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九章 身分败漏

  作者:手枪

  停下了踏出的一步,亚芠的目光跟其他人一样,甚至还要专注而集中的望着大门之处,一看来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人出现在门口处。

  跟两年前一般,满脸红光,面貌古朴不已,气质清奇的扈伊出现在门口处,与两年前比起来,他是苍老了一些,毕竟,这两年他过的也没有很愉快。

  亚芠难忍心中的激动之情,双目灼灼的盯着扈伊直瞧,几乎是耐不住新中那股滔天的恨意及杀气,好想,好想就这么直接杀到他的面前,一嚐报仇的甜美果实。

  这时,拿宁已经快步的来到了扈伊的面前,躬身道:“不知长老光临,怠忽之罪,尚请见谅。”

  扈伊呵呵一笑,伸手扶起了拿宁,笑道:“呵呵,拿宁你在说什么鬼话?都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还这么见外?”

  拿宁顺势站起来,微笑道:“难得长老您来,真令我陋室生辉呀。”

  扈伊也笑道:“其实这一次我纯粹是路过,要去办点私人的事,刚好路过这里,听到路人说你今天在办宴会,想说咱们这么久的老朋友了,又好久没见了,心想干脆来看看你,顺便叨扰一吨,你可别介意呀!”

  拿宁呵呵笑道:“哪里的话,哪里的话。”

  说到这,扈伊似也觉得拿宁因为他而冷落了其他的客人,便道:“好了好了!你这个作主人的难倒不为我介绍一下你的客人吗?”转个话题,扈伊拿眼瞧着站在拿凝背后的妃雅。

  拿宁一拍后脑勺,大笑道:“长老您瞧我这都忘记,真是记性太差。”

  说着,拿宁招来妃雅,替她跟其他的人,向扈伊介绍起来。

  而隐身在暗处的亚芠看到当扈伊一听到妃雅是丰原城城主之时,眼中泛出了奇特的目光,亚芠根本就不相信扈伊只是如他所说的顺路过来看看而已,必定有所图。

  略一凝思,亚芠慢慢的仅存三成的精神异力运了出来,慢慢的,亚芠的瞳孔也变化成银色的,随着亚芠瞳孔颜色的变化,原本亚芠激越的情绪也慢慢的沉静下来,进入了无悲无喜的精神状态,这是亚芠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一件事,将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这样子他才能在不受到自己对扈伊痛恨的情怀影响下,来面对他。

  果然,当亚芠瞳孔完全变成纯银色之后,看来与拿宁及扈伊相谈甚欢的妃雅已经在四下张望,看来,她似乎也察觉到亚芠已经失踪了。

  看到了妃雅四下张望的动作,亚芠知道该是他出现了时候了,毫不犹豫地,亚芠慢慢的离开了阴暗的掩蔽,出现在灯光之下,再度走进了宴会会场之中。

  走进会场中的同时,亚芠心中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前一刻他心中恨不得一刀杀之而后快的扈伊此时却半点也激不起情感的涟漪,他只是冷冷的,不待一丝的感情,直是着扈伊。

  终于,亚芠再刚刚踏进会场之时,被一直寻找他的身影的妃雅看见了,妃雅转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就自己一个人来到亚芠的面前,轻笑道:“亚芠,原来你是跑到外面去了呀?难怪我伊直找不到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拿宁伯伯已经答应明年照常供应我们丰原城陶土,已经决定明天就要跟他签订契约了。”

  兴奋中的妃雅完全没注意到,当亚芠进到会场中之后,许多人在不知不觉之间,慢慢的开始远离亚芠的身边,连一些原本想好好跟亚芠‘谈谈’的千金小姐们也不敢靠近,只因为,由亚芠眼中并射出来的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冷银光,让每一个跟他眼神有所接触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心虚不已。

  而亚芠踏进会场之后,他那种奇异的特质当场引起了扈伊的注意,对于这一个白发年轻人,扈伊有一种奇异的感觉,看来似乎很面熟,但是却又明显的确认自己不曾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不然,以这年轻人这种奇异的特质,相信不管是他或是任何的一个人,只要见过了一次,绝对是永生难忘的。

