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一章 不顾一切

  作者:手枪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芠忽然感觉到,脸上湿湿热热的,弄得他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原来五小幻兽都聚到他的身边,其中的烈芒正用它的小舌头舔着他的脸,把他给弄醒过来。

  见到亚芠醒来之后,五小幻兽齐欢鸣一声,不断的往亚芠身上磨 着,弄得亚芠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着,伤口的痛让亚芠记起了刚刚的事,一看天色,还是繁星点点的深夜,看来他也没睡多久,旁边的扈伊还在昏迷中。

  亚芠挣扎的坐了起来,一看自己,还真是惨不忍睹,浑身上下布满了伤口,尤其是右小腿上的那一道被穿透的大伤口,更令他几乎站不起来,所幸因为刚刚屡次被扈伊冰冻之下,伤口上早已为冰冷而停止了流血,不然以这伤势,恐怕他会在昏迷中失血过多而亡。

  亚芠简单的自疗一下自己的伤口,幸好亚芠已经无名医经中的东西完全记在脑中,尽管手边没有其他的医疗用具,但是凭着伊经上独特的疗法及亚芠几近於枯竭的天心真气,亚芠还是能将身上的伤口作了最好的治疗。

  治疗完了之后,亚芠发现扈伊还未醒来,但是,亚芠更知道,在接受了他的封印之后,扈伊如今已经跟一个废人差不多了,但是他依旧不能放心,招来五小幻兽,令它们找来一条树藤之后,亚芠将扈伊紧紧的困起来,然后才拿了一点水,将扈伊给泼醒过来。

  醒过来的那一瞬间,扈伊已经了解到自己现在身处的处境了,同时更察觉到,他体内原本的魔力在他醒来之后却像是忽然消失一般,令他完全无力可施,无法脱离现在的困境。

  亚芠坐在扈伊旁边看着他醒来、挣扎,到最后的失望,他才道:“扈伊你不用挣扎了,你身上已经被我下了无法可解的精神封印,如果你是战士的话,也许还没差,但偏偏你是一个魔法师,你身上的魔力已经完全被我封印了。”

  扈伊一听,心中不由大受震荡,他作梦也没想到亚芠竟然将他的力量给封印住,让他现在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人,更别说接下来亚芠不知会在他身上施加什么酷刑了。

  一时之间,扈伊只觉得万念俱灰,彷佛世界末日已经来临一般,亚芠看到扈伊脸上宛如死人般的苍白脸色,知道他已经确认他的话已经奏效了,他身上的魔力真的是消失了。

  至此,亚芠才放下了心头的那一颗大石头,亚芠让扈伊作了起来问道:“扈伊,既然现在你已经落入我手中,希望你聪明一点,回答我的问题。”

  半响,扈伊脸色如土道:“你问吧,既然我已落入你手,就算我不说,你也会逼我说的,关於这一点老夫还有自知之明。”

  亚芠点点头道:“很好,我问你,为什么你会来到瑟吉耐城里?”

  “不要跟我说你只是路过之类的鬼话,我绝对不相信。”亚芠又补充说道。

  扈伊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亚芠一问就问到了他不能开口的事,这事情牵扯很广,叫他如何说?

  亚芠见到扈伊脸色百变,哪有不知道扈伊实是不愿说出实话?冷笑一声,伸手往扈伊的胸口一点,天心真气灌入,扈伊还不知道亚芠此举有何用意之时,立即就感到全身忽然一阵抽蓄,一种无法用言语说出的强烈痛苦彷佛由身体内部骨头之中所发出的强烈剧痛,令他身上每一条神经,每一个肌肉,每一滴血,都发出了呻吟,简直比死还要痛苦,更令扈伊不由自主的用尽全身的力量惨叫出来。

  亚芠冷笑一声,无名医经除了让他学会了高深的怪异医术之外,更令亚芠知道,如何令一个人身处在无边的痛苦之中,要不是他恨极了扈伊的话,这等残酷的手段他万万不会施展出来,但是此刻,扈伊的惨叫听在他的耳中,却令亚芠感到一种怪异的痛快感觉。

  经过了五分多钟,亚芠才伸手又在扈伊的胸口一点,解除了扈伊的痛苦,但是经过了亚芠这次五分多钟的整治,扈伊已经宛如一个病入膏盲的重病患者,脸色苍白如死人不讲,浑身像是刚从水中被捞起来,湿淋淋的,冷汗已经浸湿他全身,呼吸出多入少了。

  不过亚芠可一点都不会可怜他,光是想到全家人被他害的落到如今的地步,亚芠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字“恨”!

  亚芠又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半响,扈伊才叹声道:“罢了罢了!如今既落你手,我已有必死的觉悟了,我就告诉你吧!”

