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一部(成长篇)

第三十四章 魔法初战

  作者:手枪

  突如其来的刺眼亮光叫亚芠双目一阵刺痛,忍不住将眼睛闭上,过了一会,一阵阵此起彼落的呼声从亚芠面前传来。

  亚芠感到了有人拿了一件毯子类的东西披在他身上,亚芠忍不住睁眼一瞧,是盖赤。

  盖赤再亚芠睁开眼之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的惊呼:“亚芠你的眼?”

  在盖赤眼中,亚芠此时的眼睛瞳孔完全是银色的,而且还散发出一种令人无法逼视的眼神,令他著一个铁血团团长一时之间心神大受震盪,忍不住惊呼出声。

  亚芠一愣,开口道:“伯父,你们怎麽会忽然打破门冲进来?”多日缺水的情况之下,亚芠现在的声音十分沙哑难听。

  盖赤忍不住的别开眼睛,眼光不能直接接触的亚芠的银色眼睛,但是他还是回答道:“你再里面已经呆了进十八天了,远远超过十五天的限制,本来我们再两天前已经下来要替你开门,结果我们一靠近你那一只幻兽,你的那之幻兽就六亲不认的向我们攻击,我们还伤了好几个人呢!”

  “後来我们想,也许你现在发生了什麽事,所以急的我们不得不想尽办法的将你那一只幻兽给制服。”

  接著,盖赤又苦笑道:“没想到你那只幻兽不知是哪来的怪物,站著外面那一条走廊,跟我们整整坚持了三天,让我们无法逾雷池一步,搞的我们好不狼狈,偏偏我们又不能下重手,免的伤了你的幻兽,对你不好交代。”

  亚芠歉然道:“伯父对不起了,小星大概是因为感应到我正在入定,怕你们对我有什麽影响,所以才会阻止你们进来,造成伯父的困扰真是对不住。”

  盖赤苦笑道:“现在先别说那些,刚刚特格副团长突然感觉到奈何之室中聚集了极为惊人的可怕水原素能量,我们怕你出了意外,所以不得不下重手,将你的小星轰成重伤,谁知你的小星宁死不肯放行,一直纠缠著我们,不得已之下,我们只好用铁鍊将它给鍊起来,派人看管,我们快出去阻止它吧!”

  一边的副团长特格突插嘴道:“亚芠,你还是先把手中的能量散去吧!不然出了意外就不好了。”边说,特格还戒慎的看著亚芠手中那颗蓝色光球。

  亚芠一愣,随即哑然失笑,特格不说,他倒还真的是忘记他手中的那颗水元素聚集而成的光球。

  一看其他人,除了盖赤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般的样子,盯著他手中的那一颗光球。

  亚芠一吸气,眼中银光大盛,整只右臂随之发出银光,蓝色的光球在银光之下,竟然整颗像是融入他的掌心中般,没入他的手掌中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现场学过魔法的人全都心中重重的倒抽几下,他们一眼即知亚芠这是将这些能量吸入体中,但这怎麽可能?光看这颗能量球那经过无限凝缩而成的蓝色光辉,以及他们光在门外就能感应到的强大威势,就知道这颗水元素能量球蕴含的能量非同小可,谁知道亚芠竟然像喝水般一下子就将这一颗水元素能量球吸入身体中?一下子吸入那麽多未经过转换的能量不会有事吧?但看到亚芠在盖赤团长的帮助下,慢慢的站起来,除了多日未进食身体十分虚弱外,根本就没看到亚芠有任何不对劲,一下子,所有人对亚芠的实力评价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换。

  而他们根本不知道,亚芠此时已经因为这多天以来,持续不停的运行精神异力的能量,导致现在就算他停止後,回归额心的也只是他原本的那些能量,其他在这段时间内增加的精神异力的能量全都依旧在他全身的经脉中潜伏,虽然不再活动,但只要亚芠有心,便能立即产生作用,而且,亚芠现在全身都是充斥著刚刚吸纳的水原素,因此现在将这些能量吸入,也只不过是跟体内的能量融合在一起罢了,对他完全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更何况,亚芠经脉过度疲劳的问题也还没有恢复,这些具有恢复作用的水元素正好帮他解决问题,又怎麽会有问题!

