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一章 魔心无情

  作者:手枪

  好不容易,亚芠找着一丝空隙,朝瓦若爆出一记歼爆断月斩,射向他,逼瓦若不得不暂避其锋,亚芠趁机应是挨了风镰四杰好几下的攻击,强行脱出了风镰四杰的包围,离的他们远远的,争取时间,重新整气恢复战力。

  离开险境之后的亚芠,发觉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时暗暗责怪自己,在这一个生死战斗间,怎么自己竟然会分神去想其他的东西,导致被瓦若有机可趁,让他从他的背后很很的给他来一下,还让自己遭到了风镰四杰的围攻,要不是他现在身着贪狼星所化成的兽幻铠,恐怕他已经不知道死了几次了。同时,亚芠更心中暗怒,他从二年前起,就从来没有人能偷偷接近他的背后而不让他发觉,如今竟然因为一时失神,叫瓦若偷袭得手,怎能不叫他怒极。

  但此时,见到亚芠状似无力反击,虽然无法瞧见亚芠在盔甲之下的表情如何,但是刚刚那结结实实全力的一击的接触感,加上从出现到刚刚,亚芠就是一副又冷又酷的样子,跟现在的慌张模样截然不同,瓦若本能的判定,一定是刚刚的重击让他一时之间回不了气,导致现在亚芠的状况一定不佳,千万不能让亚芠回过气来,一想到这,瓦若立即大吼道:“大家加把劲,这家伙快不行了”,所有的人一听,心中对亚芠刚刚屡下辣手的一丝恐惧立即消失,个个马上精神百倍,勇气十足,凶性大发,响应着瓦若的呼应,发挥出他们之所以被称为疾风之称的战术,以着极快的速度,将亚芠当成中心点,宛如旋风一般,两至四人一组,利用时间差,向亚芠攻击。

  亚芠尚未完全回气,其他的盗群又攻了上来,这多对一的混乱局面本是亚芠最擅长的,但是偏偏,这一次攻击他的盗群们却跟以往不一样,他们不愧是让两国头痛的疾风剧盗,除了每一个人都有着一身不俗的实力之外,对于攻击方式更是训练有数。

  只见他们以二至四人为一组,一波一波的向亚芠发动攻势,就像是一阵阵迎面而来,无穷无尽的狂风一样,一击中,退!一击不中,退!,既不影响彼此的攻击,还有着相互掩护,分诱亚芠注意力的奇效,让亚芠十分的伤脑筋加上风镰四杰及瓦若在外围处抽冷子偷袭的攻势,亚芠难得的表现出后继无力,手忙脚乱的攻势。

  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亚文心中的杀气、怒气沸腾至最高点,他心知肚明,现场的每一个人的修为绝对都跟他不能比,在一对一甚至一对二、对三的情况之下,亚芠绝对能将他们吃的死死的,但是偏偏,他们又是有着绝佳的默契,你来我往,分批攻击亚芠,叫亚芠尚未平复的血气再度动荡不安起来,而却又一直找不到回气的时间,身处在疾风盗们有如潮水般的接续不停,如狂风般锐利的攻势之下,让亚芠光是应付攻势的时间几乎都不够了,那能找出时间来回气!,哪怕是一分一秒都是办不到。

  在这种追之不及,避之不足,无奈的攻势之下,亚芠空有着一身深厚的天心真气,满腹精招妙式,却完全无用武之地,怒火终于让亚芠干脆放弃防御,双目在面具之后泛出金银光芒,全力施展出神魔眼,看清疾风盗们攻击之势,然后以风的身法闪躲,遇到躲不过的,就扙着将天心真气注入搭配外层白金组织,坚硬无比的铠甲硬接,虽然狼狈,但是,亚芠却争取到了极少的回气空间,体内的沸腾动荡的血气,终于在亚芠这种方式之下,一点一滴的慢慢恢复了。

