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二章 水妖现身

  作者:手枪

  看着瓦若四人逃命的奔到铁羽处,运出风的身法的亚芠不疾不徐的追在他们身后二十公尺处,待亚芠来到铁羽处时,四人皆已各乘上了一匹铁羽的背上,甚至,动作最快的瓦若已经摧使跨下的铁羽鼓动翅膀,带起一片气流慢慢的离地而起。

  亚芠正想对瓦若发动攻击,但是瓦若一看亚芠朝他扑来,大惊失色的,马上扬手连发五、六颗火魔法弹,往亚芠射来,让亚芠动作不由一顿。

  就这么一顿,其他三人也已经由铁羽带着,慢慢离地而起。

  亚芠眼睛一动,当机立断,舍瓦若而就风镰三杰,右手一杨,白金剑立即出现在他的掌心中,身如风动,往三杰扑去。

  三杰可不像瓦若般是一个魔法师,具有远距离攻击的能力,但是他们又不敢让亚芠欺近身边,于是,三把奇形兵刃被他们的主人毫不留情的抛出,带着强劲的威势向亚芠射来,这一击可是用尽了他们吃奶了力气,只求将亚芠阻个两三秒,只要铁羽升空,那就是他们的天下。

  凭着他们驾驭铁羽的技术,根本就不怕亚芠追上,到时,他们就能远远的逃离了这一个可怕的家伙。

  幕然,三杰眼光一凝,脸色惨白,心脏几乎是当场停顿,他们…他们没想到,面对这三把被当成暗器使用的兵器,亚芠的反应竟然是不躲不避,而且还挺起胸膛,加快速度迎向它们。

  原来亚芠一见到这三把兵刃飞来,几乎是在一瞬间,亚芠就极度冷静的判断出,这三把兵刃根本就不能对新生的贪狼之铠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且,他还计算出,三把兵刃夹带的力道,只要他运出八成的力量,对他而言就等同不存在一样,于是亚芠立即运出了八成的力量,加快身形,自动迎向三把兵器。

  果然,在三杰眼中,三把兵刃在正面击中亚芠之后,只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然后就弹开,亚芠恍若未觉得依旧以着极快的速度往三杰掠来。

  白光一闪,三声“不……”同时由三杰口中呼喊出来,而这也是他们此声中最后的一个声音,三颗人头在白光闪过之后,高高的飞起,而亚芠早已转头再度掠向瓦若处。

  刚刚的那一瞬间,亚芠以着极度冷静、理性到非人的程度,不但计算出敌我双方的优劣程度,而且还采取了最佳也最冷酷最有效的作法,解决了三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体内的精神异力的影响,不然,试问,有哪一个人会笨到主动的迎向三把兵器的攻击,还能冷静挺起了装甲最厚实的胸膛迎向兵器,这实非是一个人能办的到的,因为,在本能的驱使之下,任何人都会采取了最正确的做法,先用身法避过这三把兵器,然后再上前结束三杰,即使这个方法可能会因为闪避而被拖延时间,导致三杰脱逃,但是,亚芠却能在一瞬间采取了最正确的方式,正面迎上,连挡都不挡就用身体硬接,一点时间都没耗费的顺利将三杰解决,这说来容易,但是若非亚芠现在是一个没有人类感情的人的话,相信他也办不到,因为这根本就是一见违逆本能的做法,因为只要是‘人’,就不可能会明知有三把来势汹汹的兵器飞来,还主动上去让它插,即使明知道对自己是不会造成影响的。

  而展现出非人一面解决三杰之后的亚芠来到刚刚瓦若之处,可惜已经晚了,瓦若以经驾着铁羽不知飞向哪去了。

  但是,这也早已在亚芠的预料当中,亚芠一点也不因为错失杀掉瓦若的时机而气馁,呃!如果此时他还有气馁的情绪的话。

  亚芠抬起头来,向四面八方望去,脸部铠甲上原本是黑色的眼部晶体在亚芠抬头的一瞬间,整个化成了银色的。

  运出一半的神魔眼(只有精神异力的力量),加上贪狼星的眼部结构再亚芠的意志下,产生了类似望远镜的功能,终于让亚芠看出,在虚空之中,有着一条若有似无的红色能量带正在消散,正是瓦若身上火魔力无意识中遗留下的痕迹,趁着能量尚未消失之前,亚芠顺着同一方向望去,果然在他右前方两百公尺处,二十公尺高的地方,发现了一身红的瓦若搭着一纯白的铁羽,正以及快的速度远离他的位置。

