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四十章 疾风剧盗

  作者:手枪

  玄字训练所中,深夜里,在那一座练武一个人影独自仰望着星空,会是谁?所有的习兵们经过了白天辛苦的训练,现在早已陷入了深甜的梦乡中,三个助理干部凯特、力奥、夜月,在白天训练的量只有比见兵们多绝对不少,当然也不会拖着疲惫的身子,不休息而半夜跑出来看星空,而唯一的外人醉大师,现在正把握每一分一秒,在休息着,当然更不可能会自己一个人跑出来看着夜空,于是,答案已呼之欲出了。

  在这一个训练所中,除了上面的那些人之外,就只有剩下了一个人,不,是一人一兽,因为,当皎洁的弯月由云层中露出脸来时,一道银光由那孤独的身影上分离出来了,化身成一只威风凛凛的银色巨狼,不是别人,正是有着杀人麻之称的银月恶魔,现在姓隆,本姓为斯达克的亚芠,以及他的幻兽,令人畏惧害怕的魔狼贪狼星。

  沐浴在月光之下的亚芠,一阵久违的肃杀之气在他身上慢慢的飘出,在这一个深夜寂静空无一人的时候,亚芠彷佛又回到了一年多以前,当他独自一人保护家人躲避着追杀者而在深夜中守夜的情况,不由自主的日无数夜的种种在脑海中慢慢的流过。

  若有似无的一声极为轻微的叹息溢出了亚芠的嘴角,亚芠慢慢的垂下头,看着那永远会陪在他身边的贪狼星,望着那双在月光下银色的深幽瞳孔,亚芠不自觉的说道:“小星,我是不是变了很多?”

  贪狼星闻言不由将它的巨头一偏,银亮的双眼中尽是不解的问号,心灵感应中更是充满了疑惑。亚芠席地而坐,贪狼星乖巧的将它巨大的身躯依畏着亚芠的身体蹲坐下来,就像是以前,每一个深夜中一样,总是他们两个孤独的身影相互依畏着。

  轻轻抚摸着贪狼星柔而长的毛,亚芠几乎是无意识的说着:“在这里,在这些人身上,头一次,我看见了许多充满了年轻朝气,充满了希望理想的脸孔,而不是我所见惯了的那种面临死亡而千篇一律的苍白面孔,头一次,我感受到了尊敬,感受到了关心,感受到了温情,而不是我所习惯于接受的怨恨、杀意、恐惧,这样的感觉,令我好像已经变的不像是我了。”右手不自觉的一伸,摊开的掌心中,一道炫丽的蓝色光芒发出,轻笑道:“也许没人肯相信,谁又能想到,血腥的银月恶魔头一次学会的魔法竟然是用来救人的魔法,而不是用来杀人的?”

  “呵呵呵呵……”

  亚芠不自觉的发出了一阵轻快的笑声,而且是好像越笑越是高兴的样子。贪狼星睁着一双银睛,再度偏头看着亚芠.亚芠收回右手,轻抚着贪狼星的巨头,微笑道:“小星,你不要担心,我只是想笑而已,只是想笑……”

  贪狼星一个转身,将它的巨头埋入亚芠的怀中,轻轻的磨擦着,亚芠任由贪狼星展现了难得一见的撒娇举动,边笑道:“小星你是不是也觉得那些年轻人很可爱,对着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连我……也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如果在三个月前,有人告诉我,我会像现在这样轻松的笑着,可能比太阳会爆炸还令我还难相信吧!我都觉得我好像已经不是我了。”

  随即,亚芠又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说了一句:“那群年轻人……?”

  “真是奇怪,我的年龄应该不是跟他们一样吗?甚至比有些人还年轻,为何……为何我会毫不犹豫地用年轻人来称呼这些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呢?”