  但是似乎神对亚芠做了一个大的恶作剧,在这种被密集攻击的情况之下,就算亚芠天心真气深厚,就算贪狼星的铠甲结构结实,就算白金组织坚硬无比,在完全不还手的情况之下,持续承受强力攻击的铠甲,也耐不住那一波接一波强力的攻势,尤其当风镰四杰加入攻势中,瓦若再度趁机发出魔法火弹时,亚芠身上的贪狼之铠终也耐不住一连串的攻击,坚硬无比的铠甲表面,白金组织上面出现了龟裂的痕迹,在承接到第二次攻击之时,亚芠终于知道,为何上古幻兽会被人淘汰了。

  该死的,他竟然会痛,龟裂的铠甲被第二次攻击之后,如果伤及内部的结构,亚芠竟然会感觉到,好像就是他的本体受伤一般火辣辣的疼痛,更惨的是,亚芠现在的精神是跟着贪狼星的精神做最深度的结合状态,可以说贪狼星的身体就是他的身体,贪狼星的精神就是他的精神,因此,这样一来,除了肉体上的受伤本能疼痛外,亚芠还从贪狼星身上接受到另外一波的痛觉,等于,亚芠接受着双倍的疼痛。

  越痛,亚芠的心中越怒,闪躲的身法就越是迟缓慌乱,几乎是失去了风的流畅感,这时,亚芠才发觉到,他所草创的森罗万象还是有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森罗万象的基础是建立在心对招的体悟,可以说森罗万象根本就没有固定招型,没有一定的套路,优点是,在一对一或混乱之中,有着绝对的威力,能应对手之招而施出相应之招,具有无穷的变化,因而立于不败之地,而缺点就是,当陷入这样的情况时,没有一定的招型,全视临机反应的森罗万象,在对手以多攻一,而又彼此配合之下,就会产生顾此失彼,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的料敌机先之憾,况且,亚芠的森罗万象还未完成,情况就更是糟。

  面对这从逃亡结束以来第一次发生的危机,亚芠却全然无法改善,双倍的痛觉叫亚芠在精神及肉体上完全无法保持冷静,更别说对森罗万象的保持,当风镰四杰的兵刃及瓦若的火魔法弹同时打中亚芠之时,森罗万象的风之心终于宣告弃守,无可比拟的痛感叫亚芠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吼。

  接下来,亚芠所面对的就是一连串的酷厉打击,无数的兵器,将亚芠的贪狼之铠表层白金组织粉碎瓦解,直接穿破铠甲攻击到亚芠的身体,一波波无间断的双重痛觉叫亚芠脑中几乎在也无法思考,身体上又增添了无数的新痕。

  亚芠只是本能的抗拒,闪躲,反击,终于,一向给于人血腥的银月恶魔,在此刻,真的是满身的血腥了,只是,血腥是来自于他本身的血。

  亚芠已经不知道他到底承受了多少的打击,他只知道,‘痛’已经叫他快要发疯了,他现在心中唯一存在的念头只有,他绝对不能倒下,不然爷爷跟哥哥会死。

  痛的几乎失去思考能力的脑子似乎让亚芠重回昔日保护家人逃亡的时光了。

  看到几乎成了一个血人般的亚芠,一开始就发挥他身为领导者及魔法师的义务与专长,而离战斗中心远远抽冷子攻击的瓦若冷笑了,以旁观者的立场观察,亚芠伤到这一个程度之下,应该早该倒下了,虽然不知道亚芠为何能支持到现在?但是也该是结束这场令他疾风团几乎瓦解的莫名战斗的时候了。

  决定了,瓦若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心,他要让这一个不请自来,差点让疾风团灭团的银月恶魔一个难忘而痛苦之死,以他的最大绝招。

  散去手中的火魔法弹,瓦若双手在胸前凭空画出了一个逆五芒星,指间发出的红色魔法能量随着他的动作散溢出来,滞留在他的胸前形成一个凭空虚立的红色逆五芒星,画完逆五芒之后,瓦若双手在胸与五芒之间,结出一个奇特的手印,左手握拳,将姆指竖起,由右手四指握在掌心中,右手拇指同样竖起,口中念道:“天地五芒焰灵,听我祈祷,愿以我之名为引,愿以我之命为媒,祈求天焰之魂,五火之灵,冥界炎龙,入我五芒,借我焰力,灭吾心障-三界怒焰狂龙。”

