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四章 首都风云

  作者:手枪

  在经过了三天四夜的急奔之后,死神镰刀小队终于发挥出被亚芠训练出来的成果,长时间下来只有略作休息,便又再度跟随着贪狼星赶路,等他们来到原曙城之外时,众人虽然是疲惫,但是一就是看来精神抖擞,不过,在经过了亚芠的训练之下,这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众人反而对妃雅的表现才真的是叫人吃惊。

  在这一路的急赶中,最痛苦的要算是妃雅了,众人没想到一向给人娇生惯养的印象的妃雅竟然能追的上众人的脚程,即使她已经是赶路赶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副快追不上的样子,但是她依旧是没有脱队,甚至也婉拒了夜月等人意欲助她一臂之力的好意,执意用自己的力量赶路,这么一来,不但略为改变了众人对她的印象,令所有人开始对她有了一丝的好感,至少,没有人会再将她当成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了。

  不过,妃雅一路走来到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光是要追上众人的脚程就够她几乎吐血了,哪有余暇注意到别人看她的目光已有所改变?

  在刚刚从瑟吉耐城出发之时,妃雅还能够勉强追着众人的脚步急奔,但是要不了半个小时,她就已经是慢慢的落队了,这时候,夜月也发现到了妃雅追不上,便急忙到妃雅的身边道:“妃雅,不如我陪你慢慢走,等一下到有人住的地方再租辆马车赶路,这样子比较快!”

  妃雅此时的心中除了对亚芠的安危十分着急之外,更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羞惭,她没想到,一向自豪不同一般千金小姐那种娇生惯养的模样的自己,原来却真的是一个货真价实,娇生惯养、弱不经风的大小姐,光看到现在才稍微的赶一下路便累成这样子,其他人却是连大气都不喘一下,还有余力过来帮助自己?

  一时之间,妃雅彷若看到所有人都在看她,都是以着一种轻蔑的眼光看着她,讥笑她真的是一个没用的人一般,即使她明知道夜月是出自一片好意,但是她就次觉得夜月此举更好像是在讥笑她的没用一般,不由的激起了她那种莫名的傲气,她就不相信她会输给其他人,夜月办的到,她一样可以。

  婉言挽拒了夜月的好意,决定凭着自己的力量感到原曙城,不理其他人略带讶异的目光,自己埋头赶起路来,她就不相信自己办不到。

  凭着心中的那一股不服输的意念,妃雅的确是坚持了近两个小时不落队,但是,当贪狼星再加速,众人也随之加快速度之时,妃雅终于没有办法再跟上了,落在队伍后面远远的。

  夜月终于看不下去来到妃雅身边道:“妃雅,我看你已经支撑不了了,何不叫辆马车坐?”

  妃雅摇摇头,她就不相信她会追赶不上其他的人?

  不过,妃雅虽然拒绝了夜月的好意,但是她却也注意到了一件奇事,就是夜月身上竟然带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辉,而再转头注意看一下,其他人身上竟然也隐隐的发出了红、青、蓝、黄的光辉,而且妃雅更注意到这些光辉明显与否,似乎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而且其中更是以凯特、力奥、夜月三人为最显着。

  妃雅即使已经因为赶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仍然忍不住问道:“夜月,你们身上的光芒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光芒?”

  夜月闻言先是一楞,随即会意道:“喔!这是因为我们边跑边运气的关系,这样跑起来才会又快又轻松,而且跑久一点也不会累。”

  妃雅闻言先是一楞,随即好像在跟夜月说话,又像是在跟自己说话道:“气吗?”

  夜月没有听清楚,问道:“妃雅,你说什么?”

  妃雅摇摇头,道:“没什么,我记得我好像学过气呢!”

  夜月惊奇道:“真的?那你为什么不用气?”