  亚芠就在盖赤的搀扶及其他人惊讶的眼光中,慢慢的走出了这一个奈何之室。

  经过长长的走道之後,听到了阵阵的湖水波涛声,亚芠只觉得好像又回到了人间了,在他刚开始接受测验之後,他总算是体会到为何有人撑不过三天就投降了,也才了解到为何要测验人不穿衣服的奇怪规定了。

  在一切寂静的黑暗世界中,存在的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及心跳声,清晰的心跳声会令人不知不觉中被自己的心跳逼疯,无关意志,本能的抗拒就够你受的了,而且,在不穿衣服的情况之下,身在黑暗中,自然就会产生了不安全感,刚开始还好,但是在不知道自几还要在黑暗中呆多久的恐慌另这不安全感变成了危机感,慢慢的,会令自己越来越心寒,再加上恼人的心跳,严酷的环境,开门的机关把手更微妙的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种种的设计全都是针对著人心的弱点来设计,让人不知不觉就陷入了自己心中最软弱的一方,直到再也受不了为止。

  亚芠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再生死中锻鍊出来的意志十分坚强,练功过度导致经脉过度疲劳的灼热痛苦令他无暇去想到萦绕在耳际的心跳声,专注钻研心中记忆的秘技令他忘记了黑暗的恐怖,不安,最後的精神异力用途的发现更令他深深觉得不虚此行,他简直就是就是大有所获。

  走湖边,亚芠正想招呼贪狼星时,他就听到一声轰雷般的声音回盪在这一个地底世界中,接著就是一连串的痛叫声。

  盖赤脸色一变,声音的来处就是他监禁贪狼星的地方,盖赤忙一拉亚芠,飞快的绕过一处礁石,来到一处略为宽敞的地方。

  看到眼前的景象,亚文集盖赤都不由的脸色微变,贪狼星全身被十多条的铁鍊困在地上,在它的面前,三个人浑身焦黑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哼哼哈哈哀叫著,看来受伤不浅,而贪狼星此时嘴中还冒出微微的亮光,双眼怒视这三人。

  看来它刚发过一记冲击炮,现在正想发出第二记,亚芠忙制止道:“小星不得伤人。”

  贪狼星一听到亚芠的声音,转头看相亚芠这边,见到亚芠,亚芠立即由贪狼星的心灵感应中感受到了无尽的狂喜,亚芠也是十分高兴,自贪狼星孵化以来,亚芠和贪狼星就一直是形影不离,这次是他们第一次分开的如此之久,因此一见到对方,亚芠及贪狼星立即由彼此的心灵感应中感受到对方不亚芠自己的欣喜之意。

  欣喜过後,亚芠急忙问道:“小星,你为何要随便伤人呢?”

  贪狼星轻哼一声,传来了心电感应,亚芠这才知道,原来是盖赤命人将贪狼星擒住绑起来之後,派了这三个人来看顾它,谁知这三人因为在前面与贪狼星的战斗中,被它所伤,所以现在贪狼星被绑起来无法行动之际,想要好好的教训它一顿,谁知他们忘记了贪狼星身为幻兽,有一招每一只幻兽都会的招式-冲击炮,刚好他们当时都站在它面前,於是贪狼星就老实不客气的给他们来一记冲击炮,要不是贪狼星刚才受了伤,恐怕这一记冲击炮就会要了他们的小命,哪还能在这里哼哼哈哈的。

  亚芠听了不由一阵好笑好气,那三人在他看来虽然全身焦黑,看来极为可怕,但都是皮肉之伤,算不上什麽。

  这时盖赤也由那三人口中问出事情的始末了,也是一阵啼笑皆非,教训道:“你们呀!银月恶魔的魔狼是好欺负的吗?没见到刚刚还动用了四个统领才将它擒住,凭你们想教训它?还真的是不知道是谁教训谁呢?”

  这三个人本就是铁血团的一般团员,平常虽也颇有实力,但比起统领来那可差的十万八千里,一听到盖赤的话,可真的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说些什麽,急忙向盖赤告声退,互相扶持的就下去敷药了。

  盖赤这才回过头,左手一挥,一道红色的掌状气劲飞出,将贪狼星身上的鍊子斩断,用力之巧,亚芠还未曾见过,不由心中暗暗感叹,铁血团团长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呀。

  盖赤伸手扶持著亚芠道:“亚芠走吧!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要好好的调养个几天。”

  亚芠点点头,就在盖赤的协助之下,回到地面。

  经过了五天的休息,亚芠总算是由虚脱中完全康复,身体也完全的恢复正常。

  这一天午後刚过不久,盖赤又来到了亚芠的住所,他的身边还跟有副团长特格,两人进到亚芠的住所後,亚芠正巧在休息中。

  一见到他们来,忙起身问道:“伯父,你今天怎麽有空来我这?”