  这样的距离,不要说在在这一个只有稀微月光的黑夜中,就算是在大白天的,也很难去注意到,偏偏,亚芠的精神神魔眼对能量有着超乎常人想像的敏感性,再加上贪狼星的力量之助,瓦若根本没有机会逃离亚芠的双眼。

  而现在,看着正远去的瓦若,亚芠的心中立即产生出了三个解决方法:

  其一,就这么任他离开,不用理他。

  其二,他也拉一匹铁羽追上去。

  其三,另找方法。

  几乎一瞬间,亚芠就已经决定了,第一个方法与他一向的‘对敌杀无赦’理念不符,第二个方法,姑且不论他根本不会驾驭铁羽,就算他会,现在追上去也太晚了,理所当然,就剩下第三个方法了。

  但是,他有什么方法能追上瓦若?答案只有一个,他新获得的魔法攻击力量。

  慢慢的将右手平举过肩,五指伸直并拢,整只手臂成四十五度角的角度朝向半空中的瓦若,手臂上的魔力晶发出了银光,开始聚集起附近的水元素能量,一道,大约近四十公分长,粗约二公分的水蓝色光箭慢慢的再亚芠的手臂上方十公分处成形。

  亚芠立即集中精神将光箭瞄向半空中的瓦若,而当他集中精神时,亚芠感觉到,原本铠化之后应该意识陷入沉眠中,而将身体完全交给他使用的贪狼星在此刻‘醒’了,醒过来的贪狼星有点类似以前,贪狼星尚未进入成熟期之前,亚芠常利用精神的深度结合,透过贪狼星的感觉,来察觉敌情,只是这一次是贪狼星透过亚芠的眼睛来看瓦若。

  同时,亚芠更察觉出,在他的双眼的世界中,出现了两个三角形及一个圆形的奇异图案,,不到半秒中,三个图案同时在被幕然放大的瓦若背后结合为一,两个三角形重叠位在圆圈之中,同时,亚芠的脑中更传来贪狼星一道瞄准完成的心灵感应,而且亚芠更察知,当图形完成时,在他手臂上的光箭角度有了微妙的调整。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亚芠也知道这是贪狼星运用它的力量,帮他完成瞄准的动作,毫不犹疑的,亚芠立即一催精神异力,光箭带起了一道绚烂光彩的蓝色轨迹,几乎在发出的一瞬间就击中了正在逃命的瓦若,在亚芠眼中被贪狼星特意放大的视界中,亚芠清楚的看出光箭同时穿透过铁羽及瓦若的身体,带出了一连串深红的血,随即,瓦若掉下铁羽的背部,与铁羽一同开始坠落。

  由瓦若奇特怪异的坠落姿势,亚芠知道瓦若已经完全无生存的希望了,相信瓦若他至死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完成这一动作之后的贪狼星,随即又陷入了深眠中,亚芠的眼睛也恢复了原来的功能,奇异的图案也消失了。

  完成了这一个动作之后,亚芠转身走向那一群畏缩在一起的少女们,却不知,刚刚双龙交击的巨响,已经惊醒了玄字训练所凯特等人,以及正在丰原城外搜索的两方人马,刚刚那一击更将他们都吸引了过来,更引起了某人的注意。

  亚芠来到了少女们的面前,正想说些什么,但眼睛一瞧,就看到了二十几张惊恐莫名的脸孔,他太熟悉这种神色了,不过他也不会在意了。

  心中一动,银色的贪狼之铠立即浮现了无数的金色花纹,由亚芠身上剥落,还原成为贪狼星的原始第一型态。

  同时,亚芠的精神异力回到了额心之间,乍失支撑的力量,亚芠只觉得身体一阵虚弱,伤口觉得隐隐作痛,亚芠这时也恢复了正常的感情。

  不过在那群饱受催才的少女们眼中,亚芠有没有感情存在根本没什么不同,至少,亚芠现在就已着极为冷淡的语气问道:“你们要生要死?”

  众人之中已经有人忍不住哭了出来,每个人心中暗道:“完了,刚脱离没人性的强盗之手,现在有落入这一个杀人魔王手中,这下可真的是没有生存的希望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极度恐慌中,没人回答亚芠的话,亚芠见状,又冷道:“既然没人回答我,我姑且当成你们都想活下去,既然想活下去,那就好好的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哪里的人?”

