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五章 决定回国

  作者:手枪

  见习兵们的训练依旧是如火如荼的在展开,虽然亚芠身体仍未复原,但是,他却多了一个好帮手,一个宗师级,教出了无数能力高强的徒弟,经验丰富的超级帮手-水妖王。

  本来水妖王留在此地是想要找亚芠比划一下,看看亚芠那独特的真气用法的魔力,谁知道,亚芠却因为身体欠安而作罢!

  但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回,也就留在玄字训练所,刚好看到亚芠在训练这些见习兵们,一时技痒,也跟着下去凑热闹,帮着亚芠训练,尤其当他获知亚芠定下的训练计划时,更是大呼惊奇,他更喜欢亚芠这一个小伙子了,因为亚芠每每都带给了他许多的惊奇,魔法如此,幻兽如此,现在连亚芠的训练计划都是如此,尤其亚芠那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对战完全不论规矩,一切只求获胜置敌于死命的训练方式,更是完全合乎他那被称之为妖的个性口味,所以他更决定留下来,帮亚芠完成那前所未见的训练计划,看看这种完全针对实战需求而定下的计划,训练出来的人会是甚么样子?

  于是,也就注定了见习兵们炼狱般的日子,现在的每天,他们已经不需要去跑步,他们每一个人只需要陪水妖王练练招,其余时间就是加强自己的基本动作训练,但是每一个人光是那陪水妖王练招的十五分钟,就已够使他们让水妖王打的满头包,痛苦不已,偏偏水妖王下手又十分有分寸,每一次都让他们快吐血,但是偏偏又不会真的伤到他们,害的他们想藉口受伤休息都办不到,每天只能苦着脸接受水妖王的‘训练’,但是不容否认的,每天跟水妖王这一个超级高手对练,的确是让他们的实力一日千里。

  只是,在一旁旁观的亚芠有时候会觉得,水妖王到底是在帮他训练这些见习兵,还是他本身具有虐待狂,每次都看到他兴高采烈的,对那些见习兵们拳打脚踢,外带怒骂口讽,但是脸上却还是笑咪咪的,最后还觉得不过瘾,将一次一人开始增加,变成一次二人、三人……。。道最后一次十个人,果然让他打的过瘾,骂的爽快,但是见习兵们可是惨兮兮了,每一天都是伤痕累累的。

  到最后,见习兵们不得不向亚芠求助,亚芠干脆再叫几个人,花了三天的时间,将他所知的,所有的招式全都录了出来,让所有人自行研究,只是众人似乎比较偏爱一些身法之类的,个个练的滚瓜烂熟的,指望能依仗躲过水妖王的毒手,发现了这一件事之后的水妖王不怒反喜,因为见习兵们身法越高明,他打的更过瘾,边打,还边指出身法不行之处,让见习兵们更强,到最后,水妖王根本已经忘记了他本来的目的,每天都期待见习兵们能耍出哪些花招,让他满足他武痴般的打斗的欲望,当他发现见习兵们开始会互相结合力量围攻他时。

  而一旁在旁观的亚芠在见到水妖王这样的训练(?)方式,不由大叹不如,他虽然一样能将这些见习兵打成这么凄惨,但是他却无法像水妖王这样,每每一针见血的直接指出见习兵们的缺点,让他们直接针对自己的缺点加以改进,两百年的经验果然是不同反响。

  除此之外,亚芠更高兴的是,在盖赤全力支援,几乎一口气调来全丰原城里所有技术高超的二十几名铁匠师傅,在醉大师全力的教导及督促之下,总共花了五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亚芠所要求的,特别的裂灵指套,这九十九双裂灵指套的珍贵之处,除了是醉大师精心设计,专为长时间佩带,平时就具有保护作用,在战斗间,除了其本身所具有的保护作用外,因为其独特的五指外露设计,让它的主人更能贴切的掌握住自己的兵器,跟空手握住兵器是一样的,加上它独特的花纹设计,不但具有透气散热,而且还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帮助主人集中力量于一点,及分散外来打击力的特殊功能,毕竟,醉大师一生的心血结晶可不简单。