  就在扈伊的回答之下,亚芠才知道,原来在一年前,公国宫廷中忽然来了一个身分不明的人,只知道他名叫海格.泰坦,除此之外,他所有的身分背景等等的资料却完全查不出来,但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公国皇帝黎安王无比的信任,甚至竟然还独排众臣之意,破格将他任用为右相,这下当然是引发了众臣的不满,但是,那些曾经表示不满的众臣却都在一个礼拜内,或死於意外,或为人所暗杀,或因为不明原因失踪,总之,所有的反对派在一个礼拜内全被连根拔除,其中包含左相在内,引的重大臣们人心慌慌的,在也不敢提出反对海格担任右相的反对意见。

  奇怪的是,黎安王对於此事仿若视若无睹,这下众大臣们哪有不知道圣意的,知机的人马上开始对这一个新任的右相巴结起来,果然,所有靠往右相的大臣都获得了黎安王的提拔,而且众大臣更发现,这一个新任右相果然是有着真本事,两个月不到,他就颁下了许多的律令,这些律令令华纳帮公国的国势变的更加强盛,这下众人更加无话可说,更何况众大臣更发现黎安王几乎对海格的话言听计从,当然就更加没人敢说什么了。

  后来,我安排在宫廷中的密探在三个月前的一天,忽然回报一个消息给我,说是有一天,海格忽然跟黎安王密谈,谈话中说到了在奇楼兰联盟境内西侧的东靼仑山上有一只传说中的白虎圣兽卵,每百年会开启一次,让人类进入其中,除的这一个时间之外,其他的时候没有人能够进到白虎卵身边,以及奇楼兰联盟四大城、四大佣兵团的百年密约,连启关的时间海格都跟黎安王说的清清楚楚的,令黎安王立即心生夺取之意。

  密探窃听到这一个重大的消息之后,马上向我回报,谁知他所获消息才说完,那个密探就活生生的在我的面前碎体爆裂而亡,同时,海格也跟着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竟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来的。

  海格出现之后,只对我说他很欢迎我一同去争取白虎圣兽的卵,也不知道是自信还是什么原因,但是当他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他不待我问话,就跟他出现之时一样,忽然消失在我的面前,而我又同样没有看清楚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但是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当然是不会客气,也照办了。

  听到这,亚芠插口道:“所以当你知道丰原城城主来时,你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扈伊点点头,亚芠则心中暗暗寻思,如果照盖赤跟他所说的话,有关白虎圣兽之事应该是只有四大城主及四大佣兵团长才知道的事,为何这一个叫海格的人会知道?

  亚芠便又问道:“扈伊,你认为海格是不是四大佣兵团长或四大城主之人?”

  这次扈伊到很老实说出来:“不是,都不是他们本人也不是他们身边的亲信,在我知道关於白虎圣兽这件事之后,我也曾经这么怀疑过,但是经我查证之后,我确定他跟其他楼兰联盟中的任何一个组织都完全没关系。”

  听到这,亚芠心中暗叫奇怪,又听到扈伊续道:“海格……我甚至怀疑他根本不是人,他的外表就跟一个极为普通的人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特色,让你见过他之后转身就会忘记他长的什么样,但是他就像是一个无所不知道的恶魔一般,没有任何一件事能瞒过他,甚至,我就曾经有一次看到曾经有一群人意图偷袭他,谁知道他彷佛早就知道一样,我只看到他一举手,由掌心冒出了一道强烈的白光,那群三十多人转眼之间就被他手中发出的白光给一举分尸,连他身边十公尺都没能靠近,而我根本无法察觉出他手中的那道白光到底是魔法或气?”

  “最可怕的是,海格的那一双眼睛,当我仔细看的时候,我竟然看不到他的眼中有任何的人类感情,对了,就像刚刚第一次见到你时同样的感觉。”边说,扈伊还边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亚芠听到扈伊这样一说,心中也注意由微微感到一丝的怪异感,因为他本身就拥有将自己化身为毫无人类感情的人,所以他更能深深的体会到,当一个人如果真的毫无人类感情时,那是一种多么恐怖的状况,那是一种为了达到目的,可以花任何代价,任何牺牲都在所不惜的一种恐怖人物,如果那一个海格真的如扈伊所说的那样没有感情的人的话,亚芠他真心的希望不要跟他对上,不然绝对是一种大灾难。

  沉思一下之后,亚芠又继续问道:“那德野王呢?”

  扈伊这次到不需要亚芠威胁,很乾脆道:“不知道,听说他好像最近身体微恙,自他退位之后,我就很少见过他了,听说是在一个隐密的地方养病。”

  亚芠点点头,又问道:“那贵高足纳肯的近况呢?”亚芠是打定主意从扈伊口中探出了他所有敌人的近况。

  扈伊冷亨一声:“哼!不要跟我提这一个畜生,早在一年前,海格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师另投,现在是海格的唯一弟子,更是公国最年轻的部队长,而且是实质领兵的部队长,可不是挂个虚名而已。”

  亚芠一听暗暗惊心,就他所知,公国的部队编制共分陆、海、空三军团,陆军团下辖五部,每部有三个团队,团队下有十大队,大队下又有五中队,中队下又各有两小队,而团队长就是万骑长,海、空则各有两部,总合起来,公国共有二十七万常备军,也就是有至少二十七个真正的万骑长,九个部队长,其他尚不包括领乾薪不做事的,但若战时再临时徵调,那就不止於此。

