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八章 华丽宴会

  作者:手枪

  没人知道,为什么基列会忽然带了所有人说要回到丰原城,而妃雅竟然留下来,还打发了身边所有人跟基列回去,明明她还跟基列说要留在镇中的某家旅店中等他带人回来。

  但是基列前脚刚离城,妃雅后脚就跟亚芠说要他跟他的小队保护她到瑟吉耐城去,而且到现在已经经过了大半天,妃雅竟然一步也没有踏进亚芠为她特别叫人一块带上路的马车中一步,反而跟着他们一样用走的,还跟夜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有说有笑的,什么时候两个人感情变这么好了?

  而且最叫亚芠怪怪的是,两个美丽的少女有时候说到一半还会忽然转头来看他一眼,对他笑笑,亚芠虽然一样的面无表情,但是光看他几次差点被路上的石头或窟窿绊倒就知道他心中实是非常奇怪,不像外表那么平静,尤其是昨晚临睡前那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在妃雅及夜月转头看她时更强烈了。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他重新踏上华那邦公国土地的感慨,三年前,他与家人由这里逃了出去,如今,他又回到这里,只是他的心境不同,方式不同,甚至连他的样子也不同了。

  在街角上,他斯达克一家依旧是通缉的榜首,只是不再有人认出他来了,德野王、扈伊,这两个他刻骨铭心的名字,随着越接近原曙城,在他的心中就越是鲜明,几乎令亚芠按耐不住,直想直接杀到他们处。

  只是,亚芠自知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就算有死神小队之助,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令他报仇,何况此时,他最主要是想要查出父亲的生死之谜,报仇,暂时还是只能放在心里。

  终于,在没有大队人马的拖累之下,原本预计五天的路程,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来到了瑟吉耐城。

  入城找了一家大旅店,包了十多个独院,终于让亚芠这一百零一人完全的安顿下来,反正妃雅的钱多到花不完,她也不会在意。

  所有人都安顿之后,刚刚才回到房间正要着手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的亚芠突然听到有队员来报,说城主有请,亚芠心中暗暗奇怪,为什么妃雅这时候会叫人来叫他过去?

  但是亚芠还是略为收拾一下,就来到妃雅的房间外,轻敲一下门,门里传出了妃雅清脆的问话:“谁?”

  亚芠轻咳一声道:“是我,亚芠·隆!”

  妃雅道:“请进!门没锁。”亚芠闻声推门走进去。

  才一进门,亚芠只觉得眼前一亮,妃雅就站在门前,穿着一身的水蓝色低肩连身窄裙的晚礼服,上面用碎钻镶崁出一只展翅欲飞的蓝凤,露出一双白玉般的玉臂,再胸襟上也镶了一颗水蓝宝石,看来既典雅又高贵,充分的将妃雅那种冷艳的贵族气质表露无疑,令妃雅整个人看来就像是一尊冷艳的女神般,令人耳目一新。

  看到亚芠在错愕之间,露出了惊艳的神色,令妃雅心中暗喜,果然不枉她的精心打扮,以往她在很多人过这种神色,照理说早已经习惯了,但是亚芠就硬是让她感到心中一丝甜意。

  妃雅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亚芠被妃雅一问这才回神,轻咳一下掩盖刚刚失神的窘态,故作冷静道:“还可以!”

  妃雅窃笑在心,随口问道:“我想这样去参加宴会,你认为可以吗?”

  本是随口问问,谁知亚芠一听到要参加宴会,竟然眉头一皱,摇摇头,拿起了一旁的一条蓝色丝巾,披在妃雅裸露的肩膀上道:“这样好多了!刚刚太曝露了。”

  什么?竟敢说她精心的装扮不好,还说太暴露了?妃雅心火一升,当场就想发作,但想到夜月这三天来对她耳提面命的话,妃雅又忍下气来,忽而,妃雅感到心中一甜,亚芠刚刚那不自觉的表现,岂不是就像夜月所说的男人的独占欲?不然为何亚芠会批评她那身算是很保守的晚礼服?也只不过是肩膀小露一下而已!

