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九章 医经无名

  作者:手枪

  面对着妃雅的问话,老酒鬼-醉大师苦笑一声,举起了右手,直伸向前,与肩齐高,他的动作吸引了亚闻等人的眼光,看了一会,妃雅冷哼一声,转身掉头就走,同时对亚芠说道:“亚芠,改天我们找个时间再叙,表哥走吧!我们不用再为一个废人费心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黑发青年说的,黑发青年很显然是还搞不清为何妃雅会突然放弃招揽醉大师,他不是明明再来之前还很有自信的说一定要让醉大师为她所用的?

  但是基于佳人至上的道理,他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只是临走之际,黑发青年将他高傲的脸孔巍巍靠近了亚芠,傲声道:“记住了,我叫基列。纳迦瞿,是你绝对赢不了的对手。”说完,黑发青年基列。纳迦瞿踩着傲气的步伐离开了这间小屋。

  只是,他没想到,亚芠对他根本视如不见,更别说记得他的名字了,他现在眼中只有醉大师的那支右手。

  那是一肢苍白,瘦弱,无力,而且还发出阵阵颤抖的一肢老人手臂,一眼就能瞧出绝对无法在握住铁锤的废手。

  醉大师梦呓般道:“三十年前,我初完成了灵裂指套,兴冲冲的要找人帮我试验一下它的功能如何,正好当时还是太子的斯达帝国帝王来找我,要我帮他打造出一件武器,见到了灵裂指套,便高兴的说他愿意帮我试验看看,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其他地方,便请太子帮忙试一下指套是否合用,谁知这一试,试出了一个大问题来,太子在试验过程中出了意外,导致他的右掌被斩下,当时的陛下非常生气,认为一切都是我所造成的,于是下令挑断我的双手手筋,让我这辈子在也不能挥动工具,打造任何东西。”

  随即,醉大师又苦笑一声:“当时,陛下虽未取我的性命,但也夺去了我的官爵及技术的生命,将我放逐出境,后来我流浪到丰原城来,当时,我碰到一位好心的医生,他替我检查之后,告诉我,当时挑断我的手筋的人手下留情,并未完全挑断,如果当时我能立即去治疗的话,那还有八成的治愈希望,但是,因为我本身爱喝酒,加上当时认为手筋被挑断,一切都没希望了,镇日藉酒消愁,一再延误治愈时机及酒精的侵蚀之下,这双手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了,到现在,酒瓶是我唯一拿的起来的重物。”

  说完,醉大师放下了颤抖的更厉害的右手,苦笑问道:“小伙子,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

  亚芠沉默了一下子之后,问道:“所以你就一直待在这个地方,镇日借酒消愁?”

  醉大师苦笑道:“不然你要我一个废人到哪去,除了酒之外,我已经是一无所有。”

  亚芠一皱眉又问道:“难道你都完全没有想过在去找其他的医生帮你治疗看看?”

  醉大师摇摇头道:“我是曾经找过了不少的医生,但是每一个医生都是给我相同的答案,我这双手是没有的救了。”

  亚芠一听不由摇头叹息,这下子他的期望落空了,看来他还是要另外找一个方法了。

  但是,又听到醉大师说道:“虽然我的手已经几乎绝望了,但是当初那一个替我诊断的医生还是告诉了我一个方法,只是这一个方法有点不太可能而已。”

  亚芠一听还有希望,急忙问道:“还有什么方法?”

  醉大师苦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方法,他只是跟我说,如果我能找到两个具有同源性质,习有气及魔法之力的人,用上他教给我的方法,先打通双臂的经脉断裂之处,然后再以魔法的回覆咒语施展在手臂上,如此一来,我的手臂还是有着六成的治愈希望,但是你想也知道,气跟魔法根本是不同的东西,先不讲修为到足以替人治病需要多深厚的功力,而我根本就不认识这种人,光是一个需要具有同员的气与魔法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呀,有谁不知道,气是锻炼肉身,而魔法力则是修练精神力的。”

  亚芠听了,心中幕然一动,抢着问道:“醉大师,那一个医生有没有说过,具同源的气及魔法力如果不同性质的话能不能对你有所帮助?”