  低头沉思,手还是无意识的抚着贪狼星的银毛,突然,亚芠号像在为自己解答般的说着:“也许……太老了,我心已太老了……”

  良久,沉默的云又再度隐起了月的光,大地又再度的陷入的黑暗之中,黑夜又包围了这两个孤单的身影。

  黑暗中,亚芠又想起了两年多以前,那一个从曙光城中,逃出来的黑夜,也许,在家仇父仇得报之前,他也只是为仇而活,也只能是血腥的恶魔……和善,大概是我目前所最不需要的吧!

  非不愿,而不能也!

  久久,当月亮再次露脸之后,亚芠已经站了起来,仰头看一下天际的月牙,对着天狼星发出了一道休息的心灵感应,亚芠随即缓步走向他的木屋去,贪狼星也跟在他的身后。就在亚芠打开了屋子的木门时,亚芠突然又将木门合上,转身向后,来到大门处,露出倾耳聆听的表情。

  半响,亚芠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没想到再这样的一个偏僻的地方还有客人来?”

  “小星走,我们去迎接一下我们的客人吧!”对着贪狼星说完,亚芠立即飞身进入的森林中。

  在悟通了神魔眼的最新用法之后,现在这一个被林木遮敝了所有光线,暗无天日的森林中,一般人也许会觉得举步难行,在亚芠眼中看来,却是异常的清楚,将精神异力运至双目,让亚芠在看漆黑的森林的时候,无数淡淡的,各种能量的光芒构成了一副奇特的景色。

  毫不犹豫的,亚芠往他听到异常声音的方向前去,越走是越往森林的外围而去。

  过了不久,亚芠慢慢的走到了这做掩蔽了玄字训练所的小森林的外围部份,而就在森林外围处,亚芠终于看到了他的“访客”。

  只是不看还好,一望之下,亚芠只觉一股杀气拥向心头,一瞬间,睽违已久的银月恶魔再度的出现在亚芠的身上。在森林的外围,一群,大约百来人,围着一堆刚升起不久的构火四周,正大声的宣哗笑闹着,这本来并不算什么,但是,他们却有一点彻底的激怒了亚芠潜藏的杀气。在构火阴影处,三四十匹的‘铁羽’在那交颈而绵,或黑或白的翎羽闪耀着奇特的色泽,但这不是亚芠的重点所在,另亚芠杀机大动的是在铁羽右侧的地方,也就是在亚芠面前不到五公尺处。

  在那更加的黑暗的地方,有大约二十来个白色身影,在亚芠锐利如隼的目光之下,那是十多个几乎衣不蔽体的少女,个个都是颇具姿色,但是,却也是花容惨白,身上的衣服仅足以稍稍遮住重要部份而已,其他的,还有五六个大汉正各自搂着一个少女,压在身底下,一边作那丑恶事,一边却在高声论阔的谈论着昨天及今天所干下的丰功伟业。

  亚芠才听到一些些就听不下去了,伪装保镳保护商人行商,然后在无人之处将商人们全部都杀光,货物一抢而空,只留下几个较漂亮的女人用来泄欲用。

  但是,再他们得意自己的杰作之时,浑然不知,恶魔已经站在他们的背后了,银光闪过,六名大汉毫无所觉的向上人头往上飞起,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呢!

  银光落地,是一知足有半人高的银色巨狼,只是此刻巨狼的头顶上有着一跟白色的长角,角上还留有一滴红色的鲜血,正是接到亚芠愤怒杀意的贪狼星。

  一众受尽摧残的少女们早已被眼前这突如其来,莫名的黑夜飞头的景象给吓呆了,直到亚芠带着一身黑色的阴冷杀气,宛如来至九幽的恐怖魔神般的气势由黑暗的森林中走出来,这一群少女们才向是此时才记起她们的本能反应,张口尖声大叫起来。

  尖锐的叫声在这一个幽静的深夜里显的特别的刺耳难听,当然也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纷纷往这一个方向移动,当然,也是立即就发现了亚芠及贪狼星还有六具断头尸体的存在。

  一个,有着一头红色头发,穿着一身时下年轻人最流行的纯蓝宽袍衣裤,看来约三十来岁,看来充满斯文气息的一个人越众而出。只见到他手一举,原本纷嚷的众人全都静了下来,他走到六具尸首面前,漂了它们一眼,再看一下那群畏缩在一团的少女们,对亚芠一抱拳道:“在下为疾风团长-瓦若。砒蜚,这位兄台十分衍生,不知我团在什么地方得罪兄台,让兄台下此毒手?”