  随着瓦若的呢喃咒语,他的精神逐渐统一,全心全意以着自己身上的魔法力、精神,引导巨大的火元素之魔力,由虚空之中,沿着逆五芒星的五个角注入逆五芒星之中,将空洞的逆五芒星填满,待五芒星中充满了红色光芒之后,瓦若的胸前魔力晶发出了强烈的红光,照射到他结印的双手上,让瓦若的双手好像燃起了一团火焰一般,随即双手倏分,握拳直击逆五芒星,一条巨大,红到成暗红色的火焰之龙由逆五芒中脱飞而出,往亚芠直扑而去,而这时,也正是瓦若念完咒语的同时。

  原本围攻亚芠的众人,早在瓦若念咒的同时,就已经躲的远远的,知道这是瓦若最大的绝招,以往碰到的人全都没有一个人活着,但威力大,范围也大,所以特别让出一个空地,好让瓦若他尽情施展,反正任谁也都知道,亚芠此刻连站着都很困难,因此也不怕他跑了。

  果然就算没人继续攻击亚芠,亚芠也站在原地东摇西晃,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倒下,连散发着致命高温的三界怒焰狂龙来袭,亚芠也都是视若未赌,令人替他捏把冷汗。

  如果此时亚芠的面孔露在外面的话,众人必定可以看见,亚芠已经因为受伤过重加上失血过多,整张脸已经是惨白如纸,双目紧闭,此刻的亚芠,已经为了他一时的疏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甚至,即将包含他的生命在内。

  然而就在这一个要命的时候,一旁,从战斗开始就被疏忽的那群少女们,她们从头至今,一直看着亚芠的战斗,因为她们都知道,他们唯一的希望就系在亚芠的身上,至少………再差也不过是跟现在一像罢了,如今,看到唯一的希望就即将要被那一只面目狰狞的暗红火焰巨龙给吞噬掉,怎能不让她们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呼?

  这几声的惊呼声传到瓦若等人的耳中,就像是在宣告他们的胜利一般,眼前的那可恨的敌人就要被三界怒焰狂龙的火焰给吞噬掉,瓦若他几乎可以看到亚芠在火焰中痛苦挣扎的样子了,一抹狞笑浮现在嘴角。

  但是,就再他得意之际,异变发生了,原本该是被火焰吞噬的亚芠忽然周身发出蓝光,抵御住三界怒焰狂龙的焰龙之威,而且还隐隐传来了强大的反震之力,令他不得不再加重力量,摧使炎龙攻击。

  原来,当亚芠陷入半昏半醒的失神状态之时,耳中传来少女们的惊呼声,细小的惊呼声传到他耳中之后,却成为宛如天雷般的巨响,一瞬间,将他的神志拉回现实,亚芠迷离的神智清醒之后,立即想起了他现在的的处境,眼前一只长足十公尺以上的巨大炎龙已经张牙舞爪的来到距他不到十公尺之处,现在他的身边虽没有人,但是全身剧痛的他却是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眼看炎龙即将来到,亚芠不由一阵的绝望,闭起了铠甲下的双眼。

  随即,亚芠又睁开了眼睛,他绝对不能容许自己放下了家人,放弃了许多他应该完成的事情,就这么死去。

  但是,不甘愿又如何,眼下,身受重创的他不要说动用体内的天心真气,此刻他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甚至自知只要他敢动一下,恐怕下一秒,他就会倒地不起吧!

  就在这时候,亚芠他已经可以感受到炎龙散发出来,迎面而来的炽热气息,眼看下一秒钟,他就要葬身在炎龙的热焰中,一阵不想死的强烈意志奋起,同时,刚刚失神中被攻击的伤势似乎在这一刻一口气暴发出来,撕心裂肺,生不如死,无法比拟,接不足以形容亚芠现在所受的痛苦,将亚芠清醒的心又一次掩埋住,亚芠几乎是用尽力气的痛吼一声,令所有人不禁伸手掩耳,不忍听闻。

  随即,异变发生,在亚芠发出痛吼之后,强烈的疼痛,让亚芠在一瞬间感觉到眼前发黑,全身的感觉尽失,宛如陷入的一场无穷无尽的痛苦噩梦之中,突然,亚芠又感觉到一阵奇特的感觉,虽然失去全部的感觉,但是,他却特别清晰的感觉到他位于额际,两眉中间处,他精神异力储存,产生,发挥作用的那一点,在那一瞬间,感受到痛苦的亚芠强烈的希望有什么力量来消除他身上的痛苦及面临的的死亡!

