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六章 复仇前夕

  作者:手枪

  随着阵阵的狼嚎声,亚芠,五老,少年都看到了一道金光几乎是半浮在半空中,像极了一支巨大的金箭,有如疾闪电光一般,飞射而来,扑进亚芠的怀间。

  五老惊讶的发现到亚芠原本那宛如万年不化的寒冰般的阴沉冷厉脸色竟然在那一瞬间荡漾出一抹极为温柔开怀的笑容。

  看到了亚芠脸上的笑容,宗门五老不由为之大震,因为那与亚芠刚刚那种冷厉的脸色根本是一百八十度的突兀转变,但是不能否认的,他们比较喜欢亚芠现在的样子,而且还觉得亚芠现在的样子真的是顺眼极了,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遇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样子,令人不由的陶醉在他的笑容里,哪里还有刚刚那种杀气腾腾的样子,也因为五老注意力完全被亚芠的笑容给吸引了,因而完全没有注意到亚芠怀中的那一只巨大的金色巨狼。

  耳中听到了亚芠说道:“好朋友,好久不见了,真是想你。”

  五老这时才将注意力由亚芠脸上纳灿烂的笑容移到他的怀中那说话的对象,那一只在午后阳光下闪耀着璀璨金光的幻兽贪狼星的身上。

  虽然是头一次见面,但是五老也不由的为贪狼星那种威猛的神态所吸引,还有亚芠与贪狼星之间所表现出来的亲密无间的神态所惑,几乎使的他们心中的敌意全消,而任由亚芠与贪狼星叙旧,没有打扰他们。

  不久亚芠及五老又听到了一阵纷乱的脚步传来,亚芠停止了与贪狼星的叙旧,和五老同时转头看向贪狼星来的方向,映入亚芠眼中的是那一张张极为熟悉的脸孔,竟是他的死神镰刀小队?亚芠心中暗暗奇道。

  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多久的亚芠心中不免因为贪狼星及死神镰刀小队的突然出现而感觉到惊讶万分而且还带点惊喜的心情。

  亚芠站直身体,对凯特等人道:“凯特,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凯特等人见到亚芠安然无恙的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那一块大石头,高兴道:“头儿你没事呀!那太好了,你失踪的这七八天,我们可担心死了。”

  亚芠听到凯特说他已经失踪七八天了,心中不由为之一愣,亚芠的眼光逐一的扫过了小队的每一个人,他们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欣喜神色,亚芠心中不无感动,毕竟,即使被人称为恶魔的他在看到了还是有人是真心的关心他的,心中还是有着一道暖流流过。

  亚芠微笑道:“没事!我没事!你们怎么会来这?”亚芠在看到妃雅也在人群中之后,不由的对她一笑,表现出了难的温和笑意,引的妃雅娇颜一红,羞答答的垂下头玩弄自己的衣角,然后亚芠才对凯特问话。

  凯特兴奋的将雷羽回去报讯,叫醒贪狼星,然后他们才在贪狼星的带领之下,来到这里,这时候,贪狼星已将雷羽从它的长毛中推出,亚芠伸手接过了雷羽,让雷羽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发出了一道感谢它替他所做的事的心灵通讯,传给了雷羽,雷羽也啾啾鸣叫着,用着它的头轻磨着亚芠的脸颊。

  半响,亚芠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从刚刚起,就一直静静的看着他们叙旧的五老,道:“五位长老,真的是很抱歉,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告诉你们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刚刚我只有一个人,但是现在……”

  亚芠语气中明白的表示出,刚刚在他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他都不讲了,更何况现在他大援在侧,当然是更不可能说了,但是,他话还未讲完,光长老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别说了,就算你现在有了支援,但是我们还是不会改变我们的心意的,并不是我们不通情理,实在这件事太过古怪,我们非得弄个清楚不可,不管你现在有多少人,我们全接下来了。”

  其他四位长老也是一副非要亚芠交代个清楚,不然决不罢休的样子。

  亚芠皱起了眉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将将事情交代个清楚,除了不想与这五位可敬的长老对敌,但是刚刚他不说,现在他就更是不能说了,非关意气用事,实在是现在连凯特、妃雅等人全都来到这里了,他实在不想因为自己的身分泄漏的关系而导致其他人寿道牵累,虽说对象是这五个令人尊敬的老者,但是,亚芠只是光听他们说自己是宗门五老,并非就能够确认他们就是真正的宗门五老,就算他们真是宗门五老,亚芠也无法把握住当他们知道他真正的身分时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不能拿小队一百条生命做赌注!

