将这五百人给冲的七零八落的,将他们给击退了之后这才退回了长生堂中,当然,亚芠也趁着混乱之际,跟着凯特他们回到了长生堂中。

  亚芠进到了长生堂之中,死神小队的众人一看到亚芠来了,不由爆出了惊喜的欢笑声,所幸这一个长生堂为了顾及病患的疗养品质,有很好的隔音设备,避免外边的杂音影响到病人的修养,当然,里面的声音也传不出去,不然外面的人忽然听到里面的惊喜笑声,不吃惊才怪。

  亚芠将众人的心情安抚下来,看一下众人的情况,这才发现到众人的情况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其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而其他人身上也都带着伤,幸好这长生堂中别的没有,就是医生药物最多,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凯特他们还是不敢让医生为他们治伤,怕他们在中弄鬼,只能凭着他们浅薄的技术,草草的为自己人做好紧急处理,不过这一情况在亚芠的到来之后,就已有所改变了。

  当亚芠施展从无名医经中学来的技术,帮其他人治疗时,不但死神小队的自己人看呆了,连一些被凯特为预防万一而强押在大厅中的医生也看呆了。

  只见到,前一刻还气息奄奄的小队成员,在亚芠用手在身上一触,金光一闪之后,一不用药,二不用动刀,人员立即回醒过来,大病变小病,小病变没病,几乎跟奇迹一样,令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却不知道无名医经中所记载的本就是运用真气或魔力,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有效的话,一次便有效,那里还需要用药!

  但是看在不知道其中奥妙的人眼中,亚芠几乎是成为了神一般的人。

  亚芠花了快半小时的时间,终于将小队中所有人给治疗好了,在这当中,纳肯又发动了两次的攻击,都是小部队骚扰的性质,看来他是打定主意不让亚芠他们有时间休息了,逼到亚芠一个火大,乾脆唤出了雷羽及暴王,使出了能量化身,分别守住了长生堂的前后的唯一两个门口,其他的任由纳肯在外面叫嚣骚扰,反正在有雷羽及暴王这两个不会受伤也不会累,又威力无穷的幻兽守着,纳肯派出了人根本无法越雷池一步,众人终于可以安心的休息了。

  而这时,纷扰的黑夜终于慢慢的离去,天边已经出现了一丝的曙光,亚芠叫所有人去休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想要突围也是不可能了,乾脆就利用时间好好的休息,养足了精神,等待夜晚来临之后再想办法突围吧!

  在半梦半醒之间,亚芠忽然听到了一声怯生生的娇嫩声音道:“请问……”

  亚芠睁眼一看,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中,而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看来约八九岁,柱着一根拐杖,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病患衣服的小女孩。

  一旁的小队员正警觉的看着她,而而在她的背后有的七八个老中轻的医生正慢慢朝小女孩及他这一个方向靠过来,一边紧张看着亚芠及小女孩,其中一个看来最年经的医生走到小女孩背后还一度想要将这一个小女孩拉到他的身后,而小女孩则睁着一双水亮大眼渴望的看着他。

  亚芠暗暗好笑的看着这群人的样子,看到他们的表现彷佛是怕他会将这一个小女孩给吃了似的,反而他在小女孩眼中看不到一丝的恐惧。

  亚芠玩味的问道:“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这时在亚芠的注视之下,不由的垂下了头,但是一听到亚芠的问话,又立即抬头说道:“这位叔叔,可不可以请你让医生叔叔们去看一下病房里的叔叔伯伯们,他们好痛苦唷,请你让医生叔叔去看一下他们好不好!”

  亚芠一挑眉,转头看一下在他身边警戒的小队员,小队员轻声的解释一下,亚芠才知道,原来当凯特控制这里之后,他便将所有的人分成三处派人看管,病的动不了的人集中一处,还能动的集中一处,所有的医生则集中在这大厅里,这一个小女孩是因为她本身是一个病人,但是偏偏她有着一副好心肠,见到集中处的一些病人在痛苦的呻吟,所以她恳求看守的队员让医生来看一下这一些病人,看守的队员不忍心见到这么多人在痛苦,又拒绝不了这们一个好心的小姑娘的软声恳求,所以才将她带来这里。

  亚芠这时才注意到一旁有一个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彷佛做错事的一个小队员,亚芠不由一阵好气好笑,心眼一转,板起脸孔,杀气腾腾低喝道:“小女孩,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敢作这种要求。”声音中充斥着肃杀之气。

  被亚芠这么一喝,小女孩明显的畏缩了一下,差点握不住手里的拐杖,更是差点跌倒,水灵的大眼立即充满了泪水,哽噎道:“人家…人家好怕,但是叔叔跟阿姨他们真的很难过嘛!叔叔,拜托你,灵儿给您跪下,请你让医生叔叔去看一下叔叔跟阿姨们,他们真的很难过呀!”