  敢情他想到他身具的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都是来至天心诀的修练,只是修练的方式稍微有点不同而已,基本上,这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同源的两种力量,唯一差别只是天心真气偏阳,精神异力偏阴,所以他要问个清楚,如果可行的话………。。

  醉大师一楞:“这倒是没有听到他说过,但是想来………”灵光一闪,醉大师这才想起为何亚芠要问这个,难道……。。

  一声惊呼,醉大师惊叫道:“小伙子,难道你知道哪里有这样的人存在?”边说,醉大师还不由自主的伸手紧紧的抓着亚芠的手,紧张的问道。

  这也难怪醉大师如此的失态了,毕竟这可是关系他一生重大的关键。

  亚芠点点头,犹豫地说道:“我的确知道这样的人存在,只是……”

  醉大师一听到亚芠说出口,恍如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浮木一般,紧抓着亚芠的手不放,慌道:“那两人在哪里,在哪里,是那边的高人?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请他们治疗我,你快带我去。”

  醉大师的神态极为急迫,几乎是迫不及待,亚芠轻叹一口气道:“唉,也不是那编的高人,就是我。”

  醉大师一听睁大了眼,几乎不敢相信道:“是你…。。?”

  亚芠一看就知道醉大师不相信,双目一亮,金银双色的目芒再度由他的双眼中冒出,神魔眼,混杂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同时于左右双眼作用的神魔眼在亚芠刻意的施为下,第一次在非战斗中施出。

  金银光芒立即由亚芠的双眼中透出拢罩着醉大师的全身,醉大师滴滴打个冷颤,一瞬间,醉大师几乎以为自己在亚芠的眼光之下,室一个赤裸裸毫无一私隐密的人,令他首次对一个人的眼光升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心,不由自主的几乎道:“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他觉得自己已经毫无一丝的隐密了。

  谁知醉大师说完之后,正想扭身躲避亚芠的眼光,谁知身体才一动,亚芠立即眼中光芒更盛,一股莫名的压力令他动弹不得,同时耳中传来了亚芠一声大喝:“不要动。”令醉大师不禁呆住,只见亚芠的金银目光不住的环视他的周身,尤以双臂处最久,令他感觉十分的奇怪。

  原来亚芠本来施出神魔眼试想证明他同时练有气及魔力,谁知,当他将神魔眼的焦点对在醉大师的身上时,却看到了一种十分奇特的景象。

  在天心真气盈斥的左眼世界之中,亚芠瞧见了在醉大师身上,有许多的地方散发出各种身案不同的红光,当他全力发出神魔眼之时,那些红光更令他清晰的分辨出,有的是柔和看来很舒服的淡淡红光,有的是深色看来凝重的令人不舒服的暗红光,而且暗红光都是集中于醉大师的两臂肩上的部位。

  而在精神异力充斥的右眼世界中,看到的又是另一种奇妙的景象,一条条,细到几乎不可辨识银色细丝,散布在醉大师的全身,尤其在亚芠全力施为神魔眼之下,银色的光斯就让亚芠益发看的清楚,而且,就如亚芠左眼中所见到的一样,在醉大师双肩之间,银色的光丝似乎纠结在一起,有种杂乱的感觉。

  这是亚芠首次在非战斗的情况之下,将神魔眼集中观察一个人,第一次观察所得的结果,亚文在一对照醉大师刚刚所说他的双手残废的话,亚芠几乎为之惊喜,他几乎可以判断出,他所看到的正是醉大师体内的状况,为了确认,亚芠低下头来看看自己的右手,发觉,自己的右手整知手艺上不知何时竟然也有着大片滥滥的红色,但是更多的是,无数呈现由金色及银色结合而成的条状物,若隐若现的散布在右手臂上,仔细看看一下金银条状物分布的位置,正是他平时运行天心觉得位置之所在,而在金银红三色之外,更有一种清澈的晶莹的蓝色光辉,无处不在的充斥在右手臂上,恍若流水般缓缓的流转着,几乎在瞬间,亚芠就明白金银双色是他的天心真气以及精神异力,蓝色则是他以前吸入体中的水源素能量,而红色,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身体本身就具有的先天能量,由先天能量,亚芠可以轻易的判断出身体的状况如何。

  强忍对神魔眼的奇异发现的惊喜,亚芠脱口而出说道:“醉大师,你以前被挑断手筋之处是不是就在肩部?”边说,亚芠边伸手指出他的肩上最暗色及银光最混乱之处。

  这下醉大师可惊讶的何不栊嘴,怎么他还没跟亚芠说出他受伤的地方,亚芠却能一处不差的精确指出来?

