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七章 月下计心

  作者:手枪

  经过了一场的激战之后,在妃雅及基列的示意之下,包含亚芠及死神镰刀小队等,残存的三百多人转移了一个营地,在搭营宿帐之后,已经是下半夜了。

  虽然人人都充满了倦意,但是因为各种的理由,真正睡着的却也没有几个人。

  妃雅在她的营帐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中还是充满了夜里以来发生的事情,最后,她终于忍不住爬起来,穿上衣服,走出到帐外,看看夜景。

  穿过一个小树林,妃雅惊讶的发现,那竟是一个小山丘,而山丘上,早有一个人先她而到了,那沐浴在月光下的硕长背影,妃雅一眼就认出,正是那一个她今晚使她睡不着的元凶,亚芠.

  妃雅轻吸了一口气,来到亚芠的背后,轻声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离公国越近,亚芠心中就越是澎湃不能自以,今晚,他又是一个睡不着的夜晚,不自觉的走到这地方,遥望着那一个令他爱恨交加的华那邦公国,一个不再是他的国家的国家。

  刚来没多久,亚芠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轻碎的脚步声,刚在想到底是谁打扰了他的安宁?一阵熟悉的香水味就飘近了鼻端,原来是她!

  从背后传来的问句,亚芠微微一叹,头也不转道:“不敢,我只不过是一个负责保护你的保镖,怎敢生你的气。”

  妃雅一听就知道亚芠还在为今晚的事生气,而且还气的不轻,她不禁道:“真对不起吗!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想到他们对人家这么无礼,心理就有气,所以才会想要教训他们的。”

  亚芠转过身来,面对妃雅冷笑道:“人家对你无礼你就想要给人家一个教训,那么你对人家无理的时候人家岂不是也要教训教训你?”

  妃雅抗声道:“那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他们只是卑劣的盗贼,而我可是身为一城之主,身分当然不一样,怎能相互比较呢?”

  亚芠一听不由气往上冲,冷笑道:“醒醒吧!什么城主?除了是一个没脑筋的刁蛮千金之外,你根本没有身为一个城主的气度,也许你在商业上的成就高人一等,但是就我所知的,自从你掌城主之位以来,丰原城中好像贫民增加了不少,只富了一些肥肠油肚的奸商。”

  “不过想必尊贵的城主你大概也听不进去我这一个小小的保镖的话吧!”亚芠讽刺道。

  妃雅一听,小姐脾气不禁有发作,气道:“你说话公平一点,那些人自己没本事,又自甘堕落,又怎能算在我的头上?这世界本来就是强者生存的,况且那些废物根本就没有利用价值,为他们费心干什么?我只是……”

  亚芠根本已经听不下去,插嘴打断妃雅的话道:“真抱歉!我这小保镖明天还要保护伟大的城主您,恕我先告退下回去休息了。”

  说完,亚芠不理会妃雅在他身后瞪眼叫他站住,怒气冲冲的离开。

  看到亚芠怒气冲冲的离去之后,半响,妃雅气消之后,心里这又后悔起来,为什么讲不到几句话,又发起脾气来。

  待了一会,妃雅才幽幽一叹,转身就要离去,突然,她看到她的来路上有一个人慢慢的走来,那人显然也看到妃雅了,呼叫道:“表妹,原来你在这呀!我找了你好久了。”

  边说边一展身形,很快就来到妃雅的面前,原来是她的表哥基列。

  妃雅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怒容,没好气道:“你找我干什么?”

  基列看到妃雅似乎心情不佳,陪笑道:“表妹,我是想找你商量一下,我们是否要继续明天的行程?你看,我们随伴的人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这样继续上路是不是太危险了?”

  “我看我们还是先转回去,下次再带更多人来这样比较安全。”

  妃雅没好气道:“不是还有铁血团的佣兵在吗?”

  基列怒道:“说到这我就生气,表妹你不觉得吗?你看那个带队的家伙,一点都不懂得上下尊卑之理,看她今晚的表现,自大妄为,自作主张,随随便便就把那些小毛贼给放走了,一点也都不会请示我们一下,他只不过是一个低下的佣兵保镖吧了,表妹,你说气不气人?”

