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三章 父亲遗泽

  作者:手枪

  静静的,在原曙城北边的一角,被列为禁地的一处,有几个人站在禁地之外,不知道是在讨论些什么,他们一群共六人,其中的五人都是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年人,看起来绝对不会少於七八十岁,剩下的那一个,却是一个看来约十四五岁的少年,长的一脸古灵精怪的,两只眼睛不是乱转,直往面前的那一团涵盖了将近十几条街的黄色光团直瞧。

  老者之一看了一下这一个外表平静,实则内部正不停翻腾的土元素光团一眼,叹道:“真是丢脸丢大了,凭我们魔导宗门五老之名,花了五个月的时间来研究,竟然还查探不出着一个土元素魔力聚集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那还可以推说因为事发之时我们并不在场,但是现在,竟然在我们的眼皮之下,这些土元素发生了异变,而我们从头到尾观察了半天,竟然还是不知道原因,如果让别人知道的话,岂不是笑掉人家的大牙。”

  其他的四个老人闻言也不由叹了一口气,此时如果有外人听到老者的话,必定会吓了一大跳,魔导宗门耶!奇武大陆上最高的魔法组织,被所有的魔法师视为最高的存在,而其魔导宗们的最高们主是名列十大高手之一-圣灵魔导师,传说中拥有能让死人复活的能力,最具有慈悲心的圣灵魔导师,与水妖王一般,成名了两多百年,是十大高手中活的最久的,辈分也是最大的。

  而魔导宗门即为他一手所创,至今,虽然没有很明显的强大势力,但是其潜在的力量却是无法估计的,光是魔导宗门一声令下,全大陆至少有一半以上的魔法师会响应,其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如果能让魔导宗门聘为荣誉弟子的话,就有权能进入宗门中学习到更高深的魔法,甚至搞不好,还能亲获圣灵魔导师的指导,这可是作梦都想不到的机会,另一个原因就是,魔导宗门自两百年前创立至今,唯一的宗旨就是要为全人类谋求福祉,而他们也的确做到了,哪边有灾难就往哪边去,令无数的民众受惠,因而魔导宗门在整个大陆上,就像是一个救苦救难,神般的存在,谁若想对他们不利,首先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愤怒的人民,所幸,魔导宗师门一向不会插手关於那些争战之事,因此各国也没有机会也不想去对他们不利,甚至,还会主动的配合着魔导宗门的行事,因为谁会知道,自己国内的魔法师有几个是魔导宗门中的人?

  而宗门五老,正是仅次於门主圣灵魔导师的存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出没无常,平常人绝难以见到他们当中任一个一面,就算看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谁,谁知道,现在竟然一出现就是五人全出动,实是因为这一次土元素聚集的原因太过於异常,令他们也受到震动,才会一口气五人都来。

  先发话的老者又说道:“五弟,土魔法是你最擅长的,对於土魔法元素变化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一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眼光立即向五人当中的一个最为高大的黄皮肤老者注目,五老是以光、风、水、火、土为排名,他们皆已经将魔法修到连外表都改变的地步,像土长老就有一身的黄皮肤,光长老则有一头银发,风长老则有一双青绿色的眼睛,水长老则是指甲全部变成了蓝色,火长老则是体温高到不可思议。

  土长老一听到为首的大哥光长老问他,他立即答道:“关於这件事,我也一直百思不解,照理来说,天地间的各项元素都有其自然的分布之道,绝不可能有这种异常聚集的事情发生,就算是有人刻意为之,那必须要耗掉多少的魔法力才能将整个丰原城中的元素完全聚集在这里?更别说是维持了将近了两年半的时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就算是以魔法阵为辅也办不到,至少在我所知的魔法阵中没有一个有这种功能的,更何况两年来一直无影无形的土魔力元素忽然会忽然产生变化现形让我们看到,却除了这样之外就无其他的现象,更是不可思议。”

  风长老问道:“那会不会是有些什么圣物之类的东西出现造成的?或者跟昨天早上进去的那一个人有关系,不然怎么半年来一点变化都没有,昨天底下的人回报说有人进到里面,今天一早就变成这样子了是不是跟他有关?”

