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五十章 魔法争锋

  作者:手枪

  扈伊狐疑的看着亲密依偎在亚芠身周的五只小幻兽,这五只小幻兽不但长的比一般的幻兽幼生期还来的娇小,而且长的也与一般的幻兽不同。

  扈伊一眼就看出,这些小幻兽身上有着一般的幻兽所没有的杂色外表及胸前所镶崁的奇异的蓝色晶体,印象中,他好像知道这种晶体,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因此他表面上虽然一副轻视的样子,但是心中却是十分的戒慎,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一口气指挥五只幻兽,而且这五只幻兽如果撇开了其他特异的部分了部分来看待的话,都市七阶八阶以上的幻兽,每一只都很辣手,即使它们看来还像是幼生体,但是又有变异的部分,扈伊心中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这些幻兽有哪一种的奇特的力量,他也不知道。

  而相对于扈伊暗自戒慎的心态,亚芠此时心中却显的苦涩交加,他原本是寄望贪狼星已经醒来了,如有贪狼星之助,他多少能有一点的胜算,谁知受他招唤而来的不是贪狼星,反而是这五只的小幻兽,亚芠心中实在是很不安,这五只的幻兽具有哪些能帮他的技能?

  但是现在却不容亚芠有所犹豫,亚芠心中试着对这五只小幻兽发出了攻击扈伊的命令,一接获亚芠的命令,五只幻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震天的鸣吼,再度化身为五道银星相扈伊袭去。

  只见扈伊不慌不忙,右手往前一伸,口中念道:“冰寒之灵听我命令,为我护盾,阻我之敌。”

  由扈伊身周无数蓝光飞快的往扈伊身边不到三十公分之处聚集,聚合出一圈将扈伊整个人都包围起来的淡蓝色光罩,五小幻兽化身的银星狠狠的撞击在这道光罩之上。

  发出了砰砰的声响,但是这道光罩看来虽是薄薄的一层,但却是异常的坚固,任由五小幻兽一撞,不但怡然无损,而且还将五小幻兽给弹回。

  五小幻兽被一弹而回后,立即又一个回身再度往扈伊身周的光罩冲去,而且这次是一个接一个的往扈一正前方胸前之处同一位置,连续冲击。

  亚芠这是第一次看到防护型的魔法,没想到这看似透明的薄光竟然有如此好的防护能力,能抵挡五小幻兽接二连三的冲击。

  但是扈伊心中的震撼却远比亚芠还要的震惊,这道水晶光罩是他列属中级的防护魔法,具有相当程度的防护力,而且还有能将所承受到的攻击力量反弹回攻击之物的身上,谁知这五只幻兽竟然是如此的灵巧,除了第一次被那反弹力量所打中外,其余几次,都是一触即退,不但带给身在水晶光罩中的他一阵阵的震撼力,而且因为其灵巧的动作让水晶光罩无法将承受的压力反射出去,更令扈伊慢慢的觉得水晶光罩已经开始慢慢的要被它们攻破了。

  扈伊不敢大意,一声“白水铠化”,就在水晶光罩之中,扈伊先是由胸前出现一颗白色光珠,约有十公分大,再由胸前白光分出五颗略小的白光珠,分散至全身的头、手、脚各处,加上胸前的光珠共六颗,接着由衣服下同时钻出幻兽的各部分,结合白光,以白光为中心,串联起来,形成一套覆盖在全身各处要害,头、胸、手、脚的魔导装甲,同时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只状似欲择人而噬的白色猛豹,为扈伊专属之上级八阶水属雷普(豹)系魔幻铠。

  铠化完成之后的扈伊,右手往自己胸前的那一颗白色光珠一触,以白色的光珠为中心点,随着扈伊的手向外延伸,让扈伊抓住了部分的组织,随即这部分的组织立即脱离了扈伊魔幻铠的本体部分,在扈伊手中,化身成为一把成足一百五十公分,顶端为原扈伊魔幻铠胸前白色光珠所拟化成的一颗七八公分圆形白色晶体,由五爪造型衬托在顶部的一根细长的魔力增幅法杖。