  但是,亚芠最主要的目的并不在此,在亚芠的要求之下,醉大师亲自将这些裂灵指套掌心内部,镶崁上亚芠带来的小颗神之钻。

  这些神之钻虽然小,而且只有一颗,但是,因为它镶崁的位置刚好是在各人带上指套后,直接处碰到掌心的劳宫穴,刚好有助于见习兵们在练器时,不用求助于自然外在之气,而是直接由神之钻,透过劳宫穴,提供更大更精纯的能量,不但让他们在练气时,在质跟量上,有着令人难以相信的大程度飞跃,而且在战斗中,他们还能反过来激发神之钻的能量,加强他们的威力,实是具有不可思议的功能。

  到此,所有的见习兵训练工作进度,都在亚芠的掌控之中,甚而在水妖王及神之钻的协助之下,见习兵的实力进步,更是远远的超乎了亚芠的估计,比他预期的要好的太多了。

  不过亚芠也也是有烦恼的,因为他跟盖赤约定的三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而到现在,盖赤却还是没有给他一个回答,令他开始着急起来了,毕竟,这可是关系着他父亲生死之谜的。

  这一天,刚好是亚芠训练这些见习兵们满两个月的时间,盖赤突然来访。

  在这两个月之中,亚芠他跟盖赤之间,都是通过盖摰的随身侍从来联络,并未真正的见过一面,毕竟盖赤身为铁血团团长,每天都有着处理不完的公务,而亚芠也是忙着训练这些见习佣兵们,也是很难得的踏出训练所的大门。

  如今,盖赤竟然会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到玄字训练所,绝对不是想视导亚芠训练的情况如何这样而已,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跟盖赤面对面坐在会议室里,在看到盖赤摒退其余人之后,亚芠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盖赤已经依他所托,查到了他父亲的消息了。

  一想到这,亚芠心中不近又喜又忧,忐忑不安,欣喜的是终于有父亲的消息,忧虑的是害怕父亲已遭不幸,忍不住直直得盯着盖赤直瞧。

  而盖赤看到了亚芠那难得表现出忧喜交加,极为人性化的神情,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轻咳一声道:“咳!亚芠,今天我来是有两件事要跟你说,第一件事,是件喜事,这两个月以来,你训练这些见习兵们的成效,我都由肯矽(盖赤的贴身随从)口中,及凯特的报告中获知,首先我要说的是,因为你将气传授给这些见习兵,让他们实力大增,加上副团长的报告,我们知道你的训练成效极佳,将上又有十大高手的水圣王相助,因此,再经过开会决议之后,我们及其他的七位统领们,已经肯定了这些见习兵的实力,因此,也同时无条件通过,聘请你担任本团的荣誉客卿,这是你的客卿信物。”

  说完,盖赤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戒指,帮亚芠戴在左手尾指上,边道:“这是用血灵石打磨而成,里面有着一个天然生成的血滴,是专门供客卿作身分识别之用,除此之外,它还有能加强魔力聚集,尤其是火魔力的集中更有效,亚芠你可要好好保管好。”亚芠点点头。

  盖赤又拿出了一卷小纸卷,递给亚芠,道:“这是本团在大陆各处设置的明暗据点,亚芠你以后如有需要,可以凭手上那枚血灵戒,到这些据点寻求帮助,他们会全力支援的,如果本身走不开,也可以托人持这血灵戒去求援,所需的暗号及手势一样都纪录在纸上,亚芠你将这纸上的内容记下后,要将这只烧掉,绝对不能让纸上的内容流出!”盖赤凝重的说着,显示这纸上的内容非同小可。

  亚芠同样点点头,接过这纸卷,小心翼翼的收下了。

  将第一件事交代清楚之后,盖赤忽然停下来,看这亚芠,亚芠同样的看着盖赤,半响,亚芠神色平静的说道:“伯父您讲吧!是不是已经有关于我父亲的消息了?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半响,盖赤才深深的叹口气道:“当初你托我利用本团在公国设置的情报网,帮你查探你父亲御莱的生死之谜,由于顾及你身份的保密,以及这实属私事,因此我只能找我能信任的人来调查,因而耽误了一些的时间,我先向你说声抱歉,让你久等了。”

  “昨天,我始接获凡铁的报告,依照你提供的时间资料,两年半以前的那一天,正好是原曙成着名的异事‘黑夜烈日’发生的那一夜。”