  因此,这一场架似乎是打定了,既然决定要打,亚芠就决不能容许自己输了,几乎是同时,当光长老说完时,亚芠已经由身上飘出了澈骨的冷凝寒气,用这来对光长老作出回应,以光长老为首的五位长老也不是白痴,光是由亚文身上的气势就知道这事已经是无法善了了。

  不约而同的,五位长老身上的五只幻兽分身在五长老的意志之下,慢慢的拟态变化成五支形态各异的魔杖,出现在五老的手上,这时,凯特等人也才注意到,刚刚因为见到亚文无恙而太过于兴奋,因而没注意到,竟然有这五个着凯的老人站在旁边,一副来意不善的样子,立即引起了众人的反应,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就待亚芠一声令下,就要将这五个老人解决,即使他们已经看出这五个老人有着九阶的铠,他们还是毫不犹豫的对这五个敌人露出了敌意。

  亚芠察觉出小队的敌意,一摆手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我私人的事,你们不要插手,由我自己来解决。”

  众人不由一愣,但是还是顺从的听着亚芠的话,凯特一声令下,所有人全都铠化起来,几乎是一瞬间,五个长老老马上就看到了惟再他们身周的近百人身上,发出了强烈的各色光芒,同时,在他们身后不更由这些光芒组成了各种的动物型态。

  这下子,五位长老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陡然的重重多跳了好几下,他们没想到,这个古怪的年轻人身边,竟然有着这么一群八阶铠的高手存在?

  而不但是五老惊讶,连亚芠自己也是无法置信,什么时候起,他的小队人员竟然有了八阶铠了?明明他们也只不过五阶、六阶铠而已吗?最高阶的也只不过是夜月的七阶铠?怎么忽然间全变成了青一色的八阶铠?

  却不知,这完全是亚芠他自己本身所造成的,原因就在于亚芠送给他们的那一颗神之钻,当初亚芠送给他们每人一颗神之钻本意是想要提身每个人的气,果然在神之钻的帮助之下,每一个人的气有了跨越颁的提升,短短的三个月的练气时间,就比的上其他人三年的成效,功效可谓高的惊人,但是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神之钻的庞大能源支持下,他们身上的幻兽竟然在一次的变化,一口气突破了“阶”的层级限制,直接晋升到第八阶,当然,现今的他们还没有办法与真正的八阶幻兽一较长短,但是假以时日,小队成员的幻兽一定能够真正成为八阶甚或九阶幻兽,但是光是现在这样也够唬人的了,大陆上可没有那一个国家可以找出一队像这样子由纯粹八阶铠的幻兽军团,甚至,能找出三十个八阶铠就偷笑了,而且九成都是皇室成员。

  亚芠虽然惊讶加不解,但是心中的高兴可想而知的,这下他的报仇大举又更有把握了,只是,今天这一场战还是不能让他们插手,毕竟,这是他私人的恩怨,而且对象又不是一般的人,他不能让他珍惜的部下成为人民的公敌,毕竟,背负着血腥的恶魔之名有他一个已经是够多了。

  亚芠一声:“铠化”,贪狼星再度发出了一声的长啸,金光一闪,睽违以久的贪郎之铠再度出现在亚芠的身上。

  那无比的凛冽威势,那震动人心的姿态,那闪耀无比的光芒,即使已经见过数次的小队成员还是依旧忍不住到吸了一口气,尤以亲眼见过亚芠屠杀手段的凯特三人最是震撼,他们心中一直有一个错觉,就是当亚芠着铠之时,就代表他已经下定了屠杀的决心,他们为这五个老者表示哀悼,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身着九阶的铠,再凯特三人的眼中,他们已经是一堆死人了。

