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三章 重获故物

  作者:手枪

  玄字训练所中,亚芠居住的小屋中,在那间会议室内,三个人坐在那边,水妖王居中的正位,亚芠及副团长特格分居左右相陪。

  水妖王瞄一下特格微笑道:“特格你怎么会来?”

  特格恭敬道:“因为师弟叫人送封信给我,要我邦他搜查疾风剧盗团,说他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让他们给抢夺了,那是他要送给师傅二百三十岁诞辰的礼物。”

  水妖王一挑眉:“送给我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水妖王饶有兴趣的问道。

  特格一点头说道:“听师弟信中所提的,那是五颗高级的幻兽卵,里面还有一颗上级八阶的光系兽卵,那是湿地的一番孝心,因为他听我说过,师傅您最近几年都是一直在研究太古魔导法,需要大量的光系幻兽,所以特别去搜集来的。”

  水妖王哦的一声,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而一边的亚芠一听说到,高级幻兽卵,八阶光属性,又是水妖王的徒弟,心中微微一动,好像想到什么,但是又抓不住重点。

  这时,会议室外响起了敲门声,凯特的声音传来道:“副团长,你要我找的东西,现在已经找到了。”

  特格微笑的高声道:“是吗!那快点送进来。”

  门外的凯特答应一声,随即开门进来,手上捧了一个木盒子,特格微笑道:“就是这东西吗?拿来我看看!”

  浑然不知,当亚芠眼光一接触到这一个木盒时,当场立即使他寒冰般的脸色为之大变,叫道:“等等!”

  随即人马上离座而起,极快的来到凯特面前,伸手拿过那一个大约近三十公分大小的深褐色木盒。

  亚芠一拿过木盒,立即仔细的查看一番,水妖王、特格、凯特虽然不知道亚芠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从亚芠那张迅息万变的脸色也能瞧出,这盒子必定引常有极大的秘密。

  果然,亚芠在细看之后,盒子表面上有一只旋绕的龙,那是用一种永不退色的色彩所画,而他对这一只木盒绝对不陌生。

  因为,这只木盒是他父亲送给他的,而且,也是他以前用来珍藏贪狼星尚未孵化前的卵,后来则用来乘放家人送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五颗上级幻兽卵。

  两年多以前,在那一天,他们全家人逃出原曙城时,他因为太过匆忙,所以没有携带这些兽卵出来,他原本以为他这辈子在也夺不回来了,天见可怜,这些对他意义极为重大,代表他年少时,和乐家庭的象征竟然机缘凑巧的让他碰到了。

  亚芠紧握着木盒,看着水妖王及特格,脸色凝重道:“前辈,你们所说的,你的那一个徒弟是不是就是华那邦公国的长老议会会长扈伊?”

  水妖王及特格一楞,特格疑道:“亚芠,莫非你忍为我的那个扈伊师弟?”

  见多识广的水妖王更是心中有数的问道:“小伙子,看你这样快吃人的样子,莫非我那徒弟跟你有过节不成?”

  亚芠将这一个盒子提起来,对于他们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道:“前辈,算是晚辈求你,请你将这一个盒子及盒子中的幻兽卵一并让给我好吗?对于你的大恩大德,晚辈一辈子铭记在心。”

  特格脸色大变:“亚芠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你将成为本团的客卿,你也不该如此胆大妄为,你可知道现在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亚芠冷漠的一点头:“我知道是享誉近两百年的十大高手之一的水圣王前辈,加上您又是晚辈的长辈,所以晚辈才会以礼相求,不情之请尚请见谅。”言下之意,就是不管答不答应,对这这东西亚芠他是势在必得了。

  特格脸色勃然一变,就要站起来,但是却被水妖王伸手一阻。

  水妖王转身站起来,来到亚芠面前,神色平稳安详,令人摸不清楚他的真正意图到底为何?只是用他那双妖异的双眼盯着亚芠直瞧,令站在亚芠身后的凯特一阵毛骨悚然,光是水妖王他眼角的余光就让凯特他几乎承受不住那种诡异的感觉,凯特实在是不敢相信亚芠在这种的情况下还无动于衷的根水妖王直直互望!

