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二章 魔狼苏醒

  作者:手枪

  华那邦公国的首都原曙城,因为其地理位置近于整个奇武大陆的地理中心,所以它一向是大陆的文化艺术经济的汇聚中心,是一座充满了文化气息的历史古都,但是它成为华那邦公国的首都却是近七百年的事,其主要原因当然也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

  原曙城虽然是位在于大陆的地理中心,但是若以华那邦公国那地处偏东南,成狭长茄形,西窄东宽的国家地形来说,位于国家西北部,靠近于与其余三国交界的原曙城,再军事考量上,不可否认的,绝对是一个不利于军事的国家首都,但是若以文化等其他方面来说,原曙城却是一个集众多优良条件于一身的都市,而华那邦公国中的人也都以自己国家拥有了这样的一个历史文化古都为傲。

  至于军事战争?历代以来,虽然也从没少过战争,但是那都是在边境远方的事,大大小小的战争从来没有进过原曙城千里以内的地面,所以在七百年前,公国出了一个酷爱文化术养的皇帝,将整个公国的首都搬到了原曙城。

  当然,能居住在原曙城中的人都有着一定的文化术养,更是自视高人一等,只是,在今天早上,把守城门的卫兵一大清早,打开大门之时,就发现了城门之外倒了一个浑身污秽、臭气冲天的乞丐,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破衣服,看来又脏又破的,史的美一个经过他身边的人全都鄙夷的冷哼,而且他身上的臭气更令路人不又的掩鼻快速通过。

  看到城门开启,这一个乞丐由原先倒在城角的姿势爬了起来,往城中走了进去,一旁看守的卫兵见状过来用手中的长枪的炳狠狠的再这一个乞丐的胸口处砸了一下,将这一个乞丐打的跌倒在地,口中骂道:“走开!走开!你这臭乞丐也想要进城,不怕污了城里的环境?”语气中充满了不屑的轻蔑。

  乞丐被卫兵打了这一记之后,仍然挣扎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继续往城门走去,对于这一个卫兵他根本当他不存在,卫兵见状,不由怒气勃发,提起手中的长枪,用上利刃的这一边,就要往乞丐身上扎去,一边的另一个卫兵见状,心中不忍的阻止道:“算啦!你看他连站都快站不住了,你就不要为难他了,你看人家怪可怜的,就当作做好事,放他进去吧!”

  提枪的卫兵一听到同伴的劝阻,幸幸的吐了口口水在地上,道:“算他运气好!”

  而那乞丐根本不理他,自顾的走进城中,看着乞丐进城之后,原先劝阻的那一个卫兵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去执行他城门守卫的工作,同时也拉了他那一个心里犹有不甘的同伴一同去回到岗位。

  乞丐进城之后,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原曙城的北角,只是看他摇摇晃晃的身形,真令人担心他会不会在下一步就会倒地不起了?

  不过,他毕竟还是撑到他走到了他的目的地,那是一个被列为原曙城中禁地之所在的一个地方,一个充满了土元素的地方。

  乞丐有着一头白色的头发,只是现在已经被灰尘泥土掩盖成了灰黑色,乞丐也有着一张俊美无方的脸孔,只是现在同样的被尘土给掩盖住了,他是谁?

  他正是闻听父亲确实已死之噩耗,不顾一切奔至原曙城父亲死亡之地的亚芠.

  亚芠他一路走来,虽然身受重伤;虽然他已几近油尽灯枯;虽然他已经几乎连站都快站不住了,但是,这却都无法阻止他的意志,凭着亚芠他那几乎非人般的顽强意念,拖着几乎随时会倒地不起的身躯,亚芠他在经过三天三夜几乎不眠不休的挣扎,终于如愿的来到了扈伊所说的,父亲最后随风而逝的地方。

  来到这一个地方之后,亚芠的心中不由一恸,虽然已经经过了两年的的时间,这里找已经是荒无人迹废墟,但是,亚芠依旧彷佛能冲体外那凝后无比的土元素能量中感觉到那一次的战役是如何的悲壮,父亲又是如何的壮烈牺牲!