  一干少女一听到亚芠的问话?不由松了口气!原来亚芠只是想要问话而已。

  亚芠问过了一会之后,才有一个有着一双大大眼睛的少女怯生生道:“我们当中一些人是来自其他城市,随人来做买卖的,另外都是在丰原城中的人,我们都是被这群强盗硬抓来了。”

  亚芠点点头,不再问什么,转身面向了背后的方向,吵杂的人生由森林中传了出来。

  亚芠眼角一撇,看到少女们现在的样子,不由的一皱眉,跟在他身边的贪狼星立即发出了一声长嚎,同时纵身一越,叼起一边的几具尸首,用力的抛向少女们。

  僵硬的尸体砸在身上,引的众女“阿…阿…阿…”的惊恐尖叫,以为亚芠不知道想出了什么的可怕的方法,不知道她们等一下会有什么下场?

  亚芠眉头一皱,低喝道:“叫什么!快点将尸体上的衣服扒下,暂时穿着,有人来了!”

  众女这才知道,原来是要给她们穿衣服的,这才放心,七手八脚的动手八着尸体上的衣服,掩盖着她们几乎全裸的身躯。

  同时,心中暗暗想着,原来在这看是冷酷无情怪人的外表下,竟然还会体谅注意到她们几乎身不着片缕的问题,心中不一阵奇异的感觉,好像亚芠冷酷的外表之下有着不符的温暖心肠,他好像没有想像中的冷酷。

  且不管众女心中怎么个想法,在亚芠的耳中,他已经听到了力奥那粗豪的吼声,令他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温情,不知不觉间,这些人已经跟他建立起了感情,尤其在这残酷的杀戮之后,更令亚芠不由的感到了莫名的感触。

  不久,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出现在森林的周围,为首的正是力奥及铠特等人,凯特大叫道:“找到了,头儿在这。”从时仰首发出了一阵的长啸,通知其他的人。

  一边的力奥见到了亚芠身处在一处布满无数尸首的场地,周围一阵零乱的样子,说明刚刚战况的激烈,“渍渍渍”的叹气声由他口中发了出来。

  “头儿,你又大开杀戒了吗?这次的倒楣对手是谁?”力奥边翻动脚边的依据尸体边问道。

  儿一旁的见习兵们早已被眼前的这一个修罗场给吓呆了,满地的血腥,满地的残肢断骸,无比刺鼻的血腥味,叫一些人已经受不了的转身呕吐起来。

  力奥看到见习兵们的样子,摇摇头道:“真是胆气太差,要早点习惯呀!别忘了我们头儿是银月恶魔,跟着他的话,这种场面会常常见到的!”

  亚芠不由哭笑不的,力奥好似将他说成了一个屠夫一样,同时,见到了力奥他们的来到,心中不由一松懈下他戒备的心情,立即感觉到一阵虚弱的感觉袭上心头,令他摇摇晃晃的,毕竟,不管是怎么说,虽然他的精神异力有了重大的突破,可是他先前所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而且又不能像贪狼星一般,光靠能量补充就能快速恢复。

  察觉到亚芠的情况不对劲,力奥立即快步上前,伸手扶着亚芠,让他坐下休息,同时惊讶道:“老天!头儿你到底是碰到哪一个对手了?怎么这么狼狈?以前见你跟公国边防部队五百人单挑也没见过你受伤呀!”

  亚芠感觉到身上的伤口正火辣辣的抽痛,边皱眉边道:“是疾风剧盗。”

  力奥还来不及答话,一边带着夜月来到亚芠身边的凯特倒吸口气道:“疾风剧盗?那个五大盗团之中,被人称为最神秘最彪悍的疾风剧盗?老天!头儿,你知道吗?你可干下了不得了的大事了!”

  亚芠还未来的及答话,一边已有人接口道:“原来这些家伙就是疾风剧盗呀!小伙子,他们都是你一个人杀的吗?”,是一个年轻轻柔的男性口音,但是声音极为陌生,亚芠等人都没有听过。

  包括亚芠在内,立即转头向右边的声音来处看去,那是一个看来约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袍,跟亚芠一样,有着一头白发,被整整齐齐的梳理在脑后,长的比亚芠还要英俊,而且更有着一对散发出妖异的光彩的蓝瞳,他正背负双手,饶有兴致的看着亚芠,脸上还流露出一抹奇特的微笑。

  凯特等人见到他,不禁大惊失色,什么时候,竟然有人能无声无息的侵入他们的身边?纷纷拔出身上的兵器,站在亚芠面前戒备,同时更察觉到,所有在场的九十六个见习兵不知道何时起,竟然全身都被一层淡淡的蓝光包住,个个奇形怪状的呆立着,夜月惊呼道:“深海结界,水系的高等定身术?”

