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七章 气之传授

  作者:手枪

  十天,整整的十天,就受亚芠训练的见习兵们只觉日子真是水深火热,每天一大早,太阳还没升起,大地一片黑暗之际,他们就全都被亚芠叫起来,匆匆的吃过由宇字训练场特别早煮完送过来来的早餐之后,就由凯特带班,努力的跑着,直跑到中午,回来休息一下,草草的吃个午餐之后,稍微休息个半小时,马上又继续接受下午的跑步,一样,一直跑到晚餐的时间,才又回到训练所,吃过晚餐之后,连休息都没有,马上又照着亚芠所交代的,拿起了一个个奇重无比的各种举重训练器材,在亚芠规定的时间内,做完规定的进度之后,才准去洗澡休息,每个人每天都累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练完了,洗好了澡,往床上一躺,一瞬间就进入梦乡了,这样的日子一天日复一天,不是没人想放弃,只是一想到如果自己放弃,而其他人却撑过去,那自己的面子要摆哪里,不是没人想偷懒,但以要一想到亚芠那充满威胁的话及那双似乎看透人心的银色双瞳跟浑身的杀气,每个人都浑身冷汗,只有多做,没有人敢少做的。

  这样的生活,不但见习兵们叫苦连天,连凯特等人也都十分不好受,因为亚芠要求他们,除了见习兵们要做之外,连他们也都不能偷懒,不但要跟着见习兵们做,而且还要做更多,这一项要求将凯特及力奥、夜月弄得七浑八素的,简直让他们又回想到以前练功时的日子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虽然同样是在跑步,但是因为第一天跑完步之后,有人向亚芠反应这样一直跑,没有一点新鲜感,可不可以多点变化,像是练练招、做做其他训练等,而亚芠的确也是一个善体民意的好上司,想要有点其他变化是不是?于是亚芠每天都想出了不同的方式,像第一天是徒手跑步,第二天是拿着自己的兵器在跑,第三天则是换成在脚上别上一个负重袋,第四天是除了脚上的负重袋外又在手上多了两个负重袋,到了第五天起,除了手腕脚踝上的负重袋外,兵器也上手了,第六天更惨,背后还加了一个大背包,然后一直到这第十天为止,每天的背包都加重一些,亚芠的确是让他们每天的跑步不会觉得枯燥无味,只是,他们现在所有人都很怀念刚开始的那一个枯燥(?)乏味(?)普通的跑步了,因为,不管亚芠怎么变,他们带的东西永远比昨天多,比昨天重,至于当初到底是谁跟亚芠说来点变化的那一个人?想当然是没有人会承认了,成为小队成立的第一个悬案!

  不过,虽然每天训练都这么辛苦,还是有人注意到了,每一次,当他们从外边回来,亚芠都是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晚上有人起来上厕所时,总会看到亚芠小屋的灯光还亮着,十天以来都是如此,道也引起了一些猜测,不过猜测的内容,想也知道,下属在猜上司的行为时,别以为会有什么好话,在此就不在赘述,以免污染别人的心灵。

  而今天,正式训练以来的第十一天,每一个人都是磨拳擦掌的,因为,昨天,亚芠就宣布,今天他要做一个测验,测验内容就是他们每天所做的跑步。

  亚芠今天将会跟着他们一起跑,由亚芠跑在前面,若有人再开跑十分钟之后,能超越亚芠的话,那人当场不用再跑了,今天一整天以及明天一天,全部都是他休息的时间,这一条规矩从开跑十分钟后起一直到亚芠回到玄字训练场停下来休息为止都有效。

  但是,如果再亚芠回到训练场后半个小时内还没有回来者,就视同不及格做算,但是,当众人听到亚芠说明天是徒手跑时,所有的人,包括凯特三人,全都信心满满的,毕竟,这十天的地狱般跑步,任谁都深知自己在体力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因此,一大早,亚芠还没出来之前,几乎所有人全都已经在广长上聚集完毕了,等待着亚芠出现。

  当亚芠一如往常的走出房间,他就见到黑压压的一群人聚集在屋前的广场上,亚芠一愣,随即似笑非笑道:“今天各位都很有精神呀!”

  听到亚芠所说的话,所有人都露出了一个很有自信的笑容,就待亚芠开始测验了。

  亚芠看了众人一眼,含笑道:“看来今天大家的精力都很充沛呀,那好,吃过早餐之后,我也不用多说,我们大家就来好好的比一比吧!”