  土长老摇摇头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不是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联手施法查看过了,这里面除了是一个废墟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命或任何岔眼的东西存在,而世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东西能逃过我们兄弟联手的法眼,至於昨天的那一个人,二哥,你昨天不是在他进去之前就已经用魔法查看过了,他根本没有一点的魔力,可见只是一个普通的乞丐,不定他早就已经逃出去了,里面连我们都受不了,更别说他了。”

  一旁的少年见到几个老人脸色凝重的说着他有点听不太懂的话,便道:“几位爷爷,为什么你们今天不进去瞧瞧?以往你们不是每隔个几天都会进去看看的吗?”

  光长老摸摸少年的头道:“傻孩子,爷爷们不是不想进去瞧瞧,只是今天这些土元素波动的特别厉害,而且还隐隐传出拒绝人进去的讯息,爷爷不想要冒险,所以只好在外面察看了。”

  少年点点头,又听到土长老说道:“总之,不管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有预感,这些土元素一定会发生变化的。”

  众人一听不由同意的点点头。

  时间正是亚芠进入土元素禁区之后的第二天,魔导宗门的五大长老开始不分日夜的在外看守起来。

  当亚芠在土元素禁区中晕倒了之后,再他体内存在的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开始有所动作起来。

  原本他在经过了与扈伊的一场激战以及连续三天不眠不休的赶路,早已经降到几乎不存在的地步,所以才会令风长老在他进去之前用魔法也探测不出他体内含有一丝的能量存在,因而以无他是一般的人而不在意。

  降到最低并不代表他的天心真气以及精神异力就此消失,反而是,当亚芠晕倒之后,两种的能量开始作怪起来。

  由於亚芠经过了几天的折腾,如今已到达了体内完全空虚的地步,再加上,此时在他的身体外面,无数的土元素正不停的挤压着他,基於排外的特性,如今的土元素正不断的企图将亚芠给牌即出去或完全的同化他,如此一来,敬更激起了亚文体内的天心真气以及精神异力本能的反扑,以抵御土元素的入侵。

  加上亚芠此克正陷入了昏迷的失神状态,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那有会不作怪的?

  一时之间,在亚芠的身上就可以看到,一金一银的两种光芒正不断的交替闪耀,而且因为添新真气及精神异力本质不相容的特性,可以看出,两种力量不断的在亚芠身上追逐的,金色的天心真气往东,银色的精神异力就往西,一在左,令一就在右,偶而不预期的遇上之后,马上打架,并出璀璨的金银光芒之后,两道能量发现彼此势均力敌便又沿原路回去,反正此时亚芠的身体无比的空旷,完全任由两道能量四处横流,甚至连原本不在它们运行的路线两道能量也不约而同的侵入了,幸而亚芠此时是在昏迷之中,不然这种跟走火入魔没两样的情况,又是一口气两道能量走叉路,其强烈的痛苦会让人忍不住自杀的。

  话虽如此,但是也因为这两种能量的走火入魔因而导致亚芠身上每一根的发丝,每一条经脉,每一寸皮肤,每一段的肌肉,每一条的血管,全都是两道能量游走之所在,但是也因为这一个缘故,史的亚芠全身所有的潜力全都被释放出来了,使的两道能量在亚芠身上无拘无束的游走一圈之后,原本虚弱的能量立即壮大不少,然后又是一次的相互拼斗,结果又是势均力敌,然后又是一阵游走,在继续的拼斗,每一次的游走,亚芠的潜力都被释放出一分,两道能量也都壮大不少,但是,其走火入魔般的痛苦却也是没有人所能忍受的,亚芠也不能,至少清醒时的他也无法忍受两种能量在体内穿梭的那种剃骨碎肉焚血断经般的痛苦,只是亚芠现在正在昏迷中,他自己的脑部本能的让拒绝接受这些会令他发狂的痛苦,而让亚文体内的两道能量为所欲为,逐渐的壮大的自己。