  说话十分彬彬有礼,一点也没有因为手底下人被杀而激动,如是一般人到可能不好翻脸,只可惜,他现在到的是现在的亚芠,刚刚陷入回忆,还他银月恶魔本色的亚芠,加上亚芠一听到疾风团之名,就知道,这是他家人曾说过的,一个流窜在华纳帮公国及奇兰楼联盟边境交界处,曾让两国无数次围剿而无功的一个无恶不作的强盗集团-疾风剧盗。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个疾风剧盗团的首领竟是一个看来是如此斯文的一个人,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亚芠的决定。亚芠面对着瓦若的问话,缓缓的用眼光扫视一下所有的人,只见到每一个人都因为同伴被杀而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他冷森一笑:“你我无怨无仇,只是你们该死。”

  一字一顿,配上亚芠浑身萦绕的杀气,令人更是深深感到亚芠杀意的坚定。瓦若听到亚芠近乎藐视的宣言,并未向其他的疾风剧盗一般的大声怒叫,能够身为一个同时让两大国束手无策的盗团领袖,他绝非泛泛之物,至少,识人之明是有的,而亚芠给他的感觉,令他有种他好像是一只被蛇盯上的青蛙的感觉,所以他一出面,就是来个以礼相待,希望能将亚芠赶快给打发走,不然,即使他并不惧亚芠,但是经验告诉他,跟这种彼此无怨无仇,但是对方却杀机鼎盛,又敢独自一人单挑多数人的独行客为敌,是一种极为不智的事,就算他们能打败他,也恐怕会让自己大受损伤。

  因此,虽然亚芠已经是口出杀言,但是瓦若还是好声好气道:“兄台,既然你我彼此无怨无仇,你又何必故惹事端,反正我们也只是在此暂过一夜而已,明日就要离去,何不留下一个见面情,不要伤到彼此的面子?如果说我们在此搭营是冒犯了兄台,我在此向兄台说声对不起。”

  群盗见到他们那一个平时极为阴狠的团长竟然在这时说出这一番极为容忍至极的话,不禁十分的惊讶,但在见到亚芠的动作之后,却个个几乎是气炸了肺,因为亚芠竟然是举起了泛出金光的双手,朝瓦若比了一个懦夫的手势,不耐烦道:“废话少说,今晚如不是我死就是你们全亡。”

  这下子,连极力不想跟亚芠起冲突的瓦下也受不了了,他本是一个极凶狠的人,今日因为亚芠那种非人式的气势,即某向不知名的原因,才令他不得不一时低头,谁知,已经横定心决不让他们走出这里的亚芠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如今他也受不了了,哈哈狂笑道:“小子,本大爷见你还是一个人才,不忍让你断送在这里,那知你竟然如此不识相,以为用偷袭的手段杀我几个人我就会怕?真是笑话,既然有胆惹我疾风团,自找死路可怪不得我,上去几个人,把他这个不识相的小子给我拿下,一报兄弟之仇。”后面几句是向一旁的手下下令。

  一旁早已经怒火冲天,跃跃遇试的一干人等,在听到瓦若下令之后,一声怪叫,七八个人如狼似虎的往亚芠扑来。

  亚芠清冷一笑,恍若死神在微笑般,右手高高举起,在来人还没到他面前之前,往下一挥,一道金色的弧状掌劲离手向这几人斩去,这是他仿格特千月飞舞所创出的一招歼爆断月斩。

  掌劲来到众人面前,其中一人一挥手中大刀,磕往掌劲,那人原本以为会十分难对付,谁知亚芠所发出,看似凶猛的掌劲竟然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刀两半斩了开来。