  妃雅略见羞惭道:“因为我以前我母亲曾教过我我家的家传密学——‘红莲飞炼’,但是后来我母亲死后,我认为这什么红莲飞炼练起来除了身上热热的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作用,所以我也没有在练习了,到现在已经有四五年没练了。”

  夜月惊讶道:“红莲飞炼?原来你练的是红莲飞炼,好可惜喔!红莲飞炼我曾听我师傅讲过,那是一种极为有名,而且专为女孩子家开创出来的一种属于刚柔并济的绝学,如果能学成,那可真的是一种威力很大的绝学,你放弃真的好可惜。”

  妃雅惊喜道:“真的?”

  夜月摇摇头道:“怎么会不真,据我师傅说,在六百年前,出了一个武功奇高的神秘女子,这名女子曾一个人将当时大名鼎鼎的十大高手之一东海天叟打的落花流水,可惜经过这一役之后,这名女子就消失不见了,而她只留下一句话,说她是用红莲飞炼打败东海天叟的,据当时观战的人说,那名女子出招之时,浑身绽放出莹莹红光,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朵火焰红莲一般,迎风飞舞,煞是好看,而一出手,便是两条红白长鞭,宛如飞炼一般,打的东海天叟毫无还手之力,我真没想到原来妃雅你是那名女子的后人,你知道吗?那名女子可是头一个登上奇武大陆十大高手之列的人,而且也是最神秘的一个人,要不是我师傅要我专门练魔法的话,我还真的好想叫你教我呀!”

  妃雅听了更是惊讶万分,她是头一次从外人口中知道,原来她家传的红莲飞炼竟然还有如此大的威名,不由的深深的感到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可下苦工将红莲飞炼练成,导致今天会这么狼狈。

  同时心中更暗暗的决定以后一定要将这家传密学给练成,不过,现在最急迫的,还是要先赶上其他的人,刚刚夜月陪着她说话,现在两个人已经落后非常多了,忙问起夜月,如何利用气让自己可以跑的更快?

  夜月虽然是一个魔法师,但是经过了这两三个月以来亚芠的耳提面命,对于气的运行方式到也相当的了解,便也教起了妃雅,如何将丹田内的真气提出运行到双腿,如何以气调息,以息养力等等,说来只是一些极为浅薄的技巧。

  但是妃雅经夜月这一提点,生涩的运起了几乎被她自己已经放弃的红莲真气,虽然感觉到只是一点点,非常的薄弱,但是却已足以令她身上慢慢的发出了微弱的粉红色光芒,而且使她觉得疲劳似乎一下子恢复了过来,脚步也变的轻快多了,速度也变快了,而且也慢慢的跟上了其他人的脚步。

  除此之外,妃雅更发现,当她运起红莲真气之时,随着真气的运作,亚芠送给她的凤钗及戒指竟然隐隐约约之间,慢慢的流露出一种莫名的能量,加入了她的真气之中,虽然不明显,但是,真气确实在这两道能量的汇入之中,由断断续续的微弱热流,慢慢的茁壮起来。

  等到她跟死神镰刀小队到达原曙城外之时,她发现她体内的红莲真气竟然增大了一倍,妃雅此时才知道亚芠送给她的这两个饰品珍贵之处,心中对亚芠的爱意不由更加的加深了一层,同时更加的对亚芠行踪不明之事,益发担心。

  当众人来到城外之时,发觉到,原曙城不愧是一国之首都,光看那高达二十余公尺的厚实坚硬的城墙,以及在墙垛上不停来来回回巡逻个不停的一队队卫兵,宽大的城门处,约十来个卫兵对着进出城的人群逐一搜查,样子是既认真又仔细,众人不由的叫苦连天。

  虽然门口处的卫兵没有几个人,但是在城墙上巡逻的卫兵可不是摆着好看的,而且虽然原曙城中并不禁止佣兵之类的人进入,甚至态度还不错,但是那也只限于三三两小团体,如果向他们这样的百人队伍就这样浩浩荡荡的走进去,不出问题那才有鬼,搞不好人家还会以为他们是一群意图抢劫的盗匪,偏偏当初他们出来的太过于匆忙,一些已经办好的通关文件或是身分证明之类的证件全都没带,如何通过查检进去原曙城中,真叫凯特等人伤透脑筋。