  盖赤笑道:“我们是来看看你的身体复原状况怎麽样了?”

  亚芠笑道:“大概好的差不多了,怎麽,那些统领等不及要向我挑战了吗?”亚芠可没忘记在第二难之前七位统领说要在一次确认他资格的事。

  一边的特格呵呵笑道:“他们几个人再那天看到你手中的那一颗水元素就已经鸣生退堂之意了,知道你不好惹,所以今天才拜托我这一把老骨头来替他们讲一声,你的直立已经获得了他们的认同了,呵呵。”

  亚芠一愣,他们这麽简单就认同他的实力?实在是令他不敢相信。

  又听到特格说道:“当然,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啦!最主要的是因为我跟他们说,我对你也很有兴趣,所以想跟你好好比划一下,所以他们才不在对你说要讨教之类的话啦!”

  亚芠更是一呆,怎麽堂堂副团长想要跟他比划?事情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子?

  盖赤含笑道:“副团长已经有十年没再人前显露出他的实力了,难的这次兴致著麽高昂,亚芠你就跟副团长比划比划,也好讨教一下副团长的经验,这也不错呀!”

  特格更说道:“亚芠你放心,这次的比画纯粹是以武会友的交流,点到为止,旁观的人也只有队长级以上的人,你也可以这一次好好的展露你的实力,让那些小朋友们看看你的真正模样,叫他们没事别在那边乱嚼舌根,说些有的没有的。”

  盖赤及特格也已经听说外边将亚芠传的一文不值,追根究底,还是因为亚芠在第一次的表现让人瞧不起的原因,所以正好利用这一次的机会让亚芠好好崭露头角一下,堵住悠悠众口,也算是用心良苦。

  一听如此,亚芠便也点点头,道:“好呀!那我要请副团长手下留情了。”

  特格呵呵笑道:“我才要请你手下留情呢,道时候可别将我这把老骨头给拆散了,呵呵。”

  一听到特格这样一说,亚芠及盖赤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半响,盖赤才道:“那好,我们就决定在明天早上,亚芠你跟副团长好好切磋一下。”

  亚芠点点头,盖赤也才起身跟著特格说声明天见,两人这才离开亚芠的屋子。

  亚芠望著两人的背影,心中一阵兴奋,副团长今年八十岁了,修为一定很深厚,他也想知道自己在他手底下到底能撑过几招,尤其是他以悟通风的绝招,又在奈何之室中重温脑中所学,自觉实力增强不少,正好这次机会,看看自己到底实力增加了多少,他不由期待起明天的比斗。

  第二天一早,亚芠不待人叫,他已先到了练武场,他到达练武场之时,太阳才刚从东方升起,但是场中却早已经有近百个人在那了,亚芠见到凯特三人也在那,正一脸兴奋看著他,亚芠就知这些人是七大团的小队长及一些其他干部们,只是除了凯特三人外,其他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亚芠慢慢的走到场中,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停下了窃窃私语,看著他,他们早已知道,亚芠在第二观的奈何之室中,呆过了超过考验的十五天,达到了十八天,而且进去的人见到他手中还有一颗威力强大的元素魔法弹,叫当时的人都胆战心惊的,对於他的实力,所有人这下都不敢掉以轻心了。

  亚文静境的站在场中央,面对四周投来的臆测眼光,他恍若未见,专心的调整他身体的状况,现在他身体经脉的疲劳度还未完全的恢复,所以现实他的力量只能发挥出七成,最多九成,但是他所要面对的却是一个有至少七十年修为的副团长,论功力及战斗经验,只会比他多而不会少,凭他现在不完全的状态之下,亚芠月发不大意,专心一志的在不伤及经脉的情况下,调动他的天心真气,使他的身体处在一个最佳的状况。

  很快的,亚芠并没有等待多久,盖赤及特格就再亚芠到达不到十分钟之後就在其他重要干部的陪伴之下,来到场中了。

  亚芠见到特格时眼中精光一闪,特格早已经将他的兽幻铠著上了,白色的厚重装甲,胸前一只灵动的蛇形图纹,手上还拿一把约八十公分长,宽有三指的白色短刀,看来不只亚芠不敢大意,连特格也是不敢轻视他。

