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七章 意外生物

  作者:手枪

  面对着精神抖擞的小队人员那一张张兴奋中夹带着紧张气息的年轻脸孔,亚芠不禁在心中暗暗的再问自己一次,将这群还有着无限光明前途的年轻人卷进了自己私人的恩怨中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知道!他真的是不知道,亚芠真的是不知道!

  但是他唯一知道的是他报仇之事,已是箭在弦上,不的不发了,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没有小队的帮助,他希望报仇的机会将会大大的减少。

  亚芠凝神看一下所有人,这是他现在所能做的,眼中透出了无穷的信心,沉静道:“各位,我真的很高兴你们愿意帮助我复仇,但是,我希望各位更要紧记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一场的战斗中,如果各位能够为自己为我而活下来,那我会更高兴。”

  顿了顿,亚芠继续说道:“相信各位都知道,我想要复仇的对象是已退位的公国德野王,也就是说,我的敌人并不只他一的人而已,而是包括了更多的公国禁卫兵,能力比一般禁卫兵还要高强上百倍的黑卫队,甚至还有许多我所不知道的奇人异士,因而,如果是正面硬拼的话,就算是有你们之助,却也还远远不是对方的对手,甚至可以说,可能连德野王的影子都还看不到,我们就已被碎尸万段了,所以,我需要的,不是各位陪我正面的冲杀,而是要各位帮我引开其他人的注意,好让我能够顺利潜进宫廷之中,找出德野王,以报大仇。”

  半响,亚芠看大家都没有出声,亚芠又道:“今天这一场的战斗,我希望各位能竭尽所能的发挥出全力,我相信,以各位如今的能力,加上我专门为各位量身订造的战术,各位一定能够再这一场的战斗中获得充分的发挥,各位要记得,今天的任务是要帮我引开敌人,而不是正面交战。”

  众人一听到亚芠这么说不由一愣,但是基于对亚芠的服从,所有人还是顺从的大喝一声,表示出对亚芠命令的了解。

  亚芠说完之后,对凯特施个眼色,凯特立即站出来,开始对所有人进行分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所有人立即被分成了三组人,分别由凯特、力奥、夜月三人领头。

  亚芠见所有人全都已经分好组别之后,亚芠随即开始对所有人说出他的计画来,片刻之后,等到所有人全都已经了解之后,亚芠一声令下,三队的人马马上由凯特等三人带头,分别往三个方向离去,而妃雅则与夜月同一组,临行之前,妃雅深深的看了亚芠一眼,然后才随着众人头也不回的离去,而那一眼,已经足够让亚芠心中大大震动了一下,一股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萦绕在心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亚芠将自己那因为妃雅的一眼及因报仇在即而显的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发出了一道心灵招唤,亚芠在月光照射之下的身躯立即发出了淡淡的银光,以第二型态依附在亚芠身上的贪狼星在接受到亚芠的招唤之下,立即改变了型态,变化成为第三型态——贪狼之铠。

  六个视界又再度出现在亚芠的眼中,但是,其中的四个视界正不断的变化着,而这正是在亚芠的计画中占着最重要的一环。

  由亚芠派出了烈芒、九尾、猛炎,三小幻兽配付给凯特三人的队伍,然后亚芠再放出雷羽,以亚芠为司令中心,藉由雷羽在半空中所看到的景象,配合亚芠接收到三小幻兽所看到的景象之后,统一调配所有人的行动,等于是所有人的行动都置于亚芠的掌控之下了,包括那些在街上到处巡逻的一队队的禁卫兵。

  亚芠站在院子里,慢慢的府外的人声开始沸腾起来了,死神小队已经引起了禁卫兵的注意了。

  在亚芠的视线之下,最先与禁卫兵接触的是力奥率领的三十人。

  当力奥率领着三十个人跟着由亚芠所指挥的九尾来到了一处大广场处之时,正好迎面碰的了两队约近百人的禁卫兵,一遇到这群人时,力奥先是一愣,随及了解到这正是亚芠要他们开始引起其他人注意的时候了,大笑一声,力奥一声:“兄弟们,好好的大干一场吧!”