  虽然醉大师没说,但是亚芠却已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这下对于治愈他的伤势,亚芠就更有把握了。

  见到亚文指出了他的伤势所在,醉大师哪有不立即信心大增的,急道:“小伙子你等一下。”说着,醉大师一头钻进了他那张脏破的床底下,一阵掏东西的声音传出,一会,醉大师又钻出了床底下,只是这时他的手中捧着一个黑木盒,由木盒上那种腐蚀的程度上看来,亚芠可以看出年代已经十分久远了。

  醉大师颤抖着双手,打开了木盒,从中拿出了由不到十张纸装订而成的小册子来,丢下木盒,醉大师翻开了其中的一页,摊开递给亚文说道:“小伙子你快看看,这里的东西你会不会?”

  亚芠接过来一瞧,一瞬间,几乎就深深的栽入书中的内容,眼睛在也离不开了。

  醉大师指给他看的部分,是一篇说明如何利用真气,将体内纠结的经脉打通,并且利用真气蕴含的能量,加速促进体内生机生长复原,以达到调养疗伤的目的。

  同时亚芠在一翻动,在书的前面还附有一张人体经脉全图,笔知以前他母亲用来教导他的经脉图不知要精细复杂多少,其他的,还有更多的依照各种状况,发展出的治疗方式,但是,最叫亚芠不敢相信的是,在每一篇真气疗伤的背后,还有一篇论述同样的病症,但是却由魔法角度,说明如何施展魔法力,达到与真气疗伤目的相同的方法,其中内容无比诡异,以一般认知的魔法回覆咒迥然不同,但是却该死的有道理极了。

  像醉大师所受的伤,书中将这种伤势称之为经脉断续症,其原因是因为醉大师的经脉在受伤之后,没有经过良好的治疗,任由身体自行愈合,导致经脉错乱,有些接上,有些没接上或接错了,因而造成了他现今的状况,治疗方法就是由外部,运用真气将这些未接或接错或接不完全的经脉,再一次将其硬行切断,然后运用真气再度构筑出正确的连接线路,以真气增加经脉的复原力,在醉懂得时间内,让原先错乱的经脉从新成长完成,然后再用魔法力,在各经脉外部构成了一种的保护作用,然后再运行真气贯通经脉,恢复原先的状况。

  而且,书中特别在这一篇中注释道,因为醉大师的情况较严重,所以才会要求由两个同源魔力及真气之人一护经脉,一贯通经脉,以免新生经脉受不住大力而再度断裂,或为等待经脉长成而延误贯通经脉的时机,不然平常一些较小的经脉受伤,不管是用真气或魔力,都能各自依照殊途同归的方法,达到相同的治疗目的。

  其他尚有大至断肢重生,小至愈伤造血,十余种方式,几乎将各种的治伤方式都以包含其中,这薄薄不到十页简直是无价之宝,如过会用的话。

  而幸运的是,亚芠这是那种识货,而且有能力使用的人,尤其是经过刚才他透过神魔眼的观察,不但能够游体外就看出经脉走向,更是获知自己的魔力(水元素)存在方式,亚芠更是有把握多了。

  亚闻几乎沉醉在书中的内容中而无法自拔,直到醉大师忍不住伸手推他一下,这才唤回亚芠的神魂,亚芠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起,太阳已经偏西了,时间已近黄昏,他竟然不知道他已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

  眼见醉大师一脸期盼的望着他,亚芠不禁问道:“醉大师,你先告诉我,这一本书到底谁给你的?”

  醉大师慌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当初我第一次碰到他的时候,他正昏倒在我门前,我一时好心,便将他就回屋里,后来他醒了之后,自陈他是一个流浪的医生,因为有伊次再帮人治疗时,不小心让病人传染了一种极为难缠的病,不幸的是,他虽然知道治疗的方法,但是却找不到可以帮他的人,只能一在的拖延病症,直到他昏倒在我屋子前,当时他就已经说自己只剩下不到十天的生命了,后来,他帮我诊断过之后,便将这本书送给了我,说是他一生研究行医的心得,只可惜他因为体质的关系,不能学习任何的气或魔力,导致研究出来的方法他自己倒有十之八九没用过。”

  “怎样?是不是这一本书中所记的很有问题?没办法治疗我的伤势?”醉大师紧张的问着,毕竟他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一本书中了,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亚芠摇摇头道:“你不用担心,依照这本书上说的,你的伤绝对有治愈的希望,我只是奇怪,到底是哪一为这样高超医术的医生会将这一本书送给你?这依本书可是无价之宝呀!”