  奇迹发生了,刚刚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发挥出来的精神异力,在这一个他身受无边痛苦的时刻,却反而让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在一点,集中在他的精神异力之源,他只感到,跟以往的跳动不同,在这一个时刻,精神异力之源竟然一个大大的收缩,收缩的幅度让亚芠几乎以为这一个跟气的丹田有相似功能的精神异力之源,会就这么收缩到消失不见了,谁知,就在亚芠以为精神异力之源消失之际,又忽然一个猛力的扩张,一缩一张之间的幅度,亚芠以为他的额头好似在这之间被硬撞破了一个洞。

  然而,就在这一张一缩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中,一股让他全身几乎凝结,从未有过经验的强大冰冷精神异力在精神异力之源,一瞬间,充斥亚芠全身,好像原先储存在额际源头的所有精神异力全被挤出。

  强大而冰冷的精神异力取代了原本温暖而浑厚的天心真气,在亚芠的身体中流动着,清澈而纯粹的精神异力,将身体经脉及各部位中残存的天心真气,一股脑的强力压回丹田,而不属于体内自然生成的所有水元素,更是在精神异力的压迫之下,全数轰出体外,刚好跟来袭的三界怒焰狂龙的火元素发生了属性相抗的情形,这也是瓦若所看见的情况。

  在那一瞬间,亚芠只觉得他的意志无比清晰,痛苦彷佛随着冰冷的精神异力的来到而消失,全身的感觉又恢复了,除了一身的外伤之外,他简直就是处在完全的状态,甚至比自己在完全状态之下还要强大,唯一不同的就是,现在身体内充斥的力量是精神异力而不是天心真气。

  除此之外,亚芠甚至能感受到,当他的精神异力扩散到贪狼星身上之时,那一刻,他感觉到,贪狼星藉由精神异力的能量,正以着平常数百倍的速度,在恢复着身上的创伤,最惊奇的是,亚芠更是清楚的感受到,贪狼星已经记下了这次的教训,白金组织不在光是度在外层,而是混杂在体内的组织中,彻底的改变铠化结构,将防护力提升到另一个层次,今后绝对不会发生今天这种被连续攻击之后就外表破裂的情况,因而伤害到本体,这一个发现让亚芠心中暗喜。

  但是,他却不知道,这已经是贪狼星第二次调整它的铠化结构,第一次是在他第一次昏迷中铠化之后被斐摄一枪刺穿他左臂,所以第二次铠化时,吸收经验的贪狼星便在铠的外部度上一层坚硬无比的白金组织,而这次,度上白金组织的铠甲再度因为承受不了连续的打击而被攻破,所以,贪狼星又是一次的从根本的改变了铠甲的组织结构,让它的防护力在度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亚芠更不晓得,这就是贪狼星继第一特殊技‘融合’之后,再度展现出来的第二隐藏特殊技-‘进化’。

  拥有着其他幻兽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特殊能力,在进入成熟期之后,不管是兽幻铠或魔幻铠,其型态终生不变,但贪狼星却能在每一次战斗之后,吸收前一次的经验,在下一次铠化时,做出修正,让自己变的更加的完美。

  亚芠虽不明所以,但是他至少知道一件事,在贪狼星复原之后,他应该先要解决眼前这一条,跟被他轰出体外的水元素能量僵持不下的焰龙。

  由于现在体内充斥的纯粹的精神异力,原本他习惯操纵的天心真气如今已经都被精神异力强横的压制在丹田处动弹不得,如今,他也不敢撤去身上的精神异力,换成天心真气来运用,天晓得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还剩下多少的天心真气能不能抵抗眼前的焰龙,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改用这些取代天心真气流动于经脉中的精神异力,但是,最是虚无飘缈的精神力也能像真气一般的运用吗?

