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章 家族的危机

  作者:手枪

  斯达克公爵府中,位于西垂一角的练武厅中,一个人影独自在其中,只见那人右手指着前面一道足有二公尺高,一公尺厚的石墙道:“小星,冲击炮。”

  随着他的话声一落,右手臂上突浮出一颗拳大的狼头,狼头嘴一张,一颗白色不足十公分大的光球由口中喷出,击中石墙,炸出一道约五公分深,十公分大小的洞来,除此外,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创伤布满石墙上,看来这石墙以被拿来当靶子有一段时间了。。

  那人不满意道:“小星,你今天状况不好噢!”

  彷佛在聆听什么,那人一顿之后才道:“原来你又饿了,再这样下去,我可会被你吃垮了。”

  那人走出练武厅,一看天色,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中,今天是个满月的日子。

  月光的照射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人正是亚芠.

  时间是贪狼星进入成长期的一个半月后。

  在前一个月中,贪狼星只是一直在沉睡,不管亚芠如何呼唤,右臂处传来的始终是一种正在沉睡中的感觉。

  直到十天前,正在沉睡中的贪狼星终于醒来,立即引起上课中的亚芠的注意,欣喜的亚芠,不顾老师及同学的眼光,不由分说的立即跑回家,反正基础教育快结束了,有上跟没上都一样,更何况,身为“没出息”的人,是没人会管他要做什么的。

  回到家的亚芠立即唤出贪狼星,发现这一个月来贪狼星,它并未有所长大。

  而一醒来的贪狼星显的十分饥饿,再短短的十分钟内,把家中所有的能量石之类富含能量的东西全吃光,亚芠这才知道原来贪狼星是要吃能量,而不是吃能量石。

  知道这一点的亚芠马上出去买了一大堆的能量石回来,供贪狼星吃个饱。

  而经过这十天的试验后,亚芠终于发现它和贪狼星的联系,是如此的紧密,紧密到他竟能何贪狼星做心灵沟通。

  而且亚芠也发现贪狼星除了没有属性外,一切和一般的幻兽并没两样,一样拥有第一、第二型态,一样能集中体内能量发出,形成冲击炮。

  这日晚上,正是亚芠训练完贪狼星后,走出练武厅。

  远远看到父亲的房间灯光竟然是开着。

  心中一动,立即欣喜的跑过去,除了以近三个月没见过父亲外,更有迫不及待想介绍贪狼星给父亲认识的意思。

  走到父亲的书房前,还来不及开口,耳中就听闻到一生暴喝:“谁?”

  亚芠还搞不清状况时,只觉房门被一股大力冲开,连人影都没看清,只觉后领一紧,整个人突离地而起,飞进房间中,惊魂未定的亚芠看到房间中的景象时不由惊喜交加,整个房间中人满为患。

  房间上首坐着两个人,左方是一个看来约七十的老者,一头白发,一把尺长的雪白长须,脸上布满因长年板着脸而留下的刻痕,只是此时因见到他而放松下来,露出一道淡淡慈祥的笑意,但在战场上以出神入化战术闻名东大陆的老将-“光荣虎王”翰罗.斯达克,他的爷爷;右首则坐着一个看来约四十好几的中年人,魁武的身材,满头的乌丝,全无一丝皱纹,英俊刚硬的线条,可想而知年轻时不知迷倒多少才女、淑女,正是他父亲-御莱,以善于防守而闻名,被尊称为“不破熊将”;房间的两侧各有两个位置,上面已坐了三个人,右前方正是他大哥-亚华,长的有九成似父亲但比父亲更魁武,事实上他三个哥哥都和父亲很像,尤其是大哥,大哥今年三十岁,再战场上以武勇过人知名著称,素有“雷火猛狮”之称;比起魁武的大哥来,坐再左前方的二哥亚旭就显的十分温文儒雅,但可别小看二哥,在战场上拥有“魔鬼风狐”之称的二哥,以神出鬼没,出奇不意的偷袭而令敌军闻名丧胆,同时也是家中的智囊,今年二十八岁;再来是坐在二哥左侧的三哥亚若,没有大哥的勇武,也没有二哥的狡猾,但论起战场名声,三哥却是最叫敌人丧胆,“不用投降,不要俘虏,一但对敌,立斩不赦”这是战场上对三哥的评语,因此三哥又有“死神之鹰”的称号,今年二十七岁。

  被倚为公国长城,战场上使敌人闻风丧胆的虎将,现在在这里只是亚芠的家人,在见到他后分别露出难的一见的笑容。

  亚芠也乖巧的分别问好,突然,他想到父兄都在前面,那现站在背后提着他衣领的人是谁?