  特格一见到亚芠早在场中等他,不由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年轻人的精力充沛,一大早就来了。”

  亚芠对盖赤及特格一见礼,也笑道:“副团长你老人家也是老当益壮呀!光看您这身的打扮,就可以想像出您再年轻时的赫赫威风了。”

  盖赤笑著打断亚文集特格的谈话道:“呵呵,好了吧!你们这两个一老一少一见面就互相恭维,你们不急,其他人可急了。”

  亚芠及特格一听,往四面一望,果然所有人都露出一副要他们快打的表情,特格呵呵笑道:“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一点的耐性都没有,也不体谅一下我老人家的岁数这麽一大把了,还要演这一出戏来给他们看,已经够累了,还要催我,也吧!团长,我们这就开始打?”

  盖赤一笑道:“先等一下吧!总要我这一个见证人先公布一下规矩吧!”

  说著,盖赤随即洪声道:“我,铁血团团长现在在此宣布,这场比是纯粹是以武会友,点到为止,双方以谁先让对方无反击之立即获胜,不准使用暗器,时间三十分钟,时间到如双方皆未让对方无反击之力,视同平手,现在开始决战。”

  说完盖赤及其他人立即退到离亚芠及特格十五公尺外的地方围观,场中只留下了一个十五公尺的大圆,亚芠及特格互距武公尺的互相对峙。

  两人一听到盖赤宣布开始之後,全副精神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

  面对这一个杀场老将,亚芠发觉想从他身上找出破绽那实在是痴心妄想的事,光看他随随便便的一站,脸上浮著笑意,但是全身却是毫无一丝的可趁之机,亚芠找不出来,乾脆他也不找了,大喝一声:“铠化。”

  亚芠身上立即冒出一片金光,亚芠那与众不同,全身铠化,同具兽、魔幻铠特徵的铠甲又出现了,只是这次不一样的是,在初阳的照射之下,亚芠身上由贪狼星所化身的铠甲却呈现出一层白色的光辉,原来贪狼星在铠化之时,已同时将白金角的部分拟化出一层,平均散布在铠甲的外层,增加了极为强大的防护力。

  就在铠化之时,亚芠同时往特格扑去,手中也同时的出现了白金剑,往特格照头就是一剑砍下。

  特格轻笑一声,一个回身,手中的短刀顺势往亚芠腰侧一斩,亚芠没想到特格的动作如此的快,不过他这一剑本来就是试探用的,剑上没蕴含多少的力道,恨ˇ快的他马上一剑转劈特格的短刀,“康”的一声,两人立即硬碰硬的接了一招。

  亚芠大喝一声:“旋风”,与特格短兵相接的白金剑立即回身化一个大弧,身体连著剑转了一圈,剑上带起了阵阵的风声,又往特格斩去。

  特格笑道:“有意思”,手中的短刀不退反进,直接要跟亚芠的白金剑要来个硬碰,谁知亚芠这招是一个风招,顺风而为,手中的白金剑轻轻一动,顺著特格短刀带起的劲风,沿著劲风缝隙钻进了特格的怀中,在他的右肩留下了一个剑痕,当然亚芠也不避免的贝特格同样的在他胸前留下了一刀。

  只是亚芠有白金角保护,所以没有任何的损伤,互相砍了一下之後,亚芠及特格又分开来,回到刚刚的位置上。

  特格看一下自己右肩上的伤处,虽然亚芠手下留情,在铠甲上只下一道小伤口,根本未伤及特格的身体,而那小伤口在幻兽的自愈力之下,不用十分钟就能愈合。

  但是,特格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沉声道:“亚芠,你真不愧有著银月恶魔之名的人,连你的招式都是充满了杀伐之气,即使你已经尽量在克制自己了,但还是会不由自主的伤人,不过这倒是真正的佣兵性格,我喜欢,注意了,这次换我出招了。”说到最後,特格脸上又恢复了他惯有的豪爽笑容。

  隐藏在面具之下的亚芠,旁人根本无从获知他的心中想些什麽,但从他举起手中白金剑,微微泛出金芒的健身就能知道亚芠心中也是十分戒慎特格将出的这一招。

  特格举起手中的短刀,微笑道:“知道为什麽我会被称做是水月刀吗?答案就在我手中的这把刀上。”