  那年轻人淡淡的笑了说:“女娃儿好见识,竟然看的出来。”

  而夜月则十分紧张道:“注意了!能施出深海结界的魔法师绝对是一个高手,小心了!”

  而亚芠在看到这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之后,竟然产生了极强烈的反应,原本收束的精神异力再度的充盈全身,他又恢复成那一个没有人类感情的人了,慢慢的在凯特等人身后站起来,冷静的审度着彼此双方的局势,发现虽然对方只有一个人在,但是却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威胁感,他甚至不能肯定对方的实力到底是什么境界?

  亚芠立即说道:“凯特、力奥、夜月,你们先去照顾其他人,这里让我来!”

  凯特等人不敢违背,立即照办,但是,他们却也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是哪边不对劲,但是就是明显的感觉到亚芠再命令他们时,有点奇怪的感觉,但是有说不上来,却不知,亚芠此时又是一个无喜无悲的人了,已以前虽然深沉,但是偶而却还是会有一点人的感觉,但是现在的亚芠却是在精神异力的影响之下,徒具人形而无人情。

  那年轻人奇异的看一下亚芠一眼,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有着么强大的魔力修为!我开始相信你真的能凭着一己之力,将疾风剧盗给灭团了。”

  随即一皱眉道:“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奇怪,喂!小伙子,你是练哪一种的魔力呀?怎么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向你一样,本来应该是固定在脑部的魔力竟然跟真气一样,在全身的经脉中川流不息的,告诉我,你是怎么练的,好不好?”

  亚芠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那年轻人又搔搔头,说着:“不愿意呀!那算了!我试一下就知道了!”

  说着,一不见念咒,二不见作势,一道粗达十公分的水柱从他的脚前的地面喷了出来,往亚芠射来,威力不大,但是却很快,如果亚芠不注意的话,铁定会出糗的。

  不过这种事是不会出现在这种情况下的亚芠身上,只见亚芠他不慌不忙,右手一展,银色光辉一闪,跟着,水柱恍如遇到什么似的,反射回去。

  被反射的水柱来到年轻人一步之处,竟然又硬生生的扭曲再往亚芠射去,而且明显的威力、速度都是增加了不少,另亚芠又伸出了左手,同样的银光一闪,将水柱引道左侧无人处。

  年轻人经意的咦的一声,邪魅的笑道:“有趣!有趣!真是有趣!没想到竟然有人把魔力当成真气在使用,小伙子你真是不简单呀!”

  “不过,我到真想看看拟着当成真气使用的魔力用起魔法来时会有什么奇形出现。”

  说着,那年轻人右手一杨,无数条水蓝色的光带出现在他的身边,他道:“接我一招波光魔法吧!”

  水蓝色光带在年轻人说完之后,便往亚芠飞了过去,从光带的威势看来,亚芠毫不怀疑这些光带绝对能够一举穿透他的身体,于是,亚芠一催精神异力,身周无数的水元素能量力立即聚集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水蓝色光球,将亚芠全身给护住了。

  而光带一碰到光球之后,就像是将水到入海中一样,跟这光球容为一体,除了在光球表面上机起了一连串的起伏外,完全无法透过光球,触及亚芠.

  但亚芠并不以能自保就自满,只见他右手一展,原本罩住他全身的光球,立即缩小,缩成一颗约十光分大小的绚烂光球,亚芠轻喝一声:“换你接我一招水魔法弹。”

  说完,亚芠的右手掌心中银光一闪,凝聚水元素能量的魔法弹立即向年轻人射去,谁知道,当魔法弹射来之际,年轻人竟然是也发出一颗他不知何时聚集好的蓝色水魔法弹,与亚芠的魔法弹相互一击,同归于尽。

  年轻人这时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果然有趣!头一次见到有人将魔力当成真气在使用!连施展魔法也与众不同,光靠魔力塑造魔法施展类型,一不念咒,二不用精神控制,类似真气的用法,好好,真不错,果然是后浪推前浪,小伙子,你真的是有前途。”

  亚芠这时也同样深深的觉得眼前这人极度的不简单,他每一个出招,这人都能清清楚楚的察觉出他出招的原理,见解也与众不同,不由的慢慢的问道:“你……是谁?”

  那人含笑看了亚芠一眼,微笑道:“好小子,你是百年来第一个敢当我面问我是谁的人!看在这么有趣的魔法上面,我就告诉你吧!”

  “名字我是早已忘记,不过我自号水圣王,不爽我的人都叫我做水妖王。”

  水妖王三个字一出口,立即引来凯特等人倒抽一口气的抽气声,同时,一声苍老的声音喊道:“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