  到这时,亚芠在也支撑不住了,到达了他心目中的目的地之后,原本一直支撑着他衰弱身体的精神意志就像是忽然消失不见了一般。

  亚芠无力的跪了下来,一句爸爸未能来得及叫出口,他已经两眼一闭,头一垂,整个人恍若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碰的一声,倒了下来,倒在他父亲那随风而逝的最后的地方。

  亚芠这一倒就是五天,整整的五天动也不动的倒在地上,随在他身后的五小幻兽因为这里浓厚到不可思议的土元素之影响,连原本土之属性的暴王也不敢轻易的踏雷池一步,更何况是其他的小幻兽了。

  事实上,在这一个禁地里,早在一半年前起,这一个地方就已经因为它越来越庞大的土元素聚集而令任何的人兽无法靠近一步,唯有亚芠,因为他心中思父成痴,加上他的身体早已经因为重伤及长途的跋涉,令他几乎对外界失去了所有的感觉,既不会痛也不会痒,对任何的事物都已视若无睹,心中唯有想要来的这里的渴望而已,如此的反常的身心状况,反而令亚芠不顾一切的走进了这一个禁区,来到达了它的中心点。

  但是亚芠没感觉并不就代表这地方没有威胁,事实上,过于浓厚的土元素正不断的侵蚀着亚芠衰弱的身体,这也是为何亚芠会支持不住的另一个最大原因。

  当亚芠再土元素禁区中昏倒之时,身在禁区外的五小幻兽同时感应到了,藉由贪狼星混杂在他们身体内的部分组织,五小幻兽等同变相的认亚芠为主了,也拥有了跟贪狼星一样的与亚闻有的独特的心灵通讯,但是,在此刻,他们竟然失去了亚芠的心灵讯息,这一项感知立即叫这几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幻兽们慌了手脚,这时候,它们既进不去禁区,又没人给它们明确的指示,此时唯一能想起的,就只有还在沉睡中的贪狼星了。

  经过了彼此交换意见,五小幻兽最后决定,由速度最快的雷羽回去找贪狼星,另外四只狮、熊、虎、狐四兽留在这里守护。

  如果这时有人看见的话,必定会相当惊讶,只见到当五小幻兽商议完毕之后,就见到四小幻兽一个闪身,不知道躲去哪里了,而决定回去求援的雷羽停在半空中,忽而发出了一声的长唳,然后双翅一展,胸前的神之钻再度发出了蓝光,巨形光鹰再度出现,在经过了三天前亚芠的魔法运用之后,雷羽已经掌握了利用神之钻能量的天赋本能,此时即于求助的它毫不犹豫的用出了这一个会大大耗损能量的方法。

  果然,当雷羽身外的能量光鹰巨翅一挥,雷羽就像一根光箭般,划破天际,急射而出,途中经过了人群聚集之处,就算偶而有人抬头望见,也只见到了一颗横过天际的流星而已。

  果然雷羽用了这一招之后,原本三天的路程立即被它缩减为一天不到的飞行时数,清晨出发,当天的深夜,雷羽已经到了瑟吉耐城了。

  在瑟吉耐城中的某家旅店里,妃雅及死神镰刀小队正担心不已,从妃雅带回来的消息中,众人先是震惊于亚芠的真实身分,然后经过了一夜之后,亚芠仍未回来,众人开始担心起来,虽然不知道扈伊与亚文到底有什么事要说的,但是,以亚芠身为公国首位通缉犯的身分,众人更是担心他会与公国长老扈伊打起来,如果真的打起来,那以亚芠现在仍未复原的身体,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因此,当隔天天一亮,众人见到亚芠依旧没有回来,所有人立即全部出动,找寻着亚芠的下落,在经过了一整天的搜寻,最后终于在靠近城外的一处秘林之中,发现了一个地方有着极浓密的魔法战斗只后遗留下来的魔法元素痕迹,妃雅更从副进散落的的破碎步调上发觉,质料正是她拿给亚芠穿的衣服的质料,如此一来,众人就更担心了。