  “我们的凡铁查了许久,但是由于事过境迁,,所获得的资料少的可怜,现在我就将这些资料告诉你。”

  “根据凡铁的报告指出,当日黑夜烈日发生的地点正好为在城北,与你们的逃脱路线不谋而合,据凡铁所说,黑也烈日发生的正确地点虽然不清楚,但是只要是魔法师都能察觉出,黑夜烈日其实是一种超乎长人想像的土魔力异常聚集而产生的爆炸,只不过其聚集的量跟爆炸规模都是令人赧以相像吧了!最令人称奇的是,至当日土魔力爆炸之后,到现在,那地方还一直存在这异常到不容许其他魔力存在的浓厚土魔力,彷佛一直有人在施法聚集这些土魔力,但这还不是最神奇的地方,最叫人吃惊的是,有许多的魔法师企图将这些的魔力收服练法,但是,却没有一个成功的,不!应该是根本没有开始,何来成功?”

  “尝试过的魔法师都有着同样的一个感觉,那地方明明有着异常浓厚的土魔力聚集,但是,每一个想要施法吸收这些土魔力的人都没办法成功,彷佛这些的土能量有着生命,有着自己的意识一样,抗拒着魔法师的招唤,这是所有尝试过的魔法师的共同感觉,这种异样的情况根本从未见过,已经在魔法师之间引起了极大的反应,现在许多魔法师都以解开这异象为毕生的希望,连公国内的魔导协会都给惊动,而派专人去研究。”

  盖赤慢慢的说着这一个亚芠他们斯达克一家逃出时,所发生的黑夜烈日一事,但是亚芠心中却隐隐的着急起来,他是想知道父亲的下落,为何盖赤尽是说这个不相干的黑夜烈日事情?

  察觉出亚芠隐藏在平静的面孔下的着急心情,盖赤忽而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道:“亚芠,你说过,那一天阻止你们逃离的人有原公国右相扈伊、苇诺、虚、及其他的黑衣人,黑衣人跟你口中的虚及苇诺没人认识姑且不论,而据调查结果上说的,黑夜烈日发生之后的隔日早晨,扈伊以及其他两个没人认识的人,就是出现在事后被推论为黑夜烈日发生的中心点之处,而那跟扈伊一同生还的据我推论,便是你所谓的虚及苇诺,而当时还在位的德野王异常的调动他的秘密部队,包围该处,据凡铁们的报告说,他们费尽了心思,只查出,扈伊三人在那里曾对空做过三跪九叩的至高礼,然后只说了一句‘他死了’,然后其他的事怎样都不肯说,即使得罪得野王,被贬也不说,真是奇怪。”

  “这是凡铁的报告,亚芠你拿去看看吧!”说完,盖赤又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亚芠.

  当亚芠一听到盖赤说扈伊曾说过他死了这一句时,心中不祥的预感到答最高点,近乎冷漠的接过盖赤递给他的信封,拿出里面的报告,仔仔细细的读过了一遍又一遍。

  在亚芠看这些报告的同时,盖赤轻叹道:“亚芠你要先有心理准备,虽然没有找到你父亲的尸体,如果黑夜烈日的土魔力跟你父亲有关的话,那想必你父亲已是凶多吉少了,但依照我们的推论,能够发出如此强大魔力的力量,绝非人体所能承受的,因此,有两种的可能,往好的方面想,没有尸体代表可能还活着,但坏方向,却也有可能因为承受了这样庞大的力量,导致整个人全都灰飞湮灭,永远消失在这人间了。”

  “而我必须相当遗憾的告诉你,后者的可能远大于前者。”盖赤不胜遗憾道。

  亚芠以着超乎着盖赤想像的平静神色,听完盖赤所说的话,及合上手中的报告,闭上眼睛,然后,过了一会,亚芠又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淡淡道:“伯父,我忽然想起我还要训练那些见习兵,恕我失陪一下。”

  说完亚芠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出会议室,盖赤立即听到亚芠一声大喝:“所有人集合。”