  当下,凯特立即招呼所有人,开始用起今天的早餐了,好不容易吃过了早餐,所有人全都看着亚芠的动作。

  看到他们那一种迫不及待的样子,亚芠心中暗笑,他以前在练气时,所背的东西绝对比他们重三倍有余,他们以为光是十天的负重跑步训练就能赢过他?还早的很呢!

  当下,亚芠也不延误时间,叫凯特集合所有人之后,马上一声令下,头一个狂奔而去。

  所有人见亚文已经开始跑了,忙不急急追了过去,霎时,只见烟尘满天,将初升的朝阳光都给挡住了。

  当亚芠开始跑起来时,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怎么说呢?

  当亚芠一开始跑的时候,就像当他有用不完的体力一样,以几近出尽全力来狂奔般的速度狂奔着,速度之快,快到让所有人在开跑十分钟之后,只能远远的吊着亚芠的背影,却完全无法跟上亚芠,所有人只能看着他渺小的背影而跑着。

  本来,亚文跑的快也就罢了,所有人全都以为亚芠用这种方式来跑,一定很快就会没力的慢下来,但是,每一个人都失望了,因为在经过连续一个小时的狂奔之后,亚芠的速度不但没有如他们预期的变慢,反而还有渐渐增快的趋势。

  但如果光是只有这样那就算了,最气人的,令所有人心中咒骂的是,亚芠不但跑的快,而且他还专门挑那种崎岖不平,寸步难行的路线来跑。

  横溪涉水,攀山越岩,一点都不夸张,一个小时跑下来,众人几乎是觉得,跟着亚芠一起跑,比他们自己在训练时还累,但是,累归累,所有人心中都同样的抱着一个想法,他们指望亚芠不久就一定会慢下来,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法,令他们全都是咬牙硬撑,跟着亚芠一步一步的往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身在最前面的亚芠终于开始慢了下来,一感觉到亚文慢了下来之后,在他身后,那些都快跑的吐血的见习兵们立即欣喜若狂,他们终于等到亚芠慢下来了。

  用不着吆喝,所有人立即都加快脚步,努力的往前跑,终于,最前面的凯特追上了亚芠,并且也同样的超越了他,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接二连三的,几乎是一大半的人都超过了亚芠,原本所有超越亚芠人都欣喜若狂,但是,有人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这地方怎么这么眼熟?

  仔细一看,这里不就是玄字训练所吗?什么时候,他们又回到了训练场来?

  而且,一看亚芠,根本不是他们超越了亚芠,而是亚芠早在进入玄字训练场的大门时,他就以经停了下来,所以他们才超越他,而且不知何时,太阳早已升到最高处了,现在已经是中午,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是跑了一整个上午了。

  亚芠站在玄字训练所的大门口,数了一下人头,发觉这一群见习兵虽然没能在途中追上他,但是,也没有人如他想的,落后太多,可见他们的素质十分平均,而且以前被训练的也很扎实,所以在经过这十天的锻炼之下,他们的潜能已经被发挥出来了。

  亚芠在他们所有人都进来之后,感觉到十分满意,因为从他近来到最后一个人进到玄字训练场之大门,相差不到十分钟,这足以让亚芠感到十分欣慰。

  而众人,看到亚芠跑完后的那一股神定气闲的样子,心底大呼上当,光看他那只有除流了一身大汗外,神定气闲的,一点也没有累的感觉,反倒是他们这些在后面追着他跑的人,个个的都一副快死了的样子。

  尤其,当亚芠又在一旁说些风凉话道:“怎么?今天我也只不过跑的稍微快一点,不过跑的路程也跟你们平常一样长,这样你们就受不了了?”

  众人一听不由为之气结,今天早上以着比以前还快上一倍的速度,跑完跟以前一样子的路程,而且路线还比以前的难跑上一倍不只,这样子还要被亚芠说成这样,好像一文不值得样子,实在是令人气结,但亚芠事实上的确是比他们快的多了,他们只能气在心里口难开。

  待众人休息的差不多之后,亚芠才又说道:“其实你们会跑的比我差最主要的一个因素”,那就是…………。。

  众人刚刚见到亚芠用非人的速度跑在他们前面,他们已经是深受打击,如今听到亚芠要说出原因,每个人哪有不会引颈倾听?