  众人轰然一声应诺一声,再力奥的带领之下,宛如一窝出柙的猛虎一般,往那一群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禁卫兵冲去,这下子,经历过亚芠的锻炼,水妖王亲自磨练的成果马上就展现出来了。

  面对着这一群比他们多上近六七倍的禁卫兵,没有任何人有一点的退却迹象,反而个个精神抖擞,杀气冲天的,才一接触,进卫兵们立即有不少人发出了死亡的惨叫。

  不过,毕竟禁卫兵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虽然慌乱,但是马上就展开了反击,不过他们面对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一群心狠手辣的杀手。

  只见除了力奥之外,其他的三十个人各自分成了以五人为一组的六个小组,六个人分成了六个方向望四面八方杀了过去,沿路所经之处只见到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尤其是他们那一套融合了疾风剧盗的那一种奇特的连环不断的阵法,一波波的往外扩张,就真的是像一阵阵夹带着无比杀气的烈风,所经之处,无人可逃。

  而力澳此时更是完全的发挥出了他那种凛冽的性格,一把一百五十公分长的大刀,在他的手中宛如是死神的勾魂镰刀一般,夹带着赤红的真气,遇枪破枪,见人破体,到最后,一干禁卫兵们也分不清楚,到底力奥刀子上的赤红是他所发出的真气颜色还是他们同伴身上的血?

  而在立奥这一组与敌人交战的同时,另一边的凯特及夜月两组也同时与禁卫兵们碰头了。

  在凯特这一组里,凯特打一接获到亚芠要他吸引敌人注意的命令时,他就已经开始在思考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敌人来,好方便亚芠接下来的行动?最后他获得了一个结论,就是将事情闹的越大越好,那要如何将事情闹大呢?大概除了杀人之外就只有放火了!

  于是,当一接触到敌人之时,凯特立即将眼前这十几个禁卫兵解决掉,然后,他开始命人将沿路经过的民家的一些平民赶出他们的家,然后叫人放起火来,很快的,凯特这一组小队所经之处全都是烈焰腾空,夹带着庞大的民众暴乱,果然如此一来,立即将他们附近的禁卫兵们全都吸引过来,让附近的区域几乎为之一空,当然,他们所遭受到的阻力也最大。

  而夜月及妃雅这一组则与凯特这一组截然不同,她们却是以暗杀的形式,所经之处,一个也没放过的将全部的禁卫兵们杀个精光。

  不过,当凯特这一组开始放起火来之时,夜月及妃雅马上知道凯特的用意,立即跟进的放起火来,而且,在妃雅的主意之下,她们这一组更胜一筹,专找一些看来是大户的人家放火,妃雅的理由是,越是富有的人就越是怕死,所以当他们以神出鬼没的方式,不断的杀人放火时,更是引起了比凯特那一面还要大的动乱,毕竟,在这原曙城中的大户人家可全都是一些高官贵族或是富商豪流之类的人物。

  当然,再这些人中也有不少人本身具有相当的实力,可惜他们现在所碰到的却是一群只为了吸引敌人注意力而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做正面冲突的杀手,让他们气的怒吼连连,却也无可奈何,因而引起了更大的骚动,而局势越混乱则是死神小队越高兴见到的一件事。

  这些情况全都一一的纳入了亚芠的眼中,虽然觉得对那些被他无故牵扯件来的人觉得很抱歉,但是亚芠却不会觉得后悔,当他藉由雷羽的眼睛看到其他地区的禁卫兵们已经逐渐的被三组人马吸引过去了,此时,属于原曙城中心处的宫廷反倒不如现在的外围处那么多的人。

  亚芠深吸一口气,是时候了,是他可以开始报仇行动的时候了,银光一闪,一阵夹的着无限仇怨之气的银色旋风由斯达克公爵府中刮了出来,直向华纳帮公国宫廷而去。

  华那邦公国王族所居住的壮丽宫廷外围城墙上,到处是一队队巡逻的卫兵,原曙城中那冲天映红半天的烈焰,喧哗的吵闹声似乎并未影响到宫廷的安宁,偶或有一队队的卫兵在巡逻经过看的见烈焰之处的位置时,会停下来看一下那被烈焰映红的天空,似乎也是在奇怪,为何今天的原曙城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样,似乎是热闹起来,除此外,一切都显的是那么的安祥,但是现在的安宁在一阵银色旋风吹过宫廷之外的城墙之时也宣告结束。