  说着小女孩灵儿竟真的丢下手中的拐杖,就要跪下,亚芠一惊,看到灵儿真的要跪下,一身手,金光一闪,灵儿已经被他用真气给摄到他的怀中。

  这时,亚芠心中真的是爱煞了这一个善良无比的小女孩,紧绷的脸色不由的放松了下来,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的笑意,不过看在别人的眼中,亚芠这一笑可是真的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般的不怀好意,刚刚那一个想将灵儿拉到他身后的年轻医生悲愤道:“你这恶魔,欺凌一个残废的孤儿算什么好汉?有种你冲着我来好了。”

  说着旁边的医生没拉住,这一个年轻医生就往亚芠冲过来,当然,他也立即被亚芠身边的小队员给制服了。

  亚芠微微一笑道:“叫几个人跟这些医生去看看那些病患,有什么需要的就帮帮忙,毕竟我们是借人家的地方,可不要让主人难堪。”

  一听到亚芠的话,旁边的小队员立即领命儿去,在亚芠怀中的灵儿一听到亚芠的话,惊喜道:“叔叔,您愿意让医生叔叔去看生病的叔叔跟阿姨了吗?”

  亚芠点点头微笑道:“当然了,这是叔叔的疏忽,叔叔可不忍心让灵儿再跪一次。”

  一听到亚芠的回答,灵儿立即破涕为笑,这时那一个年轻医生已经被小队员给放开,一听到亚芠的话,几以为在梦中,这时亚芠又问道:“来!灵儿乖,告诉叔叔,你的脚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亚芠再问自己的脚,灵儿的笑容立即黯淡下来,一边的年轻医生见状便代替灵儿回答了。

  原来灵儿本来不是孤儿,但是他们一家人在半年前路惊大街之时,却碰到了一群骑着后而司(马)狂奔的贵族,灵儿一家躲避不及,被撞个正着,他的父母当场死亡,而灵儿的右脚也给撞断了,知觉全失,如今已经变成了残废,治也治不好。

  亚芠一听,不由为这么一个善良的小姑娘感到叹息,心中一动,亚芠伸手摸一下灵儿的右腿,微笑道:“灵儿,忍一下,叔叔帮灵儿看一下灵儿的脚,可能会有点痛!”

  说着,亚芠天心真气一吐,灌入了灵儿的右腿,灵儿痛叫一声,她只觉得失去知觉大半年的右腿在亚芠一触之下,竟然变的又热又痛,使的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年轻医生刚刚见识过亚芠的治疗手段,知道亚芠是在帮灵儿治疗,忍不住惊喜道:“灵儿,忍一忍,这位……这位叔叔是在帮你治疗脚,你忍一忍。”

  亚芠在一探灵儿的伤势之后便知道灵而是因为神经被压住,导致传递不良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经过亚芠用真气强行贯穿神经之后,再用真气促生萎缩的肌肉,不到几分钟,亚芠便已经灵儿这令众一束手无策的病给治好了,而且亚芠还怜惜的运用精神异力冰冷的特性,消除了灵儿治疗后的躁热,而医生只见到金光银光一闪之后,亚芠的手已经抽离了灵儿的右腿。

  亚芠微笑的问道:“灵儿,现在感觉怎么样?”

  灵儿天真道:“右脚凉凉的,好舒服!”一旁的年轻医生则惊讶的合不拢嘴,熟知灵儿病情的他怎会不知道灵儿说他的右腿凉凉的表示灵儿的右腿知觉已经恢复了,这表示……

  不待他多想,亚芠已经将灵儿放下,说道:“来灵儿,走走看!”说着,亚芠已经将手放开,年轻医生惊呼一声,直觉的想要伸手扶着灵儿,谁知道他伸出的手木然的停在一半,因为灵儿在没人扶持之下,半年来第一次竟然靠自己的脚稳稳的站着,这下不但年轻医生及其他旁观的医生全看的傻住了,连灵儿自己也彷佛不敢相信般的看着自己的右腿。

  直到灵儿看到亚芠鼓励的笑容后,她才提起勇气,试着抬脚跨步,一步,一步,又一步,走来走去,半响灵儿忍不住惊喜叫道:“好了!灵儿的脚好了!”