  但是如果这样一直下去的话,总有那么一次,当两种能量壮大到让亚芠的身体会无法忍受它们的的互相拼斗之时,亚芠就会破体而亡。

  但是,不得不称赞亚芠的运气好的不可思议,因为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正是一个充斥的无比浓厚又庞大的土元素能量聚集地,当亚芠体内的两股能量越是强大,体外的土元素就越是产生更强大的排斥之力,在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游走,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相互拼斗之后,两道能量忽然发现了,原本任它们纵横无碍的亚芠的身体出现了第三者。

  原来是亚文体外的土元素已经是累积到非得一举将亚芠整个身体完全消灭的浓厚程度,因而突破了亚芠身上的有形组织-皮肤,入侵到亚芠的体内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亚芠体内的那两道能量,尤其这一道外来的土完素能量是挟带着企图一举要将亚芠整个人给消灭掉的威势入侵,立即令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放下彼此的征战,一同面对土元素能量的入侵,霎时,亚芠的身体金银光芒立即绽放出来,在外形成一个金银双色的光茧,而无数的土元素开始骚动起来,往亚芠的身周聚集起来,这也就是魔导宗门五老在外看到的现象,只是他们所见的只不过是最外围而已。

  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两种的力量,以亚芠的身体为战场,与外在入侵的土元素不断的斗争着,连续的斗争了四天四夜,这一场征战的使的亚芠的身体在经过一连串的战斗之后,几乎是遭受到了最彻底的破坏,不过天地之间就是如此的奥妙,土元素是又被称为大地元素的一种能量,供应着天地万物的成长,是生命之源,当这些入侵到亚芠体内的土元素被亚芠体内的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给打败驱散之后,竟还原成为最原始纯粹,不带任何意志的原始土的能量,散落到亚芠的身体的各处,一点一滴的滋润着亚芠残破的身体,让亚芠身上的伤痛,包括与扈伊的战斗中所受的外伤,被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因为强行贯通全身激发潜力时所受到的内在伤害,全都在精粹的土元素能量的滋润之下,慢慢的复原起来,甚至更加的健壮,亚芠的身体越是健壮,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就越能发挥、刺激出他的潜力,而让两种力量更加壮大,抵御更多源源而来的土元素入侵,乃至将其打散更多的土元素到亚芠全身,如此的周而复始的循环之下,亚芠不但内外旧伤完全尽去,身体被改善到越来越完美的程度,体内的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也因此不但完全恢复过来,而且更是一再的突破再突破,远远的超越了以前的程度,达到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程度,当然,这其中的痛苦也不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可以忍受的了的,除了已经昏迷到完全不之外事的亚芠之外,没人能忍受,甚至,若亚芠不是在昏迷中的话,他也无法忍受,毕竟再怎么讲,天底下又有那一个人可以忍受自己的身体中,经脉好了再断,断了再好,血液一会沸腾一会结冰,肌肉一下子被斩断一下子又长好,周而复始,连续不断的四天四夜。

  此时在禁区外围,魔导宗门五老及那一个少年又站在禁区外围,只是,他们现在所站的位置比起四天前的位置足足向前推进了二十多公尺,五个老人脸色十分凝重的看着表面上依旧是束缚在一个固定范围内,实则内部是无比的汹涌翻腾的土元素,四天来的观察,只是令他们更加的百思不解而已。

  在他们的魔法探知中,知道里面现在无缘无故的出现了两种的力量,这两种的力量让他们感觉到好像是同种同属更是同源,但是却又有着决然的不同,甚至彼此之间还有着相互排斥的迹象,而且,据他们的推论,这两种的力量正是土元素异变的原因。

  四天前,在这些土元素之中,这两种的力量还微弱到连他们都无法用魔法探知察觉到,但是,经过这三天来的观察,这两种的力量竟然以他们也无法想像的速度快速的增长着,而且是越来越庞大,而他们也更察觉到,土元素正全力的排斥着这些的力量,但是经过了三天之后,那两种的力量已经壮大到任一种都足以跟这些土元素的力量相抗衡,要不是他们彼此之间的互斥,想必现在这些土元素已经是被打散了,只是他们也无法解释,为何这些土元素似乎是忽然再这三天中缩水了?只知道,一定跟那两种突然出现的力量有关。