  最先碰到这一道银色旋风的是一队伍人一组的城墙卫兵,只可惜,当那一股银色旋风吹过之时,五个人只觉得金光一闪,他们就再也不知道人世间的事情了,当然,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告诉别人,到底那道银风是什么东西,如果他们有看清楚的话!只因,当银风吹过,留下的是五个人那被切断喉咙,表情安详的恍若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五个人的尸首。

  快速的银风连续的穿越过了一队队的卫兵,同样的事情一再发生,当银风抚过之处,一个个完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卫兵,就变成一具具尸体,而且还完全没有机会去通知其他的人,很快的,诺大的宫廷城墙已被银风绕了一圈,所有的卫兵全都是城了一具具僵硬的尸体,详细数来,总数超过了三百人,而且都是一击毙命。

  很快的,当银风解决了外围的卫兵之后,毫不停留的,又往宫廷内城而去,介于外围城墙与内城之间,是一处极为宽广的美丽花园,这一座花园是平常王族们在游戏休息的地方,因此也没有派多少的卫兵去看守,因此,这一道要命的银风更是如入无人之境般,很快的就潜进到内城的范围之中。

  而内城是王族居住之地,戒备之森严当然是不言可知,因而,这道银风在看见的这么多的卫兵到处巡逻之时,也不得不暂停下来,飘进了黑暗的角落,露出了银风的真正实体,正是那穿上了贪狼之铠的亚芠.

  来到了内城之中,亚芠也不敢大意,凭着他的记忆以及高深莫测的修为,亚芠宛如一抹银色的幽灵,闪过了无数的卫兵,来到了中枢的地方,凭着他的记忆,亚芠潜至往昔他曾随着父兄见过德野王的那一间书房,只是,当亚芠来这一间书房时,书房中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不过亚芠并未感觉到失望,毕竟,他只是想碰碰运气而已,根本不敢奢望德野王会真的就在这里。

  看到这里没人,亚芠立即转身就要退出,到其他的地方去找找看,谁知道,就在亚芠转身之时,他赫然发现到在他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人。

  这下饶是亚芠如此冷静的人也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世间竟然还有人能在他毫无所觉的情况之下,潜到的的背后?

  一惊过后,亚芠立即冷静下来,打量对方,只见,他是一个看来约三十来岁的人,长相极为平凡,平凡到亚芠完全察觉不出他到底有何特徵,平凡的脸孔,中等的身材,但是,如此的平凡在此时此地却更是显的如此的不平凡。

  亚芠猜不出他到底是谁?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他记忆中的黑卫队(亚芠当初并不知道除了黑卫队外还有  ),忽然,亚芠看到了这一个人打量他的眼光,那是一种毫无感情,没有一点人类该有的情绪的眼光,灵机一动,一个名字浮现在心底-海格,公国的新任首相海格。

  亚芠及“海格”就这么静静的对立着,过了几分钟还是一句话都没说,“海格”在想什么亚芠并不知道,但是他并没有多馀的时间跟他这么耗着,脑中不住的打量着脱身的方法,由扈伊的口中,亚芠知道海格并不简单,他当然不敢大意,慢慢的,亚芠运起了精神异力,隐藏在晶体之下的眼神也变的不再显露出感情来,他也变成一个机械了。

  不过,亚芠没想到的是,当他变成没有感情之时,泛起心头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转身就走。

  一切只因精神异力的影响,也算是亚芠变异后的精神异力的后遗症,原来当亚芠施出了精神异力之后,他便已经是抛开了人的身份思想,一切变的纯粹只为该与不该,完全不参杂任何的个人感情因素在内,而他本来就知道,光凭着死神镰刀小队一百人的协助,就想要对前任的公国皇帝德野王展开复仇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之所以会这样做全是凭着心中的那一股报仇意念所致,如今他这么思想一转换,便也立即抛开了这一个唯一促使他报仇的唯一信念,所以当然也不想在这一个处处危机地方与这一个浑身神秘的“海格”起冲突,所以他才会转身就走。