  不禁问道:“三哥,我后面是谁?”

  亚若还未回答,深厚已传来一阵浑厚的声音“小亚芠,现在才想起我呀?”

  亚芠一听,好熟的声音,不知在哪听过?

  募然灵机一动,他知道在哪听过了,惊喜的大叫道:“里昂舅舅是你?”

  后面的人传来一声大笑,转到亚芠他前面,只见一身白衣,一头亚麻色的垂肩长发随意披在脑后,看来三十多岁,不是很英俊,但有一股潇洒飘逸的气质,正是亚芠五年多不见的小舅-里昂.隆。

  看着酷似亡姐的面貌,里昂心中不由升起对亡姐的怀念,身为泰龙帝国最有名的三大美女之一,又是智名远播,多少青年贵族看不上眼,却反而一眼就爱上敌国大将-御莱.斯达克,当时他已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又是个有三个孩子,死了老婆的人,真想不到才十九岁的姐姐怎么会看上他,还不惜违背父亲的意思,放弃隆家公爵继承人的身分,私奔到华那邦公国来?

  里昂忍不住瞄了一下姐夫,伸手摸摸亚闻的头,道:“这么久不见,我的小亚芠已经长这么大了,有没有想小舅呀?小舅可是天天想你呢?你怎么都不写封信给小舅呀?”

  亚闻知道这里昂舅舅从小就喜欢开他玩笑,多年不见之下,忍不住也开开玩笑道:“小舅你还敢说呢!我不知写了几百封信了,但谁知道你又流浪到哪个大陆去了,都不知道要寄去哪?”

  里昂一听不由哑口无言,他生性自由不羁,喜爱流浪,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如今被侄子这一说,他不禁无言以对。

  看到他吃鳖,众人不由发出了连日来第一个开心大笑。

  打完招呼后,亚芠看到不知多久不曾齐聚一堂的家人,心中隐隐一动,忍不住问道:“爸,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吗?”

  书房中的所有人依听到亚芠这么一问不由一愣,互看一眼,御莱开口问道:“亚芠,怎么会这么问呢?难道我们不能是回家休息吗?”

  亚文摇摇头道:“不可能只是回来休息而已。”

  说道这亚芠见众人一副听他再讲下去的样子,便又道:“从我有记忆起,就算是重大节日,爸或三位哥哥之中,一定会有一个以上驻守在外,没有像这样,爷爷、爸爸、哥哥连小舅都到齐了,这只有两个可能,一种是最近即将发生危及国家的大事,如大陆战争,但最近十分平静,不但没战争,甚至还有几个小国有和谈的迹象,所以第一个可能排除;再来第二个可能…..”

  说到这,亚芠凝重道:“最近我学到一句话“功高震主”,德野王好像已经快八十了。”

  说到这,看到父兄张口结舌的样子,亚芠不禁叹道:“真希望我是猜错了。”

  二哥亚旭问道:“亚芠,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亚芠叹道:“我虽然没出息,但并不是白痴,也没有耳聋,有些事当然听的到,想的到啊!”