  凯特手一挥,小队成员立即成一个圆形,将亚芠及五老为在中间处,空出了约五十公尺的空地。

  五老当然不敢大意,当亚芠那一身奇异的贪郎之铠出现再身上之时,还有战在最前线凯特三人眼中流露出怜悯之光,以及其他人摆出阵势之时,再再都显示出对亚芠的无比信心,更令五老不敢大意。

  而着铠之后的亚芠呆了三秒钟才回过神了,因为贪狼星化铠依附到他的身上之后,亚芠赫然发现他的眼中竟然分化出了六个“视界”。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他不知道该如何的形容,一个世界是他透过眼前黑色晶体所看到的正确视界,而另外五个看到的同样的一个警像但是角度却不一样,甚至其中一个还是由上往下的俯瞰视角,令亚芠一时之间觉得无比的怪异而失神,当亚芠稍唯一比对,立刻察觉出,另外的五个视角竟然是五小幻兽所见到的视界,这下可令亚芠无比的惊讶喜悦,那岂不表示,只要他运用得宜的话,不管在那里,都在他的掌握之下?

  亚芠忍住心中的欣喜,冷静的试探一下,右手微微的一伸,一颗比当初扈伊对战之时还要大上一辈的水魔法但成型,再要发未发之际,亚芠心中暗暗对雷羽下达了个命令,果然,当他的魔法弹对着五老发出之时,再他视角中的下看的雷羽视线立即便成为向下俯冲的样子,然后,以他本来的视线来看,即看到雷羽由半空中冲下,雨那一颗水魔法弹合而为一,再度变化成一只水蓝色光鹰,五老冲去,亚芠心中一动,雷羽马上将目标锁定水长老,冲了过去。

  这一个尝试让亚芠很高兴,因为这表示他又多出了几个好帮手了,果然,亚芠不浪费时间的又招唤来土元素,心中的一个视界有产生了变化,土魔法弹一发,暴王前冲至土魔法弹面前,与雷羽一般情况,结合了土魔法元素的能量,一只足有三人高的巨大黄色光熊出现在亚芠及五老面前,发出了一声轰雷般的怒吼,朝着亚芠指定的土长老冲了过去,而亚芠随后右手金光一闪,白金剑出现在手,也随着光熊背后一步之差,往其他三老冲去。

  而五老当亚芠招唤出光鹰之时,心中已有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光鹰竟然突破了一般魔法常识中直、散、弧、曲路线的魔法攻击常识,恍若有生命一般的认定了水长老,往他攻去,完全不理会其他四人,闹的水长老手忙脚乱的,差的在光鹰的第一击就吃大亏,最惨的是,不论水长老施展哪些魔法,全都像是在替光鹰进补一般,施出来的各种水魔法能量全教光鹰给吃下去,让光鹰越来越大,而水魔法元素能量组成光鹰对水长老的魔法攻击可以不闻不问,水长老却挨不得光鹰的一击,逼的水长老左闪右躲的,好不狼狈。

  其他四位长老很快的就发现了水长老之窘境,但是想帮忙却没办法,因为光熊已经对着土长老冲过来,所幸土长老不像水长老般没有准备,被光鹰闹个狼狈不堪,但是也仅有自保之力,与水长老一样,拿他眼前的敌人没办法,只能等着魔法效力(注)消失。

  但是水长老及土长老的情况还算是不错,其他三位光、火、风三位让亚芠亲自操剑攻击的长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当亚芠冲出之时,心里已打定主意,绝不让他们有机会施展攻击力大的大型魔法,因此,亚芠一上场就用上了风之心,只见亚芠化身成为一道金色的旋风,后发先至的在光熊之前,截住五位长老,将他们圈进了白金剑的剑影之中。