  而亚芠接下来的动作更令妃雅惊讶的几乎快将提议她先将这身衣服穿给亚芠看的夜月感激到无地复加,因为……因为看来一身冷硬的亚芠竟然拿出了一根凤型小发叉,黑幽幽叉身上镶了一颗约两公分的粉蓝色宝石插在她那只是简单挽个发型,盘在头上的发间,一根小小的发叉,令妃雅整个人变的有种迷离的感觉,只因为那蓝色的光芒比任何头饰要来的美丽,又很搭配她的妆扮,然后又拿出一枚小戒指,上面同样有一颗蓝色的水钻,戴在她右手的小指上,这两颗宝石,饶是妃雅见识过无数的名贵珍宝,也找不出比它们更美丽的宝石,尤其这还是亚芠亲手替她戴上的,这辈子休想叫她拿下来。

  亚芠略为笨拙道:“我觉得这样比较适合你,这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是醉大师利用我拿给他的神之钻,将其中剩下的较大部分打造成一些饰品,让我避免遗失,如果你觉得不适合的话,就拿下来吧,如果还喜欢,那就送你吧!”

  妃雅几乎激动感激的想抱住夜月跟醉大师痛吻,以往虽然不少人送她饰品,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向亚芠般令她感觉到无限的惊喜,哪有不喜欢的,直点头说好,就怕亚芠说不送她了,如果她知道神之钻的真正价值?想必妃雅会喜的昏倒吧!

  至此,一切都像夜月所说的,甚至比她所说的更好,妃雅对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就更有信心了。

  妃雅马上从旁边拿出一套早已准备好着衣服,交在亚芠手上,道:“好了!现在该换你换衣服了。”

  亚芠一楞,莫名其妙道:“我换衣服干嘛?”

  妃雅一副理直气壮道:“陪我参加今天的晚宴呀!别跟我说你不想去,是你说过你要保护我的,你不陪我去谁陪我去,何况宴会本来就是要携伴参加的,你该不会想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参加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举办的宴会吧?”边说,妃雅边半推半拉的将亚芠推到盥洗更衣室门口,说到最后一句时,更是露出了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

  看着妃雅那明明强迫中奖的手段,但是亚芠却怎么也硬不起心来拒绝,轻叹一口气,认命的转身关上门,天晓得他有多痛恨参加宴会,自从那一夜之后。

  看到亚芠进去更衣间关上门,然后传来水声之后,妃雅几乎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欢呼,第一次,第一次她没有跟亚芠吵起来,而且还让亚芠照她的话作,更意外的获得亚芠赠送的礼物,一切都太美好了,几乎让她以为身在梦中,果然就像夜月所说的,柔能克刚。

  不久,更衣室的门打了开来,亚芠走了出来,这下换妃雅发呆,她知道亚芠长的很英俊,但是,她没想到,当亚芠换上那一套她精心挑选的黑色武士服之后,竟然会这样的出色。

  修逸硕长的身材,搭配一身黑的武士奘显的更加英气勃勃,俊逸的面貌,一头及肩白发随意束在脑后,黑衣白发,看来对比既是无比的强烈又合适,更将亚芠那种冷酷中带着沧殇的奇异魅力充分的表现出来,他根本就是一个强烈的发光体,会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这下换妃雅心中有点患得患失,有点后悔将亚芠打扮的如此的出色,这样去参加那种充满贵族千金、富家子女的宴会,等于是将一块大肥肉送入恶虎口中嘛!