  尤其是,身为一个魔法师,扈伊更能敏感的感觉出,眼前的这一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属于高等魔法师才有的一种绝对的魔力盈涨的感觉,那是一种,没有天份的人练上的几百年也不可能会出现的一种专有的高阶魔法师气质,即使以他所感觉到的,在这一个年轻人身上的魔力跟一个具有这类气质所应该具有的相对魔力程度相差好几的微弱魔力,如此的突务差异感,另扈伊几乎在见到亚芠的一瞬间就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他压根就没想到眼前这一个令他产生浓厚兴趣的年轻人竟然会是他极欲除之而后快的斯达克一家的幼子。

  扈伊转头对拿宁询问起了亚芠的来历,但是所获却令他很失望,因为拿宁也不知道亚芠的来历,只知道亚芠是妃雅的救命恩人,以及是妃雅公开说出喜欢的人之外,其余拿宁也是对亚芠一无所知。

  扈伊想了想,便自己走到了妃雅及亚芠的面前,笑问:“妃雅城主,还未请教这位是?”

  妃雅一挽亚芠的右臂,娇笑着替亚芠及扈伊作一个相互的介绍。

  亚芠冷静的对扈伊行个礼,算是对扈伊打一个招呼,随即道:“妃雅,长老,真是抱歉,恕在下身体略有点不适,想先行告退。”

  亚芠说完之后,不理妃雅及扈伊惊讶无比的神色,便大步一跨,就待离去。

  而亚芠自知此举已是无礼到极点了,但是他却不得不如此,为了压抑自己高涨的杀意,亚芠不得不将精神异力全力的运行起来,将自己化身一个无悲无喜的非人者,以免让扈伊看出破绽来,但是,此时他的情绪激动的远超乎平常时候,使他要维持在这一个状态下要画费平常数倍的力量才能达到维持的目的,偏偏此时他的精神异力又尚未恢复,更令他倍感吃力,虽然才短短的几分钟中,但是也令亚芠感到快撑不下去了。

  妃雅这时才察觉到亚芠的异状,告罪一声,连忙追上已经走向了门口的亚芠,拉着亚芠的右臂,不悦道:“亚芠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很失礼的?”

  这时候,亚芠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精神异力已经有开始在慢慢消退的迹象,而且他那不可理喻的动作已经吸引了其他人的围观,而且拿宁及扈伊也带着一脸的不解开始往这边走来。

  亚芠慢慢的转头,用他银色的眼睛往妃雅一望,妃雅惊呼一声,直至此时,她才与雅文的眼神正面相遇,但是却也无法自制被亚芠眼神中那种无法言语的冷酷无情眼色所震惊,惊呼着放开了拉住亚芠的手,亚芠立即头也不回的转身出去。

  妃雅一呆,却也忍不住的跟了出去,在他深厚的拿宁及扈伊相识一眼,带着极大的好奇心,也跟了出去。

  走到会场外,亚芠清嘘了一口气,心灵中发出了一种只有他以及贪狼星才会知道的招唤意识,源源不绝的向四面八方散去。

  现在他衷心祈祷,贪狼星已经醒来了,不然依他现在情况,等到精神异力消竭之后,他绝对会无法自制的向扈伊挥拳相向,而已他现今的状况来说,那唯一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实在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处在现在的这种状况之下的亚芠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在精神异力突破之后的这几次使用的感觉中,亚芠一直有一种的现在的他又不是他的怪异感觉,就像现在,明明他都是他,但是他种极度冷静的情况之下,好像是在看待旁人一样的角度之下,冷静的来看待自己在没有精神异力的支持之下,会有何种的动作?

  听着身后慢慢传来的几个脚步声,亚芠知道他已经走不了了,至少在这精神异力慢慢消退直到枯竭之间,他是走不掉了,心念一动,银色的瞳孔慢慢的消退,既然都走不掉,还不如保留一点的元气,也许还有希望,即使他明知道他会如何的不智。

  就在妃雅、拿宁、扈伊慢慢靠近亚芠,亚芠眼中凝结的银色光辉慢慢散发出来之际,忽而雅文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大声惊呼:“是你!”以着充满不可置信的语气狂呼,一个令亚芠一见之后,在也掩藏不住心中狂涛般杀意怒气的一个人。

  在这世间,在亚芠的敌人当中,除了已经死于他的手中之外的,若说对亚芠印象最深刻,深刻到不管亚芠的外貌如何的变化,只要一见到他的眼神就能够一眼就认出他的人就只有那么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一个在亚芠还没有任何自保能力之时,就曾经一度在亚芠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他恐怖的一面的一个人,一个曾让亚芠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恐惧种子的一个人,原公国黑卫队队长,现任扈伊亲卫的-血煞苇诺。