  本来魔幻铠是不需要武器的,但是因为扈伊此时不敢托大,所以特别运用上级以上的魔幻铠才能够拥有的拟化增幅魔力法杖的功能,特别将魔力增幅法杖运出。

  运出法杖之后,也正好扈伊刚刚运出的水晶光罩已经无法再承受五小幻兽的连续攻击而破裂之时,扈伊连忙一挥手中之法杖,法杖顶端的魔力晶白光一闪,由他脚的地面上冲出了五道水柱,准确无比的将正在快速移动中的五小幻兽打个正着,而这时亚芠也已经来到了扈伊的面前,并指往他的胸前一掌斩下,扈伊连忙再一竖手中的法杖,挡下了亚芠的这一击。

  亚芠及扈伊两人互换一招之后双双被互击产生的力量给震退,扈伊连退好几步之后站定,而五小幻兽也重新回到了亚芠的身边。

  扈伊哈哈笑道:“好家伙,接我一招深海之龙。”说完,白色法杖顶端的魔力晶再度发出了强烈的白光,由魔力晶开始,一只小小的,约十五公分大小的白色水龙出现在法杖上,而且逐渐的变大,直长到一百多公分之后,扈伊一挥法杖,原本缠绕在法杖上的水龙离杖而起,向亚芠飞来,而且有越来越快,越来越大的迹象,亚芠不禁脸色一变,他已经感觉到扈伊这一招蕴含了相当大的魔法能量,绝对不是现在的他能挡的起的。

  一个回身,亚文施展风的身法,化身为风,再一眨眼不到的时间,幻化到距原地的五公尺之处,原以为已躲过了扈伊的水龙袭击,谁知水龙竟然真的就像是活生生的一般,原本直射的飞行路线来个大转弯,又向亚芠袭来,扈伊得意道:“没用的,这深海之龙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你身上了,任凭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的,更何况……两只深海之龙看你怎么躲?”说着,法杖之上又出现了第二只的深海之龙,离杖向亚芠飞来。

  两只深海之龙一左一右向亚芠飞来,亚芠虽然可以躲开,但是下一次他回转的躲避空间又会缩小许多,直到他将这两只深海之龙解决会被它们解决为止。

  一瞬间,亚芠的眼睛瞳孔再度变成为银色的,右手一伸,蓝色光芒一闪,他已经招唤了周围的水魔法能量,唯有魔法才能以攻止攻。

  水魔法能量在他的掌心之间聚集成一颗十公分大小的魔法弹,朝着较大的那一只深海之龙就要发出,谁知,就在他要发出的那一瞬间,原本停在他的肩膀上的雷羽突然一个猛扑,一头撞进了亚芠聚集而来的水魔法弹之中,亚芠差点发出了惊呼声。

  只见到一头撞进水魔法弹中的雷羽竟在一瞬间将亚芠聚集而来的能量一口气吸个精光,然后,亚芠就见到雷羽双翅一展,状似极度欢愉的高鸣一声,随即雷羽的爪子在亚芠伸出的掌心一蹬,似乎代替了那一颗水魔法弹的位置,朝深海之龙弹射出去。

  亚芠就看到雷羽忽然并出了强烈的蓝光,然后蓝光形成了一只足足五公尺大的蓝色光鹰,将雷羽巴掌大的身形包围在其中。

  然后,这一只以雷羽为核心的蓝色光鹰恍若有意识一般,双翅一挥,宛如一只活生生的老鹰,朝其中的一只已经变的足足有十多公尺大的深海之龙飞去,锐利的爪子往深海之龙的头顶一击,将这只身海之龙由原先的向亚芠飞来的方向打的偏了方向,与亚芠差身而过。