  看到这一幕的人,包括瓦若及挥刀断劲的大汉,先是一愣,接着哑然失笑,头一个闪进脑中的想法就是,原来这小子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瓦若还暗暗惭愧是自己小题大作。

  忽然,异变突生,瓦若大叫道:“快闪!”是叫谁快闪?难不成是叫这一个刀快临头还呆愣的小子快闪?同样的疑问在这八个将手中兵器往亚芠头上斩下的大汉心中响起。

  忽然,八个汉子同时觉得背心一痛,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在亚芠面前软倒在地,在也爬不起来,而他们的背后都被炸出了一个个血肉模糊的伤口,至死,他们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瓦若怒叫道:“好一个奸诈的家伙,竟然在背后伤人!”

  亚芠只是冷漠的看着瓦若的叫嚣,眼中的轻蔑就像是在看一只自不量力,企图咬人的野狗一般,让瓦若更是气炸心肺,又怒叫道:“风镰四杰,把他给我碎尸万段。”

  原来当那一个大汉在将亚芠的气劲斩开之后,越过那被他分成两半的气劲,就往亚芠扑来,浑然不知,亚芠那道气劲被展开之后,并未就此消失,反而在过了一秒不到之后,被分成上下两半的半月掌劲竟然无声无息的碎裂成数十片碎裂的气劲,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而那些大汉们根本没想到状似被破解的招式气劲竟然还会有所变化,在不察之下,当然是被打个正着,而且这些气劲在打中人体之后,竟又是一爆而开,当场将原本的小伤口化成为致命伤。

  而且其他的气劲更因为是漫无目的的往四面八方散射,即使因为距离过远而威力减弱,但还是造成许多毫无防备的其他人或多或少的受伤,不过这也正是亚芠把此招取名为歼爆断月斩之由。

  面对这样的成果,亚芠十分满意,这招是他在学习无名医经后,在为醉大师治疗之间,体会出来的天心真气控制技巧,让真气楚于一种极度疏松这状态之下发出,一但受到外力的加压,极度疏松的真气便会因此而碎裂,但是因为真气本身的内聚力量,碎裂的真气在外力的施予之下,一时之间会向外扩张,然后突然向内收缩,产生向外激射的的力量,带碰到人体之后,原本内缩不安定的真气在碰撞之后,又会突然炸开,如此便成为了歼爆断月斩。

  原理并不深奥,但是如何恰到好处的掌握真气的强弱结构,正是此招的一个最大问题,而这正也是亚芠为最大师所学到的真气控制技巧之一。

  见到新招有用之后,亚芠面对四个应瓦若点名而朝他奔来的人,另一招又浮现在脑中。

  只见到亚芠他双手一张,整只手臂接浮出了金光,双臂一圈,一道金色圆圈发了出去-烈芒环。圆形光环朝风镰四杰飞去,风镰四杰有鉴于刚刚的前车之鉴,不感硬碰,纷纷闪身而躲过,但是,这就是亚芠想要的,四人闪躲所带起的乱流,让千针飞雨那比更加疏松的真气起了反应,光圈立告解体,崇了无数的气针,随风向四人射去。

  风镰四杰大惊失色,总算是心有准备,挥动手中那清一式的又细又长又弯的奇形兵刃,有如狂风般的将这些气针搅个粉碎,饶是如此,也受了不少的轻伤。

  亚芠摇摇头,这招他不甚满意,动作过大,耗费真气也不少,但是效果却不如歼爆断月斩,还有的改进,其实亚芠也要求过高,风镰四杰可以说是疾风剧盗中,第一流的人物,他一招伤四人,可知千针飞雨的威力绝不容小觑,只是亚芠似乎并不这么想。

  看着怒及飞掠而来的风镰四杰,他们似乎是打算打近身战,不让亚芠再有机会发出那些奇怪的招式,看着他们,亚芠冷笑道:“小星,试招已过,杀!”

  亚芠并未刻意的压低声音,因此让其他的疾风剧盗一听,不由心中一凉,让他们伤亡十多人的竟然只是在试招?