  说完,灵儿忽然一个转身,扑到亚芠的身上,哭叫道:“叔叔,谢谢您,谢谢您,您治好了灵儿的脚。”

  亚芠微笑的轻抚着灵儿的头道:“这是灵儿应得的,是灵儿的善良治好灵儿的脚的。”

  一旁的年轻医生不可置信道:“奇迹,这是奇迹呀!”

  亚芠听到了年轻医生的低呼声,淡淡的一笑,也许在别人的眼中,这样子的治疗方法真的是奇迹也不一定,忽然,年轻医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一个箭步来道亚芠面前半跪下来,伸手握住亚芠的手,恳求道:“拜托!拜托你,请你帮帮忙,救救我们这里的病患好不好?”

  亚芠一愣,怎么这一个年轻医生会忽然冒出了这一句话?

  亚芠忙问其详?经过了年轻医生的解释之后,亚芠听到了一个他几乎不敢相信的事情,令他的心理产生了一个非常滑稽矛盾的感觉。

  原来,这一间长生院竟然是纳肯所开设的,亚芠细问之下才知道,纳肯是在公国中被誉为难得一见的天才少年,以一个平民之身,创下了公国历史上第一个十七岁之龄就荣任原曙城城防万骑长之重任的人。

  纳肯在上任之后,大刀阔斧的整治了原曙城的治安,自从他上任以来,在原曙城中,大大的减少了贵族仗势欺人的事情,若有贵族犯错,纳肯皆毫不留情的重惩,凭着他身为最受陛下宠爱的右相的惟一弟子,不少人恨他恨的牙痒痒的,但是又不敢得罪他。

  而且,在平民之中,纳肯几乎算是他们唯一的偶像,因为纳肯不但让原曙城中的百姓日子过的更好,而且还利用他的职权,开设了不少的公益设施,像是这间长生堂就是纳肯所开设之一,以往生病就医一向只是贵族富豪的权利,没钱的话,想都别想,但现在不一样了,连贫民也能在这一间长生堂中享有医疗的权益。

  只是,纳肯虽然设了这一间专为贫民的长生堂,但是却因为其他权贵的杯葛,导致这一间长生堂中的医疗资源严重不足,一些重病的病患根本无法受到良好的照顾,导致病情一直拖延,而面对这一情况,纳肯却徒叹奈何,毕竟,能有这些成绩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他无权去对那一些从中弄鬼的贵族做出处置来,只能运用右相惟一弟子,城防万骑长的身分,来做压制,多少争取到一些支援,但也是治标不治本。

  听完了年轻医生的叙述,亚芠的心头不由的沉重起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呀?

  在他心目中,为了出头,掌握权势而不断的利用出卖、叛师改投等卑俾手段的那一个生死仇家纳肯,竟然会是一个对平民如此爱护,为平民着想的一个人,即使他在其他的方面是如此的卑鄙,但是他从年轻医生口气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对纳肯的崇敬的心理,而这是最做不得假的,想必其他原曙城中的人民的心中也是如是的想吧!

  尤其是,当亚芠在灵儿口中,听到他用天真的语气问他:“叔叔,刚刚我好像听到纳肯哥哥在外面说话唷,医生叔叔说过,跟纳肯哥哥打架的都是坏人,你是不是在跟纳肯哥哥打架?这样你不就是坏人了?”

  年轻医生解释道:“纳肯万骑长一直很关心灵儿的伤势,有好几次来看过灵儿。”同时眼中也对亚芠流露出一股不赞同的眼色。

  面对灵儿天真的问话及年轻医生的眼神,虽看来不足为意,但是却比一千个雷连续打下还要叫亚芠心头震荡,亚芠不由的露出了一阵苦笑,他,无言以对。

  头一次,亚芠对自己的报仇之举产生了疑问,在他心中,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纳肯,竟然对一般的平民付出了那么多,让人无法想像的多,反观他,在举着为家复仇的大旗之下,他真正的卫一般的真正有困难的人做了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破坏他们的生活,烧他们的屋子,杀他们之外,双手血腥的他除了杀人之外,什么也没有做!就像现在,一处本来是为民谋求福利的地方却被他带来了恐惧。

  亚芠再度苦笑,他似乎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够资格再向纳肯做出报复了,因为他不配………

  亚芠一个用力,从椅子上站起来,摇摇头,彷佛摇去心中的矛盾,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那些病人,看我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

  就在年轻医生惊喜的眼光下,亚芠牵着灵儿的小手,跨出了他那被后世称之为“神之一步”的那一步,开始了亚芠“奇迹之神”的美名。

  而见证者即是被后世称呼为“气疗祖鼻”的蒙德·坎司,及:“圣灵慈航”的灵·爱华琳,只是他们现在还只是一个没没无闻的年轻医生及一个八岁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