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五章 丰原城主

  作者:手枪

  亚芠盘坐在小院子中的凉亭里,刚刚跟副团长的一番比武,令他对法有着另一番的认知。

  从比试中,亚芠感觉到,特格真正所发出的能量其实是很少的,千月飞舞中的弯月能量刃,大部分都是来自他所吸收而来外部能量,其中只是包含了他少部分的能量为核心,用以为控制。

  但是,这就正是亚芠最伤脑筋的地方,特格是如何让他所发出的能量来吸纳这些外部能量,而且还能达到控制的目的,甚至,亚芠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该如何的吸纳周围游离的能量?

  他目前只知道,他的精神异力能吸纳周围的游离能量,但他到底是如何办到的?隐约间,亚文感觉到他如果能想通这一点,他就能知道特格是如何的办到控制这些能量的?进而像特格一样,半到控制的目的。

  亚芠想的快破头了,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但又如此的扑朔迷离,幕然,亚文突然强烈的感觉到有人在窥探的感觉。

  心中的警讯强烈的响着,亚芠感觉到这一股窥探的感觉并没有以往的厌恶感,表示对方并无恶意,但是被窥探的感觉总是不怎么愉快,亚芠双目一闭额心一阵跳动,瞬间,精神能量冰冷的感觉充斥全身,亚芠此时身体就像是一个精神能量的探测器一般,将全身的感觉藉由精神能量的奇妙作用,转化成一种专门对能量感觉的敏感感觉。

  这是亚芠在一年逃亡中,对精神能量用法的唯一发现,不管是运用何种方式,当人将注意力集中于某一件东西时,自然而然的,他精神的能量就会随着注意力的集中而汇聚于某物上,而亚芠就是利用这个原理,将他异常强大的精神异力散布全身,取代身体皮肤的一般感觉,将精神能量的共震转换成为他的感觉,使他感觉精神力量就像平常在感觉冷热一样,哪边较冷,哪边较热,亚芠全都一清二楚。

  透过这样的方式,亚芠很快的就发现,窥探的感觉来自他的后方,亚芠双眼一张,银色的瞳孔赫然出现在他的双眼中。

  一个弹起转身,亚芠循着他的感觉,往他的后方而去。

  一路上亚芠遇墙翻墙,见水跳水,几乎是一直线的直冲,速度快的异常,他已用上了新领悟的风的身法,一路上遇到的人,几乎也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而过,连亚芠的身型都没瞧见,亚芠就已经脱离他们的视线范围,不知不觉 ,亚芠已经是穿出铁血团团部的宅子,走到丰原城的大街上了。

  但是,亚芠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在窥探他?

  一路飞墙过瓦,亚芠终于来到了一栋高塔式的建筑,大门只有一个,但是前面有两个看来魁武有力的大汉在站岗。

  一见到亚芠突然出现,站在他们面前,两人不由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人直觉的喝道:“什么人?站住,这里是私人………”

  亚芠根本不吃他那一套,连大汉的喝问都没让他说完,双手左右开弓,每个人各给他们的脸一拳,霎时,两个看来威武的大汉闷哼一声,眼冒金星,鼻血喷出,倒也。

  解决两大汉之后,亚芠用力推开大门,走了进去,迎面是一座螺旋攀延而上的铁制楼梯,其他地方全都空无一物,亚芠顺着楼梯扶摇而上,走了大约五层楼的高度,亚芠来到了一个大门。

  亚芠在用力一推,大门应手而开,门后是一个约五公尺直径的半圆形小平台,平台边缘的矮墙边,一个苗条的身影已在墙边。

  亚芠瞧着那个背影,心底暗暗评分,约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由背后望去,看来十分苗条,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连身丝绸窄衫,是时下年轻少女们最喜欢的装扮之一,因为这样式的衣服上身设计为贴身彩纹上衣,可以随自己喜爱而挑选其样式,腰部以下内有长裤,外罩一层纱裙,行动既方便,外层的纱裙又能衬托出少女们的青春风情,而且又能充分的表现出少女苗条身躯的美感,如此结合实用及美丽外观于一身的服饰,是只要对自己的身材有那么一点自信的少女们的最爱。