  即使亚芠的精神异力天生就是一般人的十来倍(经过其特殊的遗传性精神成长期之后),亚芠也不敢肯定,尝试一下,把精神异力当成真气一样的用法,集中一小部分的精神异力于右手,随着手的挥动,亚芠惊异的发现,打从贪狼星铠化以来,恍若装饰品般,任由亚芠尝试各种方法都完全没反应的魔力晶,在亚芠此刻体内为单纯精神异力的时候,终于有了反应,随着亚芠将精神异力集中于右手的时候,位在右手手腕及手背之间的那一颗约五公分大小的魔力晶竟然发出了淡淡的银光,亚芠只觉得透过了那一颗魔力晶发出了精神异力之后,竟然吸引了右臂附近的水元素能量,随着亚芠的意志,这些水元素能量化成一道蓝色光箭射向瓦若的焰龙。

  第一次的尝试成功,亚芠心中却是完全无欣喜之情,从刚刚精神异力充斥在全身之后,亚芠就觉得他的喜、怒、哀、乐等等,属于人类该有的情绪,逐渐的消失,到现在,剩下的,只是绝对的理智,绝对的冷静,绝对的冷酷,不管是对人或对己!

  况且这时,就算他察觉到这一种情况,对于已经没有人类感情的亚芠也不会觉得有何不妥,他只是做着他该做的事。

  一瞬间,亚芠身上大大小小,胸口的,手背的,大腿外侧的,以及额心双眉间的,六颗魔力晶同时并出强烈的银光,亚芠已经将全身的精神异力总动员,不但将刚刚轰出体外的水元素能量又全部吸纳操控,还额外的吸收现地范围的其他水元素能量,一并纳入掌控之中。

  这段时间,亚芠从闭目等死,尝试操控精神异力,到正式运用精神异力操控体外的水元素能量,也不过短短的十余秒,但是对于在精神异力刺激下,脑袋思考以远超过正常人速度运转的亚芠而言,却像是过了十几分钟一样。

  不过此刻的亚芠是不会注意这种事的,他只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及……以龙还龙!

  无数的水元素在亚芠的刻意为之之下,巨集成一条比瓦若的焰龙还大上几分的水龙成形,而且,水元素的异常聚集,能量的摩擦之下,竟然产生了强大的电流,于是,三界怒焰狂龙对上了雷电水龙。

  双龙互击之下,平地一声雷,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属性互克,看的就是谁的力量大了,胜负已经不言而知,雷电水龙在扣除与三界怒焰狂龙相互消灭的部分之外,还有余留一部分的能量,以及可怕的雷电,直接往四面八方散射,霎时,连惨叫都没来的及发出,最后三十几个尚能站着的疾风盗们,已经成为一个个肉靶,在雷电及水元素的利刃之下,不是被电焦就是被碎裂,只有跟瓦若站的最近的风镰四杰托了瓦若预先设下,防止能量反扑的魔法护罩之福,只受了点轻伤,但是也只有他们五人还站着,疾风剧盗到此已经是瓦解了。

  但是,战斗还未结束,当焰龙跟水龙同归于尽之时,亚芠就已经再度发动攻势了,所以,当瓦若及风镰四杰还在因为情况急转直下,亚芠反败为胜的事实在呆愣之时,无情的亚芠已经欺到他们的身边,一伸手,用手掌硬插进风镰四杰中一人的胸膛中。

  惨叫声终于叫回其他四人的心神,但在看到前一刻还厌厌一息,剧死不源的亚芠忽然随手消灭瓦若最强大的绝招,顺便干掉其他因为看这场魔法之争而入迷的人,现在又跟个没事人一样,杀掉四杰之一!

  巨大的恐惧阴影,亚芠那非人的行径叫瓦若他们现在只想远远的逃离他,根本提不起一丝对抗的勇气。

  第一次,瓦若与剩余的三杰不约而同的发出了绝望的惨叫,转身以他们自出生以来最快的速度,逃往铁羽休息处。

  如今只有铁羽能帮助他们远远躲开亚芠这一个可怕的银月恶魔,看这瓦若四人快速的逃向铁羽,亚芠露出一抹不属于人类的冷笑,慢慢的抽出现在已死去的风镰四杰之一的胸膛中的染血手掌,森罗万象之风又再度出现在亚芠身上,只是,这次刮的是又阴又寒,刺骨冻血的幽冥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