  接连三天的搜索,却毫无所见,连扈伊也不见踪迹,经过了三天的搜索之后,正当众人已经几乎放弃了搜索的行动,带着疲倦的身心回到旅店之时,一道炫丽无比的蓝色流星横过了众人的头顶,落到了旅店的后院之中。

  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异像,众人不由大吃一惊,不由分说,所有人全都跟在蓝光之后,往旅店的后院奔过去。

  当所有人来到旅店后院,发现蓝光落下的位置正是亚芠那间没有睡过一晚的房间,而在房间之中,虽然没有人,但是,却有着一只沉睡中的幻兽,贪狼星。

  但是,当他们一看到房间时,却看到被留下来守卫贪狼星的两个小队人员呆若木鸡的看着房间内,不,是透过已经被撞穿一面墙的房间内部,而房间内,一只占了大半的房间空间的蓝色光鹰正傲然的站在里面,这一幕奇怪的景象,令所有人大惊失色。

  蓝色光鹰偏了偏头,看一下房外的众人之后,便不再理会他们,转过头来,对着正躺在床上,深深沉睡的贪狼星轻声的鸣叫起来,叫声又急又快,彷佛十分着急一般,联防外的众人都可以感受到光鹰心中的着急之意,只是众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这一只光鹰是由何而来,为何而来?比较靠近房间的妃雅、凯特等人甚至发现光鹰鸣叫之时,并未张口,声音也不是由嘴中吐出,而是由它的胸腹之间发出的。

  正当所有人百思不解之时,光鹰在经过了连续几分钟的鸣叫,但是看到贪狼星依旧在深沉的睡眠之中而无任何的反应,光鹰在众人的面前又有了新的动作了。

  只见光鹰忽然又发出了一声又高又响又疾的高鸣声,接着众人就见到原本占了大半个房间的光鹰竟然在一瞬间缩小了,缩小到不到一个巴掌大,是雷羽,众人眼中同时看出了这一只光鹰竟然是被亚芠命令守护贪狼星的五小幻兽之一的碧水雷鹰-雷羽。

  只是,五小幻兽不是在亚芠失踪的同时也跟着失踪了吗?为何现在会忽然出现在这里?不过,众人还是很高兴雷羽的回归,不管怎么说,雷羽的出现总是为亚芠的消息带来了一点的曙光。

  不过雷羽可不管众人心理怎么想,它这一次回来主要是要向贪狼星求援的,但是任它如何的叫唤,贪狼星却总是不醒就是不醒,令它无法可施。

  最后,雷羽一急之下,将体外萦绕的能量全数集中于体内,酝酿出了一颗极度压缩的冲击炮,就在众人吃惊的讶异声中,嘴喙一张,一颗小小的,约不过绿豆大小,但是却散发出了无数强烈的雷芒电蛇的迷你型冲击炮。

  只是这冲击炮虽然很迷你,但是威力可一点都不迷你,就在众人吃惊的瞪视之下,这一小小的冲击炮一触及贪狼星沉睡中的身体,竟然发出了宛如雷打般的轰轰声响,一时之间,强光、电芒、巨响,掩盖住了众人的眼耳,加上冲击炮更造成了尘土飞杨,更令人无法看到房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在巨响强光过后,烟雾弥漫的房间发出了喀啦喀啦的倒塌声,同时,一声高亢清越了狼嚎声从烟雾中传了出来,飘近了众人的耳中,以凯特为首的三人,他们是现场众人之中唯一的三个听过这种声音的三人,当然也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意思,他们高兴的叫道:“头而的幻兽贪狼星醒了!”语气中难掩欣喜之意。

  众人不知道为何凯特三人会表现出这么高兴的神态,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贪狼星与亚芠之间有着外人难以理解的联系存在,而凯特他们,刚好知道这一点之故,当然也晓得,亚闻的下落就落在贪狼星的头上了。

  就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烟尘慢慢的沉淀下来,烟雾之中,一只高大、威武、气势凛凛的银色巨狼出现在一片的废墟之中,天上的半月似乎将光芒集中在它的身上,令它闪耀出令人耀眼的光彩,胸前的那一颗蓝色的晶体更不断的发出了淡蓝色的光辉,现场中所有人不由心中暗暗讶异,这与亚芠送给他们的裂灵指套中镶崁的晶体,或是饰品是如此的相似而眼熟,只是大的多了。