  而当亚芠突兀的一个转身破窗而出之时,海格似乎也是一呆,但是他的反应却也超出了亚芠的预测,几乎是在亚芠破窗之际,“海格”的身形立即动了起来,随着亚芠的动作亦步亦趋的在亚芠身后不到三步的距离跟着亚芠,随着亚芠到中庭的花园之处。

  亚芠见甩不开海格,突然一个转身,右手一挥,白金剑脱手而出,往海格的胸口划去,而海格的反应也原比亚芠想像的要快的多,在如此的快的追逐之下,亚芠又是突兀的猛然出手,海格竟然也能做出反应,只是,海格那一个停步转身闪躲的动作让亚芠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因为当亚芠转身挥剑之时,海格竟然以一种完全违逆人体的动作,上半身以一个猛转一百八十度的状态,闪过亚芠挥出来的剑,但即使如此,亚芠的剑还是在海格的胸口间留下了一个伤口,但是真正让亚芠吃惊的却在后头。

  大概是亚芠杀人杀多了,所以对于剑入人体的动作有着一种下意识的熟悉感,但是当亚芠的剑划破海格的胸际之后,亚芠却生出了一种怪异感觉,因为他觉得手中的白金剑在插入海格的身体中之时, 当他剑划入体却没有那一种坚硬骨头横阻的感觉,但是却多了一种怪异的阻力之时,亚芠立即心生一种诡异的感觉。

  而“海格”被亚芠这么一剑划破胸口,右手白光一闪,猛然对亚芠的头射出了一道强烈的白光,亚芠暗惊出了一身汗,勉强的偏头躲过了这一不知名的白光,但是躲的了头却躲不了肩膀,肩上的铠甲之处被这一道白光擦过了,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迹,即使是隔着铠甲,亚芠还是感觉到这一道白光带给了他一种强烈的灼热刺痛感,令亚芠不得不暂缓攻势,向后退了几步,让过了这一轮的攻势。

  分开之后的亚芠及海格,分别低头查看一下自己的伤势,发觉并无大碍,当然,这是他们自己看来,若是旁人看来,一个是右肩膀上一片焦黑,还不停的冒出白烟,空气中散步着一种焦臭难闻的气味看起来右手应该已经是被废了,一个是胸口处被开了一个足足近二十公分的大伤口,而且还不停的流出了白色的血液,等等,“白色”的血液?

  亚芠在面甲之下的眼睛瞳孔不由一凝,那个应该是红色血液的白色液体是什么?而依照惯例,被他在胸口上开一个大洞的人会是这种若无其事的样子吗?

  亚芠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但这还是因为他现在是处在于一种无悲无喜,没有人类该有的感情状况之下,才只是有点“不太舒服”,如果是一个正常人……?亚芠不禁想起了扈伊对海格的评语:“他怀疑他根本不是人!”

  这下子,连亚芠都不得不赞同扈伊的话,也许“海格”根本不是人,只是亚芠自己也没有想到,在旁人的眼中,他也不能算是一个人。

  这时,海格又抬起了双手,朝着亚芠又发出了两道白光,这下子亚芠可看清了,他看到“海格”是现在掌心之中泛出了红光,然后再由掌心之中直接的发出了拇指粗的白色闪光,朝他射来,亚芠不慌不忙的一边闪身避过了这两道闪光,然后也朝着海格一伸右手,一道黄色的光芒也朝着海格射去。

  土元素,亚芠这一次将土元素比照水元素的方式,将土元素聚集之后射出,不过亚芠还是察觉出土元素的聚集比水元素要慢上许多,大概是跟元素本身的特性有关吧!

