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八章 醉兵师匠

  作者:手枪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在亚芠的带领下,开始了另一个阶段的训练。

  每一个人,身上背负的重量又增加了不少,跑的速度跟路程也是前十天所不能比的,但是,即使每一个人在亚芠的操练之下,个个每天都是累的像狗一像,但是,不但没有人抱怨,反而在亚芠操练之余,都还自动自发的去练习,只因,他们都发觉,在一路狂奔之下,当他们配合亚芠所教授,一属性不同而有所差异的特殊呼吸法时,在体内,他们都感觉到一股说不上来,但是有明显存在的微弱或冷或热的气流在体内流动,所有人心知肚明,这就是亚芠所说的气了,既然练出了一点的成效,当然所有人更希望能早日有所成,因而被亚芠操练的还嫌不足,还自动的练起来。

  亚芠见到众人这么勤奋。当然是十分高兴,自觉一番苦心没白费,他所教导的,是他花了整整十天,在脑中百种绝技中,以他森罗万象体悟,挑出来,他认为最有效果,也最有威力的练气法,风的天翔心法,火的炼焰心法,水的狂澜心法,土的潜灵心法,可惜光的圣明诀,暗的冥王法没有人有福消受,不然以圣明诀跟冥王法威力最强。

  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人在亚芠的督处之下,几乎可以说进步非常之快,尤其在体力方面,现在的众人,若亚芠在没有施展天心真气的情况下,凯特三人已经能跟他跑个齐头,其他人也能再他后面亦步亦驱,想再像以前一样,随随便便的就将他们甩脱,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只是,亚芠还是有些不满足,不满足的地方就是在于他们练气的程度,老实说,众人的气进步的程度已经是非常快了,只是,碍于练气筑棋的部分,本就是要循系渐进,丝毫急不得,但是,眼前,亚芠他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要考验,但是依照众人的进度,除了凯特及力奥两人可能在两个月之后,他们的天翔心法及炼焰心法能达到实战的程度外,其他人根本还要最少三四个月才能派上用场,而且就算能派上用场,也只是基本的能力而已,要达到他的标准还很远呢,而亚芠他现在最欠缺的就是时间了。

  经过一番仔细思考,亚芠想出了一个办法,似乎也是唯一的一个办法。

  决定了之后,亚文决定进城一趟,走出了小屋,亚芠,见到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站在广场上等他,亚芠招来凯特,说道:“凯特,今天我有事情要进城一下,今天的训练,我就交给你了。”

  凯特闻言一愣,但还是点点头,这一个月来,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几乎完全的臣服于亚芠,不只因为亚芠教他们气的缘故,更因亚芠处处显示出他们永远也比不上的实力,更因为亚芠那股近呼天生的领袖气质,令他们不知不觉间,对亚芠是无比的敬崇。

  离开玄字训练场,亚芠花了快两个小时回到丰原城中,一进城,亚芠立即找寻他的目标,不是铁血团的团部,而是一间间大大小小的打铁铺,武器店。

  花了整个上午的时间,亚芠几乎快逛片了整个丰原城,但是,他却还是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亚芠又改变了主意。

  他开始在一摊摊的路边小摊子上逛来逛去,终于,当亚芠逛到第十九座摊子时,亚芠眼光一亮,所有的焦点集中在一双手套上。

  拿起了这一双手套,那是一双用契卡金属所打成的掌套,黑幽幽的黯然无光毫不起眼,亚芠试戴了一下,由手腕到手指的第一指节全部都包住,露出十只指头,整双手套将首长密密的包住,但是上面精巧的沟纹设计,让手掌在紧密包围中,还能充分的发挥透气的功能,而且,这双露指手套上的花纹还让整双手套看来既美观又不破坏他的防护工用,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当然,最令亚芠注意的是,这双手套除了外观前所未见之外,在掌心处,还有一个酒瓶的图记,这令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受伊夜铭所托,找寻的一个人,一个手艺高超的兵器工匠,伊夜铭的师弟,曾任斯达帝国的总兵大臣-醉兵师匠。

  一边的小贩见到亚芠对这双手套爱不释手,忍不住道:“客人,您喜欢这副手套吗?今天这是我第一笔生意,我就算您便宜一点,一个金币如何?”