  亚芠光是瞧见她背影,就给她十分满分,在风的吹动之下,纱裙紧贴身躯,浮现出纱裙中那隐藏在长裤之下的修长的长腿,几乎是占了她身高的一半有馀,玲珑有致的苗条曲线,另亚芠深深的觉得,这套衣服根本是为她而设计的,衣服衬托出她玲珑的的身段,而少女的身材令这套衣服的特色更是突出,两者相益得彰。

  原本看着外面的少女似乎也察觉到她背后有着一股灼热的视线,猛一转身,亚芠又是一声赞叹,标准的瓜子脸蛋,一双水灵的大眼,上面有着两道又细又长的柳眉,更是衬托出双眼的灵动,小而巧的俏鼻下是一只红润的小嘴,红润的嘴唇配上雪白无瑕疵肌肤,真是一个俏丽无比的美丽少女,若再加上她完美的身段,令亚芠为之目眩不已,唯一缺点,就是她脸上那股森寒的神情,但也无损她的美丽,更令亚芠联想到被冻结在寒冰中的火焰,别具一番风情。

  亚芠估计她大概有二十左右吧。

  少女见到亚芠在她身后,似乎是令她大为震惊,俏丽的脸上闪过一道惊讶的神情,随即又恢复了寒霜的表情,怒道:“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私人产业吗?”

  亚芠尽管心中对少女的外貌赞叹不已,但是眼睛馀光瞧见少女手中的东西时,她就肯定她没有找错人,因为那是一支单筒伸缩望远镜,而由他面对的方向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到铁血团的团部。

  少女见到亚芠不回答她的问话,自顾的走到她旁边望着外面,那种眼无馀子的样子不进让他着一个天之娇娇女心中大为火光,更使的她原本出见到亚芠这么一个充满奇异魅力的男子所生出的一丝好感被怒火,燃烧殆尽。

  少女又怒声道:“你这人是哑巴还是聋子?本小姐再问你话你没听到吗?”

  亚芠不由一皱眉,他想不到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竟然会如此的出口不逊,大大的抵消了在他心中美丽的形象,亚芠还是不想回答他这如此不礼貌的问话。

  少女见亚芠还是不答话,更是怒火上扬,怒气勃勃道:“你是死人呀!还是畜生?听不懂人话?本小姐是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一听少女骂的更难听,亚芠越觉的鄙夷她,更认定她是一个毫无内涵的草包楣女,暗叹倒楣,怎么自找麻烦,来这找骂唉,自叹声倒楣,转身就要下楼,不想跟这个空有外表的女人有瓜葛。

  见到亚芠转身就要下楼,少女更是气的浑身发抖,原本雪白的俏脸浮出了一层怒气的红晕,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样,以前也曾有过想追求她而用反向手段的人出现,但是她还是可以感觉出一丝的爱慕之意,但眼前这人不一样,少女直觉的第六感告诉她,亚芠是真的不在乎她,眼中的鄙夷神色是如此的真实而伤人,他甚至不想与她共处一地,绝对跟那些已退为进的追求者不同,但也因为有着如此的体认,少女更是恨的牙痒痒的,她的身分,她的外貌,从来就都是被人捧的高高的,谁也不敢对她不敬,如今却碰到亚芠这样的一个人,怎能不让她觉得少女的自尊心被深深的伤害到了。

  怒火蒙蔽了理性,少女一时之间想不到亚芠敢这样对她,气的她伸手指着亚芠,直道:“你好…。。你好……你好……。。”蓬勃的怒火让她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见到亚芠已经一脚踏到门内,少女不加思索的手中单筒伸缩望远镜往亚芠的头用力一砸,望远镜带起了阵阵破风声,可见少女已经完全不考虑其他的全力一砸,根本不想万一真的砸到亚芠的头那可不是头破血流就算了。

  幸好亚芠不是普通人,但也是少女的不幸,她已经触犯了亚芠对敌杀无赦的信条,就在这一个望远镜即将砸到亚芠的头时,亚芠突然整个人消失不见了,接着,一股大力传来,少女还搞不清楚时,就被人大力的击中右肩,同时感觉到脖子也被人紧紧的掐住了,而那打她一拳,掐住她脖子的人正是前一刻差点被望远镜砸中的亚芠.