  而另一只深海之龙则只见到亚芠身边的虎、熊、狮、豹四小幻兽同时齐吼一声,口中同时吐出了一颗颜色各异的冲击炮,四颗冲击炮在亚芠的面前互相撞击后,融合成为一颗比原先冲击炮大上十倍的超大型四色冲击炮,很很的撞击在那一只较小的深海之龙身上,发出了一声震天巨响后,同归于尽。

  而这时,灵活无比的光鹰已经用爪子抓住了深海之龙,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深海之龙掉了个头,往被眼前这一幕奇景惊呆的扈伊飞去,来到半途,就见到光鹰胸前中心点之处,应该是雷羽所在之处,竟然发出了强烈的蓝光,而亚芠对这种蓝光并不陌生,那是属于神之钻释出能量时独有的光芒,果然,在神之钻释出能量之后,光鹰又足足变大了一倍,爪之上的深海只龙竟然就这么被光鹰吸纳入体,蓝光中混杂着白光,光鹰一展巨翅,长鸣一声,一头往扈伊撞去。

  扈伊一惊,手中法杖连挥,发出了无数道的闪光,再他的面前布下了五层的白色光罩,同时人也急速的以Z字型后退。

  但是光鹰却视那五层的光罩如无物,只见光鹰喙啄,翅拍,爪击,三两下就连破这五道的防护光罩,但是,却也让扈伊争取到了一点的时间,只见扈伊将法杖横举到眼前,口中念道:“诸天之雨,九地之泉,听我号令,为我神刃,破我敌力-苍冥剑。”

  念完咒语之后,扈依法杖突然往前一指,只见在他的面前,两道分别由天空及地上设来的蓝色光束,汇聚成一把七八公尺长,呈现剑型的巨大蓝剑。

  扈伊以杖为柄,挥动面前的巨大光剑,往光鹰斩去,但是光鹰是以雷羽为核心,哪有那么容易的就让扈伊砍中,一个灵巧的翻身,躲过了扈伊的光剑,速度不变的继续往扈伊冲去,谁知扈伊早有所准备,一声“飞旋”手中的光剑突然离炳而去,以光剑的中心为中心点,飞快的旋转,快到化成了一个蓝色的圆盘状,而闪过光剑头一击的光鹰马上就被旋转的光剑拦腰劈成两半,后半段与旋转中的光剑互撞,爆出了绚烂的蓝光之后,同时消失。

  前半段原式不变,轰的一声,狠狠的击中扈伊手中的法杖,与扈伊临时发出了魔法能量相互对峙,但是,光鹰虽然失去了一半的能量,但它可是融合了亚芠的魔法能量、神之钻的能量,加上扈伊刚刚所发出的深海之龙能量,扈伊临时聚起的能量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亚芠只见到蓝白色光芒交相挥映,然后轰的一声巨响,爆炸开来,激起了漫天的灰尘。

  灰尘之中,突然一点银星冲出,落在亚芠的肩膀上,正是那化身光鹰的雷羽,亚芠看一下雷羽,发觉雷羽除了显的有点精神萎靡、疲倦之外,一切无大碍,连伤都没有,而灰尘之中,又有一个人影走出,正是扈伊,只是此时他手中的法杖变的支离破碎,身上的魔幻铠更处处都是裂痕,满身尘土,脸色铁青,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而且亚芠更从他嘴角的那一点红色血迹知道,他已受了不轻的伤。

  亚芠看一下自己身边的五小幻兽,心中暗暗的后悔不已,早知道这五小幻兽有此异能的话?如果他会其他属性的魔法的话?那以刚刚雷羽拟化成光鹰的威力来论,如果他一口气将五小幻兽派出的话,哪里还容扈伊站的好好的?