  亚芠说完,见到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之后,亚芠满意的一笑,伸出他的右手,掌心一开,全身泛出了一阵的金光。

  就算是在阳光之下,所有人依旧能看见亚芠身上那强盛的金光,以及那金光一现后,亚芠身上所发出的凛凛气势,远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令人不敢逼视,令人不敢对他生出任何一丝的不敬,每一个人都以近乎崇敬而无比景仰的眼光望着亚芠.

  接着,亚芠身上的金光在一瞬间由全身汇聚到亚芠的右掌上,一颗足有近十公分的能源球半浮在亚芠的掌心上约五公分处。

  金色的能源球发出了强烈光芒,就像是在亚芠掌中浮出一颗小太阳一般。

  亚芠轻喝一声道:“注意了。”

  随着亚芠的话声一落,也不见到亚芠如何作势,手上那颗由天心真气聚集而成的浓缩能源球,由亚芠的手中飞出,往玄字训练场的右侧飞去,霎时间,金光没入茂密的森林中。

  众人一颗心提到口中,过了约五秒钟,不见有任何的反应,众人正暗笑亚芠雷声大雨点小时,突然,一阵强烈的金光由能源球消失的地方发出,强烈的光芒将整个玄字训练场照耀成金黄色的,也让所有的人几乎都快睁不开眼睛。

  半眯着眼睛的众人,在金光消失过后,眼睛还未完全恢复之前,耳中又闻听到一声有如雷鸣般的爆裂剧响。

  轰!的一声,所有人几乎都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眼睛就看见,在金光的范围中,原本几近十余、二十公尺高的浓密树林中,宛如遇风的灰尘般,无声无息的化成为阵阵的飞灰,消失于无形。

  过程中无声无息,但是那中怵目惊心的景象,在无声无息中,反而更是令人震撼。

  久久,所有人全都被震的张口结舌,动也不动,说不出话来,包括一手泡制出这一景象的亚芠在内。

  亚芠这一次可为费尽了苦心,他先是用惊人的体力、运动能力,将这一群见习兵们完全的折服,然后再说出他之所以会比他们强的原因就在于他身具真气之故,为了加强气对他们的印象,进而提起他们的兴趣,亚芠更不惜工本,用出了他所记的的一招,不适于在实战中施展的绝招-聚元轰天破。

  这聚元轰天破名字是十分霸气,原理是将全身的真器具成一颗极度浓缩的真气能源球,然后将之发出,这种倾全身之力,聚为一击的招式,其威力是无庸置疑的,尤其在亚芠这种级数下施展,当然更是骇人,但是,如果真的在以生死决战的战场上,有哪个敌人会笨笨的让你聚气完成,然后再傻傻的站在那里让你打?

  但是,扣除聚气时间过长,速度过慢的缺点,这聚元轰天破的确有着令人难以想像的威力,用在此时此地,就成了亚芠对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见习兵们最佳宣扬的气之威力的最好招式。

  只是,亚芠自身也没有想到,当他倾其全身之力,聚气施展这一招聚元轰天破时,威力竟然是超乎他所想像,亚芠心中暗骇此招威力之大,心中更是想到,如过他对此招作一番改良,将他的聚气时间减少,将发出的速度加快,即使因此而让威力减弱,但如果配合上出奇不意的话,那不就成了一招很好用的招式?

  想到这,亚芠心中暗喜,但一看到眼前这些呆若木鸡的一群人时,亚芠心中暗暗怪自己,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呀!

  亚芠立即轻轻的发出一弹指声,换回所有人的神魂,道:“感想如何?这就是所谓气的威力!”

  众人张口结舌,根本说不出话来,亚芠又道:“气的功用,不胜枚举,可以让人跑的快,跳的高,看的远,力更大,也能加强自己的防护力,也能像刚才我那样发出用以伤人,除此外,也能提升自己的治愈力,延长寿命,更能将一个人的能力无止尽的提升,可以说,学会气的好处不胜枚举。”

  这时,当然就会有所谓的好奇宝宝出现了,众人之中,马上有人问出了所有人最想知道的事:“头儿(众人对亚芠的腻称),既然气有你所说的那么神奇,为什么我们以前从未听人说过,团里也没有人教过我们?那你讲这么多,又施展气给我们看,是不是你就是打算要教我们学会气?”