  当亚芠射出了土魔法弹之后,赫然发现到,竟然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海格”,而且手中还出现了一个闪耀着白光的盾牌状东西,将他这一个魔法弹给挡下来,两道光芒相撞之下,闪耀出了强烈的黄白光彩。

  这下子,亚芠也不由的惊咦一声,亚芠仔细看一下,原来眼前这两个长的还是有一点的差异,只是他们看来都是这么的平凡而普通,导致亚芠在乍看之下,以为又出现了令一个“海格”。

  只是这么一来就打破了亚芠原先认为第一个人是海格的猜想,如果这两人不是海格的话,那他们到底是谁?为何会与扈伊所形容的海格如此的相像?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第二个“海格”对第一个海格道:“1044,一个人类为什么也要花这么多的时间?”

  第一个被称为1044的海格道:“这不是一个的普通的人类,他具有不亚于我们的能量,我一个在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将他杀掉,1043,我需要协助。”

  这时亚芠反倒觉得十分奇怪,大概是受到了扈伊的话的影响,他觉得眼前这两个人不论说话的语气、用词遣句,无一不十分的怪异,让他有种怪异的感觉,彷佛眼前这两人非我族类一般,什么1043、1044,什么人类、能量的,一般人会以号码来称呼彼此,会用人类来称呼另一人吗?

  加上刚刚以芠他一剑砍中1044时的那一种感觉,亚芠心中升起了一种连他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彷佛这两个人不应该是人,而是不知道是什么精怪化身成人似的。

  一想到这,亚芠心中撤退的意念又更加的坚定,即使他现在已经由精神异力的影响之下退出,但是从刚刚与1044短暂的接触之下,亚芠已经知道对方决不亚于他,再加上现在对方又有了帮手,不管他们其中之一到底是不是海格都无所谓,因为宫廷中还有神秘的黑卫队,还有为数不少的禁卫兵,,不管他甘不甘心,今天他要报仇之举已经变成了镜花水月之想,为今之计就只有在身分还未曝光之前,先行撤退。

  不过亚芠想要撤退,眼前这两个怪里怪气的1043、1044可不放过他,闷声不响的,双手一展,竟然各自在他们的手上出现了一把似棍似枪白色东西,在亚芠看来很像是他爷爷的光荣明刀一样的幻兽能量武器,怎么有人不用借助幻兽就能使用幻兽武器?不过此时,已经不容亚芠多想,四把亮晃晃的武器已经朝他斩来,亚芠忙一挥手中的白金剑,与1043、1044战在一起了。

  不过亚芠这一打可真的是打的叫苦连天,因为这两个人不但人怪名字怪,连所用的招式都怪的很,以亚芠如今的阅历,甚少招式是他没见过的,但是这两人所用的招式,亚芠别所看过,连听都没听过,因为在亚芠眼中,这两人一开打之后,竟然浑身变的跟没有骨头般,浑身四肢不但乱扭乱晃,完全不按牌理出牌,而且两支手臂跟鞭子一样,忽长忽短的,甩来甩去,加上他们手中的那两把白色的光剑又威力无穷,连白金剑这号称最坚硬的东西,而且还是在亚芠的天心真气灌注之下,还是被这四把光剑砍的充满了缺口,叫亚芠这一个身经百战的人也闹的手忙脚乱的,不知如何的反击。

  终于亚芠找到了一个空隙,手中的白金剑猛挥,连发出了十馀道的断月斩,轰向这两个怪人,然后他在重整旗鼓,左手一展,同时喝叫道:“暴王!”

  一道黄色光芒射出,与突然冲出的暴王合一,一只三公尺高的黄色巨熊出现,往亚芠右边那一个不知道是1043还是1044的家伙扑去,而亚芠则化身狂风,刮起了浓厚的血腥之风,向另外一个家伙杀了过去。

  亚芠一冲上去就是连续不断的断月斩,一波波毫无间隙的半月型金色气劲直接往1044飞了过去,那强劲的爆破威力,就算1044闪过了正面直击,还是让那爆破的威力震的七浑八素的,几乎是无还手馀地,所以当亚芠化身为风之后,轻易的就贴近了1044的身边,手中白金剑毫不客气的就一刀划过了1044的喉咙,几乎快将之一刀两断。