  论魔力,亚芠现今的魔法能力还差五长老中任一个一筹不只,但是,如过论近战的能力,再来十个五长老也绝不是亚芠的对手,更何况如今五长老已经被亚芠用光鹰、光熊引开两个,只剩三个人的话更不是亚芠的对手,而三位长老也只道亚芠是打的近战不让他们有机会施展魔法的主意,但是他们却无法可施,就算想要攻击施咒攻击,往往一阵金风过后,还为廿权的咒语又都被打断了,而不用念咒的小魔法就算打中亚芠,面对亚芠坚逾铁石的铠甲就像是蚊子叮牛角般,不为所动,更何况在亚芠那迅捷的动作之下,十之七八都落空了,这也是魔法师的悲哀,虽然有着强大的力量,但却只能用在远距离攻击。

  很快的,三长老身上马上就出现了无数的伤口,这还是亚芠略为手下留情的,不忍将这善明远播的长老致命的缘故,不然凭白金剑锋利的程度,就算三长老有九阶铠护住要害,还是难逃一命。

  眼看着五位长老如今已是岌岌可危,如今只要亚芠一狠下心来,明年的今天此时就是五长老的忌日了,不过,大概是五长老平时好事作多了,上天不欲看他们丧命,因此,派来了能让亚芠消火的人来。

  就在亚芠开始慢慢的觉得五长老太不知进退,都已经到这地步了还不肯自动放弃认输,令亚芠开始有点心中不耐烦起来,他还想要报仇,没时间与他们再玩下去,万一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就不太好了,亚芠一想到这一点,手中的白金剑不知不觉的已经加快速度起来,不想杀他们,但也容不得他们坏事。

  不过亚芠的决心还是下的太慢了,因为一连串的沉重整齐的脚步声已经传来,令所有小队的人侧目,连在打斗中的亚芠也放弃的所得的优势,跃离三长老,同时也招回雷羽及暴王。

  而小队的人以解除包围之势,来到亚芠身后集合,不久一队约两百人,身着兽幻铠,踏着整齐脚步的首都卫兵来到。

  原来当初死神小队强行闯关,闹的那一个守关的小队长如临大敌的吹下了警哨,引了首都禁卫军动员起来,结果一问之下,才知竟然是一群百多人冲进原曙城中,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也不能不小心,于是,便派出了一中队的两百人,顺着路人指引的方向,前往查看。

  而一路上越走发觉越近禁区,带队的中队长发现似乎不妙,好像不是一般的盗贼团的样子,加上又听到了一连串的狼号声及爆炸声,于是,他便打发了一个人回去报讯,然后才叫所有人着上兽幻铠,以战阵的方式前往搜查。

  谁知道他不叫人着铠倒还好,这一个谨慎的动作一作,反而引来了死神的临头。

  当亚芠罢战后又看到有这么一群卫兵的出现,熟知原曙城城防作业的他立即知道,这是原曙城禁卫军面对大敌时才会做的动作,却不知道这是死神小队引来的后患,反而以为是眼前这五个自称是宗门五老的家伙故意拖延时间,以待禁卫兵来到,不然以这如此偏僻前一刻又是禁区的地方,怎么会忽然多出这么多装上兽幻铠的禁卫兵?

  亚芠有此误会不打紧,最糟的是,刚刚他因为宗门五老及重见小队人员而压下的报仇怒焰现在又因这一队禁卫兵的出现而从新燃起,而起烧的更旺更炽烈,一股与刚刚那只有战意而无杀意截然不同的极为冰冷的气息由身上飘出,杀意已在亚芠身上沸腾起来。

  透过那由黑转红再转血红的晶体,亚芠对五老撇过一眼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即使未能亲眼感受到亚芠的眼神,但是五老年老成京的阅历又怎会不知道亚芠已将这一队禁卫兵出现的帐算在他们头上了,而五老只是想要从亚芠身上查出土元素禁区形成的原因,根本不想与亚芠这种不但有以一举之力摆平他们五老实力的高手为敌,更何况看他身边还有一队百人小队,不但每个人看来对他忠心耿耿,而且清一色都市具有八阶铠的雄厚实力,与他为敌根本就是跟死神交朋友一样嘛,他们怎样都没关系,只咬不要牵累其他人就好。