  亚芠听到有人发问,不由呵呵的笑了出来,这些问题跟他以前第一次听小舅里昂对他解说气时问的问题几乎一模一样。

  于是,亚芠将里昂对他所说的又照本宣科的搬了出来,问道:“真是一群傻小子,你们以为气是那么容易就学的会的吗?要知气是将我们平常体内的多余能量,以某些特殊方法,将这些能量储存在体内,气的性质其实跟魔法师所谓的神、魔力,在某一层面来讲,其实都是一种十分相似的存在,只是,它们的修练方式及储存方法、使用方式有所不同,气是一种……………………。”

  亚芠足足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将气的奇妙之处,向所有的人解释了一个大概,只是其效果如何?

  光看底下他们个个脸上那种充满了迷惑的脸,亚芠就知道他可以说白白浪费了一大堆的口水了,不过这也难怪他们了,气的存在本就是一种十分奇妙的形式,要他们这群在两个小时前完全没听过何谓气的小子再短短时间中弄懂什么叫做气,进而弄出个概念来,的确也真的是强人所难了。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亚芠乾脆道:“我知道你们现在肚子里有很多的疑问,不过时间不容许我在这样一一为你们解答,来来,就让我先替你们看看你们的属性为何,然后在教你们一些基本的练气法,其他的,就等你们学会练气之后再去仔细体会就行了。”

  说完,亚芠马上就凯特过来,依照当时里昂测他属性的方式,叫凯特闭上眼睛,然后输入了微量的天心真气,叫凯特记下他所看到的颜色,然后再换成力奥,但是当他叫夜月时,夜月却说他早已在修练魔力,所以亚芠不必测她的属性,亚芠这才记起,夜月是一个魔法师,于是他就叫底下的见习兵们一个一个过来,让他测测属性。

  又是花了快两个小时,亚芠才总算将每一个人都测出属性,但是如此一来,就算亚芠的修为不弱,在先放出凝聚全身真气于一击的聚元轰天破,后又为近百人测出属性,真气的消耗让亚芠也几乎是大喊吃不消,足足让他休息了好一会,亚芠才将他们各个属性的人全都聚集起来,区分成几个区块。

  亚芠这才发现,当中竟然没一有一个是属于光、暗属性的,风属性的有二十个,以凯特为首,火属性的有二十八个,以力奥为首,水属性的有三十个,土属性的有十八个。

  完成属性分类之后,亚芠赫然发现当中不少人愁眉苦脸的。

  亚芠疑道:“你们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不喜欢只道自己的属性吗?”

  愁眉苦脸的人互相的看了一下,当中的一个代表说道:“头儿,我们不是不高兴能知道自己的属性为何!只是,我们是想到我们的属性跟我们的幻兽属性并不合,所以想到,万一我们真的学会了威力这么强大的气时,会不会对幻兽造成不良的影响,或是我们在也不能使用幻兽了?我们是在为这烦恼。”其他人也纷纷点头应和。

  亚芠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呵呵大笑,他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档子是呀!如果在贪狼星未铠化之前,他道还真的答不出来,如今…。。

  亚芠呵呵笑道:“你们真是自寻烦恼,虽说幻兽所用的能量是由身为主人的所提供的,但可不代表主人的属性会对幻兽造成什么影响,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早在以前就该出现了,也不会轮到你们担心。”

  亚芠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解释道:“幻兽依附主人吸纳能量,就好比我们在吃东西一样,不管吃下什么东西,落入胃中之后,经过消化,获得的就是纯粹的能量,因此,主人到底是提供种属性的能源,对于幻兽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若说完全没影响,那到也不是,本来一个未练气的人,体内的力量虽有所属性,但其差别远比不过练气之人专注于某一属性上那样的明显,因此在于结合幻兽能量上当然会有所影响,只是并非有绝对的坏处,拿风跟火来说,即使因为属性的不同,但是只要控制得宜,就会有风助火势,火助风威之效果,当然也就更多了许多的变化,因此,主人跟幻兽的属性不一,或相同,差别就在于一个是只要有巧思,就能有无穷的变化,一个是一加一可能会等于二或三甚或四的差别,至于其中的优劣,那完全要看个人了。”

  听完了亚芠的解释,众人似懂非懂,但也知道,属性一不一样,都是各有各的好处,因此所有人哪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一窝锋的跟亚芠要求要学气。

  在吵杂的众人中,亚芠特别注意到,夜月似乎是对他刚刚说的一番话特别有所体悟,不过这也难怪了,夜月身为现场中的唯一一个魔法师,对于能量的运用,尤其是不同能量的配合方面,当然是学有专精的,因此对亚芠刚刚所说的话当然是一听就懂了,也特别有所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