  “一个金币?”亚芠错愕的复讼道,心中暗暗为这副手套叫屈,光是用来制作手套的契卡金属就价值不亚于五十个金币,若再加上它精巧的手工,就算喊到两百金币的天价都一点都不夸张,现在这一个小贩竟然说只要一个金币?他有没有听错?

  小贩见亚芠错愕的脸色,会错了意,以为亚芠嫌贵,心中暗暗寻思道,这双见鬼的手套摆了快七八天,没见人拿起来过,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冤大头,不卖白不卖,反正不要钱的,先卖了再说,于是,小贩又道:“客人你既然这么喜欢,那好吧,我就做个赔本生意,十个银币卖你。”

  亚芠古怪的一笑,的确是赔本生意,价值最少两百金币的精品,被他这不识货的家伙当成废品在卖,真是滑天下之大讥。

  想归想,亚芠还是掏出两枚金币,递给小贩道:“只要你告诉我,这手套是从哪来的,我不但用一枚金币跟你买这依附手套,还多给你一枚金币。”

  抵不过金钱的诱惑,小贩终于说出,原来这副手套是他在一个欠他钱的老头家里拿过来的,他也不知那老头是从哪里拿来的,他只不过是拿来当一点利息吧了。

  听完小贩所说的,亚芠又问清那老头住的地方,亚芠转头就走,不顾在他背后暗自窃笑赚到两枚金币的小贩,只是不知,若小贩得知那双手套的真正价值时,还会不会笑的出来?

  依照小贩所说,亚芠来到一条小巷子,这是一条充满了脏乱,恶臭,毫无秩序的游民巷,说难听点,就是一条贫民窟。

  走进贫民窟,两边除了垃圾外,就是一阵阵的恶臭,以及无数衣衫堪缕的贫民,为数不下数百之多,他们看着亚芠走进了他们的地盘,但是却没有人敢动作,以往,只要有人敢单身走进来,往往都是一拥而上,行名乞讨实为抢夺的动作,只是,在见到亚芠时,亚芠那满头白发,一身斗篷,及阴森寒冷的气息,叫所有人都不敢动弹,眼睁睁的看着亚芠走道巷子最底层的一家破烂到几乎不成屋形的一家。

  推开形同虚设的破烂木门,亚芠走进屋中,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酒气及臭气混杂而成的怪异难闻味道,满地的酒瓶散落一地。

  整间屋子就只有一张百在角落里的一张脏的可以的床,其他的除的酒瓶外,什么都没有。

  亚芠走近了那张床,上面躺了一个人,呃,应该还活着吧?

  只见他大字型的躺着,身上的衣服早已脏到看不出原来到底是什么颜色,满头乱发,胡子的,将整张脸都遮住了,亚芠轻摇一下,道:“老酒鬼,老酒鬼,醒来呀!我有话跟你说。”

  摇了几下,不见反应,亚芠记起了小贩说的话,退后几步,从怀中拿出一瓶巴掌大,他特地去买的酒,啵的一声,将盖子打开,浓郁的酒香立即充斥整间房子。

  一下子,前一秒还烂醉如泥的老酒鬼立刻床床上跳起来,大叫道:“酒,酒,谁的酒?借我老头子喝几口。”

  这时他才注意道亚芠,更正,是亚芠手上那瓶开封的酒,不由分说,一把抢了过来,头一仰,咕噜咕噜了喝了几大口,然后无限满足道:“是二十年的清碧酒,好久没喝过了这么好的酒了。”

  然后,他才注意到亚芠的存在,惊愕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屋子里?”

  亚芠不由一阵好笑,老酒鬼果然是老酒鬼,眼中除了酒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记起了他来的目的,亚芠伸起了他的双手,让老酒鬼看一下依旧戴在手上的拳套,问道:“老酒鬼,你别管我是谁?我来是想问你一下,这副手套是谁做的?”