  五老心中暗暗的叫苦连天,刚刚亚芠已经对他们很不友善了,这下再加上这一个误会,恐怕不成生死大敌才怪,光长老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企图开口对亚芠辩解他们的清白无辜,可惜亚芠并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光长老还未来的及开口,亚芠已经是一个腾身怒喝道:“死神小队听令,灭口。”

  灭谁的口?当然是那一群不知死神已光顾的卫兵,死神镰刀小队的每一个人只觉热血沸腾,这还是亚芠首次在战斗中发出的第一道正式命令,被亚芠这一命命,中人棉千军万马也敢冲,更还况只是小小的两百多名卫兵?

  当亚芠身先士卒,一头冲进那一群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卫兵之间,白金剑的金光一闪,马上有三颗人头飞起,脸上尤还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霎时,原本整齐的卫兵阵势立即大乱。

  这些卫兵多是原曙城中权贵士族子弟,藉着担任禁卫兵之职,逃避上边防守防之役,平时养尊处优,仗势欺人,有时抓抓小窃贼,哪里真的曾经经历过何谓战场!因此战战也是摆着好看外,整体的战斗力可是令人惨不忍睹,难怪当亚芠一冲三条命之下,立即使的战阵乱了起来,任凭小队长如何的呼喊指挥还是一团乱,更何况,继亚芠之后,又有一百个由亚芠亲手训练出来,当世十大高手之一的水妖王亲身磨练,而培养出来的一群杀手中的杀手,一次冲击之下,两百多个人中已剩下不到二十个,当亚芠转身面对五老之时,连那二十个人也跟着下地狱,而他们只比他们的同伴出喊了一声惨叫而已。

  整个战斗快的不可思议,不到一分钟,两百个活生生的禁卫兵已经摆平一地,无一存活,乾净俐落的叫五老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而那种极为突兀,前一刻还是一群雄赳赳的禁卫兵,下一秒却变成了尸横遍地景象,更是叫人噩梦连连。

  亚芠慢慢的往五老走去,脸上红色的晶体散发出害人的炽烈红芒,彷佛象征着亚芠此刻心中难消的杀意一般,五老脸上不由自主的凝重起来,知道这一次绝对是生死之局,而且是他们死亚芠生,这还是他们成名数十年,历经多少生死劫难后,首次生起死亡离他们如此的近的感觉,若问为什么,大概只能说是他们感觉到亚芠及死神小队那种杀人好比拔一根草般的感觉吧!

  幕然,当亚芠向他们走出第三步之时,忽而转头道:“所有人跟我走!”

  一瞬间,亚芠一个转身,往禁区深处走去,而小队中所有人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对亚芠的命令却是绝对服从,没有人再往五老处看上一眼,跟着亚芠的路线,宛如旋风般,一会就消失在禁区深处的废墟中。

  五老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那种恍若隔世的重生喜悦,却也叫他们不想也无力再追究原因,彼此互望一眼,发现彼此身上早已叫冷汗给浸湿了,虽然没说出,但是彼此眼中却都流露出一种极为陌生的情绪,一种名叫害怕的情绪在这五个修为精堪,养性有成的老魔法师的眼中、脸上、身体,完全的展露出来,当亚芠等人完全消失之后,五老已经再也站不住了,纷纷解除铠化,跌坐在地。

  而很快的,他们也知道为何亚芠会忽然率众离去了,因为,一队足有千人的进为大队已经踏着整齐的步伐进到他们的眼前,必此互望一眼,再度由彼此眼中察觉的对于亚芠神秘的恐惧,为何竟向未卜先知一般,先一步的放弃击杀他们而率部离去,在那禁卫大队来之前一步?