  亚芠右手掐住少女的脖子,微微向上提高,让少女不得不用脚尖顶地,一边还阴森道:“我不觉得我要跟一个暗中窥探别人,出言不逊,做事不经大脑的草包女人说些什么,不要认为靠着不可靠的皮肉相,就以为自己有多高尚,天底下多的是像我这种不近女色的人,千万不要以为我是一个豁达大度的人,刚刚不想跟你计较是因为你还不够格让我计较,也千万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了你,管你是皇帝的女儿,真让我性起,你绝对会后悔的,记得一件事,千万不要惹到一个你绝对惹不起的人,不然,你将会是自找难堪。”

  不用亚芠特别强调,从亚芠坚若铁夹右手紧紧的勒住她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高让她几乎窒息的手腕,让她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那浓厚的杀机,她绝对不敢怀疑,亚芠绝对有可能会在下一秒钟手掌一用力,将她的脖子扭断,对于亚芠所说的话,她更是不敢有所怀疑。

  幸好亚芠在说完的同时,手同时一松,重获自由的少女大大的呼了一好几口气,平缓了她觉得窒息的闷气,亚芠静静的看了她恢复正常,见到她因为刚刚她的动作而现在痛苦的样子,眼角微微含泪,满脸通红,再也不若刚刚的趾高气昂娇纵神态,反而有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亚芠不知怎么搞的,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想法,他竟然有点后悔刚刚下手太重了。

  而且更令亚芠他自己吃惊的事竟然发生了,他的手竟然像是有了自我意识般,自动伸手扶起了那个被他认为一文不值的少女,还轻柔的伸手贴在他细致的颈子上,运出天心真气,将少女景子上被他一手捏出的淤血化去,到只剩下淡到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的淡淡青痕,然后让少女自己站好,他才转身准备下楼,这一切说来仿若自然,又是如此的突兀,他几乎以为体内还有另外一个人藉由他的手来完成这些他绝对不可能做的事,差点以为他患有精神分裂,不自觉回味着右手抓住及替她治伤时,触碰到少女颈部所感受到的那种细致、温热、柔软的奇特感觉,一种他并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的一种感觉。

  走下楼梯,亚芠心中暗暗苦笑,看来漂亮的女孩子还真的是占了很大的便宜,而且越漂亮的女还子就越有一种令男人会干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傻事的魔力,而他毕竟也是个普通的男人,当然也无法逃离这种奇妙魔力的影响。

  当亚芠将她弄伤,又温柔(?)的替她治好时,少女心中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发现她似乎没有那么怪他对她不敬,也没有那样的痛恨他了,同时也想到了出见面时,那种奇特、震撼的感觉,不知哪来的勇气,少女突然冲到楼梯口,对着几乎快看独到的亚芠的背影,大喊道:“那个白头发的!好好记得,我叫妃雅。兰妮,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这个霸道、怪异的男人了,总有一天,我一定也要让你也喜欢上我,所以你一定要记得我的名字。”

  似乎感觉到亚芠的背影一顿,少女妃雅。兰妮满足的发出一阵铃声般的清脆笑声,走回到平台上,突然,少女妃雅脸不由自主的浮出了一阵的羞红色,双手遮着自己的脸,羞叫道:“哎呀!我怎么会讲出那些话来,真是羞死人了,都怪那个白头发的,要不是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吓一跳,我也不会这样失态,还开口对他这一个自己才出见面的人说喜欢,还夸口要让人家喜欢自己,真是羞死人了,如果传出去的话,那ㄊ要怎么见人?”

  同时,少女妃雅也想到一个问题,她也只不过因为一时好奇,想看看传说中的银月恶魔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才找了这么一个地方,用望远镜看看能不能见到他?谁知没看到银月恶魔,反而看到这一个有时会发出蓝色光彩(当时亚芠正在尝试练习魔法)的白发怪人,只不过好奇多看一下,谁知他一下子就不见了,不到十分钟,就出现在她的身后,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想到这,妃雅又想起了亚芠的样子,暗道:“这个白头发的长的倒还真好看,一点都不输表哥,而且还比表哥还多了一种奇特的气质,叫人家一想到他就心跳个不停,而且,他刚刚教训我的样子好威风,充满男人刚硬的本色!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还有,他的手好温暖,还有…。。还有…。。呀!我在想什么?真是羞死人了!”

  妃雅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哎!少女情怀总是诗,缺点也变成了优点,不知亚芠知道这时妃雅心中所想的事,到底是会深感荣幸还是啼笑皆非?