  见到亚芠手上的手套,老酒鬼隐藏在乱发下的眼睛幕然一睁,随及黯淡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这一双灵裂指套,谢谢你的酒了,酒还你。”

  说着,老酒鬼依依不舍的将手中紧握的酒瓶递给亚芠,转身又回到床上,背对亚芠躺下。

  见到老酒鬼的反应,亚芠一愣,若告诉他其中没鬼,打死他都不相信,他都还不知道这副手套叫灵裂指套,而老酒鬼却一口就能叫出它的名称,加上让他这么一个嗜酒如命的老酒鬼放弃到手的美酒,若说其中没鬼,亚芠第一个就不相信。

  尤其是老酒鬼刚刚那一眼中,充满了惊讶、怀念的眼光,并未逃过亚芠的眼睛,亚芠几乎能判定,这副手套若不是老酒鬼所制,也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没关系,既然找到了地头,亚芠多的是时间来跟他耗,不顾地上脏的几乎快出油,亚芠踢开了酒瓶,席地而坐,轻轻的喝了一口酒,让清碧酒那特有的温润滑过喉咙,还赞声:“好酒”。

  同时捉狭的运气,微风吹起,将香浓的酒香往老酒鬼送去,一下子,亚芠只听到背对他的老酒鬼一直传来阵阵的口水吞咽声。

  亚芠心中暗笑,他更用摧发酒香,加强了酒味,不到十分钟,老酒鬼投降了,坐起来,跳下床,又是一把抢过亚芠手上的酒瓶,大大的喝了几口。

  然后苦笑道:“好吧!我投降,你到底想干什么?”

  亚芠轻笑一声,说道:“我只想知道,这一双灵裂指套到底是谁造出来的?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你造的吧?是不是,醉兵师匠-醉大师?”

  老酒鬼一听到亚芠说出醉大师这一个名字时,原本醉眼惺忪,无神的双眼立即变的精光四射,随即精光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迷惘神情。

  “醉兵师匠!真的是好熟悉的名字呀!”摇摇头,老酒鬼叹声道:“年轻人,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醉大师。”

  亚芠一笑,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件东西,淡淡道:“好!我就当您不是醉大师,不过,我想请问你认不认识这件东西?”

  说着扬扬手中的东西,老酒鬼本是漫不经心的撇了亚芠手中东西一眼,突地,两眼大睁,不可置信道:“法玉?”

  不由分说的抛开刚刚他还报的紧紧的酒瓶,两手一张,从亚芠手中硬是抢下那块东西,亚芠也任由老酒鬼将他手中的东西夺下。

  老酒鬼细细的观察着从亚芠守中夺来的东西,那是一块,约有五公分大小的方形青碧玉佩,玉佩一角有一个小孔,用一条白绳绑住,整枚玉佩上布满了无数的花鸟鱼虫兽,几乎令人无法相信,一块小小的玉佩上能够雕出这样多的图纹。

  老酒鬼细细的抚摸着这块玉佩,眼神中充满了专注,哪还有刚刚一副醉迷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老酒鬼才将手中夺自亚芠的玉佩合入掌中,抬头望向亚芠,欲言又止的,幕然,老酒鬼发现亚芠神态静肃的转身看着外边。

  老酒鬼不由自主的也转投看着那刚刚被亚芠一推几乎解体的大门外一瞧,他终于瞧见亚芠是在看什么了。

  在大门外约五十公尺处,贫民街道上,正有十多人浩浩荡荡的往这一个方向走来。

  很明显的,那是二主十仆,共十二个人,只因他们只有两个人走在路中央,其余十个人都是分散在两侧,对一些上前乞讨的贫民拳打脚踢的,不让他们靠近走在中央的两人。

  更因为走在中间的两人衣着一白一绿,无比华贵,其他十人皆是身着淡灰色劲装之故,更令人足以联想到这必是二主十仆或保镖之类的组合。

  等他们走近了之后,亚芠只觉心中一股厌恶感升起,刚刚他远远的就听出有人朝这边走来,目标好似是老酒鬼的这一间屋子,只是,亚芠他没想到,走在中央的来人竟然是熟识的两人。

  一个是他第一次来到铁血团时在贵宾室碰到的那一个黑发青年,另一个则是在半个多月前,对他公然是爱的丰原城城主,妃雅。兰妮。

  亚芠似笑非笑道:“老酒鬼,你这里还真的热闹呀!”