  其实说穿了很简单,亚芠只是命雷羽散去能量恢复原状之后,飞到上空中,利用着铠之后他能看到雷羽之所看到的视界,而用以预先警戒,果然,当禁卫大队的身影落入雷羽的眼中之时,亚芠立即有所警觉,更马上判断出,他虽有把握将五老格杀当地,但是也不免会与千人大队照面,他虽不怕他们,但总是棘手,为避免麻烦,影响他的报仇大计,亚芠只好先一步将人带离,放弃杀掉五老的举动。

  而当千人禁卫兵大队来到这里之时,当然是免不了一阵的惊骇大怒,同时更激起了同仇敌忾的士气,发是非将亚芠这一群凶手格杀不可。

  当然,他们也发现了极为狼狈的五老,所幸大队长认识这五个长老,知道他们是为了解开土元素异常聚集之谜而来此,更因为他需要他们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五老的身分,禁卫兵不但没有依照一贯作风宁可错杀一百而不愿放过一人的作风,把五老当成罪犯抓起来,反而当场把他们当成上宾款待,而五长老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于是,十分钟之后,原曙城东西南北四大城门立即关起来,严禁任何人进出,城墙上来回巡逻的士兵增加不只十倍,街道上行人全无,只有一队队的禁卫兵来往巡逻,挨家挨户搜查,不但查百姓平民家,涟漪般的王公大臣也不放过,全城五万禁卫兵全员动员起来,目的只为了找一百人,看似儿戏,但是却没人敢轻忽,因为,禁卫兵中由那千人大队最先传出,搜查的目标是能将魔导宗门五老打败,一瞬间杀掉两百多名禁卫兵的凶手,两百多具尸体还摆在禁卫兵的西营区门口,每一个由那经过的人都可以看见,谁敢轻忽?谁敢大意?就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躺在那!

  时间就在这种极为紧张严肃的气氛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由午后一直搜到入夜,原曙城的地皮都快叫搜索的禁卫兵踏破了,但是凶手却像是蒸发了一般,完全查不出任何的痕迹,一百多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在五万人的搜索下,原曙城再怎么大也有个限度,不可能会完全消失,怎么会查不出来?

  无尽的疑问在禁卫兵上下层的心中滋生,开始有人认为亚芠一行人早已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潜离城中了,同时也令无数人心中部由的松了口气,若真的与这群凶手对上,恐怕会伤亡产重吧,也因此,禁卫兵们开始松懈下来,搜查也没那么起劲了,一方面是累了,二方面则是在同仇敌忾的激愤过去之后,冷静下来的人开始为自己打算,不但祈祷自己不要是第一个搜出亚芠一行人的人,更是希望亚芠真的已经是脱离了原曙城,因为任谁也知道,地一个发现的人已亚芠一行人的手段绝对是成为烈士的机率高达九成九,而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烈士。

  而当一干卫兵闹哄哄的在到处搜查之时,在一处为人们刻意去遗忘,令一个因为人而成为禁忌的区域中,亚芠一行人则隐匿于此,而这区域在两年半之前一直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斯达克公爵府”。

  只是现在,黑底金字的府名被拆下,厚实的铁门上长满了红锈,野草丛生,窗毁门坏,如今只是一个败落的废屋,但却是躲藏的一个最佳地点。

  亚芠站在他原本的房间中,经过了两年半,他又再度的回到了他的“家”,看这眼前的一片凄凉景色,亚芠忍不住心中无限的惆怅,正所谓人事依旧而景色全非。

  过了半响,凯特敲敲们走进了亚芠的房间,亚芠转过身来面对这凯特,淡淡问道:“凯特,外边的情况怎么样?”

  凯特一躬身,必恭必敬道:“头儿,外边的人声已经慢慢的减弱了,天色也已经暗起来,是时候了。”

  亚芠点点头又问道:“弟兄们的情况怎么样?”

  凯特回道:“承蒙头儿您不把我们当成外人,愿意把这关于您生死的事情告诉我们,弟兄们都十分为您感到愤忾,个个摩拳擦掌的想要为您报仇,每一个都精神抖擞。”

  亚芠闻言轻声一叹道:“唉!真不知道把你们卷进我个人的私仇中是对还是错?”