  不过妃雅那突兀的爱的宣言的确是叫亚芠男人的虚荣心高兴了一下,光看他现在心情十分愉快的接受盖赤等人的盘问就知道了。

  亚芠沿着原路回到铁血团他的宅子中时,他才见到,盖赤、特格、甚至连七大统领、凯特等人,一行十二个人将他的小屋子挤的窄窄的。

  乍见这么多人全都在这,亚芠不由一愣,奇道:“伯父,你们一下子这么多人在这干什么?”

  盖赤没好气道:“一下子?我们已经找了你快一整个中午了,你到底到哪去了?”

  亚芠一愣,这才记起,他刚刚出去时,他是藉着翻墙而出的方式,虽说这里戒备森严,但频他的能力,加上一时之间,没有人会想到有人从里面这样出来,种种巧合加在一起,导致亚芠出去时,根本就没人知道。

  盖赤叹气道:“亚芠,以后你要出去时,先说一声,不然我们还以为你出了什么问题呢!”

  亚芠惭愧的说道:“伯父真对不起了,下次我会注意一下的。”

  盖赤点点头说道:“算了,下次别让我们担心就行了。”

  续道:“这一次来,主要是想跟说一下,见习兵队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等你挑出五十个人来,你就能继续铁血三难的考验。”

  亚芠道:“那他们现在在哪?”

  凯特答道:“隆先生,铁血团见习兵队一千四百人,现在正在练武广场,就等你前去挑出你需要的人来,你现在要去吗?”

  亚芠想了一下道:“不了!我想等到晚上再去。”

  对于如何选人及训练,亚芠早已心中有所定见,加上盖赤跟他说的一件事,令亚芠心中更是十分的有把握。

  听到这样,凯特忙说:“那我先将见习兵队解散,待晚上在集合好了。”

  听到凯特这样一说,亚芠忙阻止道:“不要解散,就这样让他们在那集合,不用解散。”

  虽不知道亚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凯特还是点点头,遵命照办。

  盖赤似乎知道亚芠的用意,微笑嘉许一下。

  然后盖赤道:“亚芠呀!既然你要等到晚上,趁还有点时间,有些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亚芠点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盖赤微笑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跟你说一下,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见到盖赤示意,其他人,包括副团长特格在内,所有人都知趣的告退了。

  确定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盖赤才说道:“亚芠你记得我跟你提过的百年之约吧!”

  亚芠点点头,事关四圣幻兽,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盖赤续道:“因为关系到它的力量,八个首脑一直是钩心斗角的,但是,经过这五百年来的斗争,隐约间,八个势力也区分成四个战线了。”

  亚芠一听,一点就透,看到亚芠了解的神情,盖赤微笑道:“亚芠你想的没错,四大城跟四大佣兵集团分别相邻相生而结成了一个默契的战线,我们铁血团跟丰原城的城主就是位在同一条战线上。”

  “我曾经跟上一任城主有过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约定,就是,如果这一次,白虎兽卵如果在这次百年之约孵化,则我们便同心合力,先将兽卵夺到手,然后才再来决定由谁获得,这样,至少机率是二分之一的获得机会,,只是上任城主在三年前过世,我不知道这任城主知不知道,因为为了维持秘密,我们曾对天发誓,终此生,在百年之约前,绝对不会跟对方再讨论、联络此事,以免事情被发觉,所以我需要你帮我跟现任的城主接触,确认他是不是知道百年之约的真实情况,以及密约是否能然有效?毕竟上任城主事再巡视产业途中,患了急症病故,所以我也不能确认新任城主的心意如何?”

  亚芠点头表示了解,问道:“那现任城主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

  盖赤微笑道:“现任城主是我们丰原城中首屈一指的第一美女,今年十九岁,比你大一岁,事一个少见的商业天才,年纪虽轻,但接掌成主以来这三年中,让丰原城的商业活动增长不少,也让她那些虎视眈眈,对城主之位流口水的亲友们无话可说,她的名字就叫做妃雅,妃雅。兰妮,是一个很难得,才貌并备的少女。”

  亚芠越听越不对劲,心中暗暗叫天,还真的是那么巧,盖赤口中,这一个才貌并备,天才少女刚刚才被他教训了一顿,而且她还对他公然示爱,亚芠心中不由一阵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