  一击得手之后,亚芠立即转身,就要去解决另外一个家伙,那知,原本在亚芠心中已经是死人一个的1044竟然在亚芠完全没有防备之下,光剑划过了亚芠腰际,所幸亚芠够警觉,急忙扭身一闪,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腰斩之危,但是他那坚硬的贪狼之铠却被这两把光剑当成了薄纸一般,狠狠的开了两道口子,虽完没有伤及皮肉,但也令亚芠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闪过这一危机之后,亚芠急忙退后了几步,望向1044,这时他才看清楚,被他一剑破喉的1044竟然连一点命危的迹象都没有,还又开始挥动手中的双剑要往亚芠杀过来,而喉咙上的伤口这时在亚芠的眼中别说没流出一滴血,这时已经在以超过亚芠理解能力的速度在痊愈,依照这种速度继续下去,亚芠开出的这道足够一般人死上十次以上的伤口可能不到一分钟就会痊愈了。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一向镇静的亚芠这时也不由的有点心慌起来。

  亚芠一咬牙,既然砍一半杀不死这怪物,那他就将他的脖子全砍断好了,一打定主意,亚芠又紧了紧手中的白金剑,往1044杀过去,这一次,亚芠还未靠近1044时,1044就感觉道亚芠整个人由身上飘出了一种他所无法理解的沉重气息,好像是看到大地在向他撞过来一样,令他的动作不由为之一顿,而亚芠立即察觉出1044这一下的破绽,手中剑似缓实疾,似重实轻的高高举起,由右上向左下方,以一种宛如高山倾倒般钜力万钧的气势,朝1044用力一划,正是亚芠最新近悟出的大地之心所化成的招式,永远只有一招一式,但是所有的意念却全都是请住在这一招一式之中,所以,没有人能挡的住这一招一式的威力,即使这一招一式之间看来是如此的简单而明了,宛如大地一般的纯朴,但是其所蕴含的力量去无人能估计,1044也不例外,亚芠这看似简单无比的由上至下的一剑,却令他挡无所挡,避无可避,硬生生吃了下来,结局是,1044被亚芠一间断头,馀势破膛,几乎被分成了三段。

  亚芠暗嘘一声,这下子这怪物该死了吧!

  同时,另一边也传来了一生尖啸,亚芠不用转头也知道,这是1043发出的尖啸声,他从暴王的视角中早已得知,刚刚暴王跟1043两个对战中发现到,他们根本无法伤害到彼此,暴王还说的过去,他现在身体大部分本来就都是以能量组成,加上1043手中又是能量剑,除非是正面打中暴王的本体,不然与它的能量体交战等于是在替他搔痒一样,无法损伤,而暴王略为迟缓的动作也一样无法伤到1043,所以他们只是再彼此牵制而已。

  但是,当亚芠一剑斩下1044的头之后,1043马上像疯了一般,完全不顾暴王的巨掌袭击,将背后卖给了暴王,留下了五道大伤口,然后急忙的奔到1044的头部处,将1044那断掉的头给捡了起来,问道:“1044,你有没有事?”

  亚芠极为不解,都已经被他给断头了,还要问有没有事?难不成断掉的死人头还会回答他?

  事实上,亚芠在下一秒真的是差点惊呼出来,因为1044那一颗死人头还真的是回答1043,他只听到1044的头不停的发出了一阵阵抑扬顿挫的刺耳鸣声,有点像是铁板互相摩擦时的声音,而1043则不断点头道:“没关系!只要本体没有受到伤害,待会我再帮你换上一个新的装甲行了。”

  至此,亚芠不再怀疑,眼前这两个人,不!应该是不知道打哪来的怪物绝对不是人类,而是某种怪物变成的,而且听到那一个1043之言,好像头部才是他们的本体,其他的部份由由某种“装甲”构成的,难怪无论他怎么打都没效,这下子,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心中的意念一动,精神异力的那一种熟悉的冰冷感觉又再度的充斥了他的全身,他的情感又再度的被冰封起来,变成了一个无血无泪的无情人。

  右手一指,那一招只有用过一次的绝招又再度出现,只见到亚芠的手臂上又出现了一道光亮的蓝色光剑,然后,贪狼星的意识再度在亚芠的心中苏醒过来,然后,又一次的一声“瞄准完毕”,亚芠心中一动,光剑在眨眼间射出,目标——“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