  凯特闻言一愣道:“头儿你这样讲就不对了,我们今天能有这种成就全是头儿你造就的,我们无已回报,这正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况且,头儿你们一家本来就一直是我们崇敬的对象,整个大陆谁不知道斯达克一家人全都是真正的英雄好汉,能在你手底下做事是我们的福气,水里来火里去,若皱个眉头,我们就不算是好汉,更别提头儿你对我们的恩情了。”

  亚芠轻叹一声:“好吧!跟所有人讲,一个小时后出发。”

  凯特一躬身,退出了房间。

  原来亚芠在领着小队的成员来道他的旧宅之后,便对全部的人开公布诚,将自己的来历、来到这里的目的,说的一清二楚的,然后也明白的说出此次报仇之举极为危险,如果有人不愿意的话,尽管退出也行,他绝对不会见怪的,毕竟这事关众人的个人生命问题。

  绝果出乎意料的,不但是没有人退出,而且全部的人还一副同仇敌慨的样子,义愤填膺的要替亚芠一家报仇,令亚芠着实感动。

  不久当凯特退出之后,又有人来敲门,亚芠一愣,开口道:“请进!”来人闻声开门进来,亚芠转头一看,竟是妃雅。

  亚芠真的是一愣,他不知道妃雅忽然在这时后来到这里干什么?

  妃雅看到亚芠看着她,幽幽道:“不请我坐一下吗?”

  亚芠一愣,伸手一延道:“城主请坐!”

  妃雅在一张破烂的椅子上坐下之后幽幽叹道:“道现在你还叫我城主。”

  亚芠苦笑一声,对于妃雅,他实在是理不清他心中的的感觉,人非草木熟能无情,他知道妃雅对他的爱意,但是他自己呢?

  不可否认的,他现在的确是对她改观了不少,但是若说是爱她,可能还差了那么一点,但是若说她对妃雅这一次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帮助他,不有所感动是骗人的。

  亚芠清清喉咙,咳声道:“妃雅你真的不再考虑?此行十分危险,甚至有丧命的机会,如果你现在出去的话,相信没人认识你,就算认出你来,凭你丰原城主的身分,相信没人敢对你怎样的。”

  妃雅摇摇头道:“丰原城主又怎样?连一个自己真喜喜欢的人都没有又有何用!”

  亚芠叹口气:“妃雅,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只是一个亡命之徒,又是一个通缉犯,身上背负着报仇雪恨的重责大任,实在是不值得你的错爱呀!”

  妃雅睁着一双水灵大眼,问道:“爱一个人事不需要理由的,早在第一次见面,你完全不顾我的身分,狠狠的教训了我一顿之后,将我给叫醒了过来,我就知道,你就是那一个我一直在等待的人了,我现在来这里只是想要知道,你的心里有没有我?”

  亚芠忍不住的回过头避开妃雅那双充满真挚爱意的眼睛,走到窗户旁边,看着窗外,老半天不回话。

  妃雅看到亚芠避而不谈,晶亮的双眼立即暗淡下来,幽幽的叹口气,站起来,就要出门,就在她一脚踏出房门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亚芠那冷厉中带着一私不自觉温情的话语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给我时间吧!让我们多点时间相处,也许我会爱上你也不一定,也许……”

  话未说完,妃雅已经警喜的忘形转身朝亚芠扑过去,一双柔嫩温热的唇已经吻上亚芠那略带冰嘴唇了,让亚芠接下来的话消失在热情的吻中。

  半响,妃雅才羞涩离开亚芠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这样就够了!”

  而这时,由远而近,脚步声传来,亚芠知道这是凯特的脚步声,时间已经到了。

  亚芠及妃雅互望一眼,亚芠不再说什么,走了出去,望着亚芠雄伟的背影,妃雅口中念着只有她自己听的清楚的声音道:“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