  至此,亚芠在也克制不住自己,怒吼一声,双臂金芒一闪,天心真气击发而出,一道X型的弯月气劲射出,歼爆断月斩,亚芠所悟出的绝招。

  苇诺在两年的那件事之后,因为不得德野王欢心,所以他干脆向新任的  请辞,跟着扈伊,担任扈伊的亲卫,至少在同样不得德野王欢心的扈伊的身边也好过于在黑卫队中被冰封起来。

  昨天,扈伊忽然下令说要来瑟吉耐城,只带了几个人,轻车便骑,连夜赶路,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在傍晚前进入了城里。

  在进入城中之后,扈伊连休息都没有,就带着他到拿宁的住所来,刚刚才把马车交给了仆人送去停放,哪里知道还没走进彦会场中,他竟然就看到了那一双,他今生今世决不想再看到的那一双眼睛,才刚惊呼一声,两道金色的气劲竟然就朝着他而来,令他不由自主的大惊失色。

  当亚芠突如其来的发出了歼爆断月斩后,不理妃雅发出了惊呼,不管拿宁脸色一变,也不看扈伊瞬间变的阴沉无比的脸色,亚芠整个人就这么随着歼爆断月斩之后,向苇诺飞掠而去,他自知,以他现在剩下不到四成的天心真气所发出的断月斩绝对是伤不了苇诺的。

  只是,事实却是超乎亚芠的判断,他没想到,苇诺竟然就这么站在原地的让断月斩直接的炸在他的胸前,亚芠还以为苇诺另有奇招,但是当他来到苇诺面前之时,看到苇诺在亚芠的这一招断月斩之下,上半身的衣服全部都被震碎,脸色因为受到重伤而惨白,嘴角流下了血,身体更是摇摇欲坠,亚芠这才相信苇诺真的是在毫无防备之下,生受下了他的这一击,虽然只有四成的真气,但是以亚芠那超越年龄的功力来算,也是不容小去的,难怪苇诺也经受不住。

  但即使如此,苇诺对自己身体上所受的伤却是视若未见,他的眼神一刻不离的盯着亚芠的双眼看着,然后,苇诺说出了一句令当场所有人都为之大惊失色的一句话:“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斯达克家的幼子?”

  妃雅还好,而拿宁当然知道原公国的大将后来叛国逃遁的斯达克一家,而最震惊的当然是扈伊了,他绝没有想过, 眼前这人竟然是他千方百计遍寻不着的斯达克家的人。

  扈伊立即判断出,这人必是斯达克家的最小的孩子-亚芠.斯达克,因为在所有的斯达克家人之中,他唯独队亚芠没有任何印象。

  而且,他对于苇诺所叫出亚芠的真正身分更是点也不怀疑,因为他早已知道,苇诺对于斯达克家的最小孩子有着一种他无法了解的深深畏惧,即使他并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但是光看这两年来苇诺每每在半夜会因为恶梦而惊醒,每每任何银色的东西都会使他不由自主的畏惧,就能知道苇诺对亚芠的畏惧是出自于他的内心一种无法剔除的深深恐惧,也因为这一个原因,让苇诺这一个原本被称为百年难得一见具有极高武学天份的天才,超一流高手,变成一个三流的人物。

  当然更能解释出为何他会闪也不闪的让亚芠击中,只因为深深的恐惧已经深深的掳获了他全部的感觉及意志,让他完全无视身外的所有变化。

  当苇诺喊破了亚芠的真实身分之后,幸而亚芠早已有身分被揭破的觉悟,只是现在提早而已,因此,亚芠反而是现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所有人中最冷静的一个人。

  亚芠慢慢的转过身来面对着扈伊,一旁的拿宁一听到亚芠是公国永久政治通缉犯中排行榜首的斯达克一家的人之时,正欲张口大叫来人将亚芠擒获之时,一旁的扈伊却伸手一阻拿宁的呼叫,沉声道:“不用叫了,这是我个人的私事,让我自己解决,相信你应该是没有意见吧?”最后一句,扈伊转头对着亚芠说道。

  亚芠一点头,同时惊讶自己竟然还能如此的冷静的站再扈伊的面前,而不是再身分一被揭破之时,就扑上去与扈伊来个生死决战。

  “今晚之事,我希望你们都不要说出去,可以吗?”对着拿宁及妃雅,扈伊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令人费解的问题。

  妃雅当然是没有问题,亚芠本就是她所喜欢的人,就算是知道他真正的身分也不会说出去,而拿宁在听到扈伊的这一句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且不管他的动机为何?他也跟妃雅一样,点头同意了。

  扈伊见到他们都同意了之后,便道:“走吧!斯达克家的幼子,让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谈’一下吧!”