  正当众人在那勘查地形兼商量如何进城之际,一旁的贪狼星则无聊的伸个懒腰打个呵欠,与一般幻兽不同,贪狼星在经过亚芠先后三次的回生诀精神异力培养之下,其灵志早已经不亚于人类,而且它又不像五小幻兽一样,它与亚芠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一般的主人与幻兽之间的关系,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当雷羽以冲击炮硬是将它从身棉中轰醒过来之时,通知了它亚芠下落不明的事情(五小幻兽因为太过年幼,无法直接跟贪狼星做心灵通讯),而贪狼星虽然一样无法与亚芠维持着心灵通讯,但是,它还是可以隐隐之间,它还是可以感知道亚芠的位置之所在,而且还没有危险,至少在它的感知里是还没有危险,不过这一种现象还是令贪狼星觉得不对劲,所以它依旧是急着赶到亚芠之处。

  谁知道,一到原曙城外,贪狼星就被凯特叫住了,要它等一下,不过说了也奇怪,凯特似乎从来没怀疑贪狼星会不会他的话而停止前进,而小星也真的是听到了凯特的话而停止前进,事实上没有人怀疑,为何不是凯特的幻兽的贪狼星会听凯特的指挥,而且还自然到没有令任何人会想到这一个问题。

  于是,再着一座小树林中,就变成了一个奇妙的景象,人群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而一只人大的灰白色巨狼则以一副好像很无聊的样子连连打着呵欠,而事实上,贪狼星心中也真的是很无聊,来到这地方之后,它已经确实的感觉到自己的主人就在城中,它就是想不透,单纯的一个进城的动作,为何会会考虑这么多?而迟迟不进城?

  当然,贪狼星是无法体会出凯特等人心中的考虑,它只是觉得,刚刚是因为凯特叫住它,不让它进城,而现在,它已经渐渐的不耐烦起来。

  就在这时候,凯特、妃雅等人终于商量出了一个办法来,决定让所有人分批、分时段,进入原曙城之中,如此一来虽然有分散实力的后果,如果真遇事时,恐怕会不太乐观,但是总比呆在这里要好的多了。

  凯特正要集合四散休息的小队成员,分组潜进原曙城时,站在一旁,原本看来好像是一副懒洋洋的贪狼星忽然有如触电一般,一个跳起,浑身的长毛忽然无风自动,转头面对着丰原城的北边的方向扬首朝天一声长嚎,完全不顾凯特等人的讶异注目,一个跃动,风风火火的朝着原曙城城门而去。

  看到贪狼星忽然奔驰而去,一旁的力奥几乎是本能反应的追上去,呼叫道:“贪狼星,你怎么忽然这样子,快停下来。”

  但是贪狼星对于力奥的狂呼声却是充耳不闻,而且更是加快速度的飞奔而去。

  而其他人见到贪郎星及力奥怎么莫名其妙的跑向原曙城城门,几个人以为他们就是要这样子直闯原曙城,也不加思索的,跟了上去。

  有了人领头,再加上好几个人都跟着跑出了树林,其他的人当然也不会落后,马上跟了上去。

  凯特眼看着他都还来不及开口,身边的小队成员就已经有一大半跟着贪狼星及力奥后边跑向城门,苦笑一声,刚刚他的商议都是商议假的,摇摇头,既然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们,那便加入吧!