  醉大师闻言才放下了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松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跟他相处的十天中,他大多时都是在昏迷中,就算醒来,也是绝口不提他的过往及来历,连我问他,他说就叫他无名就行了,所以一直到他过世之后,我还是不知道他叫什么?”

  “所以我就乾脆把这一本他送我的一书叫做‘无名医经’。”

  亚芠喃喃的复颂无名医经几字,最后,在亚芠的说明下,醉大师这才了解到这医本书的价值,令他几乎不敢相信,大感惊讶!

  最后,在亚芠的邀约下,醉大师二话不说的跟着亚芠回到了字训练所,治疗去了。

  玄字训练所,亚芠居住的小屋中,内间他睡的床上,梳洗乾净,理去一头乱发杂胡的醉大师正盘坐在亚芠的床上,赤裸着上身仅着一条长裤的他,现在正一脸强忍痛苦的模样苦苦坚持着不让自己昏倒。

  而亚芠现时正盘坐在醉大师身后一臂之距处,他现在正运行着体内的天心真气以及精神异力为醉大师治疗着。

  双眼发出了强烈金银目光的神魔眼正紧紧的盯着醉大师的右肩处,左手紧贴在醉大师的右肩膀上,由掌心中微微的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右手则是相反的离醉大师右肩约十五公分处,掌心泛出了银色的光彩,同时带动着一蓬蓝色的光辉由右掌发出,柔和的拢罩在醉大师的右肩处。

  今天是醉大师最重要的一个关卡,自从来到玄字训练所已经快十天,亚芠每天都用他的天心真气,依照书中所述的方式,替醉大师催生两肩的经脉重新生长,除了头一天的断筋重接之外,醉大师其实没有受到什么痛苦,只是今天,在亚芠的神魔眼之下,判断出醉大师肩部的经脉已经完全长好,所以才决定在今天为醉大师通脉。

  但是,初长成的经脉要接受真气的通行,对醉大师可真的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只是因为醉大师本人急切的希望,及亚芠对自己计划的刻不容缓,所以才会如此的急迫,所幸,这最后关头已经经过了一大半,左肩已经完成通脉的动作,右肩这时也以让亚芠完全贯通。

  依照刚刚贯通左肩的方式,亚芠再用天心真气贯通经脉之后,还持续的将天心真气运行到醉大师的右臂之处,一举将醉大师的又必所有经脉全部用天心真气绕了三十六次,如此一来,醉大师的双臂不但能完全而快速的复原,而且更因祸得福的,得亚芠的天心真气之助,将来双手会比为后伤之前更加的灵活而强壮。

  待三十六循环做过之后,亚芠才慢慢的收回了左手的天心真气及右手发出的水元素能量,调一下气,这十天以来,亚芠因为求好心急加上初次施展,令他真气及精神异力,甚至连体内吸纳的水源速能量损耗极大,饶是他修为不浅,也是几乎吃不消。

  不过亚文在这十天中也不是光是吃亏,其实他所获的的好处要比醉大师大太多。

  这八天之中,亚芠透过醉大师交给他的那一本无名医生所写的无名医经,使他对人体的构造一下子跃升为专家级的人物,同时对于气的了解获益,更是不能以公里计,再加上,因为要帮醉大师治伤,使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对气的控制更加的精准及熟练,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杀伐时,大刀阔斧班的用气方式,无形中,让他在功力不增的情况之下,实力却增加了一倍有余,只因对气控制的技巧上,有了极难得的体会。

  还有,另外一个突破性的发展就是,亚芠第一次的靠自己的力量,施展出了魔法力量,虽然不是魔法师的那种攻击性魔法,但是,任谁都知道,建设永远比破坏要困难的多了,亚芠现时虽然还不会那种攻击性魔法的运用,但是凭着他从治疗醉大师时,那种需要极度精密的魔法能量控制技巧的体会,只要让他学会了攻击性魔法,凭着这一个基础,他绝对会是一个具有强大力量及技巧的可怕魔法师,当然,这些亚芠现在还无法体会出来,他现在只是高兴着,醉大师已经答应了,在伤势好了之后,答应要替他打造出九十九付,特别的,灵裂指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