  妃雅狐疑的想着,自大妄为?自作主张?那应该是他的作为吧,最后还不是靠亚芠他们救回一条命,为何他一点都不知道要感恩,还在她面前编排亚芠的是非?同时,妃雅她也很悲哀的发现,她竟然也是那自大妄为,自作主张的一员,想必其他人对她的观感,就像是她现在对基列的观感一样,是那样的不堪,那样的无知,那样的不屑,这样一想,妃雅似乎能了解亚芠今晚为何会那样的生气了,因为她也开始气起自己了。

  妃雅看着基列,这一个在亚芠尚未出现之前,本来她以为会是陪伴她一生的男人,心中不由自主的跟亚芠比较起来,基列虽然处处讨好她,好像处处都为她着想,但是从今天的事可以知道,他其实好像并不如外表那么光鲜,气度狭小,他根本不让她知道这次是亚芠担任保镖之事可看出,从出发前她问这次铁血团派谁担任保护任务时,左右随从本要回答她的,却被他抢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不让她知道是亚芠,他明明知道她喜欢亚芠的呀!竟然在这种不该欺瞒的事上掩盖,又可以表现出他那种不识大体,专为一己之私利的自私性格,如今稍一遇挫折,就想打退堂鼓,完全不顾旅程已经剩下最后阶段了,又说明他贪生怕死的缺点。

  妃雅试探道:“不!我想要留在这,表哥你先回去招集一些人来,我在这等你。”

  基列脸色一变,小心翼翼道:“表妹,不如我们一起回去吧!”

  但是一见到妃雅板起了脸孔,连忙陪笑道:“好好!我立即回去,表妹你等我过来。”

  很好,又多了一条软弱没有主见的缺点,妃雅心中暗道。

  妃雅略见疲惫道:“表哥,你先离开,我想一个人静静。”

  基列不敢违背,只叮咛妃雅要好好的休息后,他便离开。

  待基列的背影消失之后,妃雅再度叹了口气,她完全没想到,在换了一个角度之后,她看起基列竟是如此的不堪?那么他呢?她又是如何的看着亚芠呢?

  妃雅仔细的想着,虽然亚芠从头自尾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总是一副冰冷酷寒的样子,但是到真正的关头,他却是能令她信任的一个人,虽然他总是话中带刺,但是每一字一句好像都真正的刺中了她心里的弱点,所以每每她跟他讲不到几句总会受不了的发怒,但是,妃雅心知肚明,亚芠所说的都是真实的,那么亚芠看她是不是像现在她看基列一样的不堪呢?

  有生以来第一次,妃雅深深的痛恨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坐了下来,妃雅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进了臂弯间,不停的叹气。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个声音在妃雅她的身后问道:“你到底喜欢谁?”

  正陷入自怨自艾的妃雅台起头来,飞快的抹去脸上不知何时留下了泪水,转头一看,是一个美丽的娇俏少女,她认的她,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她知道她是常在亚芠身边的三人之一的少女,好像叫夜月吧!

  夜月其实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但是她藏在林子里藏的很好,连亚芠一时不察之下也没有发现到她,所以她也是从头看到尾的。

  当她看到亚芠及基列先后离去之后,她本来也想要离开的,但是看到了妃雅独自一个人坐在这,忽然心中觉得微微不忍,等了一下之后,她终于走出了藏身的地方,她想,有些事要跟妃雅说清楚一下。

  夜月问完后看到妃雅转过头来,虽然脸上还是一副高傲的神态,但是她红肿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她在哭,看到妃雅似乎还在发呆,夜月又问了一次。

  妃雅的确是搞不清楚夜月到底在问什么,但是她却有种好像心事被人窥破的恼怒羞恨感,正想发作,却又听到夜月又问第三次:“我说大小姐,刚刚那个你表哥跟我大哥亚芠,你到底喜欢谁?”

  一听到亚芠的名字,妃雅几乎是瞬间连耳朵都红了,夜月轻叹一口气,看到妃雅的样子,不用她回答夜月也知道妃雅的答案,暗道:“大哥你可别怪小妹我替你找麻烦呀!”心中这么想,但是夜月却还是一屁股坐在妃雅的身边。

  看到夜月坐下后直拿她那双精灵古怪的双眼盯着她瞧,如果是别人的话,恐怕她早已经发怒了,但是,夜月却是叫她心上人大哥的人,不管是不是真的,妃雅就是生不了气,反而让她越看,越觉得脸红起来。

  忽然,夜月大叫道:“这就对了,拿这副样子去见我大哥吧!保证你如愿以偿!”