  半响,水妖王悠悠的开口说道:“老实说,这些东西是你歼灭了疾风剧盗所获得的,如果我们没有来到这里的话,相信这些东西最后还是会落在你手中,况且,上级幻兽卵,尤其是八阶以上的光属性,虽是万金难求,但是还不一定还放在我的眼中,就算送你也未尝不可。”

  水妖王说到着话风一转,神色转为酷厉道:“但我乃何许人也!我徒弟一片孝心送给我的礼物你这么不说半句理由就这样说要就要,未免太不将我放在眼中了吧!”

  “小伙子,我虽然欣赏你,但是你也不要自视太高,得意忘形起来!当心你会踢到铁板!”

  凯特这时总算知道水妖王为何会被称之为‘妖’了,他那说变就变,诡谲难测的行事作风,的确是不愧为妖之名,前一刻还有说有笑,下一秒却说翻脸无情就翻脸无情的作风令凯特不寒而栗。

  面对水妖王诡谲怒气勃发的神态,镇静如亚芠也不由不自觉的运起了精神异力,瞳孔一瞬间变成了银色,身上飘出了一阵阴寒无情的气息,与水妖王对峙着,看到亚芠的变色瞳孔,饶是水妖王见多视广,他也不由的一楞,他虽知道有些特殊的功法能让人改变外表甚至是双眼的颜色,但是那是循序渐进,慢慢改变的,而且一但改变之后,除非功散,不然是不可能会恢复原状的,哪项亚芠这样说变就变,而且亚芠此时给他一种非人的神态,像极了他记忆中的那一个人,那一个第一次给他恐惧的人,令水妖王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而若论及对亚芠神态改变最惊讶的却要算是凯特,当亚芠神态有了微妙的改变之后,见识过亚芠残杀,温情等各种神态的凯特却惊讶的何不栊嘴,不知怎么搞的,他就是敏感的感觉到亚芠这样子跟以前绝对不一样,绝对不能触犯这样子的亚芠,不然他绝对会让亚芠当场斩杀,理智告诉他,水妖王绝对有能力将所有人,包含亚芠在内杀死在此,但是本能的情感却更强烈的警告他,这样子的亚芠才是绝对的可怕,他甚至衷心的希望,水妖王能答应亚文的要求,自问为什么,他却说不上来。

  亚芠跟水妖王对峙一下子之后,审度眼前的局势,亚芠自知他绝对不可能在水妖王的手中讨到好处,于是,亚芠冷淡而平板生硬的说道:“这东西原本是属于我的东西,对我有着超越它价值的意义存在,而你的徒弟就是那一个与我有着永不可解深仇大恨的仇人,让我家破人亡,亡命而逃的凶手之一,我绝对不容许这东西落入旁人之手。”

  水妖王听完亚芠说的话之后,神色古怪的盯着亚芠,盯到亚芠身后的凯特都感觉到一阵的毛骨悚然,水妖王才道:“小子,你都说出来,不怕我会趁机宰了你?”

  亚芠生硬说道:“我要这东西,但我打不过你!要嘛,杀了我!不然,东西给我!”

  言下之意,水妖王若东西不给他,就只有杀了他。

  同时,亚芠的都身已经开始慢慢的飘出了蓝色的光芒,他已经开始聚集水的魔法元素了。

  对于亚芠的动作,水妖王视若未见,忽而他大笑道:“好小子,果然是我欣赏的人,竟有此胆量,这东西是你的了。”

  “知于你跟扈伊之间的仇怨,我也不插手,只希望将来你跟扈伊之间,不管是如何结局,都要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做的太绝,虽然是不太可能。”水妖王又苦笑的补充一句,表明不管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