  当烟雾完全散去之后,贪狼星慢慢的走到众人面前,众人这才看清楚,贪狼星竟是如此的具有压迫感,如此的威风凛凛,令人望而生惧,这也难怪,这还是贪狼星首次在众人面前完全的展露出它的雄姿,以往不是依附在亚芠的身上就是沉睡中。

  走出了那间在雷羽冲击炮之下被化为废墟的房间,贪狼星身上的银毛忽然无风自动,由颈下伸出了几根的银毛,在它的面前构成了一个平台,让看来已经是精疲力竭的雷羽停在上面,与它的眼睛平视。

  雷羽一停在贪狼星的银毛上之后,立即啾啾啾的鸣叫不止,贪狼星则是偶或清哼几声,任哪一个人,一看就知道雷羽跟贪狼星是在交谈,幻兽与幻兽在交谈?见鬼了!怎么没听人说过?幻兽还会彼此交谈的?众人心中不由的泛起了这一个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念头,但是只有凯特三人见怪不怪了,他们早将亚芠身边所发生的任何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视之为正常的,如过有一天,亚芠身边没发生怪事,那才真的是怪事。

  眼看着鹰叫狼嚎不止,凯特不由往前踏进一步,急声问道:“贪狼星,你是不是有头儿的消息?他在哪里?快带我们去好吗?”

  贪狼星闻言停下了与雷羽的交谈,偏头看一下凯特,然后转过头去,又对雷羽低吼几声,雷羽这才不再鸣叫,然后众人才见到贪狼星身上银毛忽然又伸出了几根,往雷羽身上一卷,将雷羽卷入了它的头顶,让雷羽整个身体没入了贪狼星的银毛中,只剩下一颗小小的鹰头露在贪狼星的两耳之间,同时,贪狼星身上的神之钻慢慢的绽放出了柔和的蓝光,众人之中没人知道贪狼星及雷羽在干什么?却不知,雷羽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是贪狼星的分身之一,因而贪狼星感应到雷羽损耗了大量的能量之后,便让雷羽它以贴近它身体的方法,由贪狼星自神之钻中提出能量来补充雷羽损失的能量。

  完成了这一个动作之后,贪狼星对着凯特低吼一声,凯特心中一动,问道:“贪狼星,你现在要带我们去找头儿吗?”

  贪狼星点点头,便转身向外走去,众人忙跟着贪狼星走去,连东西也不带了。

  一路上,瑟吉耐城中的路人都可以看到一个奇景,一只威风凛凛的银色巨狼,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城外走去,引的路人们议论纷纷。

  一走出城外,贪狼星一个扬首,发出了一声的高亢狼嚎,众人之中的夜月到底是女孩子,比较细心,听出贪狼星今夜的叫声有异,似乎带着一点焦急的意味,便大声道:“大家注意的,贪狼星看起来很急的样子,看来头儿的情况似乎不妙,待会贪狼星可能会急赶,大家要跟上。”

  话才说完,贪狼星就转头跟夜月点点头,刚刚一路上它就一直对亚芠发出了它的心灵感应,谁知亚芠果然如雷羽所告诉它的一般,它所发出的心灵感应全都如石沉大海,完全得不到亚芠的回应,这自它出生以来还是头一遭,经过了一路出城的尝试,贪狼星最后终于难忍开始焦急起来,刚好夜月说出了它想说却无法说的事,转头对夜月算是打了一个招呼,再度回头,依着它头上的雷羽指示的方向开始狂奔起来。

  众人见状,连忙跨步跟了上去,如果有幸看到的人,想必就能看到这一幕奇景,一道银光在前奔驰,后面跟了一大群身上泛着各色光芒的一群人跟着,声势极为壮观。

  此去,死神镰刀中将在原曙城中掀起了狂风巨浪,打响了第一次的名声,也不知道是死神镰刀小队之幸,还是公国原曙城守军之不幸?

  唯一能确定的事,以贪狼星为首,一大群杀手将联手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