  倒是亚芠被妃雅看的浑身不对劲,以为自己哪边穿错了,再三的确定身上没问题之后,才连换几声,将妃雅的魂唤回来。

  最后,才在妃雅心不甘情不愿之下,走出房间。

  出门前,亚芠照例招集小队众人,做好交代,谁知,众人根本没听进去,所有人都看亚芠跟妃雅的扮相看呆了,只有夜月在底下向妃雅连竖大拇指,示意她做的好。

  最后,亚芠在众人奇异的眼光关爱之下,匆匆交代几句之后,逃命似的拉着妃雅坐上宴会主人派来的马车,离去,但是直到亚芠及妃雅的马车看不见了,众人依旧是未能回神。

  在马车上,妃雅才向亚芠解释道:“这一次会来瑟吉耐城主要是因为丰原城本是专产医药、丝绸、陶器等手工艺品的城市,但是其中的陶器因为本身并不出产陶土,所以需要由外面进口,而瑟吉耐城就是一个盛产陶土的城市,每年提供丰原城的陶土几乎是占了丰原城年需的三分之一强,但是这次不知怎么搞的,忽然城中掌控陶土的大商会陶业商会的会主忽然说明年不肯再提供陶土给我们丰原城,这简直是要断丰原城的商业生命,最后在我的百般协调之下才知,原来是商会会主-拿宁.鞑靼列不满我自登城主五年来,从未拜访过他,认为我不够尊重他,所以我才会急急赶来,毕竟现在已经十一月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而当我在近城之前,已经叫你的队员先帮我通知一下拿宁,谁知他马上说要举办宴会欢迎我,所以我才会请你陪我来,因为他是……”

  说到这,妃雅不由欲言又止,脸色幕然通红起来,亚芠本要追问下文,但是见到妃雅的娇羞样子,不由的忘记了要追问下去,一时之间,马车内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沉默中,直到到达目的为止,没有人说半句话。

  说起瑟吉耐城,每一个人第一印象想起的就是那种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生活,身为公国的经济重镇,在这一个城中多的是一些富人豪绅,由于它除了盛产各种的经济产品外,又是位在交通要害,造就了它无比繁荣的景象。

  在这里中商人士新兴的贵族,与名存实亡的贵族相较之下,商人虽然没有贵族之名,但是掌握有经济之权的他们却远比贵族还来的像贵族,当中的佼佼者便是分别掌握城中两大经济命脉的陶业商会鞑靼列家族,以及独霸运输的飞轮业者联合家族亦逖家族,这两大家族彼此配合,囊括了瑟吉耐城中七成多的商业声息,更令的他们不但在这瑟吉耐城中呼风唤雨,而且在整个公国中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今日,两大家族中的鞑靼列当家主忽然说要举办宴会,虽然事出仓促,但是在他庞大的财力支援之下,花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将会场布置出来。

  虽然拿凝说这只是一般的小宴会,举办的地点也是在他的自宅,但是一就是雕梁画栋,金杯银筹,极尽奢华之能事,参加的名门豪流也高达上千的人数,说是一场大型宴会也不为过。

  只是参加的的人都不知道拿宁举办这场宴会的目的到底是要干什么?唯一知道的是听说是要欢迎一个来自异国的贵客,至于是谁,却没有人知道,引的众人议论纷纷。

  忽然,原本吵杂的宴会会场突然变的连根针掉道地上都听的到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一双站在门口的男女身上。

  那是一对及冷、艳、俊、美于一身的男女,男的一身黑,满头白发,浑身冷肃的气质,几乎令人血液为之停顿,但是眼光却怎么样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而女的则是一身的蓝,浑身尽是一种难以言语的冷傲气息,就像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般的冷艳美女,够冷够艳,但是却叫人更想去融化这一座冰山,令当场不论男女皆为之呼吸一顿。

  看到众人都在看他们,冷艳美女忽而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浅笑,哇哇,这可不得了了,众人只觉得好像一下子由寒冬回到春天般的春意盎然,令引的倒抽气声不绝于耳。

  冷艳美女露出了一个笑容之后,将手挽在身边男伴的臂弯之处,慢慢的走进会场中,这时门房才如梦初醒般尽力大声喊道:“奇兰楼联盟第二大城,妃雅·兰妮城主驾到。”

  霎时,原本安静到连一点声音的没有的会场变的比菜市场还吵,众人一听到眼前这对令人眼光移不开的俊男美女竟然是丰原城的城主,这下,宴会主角终于真相大明,同时却也更引的众人猜测,丰原城主来这里干什么?敏感的人已想到必是与生意有关。

  这时,已经有人看到拿宁正向丰原城主处走去,众人不由引耳倾听他们说些什么。

  在众人瞩目之下,拿宁慢慢的走近了亚芠跟妃雅,拿宁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但是因为保养有加,看起来却还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拿宁来到妃雅的面前之后,大笑几声:“贤侄女,我看到你就跟看到你母亲一样,没想到才几年不见,你就出落的那样大方了,想必你母亲也会以你为荣吧!”