  亚芠散去身上的精神异力及魔法能量,将手中的木盒收入怀中,对水妖王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对水妖王的话还是赠送之举示意,总之,一场可能发生的争战纠纷总算是敉平。

  看到这样,凯特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时,他也才更想起了另一件事,刚刚被亚芠及水妖王这一打叉,他几乎忘记了。

  暗叫一声糊涂,凯特忙道:“头儿,水前辈,副团长,那个丰原城主现在正在训练场外,刚刚她说要进来,所以我特来禀告。”

  水妖王一撇嘴道:“告诉那什么城主的,叫他滚回去,这里可不是他来的地方!”

  凯特一楞,随即一瞧亚芠,却见到亚芠面无表情,但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只好一躬身退了出去,转达去了。

  亚芠对于这一个千金小姐既厌烦又得罪不起,乾脆就如水妖王所说的,不要让她进来算了,图个耳根子清静,因此也就任由凯特去传话。

  凯特离开之后,水妖王又回到座位上,在他的示意下,亚芠也回到了他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水妖王说道:“小伙子,东西你也拿了,我也不插手你跟扈伊之间的事,那你是不是也该拿出一点的诚意出来?”

  亚芠一楞,水妖王这时候突然提起了这话题,不知道有什么用意?疑道:“前辈有何需要晚辈代劳的?晚辈虽不成才,但也一定会尽力去完成的。”

  水妖王摸摸下巴,微笑道:“也不是什么事,只是最近我比较无聊,希望你能跟我打个架,让我舒活舒活。”

  亚芠听完不由一呆,他怎么想也想不到,水妖王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跟他打架?

  忽然亚芠看到一边的特格正向他眨眼打暗号,要他答应,亚芠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既然 都要他答应了,亚芠便一点头道:“如果前辈有这种兴致的话,晚辈一定奉陪。”

  这时,原本听到亚芠的回答而笑咪咪的水妖王忽然脸色一敛,状似倾听一会,冷哼一声:“好一个无礼的刁蛮女娃。”

  亚芠及特格莫名其妙的相视一眼,不明白水妖王到底在说什么?过了十余秒之后,亚芠才几乎跟 同时听到一阵争吵声由远而近,亚芠一听正是那一个刁蛮城主千金跟凯特的声音。

  心中暗叹,他与水妖王的修为竟然相差这么多,毕竟人家两百年的修为可不是说假的。

  不久,会议室的门被打了开来,千娇百媚的妃雅在凯特阻止不果的情况下,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同时娇蛮喝道:“是那一个不长眼的家伙竟然敢阻止本城主进来?”

  就在妃雅踏进了会议室的同时,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水妖王突然一个消失,突兀的出现在妃雅的面前一步之处,冷然道:“是我!”

  动作之快,连亚芠也是只见到了一条模糊的蓝影犹他面前闪过,几乎看都看不清楚。

  而妃雅几乎是立即被水妖王忽隐忽现的诡魅动作给吓了一跳,一呆之余,又听到水妖王冷硬道:“看来不给你一点的教训,你不会知道该去学会如何的尊重别人的。”

  说完,水妖王右手一伸,贴在妃雅的额际,口中念动着奇怪,没有人听的懂得咒语,手掌上蓝光一闪一闪的,不久,水妖王收手,身形一闪,又回到了他的座位上,而妃雅却是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

  亚芠看到她的样子,不由觉得十分奇怪,尤其当水妖王再难动那咒语时,他虽然听不懂,但是却也觉得收藏在他额际的精神异力却也随着水妖王的咒语而隐隐有骚动的迹象,忍不住问道:“前辈,刚刚你对于妃雅所施的魔法到底是什么?”