  可惜现在想这些都太慢了,因为扈伊虽然遭此重击,但是他的情况绝对比他还要糟的多了,天心真气只恢复三成,精神异力的被刚刚的耗损运用,已经耗的七七八八了,但是,扈伊虽然身受不清的伤,可是他却是跟他爷爷是同一级的高手,更何况,扈伊本来就是一个莫测高深的魔法师,论魔法,亚芠自知是绝对比不上他的,刚刚只是一时之间出乎扈伊的意料之外,所以大占便宜,现在扈伊还会让机会攻击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只见扈伊遭受这重大的打击之后,怒极反笑道:“好个斯达克家没出息的小子,你是三十年来第一个将我的法杖打坏的人,你们斯达克家果然是一门豪杰,奇功怪艺层出不穷,你父如此,你也如此,这让我更想杀了你。”

  说完,扈伊将残破的法杖往胸前一按,法杖立即收回他的魔幻铠中,随即道:“为了表示敬意,让你尝尝我的太古魔导法吧!”

  亚芠还未听清楚太古魔导法到底是什么东西,就见到扈伊手一伸,念道:“茜(雨)。”

  亚芠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空中突然就毫无预警的落下了奇寒无比的强劲雨水,淋的亚芠满头满脸,浑身难受不已,而且连他的视野也变的模模糊糊的。

  亚芠连忙一个纵身后退,谁知不退还好,一退之下,雨变的更大更密更强,打在亚芠的身上让他隐隐生疼,而且雨势更让他的眼睛几乎睁不开。

  身在雨中的亚芠又听到扈伊的一声:“海尔士顿(冰雹)。”

  一瞬间,大雨变成了一颗颗拳大冰雹往亚芠身上直落,冰雹又快又急的落下,打的亚芠浑身疼痛,但是亚芠这也才看清,原来刚刚的大雨,现在的冰雹,都只在他的身边不到三公尺处落下而已,其他的地方连一滴水一块冰都没有,亚芠更发现扈伊身上的魔力晶正不断的发出了白光,而在他的头上十公尺处,正有着一块在黑暗的夜空中极为明显的白云(?)状的东西,冰雹正是由那朵不到五公尺大的云中落下,想必刚刚的雨也是。

  亚芠不由暗暗叫苦连天,不管这朵云(?)是什么东西?绝对与扈伊脱不了关系的,天底下哪有这一种不用念咒就制造出这种奇怪自然现象的魔法?

  为今之计,亚芠只能尽快的冲到扈伊身边解决他了,但是事实证明亚芠太天真了,先不说扈伊与他相距近二十公尺,光是扈伊一见到他意图前冲的企图之时,马上就念出:“埃凘溘(冰柱)。”

  五六道透明的冰柱立即由他的脚底下猛然冲出,吓的亚芠连忙后跃,但也在身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接着,又听到扈伊继续念道:“斐利(冰冻)。”

  亚芠刚刚被淋湿的身体外围马上杰出一层薄冰,虽然亚芠马上脱出薄冰的困缚,但是扈伊又来一次埃凘溘,再接着斐利,让亚芠一方面要躲冰柱,又要挣脱冰的困缚,几次之后,亚芠发现,他不但无法接近扈伊,更没有使用魔法的时间,加上又要躲避头上落下的那些冰块的袭击,让他行动越来越困难。

  但若只是这样的话,亚芠还不会太难过,更糟的是,亚芠终于知道扈伊为何不一开始就这样用,却要先下那场雨的用意了,除了让亚芠身上淋湿,增加他冰冻他的机会之外,扈伊现在所用的招式无一不是冰系的太古魔导法,让亚芠四周的温度瞬间变的极低,亚芠慢慢的感觉到,身上是又湿又冷,体力开始大量的流失,挣脱冰冻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困难,躲避的动作更是越来越迟钝,加上每一次的冰柱都让他身上挂点伤,低温,寒冷,失血,让亚芠不但动作越来越迟钝,似乎连脑筋也开始变的浑沌起来了。