  同时,心中更升起了强烈的怒火,觉得亚芠太藐视他们了,怒气勃发的疾风据盗们,在首领瓦若未下命令之前,就已经让怒火冲昏了理智,铠化的铠化,动刀的动刀,杂乱无章的往亚芠处非掠而来,完全无是瓦若怒吼制止的声音。

  但是,被怒火冲昏头的疾风剧盗们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因为他们总算见识件到亚芠真正认真时是什么样子了。伴随着贪狼星那无比凄厉的长嚎声响起,爪、牙、角具现的贪狼星那被称为魔狼的形态又再度展现出来,

  如同往常一样,亚芠,贪狼星,又再度联手的对着那些功力低落的小角色展开一场大屠杀作为热身运动。四下飞溅的鲜血染红了附近的土地,也染红了众疾风盗们的双眼,更将他们黑色的心染成了红色的血水,消失在黄黄的土地上。

  瓦若心中暗暗的狂叫着,他从没见过这种的人,浑然没有一点的高手风度,只会对一些对他来说,根本不入流的小角色狠下杀手,一手断头,一脚碎胸,一举手,一投足,就有人丧命在他的手中,还有那只幻兽,那是哪里来的怪物,竟然无端端的冒出无数的利爪尖角,杀起人来,竟然一点也不亚于它的主人,甚至,更是凶残。弟兄们的鲜血在流失,瓦若无语问苍天,为什么会再这里让他碰上了这样的一个恶魔?恶魔?瓦若心中大震,马上狂呼道:“所有人快退,快退!那是银月恶魔跟魔狼!

  不用瓦若呼喊,在怒气消退之后的众人,心中存在的只有刚刚亚芠那,杀一个人就像是捏一只小虫般的那血腥模样给吓坏了,他们并非是善男信女,心中也绝没有什么神佛的观念,但是,亚文那见人就杀,会动就砍,好是他生来就是一具杀人机器般的冷血样,确实是让这群天不怕地不怕,坏是可畏干尽的疾风盗们,硬是被挑起了心底的恐惧,一股报应临头的宿命感的确是出现在他们的心中,因此,当瓦若发出后退的命令时,所有人莫不在心中感到庆幸,除了风镰四杰外。

  在刚才的混战中,亚芠及贪狼星根本是不跟他们照面,他们由东来,亚芠及贪狼星就向西去,他们由北来,亚芠就往南,一路的追逐下,风镰四杰眼睁睁的看着瓦芠及贪狼星任意的屠杀着他们的弟兄,身上溅到的全都是他们同伴的鲜血,直到瓦若下令暂停攻击为止。

  见到所有人回到几方阵营后,瓦若不由一阵的心惊,刚刚他所带来的九十多人,现在竟然失去了三分之一,甚至有些人还是带着伤。瓦若不得不重新对眼前这一个不请自来的敌人再重新估计一番,冷笑道:“朋友,你好辣的手段呀!”口中说着话,瓦若心中却是不住的在打算着,该怎样做才将亚芠埋葬掉。

  可惜他所碰到的亚芠是一个历经过大小八百多次战役,几乎每次都是以一敌众的,面对着群殴,亚芠自有一套办法,那就是制造对自己有利的混乱,反正除了自己外,其他会动的都是敌人,亚芠根本就无须顾虑会打到自己人。

  就再瓦若还没理出一个头绪时,亚芠已经先行动了,只听他一声:“铠化”,贪狼星爪、牙、角尽收,身躯一阵扭曲变形,再度化成为了一身银白色铠甲,附身在亚芠的身上。见到亚芠铠化之后,众人不知怎么搞的,心中莫名的一凉,尤其,当亚芠双手高高举起,在头上交叉,然后,同时往两侧下挥,一道X形的,超大的歼爆断月斩夹带着莫可匹敌的威势,往瓦若迎头轰至,瓦若惊骇的怪叫一声:“快闪!”带头往右侧一躲,不敢硬接,连瓦若都如此了,风镰四杰更是闪的更快。