  水妖王古怪的看了亚芠一眼,再瞄一下呆滞的妃雅,神秘的笑道:“原来如此!小伙子,你果然与众不同,连看女朋友的眼光也与常人不同,她的确是很漂亮,配你刚刚好是一对,不过那性子可真的是叫人不敢领教,不过你放心,我这可是在帮你。”

  “你尽管可以放心,刚刚我施加在他身上的是一道宁心咒,这是专门来让人的心绪恢复平静的,只不过我施在她身上的咒语是经过我改良的,经过了我的改良之后,这道咒语会强制的让她的心神保持在一定的波动幅度内,如果太过于亢奋的话,她就会受到了一点的小小的处分,像是头痛、忽冷忽热之类的,不过你尽管放心,对于她的身体是不会造成伤害的,我叫这咒语为紧箍咒,市模仿远古时代,一则神话传说中的人物所创的,现在我就把解除痛苦及下咒跟永久解除的方法教你。”

  说完,亚芠只听到耳边传来水妖王的耳语边的声音,但是却未见水妖王的口在动,知道这是传闻中真气练到极至才会的心语传音。

  心中不由苦笑,对于水妖王的误会,亚芠不禁啼笑皆非,不知该如何的解释,但是也只能将水妖王教他的紧箍咒记下来。

  亚芠一听完这紧箍咒之后,不由感叹水妖王果真是名不虚传,光是这道紧箍咒就异想天开,根本与一般的魔法差异甚多,竟是以人的精神来作为魔法启动的开关,只是最后一句话却叫亚芠感觉到一阵火辣辣脸红,因为水妖王竟然叫他利用这一个紧箍咒好好的调教妃雅的性子,让她变成一个温柔的女子,对于他的误会,亚芠已经感到十分无力了,不知该如何的解释。

  传授完了之后,水妖王突然一伸懒腰,欠声道:“都快天亮了,闹了一夜,毕竟人真的是老了,有点受不了了,小伙子,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水妖王不由分说的拉着正为刚刚他的话在偷笑的特格及凯特出门,同时反手关上门。

  亚芠不由一阵迷糊,一个修为了两百年的人会因为一夜未休息而喊累?

  但是当他察觉到整间的会议室中只剩下他跟呆滞中的妃雅时,对于水妖王的意图,哪有不恍然大悟的,面对着水妖王的‘好意’,亚芠不由发出一声苦笑。

  亚芠正想也学水妖王开溜时,呆滞的妃雅却已经眼珠一转,回过神来,叫道:“你是谁?”

  随及她却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整个房间中只有她跟一脸奇怪表情的亚芠在,其他的人不知何时竟然都不见了。

  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亚芠这时也才恢复了他一贯的阴沉神色,答道:“他们有事先走了。”同时心中暗暗的咒骂水妖王。

  他可以面对成千上百的凶恶敌人,但是叫他面对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却是花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令他浑身不对劲,尤其是,妃雅一听到其他人都不在时,便睁着一双的大眼,直直的瞧着他,直看的亚芠浑身发毛,真想快点离开这里。

  这并不是妃雅的眼色有什么不对劲,而是,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他从未见过的异样因素,虽然不具任何的杀伤力,可是却较亚芠直觉的想逃,真是笑话,敢面对任何可怕的敌人,但是却不敢面对一个少女的眼神,亚芠在心中忍不住自嘲着。

  就在亚芠想要起身的同时,妃雅突然哀怜道:“我真的那么可怕吗?可怕到让你这大名鼎鼎的银月恶魔连几分钟中都不想跟我相处一下吗?”敢情妃雅她也看出了亚芠急着想离开的神情。

  妃雅这样一说,亚芠反倒是不好意思离开,调整一下坐姿,第一次正视起妃雅。

  亚芠这时真的不得不承认,妃雅的确是一个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少女,如果撇开她那令人不敢领教的性子,光看他那冷艳的外表真的会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但是面对妃雅的问话,亚芠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沉默。

  见到亚芠沉默的样子,妃雅不由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令亚芠在看了之后,竟然心生一种隐隐不舍的神态,虽不明显,但已足以让亚芠说口而出道:“不!其实你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话一出口,亚芠就暗自后悔了,他不是明明巴不得离的妃雅远远的,怎么又说出这句话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果然,妃雅在听到亚芠说的这句话之后,立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却随及笑容一敛,低声道:“其实你可以不要安慰我的,但是我还是很高兴你这样说。”

  妃雅继又低叹道:“其实你不讲我也知道,我全身上下,就这样的一张脸皮能入目,其他的,在别人眼中,可能连一个畜生都不如。”

  亚芠闻言大楞,为何妃雅这一个千金大小姐会这样说?