  妃雅略一躬身道:“多谢伯伯的招待,侄女在这里向您问好了。”

  拿宁呵呵一笑:“说什么招待这种见外的话,我跟你母亲算是老朋友了,对你这故人之女,我可是顾念的很,只是你一直都不来让我看看,这次来这可要让伯伯好好招待几天了。”

  妃雅盈盈笑道:“伯伯才叫侄女不要见外,为何伯伯您自己倒真的见外了,侄女不是已经在这边了!”

  拿宁呵呵笑道:“那倒是,那倒是,是伯伯失言了。”

  这边妃雅跟拿宁说笑盈盈,那边亚芠却是脸色阴沉,他直觉的不喜欢这个叫拿宁的人,当他眯起眼睛看人时,亚芠就感觉到一种令他不舒服的感觉特别强烈,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跟以前他碰到意图暗算他的一些追杀者的感觉一样。

  而亚芠一像都很信任自己这种无法解释的灵觉的,因为相信,所以他得以逃过了无数的杀身之祸。

  终于,拿宁终于“注意”到亚芠这一个妃雅的同伴了,微笑道:“还没请教这位是?”

  妃雅一笑,正要答话,亚芠已经冷冷道:“保镖!”

  妃雅笑脸不由一凝,随即恢复笑意,脸色转变快的让任何人都察觉不出来,她随即补充道:“伯伯你可别听亚芠在胡说,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只不过他比较不喜欢出风头而已。”

  拿宁呵呵一笑道:“原来如此,看贤侄女跟你这位救命恩人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

  这本是客套话,谁知道妃雅竟然幽幽一叹道:“就是人家看不上眼。”

  这下子,所有听到他们谈话的人,包含拿宁跟亚芠全都傻眼了,妃雅此话一出,不谛明白的表示出她喜欢亚芠的意思,对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妃雅这种集富贵美貌于一身的少女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一时之间,拿宁到也不知该如何的接话,但是不可否认的,妃雅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示出喜欢之意,的确让亚芠在惊讶中带着一丝无法言语的感动,虽然他早已知道妃雅喜欢他,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听到妃雅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又是另外一回事,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最后,还是拿宁打个哈哈,扯开话题,拉着妃雅去介绍其他的人。

  而在介绍人之时,妃雅虽然刚刚石破天惊的说出了表明心意的那一番话,但随即就跟个没事人一样,随着拿宁向一些新知旧识打招呼,最尴尬的要算是亚芠.一方面,亚芠因为不耐跟这些名贵富绅打交道,总是落后在妃雅身后几步处,因此,他得忍受周遭其他人投注来的探索目光,因为人人都想知道,这一个被奇兰楼联盟第二大城城主当众宣告喜欢的人到底是何方人物?

  一时之间,亚芠身周充斥着窃窃私语的声音,最后,亚芠终于受不了了,在妃雅不注意之时,悄悄的溜出了会场,躲到会场外面的阴暗一角。

  由阴暗处向会场内部看去,华丽的宴会正进行到最高潮,以拿宁及妃雅为中心,成一个被人群团团围住的团体,身在会场外围的亚芠连妃雅的一点身影都看不见,只有在隐隐约约之间听到了妃雅口中,透过阵阵人墙所传出的笑语声。

  亚芠清嘘一口气,他正需要一个空间,好好的思考一下他与妃雅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

  妃雅以前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并未亲眼见过,但是在认识以来,虽然她每一次都惹的他怒火丛生,但是,亚芠他也不是没感觉的人,妃雅一再企图讨好他,甚至还为了他而有了改变,那是骗不了他自己的,而他也有了一点的感动。

  但是这是表示他喜欢上她了吗?