  只是,功力最高的五人都这么闪过了,却是苦了站在他们身后的其他人。

  当场,功力的高低立见判断,血淋淋的判断呀。

  X形的歼爆断月斩不用外力引发,亚芠出招时施加的暗劲,让歼爆断月斩在来到众人的面前时,自动的轰的一声,炸了开来,无数的能量碎片马上叫一时之间措手不及的众人哀嚎连天,尤其这一次,亚芠在出招时,更是首次的结合了贪狼星的能量,当他在出招之际,脑中一闪过了这个念头,立即感觉到,小腹处的,原本被贪狼星吸收之后,便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神之钻,就在那一瞬间,一道强烈的能量涌出,透过贪狼星的传递,在他的手上结合了天心真气,一举发了出去,因此,这一招的威力也比亚芠想像的要大上许多,炸裂出来的能量将眼前靠近的人全炸成了个血肉模糊,稍后面的人也受了大大小小不等的轻重伤,亚芠一招已经将疾风盗的兵力削弱一半有余,剩下还有战力的已经是不到三十人了。

  而这时,亚芠发出这一继超大的歼爆断月斩之后,看到疾风盗们的惨状,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一时之间,他没想到配合上贪狼星的能量之后,竟然有此的威力,虽然能量大都是由神之钻所提供的,但是,他倒也没想到,将神之钻吞噬之后的贪狼星竟然能自由的操控它的能力。

  心中难掩震惊欣喜的亚芠,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大力传来,好像被人用巨大的铁锤重重的敲上一记,虽说因为贪郎星铠化之后,外表有着白金角的组织保护,让他不受到重大的伤害,但是那强劲的力道透体而入之后,还是让亚芠不由自主的往前请了几步,一阵难过的感觉传遍全身,差点叫他摔倒,更糟的是,透过铠甲向外看去,眼前又是一阵白花花的景象,四把长刃舞成一团,以瞒天扑地之势,往亚芠身上招呼,刃铠交击,带起了无数的火星,亚芠忙拟化出白金剑,胡乱的挥舞几下,逼开眼前的刃芒,然后化身成风,脱离出来。

  才正想喘口气,迎面却又是一道闪着淡红光辉的炽热气劲来袭,亚芠不加思索的闪身一躲,避过这道火劲。

  百忙之中,抽控一瞄气劲来袭方向,不知何时以着上一身红色的魔幻铠的瓦若就站在距他大约二十步之处,胸前的魔力晶闪耀着红色的光辉,微举着的双手掌心上,各自有一颗凭空燃烧的火球,正对他不怀好意的笑着。

  不容他瞧太仔细,风镰四杰又再度围攻上来,气血未平的亚芠只德再一次化身成风,躲避着风联四杰手上那四把挥动起来,又快又疾,又利又狠的奇形兵刃。

  但是四杰这次是铁了心,不让亚芠拖来他们的包围圈,以免亚芠拉开距离之后,又发出奇怪的招式来,亚芠闪到哪,四把奇形兵器组成的的刃网就维道那,偶有漏洞,瓦若的火焰弹就会飞过来,叫亚芠不得不停止脱离的动作,恨的亚芠牙痒痒的。

  注:铁羽:一种奇特的运输型幻兽,外型是一只龙头鹰身的怪物,性情极为温和,但是有一特点,因为其具有飞空的敏捷行动力,因此踪迹极为难寻,加上此兽性情酷爱自由,因此一但被人捕获之后,往往会以不吃不喝作为自绝之手段,后来有人开发出一种药物,注进铁羽体内之后,会破坏铁羽的脑部,让它们变成一具活动的工具,不具有本身的思想,但是却也让铁羽失去生殖的本能,因此,所有的铁羽都是有擒获野生驯化而来,加上铁羽行动快速的缘故,因而铁羽极为难得,像疾风剧盗有三四十只的铁羽,那可是公国两支空军中队级(约四百人)的铁羽数量了,是十分难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