  妃雅原本羞红低垂的图幕然抬起来,她怎么听不懂夜月在说什么?

  夜月微笑道:“我说城主大小姐,我是说叫你以后就用这样子去见我的亚芠大哥,保证一定能让你将她的心整个抢过来。”

  一听到夜月说的话,妃雅忍不住的又羞红了脸,夜月捉狭的伸手捏捏妃雅红透了的脸颊,叹道:“真是太可惜了,这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给我看真的太可惜了,如果你早拿出来的话,我大哥一定会让你给迷的神昏颠倒,不!应该是所有的男人都躲不掉你这种魅力的。”

  夜月这话可不是白讲的,妃雅本就是给人一种冷艳型感觉的美女,因此当她展现出这种小女儿害羞的娇态,就更是叫人抵抗不了她的魅力。

  半响,妃雅终于恢复正常了,她浑沌的脑筋恢复正常之后,立即问道:“你真的是亚芠的妹妹?”

  夜月干脆道:“今天刚新任的,入夜时分才跟大哥认了兄妹的名份。”

  妃雅不解,今天刚认?这是怎么回事?

  而夜月也不多作解释,她只道:“其实我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所以你跟我大哥还有你表哥的谈话我都听见了。”

  妃雅脸色一变,就要发作,但是却被夜月一句:“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大哥喜欢你的话,那就收起你那令人受不了的千金脾气,好好听我说。”这句话给将她的火全部驱散了。

  夜月满意的点点头,道:“你知道吗?其实你在我大哥心中真的占有了一席之地喔!”

  妃雅脸色一喜道:“真的?”

  夜月点点头:“怎么不真?不然我我干麻浪费口水浪费时间在这跟你说话?”

  “何况说句不客气的话要不是因为这样,我还懒的跟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千金小姐讲话呢!”夜月补充道。

  如果是今晚以前,妃雅一听到这句话哪有不马上发飙的,但是经过今晚的事及刚刚的沉思,还有夜月刚刚的那句话,令她有了一种另外的感受,苦笑道:“在你眼中我真的有那么差劲?”

  夜月惊讶的发现妃雅竟然不向她预期那样的发怒,还问出这一句话,很好,很好的现象。

  夜月立即再下一帖重药,不屑道:“你现在才知道呀!像你这种千金小姐喔,都是一个样,以为自己是天上的仙女,男人都是贱骨头,何该让你们当狗一样玩弄,稍一不顺就乱发脾气,世界是以你们为中心,绕着你们转,尤其是你,你知道丰原城中一般的的百姓叫你什么吗?他们都叫你蛇蝎女,说你专门吸穷人的血,养活那些富人,说你根本是冷血动物,心里一点感情都没有,说你……”拉里拉杂的,夜月说了一大堆的缺点,都是城中对妃雅的评价,也说的妃雅头越垂越低。

  夜月足足列了三四十条妃雅的评价给她听,这些都是以往任何人都不敢在妃雅面前提的,最后妃雅才在夜月意犹未尽中抬头问道:“原来我在你们眼中那么不堪,那你为什么看起来好像是要帮我的样子?”

  夜月夸张的叹口气道:“这就是作人家妹妹的悲哀呀!虽然我大哥今年才十八岁,但是依照他的名声及那个死人样,我可以预见在未来日子中,绝对不会有人喜欢他,难得碰到一个像你这样不怕死的,长的又好看,嫁妆又丰厚,又不怕死的爱上他,我这作小妹的当然要帮他一下。”

  妃雅不敢置信的道:“他真的才十八岁?但是他的样子?他的……?他竟然还小我两岁,这……这……我以为他……”

  夜月暗笑在心,夸张道:“很难令人相信吧!偷偷告诉你,这可是我有一次无意间听到他跟水妖王前辈说话时听来的,别人都不知道喔!”

  随及更叹气道:“这样你就知道为什么我这个当人小妹的要这样干了吧!有这样一个未老先衰,又整天都摆出一张人见人怕,鬼见鬼惊的死人脸,还有一个臭名远播的凶恶名号,谁还敢喜欢他?”