  一决定,凯特马上跟妃雅及夜月打了一个招呼,跟上了力奥,而这时,跑在最前面,速度最快的贪狼星已经距离城门不到二十公尺了。

  而其他人一看到凯特、妃雅、夜月三人也跑向城门,原本一些还在犹豫的少部份人马上将心中的犹豫一扫而空,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结果就是,一伙儿一百人跟着一只在阳光之下闪耀金光的巨狼后头,声势浩大的冲向城门,呃!至少在守门那十多个卫兵眼中,他们是一群声势凶恶的强盗,正往他们冲了过来。

  过惯了太平日子的一干卫兵们,一时之间,个个全被惊呆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以贪狼星为首的一百人,逐一的冲过了他们所防卫的城门口,远飙而去。

  直到死神镰刀小队的所有人都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之后,为首的卫兵小队长这才如梦初醒,想起了他们怎么就这么样的让这群人浩浩荡荡的冲进城中,甚至连盘问都没有?一想起那后果,小队长立即浑身冒出了冷汗,顾不得后果会怎样,马上拿起了他那一个一直系在他的腰际上,从不以为他会有机会用到的一天的敌袭哨,拿起来含在嘴里,呼呼呼的吹了起来,霎时,一阵极为尖锐的哨声,马上从他嘴中那一个牛角刻成的黑色哨子中响了起来。

  又尖锐又响的哨声马上回绕在城门周边的五百公尺内,更引的所有的路人不由皱起了眉头,忽而,慢了半拍的一般路人们忽然想起了这一阵阵难听的哨声代表是什么意味!哄的一声,马上有一些胆小的人开始尖叫起来,瞬间原本看来井然有序的大街立即鸡飞狗跳起来,一大群人,看来原本是文雅绅士、温雅淑女,这下子身上的风度,礼仪全都不见了,一阵阵尖叫声,怒吼声,叫骂声,盖过了卫兵小队长的哨音声,而且有越来越大声,人群越来越混乱,骚动越来越大的趋势。

  这下子换成吹出了哨音的小队长呆住了,看到纷乱的人群,吵杂的声音,小队长这才想起,他用这一个哨子本来是想通知其他人,说已经有许多不明人士闯关进入城中了,谁知道在慌忙之中,他竟然忘记了,这一个哨子的哨音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当着一个哨子吹起来之时,同样也代表有敌人,或是其他强力无法抵抗的人来袭,而要求援的意思,说明白一点,就是哨音代表着兵临城下的意思。

  难怪这一下会引的其他的平民老百姓如此慌乱了,而原因就是因为刚刚进去的那一群人,这下可惨了,小队长脸上几乎是苦的可以滴下汁来了。

  怠忽职守,扰乱民心,妄自行动………小队长在心中暗暗的算着,不知道这一次他到底总共犯了几条军法?还有没有活命的机会?同时,他的耳中已经传来了一连串的沉重的脚步声,这下真的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他已经听到首都禁卫军的队伍前进声音了,而目标正是他这个方向,我苦!连号称杀手部队的禁卫军都被他惊动而如临大敌的前推到这里,那后果………一想到这,小队长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了。

  且不管小队长及其他卫兵的后果如何,凯特等人在冲进城门之中之后,凯特心中暗呼侥幸,他没想到那十多个卫兵竟然像是一堆木雕泥塑像般,任他们如入无人之境的进城中,不过,当然凯特也没有放过身后传来的那种刺耳哨音声,知道想必这下子注定要将这一件事给闹大了,虽然完全跟他设想的相反,但是事到如今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快找到亚芠才是正理,一想到这,凯特不由放声大呼道:“大伙快一点,就快找到头儿了!”说着,凯特自己已先加快速度赶上那越跑越快的贪狼星,众人一见到凯特的动作,也一个劲地跟着加快速度,追着贪狼星跑。