  在这样下去,亚芠真的不是让扈伊给冰冻起来,就是失血过多,死于低温,而一边的五小幻兽虽然想帮忙,但是它们一方面要躲避那些几乎比它们还大的冰块,一方面又要躲着无影无形的透明冰柱,让它们几乎自顾不暇了,更别说帮忙。

  最后,亚芠终于支撑不住,被冰柱狠狠的在小腿上扎了个洞,跌倒在地,随后又被扈伊的斐利给冰冻起来,在也无力挣脱。

  扈伊看到亚芠倒地,脸色一喜,但仍不敢大意,又加了四五道斐利在亚芠身上,让亚芠体外的冰层变成足足三十公分厚,然后,他才慢慢的靠近亚芠,但是仍不敢大意的停下落冰,直到他确定在冰块中的亚芠双目紧闭,在也无力反击之后,他才停下落冰雹。

  冰雹一停,小幻兽们立即发出一声怒吼,向扈伊袭来,但是却被扈伊随手一挥,发出了一道白光,给打的倒飞出七八公尺外,倒在地上哼哼哈哈呻吟着,爬不起来,说到底,这些小幻兽虽然身具异能,但是到底也才出生不到一个月,又少了亚芠的力量,根本不堪扈伊一击。

  见到对手已经全无反抗之力,扈伊得意大笑道:“我不得不承认你这家伙真的是不错,只可惜你碰上了我,只有死路一条,不过你放心,我现在绝不会杀你的,我会让你服下失心散,让你成为我争取白虎圣兽时的好助手的,不知道当你那死鬼爷爷看到他的孙子变成我最忠心的仆人之时,会是那一种嘴脸?哈哈哈哈哈……”

  什么?扈伊竟然知道白虎圣兽之事?而且还意图抢夺?

  不过就在扈伊得意之余,他并未仔细的算一下,被他打倒的小幻兽们少了一只,少了现在正窝在亚芠胸口衣服下的烈火雄狮-猛炎,当然更没有注意到猛炎正运用它天赋的属性本能,发出了淡淡的红光,温暖着亚芠的胸口,也更是没有注意到,在亚芠紧握的双手掌心之中,正慢慢的闪着淡淡的银光。

  就在扈伊自言自语,仰头哈哈大笑之际,原本僵立不动的亚芠忽然四肢用力一挣,破冰而出,双手银光大绽,往扈伊的头部一按,大叫道:“精神封印!”

  精神封印,一个原本该用在自己身上却没用的密招,一个隆家用了无数代生命换来的救命大法,一个专门用来封印住精神异常成长的密法,如今,亚芠倾其全力,将仅剩的精神异力完完全全的灌注在这一个密法之中,要将扈伊的精神力封住,这是他在这一个将天心真气用在闪躲而耗尽,体力几乎全然耗竭,仅存在一点的精神异力的时刻,唯一能想到的,一个可能可以阻止扈伊那种奇怪招式的没办法中的唯一办法,也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一个办法,一个不成功便成仁的赌注。

  那结果呢?

  只见,当亚芠将全部的力量完全灌注于扈伊的头部,形成精神封印之后,亚芠真的就在也没有半点力量,整个人砰的一声,倒地,而扈伊却宛如没事人一样,怒叫道:“你该死!”

  手往上一伸,掌心中泛出了白光,亚芠暗叫一声:“完了!”精神封印没效,这下亚芠真的是绝望了,闭上眼睛,等待扈伊这一掌落下。

  那知,等了半天,扈伊那一掌不但没落下,而且竟然还隐隐传出了呻吟声,亚芠睁眼一看,扈一竟然抱头痛叫,怒声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头!我的头好痛!”

  随即,头部强烈的头痛让扈伊在也站不住了,跌倒在亚芠的身边,狂吼一声,昏了!

  亚芠见状,知道精神封印生效了,他终于打败了扈伊,至此,亚芠也撑不住的陷入了昏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