  不!亚芠心中暗暗的摇头,想起了刚刚惊艳的感觉,亚芠承认他的确是被妃雅的出色外表所吸引,但是,这绝不代表他喜欢上了妃雅。

  虽然没有真正的喜欢一个人过,但是亚芠也知道他并未真心的喜欢上妃雅,但是,如果妃亚再继续以这种的方式来表达对他的爱意,那他会喜欢上她吗?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亚芠在心中暗暗苦笑道。

  亚芠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不远处的两个谈话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两个听来十分年轻的声音,都是女声,亚芠最先听到的是一个叫尖锐的声音道:“哼!果然是一个骚狐狸,亏她外表看来还像是一个冰女,原来是外冷内骚,看看,伯伯伯伯的叫的多亲热,我看不久就要改口叫哥哥了。”

  另一个叫柔媚的声音道:“这样不是很好,如了大老爷的意,我们也可以轻松几日。”

  尖锐声音道:“这是没错啦!但是这样一来,小妹,你不怕到时后你的地位不保吗?”

  被称为小妹的声音道:“这一点我倒不怎么担心,凭我这条件,我就不相信会让那骚狐狸沾到便宜,倒是,大老爷恐怕是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姐姐你倒要注意一点,恐怕到时候你带过来的嫁妆可是跟人家没的比唷!别到时候让大老爷给打入冷宫,那小妹可是会痛失一个良友呦!”小妹的声音虽然是一样的柔媚,但是说出来的话亦可是夹枪带棍的,连亚芠都能轻易的听出了她的讽刺意味。

  姐姐声音变的更尖锐道:“姿语你……”

  话未说出,在会场中,拿宁的声音已传来:“杏娜,姿语,你们在哪?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贵客。”

  小妹打断姐姐的话道:“大老爷再叫我们了,姐姐走吧!”同时她还大声回应道:“来了!”

  姐姐冷哼一声,亚芠只见到另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慢慢的走出了两个苗条的身影,亚芠就着灯光一看,暗暗的讶异,那是两个,年岁绝不会超过三十的年轻贵妇,一高一矮,但是,却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这两个女人都是尤物,让人一见就会浑身着火的尤物。

  丰满到几乎夸张的身材,在紧身的红、蓝色礼服中,傲然的展示出来,同样的波浪型澎松暗栗色头发,配上或圆或尖的脸蛋,以及那两双勾魂摄魄的媚眼,真的是一对人见人爱的尤物。

  这时,亚芠也看到了拿宁不知何时,竟已亲密的拉着妃雅的手,走出人群,笑道:“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两个人是伯伯的干女儿,蓝色衣服的是姐姐杏娜,红色衣服的是妹妹姿语。”

  妃雅略一函首,打了个招呼,倒是杏娜、姿语神色亲密的拉着妃雅,同声说道:“久闻妹妹你丰原城主之名,真是替我们女人征了口气呀!”同时,两人不着痕迹,有志一同的挤开妃雅跟拿宁之间的距离,插进两人之间,拉着妃雅就要到一边,好似要说些亲密话。

  拿宁似乎没有发现古怪之处,呵呵笑道:“你们两个要好好的招待干爹的贵客可别怠慢人家。”

  两女含笑的一瞟拿宁,媚笑道:“干爹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的招待妹妹的。”语气中透着亲热。

  拿宁更是呵呵的笑着,看到这一幕,亚芠觉得好像是看了有趣的戏码,心中玩味着刚刚杏娜两女的话,心想,这时候是不是该他这一个妃雅的保镖出场的时候了。

  亚芠跨出一步,正想要走进会场,就近点看看现在到底上的是什么戏?

  就在这时,门房又传来一声大声的介绍声,当场使的亚芠刚刚还带点笑意的眼神变的极冷,跨出的那一步也随之收回。

  因为,门房大喊道:“公国长老议会扈伊会长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