  妃雅走进亚芠,在亚芠的身边坐下,轻轻揽着亚芠的左臂,将头轻倚在亚芠的左肩上,察觉出亚芠在那一瞬间身体变僵硬起来之后,她轻叹一口气:“拜托!一会就好,请委屈假装一下,假装成是让我一辈子依靠的人好吗?就一下子就可以了,过了今天之后,我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

  亚芠百思不解,怎么今天的妃雅变的这样奇怪?跟他平常所知所见的妃雅完全都不一样?难道这也是水妖王的紧箍咒的效果?

  却不知,水妖王的紧箍咒虽然扮演着催化的作用,但是这也是妃雅心中隐藏着极大的心事之故,才会有此的异常神态。

  察觉到枕着头的左肩慢慢的软化,妃雅满足的一叹气,闭上双眼,此时如果有外人看见这一副画面,必定会为其美丽温馨的感觉而赞叹,却不知道相依的两人其实跟陌生人差不了多少。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芠突然开口道:“为什么?”语声中夹带了一丝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温柔。

  依旧闭起双眼的妃雅知道雅芠在问什么,轻声道:“我并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兰妮是我母亲的名字,很好笑吧!”

  “外人以为城主是一个极为光彩的人,每一个都以为我是一个天之骄女,但是有谁知道,我多么痛恨我生来注定就是一城之主,多么痛恨我那被称为第一美女的外号,有谁知道,我有多少次一个人在孤寂的夜里想要抛去城主之名,躲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多少次想毁掉我的容貌,就算是丑陋无比也胜过现在。”

  亚芠心中暗暗的震撼,他知道在水妖王的紧箍咒下及他的的感觉中,妃雅现在所说的都是她的真心话,但是他仍然不说话,因为妃雅现在需要的并不是安慰,而是需要一个能专心倾听的听众,于是亚芠能然保持静默,专心聆听着妃雅的心语呢喃。

  妃雅又道:“丰原城跟奇特城在八百年前,都是属于当初最大商会-兰霏寒商会所有的,当时,商会里出现了一个商业鬼才,因为她的缘故,让商会的规模成长了一倍,几乎让联盟中近六成的商业契机都被商会所把持,这事对商会本是一件极为好的一件事,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这个商业鬼才不应该是商会主人的女儿,更不该是下任继承者的姊姊,当时她们的父亲因为姊姊的才能,甚至想让她继任商会之主的位子,当然,这样对弟弟绝对是不好受的,于是,弟弟联合那些怕商会过度壮大的其他商会,发起了一连串的敌对行为,而姊姊也不是省油的灯,当然也有所反击,姐弟的互斗之下,终于让商会之主,他们的父亲活活气死。”

  “在父亲死后,姊姊的权势立即成直线滑落,毕竟弟弟是正统的继承人,而姊姊就算能力再高,她的一切都是依靠父亲而来的,如果她是男的,那还有一争之力,偏偏她又是一个女的,所以一下子,支持她的人全都转而支持她的弟弟,一夜之间,姊姊才知道了她原来也是别人利用来分离商会的棋子之一,可惜太晚了,获得压倒性胜利的弟弟对于他这一个姊姊已不在容情,将她逐出家门。”

  “被逐出家们的姊姊穷途潦倒,他这时才发现原来以往跟她交往的人在她不再有势之后,交情也付之一炬,因此,立誓报复的姊姊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甚至包括利用她的身体去……。,总之,在姊姊处心积虑之下,终于重获她的势力,将整个商会一分为二,成就了现在的丰原城。”

  “在我们家的家训中,当家主的存在只为了将奇特城打败,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可以!”