  话虽如此,但能凭着一些小事就能推出与事实相差不远的结论,就足以让所有人吃惊不小。

  御莱又是欣慰又是惭愧,他现在才发觉他对这小儿子的关心是不是太少了,少的连他有如此出色的才智都不知道。

  一旁从未开过口的翰罗这时开口了。

  “亚旭,你就把一些事告诉亚芠吧,有些是他应该知道的了,也许他还可以拿些主意。”

  亚旭应声。

  在二哥的解说之下,亚芠才知道原来事实和他推论相差不远,而情况更是十分危急。

  原来公国皇帝德野王年轻时野心勃勃,一心想建立强大功勋,并大量提拔优秀军事人才,如斯达克家便是,如今年老之后,野心变成猜忌心,虽想传位于太子,但又怕他手底下这些他一手提拔上来,手握重兵的将领们会欺新皇帝年幼,起兵叛变,因此在十年前宫廷之乱后,许多将领有意无意,直接或间接的战死或犯错被斩首,如今还算完好的便只有斯达克家了。

  但现在,情况也不妙,德野王的猜忌心似乎也移到他们身上了,不过毕竟斯达克家每一个人全都位居要职,又在十年前出过死力,替德野王保住王位,因此还算安全。

  但一个月前,宫廷中传来消息,德野王决定再明年二月建国纪念日时,传位于太子,加上最近家人又都吃了败仗,议会对此深表不满,藉此都把他们招回首都,要议处他们,情况大坏。

  大哥亚华幸幸道:“要不是皇上派那什么狗屁监军,处处杯葛我的计画,加上不知哪个王巴蛋泄漏军机,我哪会输。”

  御莱一皱眉道:“亚华,讲话不要那么粗鲁。”

  亚芠无暇听大哥讲些什么,急问道:“二哥,你的意思是皇上会藉此拿我们家开刀?”

  亚旭凝重的点点头。

  注1:公国采帝议并治的政治体系,除了有帝王一人外,下设首相两人,分掌政经两部分,另有皇、贵族组成的长老议会,平民的公国议会,遇有重大决策时帝王一票,首相各一票,两议会分代表一票,共五票,以决议投票决定,当中除帝王世袭外,首相由帝王决定人选,交由两议会同时表决是否堪任,长老会由德高望重知皇、贵族担任,公国议会则由人民推举平民代表担任议会成员。

  注2:德野王三代单传,唯一独子死于十年前的宫廷之乱,现在皇太子为皇太孙-黎安.艾塞斯,今年二十二岁。

  二哥陈述的事实深深震撼着亚芠,他从未想过,在家族光荣的背后,竟隐藏着如此大的危机。

  高官厚爵的代价是随时有可能家破人亡,一瞬间,家人原本应该意气风发的面貌,在亚芠眼中看来竟是如此的憔悴。

  翰罗看到亚芠不可置信的样子,心中不由一叹,虽发现亚芠的智计超乎常人,但他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太早让他知道这些事是不是做错了?

  他希望亚芠能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成长,因此当御莱对他说要利用关系让他进入云杨学院高段班时,他力主让他自行选择,他实在不希望亚芠也走上和他的哥哥及父亲相同的军人这一条路。

  为了转移亚芠的注意力,翰罗呵呵一笑道:“亚芠,小孩子别想那么多,反正凡事有爷爷罩着,我就不相信凭这那些只会在躲在大后方叫嚣的大臣、议员能把我们斯达克一家人怎么了?”

  “对了,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再过半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吧?”

  亚芠听了翰罗的话,心中虽不以为然,但也知道老人家不想让他担心,便也笑着点头附和。

  在听到老人家问话,虽不知他要干么,但能回话道:“爷爷,再过十四天,我就满十六了。”

  “爷爷不知能不能留到那时候,趁现在爷爷还记得,我就先送你生日礼物了。”

  毕竟是小孩心性,一听爷爷要送他生日礼物,马上暂时忘记了刚才的担心,伸手撒娇道:“谢谢你,爷爷,不过礼物如果太差,孙儿可不依欧。”

  看到亚芠那既想要礼物,又怕礼物太差的小儿心性,众人不由开怀大笑。

  翰罗含笑道:“放心,这礼物你一定会满意的,只是怕你的父亲及哥哥们会说我太偏心了。”

  说着,翰罗从怀中拿出一颗不到拳头大的幻兽卵来,白色光滑的外表,隐隐发出毫光来。

  亚芠及里昂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呼:“光幻兽的卵。”

  亚芠不安说:“爷爷,这太贵重了,我…我…我……我不能收……。”

  翰罗故做生气道:“什么话!难不成你是不喜欢爷爷送你的礼物,还是瞧不起这礼物?”