  一旁最是性烈如火的火长老突然道:“真的是好可怕的力量呀!这股土元素也好,里面那两种力量也好,真的都可怕到不是人所能拥有的,这恐怕是传说中的神或魔才能拥有的力量,我以前真是太坐井观天了,这世上竟然会有这种力量的出现,真的是令人不寒而栗呀!大哥,我们真的能将这种力量化解掉或是据为己有吗?”

  彷佛要印证火长老的话一般,原本就已经翻腾不止的土元素忽然就像是被倒进了水的沸油一样,恍若快爆炸一样的翻腾,然后忽然以着一种好像被什么东西吸进去一样的感觉忽然在五老一小的面前如潮水般的退去,让出了它们已经占据了两年半的地盘,一切的异变都是因为火长老口中的‘魔’醒了,银月恶魔在经过了五天的沉睡之后,终於醒了。

  在经过了五天的沉睡,亚芠的身体一再的历经了土元素、天心真气、精神异力三种力量的再三争斗,一次次的被破坏,又一次次的复原,又再一次次的再被破坏,再复原,周而复始的,然后让亚芠的身体一次次的更加的坚纫而有力、强悍,直到,他那一在被破坏后又重生的身体强悍道已经让外侵的土元素无法伤害他,内在的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被他所适应,同时三种力量也已经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不再彼此相互的争战,亚芠的脑部本能的感觉到这一种的状况,再加上亚芠以在昏迷中休息够了,所以,他“醒”了。

  当亚芠在醒过来的那一瞬间,原本再他体内横行无阻的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不管它们如今以强横到那一种的地步,毕竟它们都是因应亚芠而生,因而,在亚芠苏醒之际,盘据在亚芠身体各处的两种力量立即回归了它们的本源丹田及精神之源,重新纳入了亚芠的意志掌握之中。

  如此一来,原本微妙的三雄抵制局面立即宣告失守,乍失抗力的土元素立即如潮水般的涌进了亚芠的身体之中。

  而刚醒来的亚芠,他并不知道在他沉睡的五天里,他的身体已经经历了无穷的痛苦,产生了难以相信的变化,他只觉得他好像是睡了一个无梦的甜美的觉,这除了归功於他脑部的本能拒绝会危害到他意志的痛苦进入外,还得要感谢自小折磨他的头痛之故,让亚芠的神经及精神远比一般人来的强韧,及更能忍受痛苦,不然,就算是脑部在如何的拒绝痛苦,那种地狱般的剧痛还是会让亚芠给痛醒,然后品尝到他此生决忘不了的地狱,然后令他发疯、发狂。

  所幸,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如今的亚芠只是感觉到他好像是睡了一个觉,浑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令亚芠他在坐起来之后,忍不住身个懒腰,只觉得痛快不已。

  然后,奇事发生了,亚芠一伸懒腰,就觉得浑身上下,好像不知道是有什么东西随着他的动作逸了出去,虽不明白,但是身体却轻松了不少,接着,亚芠就听到四周传来了一阵阵树倒屋毁的怪异声响,举目一看,再他四周近五十公尺内竟然被移为平地?