  因此,纳肯以一个年龄才十九岁的年轻人,加上他又是一个平民的身分,虽然他因为出卖他斯达克家而被德野王封为男爵身分,但是他毕竟不脱是一个平民的事实,因此如今他只花了三年不到的时间,竟然就成为了一个实际统领三万人的部队长,那是一种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这也难怪亚芠会如此的吃惊了,不过他吃惊归吃惊,想要报仇的意愿依旧不变。

  亚芠问完之后,沉思半响,扈伊见他说完纳肯的近况之后,亚芠就陷入沉思之中,老半天不说话,一阵奇异的寂静困扰着他,心中不由感觉到一阵气闷,曾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过着呼风唤雨日子的他何时起竟然要对一个后生小子的问话如此详尽的回答?而且竟然还要看他的脸色?心中不由兴起了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越想心中越是气极,忍不住叫道:“没出息的小子,你问完了吧?问完了就赶快给我一个痛快,你这样闷声不响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亚芠心中还是有一个问题极想知道的,但是他又很怕,怕万一扈伊给他的答案不是他想像的,那他该怎么办?

  如今听到了扈伊的怒叫声,心里一横,反正早晚都要知道的,不管答案是什么?他宁愿搞清楚也不愿如此模糊不清。

  亚芠点点头,问出了他最想知道,但是同时也是他最不想知道的一件事:“我父亲真的死了吗?”

  扈伊猛然的转头看一下亚芠,神色极为古怪,一反刚刚怒气冲冲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一种带点敬佩、恍惚、不解、以及奇妙的惭愧表情,慢慢的,低沉的,将那一夜中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告诉了亚芠,毕竟,御莱临死之前的真相,在扈伊等三个存活下来的人心中早已立下决心,除非斯达克家的人问起,否则,将永埋在心。

  乍看之下似乎很矛盾,但是这是他们唯一对御莱这一个以一敌百,宁死不屈的敌人唯一能表示敬意的一个方法,并不因他们与斯达克家的仇恨而相互矛盾,所以扈伊不但说的很详尽,而且还甚至把当初御莱过世的地点完完全全的告诉了亚芠.亚芠听完之后,眼泪已经忍不住盈眶而出,流下了他被称恶魔以来的第一滴眼泪,此刻的他并不是什么银月恶魔,只是一个哀吊父亲死亡已成事实的普通少年。

  扈伊看到亚芠就这么没有出声,静静的任由眼泪流下来,即使彼此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他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活了七十多岁,他怎会不知道,这种没有哭出声音的哭才是真正由心中所发出来的,最最深沉的悲哀。

  而当亚芠从扈伊口中听到了父亲在那最后一刻随风而逝的情形时,他心中的悲痛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两年多以来,他对父亲唯一的思念,唯一的冀希,就在扈伊的口中完全的破灭了,也令他全身的力量几乎都被榨乾了一般,心里空空虚虚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的反应,只能任由眼泪止不住的在脸上横流。

  过了好一会,亚芠心中慢慢的浮现了一个念头,唯一的一个念头,一个掩盖住了一切的的强烈念头,唯一的,绝对的,渴望的,抛下一切,赶到父亲亡故的地方悼念的唯一念头。

  如今没有任何的人、事,能够阻止他的这一个决定。

  摇摇晃晃的,亚芠勉力的挣扎站了起来,随手一掌,金光一闪,一道微弱的掌劲朝扈伊的头部射去,扈伊头部血花一喷,惨叫一声,倒地不动了。

  发出了这一道掌劲之后,亚芠头也不回,跌跌撞撞的往原曙城的方向挣扎走去。

  而当亚芠随后跟上他的五小幻兽离开之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原本该已经被亚芠置之死地的扈伊忽然发出了一声的呻吟,两眼一张,醒了过来。

  原来当时亚芠心中虽然记得要灭口,无如他已经将近灯枯油尽的境界,所以当他以为他已经全力发掌打中扈伊的头部要害之时,事实上他的掌劲微弱的可怜,即使打的是扈伊头部的要害,还是没能致扈伊於死地,加上他心中的强烈渴望早已掩盖了一切,因此也没有检查扈伊的生死,而让扈伊躲过了一次的死劫。

  当扈伊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头部剧痛欲裂,但是他毕竟没有死,亚芠早已不见踪迹,沉默了老半响,忽然神经的大笑道:“哈哈哈哈,没死,我没死?没出息的家伙,今天我既然没死,那改日就是你死了,我要你永远都后悔,没有在今天将我杀死,哈哈哈哈……。”笑到最后,扈伊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失去了魔力,差点死在一个后生小子手中,天下哪里还有比这个更令扈伊心中怨毒的?如今的他,所有的新仇旧恨都全集中在亚芠身上了,他在心里暗暗的发誓,发誓一定要不计任何的手段让亚芠生死不如,唯有如此才能一消他心中的怨恨。

  阴狠刻毒的笑声充斥在这一个没有人的森林之中,而远去的亚芠并未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