  说著,特格手中短刀发出白光,短刀在特格手中回了一个大圈,一道圆形白色气劲随著特格的刀势飞出,往亚芠飞去,气劲飞出後,特格又望那圆形刀进发出一道刀芒,大喝一声:“亚芠,接我一招碎月。”

  圆形刀气来到亚芠面前後,亚芠还没格挡,气劲就已被後发而至的刀芒冲破,片片碎乱刀气随著刀芒漫天扑地的往亚芠迎头罩来。

  亚芠大喝道:“好一招碎月,也嚐嚐我一招逆风。”手中白金剑宛如众逾千斤,向上提起,一阵狂风,在亚芠的身前随著白金剑提起之势,由下往上吹起,在亚芠面前行程一道风璧,将来袭的刀劲完全都吹飞了。

  特格叫好道:“好一个旋风,逆风,能将自然之风化入自己的招式中,亚芠你的确不错,但是我的水月刀法也不弱,亚芠你注意了,水月刀法是我结合魔法及刀法而大成,刚刚只是开胃菜,现在要正式来了。”

  说著,特格立即将手中短刀举到胸前,口中念念有词的,异像立即发生在特格的短刀上,亚芠只剑特格手中的短刀发出莹亮的光辉,慢慢的,亚芠感觉到无数的能量集中在特格身边,突然,特格大喝道:“千月飞舞”,手中短刀往亚芠一指,无数的能量结合成片片圆弧状的能量刃,往亚芠飞去。

  乍看之下,真如无数弯月像亚芠袭来,亚芠暗赞在心,手下却不敢怠慢,急道:“雷鹰之爪”白金剑幻化出无数剑影,将这些弯月能量刃一一击散,但还是有一些能量任穿透亚芠的招势,往亚芠身上招呼,幸好亚芠身上的铠甲有一层白金角保护,没有造成伤害,但能量刃也打的亚芠体内血脉震盪不已。

  好不容易,将这些的能量刃全部击散,亚芠正想喘口气,特格已经又喊道:“还有呢!”

  第二波的千月飞舞又来到,亚芠大惊,再一次施出雷鹰之爪,将这些能量刃击散,亚芠在击散第二批之後,他又感觉到特格身边又聚集了大量的能量,心中暗暗焦急,再来几次,他可受不了,同时又想到,既然特格能用魔法,为何他不能用?

  想到即做,亚芠立即敛气一聚,将精神力聚集在友掌,一颗蓝色的能量球在手中行成。

  这时特格第三波的千月飞舞已经发出,抬头望亚芠那边一看,却见到亚芠手中有一颗蓝色光球,接著又见到亚芠脸上黑色的晶体变成为银色的,手中的光球立即飞出,化成一遍蓝光,往他这方向飞来,沿途碰到的千月飞舞能量刃全都像是遇到火的冰一般,被溶化消失不见了,而且那片蓝光还去势不止的往特格的方向飞来,幸好来势不急,特格忙一展身法,躲过这片蓝光。

  而在特格躲过之後,蓝光也慢慢消失不见了,学过魔法的人都知道这是因为亚芠放弃控制这些魔法能量,所以才会让它消失在空气中。

  但是,事实上,不是亚芠放弃控制,而是亚芠压根就没控制过,他虽然能将体内的水元素聚集成能量球发出,但是他毕竟没学过魔法,根本不知道如何的去控制这些能量,只是因为他发出的元素能量太多,所以才会在将特格的千月飞舞抵销之後才消失。

  正当亚芠及特格想再一步出招时,盖赤出声阻止道:“呵呵,算了,你们两个别打了,要你们比武,结果你们却都给我比起魔法来,算了,反正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实力就行了,还比什麽?”

  亚芠及特格一听,也各自解除了身上的铠化,相视一笑,今天虽说未尽兴,但就如盖赤所说的,都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那也就够了。

  这时,旁观的众人财报初一阵欢呼声,虽然亚芠及特格的战斗不过短短的不到十分钟,但是展露出来的武技、魔法,威力众人自问他们可施展不出来,特格没话讲,七八十年的修为有此境界不足为奇,但是亚芠才几岁,最多不过三十岁(除了盖赤外,没人知道亚芠真正身分及年龄),但是竟能有此表现,对於亚芠担任客卿一事,所有人总算是心服口服了。