  然后,便开始了一阵的打斗声,盖赤轻叹一声,他当然能体会出亚芠心中的那一股急欲发泄的愤恨之情,天下间又有谁在听到自己的父亲可能已经遭到不幸而能心平气和的?因此盖赤当然不会计较亚芠那近乎无礼的举动。

  轻叹一声,盖赤跟着走出了会议室,才走到屋子外,盖赤就见到了一大群人在旁围观,而亚芠跟五个见习兵正打的十分热闹。

  其他旁观的人一看到盖赤走出了屋子,纷纷朝他见礼,盖赤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然后专心的看着亚芠跟见习兵的打斗练习。

  看了一会,盖赤心中暗暗吃惊,报告再怎么详细总不如亲眼所见,这五个见习兵们实力之雄厚远超他的估计,看到他们一招一式完全没有固定的常规,哪招合用哪招就用出来,而且不居认盒的手段,每招每式全都充满了杀气,真令他不敢相信这只是在练习而已。

  除此外,盖赤更发现到,虽是五人合攻亚芠,但是五个人却是进退有度,互相掩护配合将五个人的力量发挥到最高点,但是他看了半天,却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阵法?者觉得这阵法就如一座为绕亚芠旋转的龙卷风,稍一不慎就可能会被撕裂。

  而身在镇中的亚芠却是完全的硬砸硬碰的架势,对于见习兵的来招不闪不避,强攻硬挡,没多久,这些见习兵就全败在亚芠的手下,又见到亚芠吆喝另一组上场。

  没多久,亚芠已经连败五六组了,但是亚芠也因为受伤未愈,又是用这等的打法很快的就气喘嘘嘘了。

  盖赤忽而听到有人在他的身后说话:“小伙子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们跟他平常教人要以巧取胜的做法完全不一样,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打法?”

  盖赤一惊,同来没有人能靠近他而不让他发觉的,猛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非常英俊,但是浑身充满了妖异气氛的年轻人站在他身后一步之处。

  心中一动,马上见礼道:“水前辈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水妖王微微一笑,道:“小伙子今天有点异常,好像心中有股火想要发泄一般,我来帮帮他吧!”这时正好亚芠将第八组人打发下场的时候。

  盖赤口一张,正想要说些什么,水妖王已经身形一闪,鬼魅般的在原地消失,又突然出现在亚芠的面前。

  二话不说的,伸手便是一拳,蓝光一闪,正好击中亚芠的胸部,措手不及的亚芠马上被水妖王这一拳击的倒飞出去,直落到五公尺外。

  半响,亚芠才边咳边慢慢爬起来,走到水妖王的面前,轻柔自己的胸部,苦笑道:“前辈,好重的一拳呀!”

  水妖王意有所指道:“重症要猛药,我的这帖猛药够劲吧!现在好点没有?”

  亚芠苦笑的点点头,又听到水妖轻声道:“刚刚我不小心听到了一些事情,知道现时你有心愿未了,加上刚刚那一下试出你的身体尚未完全的恢复,所以想必现在跟你打也一定不够劲,记得,等你伤好了,心愿也了断了,一定要来找我,咱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算是这半个月来我替你训练这些见习兵的报酬吧,特格知道我在哪,你一定记得要来找我。”

  说完,只见到蓝光一闪,水妖王竟是冲天飞离而去,亚芠轻叹一声,不知何时他才能练到水妖王的这等境界。

  看着水妖王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亚芠慢慢的走到盖赤面前,道:“伯父,我要回公国一趟。”语气虽轻柔,但是却十分坚定。

  盖赤点点头:“我知道,刚好最近我们有一次任务,是要保护城主到公国境内去处理一些事情,这本是我要亲自带队的,而我们最近跟钛京佣兵团有点事,我一时之间走不开身,你就替我去吧,人选我都帮你挑好了。”

  亚芠感激的点点头,随及看一下围绕在四周的见习兵们,道:“谢谢你了伯父,不过人选方面倒不劳伯父你费心,我只要他们陪着我就行了。”亚芠伸手指着这些正露出一脸渴望的见习兵们说道。

  盖赤点点头道:“那也好!”已经见识过见习兵的实力的盖赤当人也不反对。

  他又道:“那我就将他们划归受你统辖好了!”

  于是,亚芠的公国之行及第一支个人部队终焉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