  亚芠慌道:“不是,不是的爷爷,只是这光幻兽的卵是属于上级八阶以上的幻兽,我怕我承担不起,何况哥哥们一定更需要它,更有用到它的地方,如果爷爷把它送给我,那不是触犯了公国律法,何不把这幻兽卵送给哥哥们,更何况我已经有……。”

  话没说完,翰罗已打断他的话道:“男子汉大丈夫,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何必说那么多干什么!难不成你以为长老会那些老家伙会再配给你一只幻兽吗?要给早在三年前就该给了,何必等到现在?”

  亚芠急道:“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亚芠没说完,又被翰罗打断道:“别婆婆妈妈了,你的哥哥们都有幻兽了,就只剩你没有,难道你要以后别人说“斯达克家的么儿没出息到连幻兽都没有”,而让爷爷一大把年纪才让人取笑吗?”

  一旁的二哥亚旭也道:“亚芠,你就别再辜负爷爷的好意了。”

  大哥亚华道:“老实说,大哥看了也很想要,不过,你可别以为大哥真的神勇到可以供两只上级幻兽吸取能量吧?”

  三哥更干脆道:“你再不接受的话,爷爷可能真的会生气了,认为你真的瞧不起他。”

  亚芠一听,哥哥们都这么说了,只好上前朝翰罗磕个头,接过这上级八阶的光幻兽卵。

  翰罗满意道:“亚芠你听好了,这光幻兽是爷爷在十年前宫廷之乱中,因爷爷原本的幻兽阵亡,加上爷爷立下大功,所以长老议会才破例配给爷爷光之虎,爷爷“光荣虎王”的外号也是由此而来的,你可要好好利用它,别堕了爷爷的名声。”

  亚芠恭恭敬敬的应声:“是”。

  翰罗显然很高兴,哈哈大笑道:“我要公国所有人都知道,我斯达克家,一个比一个强。”

  此刻的翰罗高兴之余,显然不把眼前的阻难放眼中。

  亚芠看到爷爷他老人家那么高兴,也显得十分高兴。

  突然,亚芠发觉父兄的脸色怪怪的,以为他们心生不满,不由忐忑不安的问道:“爸,你怎么了?”

  翰罗也发觉了,基于和亚芠同样的心理,瞪眼问道:“怎么?御莱,难道你认为我不该把这东西交给亚芠吗?”

  御莱苦笑道:“爸,你怎么会这么想?给亚芠还不和给我一样吗?只是我为亚芠准备的生日礼物这下可没用了。”

  说完,御莱苦笑的从怀中拿出一颗拳大,土黄色表面略为凹凸不平的幻兽卵来。

  苦笑道:“这是我大地之熊的卵,本来是想送给亚芠做生日礼物的,不过现在可用不着了。”

  一旁的亚华、亚旭、亚若竟也都苦笑的拿出一颗幻兽卵来。

  亚芠不由眼角含泪,因为他知道,进入成熟期,除了专为生产用的幻兽外,成为铠或装甲的幻兽,基本上是不会生育幻兽卵的,但若主人硬行催生,还是可以自体产下卵的,不过如此一来,幻兽会元气大伤,非得经过一段长时间的疗养才能恢复。

  看着父亲手中的大地之熊卵;大哥那颗火红色,长有绒毛的上级七阶火狮之卵;二哥那颗淡青色,上有三条黄线痕的上级七阶狂风之狐的卵;三哥手上那颗漆黑,上布满亮银色线条的上级七阶碧水雷鹰的卵。

  加上父兄的身型也如爷爷般大了一号,可见他们的幻兽都以第二型态附在他们身上,吸取能量,增加复原的时间。

  在这种危机的时间,家人仍如此关爱他,为他着想,不由令亚芠大受感动,亲情表现是无庸置疑的。

  亚芠大嚷:“我要,我要。”

  几乎用抢的从父兄手中接过这令他永生难忘的十六岁生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