  老酒鬼这时也看清了来人,不由一愣道:“怎么又是他们?”

  这时,妃雅及黑发青年也已经看清了老酒鬼及亚芠,同时道:“是你?”

  同样的一句话,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思,黑发青年是带着一种戒慎的语气,妃雅则是饱含惊喜之意。

  两人在说出这一句之后,互相狐疑的互望一眼,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往老酒鬼的屋子走来。

  而亚芠则是咀嚼着老酒鬼那句话,心中想着该不会在他之前,他们已经找过老酒鬼了吧?

  这时,妃雅及黑发青年已经走到屋子中,站在亚芠及老酒鬼的面前,妃雅先是狐疑的看一下亚芠及老酒鬼一眼,然后对亚芠问道:“原来你就是银月恶魔亚芠.隆呀!难怪这几天我左思右想的,就是想不起来在丰原城中曾经见过你。”

  对于这一个任性的城主千金,亚芠对他的兴趣还远不如站在他旁边的那一个对他露出明显敌意的黑发青年。

  灵异的直觉告诉他,这一个黑发青年本来对他不明显的戒慎这逐渐的转化成一种敌意,队前迪的敌意,从妃雅自动找他说话开始。

  亚芠心中无奈的想着,这种女人真亏还有人喜欢,不过现在对我展现敌意未免太早了吧!我也才见过她第二次而已,不过亚芠当然不会将这些话说出来,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眼前的两人。

  妃雅见亚芠又是对他的问话毫无反应,心中的怒火一杨,大小姐脾气几乎又要发出来,但又想及上一次的经验,随即软化下来道:“请问你是不是号称杀人盈千的银月恶魔亚芠·隆·先·生?”

  讲到最后,妃雅还是难掩本性的一字一顿,加强先生两个字,亚芠不由心中莞尔一笑,点一下头,算是对她礼貌(?)的问句作一个回答。

  见到亚芠作出正面的回答,一边的黑发青年神色更是不对劲,而一边的老酒鬼见到亚芠三人几乎是无视他的存在,心中不由有点不是滋味,他应该是主角吧?加上他有着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一下亚芠,于是他也跟着轻咳一声,道:“我说各位呀,我记得这地方好像是我家吧!不知各位这么有兴致,特地跑到我家来聊天?”语气中调侃的味道甚浓,浓到令亚芠他们都记起了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这时黑发青年才道:“表妹,不要忘了我们来这的真正目的。”

  妃雅一皱眉,对亚芠说道:“亚芠,你先等我一下,等我解决了正事之后,我想跟你谈一下。”说完妃雅立即转过头去面对老酒鬼。

  而听到妃雅这一句话之后,亚芠及纳黑发青年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亚芠心中暗暗奇怪,他什么时候跟这个城煮熟道同意让他直称自己的名字了?在看到黑发青年那边头过来充满了妒恨的眼色,这一个哑巴亏,亚芠只能暗自苦笑的吞下。

  这时,妃雅已经走到了老酒鬼面前,肃声道:“醉大师,您说十天之后要给本城主一个答覆,现在距上一次已经过了十天,不知您是不是答应我的邀请,愿意担任我丰原城兵工总监?”

  亚芠听到了妃雅所说的话之后,心中暗暗想到,妃雅的目的果然是跟他一致的,虽然不知道兵工总监是要做什么,但光听到名字,就知道一定跟兵器有关,而这正是他所知道,醉兵师匠-醉大师之所以被如此尊称的原因,因为,醉大师在兵器上的杰出成就令人尊称他为醉兵师匠,连名字都被人称为醉大师,而不敢直呼其名,久而久之,醉大师的本名反而没人知道,大家都是以为醉兵师匠本名就叫做醉大师,不过亚芠却是少数几个知道他本名的人。

  注:契卡金属,黑色,具有完全不反光的特点,是一种极具延展性,同时具有柔软度及坚硬的奇特金属,因为其特性,所以很少有人将之用来打造成武器用,大多是用在某些特殊的地方,能将契卡金属打成一双手套,其手艺之高超是不用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