  亚芠不由一阵张口结舌,这是怎么回事?却不知,这是在他体内三种力量交战之后,所遗留下来的余劲,在亚芠的动作之下,被排出体外所致。

  亚芠想了半天,猜不透是何故?忽然他“咦”的一声!他感觉到有东西在侵入他的身体内,正是那土元素,事实上,土元素的入侵从亚芠醒来之际就没停过,但是一方面,亚芠的身体已经坚韧到足以承受这些力量的入侵,二方面,亚芠的身体更是早已习惯土元素的入侵,再加上亚芠初醒来,还未完全回过神来,因此也就完全没发现,当然,等亚芠完全回神,或是土元素入侵的量累积到足以让亚芠感觉到不对劲之时,亚芠还是会发现的,只是刚刚亚芠再无意识中发出残劲之时,阻断了周围的土元素对他的入侵,等到残劲发尽,土元素再度重来之时,亚芠当然会感觉到一阵的异样,进而发现了土元素的入侵。

  亚芠看看四周,发现了四周的景色都带点朦胧的黄色光辉,同时察觉到,在他的四周充斥着魔法能量,有点像是在奈何之室中一样,只是在这里他所感觉到的是一种厚实、凝重、温和的能量,这是………土元素能量,亚芠心中灵光一闪,对自己暗道。

  感觉到土元素能量依然是不断的入侵,亚芠记起了他来的目的,这些土元素虽然不构成威胁,但是也真是碍人。

  “既然你们想要入侵我的身体,那我就让你们入侵个够。”亚芠在心中暗暗的道。

  事实上,那是亚芠因为现在他的身体极为强韧,所以才会把这些比洪水还要可怕的土元素当成扰人的雾气,而决意解决它们,将它们吸尽,如换成是别人,跑都来不及,那里还会想吸光这些土元素?

  不过,亚芠还是被自己吓了一跳,因为,当他运起了精神异力,要将这些土元素吸收之时,他最先是发觉到,他额际的精神之源不像以前般的快速跳动,而是一种极慢,慢到几乎感觉不到精神之源的跳动,但是亚芠却依旧能感觉到精神之源那一张一缩的规律变化,这种慢到令亚芠能清楚的感到精神之源如何跳动的感觉,还是亚芠头一次碰到这种状况,令他觉得无比的怪异。

  然后,令他无法想像的庞大土元素在他的精神异力的强力作用之下,涌进了他的身体,其数量之庞大,令亚芠几乎以为他会爆体而亡,但是,更叫他吃惊的是,这么多的土元素涌进身体中,他竟然没有感觉,正确来说,是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感觉。

  再来,更叫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随着宛如潮水般涌入的土元素,亚芠感觉到一件令他落泪的事情发生了。

  他感觉到他父亲的存在了,随着土元素的涌入,亚芠也知道了这些土元素为何会聚集在这里了。

  原来,当初亚芠的父亲在临死之际,最后一记的尘爆未能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就被尘爆的力量反噬而化为烟尘,但是也因这一记尘爆所蕴含的能量,反而阴错阳差的,将御莱最后的记忆保留下来,换成另一个说法就是,御莱虽已经死亡,但是他的灵魂却因为尘爆的能量得以继续存在,只是他再也不能思考,只能延续着临死前的意念,一边以原来的能量为核心,吸收附近相同的土元素能量,然后要消灭他眼前早已离开的敌人-扈伊、苇诺、虚等三人,只是他这最后一击在也发不出去了。

  这也是为何一项最稳重的土元素会突然聚集於此,而且会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全都是因为御莱的记忆影响,将他面前的人当成他的敌人了。

  直到亚芠到来,不但有能力与这些土元素抗衡,而且还运用精神异力将这些土元素吸纳,如此一来,这些记忆着御莱记忆的土元素被亚芠吸纳之后,当然亚芠的精神产生了共鸣,让亚芠接收了御莱的记忆,不但获知了当初那一战的真相,还从御莱的记忆中,感觉到御莱对他们全家的那种父亲的爱是如何的深刻,甚而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他们安全的父爱。

  当亚芠吸纳了全部的土元素之后,也同时获知了父亲的爱,一滴眼泪终於由眼角滑落。

  这是魔导宗门五老一小随着急收的土元素之后,来到中心点之处,所看到的景象,五天前那一个进入禁区的乞丐端坐在一个废墟的中央,他的身上隐隐散发出银光及黄光,而他的眼角滑落出一滴泪珠。

  同时,死神镰刀小队在贪狼星的带领之下,在经过了三天四夜的跋涉之后,终於在这一个时刻来到原曙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