  说到这,妃雅话声一落,又恢复了沉默,亚芠正想说些什么,妃雅突然又道:“亚芠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很冷血的女人,不过这大概是我们家女人共同的特点吧!”

  “你知道吗!我并不是我们家第一个父不详的女人,连我妈、我奶奶、我的许多前人,大都是父不详,说来可悲,虽然身为丰原城主,但是,有时候,却连自己的身体还都是要出卖,一切都只是为了要让丰原城强大,强大到足以打败奇特城,真是一个可悲的宿命呀!”

  “可悲!可悲!亚芠你知道吗!我花了无数心血,甚至不惜让自己成为一个被人骂的无情女人,终于让丰原成的商机有了长足的进展,但是,当我的表哥一来到,我所有的一切都毁了,只因为他是奇特成的下任城主,只因为我是一个女人,哼!我的那些亲爱的家族长辈们,竟然要我跟我的母亲,跟我的祖先一样,用美色去勾引表哥,出卖自己的身体来保障他们更好的享受。”

  “其实,我知道表哥是喜欢我的,他看我的眼神是骗不了我的,只是,他更喜欢我家的财富而已。”

  “但是你不一样,知道吗亚芠!你跟其他人跟我表哥都不一样,你看我的眼神跟他们那种一见面就想脱光我衣服把我拉上床的眼神都不一样!”

  “我知道我的外表不错,又有富可敌国的家产,是每一个男人心目中的最佳人选,因此,就算我任性一点,就算我刁蛮一些,就算我无理取闹,看在我的这些条件上面,在还没有把我弄上手之前,任何一个有心于我的人,都不会介意的,既然人家不介意,那我又何必客气呢!男人!只不过是一个靠本能活动的生物吧了!”

  妃雅突用手用力的抓着亚芠的手臂,慢慢道:“但是亚芠你不一样喔!第一次在高塔上见到你,我的确是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跟其他的男人一样,都对我的外表产生了兴趣,但是你却是头一个,连我过世的母亲都没有这样,第一个敢毫不迟疑,毫不客气,敢打我、骂我的一个男人!敢对我的缺点,完全不顾我的身分地位、面子,狠狠的教训我一吨,跟其他的那些只会奉承我的软骨头的男人都不一样,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了一件事,你是我一直等待的那一个人,一个真正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之后,我想了很久,大概这就是人的劣根姓吧!得不到是最好的!”紧闭的双眼下,妃雅的嘴角飘出一抹讽刺的微笑。

  亚芠听完暗叫一声惭愧,初见面时,他根本就不知道妃雅真正的身分,因此被妃雅这样的一说,他反倒有点不自在。

  同时,亚芠更是深深的震撼着,这一个看来刁蛮、无理、任性、喜怒无常的城主千金,竟然在她的心中藏有着这样的心事,外在的种种都只是她的保护色罢了。

  今晚的她,虽然讲话讲的有点语无伦次的,但是,亚芠却知道这些都是她心里最深处的话。

  一瞬间,亚芠只觉得他好像跟这一个表里不符的城主千金,有了最深的羁绊。

  轻轻的把手覆在妃雅的额头上,亚芠低喃般道:“妃雅,你累了,睡吧!”一阵柔和的银光在亚芠得掌心处散出,照耀着妃雅的额心,妃雅不由的让紧皱的眉头慢慢的松了开来,整个人也慢慢的,无力的,躺进了亚芠的怀抱中,自然而然的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发出了一个梦呓般的呢喃,沉沉睡去。

  看着怀中安详沉睡的妃雅,亚芠知道,自己虽然受伤不轻,虽然兴奋重获兽卵,但是,跟眼前的这一个妃雅一比,好像都不像原来的那样重要了,今夜,将是一个无眠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