  妃雅虽然还仍未从亚芠竟然还小她两岁的事实中回过神来,但是一听到夜月的话之后,仍直觉的反驳道:“才不是呢?亚芠他看起来既成熟又有魅力,而且那是一个真正男子汉该有的样子,根本……好呀!你在骗我?”妃雅说到一半突然看到夜月贼兮兮的笑着望着她,这才知道她受骗,不知不觉间将自己对亚芠的观感被夜月套出来了,不由又脸红起来。

  夜月贼兮兮笑道:“好了,你的脸红给我看没用,要就去红给我大哥看才有用,现在先别红呀!”被夜月这一说,妃雅就越是红的厉害。

  过了一会,夜月才又道:“好了!不开你玩笑了,现在我就教你如何追上我大哥,俘虏他的心的擒心大计。”

  一听到夜月这样一讲,妃雅顾不得连上红潮未退,立即正坐,一副恭听训示的乖巧样子。

  夜月暗笑在心,随即也正色道:“首先你必须将你以前的一些恶名声改过,相信你也不希望你的另一半是一个人见人厌的人吧?”妃雅点点头,就算夜月不讲,她也不想让自己再这样下去。

  “再来,像你今天这样跟我大哥说话是不行的,说不了三句话,我大哥就被你激怒,你也想妈小姐脾气,怎能让我大哥对你有好印象?”

  “你先要克制自己的小姐脾气,心平气和的找机会跟我大哥聊天,不一定要聊些什么,但是尽量让他发现你的优点。”

  “你最擅长什么?”夜月突然问道。

  妃雅楞道:“我最擅长经商。”

  夜月一副快昏倒的样子,道:“我是说你会不会煮菜之类的,任何女孩子该会的手艺?能在我大哥面前表现出你温柔贤淑一面来的东西?”

  妃雅摇摇头,不好意思道:“我都不会!”

  夜月一副不可思议的叫道:“天呀!你真的是女孩子吗?”

  拍拍头,夜月一副受不了道:“算了!这方面放弃,再来,你要注意到一件事,我大哥曾说过,的头发以前跟我的头发是一样的颜色,这表示他是曾经受过什么大变故,导致他年纪轻轻的就少年白头,所以他难免会有性情古怪之处,这时你就必须发挥你的母性本能,好好的慰藉他的心灵。”

  “再来,你自己也说过,我大哥是真正的男人,说难听点就是很自大,不喜欢别人当面反抗他,所以你一定不能跟他吵起来,这样会令自己难堪的。”

  听到这,妃雅忍不住插嘴道:“那照你这样说,我岂不是一点都不像自己了?”

  夜月一楞,随即恍然大悟道:“这只是刚开始时,等到大哥对你的观感改变之后,你可以开始用点撒娇,偶而发点无伤大雅的小脾气,让他知道你的不满,吸引他的注意等等。”

  妃雅听完,心中不安道:“这些办法真的可行吗?还有,照你所说的,你大哥不是很讨厌我的脾气吗?”

  反观妃雅不安的样子,夜月反而信心十足道:“这你尽管放心,如大哥心里对你没意思,她就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激怒,刚才在战场上,尽管在生气,也会不自觉的放慢自己的脚步,让你跟上他,依照他的个性来说,如果真是不相干的人,任你说些什么,他都无动于衷的,也不会管你死活的,所以我才会来教你。”

  “至于以后真的你不小心发脾气了,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反正你最遭的一面大哥都见过了,如过你能夺心成功的话,只要不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就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的。”

  夜月几乎是拍着胸膛打包票,妃雅依旧狐疑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招式?”

  夜月一楞,答道:“难道你都不知道吗?仿间有很多这种的爱情书,里面多的是像你这种例子,随便一找都有几十几百个方法的。”

  看到妃雅摇头说不知道,夜月怀疑道:“那你都看些什么书?”

  妃雅道:“商业学,经济学,国势论……”

  夜月一掩耳道:“别说这些一听就到一点乐趣都没有的书,难怪你会追不上我大哥,真该多看看爱情书的。”

  看到夜月的样子,妃雅忍不住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容,笑了开来,夜月见到妃雅笑开,她也跟着笑起来,心中暗暗得意道:“大哥,我替你骗到一个富婆嫂子了,感谢我吧!”

  身在营帐中正准备就寝的亚芠突然感到一阵不祥的预感,打了个冷颤,冥冥中他好像感觉到他的末日即将来到了。

  就这样,在这一个杀戮之后,明月高悬的深夜里,两位美丽的少女定下了一套夺心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