  而跑在最前头的贪狼星根本不管凯特说些什么,刚刚在城外,它已经感应到,这几日来一直失去联络的亚芠如今已经醒了过来,而且正对它发出招唤的声音,所以它才会如此的着急。

  原来,当亚芠从昏睡中醒了过来,而且还吸尽了身边的土元素之后,一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了五个长的跟一般人有点不太一样的老人站在他的面前,而且从他们的眼中,还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不过亚芠现在可没有那一个闲空,刚刚藉由精神异力的作用,使的他接触到父亲的记忆,现在的他,心中满满的,是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的出来的感觉,悲伤、愤怒、杀意、苦涩、不平……种种的感情,百味杂陈的充斥在心,连自己都无法厘清自己的感觉,唯一明白的就是,他现在心中充满了一股郁闷之气,极度的想要发泄,连带着,他的脸色当然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亚芠站了起来,看看自己,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全都好了,而且更叫他惊讶的是,以前受过的旧伤所留下来的那些极为难看的旧伤疤,竟然也都消失不见了,从破碎的衣服上看到身上完全是一阵的光滑洁白的皮肤,亚芠真的是有点不太敢相信。

  亚芠更不敢相信的是,现在他更发觉身体内那些以前所受到的伤害竟然好像在这一睡之中,一夕之间全都好了,而且体内现在充斥着他感觉到的一种十分有力的感觉,连他预计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恢复的过来的天心真气以及精神异力,现在也都是一种十分饱满的感觉,到底他身上事发生了什么事?

  亚芠不禁摇摇头,他现在虽然知道自己身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现在可没有那一个心情来追究,他现在只想要去找那一个他最大的仇人——德野王报仇。

  亚芠转个身,马上朝着记忆中的宫廷的方向前进,至于眼前这五个老人……他不想节外生枝,而且,眼前这五个老人除了长相有点与众不同之外,亚芠更是发现了他们身上都散发出那种,只有高手才会发出来的气质,而亚芠并不是头壳坏掉,会跟他们起冲突,所以他只好先自行离开,虽然他心里知道,光看他们的架势,可能不会就这么让他离开,但是,亚芠还是抱着能不起冲突就不要起冲突的心情,先行退让一步。

  果然,当亚芠他一个转身,脚都还没有踏出去之时,宗门五老已经各自在他的身边,以三步之距,将亚芠包围在他们之中。

  亚芠脸色阴冷依旧,逐一的在他们的脸上扫过,没讲话,而包围亚芠的五老与亚芠的目光一接触,皆不由自主的心神一颤,他们感觉上,好像包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充满了危险的野兽一样的感觉。

  事实上,当他们一见到亚芠从土元素的包围中出现之后,他们已经在仔细的评量亚芠到底是何方人物,但是亚芠打从睁开眼睛以来,却是对他们五人视若无睹,令他们心里暗自纳闷,活到他们这等岁数,又有如此的修为,五老的修养早已经出神入化,当然也不会因为亚芠这种几近藐视的举动而妄动无名,因而想要教训亚芠,实是因为亚芠出现的太过诡异,加上他们如亚芠感觉出他们是高手一样,他们也感觉出亚芠也是一个高手,而且是一个几乎与他们最尊敬的那一个人一样等级的高手,但是他们更同时感觉出,亚芠的眼中充斥着浓厚的杀气,那是他们从未见过,宛如实质一般的杀气。

  如此情况之下,于公,他们要从亚芠身上寻出土元素异常聚集及突然消失的原因,尤其是土长老更从亚芠身上察觉出他身上有着在他看来几乎不可能存在的高浓度土元素含量,心中更是暗自猜测该不会这人有办法将那些土元素都吸入体中吧?于私,他们对眼前的这一个白发的年轻人实在是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心。

  于公于私,他们都得将这一个人留下,但是,他们没想到,当五个人将亚芠给包围住之时,亚芠竟然是闷声不响的,一举手,往站在他面前的火长老就是一拳。

  那虎虎生风的一拳,光是在亚芠两侧的水长老及光长老凭着那刮脸生痛的拳风就知道亚芠此拳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那更别说是正面的面对着亚芠这一拳的火长老。

  火长老脸色微变,不由一个侧身,让出了亚芠的这一拳,避过亚芠这一击,但也等于让出了亚芠正前方的路,亚芠见这一拳已经逼退了火长老,也不为己甚,跨步就走,完全无视于宗门五老那有点难看的脸色,不加理会的走出了五老的包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