  说完之后,扈伊就这么转头开始走向大门口。

  亚芠阴沉的跨步跟了上去,临走之前,亚芠深深的看了妃雅一眼,然后才随着扈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拿宁的豪宅大门口。

  而妃雅则深深的震撼着亚芠的那一眼,那是一种壮士断腕,此去非生则死的眼神,即使亚芠他并未对她说出一字一句,但是妃雅就是知道,就是无可理解的知道亚芠那一眼所包含的意志。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妃雅见到了拿宁已经叫人来将如今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苇诺抬进去,事已至此,妃雅也无心在去应酬了,当下立即跟拿宁告辞,拿宁也不挽留她,就叫人驾来马车,载着忧心忡忡的妃雅回到她下褟的旅店。

  当妃雅离去了之后,拿宁在也人不住冷笑起来,心中暗暗道,斯达克家的人吗?真是天助我也!

  从他眼中散发出了强烈的狡诈光芒,相信此时他心中动的念头绝对是会让亚芠不是很愉快的。

  随着扈伊越来越快的身形,亚芠在他身后五步之距,不及不离的跟着,不知不觉之间,亚芠发觉屋子越来越少,沿路的行人也越来越稀少,最后,甚至已看不到人迹,出城进入了一处人迹罕至的不知名荒山野岭了。

  来到一个约有近二十公尺方圆大小的平坦空地之后,扈伊才停了下来,看看四周,似乎满意了,这才停下了转身面对着亚芠。

  而亚芠也一如出发之前一样,停在扈伊的身后五步之处,面对着扈伊,脸色阴沉而平板,叫扈伊看不出他现时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站了快十分钟,一句话也不说的面对面的互看着。

  过了十多分钟之后,由扈伊打破沉默:“你应该是斯达克家那一个最小的儿子,以前的那一个没出息的亚芠吧!”

  亚芠目光闪烁一下,不言,扈伊本来也没有打算亚芠会回答,他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道:“真是没想到呀!我们都看走了眼,你这一个没出息的人现在竟然能追的上我的脚程,果然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亚芠还是不言不语,扈伊又道:“你爷爷那一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吗?”亚芠依旧不语。

  这下扈伊的脸色也开始不好看了,厉声道:“小子,我也算是你的长辈,就算你我恨不得杀了对方,但我问你话你也该回答我!”

  亚芠这才沉声慢慢的一字一字道:“你—不—配!!”

  这下扈伊可气翻天,还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无理的,手一辉,一道白光脱手而出,朝亚芠门面打去,速度虽快,但是力道并不强,他是打定主意,先教训一下亚芠的。

  就在白光射至亚芠面前不到五十公分之处,亚芠一就是不言不动不避,恍若这道白光根本不存在一般,只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去闪避这道白光,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贪狼星已经来到他的身边了。

  一道银光由天而降,将这一道乎一所发出的白光冲散,随即银光一个转折,落在亚芠的肩膀上,县出了一只蓝羽银翅,巴掌大的小小幻兽。

  原来,亚芠在刚刚发出了讯息之后,接获了讯息而赶来的并不是沉睡中的贪狼星,而是这五只守护在贪狼星身边,等同贪狼星分身的五小幻兽,只是被亚芠取名为——雷羽的碧水雷鹰因是在天空飞翔,所以速度较快,第一时间赶到亚芠的身边。

  看到白光被击散,以及亚芠肩膀上的雷羽之时,扈伊不惊反笑:“哈哈,你这没出息的亚芠果然还是一个没出息的人,你以为凭着一只才又声的幻兽就能打败我吗?真是笑……”

  话声未完,又见四道银光飞射而来,在亚芠的四周,落地现出它们的身形,正是光荣虎王-烈芒,烈火雄狮-猛炎,大地之熊-暴王,疾风之狐——九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